• 正在加载中...
  • 《采桑子》

    《采桑子》这首诗有很多首,大多抒写了作者寄情湖山的情怀。虽写残春景色,却无伤春之感,而是以疏淡轻快的笔墨描绘了颍州西湖的暮春景色,创造出一种清幽静谧的艺术境界。而词人的安闲自适,也就在这种境界中自然地表现出来。情景交融,真切动人。词中很少修饰,特别是前后两结,纯用白描,却颇耐人寻味。以下将对这首诗进行赏析。

    编辑摘要

    目录

    采桑子-冯延巳/《采桑子》 编辑

    采桑子
    《采桑子》《采桑子》

    冯延巳
    小庭雨过春将尽,片片花飞。独折残枝,无语凭阑只自知。
    玉堂香暖珠帘卷,双燕来归。君约佳期,肯信韶华得几时。
    马嘶人语春风岸,芳草绵绵。杨柳桥边,落日高楼酒旆悬。
    旧愁新恨知多少,目断遥天。独立花前,更听笙歌满画船。
    西风半夜帘栊冷,远梦初归。梦过金扉,花谢窗前夜合枝。
    昭阳殿里新翻曲,未有人知。偷取笙吹,惊觉寒蛩到晓啼。
    酒阑睡觉天香暖,绣户慵开。香印成灰,独背寒屏理旧眉。
    朦胧却向灯前卧,窗月徘徊。晓梦初回,一夜东风绽早梅。
    小堂深静无人到,满院春风。惆怅墙东,一树樱桃带雨红。
    愁心似醉兼如病,欲语还慵。日暮疏钟,双燕归栖画阁中。
    画堂灯暖帘栊卷,禁漏丁丁。雨罢寒生,一夜西窗梦不成。
    玉娥重起添香印,回倚孤屏。不语含情,水调何人吹笛声。
    笙歌放散人归去,独宿江楼。月上云收,一半珠帘挂玉钩。
    起来检点经游地,处处新愁。凭仗东流,将取离心过橘州
    《采桑子》《采桑子》冯延巳词
    昭阳记得神仙侣,独自承恩。水殿灯昏,罗幕轻寒夜正春。
    如今别馆添萧索,满面啼痕。旧约犹存,忍把金环别与人。
    微风帘幕清明近,花落春残。尊酒留欢,添尽罗衣怯夜寒。
    愁颜恰似烧残烛,珠泪阑干。也欲高拌,争奈相逢情万般。
    画堂昨夜愁无睡,风雨凄凄。林鹊争栖,落尽灯花鸡未啼。
    年光往事如流水,休说情迷。玉箸双垂,只是金笼鹦鹉知。
    寒蝉欲报三秋候,寂静幽居。叶落闲阶,月透帘栊远梦回。
    昭阳旧恨依前在,休说当时。玉笛才吹,满袖猩猩血又垂。
    洞房深夜笙歌散,帘幕重重。斜月朦胧,雨过残花落地红。
    昔年无限伤心事,依旧东风。独倚梧桐,闲想闲思到晓钟。
    花前失却游春侣,极目寻芳。满眼悲凉,纵有笙歌亦断肠。
    林间戏蝶帘间燕,各自双双。忍更思量,绿树青苔半夕阳。

    赏析:
    正当春花怒放,携手观赏时,失却了“游春侣”!独自寻芳的心情,纵有笙歌,也不免愁肠欲断。眼前蝶戏林间,燕穿帘栊,更使人不堪思量。词中用“各自双双”反衬人物的孤寂。“绿树青苔半夕阳”韵味无限,耐人寻思。全词情景相渗,构思新颖,风流蕴藉,雅淡自然。体现了冯词的特色。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通首仅寓孤闷之怀。江左自周师南侵,朝政日非,延巳匡救无从,怅疆宇之日蹙,“夕阳”句寄慨良深,不得以绮语目之。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触景感怀,文字疏隽。上片,径写独游之悲,笙歌原来可乐,但以无人偕游,反增凄凉。下片,因见双蝶、双燕,又兴起己之孤独。“绿树”句,以景结,正应“满目悲凉”句。

    采桑子-朱敦儒/《采桑子》 编辑

    《采桑子》《采桑子》朱敦儒
    采桑子
    朱敦儒
    扁舟去作江南客2,旅雁孤云。
    万里烟尘,回首中原泪满巾。
    碧山对晚汀洲冷3,枫叶芦根。
    日落波平,愁损辞乡去国人。

    全部注释
    1、彭浪矶:在江西省彭泽县长江南岸。
    2、扁舟:小舟
    3、汀洲:水中或水边的平地。

    此篇亦是作者南渡之后的作品。开篇直言自己乘舟南下,如旅雁孤云一般流落到了江南。一个"客"字,点出作者并未像当朝权贵一样,只管偏安江南,错把他乡当故乡。下句顺势带出故国之思,回首处仍可见中原万里的战乱烟尘,不由泪满巾袖。下片重在写景,然而景全是清冷之景。暮色四沉中,苍碧的山峦对着冷寂的汀洲,枫叶、芦根皆为深秋特有之物,令人联想起“枫叶荻花秋瑟瑟”(白居易《琵琶行》)之句,且又是将落的一轮残日,无波的一汪静水--正所谓“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吴文英《唐多令》),触目是这样萧瑟的秋景,萦怀是这般凄凉的冷泪,怎不愁损这背井离乡的去国人?全词流畅清丽,而又蕴涵着沉郁痛挫的情致。

    采桑子-欧阳修/《采桑子》 编辑

    《采桑子》《采桑子》欧阳修
    采桑子
    欧阳修
    群芳过后西湖①好,狼籍残红②。飞絮蒙蒙,垂柳阑干③尽日风。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④,双燕归来细雨中。

    作者简介: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六一居士。江西庐陵人。北宋著名诗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文革新运动”领导人。词风婉丽。有《六一词》
    [注释]①西湖,指安徽颖州西湖。欧阳修晚年退居颖州。②残红,落花。③阑干,栏杆。④帘栊,有帘子的窗。栊,窗棂

    赏析:
    这首词写颖州西湖暮春景色,抒发了作者寄情湖山的闲淡自适的胸臆。格调清丽明快,平易自然。上片写颖州暮春之景,层层皴染出一幅“残春图”。作者却又以“西湖好”的赞语统摄全词,一反南唐诗人的低沉情调,热情赞扬残春之美,写出退居时闲适心情。

    下片写游人散去,西湖显得格外幽静,“春空”二字创造出空旷、寂静、闲适的意境。在这寂静中诗人蓦然发现:暮春也有“豪华落尽见真淳”的天然之美,闲静之境,也有陶渊明“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退隐田园之情韵。“双燕归来”则是暗喻了欧阳修的退居颖州,身心获得了官场没有的自然闲适,在寂寞之中让燕子软语呢喃与其作伴聊以慰藉的心境。

    全词既写繁华美景的失落,也写空静美景的发现,虽有惆怅,更多的是旷达,有“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的高旷情致,充分展现了欧阳修寄情山水的旷达胸怀。(河南南召一中翟杰)

    采桑子十首:

    《采桑子》《采桑子》
    采桑子
    轻舟短棹西湖好,绿水逶迤,芳草长堤,隐隐笙歌处处随。
    无风水面琉璃滑,不觉船移,微动涟漪,惊起沙禽掠岸飞。

    采桑子
    春深雨过西湖好,百卉争妍,蝶乱蜂喧,晴日催花暖欲然。
    兰桡画舸悠悠去,疑是神仙,返照波间,水阔风高扬管弦。

    采桑子
    画船载酒西湖好,急管繁弦,玉盏催传,稳泛平波任醉眠。
    行云却在行舟下,空水澄鲜,俯仰流连,疑是湖中别有天。

    采桑子
    群芳过后西湖好,狼籍残红,飞絮蒙蒙,垂柳栏干尽日风。
    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

    采桑子
    何人解赏西湖好,佳景无时,飞盖相追,贪向花间醉玉卮。
    谁知闲凭阑干处,芳草斜晖,水远烟微,一点沧洲白鹭飞。

    《采桑子》《采桑子》
    采桑子
    清明上已西湖好,满目繁华,争道谁家,绿柳朱轮走钿车。
    游人日暮相将去,醒醉喧哗,路转堤斜,直到城头总是花。

    采桑子
    荷花开后西湖好,载酒来时,不用旌旗,前后红幢绿盖随。
    画船撑入花深处,香泛金卮,烟雨微微,一片笙歌醉里归。

    采桑子
    天容水色西湖好,云物俱鲜,鸥鹭闲眠,应惯寻常听管弦。
    风清月白偏宜夜,一片琼田,谁羡骖鸾,人在舟中便是仙。

    采桑子
    残霞夕照西湖好,花坞苹汀,十顷波平,野岸无人舟自横。
    西南月上浮云散,轩槛凉生,莲芰香清,水面风来酒面醒。

    采桑子
    平生为爱西湖好,来拥朱轮,富贵浮云,俯仰流年二十春。
    归来恰似辽东鹤,城郭人民,触目皆新,谁识当年旧主人。

    采桑子-无名氏/《采桑子》 编辑

    《采桑子》《采桑子》
    采桑子
    无名氏

    年年才到花时候,风雨成旬。
    不肯开晴,误却寻花陌上人。
    今朝报道天晴也,花已成尘。
    寄语花神,何似当初莫做春。

    无名氏词作鉴赏:
    “年年才到花时候,风雨成旬”,作者本来要与今年寻花被误,可是一开始用的是一个含量更大的句子,这样子不仅能罩得住全篇,而且使题旨得到更广泛的扩充。“不肯开晴”语意和“风雨成旬”略同。不过这不是多余的重复,因为如果只是“风雨成旬”,那么那些痴情的惜花者也许会想:总该有一刻的风晴吧,只要乘这个机会看上一眼春花,也就不枉度此春!

    《采桑子》《采桑子》冯延巳

    不信,你看那“误却寻花陌上人”的人或者就是这么想的。不然他明知“风雨成旬”,为什么还要寻花陌上呢?而正是因为有了“不肯开晴”,“误却”二字才更见份量。

    但是,词篇也不是顺着一个方向发展下去的。过片的“今朝报道天晴也”就忽如绝路逢生,然而紧接着又一个转折:“花已成尘”!上片说“误却”,总还是误了今日仍有明日的希望。现在,一个“尘”字已经把花事说到了头,因此对寻花人来说,剩下的便只有懊丧与绝望。“寄语花神,何似当初莫做春”是作者的怨怼语,也是痴想。这种痴,正说明了他的情深;而这种至情寄托着作者对社会人生的感喟,词中埋怨花开不得其时,未尝没有作者生不逢时,怀才不遇的感慨吧!

    采桑子-晏殊/《采桑子》 编辑

    《采桑子》《采桑子》晏殊
    采桑子
    晏殊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此词以轻巧空灵的笔法、深蕴含蓄的感情,写出了富有概括意义的人生感慨,抒发了叹流年、悲迟暮、伤离别的复杂情感。全词感情悲凉而不凄厉,风格清丽哀怨,体物写意自然贴切,是晏殊词中引人注目的名篇之一。起首二句把时光拟人化,暗含“多情自古伤离别”和“思君令人老”双重含义。“多情”二字,总摄全篇。

    三、四两句写词人感时光易逝,怅亲爱分离,心中的烦恼无可化解,只好借酒浇愁,然而不久便又“泪滴春衫”,可见连酒也无法使自己暂时解脱。

    《采桑子》《采桑子》晏殊
    下片先写不眠,次写惊梦。西风飒飒,桐叶萧萧,一股凉意直透人的心底。抬头一看,窗外淡淡月色,朦胧而又惨淡,仿佛它也受到西风的威胁。

    “好梦频惊”写每当希望“好梦”多留一霎的时候,它就突然破灭了。而且每当一回破灭,现实的不幸之感就又一齐奔集而来。此时,室外的各种音响,各样色彩,以及室中人时光流逝之感,情人离别之痛,春酒易醒之恨,把刚才的好全都打成碎片了。这里,“好梦频惊”四字为点睛之笔,承上启下,把室中人此际的感受放大成为一个特写的镜头,让人们充分感受其中沉重的分量。

    “何处高楼雁一声”写室中人沉抑的情绪正凌乱交织之中,突然飞出一声高亢的哀鸣。这一声哀厉的长鸣,是如此突如其来,使众响为之沉寂,万类为之失色。这是孤雁的哀唳,响彻天际,透入人心,它把室中人的思绪提升到一个顶峰了。这一声代表什么呢?是感觉秋已经更深吗?是预告离人终于不返吗?还是加剧室中人此时此地的孤独之感呢?不管怎样,它让人们想得很远、很沉,一种怅惘之情使人不能自已。综上,此词上片概述时光之无情,下片写春去秋来,触景生情,相思难禁。词中“长恨离序”、“好梦频惊”等句,用意超脱高远,表现了一种明净澄澈而又富于概括意义的人生境界。

    采桑子-晏几道/《采桑子》 编辑

    《采桑子》《采桑子》晏几道
    采桑子
    晏几道
    西楼月下当时见,泪粉偷匀。
    歌罢还颦。
    恨隔炉烟看未真。
    别来楼外垂杨缕,几换青春。
    倦客红尘,长记楼中粉泪人。

    上片忆当年西楼月下初见,泪粉而偷匀,歌罢而还颦,细腻地描绘出歌女的处境、神态和心情。起首两句写一次夜间的宴集,词人月下与她相见——她正偷偷地抹干珠泪,重整铅华。“泪粉偷匀”,初次见面的印象是最深刻的,也许是终生不忘的,何况那是一位正流泪的姑娘!“匀”,谓匀粉,把脸上的粉搽匀。“偷匀”二字,中含几许辛酸。“歌罢还颦”,她匀脸后还要继续唱歌,唱完了歌却又皱着眉头,郁郁不乐,那神态可惜隔着袅袅的炉烟,未能看得真切。“看未真”三字,意味深长。其实,淡薄的香烟,不能阻隔人的视线,词人所“恨”的只是坐处与她隔开,未得亲近,尤其是无法知道她为什么流泪悲伤。

    《采桑子》《采桑子》晏几道
    上片着力“泪”字与“颦”字。歌女的凄凉身世,痛苦心情,词人对她的同情和爱慕,都这里表达出来了。如俞陛云所说的:“不过回忆从前,而能手写之,便觉当时凄怨之神,宛呈纸上。”(《宋词选释》

    下片写别后相思,楼外柳、楼中人对举,全从倦客写去。过片两句,言自从分别过后,想那楼外垂杨,又该几度春天更换枝叶。“垂杨”,旧体诗词中,往往有着各种特殊的象征意义。古来有折杨柳赠别的习俗,因而见到杨柳便使人联想到别离;杨花柳絮,飘飏无定,又使人联想到身世的飘泊无依。“几换青春”,犹言过了几个春天。欧阳修《朝中措》词:“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青春。”青春,指春季,春季草木由枯而绿,故云青春。词中说青春几回更换,语意双关,亦暗示人的年华渐老。“倦客红尘”,犹言红尘中之倦客,词人自谓。上与“别来”“几度青春”相应,飘零岁久,故云“倦客”;下连“长记楼中粉泪人”。“红尘”对照“楼中”,“倦客”对照“粉泪人”。“楼中粉泪人”,篇首所写初见时歌女形象,至此特再大书一笔,不但词的作法上做到首尾相应,思想感情上也是以初见时她的“泪粉偷匀”的情景最撼动人心,因而别来长记不忘。至此,作者对这一歌女的形象作了生动、准确的概括,女主人公的艺术形象呼之欲出。

    采桑子-苏轼/《采桑子》 编辑

    《采桑子》《采桑子》苏轼
    采桑子
    苏轼
    多情多感仍多病,多景楼中。
    尊酒相逢,乐事回头一笑空。
    停杯且听琵琶语,细捻轻扰。
    醉脸春融,斜照江天一抹红。

    这首《采桑子》是苏轼的即兴之作,虽不尽完美,却显示了他的素养与才华。宋神宗熙宁七年甲寅仲冬,即1074年冬,东坡调任密州知州,途经润州即现江苏镇江市,与孙巨源、王正仲甘露寺多景楼集会。席间有色艺俱佳的官妓胡琴相伴,周围是晚霞夕照中愈显奇丽的美景,于是孙巨源请东坡临景填词。东坡应约写下了这首《采桑子》,另作了一首名为《润州甘露寺弹筝》的诗。

    首句“多情多感仍多病”四借用杜甫《水宿遣兴奉呈群公》首句“鲁钝仍多病”的句型和后三字,连用三个“多”字言情发端,以其奇兀给人以强烈的印象。“多景楼”的“多”字与上句中的三个“多”字相映成趣,直接点出当下环境。多景楼北固山后峰、甘露寺,下临长江,三面环水,登楼四望,美景尽收眼底,曾被赞为天下江山第一楼。东坡博古通今,关心时政,喜欢寻幽探胜,这样的楼上赏景又怎能不触景生情呢?三国时的孙权曾建都于此,元朝宋武帝萧刘裕曾此讨伐桓玄,东晋谢安、梁武帝衍也曾此流连,面对这样的古迹,苏轼思古想今,感慨万千,满怀愁绪,涌上心头,喷吐于笔端,即为“三多”——情多,感多,病多,凝练而又传神。东坡贵可以那样戛然而止,迅疾道出“多景楼中”,为的是顾及全篇,不使这忧愁情绪的抒发过多而溢。

    《采桑子》《采桑子》
    “尊酒相逢”,点明与孙巨源王正仲等集会于多景楼之事实,语感平实,为的是给下面抒情的“乐事回头一笑空”作一铺垫。“乐事回头一笑空”,与起句“多情多感仍多病”的语意相连,意谓这次多景楼饮酒听歌,诚为“乐事”,可惜不能长久,“一笑”之后,“回头”看时,眼前的“乐事”便会消失,只有“多情”、“多感”、“多病”永远留心头,哀怨尽言外。上片虚与实结合,言事与言情的结合,而以虚为主,以言情为主,既不浮泛,又颇空灵错落有致。

    上片由情至事,由事归情,借眼前之景,写心中之情,意蕴盎然,如神来之笔。“停杯且听琵琶语”承上启下,认为“乐事回头一笑空”,故不能以认真的态度来对待音乐,所以东坡特地挑选了虚字“且”放于“听”字之前,用以表现他当时不经意的心态。“细捻轻拢”句和上句中的“琵琶语”,都是自白居易《琵琶行》中的诗句化出,赞美官妓胡琴弹奏琵琶的技艺。本无心欣赏,然而却被吸引,说明演奏得确实美妙。“捻”,指左手手指按弦柱上左右搓转:“拢”,指左手手指按弦向里推,赞美之情通过“细”和“轻”两字来表达出来,让人不由联想起白居易曾描述过的“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音乐之美。赞罢弹奏者的技艺,顺势描写弹奏者,但苏东坡惜墨如金,不去写其容貌、形体和服饰等,只用“醉脸春融”四字来写其神,丽而不艳,媚中含庄,活脱脱描摹出一个怀抱琵琶的少女两颊泛红,嘴角含笑的动人姿态。

    “斜照江天一抹红”,是一句景语,是当时“残霞晚照”的写实,也可借以形容胡琴姑娘之“醉脸”,妙处于难以捉摸,耐人寻味。这句“斜照江天一抹红”,其意同于李商《乐游原》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只不过色彩明快,而其意又言外罢了。东坡的这首小令,倏忽来去,只用了只言片语,却达到了曲折含蓄,言尽而意隽的境界之美,实难得。
     

    采桑子-吕本中/《采桑子》 编辑

    《采桑子》《采桑子》吕本中
    采桑子
    吕本中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这首词是写别情,上片指出他行踪不定,在南北东西漂泊,在漂泊中经常在月下怀念他的妻子,因此感叹他的妻子不能象月亮那样跟他在一起。下片写他同妻子分离的时候多,难得团圆。这首词的特色,是文人词而富有民歌风味。民歌是真情的自然流露,不用典故,是白描。这首词也是真情的自然流露,也是白描,很亲切。民歌往往采取重复歌唱的形式,这首词也一样。不仅由于《采桑子》这个词调的特点,象“南北东西”,“暂满还亏”两句是重复的;就是上下两片,也有重复而稍加以变化的句子,如“恨君不似江楼月”与“恨君却似江楼月”,只有一字之差,民歌中的复叠也往往是这样的。还有,民歌也往往用比喻,这首词的“江楼月”,正是比喻,这个比喻亲切而贴切。

    采桑子-纳兰容若/《采桑子》 编辑

    《采桑子》《采桑子》
    采桑子
    纳兰容若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赏析:
    上片侧重写景,刻画了萧萧雨夜,孤灯无眠,耳昕着风声、雨声和着凄凉乐曲声的氛围与寂寞难耐的心情;下片侧重写不眠之夜,孤苦无聊的苦情。词情凄惋悱恻,哀怨动人。

    采桑子-雪浮荷/《采桑子》 编辑

    采桑子
    雪浮荷
    天堂有思楼船雪,逝随情空。逝随情空,无情不恋只落红。
    人间不思楼船雪,冷落清宫。冷落清宫,愁写江天一色中。

    主旨:对被无情之人冷落的惆怅.

    电视剧《采桑子》/《采桑子》 编辑

    剧情概述:本剧讲述民国以来满族贵胄后裔生活,形象地展现了近百年间中国历史的风云、社会生活的变迁与传统文化的嬗变,是一曲直面沧桑、感喟人生的无尽挽歌,令人思绪绵绵……《采桑子》改编自著名文学家笔下,写的又是有历史、传统色彩很浓的故事,这里面的文化含量就已经很高了。而剧本又是林汝为夫妇结合大量史料,经多方考证,聚集多位学者顾问推敲而来,翻看剧本真的有很多字是我们平时很少见的、很生僻的。进组后,演员们就不断感觉到自己才疏学浅,剧本都快成了他们的历史文化课本了。

    采桑子--毛泽东/《采桑子》 编辑

    采桑子·重阳

    (图)《采桑子》《采桑子》

    人生易老天难老,
    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
    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
    不似春光。
    胜似春光,
    寥廓江天万里霜。

    【写作背景】

    重阳”,阴历九月初九,古人以九为阳数,故称九月初九为重阳节。1929年10月11日就是重阳节。这年5、6月间,红四军攻占龙岩,蒋介石组织兵力会剿红军,红四军主力配合当地游击战争,9月21日,攻占上杭,击败敌人的会剿。此时毛泽东已经离开红四军的领导岗位,他深入上杭、永定的农村,一面养病,一面领导地方土地革命斗争。这年10月11日,毛泽东来到上杭,这时的闽西山区,黄色的野花竞相开放,毛泽东面对怒放的野菊花吟成了这首词。

    【注释】

    重阳:阴历九月初九,传统上文人登高赋诗之日。1929年的重阳是10月11日。
    天难老: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黄花:指菊花。
    不似:不类似,不象。
    寥廓:空阔远大。

    【译文】

    人之一生多么容易衰老而苍天不老,
    重阳节却年年都来到。
    今天又逢重阳节,
    战场上的菊花是那样的芬芳。
    一年又一年秋风刚劲地吹送,
    那不是春天的光辉。
    却胜过春天的光芒,
    空阔的汀江之上有绵绵不绝的秋霜。

    【题解】

    1929年6月22日在闽西龙岩召开了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会上毛泽东被朱德、陈毅等批评搞“家长制”,未被选为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随即离开部队,到上杭指导地方工作,差点死于疟疾。直到11月26日,大病初愈的毛泽东才在上海中央(当时由周恩来主持)“九月来信”的支持下恢复职务。这首诗反映了病中的心情。
    这首词写的是重阳节战地风光,诗篇的字里行间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表达了诗人与红军战士们在艰苦的战斗生活中从容不迫、欢快愉悦的心情。
    毛泽东写《采桑子·重阳》时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和客观事物统一在艺术形象里,由于对革命前途充满必胜的信心,所以描绘的秋光、秋色明艳而壮丽。两度突出“重阳”,既符合“采桑子”“反复”的格律,又表现作者重回红四军前委工作时的激动心情。选择“黄花分外香”这一形象,侧重表现色彩艳丽,选择“寥廓江天”与“万里霜”这两种形象,侧重表现境界开阔。
    与我国传统的诗文相比,《采桑子·重阳》之中的秋天形象色彩艳丽,生机勃勃;这主要取决于当时作者“东山再起”的革命豪情;词中主要选择了“战地黄花”“寥廓江天”“万里霜”等形象表现这种特点。

    【赏析】

    “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自战国楚宋玉九辩》以来,悲秋就成为中国古典诗赋的传统主题。而前人以九九重阳为题材的诗章词作,则更借凄清、萧杀、衰飒的秋色状景托怨情、兴别恨,少有不著一“悲”字者。诸如王维的“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杜甫的“弟妹萧条各何在,干戈衰谢两相催”,杜牧的“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苏轼的“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悲”等等,或叙写羁旅他乡的孤寂清冷,或叙写羁旅他乡的孤寂清冷,或寄寓伤时忧国的凄怆痛楚,或倾吐落拓失意的抑郁苦闷,或抒发获罪被贬的万端感慨,皆“婉转附物,招怅切清”。毛泽东的这首词却脱尽古人悲秋的窠臼,一扫衰颓萧瑟之气,以壮阔绚丽的诗境、昂扬振奋的豪情,唤起人们为理想而奋斗的英雄气概和高尚情操,独步诗坛。
    词以极富哲理的警句“人生易老天难老”开篇,起势突兀,气势恢宏。“人生易老”是将人格宇宙化,韶光易逝,人生短促,唯其易逝、短促,更当努力进取,建功立业,莫让年货付流水。“天难老”却是将宇宙人格化。寒来暑往,日出月落,春秋更序,光景常新。但“难老”并非“不老 ”,因为“新陈代谢是宇宙间普遍的永远不可抗拒的规律”〔毛泽东『矛盾论』〕。“人生易老”与“天难老”,一有尽,一无穷;一短促,一长久;一变化快,一变化慢。异中有同,同中有异,既对立又统一。这并非“天行键,君子以自强不息”这一古老格言的简单趋附,而是立足于对宇宙、人生的清理并茂的认知和深刻理解的高度,揭示人生真谛和永恒真理,闪耀着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光辉,具有极强的审美启示力。“岁岁重阳”承首句而来,既是“天难老”的进一步引申,又言及时令,点题明旨,引起下文:“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今又重阳”是“岁岁重阳”的递进反复,年年都有重阳节,看似不变,其实也在变,各不相同:如今又逢佳节,此地别有一番风光。
    古有重阳登高望远、赏菊吟秋的风习。在历代诗文中,重阳节与菊花结下了不解之缘。而身逢乱世的诗人,往往借写菊花表达厌战、反战之情,即菊花是作为战争的对立面出现的。但毛泽东笔下的“黄花”却是和人民革命战争的胜利联系在一起的。这“黄花”既非供隐士高人“吟逸韵”的东篱秋丛,亦非令悲客病夫“感衰怀”的庭院盆景,而是经过硝烟炮火的洗礼,依然在秋风寒霜中绽黄吐芳的满山遍野的野菊花,平凡质朴却生机蓬勃,具有现实与象征的双重性,带有赋而比的特点。词作者是怀着欣悦之情来品味重阳佳景的。黄花装点了战地的重阳,,重阳的战地因此更显得美丽。“分外香”三字写出赏菊人此时此地的感受。人逢喜事精神爽,胜利可喜,黄花也显得异常美丽;黄花异常美丽,连她的芳香也远胜于往常。这一句有情有景,有色有香,熔诗情、画意、野趣、哲理于一炉,形成生机盎然的诗境,既歌颂了土地革命战争,又显示了作者诗人兼战士的豪迈旷放的情怀。尽管“人生易老”,但革命者的青春是和战斗、战场、解放全人类的崇高事业联系在一起的,他们并不叹老怀悲,蹉跎岁月,虚掷光阴,而是以“只争朝夕”的精神为革命而战,一息尚存,奋斗不止。
    下片承“岁岁重阳”“今又重阳”的意脉,写凭高远眺,将诗的意、境向更深更阔处开拓。岁岁有重阳,秋去又秋来,“一年一度秋风劲”,这个“劲”字,力度极强,写出秋风摧枯拉朽、驱陈除腐的凌厉威猛之势,笔力雄悍,极有刚健劲道之美。此情豪迈异于东风骀荡、桃红柳绿、莺语燕歌、温柔旖旎的春日风光。但劲烈的西风、肃杀的秋气在作者心中引起的不是哀伤,而是振奋。诗人的感情、战士的气质决定了他的审美选择:“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天朗气清,江澄水碧;满山彩霞,遍野云锦,一望无际,铺向天边,这瑰丽的景色难道不“胜似春光”么?

    采桑子--辛弃疾/《采桑子》 编辑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图)《采桑子》《采桑子》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作者简介】

    辛弃疾(1140-1207),南宋词人。字幼安,号稼轩,历城(今山东济南)人。出生时,山东已为金兵所占。二十一岁参加抗金义军,不久归南宋,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职。任职期间,采取积极措施,招集流亡,训练军队,奖励耕战,打击贪污豪强,注意安定民生。一生坚决主张抗金。在《美芹十论》、《九议》等奏疏中,具体分析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对夸大金兵力量、鼓吹妥协投降的谬论,作了有力的驳斥;要求加强作战准备,鼓励士气,以恢复中原。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议,均未被采纳,并遭到主和派的打击,曾长期落职闲居江西上饶、铅山一带。晚年一度起用,不久病卒。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南宋上层统治集团的屈辱投降进行揭露和批判;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艺术风格多样,而以豪放为主。热情洋溢,慷慨悲壮,笔力雄厚,与苏轼并称为“苏辛”。《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等均有名。但部分作品也流露出抱负不能实现而产生的消极情绪。有《稼轩长短句》。今人辑有《辛稼轩诗文钞存》。

    【注释】

    层楼:高楼。

    强说愁:无愁而勉强说愁。

    欲说还休: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多少事,欲说还休。”

    【赏析】

    这首词是作者带湖闲居时的作品。通篇言愁。通过“少年”时与“而今”的对比,表现了作者受压抑、遭排挤、报国无路的痛苦,也是对南宋朝廷的讽刺与不满。

    这首词以“少年”与“而今”对比,表达了一种深刻的人生感受。上片说少年时登高望远,气壮如山,不识愁为何物。无愁说愁,是诗词中常见的文人习气。下片转入“而今”,转折有力,不仅显示时间跨度,而且反映了不同的人生经历。在涉世既深又饱经忧患之余,进入“识尽愁滋味”的阶段。所谓“识尽”,一是愁多,二是愁深。这些多而且深的愁,有的不能说,有的不便说,而且“识尽”而说不尽, 说之亦复何益? 只能“却道新凉好个秋”了。比之少时的幼稚,这或许是老练成熟多了。其实“却道”也是一种“强说”。故意说得轻松洒脱,实际上也是难以摆脱心头的沉重抑塞。周济说辛词“变温婉,成悲凉”。读此词者,当能辨之。

    【赏析二】

    这是辛弃疾被弹劾去职、闲居带湖时所作的一首词。他在带湖居住期间,闲游于博山道中,却无心赏玩当地风光。眼看国事日非,自己无能为力,一腔愁绪无法排遣,遂在博山道中一壁上题了这首词。在这首词中,作者运用对比手法,突出地渲染了一个“愁”字,以此作为贯串全篇的线索,感情真率而又委婉,言浅意深,令人玩味无穷。

    词的上片,着重回忆少年时代自己不知愁苦。少年时代,风华正茂,涉世不深,乐观自信,对于人们常说的“愁”还缺乏真切的体验。首句“少年不识愁滋味”,乃是上片的核心。我们知道,辛弃疾生长在中原沦陷区。青少年时代的他,不仅亲历了人民的苦难,亲见了金人的凶残,同时也深受北方人民英勇抗金斗争精神的鼓舞。他不仅自己有抗金复国的胆识和才略,而且认为中原是可以收复的,金人侵略者也是可以被赶出去的。因此,他不知何为“愁”,为了效仿前代作家,抒发一点所谓“愁情”,他是“爱上层楼”,无愁找愁。作者连用两个“爱上层楼”,这一叠句的运用,避开了一般的泛泛描述,而是有力地带起了下文。前一个“爱上层楼”,同首句构成因果复句,意谓作者年轻时根本不懂什么是忧愁,所以喜欢登楼赏玩。后一个“爱上层楼”,又同下面“为赋新词强说愁”结成因果关系,即因为爱上高楼而触发诗兴,在当时“不识愁滋味”的情况下,也要勉强说些“愁闷”之类的话。这一叠句的运用,把两个不同的层次联系起来,上片“不知愁”这一思想表达得十分完整。

    词的下片,着重写自己现在知愁。作者处处注意同上片进行对比,表现自己随着年岁的增长,处世阅历渐深,对于这个“愁”字有了真切的体验。作者怀着捐躯报国的志愿投奔南宋,本想与南宋政权同心协力,共建恢复大业。谁知,南宋政权对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他不仅报国无门,而且还落得被削职闲居的境地,“一腔忠愤,无处发泄”,其心中的愁闷痛楚可以想见。“而今识尽愁滋味”,这里的“尽”字,是极有概括力的,它包含着作者许多复杂的感受,从而完成了整篇词作在思想感情上的一大转折。接着,作者又连用两句“欲说还休”,仍然采用叠句形式,在结构用法上也与上片互为呼应。这两句“欲说还休”包含有两层不同的意思。前句紧承上句的“尽”字而来,人们在实际生活中,喜怒哀乐等各种情感往往相反相成,极度的高兴转而潜生悲凉,深沉的忧愁翻作自我调侃。作者过去无愁而硬要说愁,如今却愁到极点而无话可说。后一个“欲说还休”则是紧连下文。因为,作者胸中的忧愁不是个人的离愁别绪,而是忧国伤时之愁。而在当时投降派把持朝政的情况下,抒发这种忧愁是犯大忌的,因此作者在此不便直说,只得转而言天气,“天凉好个秋”。这句结尾表面形似轻脱,实则十分含蓄,充分表达了作者之“愁”的深沉博大。

    辛弃疾的这首词,通过“少年”、“而今”,无愁、有愁的对比,表现了他受压抑排挤、报国无门的痛苦,是对南宋统治集团的讽刺和不满。在艺术手法上,“少年”是宾,“而今”是主,以昔衬今,以有写无,以无写有,写作手法也很巧妙,突出强调了今日的愁深愁大,有强烈的艺术效果

    相关词条/《采桑子》 编辑

    《苏幕遮》

    《石灰吟》

    《逢入京使》

    《塞下曲》

    《梦游天姥吟别》

    《舟中读元九诗》

    《观书有感》 《沉醉东 风·渔夫》 《青玉案》 《长恨歌》

    《次北固山下》

    《咏梅》 《归园田居》

    《子夜吴歌》

    《水龙吟》

    《春望》

    《南乡子》 《少年行》

    《静夜思》

    《踏沙行》

    《如梦令》

    《天净沙·秋思》

    《长相思》

    《沁园春·长沙》

    《夜雨寄北》

    《蜀道难》

    《卖炭翁》 《菩萨蛮》

    《长相思》

    《枫桥夜泊》

    参考资料/《采桑子》 编辑

    [1] 百度知道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0953334.html

    [2] 礼意久久送礼网 http://www.liyi99.com/zhidao.do?_method=quview&id=28254

    [3] 中教网 http://www.teachercn.com/zxyw/teacher/jxck/148061121327764.Html

    [4] 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03-12/04/content_1213850.htm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百度知道
    2礼意久久送礼网
    3中教网
    4新华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8-07 19:0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