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金刚经》”是“ 金刚经[佛典]”的同义词。

    金刚经[佛典]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来自印度的初期大乘佛教。因其包含根本般若的重要思想,在般若系大乘经中可视为一个略本;本经说“无相”而不说“空”,保持了原始般若的古风。本经六种译本中,通常流通的是鸠摩罗什的初译。如印顺法师所说,此后的五译是同一唯识系的诵本,比如菩提流支、达摩笈多等,都是依无著、世亲的释本译出;只有罗什所译为中观家(般若系)的诵本。又如吕澂说,罗什传龙树的般若学,所以能“心知其意”;到玄奘新译般若经,《金刚经》其实已“面目全非”了。 《金刚经》在印度有唯识家(无著、世亲)的论释。传入中国,三论、天台、贤首、唯识各宗都有注疏;然而中国佛教深受真常唯心一系大乘的影响,各宗表面上阐扬《金刚经》,实际上阐扬常住佛性和如来藏。又在三教合流环境下,明清以来,三教九流都来注解《金刚经》,杂合浓厚的真常理论和儒道信仰。又受密教影响,《金刚经》被附加密咒形成读诵仪轨。此外,民间还出现各种离奇的灵验感应录。般若经典《金刚经》被真常化、儒道化、迷信化之中,在中国特别的盛行起来。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金刚经 别名: 鸠摩罗什译《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字数: 7-8世纪中国书店本5040字 868年咸通本5125字
    首译时间: 公元402年(姚秦) 类别: 初期般若系大乘经

    目录

    版本情况 /金刚经[佛典] 编辑

    汉译本的情况

    流通本的演变

    《金刚经》以鸠摩罗什译本流传最广,其版本变化和被加工的痕迹也最多:

    1. 流通本的加工:⑴字数的添加:《金刚经》从824年柳公权本5043字,到868年咸通本5125字,到947年寿春本5150字,到1423年朱棣本5169字,到流通本5176字,其经文字数不断增多。 (2)“冥司偈”的添加:以历代藏经的校勘记看,《金刚经》有文字上的琐碎变化。其最大变化是被添加的60(62)字“(尔时)慧命须菩提……”一段并最终定型,这是从菩提流支译本移植来的。添加的时间不很明确,后来佛徒为其编造了“僧灵幽”的公案,该段经文因此叫“冥司偈”。 (3)首尾附件的添加:从咸通印刷本开始,经首已出现真言;到定型的流通本,被添加到经文前后的颂词、真言、奉请词、发愿文等附件,有近二十篇之多。

    2.流通本的分期:⑴以柳公权本为代表的早期版本:柳公权本纪年准确、法度森严、昭然有信。在此824年以前的均属于早期版本,无三十二分划段,不添加任何真言,不添加62字段落;字数在5040左右。 ⑵以咸通本为代表的中期版本:此时(868年)对《金刚经》的加工刚刚开始,三十二分和附件可添可无,62字一段是必添加的;字数在5140左右。 ⑶以朱棣本为代表的晚期版本:除朱棣本外,此后均添加三十二分,附件全盘添加,经文逐步定型为5176字;此外经文还有两处被改动,一是善现启请分第二的“应云何住”被改为“云何应住”,二是应化非真分第三十二的“发菩萨心者”被改为“发菩提心者”。  

    其他版本情况

    内容简介 /金刚经[佛典] 编辑

    开示无住

    摘取“初问初答”和“再问再答”二段经文,略作说明。

    【初问初答】

    “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菩萨於法,应无所住行於布施。”

    此二问是为发大菩提心者问。发心者在动静语默、来去出入的一切中,如何能安住於菩提心而不动?所以问云何应住。众生心有种种颠倒戏论,所以问云何降伏其心。住是住於正,降伏是离於邪,住是不违法性,降伏是不越毗尼。但此住与降伏是在实行中去用心。如本经在发菩提心──愿菩提心,行菩提心,胜义菩提心等,开示悟入此即遮即显的般若无所住法门。

    菩萨於法应无所住,能不住於色声之境乃至法境。住是取着不舍。众生於六尘境起意识时都有自性执见,以色为实色,以声为实声。因为取着六境,即为境所转而不能自在。菩萨的布施行,对所施所受的一切能远离自性妄取。否则,觉得有我是能施,他是受施,所施物如何如何,希望受者的报答,希望未来的福报,甚至贡高我慢,这都从住於法相而生起。

    【再问再答】

    “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佛告须菩提……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

    这里须菩提请问和如来答复与前面一样。前面宣说般若道,以下说方便道。前面的明心菩提约凡入圣的悟证说是成果;但望於究竟佛果,这才是无相发心的起点,即发胜义菩提心。前文所问发心以立愿普度众生而发,是世俗菩提心。这里由深悟无我,见如来法身,从悲智一如中发心。前后同样是发无上菩提心,所以须菩提重新请问:应怎样安住和降伏其心?

    前观所化境的众生不可得,此处内观发心能度众生的菩萨──我也不可得。依修行次第:先观所缘色声等诸法,人天等众生,皆不可得不可取;但因萨迦耶见相应的能观者未能遮遣,还未能现证。进而反观发菩提心和修菩萨行者──心亦不可得,不见少许法──色心有自性,可为发菩提心者。这才萨迦耶见──生死根拔,尽一切戏论而悟入无分别法性。中观广明一切我法空,以离萨迦耶见的我我所执为入法的不二门。这样降伏其心,能安住大菩提心,出三界而住一切智海中。

    遮照中道

    “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

    “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

    “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

    “若菩萨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即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如来者,即诸法如义。”

    “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於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

    “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

    “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我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 见如来。”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说断灭相。”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

    1.

    “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2.

    “……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3.

    “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4.

    “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5.

    “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

    6.

    “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7.

    “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

    8.

    “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

    9.

    “若菩萨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即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10.

    “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11.

    “如来者,即诸法如义。”

    12.

    “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於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

    13.

    “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

    14.

    “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15.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16.

    “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17.

    “我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18.

    “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19.

    “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20.

    “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

    21.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 见如来。”

    22.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说断灭相。”

    23.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

    安立二谛

    “如来说某某,即非某某,是名某某。”

    第一句举法:所听闻的,所见到的;所修学的,所成就的;
      第二句约第一义而说“即非”——表示“绝对的”(Paramārth,即胜义谛)
      第三句是世俗的假名——表示“经验的”(Samvrti,即世俗谛)

    “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

    “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是实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

    “如来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

    “如来说人身长大,即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

    “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

    “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如来说有我者,即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

    “凡夫者,如来说即非凡夫,是名凡夫。”

    “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若世界实有者,即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

    “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1.

    “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2.

    “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

    3.

    “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4.

    “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5.

    “是实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

    6.

    “如来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

    7.

    “如来说人身长大,即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8.

    “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

    9.

    “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

    10.

    “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11.

    “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12.

    “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13.

    “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14.

    “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15.

    “如来说有我者,即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

    16.

    “凡夫者,如来说即非凡夫,是名凡夫。”

    17.

    “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18.

    “若世界实有者,即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19.

    “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

    20.

    “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较量功德

    一、净信功德:①“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於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②“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

    二、法施的功德大於财施:①“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若复有人,於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②“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③“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复有人,於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

    三、受持读诵演说的功德:①“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即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②“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③“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④“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只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提心者,持於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

    四、不受福德是无量功德:①“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於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何以故?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着,是故说不受福德。”②“云何为人演说,不取於相,如如不动?何以故?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经题解释 /金刚经[佛典] 编辑

    离释

    合释

    【金刚般若】有两系解说:鸠摩罗什下以金刚喻般若,能破坏一切戏论妄执而不为所坏;玄奘下的唯识家以金刚喻烦恼,译为“能断金刚般若”。印顺法师认为,以金刚的两类看,二说本来都是可通的;但他认为以金刚喻般若才是切实的,他根据印度唯识家无著的解释,说明无著其实是以金刚喻智体和实相,并没有喻烦恼的意思,至少这并非梵本原意。  

    般若有二类:一、拙慧:这是偏於事相的分析。这是杂染的,这是清净的;这是应灭除的,这是应证得的;要破除妄染,才能证得真净。这如冶金要炼去渣滓,方能得纯净的黄金。二、巧慧:即从一切法本性中去融观一切,观烦恼业苦的当体即空,直显诸法实相,实无少法可破,也别无少法可得,一切“不坏不失”。如有神通的,点石可以成金。又如求水,拙慧者非凿开冰层,从冰下去求水不可;而巧慧者知道冰即是水,一经般若烈火,冰都是水了。所以,巧慧者的深观,法法都性空本净,法法不生不灭如涅槃,法法即实相,从没有减什麼增什麼。这不增不减、不失不坏慧,即金刚般若。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般若为大乘道体,为五度眼目;为般若所摄持,万行始能到达究竟佛果,成为波罗蜜。然而,若无众行的庄严,般若也等於二乘的偏真智,不成其为波罗蜜。所以般若为菩萨行所宗,而又离不了万行。龙树因此说:说般若波罗蜜,即等於说六波罗蜜。发菩提心者,以如金刚的妙慧,彻悟不失不坏的诸法如实相,依菩萨修行的次第方便,广行利他事业,以此到达究竟彼岸──无上菩提,所以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文句安布,诠表这甚深法门,所以又称之为经。  

    经文脉络 /金刚经[佛典] 编辑

    分章立义之论

    【七义、十八住处】最早的分法是传自天竺的“七义”、“十八住处”,见於无著造、隋笈多译的《金刚般若论》。“十八住处”是“七义”中第三义的内容。对此分法,唐圭峰宗密《疏论纂要》解释得最为清楚。此古说在唐代成为主流。早於宗密者,窥基《金刚般若论会释》,道氤《宣演》,昙旷《旨赞》都取“七义”、“十八住处”的科分释经。

    【十二分、六章】“十二分”最早见於《金刚仙论》,但该论是伪作,“十二分”也不攻自垮。如窥基在《赞述》便以不屑口气否定了“十二分”。   而智顗《经疏》采用了“十二分”。   “十二分”曾流行,故吉藏则很认真地分析批评之。   唐以后“十二分”即消声匿迹。“六章”之分,唐道氤说是真谛所判。   吉藏毫不留情批评“六章”说,但并不指名道姓。  

    【三门、三段】“三门”如吉藏说是分因缘门,般若体门,功德门。   僧肇《经注》有三章的分法,但略有不同。   “三段”是吉藏说的:序、正宗、流通,   这创自弥天释道安,是佛经科分的通例。智者大师《金刚般若经疏》的“三段”即是讲说时所用。   但具体落实到《金刚经》上却有分歧,如吉藏所批评的“开善之流”即是一例。  

    【二十七疑】此说最早出现在宗密的《纂要》,   但是唐以前诸家除宗密外,无人提及此“二十七疑”。直到宋僧长水子璇重新治定《纂要》,有明一代“二十七疑”说方大行其道。如憨山《金刚决疑》、曾凤仪《宗通》、广伸《经鎞》、元贤《略疏》均采用此说。   承此遗风,清人性起《悬判疏钞》干脆说弥勒偈“及断种种疑”,即指“二十七疑”。

    【三十二分】伪托昭明太子的“三十二分”流传最广。最早提及昭明作分的是明宗泐、如玘《金刚经注解》(该书说是“相传”)。   此前所有佛教文献,以及昭明的史料,全无提及。三十二分在七到八世纪敦煌写本即出现,后来逐步定型。关于该分法,批评者说昭明破碎经文,违背佛意,极端者甚至说他现受苦报;   有的取保留态度;   赞同者则站在帮助理解和流通的立场;   少数人盲目鼓吹,如南怀瑾甚至说:三十二分和“易经数理”的“哲学”密切相关。   (   )

    前后二周之辩

    【二周的立论】《金刚经》中,同样的问题须菩提前后发问两次。 龙树《大智度论》指出:《大般若经》有“两番嘱累”,前说般若波罗蜜体;后说般若方便,这通於《金刚经》前后二周。无著《金刚经论》於第二问处解释:这是为了“对治”此种“我执”、“我取”的“随眠”(烦恼)。   中国佛教对此虽有极少数人执持异见(如明如观《金刚经笔记》嘲笑二周说"不过换汤不换药";   明元贤《金刚略疏》更指责二周说"穿凿甚矣"   ),极大多数人接受并发展了无著之立论。

    【吉藏所辩论的二周】吉藏的《金刚般若疏》,屡设问答,辩论二周,前后不下数十次。简说如:①前说实智(实),后说方便智(权)。这通於《大般若经》的“两番嘱累”;②前周为利根人广说般若,后周为钝根略说般若。设方便的异门。此利钝之说是实权之说的延伸。③前说尽(净)缘,后说尽观。较前二说而言,此说直承无著之旨,后世持此说者为数最多。④前周成发心,后周泯发心。这是把“尽缘、尽观”之说解释得更清楚些。⑤为前会众广说,为后会众略说。

    【江味农辩论的二周】近人江味农著《金刚经讲义》,重新讨论了二周说。江氏二周说为总说和五分说。总说:前说约境明无住,后说约心明无住。他以“境”和“心”阐述《金刚经》前后二周的重心差异,充实了无著的说法。以“无住”阐述《金刚经》的宗旨以统领二周,以免学者认为前后二周是截然对立的。五分为:①前周为将发大心者说,后周为已发大心者说。②前破粗执,后破细执。③前离相,后离念。④前说“二边不著”,后说不著“二边不著”。⑤前一切皆非,后一切皆是。

    二道五阶之判

    三分断疑之判

    思想重心 /金刚经[佛典] 编辑

    一、着重“无相”:如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於一切相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不取於相,如如不动”。“无相”与原始般若的“无受三昧”、“是三昧不可以相得”称之为“离相门”一样。《金刚经》说“无相”而不说“空”,保持了原始般若的古风。

    二、着重“无我”的菩萨行:如说“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於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习惯大乘我法二空者,或不解於菩萨行着重“无我”。而古传般若即以“无我”悟入实相。“原始般若”阐明菩萨(我)与般若(法)不可得(空),原理是一样的。但《金刚经》不只说“无我”,也说“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三、着重“利他”的菩萨行:般若的原义,菩萨行重於自行。《中品般若》的不退菩萨“报得波罗蜜”、“报得五神通”,“成就众生”,“庄严国土”。《金刚经》着重菩萨“受记”、“度众生”、“庄严国土”,与《中品般若》的重利他行相合。

    四、着重佛的体认:如说“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佛是离一切相的。“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佛是不能於色声相中见的。“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佛是不能从威仪中见的。如来说法,其实“无有定法如来可说”,“如来无所说”,“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佛度众生,其实“实无众生如来度者”。如来能知一切众生心,其实“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

    五、佛和法的并重:早期佛教视舍利塔为佛,从下品到上品般若却宁取般若经不取舍利塔(重法)。而《金刚经》是重法又重佛(塔)的(与《法华经》相同),如说:“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当知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在在处处若有此经……当知此处则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这与法藏部是非常接近的。  

    思想要义(行) /金刚经[佛典] 编辑

    发趣义(所依)

    【发趣之金刚不坏】发趣即发心趣无上乘,此非当初一下即了的自相。由资粮加行,地地胜进至於究竟等觉,皆名发趣。所以是贯彻道果,始终意趣。此发心是一切行所依止,有金刚不坏之义。般若学和大菩萨行所依托的,即发此金刚不坏心。是心内容极广,最主要的二点是《金刚经》所说:“一切众生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无一众生得灭度者”。

    【发趣之大乘不共】发心是求三乘究竟菩提,如《金刚经》说度一切众生,其实无众生得度。对此世亲说是菩萨以他为自之义,因有情原非孑然一己,而与他有情实相关涉。二乘但求一己意念不生,虽证灭尽定但并不可靠。唯识大乘观为心所现对象如幻不实,然有他有情互为增上,令所缘行相不得不生。所以必令一切众生皆入无余涅槃,乃能究竟实际令自得度。

    【发趣之无住胜进】发心本不住彼名想计着(为了名利而发心),若有所住,所住动摇,发心即失。此不住发心为金刚不坏,而非为名想的发心也不住。对此无著提出愿、欲二字,般若行据此欲愿展转胜进而至究竟。如《金刚经》问发趣行人云何应住,佛示发此金刚心后,随示十八住处的层层抉择对治,皆与发心同一进止,至般若道更明示应无所住而发心。

    三假义(范围)

    【慧学所见的三假】《般若经》以《须菩提》最重要,该品所重即是三假,《金刚经》亦同。三假罗什译为法、受、名,即由极微积聚之物为法假;由种种法如五蕴成人为受用假;由受假积聚所成军为名假,乃假中假。玄奘译为法、名、方便。如须菩提与佛问答时,说不见菩萨(法)亦不见菩萨名(名);但佛令须菩提说法,须菩提还是有所说,而此说即方便说。

    【二谛所依的三假】般若范围原在二谛,二谛所依即是三假。世间的法、名原本是假立,世人颠倒而执为实有,若知实相则为第一义谛。此第一义谛并非如名有实,非指事,更非毫无所依。第一义谛随顺世俗而说,依此所安立的俗谛是所表的第一义。如《须菩提般若》开言即说我不见有法与名者,这里所说的第一义是三假所安立的、言说所施设的,真第一义不可施设。

    【本经所立的三假】《金刚经》处处表示,如来不应以胜相而观,如来所说胜相即非胜相。又说法非法者,即不如常法所执的法与名。是名此法者,乃是方便安立,般若行必立此为范围。如果进而求其所据何事,《金刚经》则说皆是无为所显。《阿含》也说一切圣果是无为法所显;真如如来的大乘也以果而说一切法如。所以《金刚经》说一切圣贤皆无为所显。

    无住义(性质)

    【於何无住】般若行不住於种种想,有情生心动念所不离的想,有名言和意言二种,其内容无非名法二假。常人和外道都以此为常为我;般若无住行皆所对治,这是《金刚经》处处离想的意义。想统述为人法各四共八种:人四是我、有情、受者、补特伽罗,由暂时我至於相续补特伽罗;法四是即、非、有、无。唯识家以不住此想为所谓的空义,所以《金刚经》不谈空。

    【云何无住】众生无一念离想,难以证得无住。然而能知是无住的发端,知是能随顺教授(闻)及作意思维(思)。在戏论氛围中能知此想,时时作意思惟,通达此想非实(闻)。但重要繁难的在於作意(思),因一念起而难以相续,故对此想的作意思惟需念念行之。无著以四十四种作意圆满菩萨行,此皆寂因作意,为涅槃成就之因。所谓云何无住,即此无倒作意。

    【无住次第】泛说为定心和散心。《金刚经》问发趣菩萨修行伏心,其修行即於定心说不住想;其伏心即於散心亦令不出范围。而通於二心的,即灭度一切众生而又无众生得度的不住想。此无住并非无可作,乃於名言上始终贯彻,念念为用。无著以《金刚经》为地前、入地、地上三阶共十八住。初发心即无住生心,再是布施等六度四摄无住行,最后是无住涅槃。  

    成立情况 /金刚经[佛典] 编辑

    成立背景

    《般若经》的规模相当庞大,其确切的数量无法确定。从时间上看,《般若经》从《原始般若》而演进为《下品般若》、《中品般若》、《上品般若》;这不但是般若法门的开展过程,也可以表示初期大乘佛教的发展情形。玄奘所搜集并编纂而成的《大般若经》,总共“十六会”。开头五会是“根本般若”,其余归为“杂般若”。根本五会中,第一会最详,有十万颂(汉译四百卷,接近四百万宇);第二会二万五千颂;第三会一万八千颂;第四会一万颂;第五会八千颂。

    从《大般若经》来看,一般认为根本五会是由小本(略)发展为大本(详)。以中国翻译史看,首译大乘经的支娄迦谶译出三十品《道行般若经》(小品),相当於五会中第四会;一百年后西晋译的《放光般若经》、《光赞般若经》(大品)相当於五会中第二会;而初会到玄奘编纂《大般若经》时才有。此翻译情况也可作为推断它们先后次序的一种根据。“杂般若”中的《金刚经》位於第九会,分量最小,只三百颂。《金刚经》包含根本般若的重要思想,故也被视为般若的略本。

    成立时间

    吕澂 认为,即使《金刚经》汉译较晚,但它产生应早。《金刚经》的形式比大、小品更接近九分教和十二分教及后来阿含形式。因经文起始叙述佛的修行生活常态,接近原始经典。连根本般若的“小品”也不这样,故《金刚经》的般若形式早於“小品”。从体裁看,《金刚经》的问答方式接近十二分教的“方广”,其他般若经并不这样显著。又《金刚经》当机者只有须菩提,而“小品”的人物有舍利弗、弥勒甚至帝释等,内容更芜杂。说明最早出现的略本中,又以《金刚经》出现得更早。  

    印顺法师 认为,《金刚般若》的成立不可能像“原始大乘经”那样早。《金刚般若》中代表早期的有:叙述佛在人间的平常生活,说“无相”而没有说“空”,倡导离相的菩萨行而又着重於“无我”,这些都保持了早期佛教和“原始般若”的古风。赞叹持经、听闻受持、书写读诵、为他人说的功德,层层的校量,又与《下品般若》相近。《金刚般若》的特重“无我”,可能是为了适应诱导多说无我的传统佛教。《金刚般若》虽有早期的成分,但并非早期集成。

    《金刚般若》成立约在《中品般若》集成的时代:①全经与《中品般若》一样有两次嘱累。②《金刚般若》提到的“大身”,是《中品般若》菩萨证得法性所起的“大身”,而非《下品般若》不退菩萨的“无漏身”。又经中说佛有五眼,菩萨庄严国土,都出於《中品般若》。③般若的菩萨行原本重於自行;而《金刚般若》与《中品般若》不退菩萨的重利他行相合。④《金刚般若》多有“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的三句式,这源於《中品般若》的二谛说。  

    弘注情况 /金刚经[佛典] 编辑

    印度的情况

    印度《金刚经论》的数量并不明确;根据汉译所传,主要是唯识系无著和世亲的论释。

    北传的情况

    部分注疏、科仪等

     

    相关忏仪

     

    部分灵验感应记

    藏传的情况

    西藏译的《金刚经》注释远比汉译为少。相当於《无著颂》的部分收录在北京版藏经,但作者和译者皆不详。本经未收录於德格版(东北目录),又北京版亦非收录於般若部,而收於杂部之中。汉译的《无著颂》注释《世亲释论》有二种,而西藏译则毫无流传。三卷本《世亲释论》收录於德格版大藏经,其末尾附记世亲造。本书只见於德格版而未数入北京版与奈塘版中。

    至於《金刚经》注释,有莲花戒的Hphags pases rab kyi pha rol tu phyin pa rdo rje gcod pahi rgya cher hgrel pa。仅传於西藏。对於《世亲释论》的立七句义,莲花戒则分为五句义,在内容上有相通之处。莲花戒本是中观依自起派的学者,同时也是中观瑜伽综合的学者。除了对般若系经典存有注释外,另有中观派与瑜伽行派的注释,欲藉此调和两派的思想。  

    近世的情况

    近现代的部分金刚经解读:

    • 太虚法师《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录》 、《能断金刚般若波罗密多经释》

    • 圆瑛法师《金刚般若波罗密经讲义》

    • 印顺法师《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

    • 南条文雄《梵本金刚般若经讲义》

    • 江味农《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义》

    • 吕澂《能断金刚般若经讲要》、《金刚经三义》

    • 智谕法师《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

    • 慈舟法师《金刚经中道了义疏》

    • 惟贤法师《金刚经精义》

    文化影响 /金刚经[佛典] 编辑

    经变相

    单经写本

    a.单经写本(未添加“六十二字”)

    b.单经写本(添加“六十二字”)

    c.泥金写本

    d.血书

    单经刻本

    其他

    附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 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 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12-26 15:16:19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