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金玉良缘红楼梦》

    由李翰祥导演的《金玉良缘红楼梦》( The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获得第15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美术设计,第24届亚洲影展最佳服装、最佳美术设计。林青霞具有的中性气质,再有天生的贵气,可谓贾宝玉的唯一人选,如宝似玉,千百年来就出了这一个,可谓“天上掉下宝哥哥”。再有古装大师李翰祥,真是永远不会再有的绝配,而林青霞也敢于奉献出她的反串、古装的第一次,甚至空前绝后的光头造型。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主演: 林青霞,Brigitte Lin,米雪,张艾嘉,Sylvia Chang 上映时间: 1977年1月1日
    类别: 歌舞 爱情 导演: 李翰祥
    编剧: 李翰祥 上映地区: 香港
    语言版本: 粤语

    目录

    影片简介:/《金玉良缘红楼梦》 编辑

     

    《金玉良缘红楼梦》《金玉良缘红楼梦》

    李翰祥将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那段至死不渝的爱情悲剧,重新编排活现银幕,而林青霞反串演活风流公子贾宝玉,更是形神俱备俊朗迷人。荣获第十五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美术设计奖及第二十四届亚洲影展最佳服装及最佳美术设计奖的《金玉良缘红楼梦》,内容描述京中望族贾府中,表兄妹贾宝玉与林黛玉(张艾嘉)彼此相恋,可惜為贾母所不容,更使计瞒骗宝玉,娶了金陵薛家女儿宝釵(米雪)。黛玉因以為宝玉移情别恋而悽然病逝,宝玉得悉被骗,与爱人永诀后亦肝肠寸断,遁入空门以求解脱。


    基本信息/《金玉良缘红楼梦》 编辑


      影片名: 《金玉良缘红楼梦》
      英文名:The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影片类型:古典名著 / 爱情 / 黄梅戏 
      导演:李翰祥
      编剧:李翰祥
      原著:曹雪芹
      监制:邵逸夫
      美术:陈景森
      服装:张曼菱、李燕萍
      发型:彭雁联
      化妆:吴绪清
      道具:黎沃
      配乐:王福龄
      出品公司:邵氏电影公司(香港) Shaw Brothers
      上映日期:1977年10月26日—11月10日
      日数:16
      香港票房(港元):2089886


    演员详表/《金玉良缘红楼梦》 编辑


      林青霞 饰 贾宝玉(林青霞生平首次反串)贾宝玉---林青霞 林黛玉---张艾嘉
      张艾嘉 饰 林黛玉
      狄波拉 饰 紫鹃
      米 雪 饰 薛宝钗
      胡 锦 饰 王熙凤
      王 莱 饰 贾母
      岳 华 饰 贾政
      欧阳莎菲 饰 王夫人
      妞 妞 饰 蒋玉菡(琪官)
      尤翠玲 饰 晴雯
      祝 菁 饰 袭人
      惠英红 饰 麝月
      刘慧玲 饰 鸳鸯
      姜 南 饰 焦大
      田 青 饰 贾赦
      辛树华 饰 忠顺王府家人
      谷 峰 饰 作法道士
      詹 森 饰 作法道士
      沈 劳 饰 圣旨宣读者
      吕 红 饰 周妈妈(周瑞家的)
      徐爱心 饰 傻大姐
      林 静 饰 薛姨妈
      王清河 饰 圣旨宣读者随从之一

    所获奖项/《金玉良缘红楼梦》 编辑


      第十五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美术设计(陈景森)
      【亚洲影展】最佳服装及最佳美术设计奖


    金玉良缘/《金玉良缘红楼梦》 编辑


      为何称薛宝钗和贾宝玉的婚姻为金玉良缘?这要和贾薛两府的内囊说起。在当时上层统治集团中,“金钱”是巩固“权势”的后盾,“权势”是捍卫“金钱”的前茅,缺一就难以确保自己的家族利益。“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给贾府带来“权势”的同时,使得贾府内囊亏空,这对于贾府是个大威胁。薛府本来是家私百万,又取了个“非常富贵”的儿媳,内囊越发殷实了,但门庭却越发萧条了,所以权势是薛府的主要奋斗目标,贾府需要利用薛府的“金钱”来巩固“权势”,薛府需利用贾府的“权势”来捍卫“金钱”,贾薛二府结亲,已不是一般的门当户对的问题,而是彼此相依为命的问题了。正是由于这种家世利益的需要,贾母之流才异口同声的赞成金玉良缘!
      《红楼梦》中所说的"金玉良缘"的象征是薛宝钗的“金锁”和贾宝玉的“通灵宝玉”。用来借指姻缘前世注定的说法。
      现在的“金玉良缘”作为成语应用。原指符合封建秩序的姻缘。后泛指美好的姻缘。
      一说到金玉良缘,大家不免想到宝玉和宝钗,其实我一直纳闷,金和玉这两种东西在大富人家是平常之物,怎么会和婚姻联系一齐?可知这玉和玉原本指来历不寻常的金和玉。于是薛夫人一到贾府就认真的说,这金是和尚给的,日后有玉的才可正配。
      可巧贾府的宝玉正有一块来历奇怪的玉,于是在贾府的人心里,就有了金玉良缘的说法,虽然没有明指,但一直造成了宝黛两人之间的阴影。
      但是,慢着,只怕这还是贾府的人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想法,自己认为自己的儿子孙子是宝形容词,就自然而然的认为别人都当他是宝玉,这是天下父母的常见心理。
      其实,薛家母女一开始并没有看上宝玉,否则,哪有带着女儿住到别人家,还开口闭口说什么有宝的才是正配,剑头正指宝玉,这岂不是太自掉身价,好像自己的女儿嫁不出去,送货上门还买一赠一似的。
      据我最近看出的一点点门道,薛宝母女的心里,一开始选中的的是万岁爷。何以见得?
      难道万岁爷手里的传国玉之玉和氏璧来历不奇异,价值不高吗?随便从哪个角度说,都强过宝形容词的世外仙玉,那何是地位,是权力,是尊荣的象征。于是薛家母女可以坦然而得意的宣布,我们的金可是有宝才可正配怕。
      在书中,宝钗说是去选什么公主的侍读,可是实事上却没有这样一个选举,却是暗写了别一个选举,就是选妃,结晶是贾元春才选凤藻宫,注意到才选两字没有,说明宫里确实是在选人,并且考的是才,只是选的目的并不是选什么侍读,而是选妃。再联想到薛宝钗领到元春常赐的东西时的失落感,结果不言而喻。她是参加而失败的人。琐则,如果她是直指贾宝玉的话,要避嫌怎么会不分早晚的到怡红院坐着?这时候倒不避嫌了吗。上次上调侃了金玉良缘一番,不过这次我倒真的有所发现了,大家都认为金玉良缘有可能也指宝玉和湘云,理由就是金(麒麟)对不起,打不出这两个字。就是说湘云不也有金吗?还为宝玉得了张道士的金麒麟写了一大篇文字,于是有人认为所谓金玉良缘有可能是他们。

    剧情:/《金玉良缘红楼梦》 编辑

     

    《金玉良缘红楼梦》《金玉良缘红楼梦》

     林青霞、张艾嘉分饰贾宝玉和林黛玉。内容描述京中望族之子贾宝玉与表妹林黛玉相恋,可惜为贾母所不容。后黛玉因以为宝玉移情别恋而……

    《红楼梦》的故事大家在熟悉不过。讲述了宝黛凄美的爱情故事。林黛玉自小父母双亡。寄居于贾家,从小与贾宝玉耳鬓厮磨,心意暗通。薛宝钗同是贾家的亲戚,因为哥哥的官司案子夜寄居贾家。薛宝钗识大体,谦虚隐忍,不想林黛玉待人真性情,且爱使小性。黛玉自小身子不牢靠,自带一段风流态度。这些都使得贾家的长辈把焦点转移到薛宝钗身上,认为薛宝钗才是贾宝玉的上上之选。为了促进这一段情缘,王熙凤相处了偷梁换柱的计策。面片宝玉娶的是黛玉,实则黛玉已经病重。在宝玉迷迷糊糊的时候将宝钗娶进了门,而此时黛玉也含恨而终。得知真相的宝玉伤心失疯,最终遁入空门,寻求解脱。

    幕后制作/《金玉良缘红楼梦》 编辑

    影片为《红楼梦》台湾电影版。李翰祥将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那段至死不渝的爱情悲剧,重新编排再现银幕,而林青霞反串演活的风流公子贾宝玉,更是形神俱备俊朗迷人。最后的结局虽然已为所有人所知晓,但是林青霞所饰演的贾宝玉心神俱断的悲哀还是震慑了每一个人。本片荣获第十五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美术设计奖、第二十四届亚洲影展最佳服装及最佳美术设计奖。 [1]

    评《金玉良缘红楼梦》/《金玉良缘红楼梦》 编辑

    根据名著改编影视作品向来容易遭人非议,而把砖块式的经典名著压缩到两小时不到,更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人尽皆知,不用在此啰嗦。而八十年代王扶林导演的电视剧版也已经成为了中国电视剧的经典之作,演职人员的敬业精神,认真态度,艺术造诣,无不令人羡慕钦佩。再想到最近的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风风雨雨,不禁令人感叹斯时不常,斯人不再。我们在通往所谓现代化的路上丢掉的,也许是最为执着而坚韧的纯真精神,并且一旦丢失,便再也找不回了。

    还是让我们来看看李翰祥的《金玉良缘红楼梦》吧。

    港人对于中国古典典籍,在我看来总是隔靴搔痒的,电影界尤甚。香港的娱乐精神的过于发达妨碍了对经典的沉静思想与考量。于是几乎所有经典在此都遭受了令人预想不到的肢解,《西游记》被捏造成了一只猴子与若干女子(女妖?)的爱情纠葛,《三国演义》被降低到了“什么都略懂一点,生活更多彩一些”的《读者》和美国卡耐基的水平上,其他的还有,《金瓶梅》咱们就别提了。《红楼梦》在大导演李翰祥手里也难逃荼毒厄运,最终还是被完美地变成了琼瑶式的煽情言情片的超级升级版。

    李翰祥的荼毒招数是被人玩熟了的增减法。凡一百多万字的《红楼梦》被压缩成不到两个小时,缩水成分有多大,我们尽可以想象。不但情节大幅度遭到砍伐,就连许多重要的人物,诸如史湘云“原应叹息”等等,也被摄影师的镜头屏蔽在了大观园之外。就是有幸出现在荧幕上的人物也被大大简化,除了狄波拉饰演的雪雁有血有肉外,其他本来性格丰满的人物如晴雯袭人等全成了陪衬,连风流窈窕的蒋玉菡也抽象成了宝玉挨打的一个理由而已。所有这些删减修改,无非是为了突出宝玉黛玉宝钗三人的爱情纠葛,宝玉爱黛玉,黛玉也爱宝玉,偏偏有个不知趣的宝姐姐厕身其间,而贾府的掌权者又相信金玉良缘。这样,一个典型琼瑶式的爱情故事模式就顺理成章地建立了起来,并顺带给这段故事定了悲剧的调子。编剧要做的事情就是稍读红楼,再加点编故事的技巧,反正有《红楼梦》打底,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电影于是集中精力于宝黛二人的感情变化,兼及宝钗。宝黛初见,共读西厢,宝玉挨打,黛玉葬花,雪雁试情,及至“薛宝钗出闺成大礼”“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等等,一一呈现,节奏稍快,似有赶场之意,然不失前后相通的连贯性。然而原本人物丰富的心灵被浅化,贾宝玉对人生悲凉性的思考被“我天下万物无所求,只求与妹妹同生共死结同欢”的哭天抢地所代替,林黛玉的风华绝代被披头散发的狼狈苦相玷污,原著借悲喜之情、聚散之迹表达的“谁解其中味”的悲痛被一片陷在爱情中不能自拔的无聊情绪全面占领。宝黛二人成了只知自己有爱,别无他求的千古情种,生也为爱,死也为爱,爱情成了他们生活的中心,成了他们的一切。失去了爱也就等于失去了生命,所以黛玉没有活过宝玉宝钗的新婚之夜。爱情像洪水一样,淹没了一切。在李翰祥的红楼上,我们一览无余的,全是爱情的洪水。但是,因为有小说《红楼梦》的底子,李翰祥的红楼又有高出一般琼瑶剧的高明之处,俊男(?)靓女不用提,就是场景设置也是十分考究的,如果不跟曹雪芹替书中人填的诗词相比,电影中的唱词颇可一观。然而电却是越往后看就越失望,电影在把小说慢慢改编成纯粹的言情剧的同时,也失去了一开始的清新,最后就出现了黛玉临死前的泪流满面与憔悴不堪,还有宝玉知道黛玉死讯后两场神经质似的哭天抢地,断送了他们爱情的超然性,那种心与心在寒世的难得相知相暖再也无缘得见。导演最后让宝玉顺着小说的思路出了家,试图让电影的主题与小说的宏旨取得某种隐秘的联系,然而前无铺垫,此时宝玉经受永失吾爱和家破人散的双重灾难,虽然有可能看破红尘,然而终有轻率之意。远不如小说呼吸而领会到遍布华林的悲凉之雾的宝玉的看破更让人动容。电影中主题与内容的脱节在这一点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还有点废话没讲完。港片大多喧噪不已,这部也不例外,从头到尾,演员几乎都没有安静下来过,仿佛是在拍一部现代港产电视剧。就连宝黛共读西厢一段也充满着佻荡之气。张艾嘉式的黛玉伤感明显是装出来的,而相比之下,陈晓旭的黛玉之悲就是带着灵魂与血泪的休戚与共、两位一体。米雪浪费了,狄波拉倒是抢了张艾嘉的戏,三言两语让我们看到了雪雁的坚毅、果敢、情深义重!林青霞还是让她去扮东方不败去吧。最后一句废话,年轻真好! [2]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6-24
    [2]^引用日期:2010-06-24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9-26 20:03:19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