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鲁迅日记》

    《鲁迅日记》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鲁迅。其收录鲁迅先生从1912年5月5日起至1936年10月17日止的日记,作者生前未发表过。鲁迅日记内容丰富,包含作者起居饮食、书信来往、亲友往来、文稿记录、旅行游历、书帐等等,是研究鲁迅生平的重要第一手文献。1951年上海出版公司据作者手稿影印一版,后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59年、1976年、2006年多次再版。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鲁迅日记》 作者: 鲁迅
    价格: 2.75 语种: 汉语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页数: 580页
    开本: 32cm 出版时间: 1976年
    装帧: 平装

    目录

    作者简介/《鲁迅日记》 编辑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鲁迅(1881-1936),清光绪七年八月初三(1881年9月25日)生于浙江省绍兴府会稽县(今绍兴市)东昌坊口。原名周樟寿,字豫山,后改名为周树人,改字为豫才。至三十八岁,始用“鲁迅”为笔名。浙江绍兴人(祖籍河南省正阳县),是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鲁迅的精神被称为中华民族魂,并且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之一。鲁迅的母亲是鲁瑞,父亲是周伯宜。在这一生中他写了小说,散文,杂文100多篇。鲁迅出身于没落的士大夫家庭。1898年到南京求学,先入江南水师学堂,次年考入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的矿务铁路学堂。其间接触了西方资产阶级的“科学”与“民主”。1902年赴日本留学,入东京弘文学院。1904年到仙台医学专科学校学医,后因为在那里发生的两件事对他影响很大,从此弃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医习文。少年时代在家塾学习诗书经传,喜欢野史杂录和民间绘画艺术。1898年就读于洋务派创办的南京江南水师学堂,数月后重考入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的路矿学堂,开始接触新学。1902年到日本留学。4月入弘文学院,1904年4月结业,6月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这一时期开始参加各种民族民主革命活动,广泛涉猎西方近代科学文艺书刊。最早的一篇译述文章《斯巴达之魂》前半部分发表于l903年6月在日本出版的《浙江潮》第5期(后半部分载于第9期);同年在东京出版了第一本翻译科幻小说《月界旅行》。 1906年弃医学文,希望以文艺改造国民精神。筹办文艺杂志《新生》,未果,转而在《河南》杂志发表《人之历史》《摩罗诗力说》《文化偏重论》等重要论文。与周作人合译《域外小说集》第一集,1909年出版。1909年夏回国,先后在杭州浙江两级师范和绍兴府中学堂任教。辛亥革命后任绍兴师范学校校长。

    1911年用文言写了第一篇小说《怀旧》,思想特色和艺术风格,都与后来小说相同,捷克学者普实克认为它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先声”。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1912年2月应蔡元培之邀,赴南京教育部任职,后随教育部迁往北京。1918年5月开始以“鲁迅”为笔名在《新青年》发表第一篇现代白话小说《狂人日记》。1918年到1926年间,陆续创作出版了小说集《呐喊》《彷徨》《故事新编》、杂文集《坟》《热风》《华盖集》《华盖集续编》、散文诗集《野草》、散文集《朝花夕拾》等专集都被收录在各类教材中。其中,1921年12月发表《阿Q正传》,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1926年8月,因支持北京学生爱国运动,被北洋政府所通缉,南下到厦门大学任中文系主任。1927年1月,到当时的革命中心广州,在中山大学任教务主任。1927年10月到达上海,开始与其学生许广平同居。1929年,儿子周海婴出世。1930年起,先后参加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和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反抗国民党政府的独裁统治和政治迫害。从1927年到1936年,创作了历史小说集《故事新编》中的大部分作品和大量的杂文,收辑在《而已集》《三闲集》《二心集》《南腔北调集》《伪自由书》《准风月谈》《花边文学》《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二编》《且介亭杂文末编》《集外集》和《集外集拾遗》等专集中。

    鲁迅的一生,对中国文化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领导、支持了“未名社”、“朝花社”等文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学团体;主编了《国民新报副刊》(乙种)、《莽原》《语丝》《奔流》《萌芽》《译文》等文艺期刊;热忱关怀、积极培养青年作者;翻译外国进步文学作品和介绍国内外著名的绘画、木刻;搜集、研究、整理大量的古典文学,编著《中国小说史略》《汉文学史纲要》,整理《嵇康集》,辑录《会稽郡故书杂录》《古小说钩沈》《唐宋传奇录》《小说旧闻钞》等等。1936年10月19日清晨,鲁迅逝世于上海。成千上万的普通人自发地来为他送行,在他的灵柩上覆盖着一面旗帜,上面写着“民族魂”(沈钧儒手书)三个字。 葬于虹桥万国公墓。1956年,鲁迅遗体移葬虹口公园,毛泽东为重建的鲁迅墓题字。1938年出版《鲁迅全集》(二十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鲁迅著译已分别编为《鲁迅全集》(1957年版本,十卷),《鲁迅译文集》(十卷),《鲁迅日记》(二卷),《鲁迅书信集》,并重印鲁迅编校的古籍多种。1981年出版了《鲁迅全集》(十六卷)。2005年出版了《鲁迅全集》(十八卷)。北京、上海、绍兴、广州、厦门等地先后建立了鲁迅博物馆纪念馆等。鲁迅的小说散文诗歌杂文共数十篇(首)被选入中、小学语文课本。小说《祝福》《阿Q正传》《药》等先后被改编成电影。鲁迅的作品被译成英、日、俄、西、法、阿拉伯……等50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拥有广大的读者

    概况/《鲁迅日记》 编辑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日记的最大特色是真实天然。作为作者的心灵独语,撰写时并无问世之心,因而从中可以看到明晰的意见,可靠的史料,乃至于个人的隐私。这些都是从存心著述、意在流布的文字中绝对得不到的。正因为如此,日记才成为了正统文学、正统历史之外的一个宝藏,引起了考据学者、文化史学者、传记作者的特殊兴趣,一般读者也可从中享受到不同于一般的阅读乐趣。日记的风格多姿多彩:有的志在立言,意存褒贬;有的缘事生情,缘景生情;有的剪贴摘抄,广摄新知……鲁迅先生的日记则采用排日记事形式,寥寥数语,简单精炼,应属于日记的“正宗嫡派”。不过,鲁迅也有生前公开发表的日记,如《马上日记》、《马上支日记》、《夜记》,但这在鲁迅日记中属于特例,已归入杂文创作范畴。现存鲁迅日记起于1912年5月5日,讫于1936年10月18日,采用普通毛边纸印成的有黑色或红色丝栏的稿纸,每年合订一本,共二十五本,其中1922年日记在日寇1941年12月逮捕许广平时失落,现据许寿裳录存的片断补入。经电脑检索,总字数为39,4039字(不含标点)。这些日记,忠实记录了鲁迅北京厦门广州上海时期的生活状况,是研究鲁迅生平、思想和创作历程的第一手资料,也是鲁迅留给我们的一份丰厚凝重的文化遗产。如果就鲁迅日记读鲁迅日记,肯定味同嚼蜡,无法卒读。但如果联系鲁迅作品、结合鲁迅生平史实阅读,就能从鲁迅日记中破译很多密码,使阅读过程成为不断有所发现的过程。这也就是说,有关鲁迅作品和鲁迅生平的知识是打开鲁迅日记宝库大门的钥匙,而从鲁迅日记中所获得的史料,又能帮助读者加深对鲁迅生活时代和创作历程的理解,更全面准确地掌握鲁迅生平史实,并对鲁迅某些作品的著译日期和某些内容进行补订。 

    鲁迅在谈到自己日记的内容时说:“写的是信札往来,银钱收付,无所谓真面目,更无所谓真假。例如:二月二日晴,得A信;B来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三月三日雨,收C校薪水X元,复D信。一行满了,然而还有事,因为纸张也颇可惜,便将后来的事写入前一天的空白中。总而言之:是不很可靠的。但我以为B来是在二月一日,或者二月二,其实不甚有关系,即便不写也无妨;而实际上,不写的时候也常有。”《马上日记?豫序》。有的著名作家也以鲁迅日记是“流水帐”为理由,致函国家出版社,反对出版鲁迅日记。其实,鲁迅对他日记的自评是自谦之词,有文学性的夸张成分。在现存鲁迅日记手稿中,并未发现倒填日月的痕迹,只不过要事不录、小事不记的情况的确存在。例如鲁迅跟红军将领陈赓的著名会见,在日记中即不著痕迹。鲁迅跟瞿秋白先烈的交往,在日记中也没有完整的记录,而且采用了一系列的别名、代号,如何家夫妇、文尹夫妇、维宁(或作惟宁)、文它何凝凝冰宜宾萧参等。如果我们了解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牵牵连连的“瓜蔓抄”和罪名大得可怕的“日记案件”,了解中国黎明前最黑暗的年代统治是如何比罐头盒还严,就能理解鲁迅为什么在撰写本具有不公开性因而根本不应罹难获罪的日记时也怀着戒备之心。至于银钱收付方面,鲁迅付出的钱不一定入帐,而收入及别人归还的钱,却很少漏记。从这一侧面,也反映出他博大仁厚的襟怀。

     作为个人生活道路的史录,鲁迅日记不装腔作势,不矫揉造作,不雕琢粉饰,有的文字比别的文章更能表现鲁迅的个性和多方面的生活内容,堪称最大意义上的个性化写作。“夜代女工王阿花付赎身钱百五十元”1930年1月9日日记。,充分表现了鲁迅对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劳苦大众――特别是被压迫妇女的真挚同情。“上午赴部,车夫误碾地上所置橡皮水管,有似巡警者及常服者三数人突来乱击之,季世人性都如野狗,可叹!”1913年2月8日日记。,充分表现鲁迅对欺压劳苦大众的社会恶势力的深刻憎恨。“下午捐慰问被捕学生泉十”1927年4月16日日记。,这是鲁迅国民党右派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一次明确的政治表态。据不完全统计,鲁迅日记中关于从事著译的直接记载共1240多条,切切实实地反映出鲁迅在新文化战线上不避锋芒、顽强拼搏的一生。但鲁迅也有休憩。他在1933年1月25日的日记中写道:“旧历除夕也,治少许肴,邀雪峰夜饭,又买花爆十余,与海婴同登屋顶燃放之,盖如此度岁,不能得者已二年矣。”鲁迅极端厌恶那种叫人终年奋发、悲愤的说教者,因为“叫人整年的悲愤,劳作的英雄们,一定是自己毫不知道悲愤,劳作的人物。在实际上,悲愤者和劳作者,是时时需要休息和高兴的。古埃及的奴隶们,有时也会冷然一笑。这是蔑视一切的笑。不懂得这笑的意义者,只有主子和自安于奴才生活,而劳作较少,并且失了悲愤的奴才。”《花边文学?过年》。

    有的研究者以记事繁简详略为区分标准,将日记区分为“复式记事日记”和“简式记事日记”。鲁迅日记记事至简,叙述极略,当然应归入后一种日记类型。在文坛论争的过程中,有些鲁迅的论敌将他称之为“绍兴刑名师爷”,“刀笔吏”。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这自然是一种十分刻薄的攻击性言论。但作为深受浙文化氛围濡染的文学大师,鲁迅的文字又的确以老辣著称,能够只用一、两个词写尽一种心态,概括一种事物,品评一种人物,收到一针见血、寸铁杀人的艺术效果。鲁迅的这种语言力度,跟“一著点墨,动关生死”的师爷行文确有相似之处。“下午得妇来书,二十二日从丁家弄朱宅发,颇谬”1914年11月26日日记。――一个“谬”字,道破了鲁迅跟原配夫人之间的思想鸿沟,感情障壁。“其词甚怪”1912年9月6日日记。,“不知所云”(1913年2月5日),“不了了”1914年5月12日日记。,聊聊数字,彻底戳穿了北洋政府教育部范源濂总长,刘冠雄总长,梁善济次长三人色厉内荏的空虚本质。“无日不处忧患中”(1913年10月1日),简单七个字,也写尽了辛亥革命之后鲁迅由失望而陷于悲愤的心境。正是由于鲁迅行文简而有力,鲁迅日记才能呈现出丰富多姿的历史内容而为特定的时代传神写真。由于鲁迅日记是研究鲁迅的最宝贵和最真实的史料之一,具有十分重要的文献价值,那些有意诋毁鲁迅的人往往挖空心思,极力想从鲁迅日记中嗅出一些自以为对他们有利的材料,以图达到他们并不光明正大的目的。比如因为鲁迅1912年的日记中出现了“寄羽太家信”的记载,有人就曲解文意,断言周作人的日本老婆羽太信子原是鲁迅之妻,因此才将寄羽太信子的信称为“家信”。殊不知这位在鲁迅日记中出现过七十余次的“羽太”其实是周作人的妻舅羽太重九。所谓“寄羽太家信”,就是往日本的羽太重九家里去信,对周作人的妻舅进行接济。又如,鲁迅1932年1月31日至2月5日日记有失记的情况,有人就故布疑阵,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说鲁迅隐瞒了“整个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令他心里最难过的,最恐惧的,到死也不能释然于怀的极端隐瞒的事”。这种含糊的指责,妄图误导读者往不当之处作无穷的想象,以使鲁迅在这种妄想中身败名裂。但对中国现代史和鲁迅生平稍有常识的人就会知道,1932年初爆发了日军进攻上海的一二八事变,鲁迅一家“突陷火线中,血刃塞途,飞丸入室,真有命在旦夕之概。”(1932年2月22日致许寿裳信)在举家避难过程中,日记偶尔出现几天空白,怎么竟会成为鲁迅充当汉奸的罪证呢?更为荒唐的是,一贯以反鲁自诩的苏雪林女士公开撰文攻击鲁迅“狎妓”,人格因此破产。证据是鲁迅1932年2月16日的一则日记:“夜全寓十人皆至同宝泰饮酒,颇醉。复往青莲阁饮茗,邀一妓略来坐,与以一元。”所谓“全寓”,系指鲁迅一家三口及其三弟周建人一家。世上哪有“全寓”同狎一妓的怪事?事实非常明显,所谓“妓”即因一二八事变流落到上海来卖唱的歌女。“略来坐”,无非是进行一种社会调查。试联系鲁迅同年创作的七绝《所闻》(“华灯照宴敞豪门,娇女严装侍玉尊,忽忆情亲焦土下,佯看罗袜掩啼痕”)以及七绝《无题?其二》(“皓齿吴娃唱柳枝,酒阑人静暮春时。无端旧梦驱残醉,独对灯阴忆子规”),就会明了这些作品的素材来源。令人不解的是,当今有些人极力为某些文人的劣行恶迹乃至杀妻之罪进行强辩,而又极力想在鲁迅圣洁的躯体上寻觅下蛆的处所。然而无论前一种做法抑或后一种做法,最终都将是徒劳无益费精神。

    据周作人回忆,鲁迅在南京求学时期和赴日留学途中均写有日记,惜今佚。追回失落的鲁迅1922年日记,看来也是一件希望渺茫的事情。为了保存鲁迅手泽,以供图书馆、文化机关、研究者备置,上海出版公司于1951年影印了现存《鲁迅日记》1050部。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1959年、197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又两次出版了排印本。1981年,鲁迅日记作为16卷本《鲁迅全集》的第14、15卷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再度印行,重新进行了校勘,把手稿中的部分古体字改为现行通用字,以便一般读者阅读,又订正了手稿中的某些笔误(包括日文、西文中的笔误)。但也偶有脱字漏补、笔误未改的情况,如未将福田医院改为福民医院,未将马改为马珏,未将金维尧改为金性尧,等等。由于日记手稿影印本个别处不够清晰,81年版还有将手稿中原本正确的字看错的情况,如将关天彭看成关大彭,将重久看成重人。1981年版鲁迅日记的最大贡献,是对文中涉及的大量人物、书刊、社团、机构等进行了详尽注释,做到了冯雪峰同志在解放初期感到“远非我们的能力所能做到”的事情《〈鲁迅日记〉影印出版说明》。这是一项筚路蓝缕的工作,虽然人物生卒年注释难免有误,但开创之功功不可没。其中贡献最大的是亡友包子衍先生――这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以生命赴鲁迅研究的人。参加这项工作的还有蒋锡金教授、王锡荣虞积华同志。笔者也参加了部分注释定稿工作,留下了生命史上值得珍惜的一页。此次排印本完全据手稿逐字逐句重新校勘,改订了此前诸种排印本中的若干错漏;但某些古体字、异体字、通假字仍照手迹付排,以保存历史原貌。鲁迅在《三闲集?鲁迅译著书目》中说过一句十分恳切的话:“不要只用力于抹杀别个,使他和自己一样的空无,而必须跨过那站着的前人,比前人更加高大”。然而,真要跨过前人,哪怕是一星半点,又谈何容易!

    主要人物徐式庄/《鲁迅日记》 编辑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鲁迅先生在1934年4月10日的日记中写道:“下午雨,得徐式庄信。”这个徐式庄是谁呢?1976年版的《鲁迅日记》里没作任何注释,1985年版的《鲁迅全集》第十五卷只注释说:徐式庄,鲁迅著作的读者,曾写信给鲁迅商榷《一天的工作》中几个名词的译法。事有凑巧。1985年8月,原屏南县甘棠中学教师谢学钦在里汾溪村调查40年代福建省颇有名气的学者徐式圭时,其三弟徐式周漫不经心地说了句:“我二哥式庄生前也很会写文章,常登在《上海晶报》上,月刊也有,多是科学方面的小品文,笔名湘如,时间是1938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谢学钦当即向徐式周讨报纸看,遗憾的是,所谓《上海晶报》等遗物,有的被拿去剪鞋样,余下的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也失散了。数日后,谢学钦走访了徐式庄唯一的女儿徐黎明,她同丈夫翻箱倒柜找到两张与式庄遗作有关的旧报,不是《上海晶报》,而是《北洋画报》;不是科学小品,而是文艺性论文,但署名是“湘如”,出版时间也是“1938年”。屏南山沟沟里居然有人在北平报刊上发表文章,使谢学钦激动不已。那两片断报,刊有湘如的《打倒“英雄”》和《鲁迅避难诗》两文。

    这可是一个发现!不过,要证明这就是屏南的徐式庄,还得花一番功夫,在没有更多的资料可供查证的情况下,谢学钦写信求教于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家丁景唐先生。1986年12月30日,丁先生回信说:“所问的事,我在1981年版《鲁迅全集》十五卷P.521,关于《鲁迅日记》中的人物注释中找到简单的说明:‘徐式庄,鲁迅著作的读者,曾写信给鲁迅商榷《一天的工作》中几个名词的译法。’”丁先生后又将此信复写一份给其朋友、专治《鲁迅日记》的包子衍先生,请他“帮助解答《鲁迅日记》中‘徐式庄’的籍贯、工作等”。1987年1月2日,包子衍先生给谢学钦来信说:“丁先生属查之事,没有更多的补充。注释此条好像是根据鲁编室收藏的徐当年给鲁迅先生的信(现在或许归鲁迅博物馆保存了)。据我摘记的材料,徐发信是在北平西山同仁疗养院,至于他们的籍贯和工作,我们都不知其详。”谢学钦看到包先生的来信后,又记起徐黎明的姑姑徐抱冰曾在一封信中谈到:式庄肺病严重时曾住北京同仁疗养院。于是,谢学钦再次到徐黎明家里查找式庄的遗物,结果找到两张他住院时的相片。其中一张,后有三行钢笔字:廿五年九月  范慕柳大夫摄此相赠  时在北平西山同仁疗养院 鲁迅日记中的徐式庄确是黎明的父亲,这个推断成立了。为慎重,1987年4月15日,谢学钦将式庄的这个钢笔遗迹和另一毛笔书的复印件,寄与北京鲁迅博物馆鲁迅研究室陈漱渝主任,请他与原件左右核对一下。很快,陈先生复信来了,信如下: 学钦同志:来信及复印件均收到。我馆收藏的是徐式庄的钢笔信,钢笔字与复印件的笔迹相同(毛笔墨迹与钢笔墨迹难对比)。我认为你的推断可以成立。望你将徐的简历寄来,可在我们办的《鲁迅研究动态》月刊上发表。看来这位徐先生通外文,又懂科学,对鲁迅也很崇敬。请代向他的家属致意。

     谢学钦几经周折,终于拂去历史的尘封,查明了鲁迅日记中的徐式庄便是福建省屏南县屏城乡里汾溪村的徐式庄。这是个发现,为中国近代文坛增添了一位鲜为人知的作家。徐式庄,原名世敬,字湘如。1898年11月出生在屏南县里汾溪村一个小康之家。8岁起,

    《鲁迅日记》《鲁迅日记》

    由其父聘请塾师在家读书。民国元年,14岁的徐式庄离开家乡进入福州格致书院(今福州五中)。“五四”运动爆发,21岁的徐式庄被推为学生代表。他参加学生联合会举行的示威游行,还率领同学上街宣传抵制日货及在南公园焚烧日货。日本帝国主义者十分仇视福人民抵制日货、提倡国货运动。1919年11月16日,日本浪人组成“敢死队”,由福州的日本领事馆警备署长指挥,在大桥头袭击学生和过往群众,死伤多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台江事件”。日本人肇事后,各校学生不顾当时福建政府的禁令,自17日起罢课,声讨日本人的暴行。徐式庄等爱国学生不畏淫威,坚持了一年多的斗争。1920年,徐式庄在格致书院毕业。为实现“实业救国”的理想,毅然再读福州矿业学校。两年后毕业,先后在江西萍乡湖北大冶安徽馒头山河南平顶山和奉天煤矿担任技术员、矿师。徐式庄学识渊博,业务精娴,兴趣广泛。对文学、历史哲学经济等都有较深的造诣,常有文章和译作面世。1926年,他出版了《中国财政史略》二册。“九一八”事件后,徐式庄一度携妻回原籍,翌年应聘到河北开滦煤矿任职。正当他施展“实业救国”抱负之时,不幸染上肺病,延医于北平西山同仁疗养院。一住6年多,治疗中他坚持读书看报,关心时局的发展,并涉足文坛,以“湘如”为笔名,写下了许多倾向进步支持鲁迅和“左联”的文章。

    鲁迅先生是当时中国文化革命的旗手,他彻底的反帝、反封建、反国民党反动派压迫的大无畏精神感染着徐式庄,他怀着对鲁迅先生崇敬之情写信给鲁迅先生,商榷《一天的工作》中的几个名词译法。由此,他的名字便出现在鲁迅日记中。1939年春,徐式庄离开北平同仁疗养院,经水路抵南昌,再由亲属雇人用担架抬回家中,从此病情日益沉重,卧床不起。1942年11月,徐式庄带着不能报国的满腔遗恨,怆然离开人间,时年44岁。1995年9月,徐黎明在北京图书馆的帮助下,从1933年9月21日至1937年7月15日北平出版的《北洋画报》上,查找到署名湘如与徐庄式的文章196篇。1999年12月,徐黎明从上海图书馆藏的《上海晶报》上找到他父亲在1933年3月至1936年10月间发表的43篇文章。这些文章大都是针砭时政的杂文小品,笔锋犀利,文采斐然,极似鲁迅的风骨。徐的文章始终与时代同呼吸,有着“实业救国”的伟大理想。他十分敬慕鲁迅先生,在许多文章中大量引述了鲁迅先生的话语,赞同支持他的观点,表现了旧中国知识分子是非分明、不甘沉沦、勇于探索、追求进步、向往光明的爱国献身精神。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www.shuku.net
    2www.xiaoshuo.com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