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封疆

《一受封疆》是殿前欢所写的耽美-古色古香类型的小说。殿前欢二位殿下的耽美经典之作,首发晋江,一部让人心绪万千却无可言说的小说,浓墨重彩的情节,华彩飞扬的故事,风华绝代的人物,浪荡决绝的执恋,走到最后一步步剥去绮丽的外壳,原来是黑色幽默般的灰烬,一步一伤,明知彼方绝望的湮灭,却仍自欺欺人的飞蛾扑火。以我一死,造就你的永世哀伤,如附骨的毒,目睹你坐拥万里江山的惨笑。读《一受封疆》,迷醉于殿前欢二殿绝好的文笔,和缓而激烈的推进剖割,直达心底的寂寞惨烈,玩味冷峻的幽默,如书中人冷冷的笑,只一瞬便光华四射,殿前欢的文笔有独特的多重韵味,没有炫技的文字,没有唯美的晕染,混合著烟草的沧桑、茶水的清冽、醇酒的浓烈,一个侧首一个相视都让人唏嘘不已。

编辑摘要
中文名: 一受封疆 作者: 殿前欢
文章类型: 耽美-古色古香 作品风格: 正剧
所属系列: 孽龙抄

目录

一受封疆 - 人物志

一受封疆
华容:一根青葱华总受,剑寒九州不如一受封疆,别跟吾说礼义廉耻,吾只知当受则受——京城有一位名人,名叫华容。此人爱穿浅青色长衫,拿把墨绿色摺扇,又拿翠玉做扣——飒然开扇,殿前欢三个大字,一如本人般世俗,世俗之外又是桀骜的脱略。眼见他夜夜笙歌厚颜邀宠,眼见他隐忍决绝支离破碎,眼见他唇角微扬清冷淡泊,眼见他最后冷笑着将一生的劫难加诸于韩朗,心酸的我们如他所制的青梅酒般一无可言。幸好,他还没有被仇恨蒙蔽了双目,幸好,他还动了一点真心,幸好,我们不知道那日他在墓园是否留下了泪水,幸好,还有丝丝缕缕可以感念;

韩朗:抚宁王,帝师,太傅,韩大爷拉面馆的注册商标,翩翩风流无恶不作的韩总攻,心若明镜,身在涸辙——一受封疆读罢,最爱最心痛的居然是韩朗韩太傅,初时爱他不羁脱略的言辞,玩味冷峻的笑,渐渐读下去,才发现原来他的爱也可以凄凉若此,睿智冷酷如韩朗,竟甘愿编织一个如此空洞幼稚的美梦,兀自沉醉不肯苏醒,将离毒药剖割他疲惫的神经,权谋斗争消磨他往生的意志,兄长韩焉将他埋入黑暗的地下,华容将他挖出再捅一刀,微笑之后,只余束之高阁的绝望,坐拥万里江山的百年孤单。

林落音:林木头,将军,左手剑高手,前跑堂的——木头是华容的一个梦,透过他,隐见华容的清隽傲骨。林木头本身并不讨喜,剑术高强,正直踏实,为国为民,心有大志,传统主流将军类人物。脑子相对于朗容二人不太好使,唯一反传统的,是他对华容的情爱,虽然这爱最终是虚无幻灭的,可叹林落音。华容终是瞭解他的,死别赠言也只是一句:“愿林将军心在云天,不坠平生志向。”他坚忍,他替华容做了那个让人唏嘘的决定,让身为看客的我们松了口气;他亦是可敬的,韩朗心无家国,韩焉心中有家无国,惟林木头胸怀天下苍生,出淤泥而不染

莫折信:那人有一双如夜狼的眸子,一个比野兽更野兽的男人——将军,流年他爹,拉风之极的配角——人如其名,从台词到死法无一不像一个顶天立地的将军。书生脸孔,匪首人格,信马由缰,衣袍飒飒,白狼一匹,鉴定完毕。

韩焉:韩朗大哥,书中稀缺的BG人物之一,与韩朗堪称兄敦弟厚的典型——韩焉残忍,韩朗冷酷,斗法之余更有将唯一兄弟韩朗装棺活埋的豪举。因为政见不和,他将自己自小唯一的好友凌 | 迟,曝尸三日杀鸡儆猴。拥太子事败后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女人,理由简单,只不过不想让她看见神一样的自己挫败。才华横溢,武技卓然,一心想让韩家称雄天下,更是韩朗登基的最大推力。天生天子人选,可惜时运不济,众叛亲离,终落败身死。死前的沉静一刻让人心折,野心覆天,清冷之至,寂寞入骨。

老王爷:传说中的BOSS,可惜名不副实,身材硕大,超级肥人(让偶们怀疑二殿的审美~)——话说回来,老王爷BOSS的异常失败,扮猪吃老虎,老王爷扮猪到位,老虎吃的业余,从头到尾的政治资本除了将离解药(还是韩朗不在乎的)就是月氏的支持,还是割地换来的,真不知就这点能耐多年屹立不倒的地位是怎么换来的,可叹老王爷也够处心积虑了,一步筹划十八年,只不过设计太简单,有辱BOSS名头,本还以为多厉害的主,没料想最后被韩朗轻轻巧巧一锅端了,着实让人不爽。所谓BOSS,应当向《无根攻略》里的病美人萧彻看齐,虽然借的是宝公子的势,可那一道美人沟的风情还是很让人动心的~

一受封疆 - 时间年表

(廓弧中数目,中文为故事章节,阿拉伯文为人物实岁年龄)



·兴定十四年十二月,怀靖(0)出生,为林皇后之子,封安东王。

·兴定十六年,韩朗(16)中举,任刑部侍郎

·兴定十八年,韩朗(18)任怀靖(4)之师,升刑部尚书

·兴定十九年,韩朗(19)正式入皇后旗下,中将离。楚御医辞官。



·兴定二十六年十二月,旧太子党发起宫乱失败,怀靖(12)失声。韩朗(26)灭旧太子党,党首韩焉(30)遭流放。怀靖受封太子。

·兴定二十七年,文瑞帝崩,皇后殉葬。

·康佑元年,怀靖(14)登基。楚家南迁。韩朗(28)南行。楚家灭门,楚陌(18)被掳,楚阡(18)改名华容。

·康佑四年,华容(21)至京城。



·康佑五年。秋,华容与林落音(一)和韩朗(32)相遇。华容入抚宁王府(四)。林落音成为抚宁王门生(五)。韩焉(36)归京(八)。

深秋,林落音赴北疆,封定远将军(九)。

冬,林落音北归,举兵西征(十四)。十二月,怀靖(18)寿辰大赦,韩焉返朝(同前)。

·康佑六年。正月,韩朗(33)找双簧艺人(十五),半个多月后,林落音西征凯旋(十六)。

三月,楚陌自皇宫出逃(十七)。韩朗被赐毒酒(二十一)。

牡丹花开,韩朗等人抵达洛阳(二十五)。林落音投入韩焉(37)阵营(二十八)。

紫藤花开,韩朗被暗中押送还京(同前),三天后被韩焉活埋(二十九)。

夏,怀靖(19)复声,夺权失败(三十五)。二韩开战(三十六)。林落音兵败(三十七)。

秋,韩朗杀入京城(三十九),怀靖、楚陌、韩焉死,老王爷父子死(四十),三日后华容(23)开始假扮皇帝(同前)。与月氏起战(四十一)。

冬,莫折信战死,月氏战败(同前)。接近年关,韩朗与林落音领军归京(四十二)。流云与华贵私下回京,与韩朗和华容道别(同前)。华容与林落音分道(四十三)。



·康佑七年秋。月氏又来犯,潘克与林落音迎战,韩朗(34)受“禅”,华容(24)重病不治(四十四)。

·康佑八年秋。潘、林凯旋,隔日韩朗(35)登基称帝(后记)。

一受封疆 - 同人音乐

陌上百花杀

题材:殿前欢《一受封疆》
原曲:桜モダン
作词:浣姬
演唱:羊皮为裘
又数遍插茱萸少一人 佳节正重阳
世途碌碌惶论急与缓 陌上花如常
梦落一场剑鸣九州寒 来日作闲谈
经纶穷末列土封疆 殿前一晌贪欢
胜有声 更无声 真亦假时假亦真
朝暮雪 同苍茫 身后空怅问
鲜衣怒马少年郎 不醉千秋醉千帐
红尘似血绘青衫 我花开后百花残
扇舞流风风流展 长恨无歌谁能唱
若言寂寞对江山 江山默对越洪荒
许一次生死纠缠 或俩俩相望
笑过眼 海不枯 石未烂
又数遍插茱萸少一人 佳节正重阳
世途碌碌惶论急与缓 陌上花如常
梦落一场剑鸣九州寒 来日作闲谈
经纶穷末列土封疆 殿前一晌贪欢
胜有声 更无声 真亦假时假亦真
朝暮雪 同苍茫 身后空怅问
鲜衣怒马少年郎 不醉千秋醉千帐
红尘似血绘青衫 我花开后百花残
扇舞流风风流展 长恨无歌谁能唱
若言寂寞对江山 江山默对越洪荒
痴一回 纵一回 肆意癫狂
恕此情殇有何难 万家灯火今何堪
莫乘露冷折荏染 本遗断锋立清霜
鲜衣怒马少年郎 不醉千秋醉千帐
红尘似血绘青衫 我花开后百花残
扇舞流风风流展 长恨无歌谁能唱
若言寂寞对江山 江山默对越洪荒
许一次生死纠缠 或俩俩相望
笑过眼 海不枯 石未烂

殿前欢

——一世孽缘
词:荀夜羽
曲:千草仙(二十二桥枫别雨)
演奏:猛虎蔷薇
不语 千金扇上香染翰墨
默念一遍放任一世蹉跎
巧笑 花间承欢残梅飘落
溅红只为更显翠衫轻薄
断指 就当换君生死一诺
明朝独留八千仇怨空锁
忘却 当年陌上花开颜色
我无云心云心无我
——
千秋业 从何能守得
此生怨 忍下不可说
封疆路 何来论对错
悔不该 年少妄评过
——
不语 千金扇上香染翰墨
默念一遍放任一世蹉跎
巧笑 花间承欢残梅飘落
溅红只为更显翠衫轻薄
断指 就当换君生死一诺
明朝独留八千仇怨空锁
忘却 当年陌上花开颜色
我无云心云心无我
——
并肩望 天边斜阳没
若回首 欢颜该如昨
差一步 弃天高水阔
我也想过值不值得
祝君拥 万里江山
影相吊 享无边寂寞
谢君有意强留于我
只是不想再惹风波
——
莫提爱恨,就此别过
一受封疆
词:秋水逸亭
曲:霹雳*悲欢离合戏一场
演唱:秋水逸亭
青衫薄
风流似这般
轻掩摺扇
共君此夜殿前欢
爱已难
从头更难
恨无边
生死不容也甘愿
酒一杯
醉罢无可言
有情无情
惟有空悲叹
前尘事 已如云烟
来世盟 携手踏遍满河山
杯酒举天向明月
陪君醉笑三千场
演戏成痴皆枉然
看戏着魔情何堪
身孤寂
只影向谁去
曲终人散
回首咫尺已天涯
更漏寒
人影已远
向天笑
真真假假已难辩
祝君拥万里江山
从此享无边孤单
繁华尽 梦一场
笑傲天下也是黯然
终敌不过一受封疆

预告ED

《封疆》
--广播剧《一受封疆》预告ED
选曲:Alan《明日への讃歌》
填词:未见钗头凤【魅惑众声】
演唱:东篱【鸾凤鸣】
后期:奶妈月【平纱落雁】
母带:Leau
美工:殷咛【翼之声】
多年后几人对月把觞
杯中映满清寂太薄凉
纵不详不弃一剑寒霜饮泣为谁殇
龙辇声叹离别都沧桑
一念笑容不朽心涧藏
时空里传来谁蓦然声绝响
风流俊赏,玉树兰芳
青葱华裳,冠盖遮哀伤
泪迎光,那点滴过往,云鹤锁朝堂
弃列土侯王,舍一诺封疆,何妨
这天下
若无人麟台共看落花,如虚化。
一刹那
线断情仇徒挣扎,心如沙,风化。
谁忍尽卧薪苦楚躏柔肠
谁历过人世百态如宴飨
拈来悲欢离合皆做戏一场?
花凋落他乡,飘零何处往
契阔莫忘,笑尘世怎堪葬
情两厢,岂因俗礼亡,挥洒肆意疏狂
此间,殿前醉欢三千场,又何妨
这天下
若无人麟台共看落花,如虚化。
一刹那
线断情仇徒挣扎,心如沙,风化。
多年后几人对月把觞
杯中映满清寂太薄凉
纵不详不弃一剑寒霜饮泣为谁殇
龙辇声叹离别都沧桑
一念笑容不朽心涧藏
时空里传来谁蓦然声绝响
(这天下)
谁能说放浪不羁太荒唐
谁又道朝秦暮楚计无常
魂魄将离何所傍天涯流浪
饮下凛冽苦痛寸心尝
墨绿折扇书几字痴妄
生死际可否许彼此情以封疆
(日月无华,万马喑哑,失色一幅画)
(秋风飒飒,远疆花杀,又一年春夏)
多年后几人对月把觞
杯中映满清寂太薄凉
纵不详不弃一剑寒霜饮泣为谁殇
龙辇声叹离别都沧桑
一念笑容不朽心涧藏
时空里传来谁蓦然声绝响
(日月无华,万马喑哑,失色一幅画)
(秋风飒飒,远疆花杀,又一年春夏)
(谁为谁,曾弃天下,弃天下)

华容赋

曲:红蝴蝶
词/唱:听朝
临风把酒不觉春寒
梅雨打湿风月衫
宴客收银入怀 勒马过长安
行颜翩然笔墨生兰
把决绝悄写入扇
步步舍命 指断身残 却道殿前欢
愿你当真堪破执网
落子胜负棋罢便相忘
心口如一 无情无碍无妨
红尘不如意事万千
错骨泣血凭百忍化劫
翠玉沦尘 生死不容 真心何必再言
缘起缘灭花开花谢
饮恨者就此离别
回首春秋数载孤月长悬
薄暮阑珊摆驾金銮
伶仃影烛前低看
坐拥万里孤单 寂寞对江山
谁志云天九州剑寒
兰花青梅常相伴
戏言封侯当受则受 终归难释然
愿你不坠平生志向
天涯同饮皎皎明月光
嗔痴且葬 许你千秋敬仰
红尘不如意事万千
错骨泣血凭百忍化劫
翠玉沦尘 生死难容 真心何必再言
缘起缘灭花开花谢
饮恨者就此离别
回首春秋数载孤月长悬[1]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5-08-11
开放分类:我来补充
网络小说殿前欢耽美虐文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你感兴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