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万家岭战役

    万家岭战役,位于江西省德安城西北20余公里的万家岭,笼罩在一片雨雾中。此岭高不足50米,三面高丘包围,在地图上找不到标注,就在67年前,这正是痛击日军的主战场。1938年10月,中国军队在抗日名将薛岳指挥下,巧设“口袋阵”,在万家岭歼灭侵华日军106师团1万余人,史称“万家岭大捷”即万家岭战役,当地还流传着“山不在高,歼敌则名”的佳话。中国方面为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指挥的第1集团军、第9集团军、第10集团军、第4军余汉谋、第66军叶肇、第74军俞济时,第187师,第91师等。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万家岭战役 地点: 江西省德安城西北20余公里的万家岭
    时间: 1938年10月 结果: 中国军队在抗日名将薛岳指挥下,巧设“口袋阵”,在万家岭歼灭侵华日军106师团1万余人
    交战各方: 中国 日本

    目录

    简介/万家岭战役 编辑

    万家岭战役万家岭战役

    万家岭战役指,1938年武汉会战中,在万家岭一带国民革命军围歼日本军队第106师团大部。

    万家岭战役中国参战部队主要为第9集团军和第20集团军。第9集团军总司令吴奇伟,辖第4军、66军、70军、74军。第20集团军总司令商震,辖第32(商兼军长)、53军。日军参战部队为第101师团、106师团、27师团。日军占九江后,因惧怕中国军队侧击其左翼,决定南下夺取德安、南昌,再西攻长沙,切断粤汉路,对武汉实行战略大包围,以求全部消灭江南的中国军队。
      
    针对日军的企图,九战区将主力布置在南浔线,统由第1兵团总司令薛岳指挥。从1938年7月27日至9月26日,开始了万家岭战役的前期外围阻击战。期间,先后在沙河、金官桥一线抗击日军,日军113、145联队几乎被全歼。在东西孤岭、金轮峰等处,我军屡挫日军。9月25、26两日,在争夺麒麟峰战斗中,中国军队歼灭了日军第三联队大部。从9月28日—10月10日,中国军队在德安以西万家岭山区完成了对日军的总包围。经多日激战,敌106师团全军覆灭,薛岳兵团歼敌万余人,取得德安万家岭战役大捷,被誉为“并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1]

    背景资料/万家岭战役 编辑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失守之前,国民政府虽宣布迁都重庆,但实际上,除国府主席林森率领一部分工作人员进驻山城之外,全国各政党、各文化机构、军委会机关大多聚集于九省通衢的武汉,武汉成了战时中国的临时首都。
    日本人的目光当然也瞄准了蒋介石政权的这个新的统治中枢。
    1938年6月,日军为实现攻占汉口、广州等中国抗战中枢的企图,先后调集第二军、第十一军约35万人,企图沿大别山北麓和长江两岸西上,从南北两个方面合围武汉。国民政府决定以第五、第九两个战区所属部队"十四个集团军、一个江防军、一个武汉卫戍司令部,五十七个军,一百二十九个师,另配合骑炮工兵及飞机队长江舰队",总兵力约100万人,参加保卫武汉之作战。
    1938年7月初,大本营变更华中派遣军的战斗序列,决定调集40万兵力,各型飞机300余架,舰艇20余艘,迅速攻取武汉,迫使国民政府投降。
    面对日军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1938年7月,国民政府军委会授任蒋介石为武汉保卫战总指挥,重新将全国划定为九个战区,并向各战区下达了《武汉会战方针及指导要领》。该《作战方针》明确指出:以李宗仁第五战区和陈诚第九战区的部队为主力,动员总计约100万兵力,承担保卫大武汉的作战任务。其中,第五战区的作战区域主要集中在大别山南北两麓的豫、皖、鄂三省,下辖孙连仲为总司令的第3兵团和李品仙为总司令的第4兵团;第九战区的作战区域在鄂、皖两省的江南地区及赣、湘两省的全部,其下辖薛岳为总司令的第1兵团和以张发奎为总司令的第2兵团。
    赣北地处武汉外围是日军沿长江南岸西进武汉的必经之路。日军以冈村宁次的第十一军指挥此地区的进攻。国民政府也在此投入两个兵团,重兵把守。张发奎的第二兵团布防于瑞(昌)武(宁)公路及沿江各要点。薛岳的第一兵团任南浔(南昌-九江)正面金官桥、德安等地之守备。万家岭一带,重峦叠岭,地形复杂,山路崎岖,连驮马都不易通过。日军孤军冒险轻进犯了兵家之大忌。

    战役地形/万家岭战役 编辑

    赣北地处武汉外围是日军沿长江南岸西进武汉的必经之路。日军以冈村宁次的第十一军指挥此地区的进攻。国民政府也在此投入两个兵团,重兵把守。张发奎的第二兵团布防于瑞(昌)武(宁)公路及沿江各要点。薛岳的第一兵团任南浔(南昌-九江)正面金官桥、德安等地之守备。万家岭一带,重峦叠岭,地形复杂,山路崎岖,连驮马都不易通过。日军孤军冒险轻进犯了兵家之大忌。

    兵力对比/万家岭战役 编辑

    中国兵力

    中国方面为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指挥的第四军,第七十四军,第六十六军,第一八七师,第九十一师,新编第十三师,第一四二师,第六十师,预备第六师、第十九师,第一三九师的一个旅,新编第十五师的一个旅,共十万余人。前敌总指挥为第九集团军司令吴奇伟

    日兵编制

    日本方面为侵华派遣军第106师团,师团长为松浦淳六郎中将。第106师团下辖步兵第111旅团(步兵113联队、147联队)和第136旅团(步兵123联队、145联队),以及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各一个联队。

    师团长 松浦淳六郎中将
    留守部队
    马回岭留守部队
    步兵第147联队第3大队(欠第10中队) 687人
    步兵第147联队第2机枪中队第1小队 39人
    骑兵第106大队(欠第1中队第1小队第3分队) 427人
    第106师团第2野战病院 247人
    野战病院患者 388人
    第106师团卫生队本部及担架第2中队 447人
    师团通信队一部 31人
    工兵第106联队本部及第1中队(欠第2小队) 243人
    合计: 2509人

    战后万家岭战后万家岭

    九江留守部队
    野战炮兵第106联队主力(欠第1、2中队) 1504人
    第106师团第4野战病院 242人
    野战病院患者(包括军、派遣军直属野战病院收容第106师团患者)933人
    第106师团卫生队车辆中队 288人
    合计: 2967人

    正在九江马回岭前进中的部队
    第6兵站辎重兵中队 631人
    第6防疫给水部 320人
    合计: 951人
    留守部队总计: 6427人

    迂回攻击部队(不包括现地入院的患者1321人,包括随队的轻伤员约500人)
    第1梯队
    步兵第136旅团司令部 48人
    步兵第123联队 2135人
    步兵第145联队 1853人
    山炮兵第52联队(欠第3大队) 1191人
    迫击炮第1大队第3中队 265人
    第106师团卫生队担架第3中队 156人
    师团通信队一部 83人
    工兵第106联队第2中队及器材小队 226人
    辎重兵第106联队第3中队(欠第2分队) 309人
    第106师团第1野战病院(患者人数不明) 236人
    第1兵站辎重兵中队 586人
    合计: 7088人

    第2梯队
    第106师团司令部 302人
    步兵第111旅团司令部 32人
    步兵第147联队(欠第3大队主力及1个机枪小队) 1759人
    野战炮兵第106联队第1、2中队 258人
    工兵第106联队第1中队第1小队 36人
    师团通信队主力 120人
    辎重兵第106联队主力 1522人
    第106师团第3野战病院(患者人数不明) 250人
    第106师团卫生队担架第1中队 187人
    野电第38中队 118人
    无线电第58小队 37人
    合计: 4621人

    第3梯队
    步兵第113联队(欠第3大队) 955人
    合计: 955人
    迂回攻击部队总计: 12664人
    第106师团9月25日现员(包括现地入院的患者1321人) 19091人[2]

    战前准备/万家岭战役 编辑

    (图)万家岭战役万家岭战役---薛岳

    指中国方面为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指挥的第四军,第七十四军,第六十六军,第一八七师,第九十一师,新编第十三师,第一四二师,第六十师,预备第六师、第十九师,第一三九师的一个旅,新编第十五师的一个旅,共十万余人。前敌总指挥为第九集团军司令吴奇伟。日本方面为侵华派遣军第106师团,师团长为松浦淳六郎中将。第106师团下辖步兵第111旅团(步兵113联队、147联队)和第136旅团(步兵123联队、145联队),以及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各一个联队。国民政府则调集全部海空军,计有战舰40余艘,飞机100余架,陆军120个师总兵力约110万人。蒋介石亲自坐镇武汉直接指挥。

    1938年6月,日军为实现攻占中国抗战中枢的企图,先后调集第二军、第十一军约35万人,企图沿大别山北麓和长江两岸西上,从南北两个方面合围武汉。国民政府决定以第五、第九两个战区所属部队十四个集团军、一个江防军、一个武汉卫戍司令部,五十七个军,一百二十九个师,另配合骑炮工兵及飞机队长江舰队,总兵力约100万人,参加保卫武汉之作战。 大战总司令为畑俊六大将,调动飞机500余架,军舰120余艘,作战经费32.5亿日元。

    战役经过/万家岭战役 编辑

    (图)万家岭战役万家岭战役

    1938年6月28日,最高统帅部电令薛岳:闵家铺之敌位于南浔、瑞武路间,乘虚冲入,其患堪虞,应努力歼灭之。薛岳即令东面我第四军之九十师阻击日军,抢占有利地形,层层堵击;又令西面李汉魂所部之九十一师、预六师阻击敌军。在我不断抵抗周旋下,敌第一零六师团的后方联络线从28日左右断绝,因天气不良,飞机侦察和补给都不能进行。 冈村宁次鉴于第一零六师团一开始行动就陷入困境,强令第二十七师团东进,再犯麒麟峰,企图推进到白水街以东,接应第一零六师团。1938年6月27日,宫崎联队增援反攻麒麟峰,并以飞机、大炮、步兵联合作战,施放大量毒气,使我守兵多有牺牲。次日麒麟峰失守。1938年6月29日,我商震部三十二军一四一师配合一四二师七二五团猛烈反攻麒麟峰,经激烈战斗,终将该峰再度夺回,使敌二十七师团东进援助一零六师团的企图被粉碎。与此同时,敌第一零六师团一二三联队一部企图从白水街以西突围,预六师、九十一师从东面向这股日军发动猛攻,敌一二三联队受阻于白水街以东。麒麟峰、白水街两役的胜利,粉碎了东西两股日军会合的企图,使军能顺利地收拢口袋,为合围敌第一零六师团并予歼灭创造了决定性条件。 第二十七师团在麒麟峰迭遭挫折后,于1938年10月1日向南推进至天桥河,1938年10月1938年10月5日黎明前占领箬溪,1938年10月7日又撇下一零六师团,主力转向西,朝辛潭铺前进。在东路德星线,敌军亦未有任何进展。因此,敌第一零六师团已孤立无援。第一兵团综合各方情报,认为敌一零六师团主力孤军钻入南浔线与瑞武线两大主力之间,是歼灭它的极好机会,决心抽调德星、南浔、瑞武三线的兵力,围歼窜至万家岭一带的日军。1938年10月2日,薛岳命令南浔、德星线上的第四、七十四军,第一八七、一三九师包围万家岭地区日军于东半面;命瑞武线的新十三、十五师,第九十一、一四二、六十师,预六师包围日军的西半面,向敌发起第二期攻势。此时,国军兵力已占明显优势,且士气旺盛。国军从东西两路同时向敌一零六师团发起攻击,敌我反复争夺,战况惨烈。

    (图)万家岭战役万家岭战役

    日军阵势大乱,师团位置都难以确认,不得不请求第十一军司令部以飞机侦察,其结果师团推测的位置和实际地点约偏南十公里。 1938年10月3日,我第九十、九十一师从东西联合夹击南田铺,重创敌军,并以密集炮火轰击敌一零六师团司令部所在地,使敌师团司令部亦“面临危险之状态”。此时,敌粮弹严重匮乏,只能倚仗空投。1938年10月5日,国军重新调整部署,决心集中兵力击灭深陷泥淖的敌一零六师团。薛岳电请蒋介石,缩短外围战线,从东西南北四面对敌一零六师团形成包围。 敌一零六师团被歼近半,其粮、弹两缺,全赖空投,有被全歼可能。此种情况经我方广播后,日本朝野震惊。华中派遣军司令亲自组织宇贺支队、铃木支队和第二十七师团留置的佐枝支队,由箬溪地区沿武(宁)永(修)路东进,驰援一零六师团。国军第一兵团不得不由包围万家岭地区的部队中抽出新十三、十五师,第六十、九十一师,预六师等南下武永路阻止日军东进。1938年 10月7日,国军向敌开展第三期总攻。第六十六军以第一五九师及第一六一师之一部展开于金娥殿、公母岭之线,向石堡山攻击前进;第四军之游击部队于7时在刘家岭与敌300余人遭遇;第七十四军经数度猛攻,终将长岭完全克复,并将张古山之敌包围。1938年10月8日,第六十六军进占石堡山、老虎尖,并以一部与第四军协力攻占狮子崖西北高地。第五十一师于该日拂晓前一度攻克张古山最高点,但天明后,敌千余人凭飞机支援反攻,将该地夺回。第一四二师(欠一团)亦于11时由城门山出击,攻占桶汉傅、周家之线。永武路之敌援军,亦被我阻于来龙岭。这样,敌一零六师团在我四面包围中,已成瓮中之鳖。

    (图)万家岭战役万家岭战役

    1938年10月19日,敌我仍在激战中。薛岳考虑到武永路敌人援军源源而来,德星线的日军亦在西进,围攻一零六师团的时间不宜过长。待国各攻击部队迅速准备就绪,遂令部队迅猛推进,各守备部队努力压制当面之敌。第六十六军激战至1938年10月10日3时,将敌击溃,克复万家岭、田步苏,敌弃尸盈野。残敌千余人、马300余匹。敌北退被国军、石堡山守军截击,大部转向西退,一部300余人被我包围歼灭第四军攻占大金山西南高地及箭炉苏东端高地。第七十四军于10日拂晓前攻占张古山最高点。第九十一师于1938年10月10日拂晓前攻占杨家山东北无名村高地,斩获颇多。第一四二师(欠一团)于拂晓前攻占杨家山北端无名村及松树熊,俘敌军官田中善藏

    1938年10月10日晚,薛岳以肃清残敌为目的,令各攻击部队继续攻击,至次日,攻克箭炉苏以西等高地。1938年10月12日,国军续向长岭及张古山北端之残敌攻击,但无进展。此时,形势对我渐呈不利。德星线上,隘口街于1938年10月10日晨陷敌;武永路上,敌援兵已突破我杨家山阵地,不断向我构成威胁。国军经半月苦战,实力大损,按兵团所指挥各部,番号虽及,战力却微,实难派出部队出击"被迫转入守势。16日,左翼敌援一部已窜至甘木关,我预六师、六十师后退,情形开始混乱。

    薛岳鉴于,德安方面兵力平均不到原数三分之一,且新兵又多,第四、六十六军已进入新阵地,阵线亟待调整,遂下令将主力转进至永丰桥、岷山、郭背山、郭垅山、王家山、柘林之线。17日,我军开始总撤退,敌第一零六师团残部和铃木支队达成联系,第一百零六师团脱离了危机。万家岭战役至此结束。

    日军伤亡情况/万家岭战役 编辑

    (图)万家岭战役万家岭战役

    日军伤亡106师团,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辖步兵111旅团(下辖步兵113、147联队),136旅团(下辖步兵123、145联队),骑、炮、工、辎重各一个联队。该师团系特设师团,实际上就是预备役师团,征召预备役人员临时组建的。特设师团在人员数量上与现役师团无大差别,但质量差别较大。以一个步兵联队为例,特设师团内服现役的只有大队长、联队长及联队副官,其他中队长、小队长及士兵都为预备役或后备役。组建部队时,各部队长都从各部抽调,相互配合能力差,战斗力不强。第106师团的士兵,来自于南九州的熊本、大分、鹿儿岛、宫崎四县,该师团于1938年5月20日才在熊本编成,随即便装船运往华中,参加武汉会战。此前在南浔路战斗中,遭中国守军第8军和第64军155师顽强抗击。第8军又在反击中重创敌人。106师团参加战斗的3个联队、9个大队(当时步兵第113联队第3大队在荻港、步兵第147联队本部在芜湖,第1大队在宁国,第2大队在庐山东麓警戒)共计16000多人,伤亡达8000多人,战死113联队长田中圣道大佐和工兵第106联队长茶村秀男中佐,大队长3人,重伤145联队长市川洋造中佐,大队长2人,联队副官1人,中队长和小队长死伤过半。

    战役影响/万家岭战役 编辑

    万家岭遗址万家岭遗址

    1938年7月日军波田支队沿长江西进,8月10日,在瑞昌东北的港口登岸,向瑞昌进攻。当西进日军波田支队进攻瑞昌的同时,日军第106师从九江沿南浔铁路(南昌-九江)南犯。中国守军第1兵团第29军团和第4、第8军等部依托庐山两侧及南浔铁路北段的有利地形进行顽强抗击,日军进攻受挫。8月20日,日军第101师从湖口横渡鄱阳湖增援,突破第25军防线,攻占星子,协同第106师企图攻占德安,夺取南昌,以保障西进日军的南侧安全。第1兵团总司令薛岳以第66、第74、第4、第29军等部协同第25军在德安以北的隘口、马回岭地区与之激战,双方成胶着状态。

    9月底,日军第106师第123、第145、第147团和第101师第149团孤军深入,进至德安西面万家岭地区。日军第106师团奉冈村宁次命令,意图从万家岭一带传插,被薛岳发现,组织兵力指挥第4、第66、第74军等部从侧后迂回,将其包围。冈村宁次后命令第27师团接应第106师团,令日军第27师一部增援,然而在万家岭西面白水街地区被第32军等部阻击击退。10月7日,中国军队发起总攻,激战三昼夜,多次击败日军反扑。日军由于孤立无援,补给断绝,战至10日,4个团大部被歼。国民革命军成功围歼第106师团大部,只有约1700人逃逸。1938年10月13日,中国军队撤出战场。 此次战役是抗日以来第一次(接近)全歼整个日本师团。[2]

    日军投芥子毒/万家岭战役 编辑

    日军投下的芥子毒留下的后遗症,战后返回的村民染上了芥子毒,重者死亡,轻者烂脚肿腿,无法医治。受芥子毒毒害和对此战役的见证者——刘诗成老人尚还建在,一直住在南田村刘鞔鼓。他出生于1926年,发生此次战役时,他年仅12岁,日军占据刘鞔鼓时,他随家人逃出村外躲难。战斗结束后,他回到村庄里,发现到处是死人死马和烧毁的房屋,一片战争狼藉。他双脚染上了日军投放的芥子毒,中毒后,双脚肿的像冬瓜,一直溃烂。经多次多方医治,不能治愈。

    意义/万家岭战役 编辑

    战事意义

    (图)万家岭战役万家岭战役

    万家岭之战,虽然在最后的关头未能组织强大的力量,彻底歼灭106师团,但国民革命军在此次战役中表现出的机动灵活、组织严密的特点,和国民革命军士兵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精神,大大震惊了日军上下、朝野内外和国际社会。而日军整整一个师团几遭灭顶之灾,在历史上从未有过。106师团遭此歼灭性打击,已彻底失去战斗能力,即在南浔路北段担任守备任务,进行休整补充,原定与101师团进攻南昌的任务被迫取消。国共双方都十分推崇的一代将星叶挺将军如此评价万家岭战役:“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3]  

    精神鼓舞

    中国军人在万家岭战役中为赴国难不畏强暴,虽死犹战的顽强战斗精神,用生命和忠诚铸成了万家岭这座庐山脚下的丰碑,将千秋万载永远耸立在人们的心中。

    万家岭大捷与台儿庄大捷齐名,是抗战中中国军队大获全胜的著名战例,研究者众多,硕果累累,表现了中华民族敢和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慨。万家岭战役乃至中国抗战史上歼敌是史无前例的,他打出了民族尊严、打出了国威。压制了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嚣张气焰。充分展示了国共两党共同抗日、中华儿女团结御倭的爱国精神。

    评价/万家岭战役 编辑

    叶挺将军曾评价万家岭战役为:“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9-04
    [2]^引用日期:2010-09-04
    [3]^引用日期:2010-09-04
    扩展阅读
    1知识人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3-06 16:52:03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