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万小刀

    万小刀,真名万仁平,湖北孝感人,80后民工,青年作家。因2009年6月在新浪博客里接连发表激烈文字——民工开炮系列——炮轰他心里的“城里人”, 万小刀是愤青,也是文青。先后在《人民日报》海外版、《读者》乡土版、《青年博览》上发表散文。《怀念羊》、《怀念鞋》、《一个农民眼中的劳动节》等小说/散文曾打动过无数网友。2010年12月25日,万小刀首部作品集《一个民工的江湖》由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摘要
    • 鬼文子万小刀无疑是2009年最红的网络红人。

    目录

    个人经历/万小刀 编辑

    1982年2月出生于湖北大别山区一个小村庄,当时天空没有异相。童年生活可从小说《怀念羊》、《怀念鞋》、《磨刀的少年》窥测一二。

    1995年小学六年级辍学,去河南驻马店一工地当小工。第一次进城,第一次看黄色录相,第一次……可参见小说《14岁的瓦刀》

    1996年重返学校。一直到2003年,顺利进入大学。期间有一篇小说《刀口下的爱情》可略知其青春期的故事。开始喜欢文学。

    2003年进入大学,成天逃课泡图书馆。开始写小说:《磨刀的少年》、《后现代主义神话》。也开始接触网络,混迹于新浪原创文学和伊人文学坊。一年半后,退学。

    2005年初,在江苏兴化一玩具厂做仓管。期间故事参见《江北女子》。

    2005年7月,离开江苏,抵达武汉。做保安。见《兄弟阿康》。

    2006年初去广东东莞,一手袋厂做仓管。写作小说《怀念羊》。

    2006年5月,北上天津,在工地做架子工、木工。

    2007年初,先后在湖北孝感一酒店做保安和在一迪吧看场子。

    2008年初,去福建泉州做鞋。混迹于新浪杂谈。

    2009年6月中下旬,去佛山办杂志《狠文学》(后难产),因《民工开炮》系列博文走红网络。

    2010年11月25日,首部作品集《一个民工的江湖》由电子工业出版社全国发行。

    人物思想/万小刀 编辑

    城乡观

    城市压力大、房价高,还有各种流行病;在农村咱想游山就游山,想玩水就去河边去水库。“城市环境污染严重,再加上生存压力大,物价高涨特别是房价高,在城里一旦失业可就够惨了。还有各种流行病。”城市生活简直一无是处。

    在他眼中,农村则有很多好处:“农村是一个大家庭一般,热闹。不像城里住对门都相互不认识。在农村压力小,没有那么多的烦心事,再说怎么着也饿不到。在农村咱想游山就去游山,想玩水就去河边去水库。”话语之间,表现出对都市生活的强烈不满,塑造出一个存在于他心底的理想化的诗意乡村,毫不掩饰他对城市冷漠的厌恶。

    万小刀承认他之所以如此激烈地反击,是因为自己遇到过一些鄙视“农村”的人。

    成才观

    万小刀在博客里称自己“上了一年半载大学,就从里面撤了出来”。他奉劝农民子弟不要浪费时间,读什么二类以下的普通大学。他开出理由包括:扩招后的大学已不再纯洁;大学教育本身存在太多的问题;就业形势严峻。在前几条的基础上,农村学生再缴上高昂的学费,就更雪上加霜了。

    他写道:“毕业几年,还一直在还债,大学生工资很多还不如俺农民工呢。再拿俺周围几个村里的没读大学的伙计来做个对比。他们大多数在工地打工,还有的出国打工了,在国内一年有几万元,在国外,一年至少也有七八万元。就算在南方工厂里,很多没赚到钱,也有不少混得不错,因为混的时间长,有工作经验,有的还混成了部门主管经理。大学毕业去南方工厂,顶多做个老总助理,或者做个小文员,工资没有生产一线的管理层高。所以,现在俺村里,没读大学的家里都建了新房娶了媳妇,还有的孩子都会跑了。而读了大学的,都漂在城市,无法在城市立足也无颜见江东父老。”

    万小刀认为,相比之下,农村的前景更好,农村正需要一批生力军,有高中文化就可以在农村大展身手了,搞点特色产业。回乡发展,也能缓解城市的就业压力。

    婚恋观

    城市女大多数娇生惯养,农村老公得为她们洗衣做饭、端茶倒水、唯命是从。

    万小刀的系列博文中引起网友热议的网文是《坚决不娶城市女》一文。

    在文中他给出了坚决不会娶城市女孩为妻的五个理由:一、我是农村人。二、城市女大多数娇生惯养,农村老公得为她们洗衣做饭、端茶倒水、唯命是从。三、城市女和农民的审美观有太大差别。四、城市女的家人不同意,人家认为把女儿嫁给你是往火坑里推。五、农村女孩子比城市女更好,城市女孩品质被环境污染了。

    在万小刀看来,如果跟城市女孩结婚,在家庭生活中也会是一种不平等的关系。城市女会骑在农村男人的头上。

    炮轰媒体/万小刀 编辑

    中国青年报

    周克杰:不要放大个别网友的网络观点

    一个署名“湖北80后民工万小刀”的网友,在博客里接连发表激烈文字,炮轰他心里的“城里人”。其文《坚决不娶城市女》、《做市民不如做农民》、《农村学生千万别读大学》、《农村人比城市人对妻子更好》用语极端,在网上引起争议。

    南京某报对此进行了报道。笔者不想就博主的观点进行争论,却担心被记者的不负责任忽悠,更不愿被网络推手操纵,成为他们达到某种目的的垫脚石。

    网络舆论日益壮大,但也良莠不齐,特别是一些媒体记者,猎奇于网络论坛和博客专区,刻意寻找一些非主流、极端化的话题和观点,然后稍做加工,就成为一则“争议性新闻”,发布于传统媒体。有时话题本身就很无聊,甚至经常是记者自己添加几个不同观点就成“争议”,网友几个跟帖则成“激辩”。

    有一些为实现个人目的而胡乱吹嘘的网络推手,他们就是为了吸引网友和公众眼球。而一些记者为了完成报道任务或其他原因,不采访核实,盲目地在网上取材,正中网络推手的下怀。

    然而,网上得来终归浅。虽不能完全否定网上观点的代表性,但许多这类观点往往是极个别网友的个人看法甚至是偏激想法,原本没有多少市场,一经传统媒体报道放大,特别是以“引争议”、“引热议”和“引激辩”等烘托后,反而极可能误导公众,最终导致不良观念的扩散。

    “坚决不娶城市女”如果仅是一篇博文,可能不会被太多网友看到,也就很难引发城市人与农村人的争论。这种观点被纸媒放大,就有人公开列举“坚决不娶农村女”的若干理由,观点尖锐对立和表面化。这样的争论会加深还是有助于消弥城乡隔阂,是有利于社会和谐还是客观上激化了社会矛盾呢?也许是故意造作以追求轰动效应,甚至博主可能根本就不是所谓“80后农民工”,发表极端、另类观点只为娱乐一把。

    笔者并非反对记者和媒体关注网络舆论,但决不能在网络上简单搜寻和拷贝新闻素材。话题可以从网络中来,但应把从网络上得来的话题,放到一定的现实社会中加以验证,最终从真实世界而不是虚幻的网络中获得新闻素材,这样才能真正切中时弊,给世人以有益启示。(编辑:周次敏)

    荆楚网

    郭慧:误读“万小刀”是真的“城市病”

    网友“湖北80后民工万小刀”《坚决不娶城市女》等表达自己城乡观、成才观、婚姻观的博文发表后,在网上引起了很多争议。对此,不少社会心理研究者呼吁公众,关注这些“80后”农民工所面临的心理冲突和压力。(《扬子晚报》)

    笔者认为,这是对“万小刀”的误读。

    有媒体认为,“万小刀”的“城乡观”、“成才观”、“婚姻观”文字“激烈”、是“炮轰”他心里的“城里人”、“用语极端”。但是,笔者认为,《坚决不娶城市女》等博文虽有“万小刀”个性的特点,却并非是“激烈”、“炮轰”、“用语极端”。相反,笔者认为,“万小刀”的观点是思考了的,是实在的、理性的、阳光的。

    关于“城乡观”,如果深入过农村的城市人,或者在城市生活过并思考过的农村人,不难对“城乡观”进行比较:农村相比城市,除了物质条件不能与相比之外,在生活环境、生活节奏、资源禀赋、人文关怀等方面,是远远胜于城市的。这是事实,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关于“成才观”,“万小刀”是有条件的:“他奉劝农民子弟不要浪费时间,读什么二类以下的普通大学。”而不是一概拒接接受高等教育。而且“万小刀”是阳光的:“农村现在正需要一批生力军,有高中文化就可以在农村大展身手了,搞点特色产业。”这不正是我们社会经常倡导的吗?怎么在“万小刀”身上却成了“不满”和“愤恨”呢?并因此责难“万小刀”呢?关于婚姻观,这本来就是一个很个性化的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虽然“万小刀”把个人的婚姻观贴上了“城乡”差别的标签,但是,“万小刀”也是理性的:“城市女和农民的审美观有太大差别。”这难道不是实话吗?在对待“张嘎嘎、李姨妈”类似的亲朋好友的态度上,农村情节难道与城市情节没有差异吗?这种“差异”长期掺杂在婚姻里,婚姻难道会和谐吗?因此,笔者倒认为,“万小刀”在婚姻问题上的结构性思考,或许有点偏激,却反映出他对自己婚姻负责任的态度。如果真的被广大农民工接受了这种婚姻观,或许就会减少许多“冲动是魔鬼”的悔恨。这有什么值得惊诧的呢?

    对于“万小刀”的三观,网友们热议无可厚非。我们一些社会心理研究者对此也忧心忡忡,答案或许只有一个:这些忧心忡忡的学者,是在城市里呆久了,呆出了“唯城市好”的“城市病”。而对农村知之甚少,或者不知。不知道农村是广阔的天地。

    城市是社会文明的产物;农村是浪漫的家园。城乡之间,本来就各有所长,各有所短。由于情志不同,偏爱有异,就像“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一样,“万小刀”偏爱农村,有理有据,有什么值得一些专家学者大惊小怪的呢?

    深一层看,“万小刀”所描绘的农村,不正是我们正在建设的新农村吗?一个青年农民工,能够在城市打工的闲暇之余,对城市与农村进行比较、思考,并发现农村的优势,呼吁农民兄弟重新认识农村、比较农村、热爱农村、重返家乡建设新农村,这不正反映出当代农村青年的精神风貌吗?

    更深一层看,在城市,能否以“万小刀”为镜,在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吸纳农村的人文情怀呢?城市人能否放下傲慢与偏见,坦陈吸纳农民兄弟呢?在农村,如果既具有城市化的物质条件,优质医疗、职业教育能够进农村,又保留原始的乡土风貌,城乡之间鸿沟不再,在这种新农村里,“万小刀”的声音,是否是一种自豪和自信呢?这样看来,拆除城市人与农村人心理篱笆的着力点,是否应该放到加快统筹城乡建设上来呢?而新农村建设是否正需要“万小刀”一样的生力军呢?

    有鉴于此,笔者呼吁,“城市病”人们,请不要再误读“万小刀”了。

    与白岩松/万小刀 编辑

    想不到,现在农民工(万小刀)都知道海德格尔了。 ——白岩松

    看到封面这句话时,我心里拧巴了半天,估摸着白岩松肯定坚信海德格尔是文化银儿的象征,是社会精英的垄断产物,俺一般人玩不起;这会儿忽然蹦跶出来一个知道海德格尔的家伙,竟然是个农民工!

    他小心灵受打击了:农民工不是该一副胆小怯弱、目不识丁的木讷形象吗?就像万小刀,你一个80后农民工不老老实实在工厂做鞋、没事瞎折腾个啥,还写书了,瞧你能的,你以为自己真成作家啦?——真想扇白岩松这鸟人一个嘴巴子。

    不过、被小刀这么一搅合,这家伙肯定不会再逢人便说自个儿是读海德格尔的了。和俺们农民工标榜一样的内容、那显得他太没文化啦!

    下面咱讲一个故事:

    时间:时光倒流二十多年的一九八几年

    地点:湖北某处的山上

    人物:一个拖着长鼻涕边逮蚂蚁边放羊的娃(下文咱叫他万小刀)

    相貌特征:瘦不拉叽、黑不溜秋。(莫小楼听到这话、很欣慰的笑了)

    每一个童年都是幸福的,孩童的眼睛总是能看到黑白里的斑斓。放羊娃小刀在和那个水嫩水嫩的名叫娟子的妮子一起放羊一起上学、亲密无间,铁轨边、后山上,都有他们的欢声笑语。那个时候我嫉妒啊,恨我妈晚生了我六年,不然肯定没那娟子什么事啦!

    那时小刀学习不好,上到小学四年级还是只数到七只羊。详见《怀念羊》。学习不好郁闷了挨老师罚站了就经常在铁轨旁发呆似的看火车呼啸而过。若干年后竟鼓捣出了一篇名叫《在钢轨深处》的小说,想来这火车不是白看的。学习不好的小刀还有一脚绝技,那就是踢石子,这家伙力道精准无比,不管是踢向狗眼、狗腿、还是女人的屁股,一踢一个准儿,一年能踢坏好几双鞋,因此也没少挨妈妈的骂,详见《怀念鞋》 。

    插一段:让时光快进到公元2010年12月的某个下午,刀妈妈一边看着儿子小刀的小说一边心里还在想:“早知道小时候多抽两下刀伢的屁股,没准能抽出下一个鲁迅文学奖来呢!”

    采访刀妈妈的重任就交给大名鼎鼎的猫闻社社长——柯一猫先生了。

    要详细爆料出小刀小时候拉过多少女娃的小手、亲过多少女娃的小嘴、掀过几个女娃的小裙子,揪过哪些女娃的小辫子...如果人数过多,可以用刀粉一号,刀粉二号代替...保证大卖。

    也正是因了练就的“弹趾神功”,让少年小刀在某一次的足球比赛中踢了一个‘神来之球’被体育老师相中,进了球队。然后理所当然的成了球场的风云人物,尽管还是有点黑,但黝黑的脸上抵挡不住自信的神采,尤其是顶着全校第一的名头和最漂亮的女生一起站在领奖台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他那小脸儿上黑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酸,酸里透着香,真像一串儿冰糖葫芦儿...

    想到这里,我总结出了一个真理:

    俺家三代贫农、根正苗红,同是农村娃,这差距咋恁大捏?我估摸着俺写不出来小说,并非是天资愚钝,而是因为小时候我家没有山、也没有羊、更没有火车给我看,没有灵感和生活体验哪来的小说嘛!等会儿得打个电话给我爸:你错失了培养出一个第N届鲁迅文学奖得主的机会。

    以上是调侃的内容,真正结识万小刀是在半年前,听月是故乡明老哥推荐说是他很有才的一位老乡帅哥。于是在那个周末的下午,我沉浸在他的文字不能自拔、心驰神往并无限唏嘘着:

    跟着他的脚步去了武汉、认识了仗义豪爽的《兄弟阿康》(这哥们后来循着评论足迹找到了我),去了江北,见到了柔情似水的《江北女子》吴娟(小刀文中的女主角都叫娟子、我都恨我爸没给我起名叫娟子)...

    ‘回’到了驻马店,在某个建筑工地上吃着李海洋炒的菜,不过小刀童鞋去看成人电影我真没去。详见《十四岁的瓦刀》——(为什么说是‘回’呢?因为驻马店是我家。并且、我对小刀童鞋在火车上把驻马店说成是“猪马店”表示强烈的愤慨,下次你再去我家地盘上我肯定不管你饭!涮锅水也没有!)

    现在的万小刀、不是那个踢石子百发百中的放羊娃、也不是腰里别着瓦刀走江湖的带刀客   ,洗去了炮轰城市女的偏激,变得更成熟更man了。他的文字朴素真实的写出了一个年龄段已经渐渐模糊的童年印象,《留守儿童小放》在现在的村子里依旧发生着,社会的转型给生活在金字塔底层的民众带来了无比惨烈的代价——

    我们的乡亲怀着美好憧憬来到城市,城市回报他们的只有冷漠和歧视...城市的七十码、富二代、警服男、我爸是李刚、made in china(没定拆哪)在时时发生和快速更新,我们的人民距离有尊严的日子依旧漫长...

    文章写完了,题目让我纠结了,在这里给大家普及一下什么是瓦刀:俺是农村长大的、知道瓦刀、也拎过瓦刀玩。瓦刀是一种砌墙的工具,长把、无刀刃、不锋利,刀片可以用来铲水泥沙子,刀背可以夯实砖头。别小看了这瓦刀,你家那一百多平方或者几百多平方就是这么个小玩意儿弄起来的。

    小刀、带着你的瓦刀,初裳喊你挖墙脚了!

    人物影响/万小刀 编辑

    万小刀现象反映了80后民工哪些问题

    其实万小刀现象不是偶然,虽然他的很多言语很偏激,甚至让人这也反感得想拍丫几砖头。但是,万小刀的出现,反映了什么问题呢?也许,这正是我们值得深思的地方。

    先是以“形单影只风雨飘摇”的农民工形象向“城里人的船坚利炮”开火。大胆总结坚决不娶城市女的五大理由,似乎是说得城里的女孩子没有脾气,农村人也为之叫好。接着笔锋一转,说“为啥俺还呆在城市?”似乎也说得是有手有脚。第三炮开向做市民不如做农民,引起了市民和农民的思考,今天突然炮击当代婚姻观,我个人观点认为农村人的爱情都比较单纯,来源于纯朴生活,而城里人的感情里充斥了一种现代气息,如果说农村人的爱情是一种纯净物的话,那么城市人的爱情就是混合物。而我认为最有意思的是万小刀对农村学生千万别念大学的大胆看法和论证!这里面有是也有非,他有很多观点不同意,但也有不少观点反映了现实。

    代表作品/万小刀 编辑

    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11-25

    定价:22.00

    本书是80后著名民工万小刀的首部作品集,收入了万小刀近年来二十余篇散文、小说。其内容以童年的乡村记忆、打工历程为主,文风独特,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作者本人是一名民工,曾从事过多种工作,目前在南方一家鞋厂做鞋,辛苦工作之余从事文学创作,近年来在文学圈崭露头角。

    推荐语

    想不到,现在农民工(万小刀)都知道海德格尔了。

    ————白岩松

    序言

    文/韩龙

    我推崇万小刀,并非是因为他“80后著名民工”的身份,也不是因为他“炮轰城市”的壮举,而是因为他的文字,以及他作品背后一些深层次的意义。

    他的文章里,没有故弄玄虚的文字炫技,也没有扭捏作态的无病呻吟。文学来源于生活,他的生活和经历显然是和城市里这些所谓“青春作家”区别开来的,因此他的文字也同样在这些萎靡、苍白、乏力的文字中显得十分别致。

    那时候他还是个民工,不折不扣的民工,在南方一家鞋厂做鞋。当然,他以前也从事过其他职业,比如架子工,比如保安,总之都是一些看起来似乎难登大雅之堂的差事。由于这些工作的不稳定性,也由于他的性格使然,这些年,他的足迹遍布很多城市。与其说是在被迫讨生活,不如说是有意的流浪——他的骨子里,血液里,原本就是放荡不羁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

    后来,由于他的文字得到了一些认可,他被“招安”了,被人带到佛山,做一些文字相关的工作。恰恰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红了。因为一些“民工开炮”系列文章,他几乎是在一夜之间红遍中国。这时候,在很多人看来,他已经成功了,成名了,以后不用再做民工了,去做一份体面的文字工作,或者干脆像有些人那样借着名气忽悠点儿钱财都不是什么难事儿。

    这么想的人显然错了。虽然红了,但他仍然是那个拿着瓦刀走天下的民工万小刀,他有他自己的生活,有他自己的节奏。刚到佛山的时候,他曾经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声音很怯。这样一个来自湖北大山里,不使用手机,看不惯“城里人”,与时尚生活完全脱轨的民工,怎么可能忽然接受这样的生活巨变呢?他接受不了,从心里也不愿意接受。他乐于当他的农民,乐于当他的民工,乐于居无定所、四海为家。于是,他拒绝了很多采访,甚至是刻意把自己隐匿起来。有一次,一家杂志想采访他,无奈找不到他的人,竟然采访了我一个多小时,根据我的叙述给万小刀做了一整版的报道。

    果然,没过多久,他就辞去了这份看起来相对体面的工作,重新恢复了“自由”。

    无论是描写城市,还是描写乡村,万小刀的视角都很奇特,读后让人有一种清新、懵懂、惆怅纠结在一起的复杂感受。借用《平凡的世界》里的一段话描述万小刀,我觉得很贴切:“许许多多新的所见所识他都还不能全部理解,但所有的一切无疑都在他的精神上产生了影响。透过城市生活的镜面,他似乎更清楚地看见了他已经生活过十几年的村庄——在那个他所熟悉的古老的世界里,原来许多有意义的东西,现在看起来似乎有点平淡无奇了。而那里许多本来重要的事物过去他却并没有留心,现在倒突然如此鲜活地来到了他的心间。”

    还是来谈一谈这本书。“打工文学”作为中国现阶段,也就是现代化转型中出现的一个阶段性的文化现象,初期侧重于对打工者艰辛生存和社会不公问题的倾诉,这些作品现在仍有它的写作价值。但打工文学必须在此基础上有所超越。只有完成由最初身处异乡的漂泊之感,到对人生的自我塑造和重新定位,再到转向理想境界的心灵提升的转化,打工文学才能引起全社会更深层次的共鸣。

    很多人并不了解民工,报纸、电视这些媒体上传递出来的信息,让人感觉农民工到城市来就是受欺负受排挤,时时刻刻处在生活的水深火热之中。如果他们可以吃得饱、穿得暖、过年回家有工钱,就应该是幸福的,就应该别无所求了。显然,事实并非如此。如果我们能跳出这些浅层的生活现象,站到一个更高的视点上,看到的则将是另外一个情景——民工们的精神需求是什么?他们有着怎样的过往、怎样的现状,又有着怎样的憧憬?当你看到一些答案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从前的印象将瞬间崩塌。

    有深度的“打工文学”作品,应致力于追问和追寻这些外来人员的精神支撑在何处,又该如何将特定的生存性转化为特定的精神性。不止于苦难的叙事,不仅仅只有悲悯,更多是从探询现实诸多问题的根源出发,即以充满了现场感的、裹着浓厚生存本相的文字来叙写这些城市外来务工者最基本的生存状态,也展示他们的精神诉求,更着眼于在城乡文化对撞中剖析中国城乡现代化中的可能性过程。

    我想,这就是这部作品存在的意义。

    人物评价/万小刀 编辑

    万小刀激烈的文章在网上引起很大争议,很多网友并不赞同他的言论。网友认为,万小刀有自卑心理,而他的“成才观”更是片面,忽视了知识对技术进步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网上也有同为农村人的网友跟帖批判万小刀的言论:不经意间在网上看到了自称是农民工的万小刀的博客文章《农民工开炮:坚决不娶城市女》。但我虽然也身为农村人,却难与万某苟同!

    以我以及我那帮农村来的兄弟这些年来在城市里混日子的亲身体会,过去城市人对农村人确实有比较大的看法,城里人看不惯农村人在公共场所那些不文明不道德的行为。当然,城市人中也有不文明不道德的行为,他们也会挨别人的骂,这很正常,根本不分农村人和城市人。

    不论是个人还是一个团体、国家,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尊重,不是靠一味地去指责别人就可以了,相反的,这恰恰让别人更加排斥你抵制你。也许鄙人说到这,万某会说,咱各走各的路,让你趾高气扬去。如若这样,那农村人你还来到城市干吗?窝在你那山沟沟里不就行了吗?和平年代需要以理服人以德服人,而不是凭着自己的性子“动刀动枪”,那是一种流氓行为,以这种方式处世的人永远得不到别人的尊重。

    不少社会心理研究者呼吁公众关注这些“80后”农民工所面临的心理冲突和压力。年轻的他们面对生存压力处在封闭孤独的境地,面对社会的歧视性眼光更敏感、更容易不满和愤恨。极度的排斥最终会引起冲突与仇恨。

    扩展阅读
    1新华网
    2万小刀的博客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1 00:45:15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