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三姐妹[公益电影]

    片主要讲述了西北偏远落后的农村一家三姐妹,为了改变她们的人生命运,便大胆与传统和世俗观念挑战,在艰苦的条件下,克服困难、努力拼搏,最后一举考进大学的真实故事。体现了新一代农村青年不畏艰辛、立志报国、用知识和勤劳创造辉煌人生的时代精神与人格魅力。影片朴实厚重,跌宕起伏,催人泪下。对于实施科教兴国,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弘扬社会主义荣辱观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社会影响。

    编辑摘要

    目录

    电影简介/三姐妹[公益电影] 编辑

    影片主要表现家境贫寒的农村三姐妹在高考时发生的故事。高考那天,陪着女儿在县城高考的父亲遭遇车祸,危在旦夕。此刻,必须有一个女儿放弃她接下来考的科目,去医院签字等待手术,大女儿毅然放弃了高考,妹妹们顺利参加高考,考上大学,这个时候,遭遇车祸的父亲去世了……

    电影模型

    数字电影《三姐妹》(又名《父亲的梦想》)剧本是根据2005年一同考入西北师范大学的庆阳袁氏三姐妹真实原型故事创作的,剧本在纪实风格(手法)的基础上注重电影化的艺术表现,展示了西部农村新一代青年学子身上所特有的求学上进、吃苦耐劳、追求理想的精神境界与高尚品质,突出青春励志品质和传播的主旋律。

    审批

    数字电影《三姐妹》剧本,被作为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献礼影片予以立项、拍摄,影片已通过国家电影局的公映审批(影片公映许可证号:电审数字【2009】第334号;电影片(数字)技术合格证:电审技字【2009】第309号)。

    幕后介绍

    本片由教育部与中共甘肃省委宣传部共同推出,由中国传媒大学、甘肃省委宣传部、西北师范大学、北京合力桨影视文化公司联合摄制,并在建国60周年作为国庆与教师节献礼影片。剧情源自真实故事,由众多编剧专家进行艺术加工,拥有国内一流的艺术水准与故事内涵。影片不仅进行院线放映、且有效覆盖包含CCTV在内的6家卫视频道播出,于2010年10月前后形成放映与收视高潮。制作方预算500万,邀请高水平制造团队,合力打造新西北“乡村励志电影”。[1]

    演员表/三姐妹[公益电影] 编辑

    角色介绍/三姐妹[公益电影] 编辑

    金恩英(明世彬饰),39岁,金家大女儿。恩英从小学习成绩优异,但为了减轻家里负担上了女子商业学校,在涂料公司做后勤时认识了同事英浩并与之完婚,做了15年的家庭主妇。恩英尊重和深爱着名牌大学毕业的丈夫和健康活泼的女儿。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感到心神不安,与丈夫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原来丈夫有了别的女人。
      金恩实(杨美拉饰),33岁,金家二女儿,离婚女人。女儿珍珠由前夫抚养,在外面假装是个未婚女。在广告片里当配角来赚的钱全部花在美容、健身等地方,一句话是个不懂事的女人。性格直率单纯。梦想遇到白马王子,后来遇到直率的佑灿,找到了爱情也找回女儿。
      金恩珠(曹安饰),29岁,金家三女儿,医院的营养师,充满爱心的开朗女人。恋爱时虽遭到寡妇婆婆的反对,但在善良稳重的丈夫泰英的努力下终于举行婚礼,并于结婚前一天领养了泰英婚前生下的儿子世宗,正当幸福生活即将拉开帷幕,丈夫却在骑车时摔下悬崖。
      崔英浩(金英在饰),40岁,恩英前夫,虽毕业于名牌大学,但因缺乏适应社会的能力多年止步于涂料公司经营管理部科长。平静的婚姻生活却因重逢初恋的女孩儿而掀起波澜。
      姜美兰(任智恩饰),39岁,白虎建设公司会长的女儿、白虎涂料公司CEO,大学时候为与英浩相恋隐瞒了自己的富家女身份,却被父母强迫留学美国,婚后被丈夫的婚外情重创身心,又在婆家炮制的离婚阴谋中痛失爱女,回国后与重逢的英浩陷入危险的感情漩涡。
      朴佑灿(沈亨泽饰),34岁,广告片导演。在贫穷的小地方长大,梦想当电影导演。和第一次认识的人也可以很快打成一片,直率的性格常常和恩实发生争执。
      李珉宇(宋钟浩饰),31岁、大学医院整容外形科脊椎医师。大学时期谈过平凡的恋爱。他经人介绍结婚,但新婚之夜妻子告诉他爱着别的男人,敏宇表示尊重那份爱情,并协议离婚。之后在美国的医院里做了两年住院医生,他回到韩国,在大学医院里工作的时候认识了恩珠。稳重、冷静又不缺乏幽默感的男人。喜欢做运动来消除压力,对爱情执着的完美男人。
      张长爱(郑在顺饰),65岁,中年三姐妹中长女,为抚养妹妹一生独身。
      张顺爱(朴元淑饰),61岁,三姐妹的母亲并收养恩国。
      张智爱 (甄美里饰),49岁,中年三姐妹中老三,永远少女心,爱闯祸撒娇。

    故事来源/三姐妹[公益电影] 编辑

    袁氏三姐妹的真实故事如下(以三姐妹老大第一人称口吻讲述):

    我家住在甘肃省环县天池乡殷屈河村,是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那里人们的生活方式我认为基本上还处于历史上的二牛抬扛式的汉朝时代,村理的人们就知道放羊、种地、生孩子,生了儿子娶媳妇,又生儿子,这样一种观念就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

    在我们三姐妹的生活与求学道路上,有太多的曲折、坎坷和无奈,甚至绝望,但这一次次的打击并没有使我们低头,有多苦多累,我们还是继续坚持,为我们的远大理想而不断奋斗。

    三姐妹[公益电影] 三姐妹[公益电影]

    爸爸小时候有一种强烈的求学欲,但那时候也因为社会观念和自然条件的原因,奶奶不让爸爸上学。爸爸还是一边打土碛子(就是以前盖房用的类似于砖的东西)一边读完了高中,以后在村学当上了民办教师,父亲和母亲结婚以后,由于沉重的家庭负担放弃了教书。想一想我那非常进步的父亲,在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的现实面前,他也屈服了,他也想着能生一个儿子,种地,养活自己就行,但命运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母亲一连生的全是我们女儿,就是没有一个儿子。那时候,母亲本来就很抬不起头,但亲戚邻居们并没有向母亲投来同情的目光,而是整天指指点点,冷嘲热讽,慢慢地,父亲也变得更加愚昧了,他也和其他人一样不理解母亲。更让我心酸的是记得小时候,父亲为了我们的生计出去打土碛子,剩下母亲和我们姐妹,我上小学刚回家,母亲平躲在地上,嘴里、耳朵里都流着血,当时很小的我“哇”的一声爬在地上,为她擦耳朵里的血,哭着喊着要妈妈,好像一切就在梦幻中,妈妈去了另一个世界,最后妈妈在我们姐妹几个的呼声中醒过来了,她断断续续地说:“娃儿,好好学习,为妈妈争气!”我们因为小不懂事,也没有求医,姐妹三个把妈妈拉抬进了窑洞的土炕上,只见妈妈脸色苍白,还有一点发紫,后来等妈妈醒了以后,她告诉我们是愚昧的大妈和她的儿子合起来把她给打的,原因就是看着她不能生儿子,没出息,不顺眼。那时我上小学,但我也知道大妈的儿子是我的哥哥,可是,他至少不能打我的妈妈呀,但我们那时都小,也没法管,只好忍气吞声。此事,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我恨我大妈和大妈的儿子,我仇恨农村人观念的落后。我下决心要努力学习,走出农村,改变农村人们思想愚昧的状况,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父亲常年打土碛子,母亲常年在家里做农活,料理家务。

    我家虽然很贫苦,但还是能够勉强维持,但让我不敢想象的事突然出现了,妈妈实在顶不住精神上、生活上的压力,她患了极度严重的精神病。有一天晚上,我们姐妹几个正和妈妈睡着,突然妈妈爬起来拿起棍子既喊又打,说是家里进了一只奇怪的鸟,要打死它,闹个不停才睡下。有好几次,别的孩子放学回家以后都等着吃饭,而我们姐妹几个回去以后就被妈妈狠打一顿。当时妈妈的力气不知道有多大,头发散乱,脸都不洗,一个劲地打我们,我们爬在地上求饶都没有用,可最终还是被打完,打完她就着笑着走了。我们当时多恨母亲,但再怎么恨也是我的妈妈,妹妹还不懂,是妈妈疯了,一个劲地哆嗦着说:“姐姐,妈妈变了,她要儿子,不要女儿,她不想要我们了”。本来已经天黑,妈妈却经常要领我们姐妹去外婆家,离外婆家要走80多公里的路,她就领着我们晚上走,走到那儿困了,就到那儿休息。有一次,是我最深的记忆,腊月二十五哪天,大雪纷飞,爸爸也回到了家中,但是妈妈还是执意拉着我们姐妹往外面走,走到我们天池乡政府,天气异常寒冷,我们姐妹打着寒颤,围在妈妈身旁坐在一棵苹果树下,外面一阵鞭炮响,年味特别浓,当时我特别的饿,又特别冷,手冻的已经烂的流脓,就到今日还留有很深的痕迹,我心里难受极了。一会儿,乡政府有位叔叔他微笑着给我们几个给了三个馒头。我记忆非常深刻,妈妈虽然患有精神病,但不知是爱我们的力量还是什么原因,她把馒头全给我们姐妹吃了。到了晚上,那位叔叔把我们带到一个极其破烂的窑洞里,说是医院里产妇用过的产房,母亲和我们姐妹呆在里面,那里面又臭又冷,我欲哭而不敢哭,因为害怕又挨妈妈的打。从那以后,我自己在内心彻底绝望了,我想到了死,尽管死亡是那么的可怕。一天晚上,我看着妈妈爸爸妹妹都睡着了,我一个人悄悄地走出去,想从我家附近的坑里跳下去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到了坑旁边以后就又返回来了,就这样回去又来,来回转了好几次,最后被父亲看见了,我回去了,以后我问妹妹时,她说她也曾想到过死,因为那样的经历对于我们十一二岁的孩子来说真是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创伤,那时我们姐妹几个经常会被其他小孩们孤立,亲戚们也看不起我们。

    爸爸在受尽了人们的白眼以后,思想上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他给我们说:“娃娃,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为爸爸争气,咱们家就剩你爸爸一个支柱了。”从此以后,爸爸就既当爸又当娘,承担起了到外面打土碛子,种地,在家里做饭,晚上还给我们辅导功课的重任。爸爸即使在那样艰苦的一个环境下,也很少耽误我们的学习时间,他用了最原始的方法来教育和督促我们学习,那就是“打”,只要她发现我们完不成作业,就无条件的关起来打。由于上小学时爸爸妈妈不在,我们小学的基础特差,好多字都不会写,所以爸爸就一直教我们,爸爸每天都会给我们几个把题很有耐心地讲了又布置一些练习题,必须按时完成,要是完不成,一种方法就是不让我们吃饭,另一种方法就是打。我们被爸爸打的时候就大声哭,希望能得到邻居们的帮助,但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爸爸每天晚上大概十二点多才让我们睡觉,那时我们点的煤油灯,一定要爸爸说“睡”,我们姐妹方可安心睡下,可还是没有睡多长时间,公鸡三更半夜一叫,爸爸便又要让我们起床学习,所以我们在家和学校差不多,甚至在家比在学校还要严。平时,家里很少有人大声吵,我们几个都很害怕爸爸,都安安静静地呆着。经常有邻居,亲戚来劝爸爸:“快让她们辍学算了,给她们找个婆家,好减轻你的负担。”但这时的爸爸却表现得特别坚决。

    那时我们家的生活特别困难,我家的地大多数都在半山腰,加上干旱缺水,粮食几乎无收成,因此,小的时候我们经常没什么吃的,我总觉得命运极不公平,爸爸每天劳动从早到晚忙或不停,但还是没能解决全家人吃饭的问题。我上了初中以后,要从家里往学校里拿馒头,但那时候小麦一直不收成,只能收获一些玉米等,所以爸爸只好把玉米炒了磨成面就叫炒面,我们几个就背着上了初中,吃炒面真的不好受。我想起了一件既可怜又内疚的事,我看到妹妹吃不上馒头,嘴干的烂了一圈,我实在看不下去,就偷了同宿舍学生的馒头,和妹妹分开吃。上了初中以后,同学们渐渐地对我们姐妹三个好了。她们很同情我们三个,每周到放学的时候,她们就把剩下的馒头都放在了我的抽届里,我们学校的校长也经常给我们馒头,那时我们几个学习都很好,我比她们俩高一级。他们俩一直在一个年级。记得有一个周末,我回到家里帮爸爸磨地,一不小心把自己伤的很重,家里的农活都要爸爸去做,爸爸不但要做饭,种地,一有空就去打土碛子,到了周末,我们姐妹三个就帮着爸爸打土碛子。有一次,我偷偷地跟着爸爸去看他怎么找活干,爸爸挨家挨户说:“要我干活吗?”走了好多家,拿着那么重的杆子,终于找到一家,还是因为是他以前的同学同情爸爸而已。家里条件特别艰苦,完全是原始的耕作方式,喂着一头牛一头驴,耕地时就拉着牛和驴。平时爸爸不让步我们干活,但我们也抢着干,我和妹妹在七岁时就开始两人一组抬水,沟壑离我们家很远,几家人用一处泉水,还要起的早早的抢着抬,我们经常背着爸爸早晨4点多起来抬水,把缸里抬着装满水,还要割喂牛的草。记得13岁那年夏天,天气特别热,我到沟里割草喂牛,割完草以后,我特别累,就背不起来草了,但一想起爸爸的可怜,我就一股劲背起来了,可是路特别陡,一不小心,我连草一起滚了下去,那时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我醒来时,我睡在沟底,草放在我身旁,我感觉到脸上湿湿的,一擦结果血和汗已经混合在了一起,那时我很委屈,想哭,但一想起可怜的爸爸,我就一切都不顾了,又重新把草捆起来继续往前走,这次我走的更有劲了,一气子就背回去了。回去以后,爸爸看着我的样子笑着说:“娃,你怎么那么不听话,不让你背你硬背草,你才13岁”我调皮地走了进去,当我走到家里时,发现爸爸正在角落里掉眼泪……

    初中毕业以后,我们既可以考师范也可以考高中,爸爸一定要让我们姐妹上师范,不让上高中,为此我和爸爸发生了冲突,我顶撞了爸爸,爸爸还是不让我上高中,最后我就按着爸爸的意思填了志愿,结果我真的考上了师范,爸爸高兴坏了,而我却在一旁哭,最后我怎么也不上师范,爸爸最后尽管“屈服”了,但他也犹豫了,他给我说不让我念书了,因为当时我没有报考高中,高中不要我。爸爸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也同意了我的意见,把我送往环县一中,可是当时我虽然成绩高,但我没有报考高中却要上,环县一中要收我1000元钱,爸爸连学费都没钱交,更谈不上交1000元钱,爸爸每天都站在环县一中教务处门前等,晚上因为没地方住,也因为他的脾气倔犟,他也睡在门前,就这样一连七天,老师被爸爸的坚持不懈的精神所感动,不但免了1000元钱,还免了一部分学费。爸爸走的那一天,我看着爸爸那憔悴的眼神,那弯曲的背影,我的眼泪一次次地往肚里咽,我心想:“一定要努力学习,不要让爸爸失望。”上了高中以后,家里情况稍微好了一些,因为妈妈已经能生活自理,可以干农活了,爸爸经常步行20多里背着漫头给我送,这一切都很平静,很幸福。

    但命运好像一直捉弄着父亲,生活刚平静,一场噩梦到来了,父亲给一家工地打工不小心被砖头把头砸了,当我被告知以后跑到现场时,爸爸头顶补砸了有七寸长的一个血口,鲜血直流,那时正是麦子收割的季节,看着爸爸的昏迷状,我心里像刀割一样,滴着血,工地上的叔叔们把爸爸送到医院里抢就,我在急救室外面,心急如焚,度秒如年,眼泪不停地往出涌。那时就想要是我被打了多好,至少爸爸不会受苦,苦苦地等待之后,医生终于出来了,我猛地跪在医生面前求饶:“阿姨,一定要救活我爸爸!” 医生也被我的可怜打动的流下了泪水,医生含泪点头说:“一定治好。”换到病房以后爸爸挣开了眼睛,问到:“娃,你们学习怎么样?一定要争口气,麦子是否全掉在地里了……”我哭着一把抱住爸爸,哇,爸爸变得这么瘦。我吓了一跳,不敢相信,爸爸在我心目中是既高又胖的外形,却一下变成了既黄又瘦的像干紫一样的躯壳,我心里难过极了,更坚定了信心“一定努力学习,还要自己打工挣钱。”

    转眼一年又过去了,两个妹妹也考上了环县一中,学费高,爸爸陷入了沉思,究竟要不要两个妹妹都上学,他犯愁了,这样以来我们家就会有三个高中生,邻居们又都吵起来了:“那么大的女孩子到嫁人的时候了,为什么还养在学校里”,听到这些话爸爸又有些灰心了,但是爸爸最终还是又坚持下来了,他开始出去捡破烂,最终也把他们俩送到了环县一中。

    我们姐妹三个在环县一中学习非常刻苦,对自己要求极其严格,老师经常把我们三个树立为勤奋学习的榜样,我们周内学习,周末打工。有一次没馒头吃了,我们就用咸菜就着开水喝。还有一次想回家取馒头,但没车费,我就坐了一半车,然后另一半步行,一直走到深夜,在山沟里,一声鸟叫,我吓的浑身出汗,晕倒在路上……

    高三毕业那年,本来学的还可以,但实在紧张,发挥失常,考到了陇东学院,我一点都不满意,但是看着爸爸高兴地样子,我就勉强走了我企盼多年的大学,到了大学以后,一切都令我大失所望,我虽然和妹妹都有继续学习的愿望,但这样的大学真令我失望。我决定要退学补习了,心里极其矛盾,给爸爸说,害怕退学不成功,不说,但我良心又受到极大的谴责,最后无奈之下我自己代父亲签了字,偷着到镇原县平泉中学补习,那是一个封闭式管理的中学,但爸爸最后还是知道了,看着爸爸失望的表情,我害怕了,我把退的学费给了爸爸,爸爸什么说都没说,转身就走。我希望爸爸能打我一顿,内心的自责真的很难受,我第一次看到爸爸用这么失望的眼神看我。这以后爸爸再也没管过我,最后学校要交补习费,我硬着头皮回家取钱,冰天雪地的,我呆了八天没要一分钱,我仔细观察爸爸的脸,爸爸的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非常矛盾,但最终我还是硬着头皮走了,我伤心地哭了,爸爸心怎么这么硬,再一想还是我伤害爸爸太深了,最后快到高考时我又回来了和妹妹一起在环县一中上高三。高考的日子到了,爸爸紧张的不行,就来给我们租了一个房子给我们做饭,我看爸爸比我们还紧张,在这高考的考验过后,我们三个一同考入了西北师范大学。

    爸爸妈妈拿到通知书后,笑的合不拢嘴,但紧接着又愁眉苦脸,再想不出任何办法的情况下,他放下他最后的尊严,开始各个单位要钱。

    在夕阳下,爸爸衣衫褴褛地弯着腰给人们点头道谢,社会给了我们鼓励,我不会忘记党和国家、社会各界、叔叔阿姨们的鼓励,怀着父老乡亲们对我们的期望去上大学,积极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早晨,太阳冉冉升起,我们姐妹三个手拉着手上了去西北师范大学的车……[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3-10-26
    [2]^引用日期:2013-10-26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4 18:29:12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