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不是钱的事”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 2012年赵本山主演电视剧

    不是钱的事[2012年赵本山主演电视剧]

    《不是钱的事》是本山传媒出品的都市喜剧,由傅百良执导,赵本山小沈阳于月仙、唐鉴军等“赵家班”成员主演,该剧讲述了银岭市民间艺术团由事业单位转为自负盈亏的演出公司的故事。该剧于2012年10月15日同步登陆江苏、山东、天津、黑龙江四大卫视平台。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不是钱的事 主要演员: 赵本山,小沈阳于月仙,唐鉴军,王小宝,毕畅
    导演: 傅百良 编剧: 赵东东、邓洪洋、吕仲男、李海兵
    类别: 喜剧 全部集数: 30集
    首播时间: 2012年10月15日 出品公司: 本山传媒
    制片地点: 大陆 颜色: 彩色
    出品时间: 2012年5月
    开机时间: 2012年05月07日 首播平台: 江苏、山东、天津、黑龙江卫视
    网络首播: 乐视网

    目录

    剧情简介/不是钱的事[2012年赵本山主演电视剧] 编辑

    《不是钱的事》剧照《不是钱的事》剧照
    在深入推进文化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银岭市民间艺术团也进入了转企改制的轨道,在这个东北小艺术团里,有唱二人转的,有演小品的,有练杂技的,因为节目单一票房不理想,艺术团从事业单位转变成企业,团员们的内心也发生巨大变化。队长尤任友带着七八个队员,为了顺应改革潮流保住演出队,克服了一个个来自单位、家庭、市场等方方面面的困难,最终成功完成了从“靠体制吃饭”到“靠市场吃饭”的巨大转变。[1]

    演职员表/不是钱的事[2012年赵本山主演电视剧] 编辑

    演员表

    赵本山 饰 房举轩
    《不是钱的事》剧照《不是钱的事》剧照
    简介  艺委会委员
     
    小沈阳 饰 齐大鹏
    简介  二队演员
     
    唐鉴军 饰 尤任友
    简介  二队队长
     
    于月仙 饰 于戴宁
    简介  二队副队长
     
    程野 饰 陈中贵
    简介  二队音响师,陈老抠
     
    毕畅 饰 王丹
    《不是钱的事》剧照《不是钱的事》剧照
    简介  二队演员
     
    翟星月 饰 王多多
    简介  二队演员
     
    杨冰 饰 翟晓明
    简介  二队演员
     
    陈爽 饰 周媛媛
    简介  二队演员
     
    小沈龙 饰 文小宝
    简介  二队演员

    职员表

    出品人 赵本山
    监制 赵本山
    导演 傅百良
    编剧 元一、李海兵、吕仲男、邓洪洋、赵东东

    角色介绍/不是钱的事[2012年赵本山主演电视剧] 编辑

    《不是钱的事》剧照《不是钱的事》剧照
    陈中贵
    演员 程野
    陈中贵是一位单身父亲,不仅带着一个十岁的儿子,而且情路坎坷。艺术团转企,担任音响师的陈老抠从受排挤到成为艺术团的主力演员,完成了事业上的升华。

    房举轩
    演员 赵本山
    房举轩是“小香水”的节目总监,他思想保守,看不惯年轻人的新鲜做派,经常在团里“挑刺儿”,是个名副其实的老艺术家,退休了没事干,被返聘回来,非常保守,重政策、讲规矩,看不惯年轻人的新玩意,闲着没事就在单位批评批评这个,指导指导那个,用来解闷。

    尤任友
    演员 唐鉴军
    尤任友是二队队长,他带着七八个队员,在克服了来自家庭、单位和市场等方方面面的困难之后,转变了观念,适应了市场,改变了演出模式,最终将艺术团的演出二队变成了面向全国的演出公司。

    于戴宁
    演员 于月仙
    于戴宁是剩女中的极品—“黄金剩女”。外表光鲜靓丽,内心独立聪慧,属于事业型女性。平时追她的人比比皆是,但机缘巧合,却与陈老抠组合成“一对情侣”以搪塞母亲的逼婚。虽是属于“借用”关系,但仍有借资——被陈老抠骗了五十块钱饭钱。

    齐大鹏
    演员 小沈阳
    齐大鹏是一个颇有艺术追求的“富二代”。为人很仗义,看谁没钱了就借给谁。而且很浪漫,为了追求喜欢的姑娘不惜金钱,用尽了各种浪漫招数。但在感情上却连栽跟头,情痴一般天天捧着暗恋对象的照片才能进睡。齐大鹏是一个比较正面、积极向上的形象。在所在的艺术团二队即将解散之时,他选择创业自力更生。在团队需要的时候,他又回到了队伍,与队友一起共度难关。对待爱情,也相当忠贞。

    分集剧情/不是钱的事[2012年赵本山主演电视剧] 编辑

    第1集
    《不是钱的事》剧照《不是钱的事》剧照
    鞭炮声中银岭市民间艺术团正式改制转企变为银岭市民间艺术演出公司,二队队长尤任友(老尤)匆忙赶到。副队长于戴宁在团长岳文博(岳团)门口焦急地等来老尤。老尤跟岳团理论,想要争取留下二队,岳团表示无能为力,此时一队队长郝军来找岳团。老尤抓住机会争取到演出,岳团答应暂时保留二队。一队音响师陈中贵,人称陈老抠,拿着生鸡蛋来小卖部找小芬煮。一队演员周媛媛知道自己被分流,一时愣住。二队演员王丹在家灌血肠,王丹老公刀哥劝王丹辞职。老尤和于戴宁商量分工找演员和音响师。此时二队没签分流合同的人只剩齐大鹏、翟小明、王丹和李莹莹。王丹接老尤电话,刀哥劝王丹辞职灌血肠,王丹不同意。齐大鹏在卖化妆品,没听到老尤的电话。老尤到商场请回齐大鹏。周媛媛找郝军理论,郝军让周媛媛去二队试试。周媛媛来找老尤想留在二队,被老尤拒绝。陈中贵来找郝军,郝军被陈中贵气着,决定分流陈中贵。李莹莹来找老尤辞职,老尤傻眼。此时老尤媳妇侯玉红得知被骗,从楼梯滚落摔伤。老尤匆忙赶往医院。老尤安慰侯玉红安心养病。第二天,于戴宁汇报还没找到音响师。单位食堂包经理女儿包晓玲在公园练唱,郝军表弟一队演员牛卫国来找包晓玲拿饭票,陈中贵也来找包晓玲,包晓玲高兴地跟陈中贵走了,不理牛卫国。老尤派文小宝请周媛媛回来,文小宝说错话被周媛媛骂走。于戴宁正在找音响师,于妈找到单位逼于戴宁相亲,于戴宁无奈之下谎称自己有男朋友。陈中贵来小卖部拿鸡蛋,于戴宁回身看到陈中贵,灵机一动,请陈中贵假装男朋友,陈中贵答应帮忙。翟小明正在某开业庆典演出,匆忙接电话,来找老尤,被老尤留在二队,文小宝进来说被周媛媛打回来,老尤又让翟小明去请周媛媛。陈中贵假装男朋友把于妈糊弄走。

    第2集
    陈中贵把打开的可乐打包带走。翟小明连吹牛带吹捧让周媛媛来二队。王丹来找老尤辞职回家帮忙,老尤答应派人去帮忙,把王丹留住。陈中贵打包的可乐把调音台浇坏。陈中贵来找于戴宁解决调音台,老尤听到后叫来于戴宁商量把陈中贵留住,于戴宁不同意,但被老尤说服。老尤承诺解决调音台把陈中贵拖住。岳团来给二队开会,告诉大家如果演出不成功还是要解散。陈中贵埋怨老尤让岳团误会自己来二队,老尤让陈中贵自己考虑是否来二队。翟小明找老尤说想要走,被老尤装傻糊弄过去。牛卫国为了追于戴宁,和郝军说想去二队,郝军不同意。晚上,陈中贵拿吹风机修调音台,把调音台彻底修坏。第二天,文小宝在单位门口练嗓子,遇到王丹老公刀哥来找王丹,文小宝说错话让刀哥误会,刀哥进排练厅看见老尤指导王丹排练,动作眼神亲密,生气就走。王丹追出,二人吵架。陈中贵来找老尤,同意来二队。二队开会,于戴宁分配演出任务,齐大鹏被分为替补。齐大鹏不满做替补,跑回商场卖化妆品。牛卫国来找于戴宁,想要来二队,于戴宁不同意。老尤来到排练厅齐大鹏去卖化妆品,到商场把齐大鹏劝回。艺术团元老房举轩(房老)指导二队排练,发现二队排练小帽联唱。食堂包经理算账看到许多白条,都是包晓玲给陈中贵签的,包晓玲表示要追陈中贵。

    第3集
    侯玉红弟弟侯玉刚被媳妇黄凤英埋怨没工作。侯玉刚打电话让侯玉红抓紧跟老尤说办工作的事。老尤让文小宝去王丹家帮忙灌血肠,文小宝无奈答应。房老来到会议室搅乱开会,向岳团告状老尤排练小帽联唱的事,还唱了起来,岳团把房老哄走。周媛媛找翟小明、文小宝、王丹商量明天接私活被陈中贵听到。老尤通知二队明天去小剧场干活,周媛媛他们傻眼。陈中贵和包晓玲在食堂吃饭,包晓玲问陈中贵去二队的事。晚上,刀哥给王丹买花道歉,二人和好。第二天,老尤、于戴宁来到小剧场,发现有陈中贵一人,陈中贵暗示老尤,大家接私活。老尤给翟小明打电话,翟小明谎称在医院。老尤、于戴宁去商场抓人,周媛媛、翟小明正在演出,被抓个正着,文小宝看到老尤来了,没卸妆就慌忙跑掉。老尤开会大骂周媛媛、翟小明、文小宝,翟小明提出光排练不发开支的事。晚上回家侯玉红跟老尤说起侯玉刚工作的事,老尤趁侯玉红睡着偷走了存折。老尤给大家发钱,于戴宁识破钱是老尤自己垫的。文小宝在刀哥家灌血肠,十分委屈。陈中贵向老尤追问调音台的事,老尤推说等演出结束再说。牛卫国找陈中贵帮忙进二队。文小宝向老尤诉苦,翟小明出主意举报刀哥血肠加工点。三人去举报,工商局让留姓名,三人谁也没有说真名字。三人带路去刀哥家小区,刀哥血肠加工点被封。

    第4集
    老尤三人在一旁看着心里不是滋味。陈中贵去检测调音台,路遇于妈买许多大米正在路上发愁,陈中贵帮于妈打车把大米运回家并扛上楼。老尤来排练厅发现陈中贵不在,大家没法排练,老尤生气,认为是陈中贵故意不来,想让老尤修调音台。家知道王丹家血肠店被封,都出主意,大家分析是有人举报,王丹说刀哥放话,找到举报的人就砍死他,文小宝吓坏,老尤劝王丹安心工作,血肠店的事有大家帮忙。侯玉刚向侯玉红借钱,侯玉红发现存折里少了钱。老尤吓唬陈中贵演出黄了就不给解决调音台。晚上侯玉红质问老尤存折的事,老尤谎称借给同事陈中贵。于妈告诉于戴宁陈中贵帮忙扛大米,于戴宁吃惊大笑,于妈劝于戴宁好好与陈中贵相处。老尤、翟小明、文小宝说举报的事,文小宝害怕想主动承认被老尤和翟小明制止。陈中贵找于戴宁要打车费5块钱,于戴宁本想请陈中贵吃饭表示感谢,听到陈中贵的话生气走掉。市委宣传部李部长来看演出,二队演出十分成功。演出结束,李部长上台与演员握手,老尤与李部长握手时低声说话让二队的人看见,并拍照留念,散场后周媛媛向老尤打听与李部长的关系,老尤故意说李部长是自己三舅。老尤回家喝酒,跟侯玉红吹牛。陈中贵到于戴宁家楼下,用计想要回打车费。

    第5集
    《不是钱的事》剧照《不是钱的事》剧照
    于戴宁识破陈中贵。老尤、于戴宁进岳团办公室,岳团说二队暂时保留,不给开支,一个月之内排出节目以观后效,不然还得解散。二队在排练,周媛媛进来八卦说岳团找老尤,二队队员纷纷猜测二队前景美好。老尤、于戴宁正在发愁,二队队员们进来问二队是否留下,老尤吹牛说二队保留了,戴宁逼老尤说二队不给开支的事,老尤却只说这个月不开支,大家发牢骚,散会后陈中贵找老尤说牛卫国进二队的事,老尤无语。大伙知道二队只是暂时保留不开支的事,去找老尤理论,翟小明和老尤打起来,众人正拉架,房老进来问怎么回事,大家谎说在排练节目,演给房老看,房老看后生气批评。老尤找岳团,岳团说团了给二队申请了一万元钱,老尤喜笑颜开。老尤正在分钱,二队队员去找老尤要钱走人,老尤把钱发给大家,大家拿到钱都不走了,老尤趁机说有一个演出,要大家研究节目,大家都答应。转眼在排练厅大家都不吱声,排不出节目,老尤发愁,队员又吵吵要解散。老尤和于戴宁商量排《顺水推舟》。大家来找岳团要分流,在岳团办公室等岳团,文小宝等人误把耗子药当成鱼食,把岳团的招财鱼药死,于戴宁接于妈电话,让请陈中贵来家吃饭,于戴宁听到岳团回来赶紧进屋报信,老尤让小宝出去买鱼,其他人稳住岳团。小宝买两条鲤鱼回来倒入鱼缸中,大家纷纷离去。
    第6集
    岳团发现鱼不对。大家商量鱼的事,文小宝给老尤送李部长的照片,老尤去找李部长送照片,并邀请李部长一个月后看《顺水推舟》,李部长答应抽时间看,并让老尤带给岳团一盒茶叶。侯玉刚向黄凤英要钱,黄凤英不给,还让侯玉刚用仅剩的300块钱给黄凤英妈买生日礼物。于妈看于戴宁一人回家,让于戴宁明日再请陈中贵来。老尤故意不接岳团的电话,侯玉红追问陈中贵的钱还了没。第二天,老尤去市场买了两条招财鱼,还故意让周媛媛听到自己把鱼的事扛下来。老尤向岳团说李部长点名要看《顺水推舟》,还给岳团带来茶叶,岳团很高兴。周媛媛来到排练厅八卦,说老尤把事扛下来,大家都说老尤够意思,只有翟小明还是想走。老尤来到排练厅,跟大家说鱼的事自己扛下来了,大家想走就走。老尤说岳团同意排《顺水推舟》,大伙听完都同意留下。于妈来单位找陈中贵晚上去家里吃饭,陈中贵答应。侯玉刚在商场反复试按摩垫,还是没买。大伙排练,翟小明有意见故意不好好排练,老尤训翟小明,二人吵架被人劝下来。下班后包晓玲得知陈中贵去于戴宁家吃饭很沮丧。侯玉红追问陈中贵是否还钱。黄凤英让侯玉刚赶紧买按摩垫。陈中贵晚上空手去于戴宁家吃饭,吃完饭还打包回家,于戴宁和于妈愣住无语。老尤向郝军打听调音台的事。

    第7集
    郝军找借口不借。二队排练,翟小明闹情绪不排练。老尤使计让陈中贵先修调音台,回头再报销,陈中贵答应。陈中贵谢于戴宁帮自己说话,提出去于戴宁家吃饭,于戴宁无语。包晓玲看到陈中贵和于戴宁聊天,十分生气。侯玉刚偷黄凤英银行卡买按摩垫,陈中贵来修调音台,二人相遇,无意中侯玉刚得知二队分流的情况,陈中贵慌忙离去。二队排练,翟小明不满剧本闹情绪,老尤对翟小明也忍无可忍,二人吵起来。翟小明一气之下找刀哥喝酒,告诉刀哥举报的事是老尤逼迫自己所为。侯玉刚偷偷把黄凤英的银行卡放回原处。第二天,刀哥怒气冲冲来艺术团找老尤,老尤不知何事,刀哥拔刀就砍,老尤慌忙跑了,众人拉架,周媛媛给侯玉红打电话,于戴宁报警。刀哥和老尤被带到派出所。警察盘问刀哥,刀哥说老尤举报自己的店。老跟警察求情,说不追究刀哥的责任。翟小明和文小宝来打听消息,得知得交罚款。文小宝不交。警察告诉刀哥老尤说好话的事,刀哥被释放。刀哥来交罚款,得知罚款已交。刀哥让老尤在派出所门口等着,老尤吓得直打听有多少警力。翟小明去超市给刀哥买日用品。刀哥还老尤罚款钱,老尤不要,翟小明赶来,不知如何说起。  晚上,黄妈不要按摩垫,让侯玉刚退了。老尤谎说是帮王丹和老尤劝架被误会,进的派出所。

    第8集
    老尤和于戴宁商量找导演。于戴宁告诉老尤找到导演,但是要一万块酬金。陈中贵相亲被于妈碰见,于妈生气质问陈中贵,这时小赫管陈中贵叫爸爸,于妈气走。老尤来找岳团借钱未果。翟小明找老尤要刀哥罚款钱,遭老尤奚落。老尤还说查出是谁告诉刀哥,一定不放过他,翟小明想了想,请老尤吃饭。陈中贵表妹王多多来找陈中贵,二人回家。于妈告诉于戴宁陈中贵有孩子,于戴宁不以为然。翟小明和老尤吃饭和好。侯玉刚问侯玉红工作的事。王多多想来艺术团实习,陈中贵怕连累王多多,让王多多隐瞒二人的关系。第二天,王多多来二队面试通过。老尤让齐大鹏、翟小明去车站接导演。二人在车站帮忙抓小偷,后来发现原来是电视台拍节目,二人答应再拍几次。导演到车站后发现没人接,便自己找宾馆住下,导演媳妇十分生气。翟小明、齐大鹏给导演道歉,导演媳妇一定要先收3000块定金才肯罢休。回到单位翟小明和齐大鹏被老尤一顿骂,老尤带上文小宝去给导演赔礼道歉。老尤接侯玉红电话回家,吩咐文小宝让于戴宁来,一定把导演留下。侯玉刚来商场退按摩垫,钱退到黄凤英银行卡里。于戴宁来到导演房间,果断给导演3000块定金把导演留住,文小宝被于戴宁的干练深深吸引。王多多来二队报到,翟小明假装艺术团领导,跟王多多搭话。

    第9集
    老尤还于戴宁3000块钱,于戴宁没要。翟小明装模作样,向王多多授艺。陈中贵带小赫滑雪放风筝。陈中贵回单位得知给导演钱,便来找老尤要钱,纠缠老尤不放,老尤使计脱身。齐大鹏来排练厅看见王多多练习,王多多误会齐大鹏是来蹭节目看的,翟小明进来替王多多出气,差点被齐大鹏拆穿。于戴宁来到剧场发现工人都走了,给老尤打电话。老尤正在给侯玉红做饭,接到电话老尤想改做炒鸡蛋,侯玉红生气。陈中贵向某保安要债未果,看到有人捡废瓶子。老尤故意打破砂锅改做炒鸡蛋。做完饭后老尤说服侯玉红赶来剧场,和于戴宁商量让陈中贵来剧场干活。于戴宁看陈中贵一人干活,心里不是滋味。陈中贵正在剧场干活,牛卫国来找陈中贵问去二队的事,陈中贵表示无能为力。陈中贵来找老尤,在门外听到于戴宁替自己说话还替自己要补助,便偷偷走开。陈中贵向于戴宁道谢,文小宝来给于戴宁送酸奶。齐大鹏向老尤请假。导演在剧场给大伙排练,陈中贵故意捣乱,把麦克声来回调的忽高忽低。排练结束,陈中贵请导演帮忙跟老尤说解决调音台的事,导演回绝。老尤来看导演,询问排练情况,导演跟老尤说了陈中贵故意捣乱的事。老尤回来就把陈中贵一顿奚落。陈中贵想回一队,找一队同事打听,得知一队又请了一个音响师。

    第10集
    陈中贵请郝军吃饭,想回一队,郝军表示一队已经有音响师了。第二天,陈中贵捡废瓶子遇到包经理。于妈发动老年朋友给于戴宁找对象。周媛媛跟于戴宁在超市遇上,八卦说陈中贵位置让人占了。于戴宁来陈中贵家看小赫,小赫说想让于戴宁当妈妈,包晓玲也来看小赫,和于戴宁二人尴尬。于妈为劝于戴宁相亲装病,被于戴宁识破。于戴宁让陈中贵继续扮演男朋友,并让陈中贵兜死。于妈来找陈中贵让他和于戴宁分手,陈中贵说自己会永远对戴宁好,于妈气走,包晓玲听到陈中贵的话,生气的推了陈中贵一把,哭着跑掉。包晓玲向包经理哭诉陈中贵和于戴宁好上了,被牛卫国听了一半。二队请岳团和其他领导审查节目,大家都很满意,后台王丹突然晕倒,文小宝送王丹去医院。于戴宁告诉老尤,老尤让于戴宁通知陈中贵救场。王多多把文小宝的戏服给陈中贵,陈中贵穿上又瘦又小、系错扣子的戏服上场,现场哄堂大笑,节目搞砸。老尤和岳团来到后台问情况,训斥王多多搞错衣服。下班后翟小明吹牛要找老尤替王多多出气。于妈带着一群老太太来找陈中贵,陈中贵撒谎说跟于戴宁发生关系,不能分手,于妈生气,带领老太太把陈中贵挠了个大花脸。于妈在家打点滴,众老太太劝于妈。陈中贵、翟小明给王丹买水果,路遇齐大鹏。
    第11集
    三人一起去医院。王丹跟于戴宁说自己怀孕没跟刀哥说,怕刀哥误会。翟小明、陈中贵来病房,得知王丹怀孕。刀哥进来,大家恭喜刀哥,翟小明告诉刀哥老尤早就知道,于戴宁听后打圆场说大家也才刚知道,话刚说完老尤进来就恭喜刀哥。于戴宁赶紧给老尤使眼色。于戴宁给老尤说了刀哥生气的事,老尤说他会处理。回家路上于戴宁笑陈中贵的花脸,于妈给于戴宁打电话不通,就给陈中贵打。于戴宁埋怨陈中贵说两人没在一起。老尤跟刀哥喝酒劝刀哥。众人送王丹回家,老尤酒后说了许多更加让刀哥误会的话。于戴宁回家,得知陈中贵说二人发生关系,快要气疯了。刀哥回家后越想越觉得老尤有问题。第二天,老尤去医院拿化验单,刀哥挑了一把刀。陈中贵来单位就开始躲于戴宁,于戴宁则到处找陈中贵。老尤给王丹打电话,刀哥接电话后拿起刀出门。陈中贵看到文小宝在拖地,上前质问文小宝害自己挨批评,文小宝把陈中贵推进老尤办公室替自己说好话。办事员进来说岳团让过去,老尤让打电话给于戴宁,陈中贵赶忙就走。于戴宁向文小宝打听到陈中贵在老尤办公室,赶紧赶去,与陈中贵打个照面,陈中贵慌忙逃出去。岳团告诉老尤、于戴宁,二队暂时不用解散。于戴宁质问陈中贵为何撒谎,得知陈中贵的脸是于妈挠的。老尤给二队开会,商量找大腕来提高二队知名度。

    第12集
    老尤发动大家找大腕。刀哥开车来艺术团。散会后于戴宁让陈中贵把事情解释清楚。老尤去一队找郝军,郝军不在,郝军得知老尤等他,转头就跑,老尤出来边追边喊郝军,刀哥进来碰上老尤就要拿刀,老尤一看见刀扭头就跑,老尤跑到会议室躲起来打电话,周媛媛正带着耳机听戏,没听见电话响;文小宝怕挨训没接电话。老尤出门被刀哥发现,慌忙爬上通风口,化验单掉出来被刀哥捡到,刀哥一看化验单笑着离开,原来老尤和刀哥是一个病。包经理找陈中贵,陈中贵解释清楚假扮男朋友的事,包晓玲知道后笑着拉陈中贵吃饭去。黄凤英发现银行卡多钱,与侯玉刚吵架。于妈找陈中贵让他好好待于戴宁,二人聊天被牛卫国、周媛媛看见,周媛媛四处八卦,被王多多听见后来找陈中贵。王多多告诉陈中贵周媛媛八卦的事。老尤找郝军借演员,郝军故意不借。老尤来到一队排练厅挖人被郝军发现,二人打起来,一队的人拉偏架,老尤头发乱遭的离开一队。二队排练厅里于戴宁正在让陈中贵跟于妈解释清楚。老尤气哄哄地回到二队,又看见陈中贵和于戴宁聊天,把二人大骂一顿。二队开会决定找大腕。二队正在排练,牛卫国来找陈中贵,埋怨陈中贵不帮自己来二队是故意不让自己追于戴宁,还告诉大家陈中贵和包晓玲圆房了,陈中贵听后和牛卫国打起来。

    第13集
    文小宝把陈中贵和牛卫国拉开。老尤开始打电话找演员。王多多给省城的老师打电话联系演员,翟小明听到后和王多多商量一起去省城。老尤打电话给凤姐,凤姐同意,让老尤联系经纪人郝建国。郝军神秘地关上门,从抽屉里拿出一只手机接起来,原来郝军就是郝建国。郝军一听是老尤立马挂电话关机,并让凤姐回绝了老尤。翟小明找大龙借车。侯玉红电话催老尤办侯玉刚的事。包晓玲质问牛卫国为啥瞎说,让牛卫国恢复名誉。陈中贵找到演员二壮谈演出的事,二壮要价一万。晚上于戴宁和老尤还在找演员,老尤打电话给演员大炮,大炮答应,老尤十分高兴,可惜大炮的腿伤半年才能好,二人空欢喜一场。翟小明用借来的车接王多多回家。老尤又给二壮打电话,约明天联络。王多多向老尤汇报去省城找演员的事。翟小明开车接王多多去省城。二壮来二队商量演出报酬,老尤报价一万。二壮同意演出但要先收定金,老尤拖住二壮说要走财务程序。翟小明的车坏在半路,王多多一人坐客车去省城。老尤、于戴宁带二壮去吃饭,与陈中贵一起把二壮灌醉。大龙开车去拖翟小明的坏车,拖绳被挣断,大龙的车也坏掉,翟小明推车摔倒,破口大骂。王多多到省城见到老师,得知因为自己迟到,演员已经走了。二壮、老尤都喝醉,老尤想让二壮签下合同,结果二人在办公室睡着。王多多回来跟老尤汇报,被二壮听到,翟小明也匆匆赶到。二壮数落老尤不讲究,王多多插嘴,二壮耍脾气。

    第14集
    老尤让王多多道歉,翟小明看不过,在王多多面前耍帅,自掏腰包垫付3000块定金给二壮。翟小明、王多多排练,王多多夸翟小明够义气,翟小明又吹牛被陈中贵抓住话柄,差点让陈中贵拿走2000块钱。翟小明后悔垫付定金,约二壮吃饭想要回定金,二壮不给,翟小明又让二壮配合自己充面子,请王多多吃饭。王多多、二壮可劲吃螃蟹,翟小明心疼不已。侯玉红打电话到二队办公室探老尤情况。老尤回家路上遇到侯玉刚喝醉,侯玉刚说自己知道二队的事,老尤让侯玉刚保密。老尤送侯玉刚回家,给黄凤英打电话,谎称侯玉刚和自己一起喝酒喝醉了。第二天侯玉刚穿帮。房老找老尤说二壮唱过黄段子,让老尤注意。黄凤英找侯玉红,说侯玉刚撒谎的事。老尤和侯玉刚也说起撒谎的事。黄凤英和侯玉红说起事情原委,还问老尤是否有事瞒着侯玉红。老尤和侯玉刚商量继续撒谎,咬死不松口。老尤晚上想着改剧本的事,折腾地侯玉红也睡不着。文小宝不知不觉走到于戴宁家楼下。侯玉刚向黄凤英解释喝醉的事,黄凤英不信。老尤向侯玉红打听侯玉红原来单位同事离婚的事。于妈劝于戴宁跟陈中贵结婚。侯玉红发现老尤半夜上网,起了疑心。二壮媳妇小兰来二队监视二壮,搅和的二队没法排练。翟小明帮老尤整理网络材料改剧本。侯玉红在家查看老尤上网记录。

    第15集
    侯玉红看到“七年之痒”,想起老尤打听同事离婚的事,又想起黄凤英说撒谎的事,若有所思。于戴宁告诉老尤小兰闹场的事,让老尤想办法。齐大鹏送王多多回家,翟小明看见也一起去,二人争先向王多多示好。老尤深夜还在上网看材料。第二天,老尤给于戴宁看新改好的剧本,于戴宁也同意唱新剧本。老尤拿出新改好的剧本让二壮唱,二壮提出唱新剧本要加钱。侯玉红看着老尤的上网记录发愁。二壮和小兰在排练厅打起来,老尤劝开。翟小明给老尤出主意,让小兰和二壮搭档唱戏。于戴宁得知小赫一个人在家,心疼小赫,就买了东西去看小赫。侯玉红想让老尤在家陪自己,老尤心系工作回单位,侯玉红更加疑心。小赫送给于戴宁自己画的画。老尤劝二壮和小兰搭档唱戏。陈中贵多谢于戴宁去看小赫。牛卫国和郝军谈起要在一队好好发展,好让于戴宁来一队投奔自己,郝军不同意,二人说起当年郝军追于戴宁的事。小兰和二壮跟老尤提出小兰的劳务费问题,老尤没办法,答应负责派人给小兰看孩子。郝军从牛卫国处打听出二壮唱词有问题,让牛卫国鼓动二壮就那么演,等着看好戏。之后郝军偷偷向房老告状。老尤派于戴宁和文小宝轮班去二壮家看孩子。牛卫国把郝军的心思告诉于戴宁。房老来老尤办公室,说二壮不改词艺委会就不给批。

    第16集
    老尤又找二壮说改词的事,二壮坚持要加钱。文小宝打电话让于戴宁来帮忙带孩子,陈中贵来约于戴宁吃饭,于戴宁很意外,答应改天。于戴宁帮文小宝哄孩子。房老审查二壮和小兰排练,小兰表演拉二胡,房老听入迷非常激动,同意小兰演出。老尤又找二壮说改词的事,二壮坚持要加钱。文小宝打电话让于戴宁来帮忙带孩子,陈中贵来约于戴宁吃饭,于戴宁很意外,答应改天。于戴宁帮文小宝哄孩子。房老审查二壮和小兰排练,小兰表演拉二胡,房老听入迷非常激动,同意小兰演出。第二天,于戴宁把孩子哄睡着,躺在沙发上休息,文小宝来二壮家陪于戴宁,看二壮家很乱就开始整理家务。老尤回家看见侯玉红化妆打扮很吃惊。于戴宁醒来看到二壮家十分整洁,夸文小宝会收拾,让文小宝回单位工作。二壮、小兰回家,看到家里整洁一新,二壮忍不住夸于戴宁,于戴宁回去后,小兰、二壮起口角。老尤吃完饭要回单位,侯玉红缠着不放,老尤不顾侯玉红生气还是回单位去了。文小宝换上小兰的衣服哄孩子,小兰回家看见文小宝的打扮,十分生气打起文小宝来,二壮回家,小兰看见二壮便倒地撒泼装被欺负,二壮把文小宝眼睛打成乌青。 第二天文小宝戴墨镜来单位上班,大伙取笑文小宝。二壮、小兰找老尤理论,老尤答应给一个交代。周媛媛吃饭遇见侯玉红。老尤劝文小宝去给二壮道歉,周媛媛回单位看老尤没回家做饭便问,老尤撒谎侯玉红同学聚会,周媛媛一听不对劲,出门就打电话给王丹八卦。二壮夫妇正商量跟加钱的事。老尤安慰文小宝牺牲一下。

    第17集
    老尤踢小宝几脚让二壮、小兰出气,二壮夫妇同意回去演。刀哥知道老尤的事后说要管这事。牛卫国向文小宝打听于戴宁带孩子的事,文小宝鼓动牛卫国帮忙看孩子。二壮、小兰提出要加劳务费,二人打包要价,不加钱就不唱,二人等老尤回复。刀哥来二队给老尤送药。翟小明、文小宝在门口偷听,被房老看见教育一顿。刀哥出来遇见房老,房老误把刀哥认作学员,一顿说教。刀哥吓唬走房老。牛卫国缠着于戴宁非要帮忙看孩子,并趁机向于戴宁表白,于戴宁表示二人不合适。侯玉红来找黄凤英,二人商量给老尤、侯玉刚打电话试探。侯玉刚在钱总公司面试,没接电话。老尤跟于戴宁在路上接黄凤英电话,老尤说出七年之痒的话,侯玉红听到很生气。于戴宁提醒老尤别说七年之痒之类让人误会的话。侯玉刚面试完接黄凤英电话,说出自己没跟老尤一起喝酒。黄凤英安慰侯玉红。二壮、小兰不排练了,翟小明让于戴宁想办法。于戴宁给老尤打电话,二人商量买东西去二壮家,侯玉红听到电话后问老尤,老尤撒谎。侯玉红跟踪老尤,看到出租车上等老尤的于戴宁侧影。老尤和于戴宁来二壮家谈,没谈出结果。侯玉红给二队办公室打电话,知道老尤不在单位。周媛媛想想不对就打电话告诉老尤,老尤把周媛媛说了一顿。侯玉红在家琢磨老尤撒谎的事,老尤回家继续撒谎,侯玉红生气睡觉。二壮给钱总打电话问二队明天演出的事。老尤偷偷起床给于戴宁回电话。

    第18集
    侯玉红偷听一半后更怀疑、生气。第二天,周媛媛怨王丹跟老尤说自己八卦的事。二壮、小兰来到二队同意演出。文小宝听到二壮打电话,老尤开会让文小宝看孩子,文小宝告诉老尤二壮耍心眼的事,老尤不信,认为是文小宝不想看孩子。文小宝又劝于戴宁不签合同不能演,于戴宁也不听,文小宝无奈。二壮、小兰演出,岳团夸奖节目好,老尤趁机提出二队没开支压力大,岳团把老尤一顿夸奖糊弄过去。 第二天二壮、小兰没来排练,钱总来二队敲竹杠,老尤在岳团办公室吹牛,于戴宁把老尤叫出来。钱总在排练厅对王多多动手动脚,翟小明看不过,加上钱总敲竹杠的事,大家把钱总打了一顿。钱总气走,二壮不能演了,演出的票又退不了,无奈之下老尤想出请李部长看戏的办法。老尤交代大家晚上演顺水推舟。老尤去找李部长,李部长在开会。于戴宁来找二壮,用计要回定金。孙秘书出来接电话,老尤说出来意后,回去等孙秘书消息。老尤回单位告诉岳团李部长要看《顺水推舟》。于戴宁把二壮的定金给老尤,老尤让先给翟小明,二人拉扯起来被周媛媛看到。于戴宁给翟小明钱,翟小明当着王多多的面没要。王丹在家排练劈叉,刀哥看到,不同意王丹演出。  .

    第19集
    刀哥给老尤打电话,老尤保证好好照顾王丹,刀哥才答应老尤来食堂打饭让文小宝给侯玉红送去,于戴宁把钱给老尤说翟小明不要,老尤没要,于戴宁看见文小宝去送饭,便让文小宝去排练,自己去给侯玉红送饭。老尤知指导二队排练,收孙秘书短信“等”,老尤打车去接王丹,路上得知于戴宁去送饭,掉头就去家里,在小区门口截住于戴宁,二人说话被侯玉红看到。老尤给孙秘书打电话,得知李部长无法看戏,老尤傻眼。岳团被李部长批评一顿,得知老尤冒认三舅的事。老尤找岳团道歉,岳团生气走掉。侯玉红打来电话也跟老尤生气。二队演出,老尤心情低落,刀哥跟老尤说让王丹回单位上班,老尤让刀哥等等再说。老尤回家,侯玉红生气不让老尤上床睡觉。 第二天,老尤跟岳团道歉。王丹来单位上班,大家调侃陈中贵吃王丹桌子上的小食品。老尤回二队办公室吹牛说岳团夸二队了。陈中贵找老尤纠缠调音台的事。侯玉红找周媛媛吃饭,了解老尤和于戴宁的情况。陈中贵缠着老尤不放,于戴宁叫老尤一起去给李部长道歉,路上老尤反悔不想去,二人拉扯被侯玉红看见,同时于戴宁看见周媛媛,于戴宁和老尤进去发现周媛媛和侯玉红。

    第20集
    侯玉红生气走掉。老尤、于戴宁、周媛媛回单位,刀哥给王丹送饭出来,老尤得知刀哥给的药是外用的。周媛媛跟王丹八卦说老尤和于戴宁有事。王多多、翟小明来跟老尤汇报去小剧场的想法,遇上房老也在,房老不同意,把翟小明批了一顿,老尤让翟小明、王多多偷偷地去。老尤回家讨好侯玉红,侯玉红生气走开。老尤找岳团,岳团不在。老尤开会,说有人老传闲话,大伙都看周媛媛。大伙问岳团怎么处理,老尤说二队没事,让大家向于戴宁学习,文小宝不乐意。散会后周媛媛质问大家开会时都看自己,还说老尤和戴宁真有事,文小宝不乐意听就出门,遇上牛卫国,文小宝就把老尤和于戴宁的事告诉牛卫国,牛卫国替于戴宁说话。牛卫国找郝军商量于戴宁的事,得知二队情况严峻面临解散。于戴宁帮老尤分析侯玉红的事,办事员进来把分流合同给老尤,文小宝听到后来排练厅通风报信。老尤、于戴宁来找岳团求情,老尤抓住岳团的800个手印的话柄,跟岳团较劲。二队的人纷纷议论老尤、于戴宁,商量散伙的事。大伙气哄哄回到办公室,陈中贵看老尤回来,拿着发票冲向老尤非要报销,二人拉扯起来。于戴宁骂大家没良心,大伙埋怨老尤和于戴宁找好后路,于戴宁拿出合同给大伙看,大伙看到二人合同跟自己的一样都无话可说。老尤向大家道歉,让大家自己选择是去是留。二队全员都留下来开会,老尤说了800个手印的事,王多多和王丹支持,王多多拉翟小明也同意,最后大家都同意。  大家纷纷出动摁手印,只有周媛媛还惦记着找人拉私活。

    第21集
    牛卫国也帮于戴宁忙,包晓玲知道后也帮陈中贵。老尤去机械厂找工会康主席帮忙,康主席以为老尤有其他目的,不同意。老尤在机械厂四处找人摁手印。一天下来,于戴宁统计数字,周媛媛和文小宝没有,大家的加起来也还差很多。包晓玲给陈中贵送来许多手印。老尤在机械厂康主席办公室门外等了一夜。于戴宁让于妈帮忙找人摁手印。侯玉红发现老尤半夜还没回家。早上侯玉红给老尤打电话不通,给于戴宁打电话找老尤,于戴宁得知老尤一夜未回家。于戴宁接到康主席秘书电话,知道老尤病倒在机械厂。于戴宁叫上二队的人一起去机械厂。老尤醒过来,还惦记着摁手印事。康主席秘书来看老尤,老尤得知康主席在开全体职工大会,赶到会场,跟职工们说明二队的情况,说到动情处竟激动的跪下,二队的队员被感动的热泪盈眶,机械厂的职工们也纷纷感动落泪,都争相给二队的人摁手印。老尤和于戴宁把摁好的手印给岳团,岳团原谅老尤,让老尤尽快拿出演出方案。于戴宁问老尤侯玉红的事,猜测侯玉红是发现老尤私自拿钱才生气,老尤找朋友借钱,没借到。老尤遇上侯玉刚,得知侯玉刚卖歌挣了一万,让侯玉刚还钱。  .

    第22集
    老尤没想到侯玉刚已经还给了侯玉红。老尤回家,侯玉红老提四道口,老尤说陈中贵的钱三天之内就要回来。老尤找刀哥借3000块钱,找来陈中贵,说明二队的情况后让陈中贵拿着,陈中贵没要。陈中贵来感谢包晓玲帮忙摁手印。团里开会,房老批评王多多去小剧场,王多多说了两句,房老生气数落王多多,翟小明替王多多说话,与房老争执起来。老尤让翟小明、王多多给房老道歉,大家送走房老。岳团批评翟小明、王多多。陈中贵回绝周媛媛干私活的事。翟小明拉着王多多去找房老出气,扬言要卸房老腿。房老来找老尤求助,翟小明找到老尤办公室要打房老,老尤拦住,房老趁机走掉。老尤回家把3000块钱给侯玉红,侯玉红不理老尤,老尤睡着说梦话叫于戴宁名字,还说了些话让侯玉红更加误会。 第二日,侯玉红跟老尤吵架。侯玉红跟老尤闹离婚,老尤跟侯玉红说不清楚,赶去上班。翟小明和王多多排练,二人相约去吃饭。侯玉红约于戴宁见面,说要退出,成全于戴宁和老尤,于戴宁知道侯玉红误会,发誓自己跟老尤是师兄妹关系,并告诉侯玉红二队面临解散的事。翟小明、王多多去滑雪。周媛媛拉拢翟小明干私活,翟小明不干。牛卫国和郝军吃饭,说起郝军用化名接私活的事。周媛媛偷听到老尤、于戴宁把陈中贵诳到二队来的事。郝军看到侯玉刚和钱总。

    第23集
    文小宝夸侯玉红,劝老尤珍惜。周媛媛请陈中贵吃饭。周媛媛告诉陈中贵老尤、于戴宁合伙诳他的事,包晓玲也来吃饭,周媛媛又告诉包晓玲。一队演员辞职,郝军跟岳团说向二队借演员,岳团让他跟老尤说。文小宝给于戴宁送酸奶,暗示网上女职员和上司的新闻。牛卫国找包晓玲练唱,包晓玲送果汁。老尤找康主席要送机械厂一场义演,时间定在19号。牛卫国、包晓玲练唱,包晓玲告诉牛卫国于戴宁诳陈中贵的事。陈中贵对于戴宁使脸色,说知道自己是被诳来的。周媛媛找老尤通融接私活的事,老尤把周媛媛说一顿。包晓玲到陈中贵家吃饭,小赫问于戴宁最近不来家里玩。老尤回家,侯玉红做好饭笑脸相迎,老尤十分高兴。于妈问于戴宁和陈中贵的事。于戴宁告诉老尤陈中贵知道了,老尤劝于戴宁。侯玉红看见侯玉刚在商场演出,有点心疼。刀哥到二队发请柬,饭店18号开业,大家答应都去,翟小明还主动表示帮忙策划。房老遇见刀哥打电话,又被刀哥吓了一愣。侯玉红拉侯玉刚回家。于戴宁要跟陈中贵解释,牛卫国掺和进来,把陈中贵气走,牛卫国请于戴宁去二队,于戴宁一口回绝。康主席与老尤谈义演定在18号,还点名要请于戴宁演出。周媛媛和翟小明为了不能干私活的事闹别扭。郝军请于戴宁18号来一队演出,按市场价给钱,于戴宁答应。老尤回单位,知道于戴宁答应郝军了,气的跟于戴宁大吵一架。

    第24集
    老尤找郝军说18号于戴宁有演出,不能借给一队。郝军到岳团处评理。周媛媛、翟小明互相气对方。岳团和老尤争辩,一定要于戴宁到一队演出。老尤无奈,回办公室跟队员说18号义演的事,大家傻眼。老尤买了牌匾送给刀哥,跟刀哥说了义演的事,劝刀哥改日开业。包晓玲和牛卫国为了陈中贵和于戴宁的事吵起来,被小芬全好。刀哥同意老尤安排。老尤看到于戴宁在一队排练,气走。老尤找郝军商量给一队找人,让于戴宁回二队,郝军同意。老尤找邱经理帮忙找演员,需要2000块钱。老尤找大伙商量刀哥开业的礼钱,决定一起凑2000块礼钱。邱经理帮老尤找到演员。老尤拿着一张白条给刀哥随礼,刀哥理解老尤的难处。于戴宁在一队排练,郝军劝于戴宁多演几场,老尤把于戴宁叫回二队。问题解决,老尤回家心情格外好。于戴宁来看小赫,玩耍中为救小赫被车撞倒送进医院。陈中贵让王多多带于妈来医院,并告诉老尤于戴宁被车撞。陈中贵急冲冲来到医院,要打肇事司机。陈中贵盘问肇事者并录音,还多要了营养费。王多多陪于妈匆匆赶到,于妈把司机打了一顿,陈中贵在一旁帮着拉偏架。于戴宁醒过来,于妈、小赫冲进去看于戴宁,陈中贵不好意思进去,在外面偷瞧。牛卫国、包晓玲赶来医院,于妈听到外面吵吵,出来看到牛卫国要打陈中贵,被包晓玲一把制住,于妈说陈中贵是自己姑爷,不准打他,包晓玲生气,拉牛卫国走。老尤赶来探望第二天,老尤告诉大家于戴宁被车撞了,不能参加演出。大家安慰老尤晚上加油演出。于妈守着于戴宁,不让她去演出。二队到机械厂演出。  .

    第25集
    于戴宁支走于妈,偷偷赶来机械厂。二队演出,反响热烈。演出结束之际,于戴宁赶来,表演节目。陈中贵来医院偷偷看于戴宁。侯玉刚来艺术团,让老尤对侯玉红好点。老尤说好晚上接于戴宁出院。于妈告诉于戴宁,陈中贵在于戴宁住院期间做了不少事。老尤告诉侯玉红晚上加班。侯玉红来单位给老尤送饭,看老尤不在,问了周媛媛,知道老尤去接于戴宁出院了,周媛媛领侯玉红去于戴宁家。侯玉红对于戴宁十分关心,侯玉红、老尤嘱咐于戴宁好好休息,安心养病,三人关心很好,周媛媛在一旁看得直发蒙。文小宝来看于戴宁,于妈直夸文小宝勤快。晚上老尤回家看侯玉红做了一桌子菜,吓得不敢吃。于妈取笑文小宝太小,牛卫国太木。于妈劝于戴宁和陈中贵好好处。小赫和陈中贵商量明天去看于戴宁。陈中贵和于戴宁都在回忆以往的点点滴滴。陈中贵带小赫买东西,来看于戴宁,到楼下陈中贵让小赫一人上去看。小赫进门来,文小宝也在。小赫请于戴宁原谅陈中贵,不要再生气。周媛媛约侯玉红吃饭,诉说老尤怀疑自己八卦的事,侯玉红请周媛媛多帮老尤工作。

    第26集
    文小宝留信给于戴宁。于戴宁来二队上班,文小宝问信的事,于戴宁装没看见。侯玉刚问姐姐老尤最近表现,得知侯玉红也知道二队的事情了。刀哥开业典礼,二队人员表演节目,刀哥想让王丹辞职,老尤打马虎眼糊弄过去。陈中贵被小赫学校老师叫去谈话,陈中贵问小赫为什么不参加集体活动,小赫心疼钱,陈中贵让小赫以后多参加活动。老尤被岳团骂,让赶紧准备能赚钱的节目。齐大鹏请翟小明喝咖啡,问他和王多多的关系。于戴宁跟老尤商量找剧场卖票演出,于戴宁找郝军帮忙找演员,郝军非但不帮忙还要挖于戴宁来一队,并拿出上次的劳务费1000块钱,于戴宁没收钱,大骂郝军。老尤路遇侯玉刚画着妆。老尤表示尽快帮侯玉刚找工作。钱总让侯玉刚去庆典演出。于戴宁生郝军的气,后悔还不如把演出费拿着,老尤琢磨把钱要回来。牛卫国为了于戴宁,和郝军吵翻。侯玉红让侯玉刚瞒着老尤唱庆典的事。包晓玲安慰牛卫国,于戴宁和牛卫国说清楚俩人不合适。齐大鹏请翟小明喝酒,请他帮忙追王多多,翟小明违心答应帮忙。刀哥来找老尤让王丹回家,老尤答应好好照顾王丹,再派人去饭店帮忙。老尤低声说有事让刀哥帮忙。老尤和刀哥蹑手蹑脚来到郝军办公室门口嚷嚷,吓唬郝军把于戴宁的劳务费给她。

    第27集
    翟小明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王多多进来,翟小明没帮齐大鹏约王多多。文小宝请于戴宁看戏,郝军来给于戴宁劳务费,文小宝替于戴宁收下,于戴宁答应去看戏。侯玉刚找钱总商量去剧场演出,郝军进来与侯玉刚打了个照面。翟小明告诉齐大鹏没约上王多多。陈中贵知道文小宝和于戴宁去看戏,心里不是滋味。牛卫国跟踪于戴宁去看戏,陈中贵也跟踪去。王多多提议下班后唱歌去,齐大鹏高兴,翟小明拉上周媛媛一起去搅和。侯玉红和老尤商量病好了,想出去工作,老尤支持。齐大鹏嫌周媛媛碍事把周她送走,齐大鹏让翟小明唱歌,多留机会给自己和王多多,翟小明唱了一首又一首,翟小明看到齐大鹏和王多多玩的高兴很心酸,点了一首伤心的曲子唱。文小宝、于戴宁看完戏,文小宝送于戴宁回家。牛卫国、陈中贵跟着二人到于戴宁家楼下。翟小明喝了很多酒,齐大鹏送王多多回家,齐大鹏自我感觉良好。牛卫国、陈中贵撞到一起,陈中贵警告牛卫国少来于戴宁家转悠。陈中贵自己在家喝闷酒。于戴宁找老尤商量演出,老尤发愁,于戴宁说起演出后搞慈善捐款的事。文小宝拿着于戴宁的发卡发呆,被大家发现,陈中贵生气。于戴宁进排练厅,澄清昨晚什么事都没有,陈中贵乐的唱起歌。郝军给牛卫国打电话,牛卫国大骂郝军并表示不在一队干了。翟小明劝齐大鹏不要太乐观。  .

    第28集
    陈中贵跟一位女士拉扯被文小宝看见。于戴宁跟老尤说慈善演出,老尤不同意。陈中贵拿着发票找老尤非要报销,文小宝跟踪女士到家,看到女士喂小孩吃药,女士发现文小宝以为是要债的,把他打跑。陈中贵跟老尤纠缠之时,文小宝回来告状,说被陈中贵对象打了,二人打起来,老尤把二人分开。排练厅里周媛媛跟翟小明八卦说齐大鹏王多多般配。陈中贵把实情告诉老尤,其实是同学刘巧云为了儿子的白血病来找陈中贵帮忙。于戴宁提议搞慈善演出为刘巧云募捐。二队开会同意搞慈善演出。老尤找岳团商量慈善演出的事。侯玉红接到电话被骗的钱找回来了。二队队员分配角色排练,老尤让陈中贵抓紧时间找刘巧云拿病历资料。侯玉红在公安局晕倒。齐大鹏让翟小明帮忙策划向王多多告白。周媛媛告诉老尤侯玉红晕倒,老尤赶去看侯玉红。老尤安慰侯玉红好好休息。齐大鹏买花。翟小明找吹唢呐的,约好晚上七点到场演奏。牛卫国找包晓玲吃饭,齐大鹏约王多多谎称参加朋友告白仪式,王多多答应去。翟小明找大龙、二龙帮忙放烟花。包晓玲、牛卫国喝酒,牛卫国鼓励包晓玲好好唱戏将来上台。王多多问起玫瑰花香的事。翟小明催吹唢呐的赶紧打车来。齐大鹏、王多多到公园河边。

    第29集
    翟小明郁闷的自己抽自己。齐大鹏自己来问翟小明准备情况,吹唢呐的坐着倒骑驴赶来。齐大鹏手拿玫瑰花,领着吹唢呐的来到王多多身边,齐大鹏让王多多看烟花,可是什么都没有。翟小明给大龙打电话不通,坐着倒骑驴去对面。老尤跟侯玉红在家庆祝钱找回来,老尤乐的扭秧歌。翟小明发现大龙、二龙睡着,气的一脚把大龙踢醒,让二人赶紧放烟花。烟花起,齐大鹏向王多多告白,唢呐声太大,王多多什么都听不到,最后齐大鹏下跪告白,王多多吃惊。翟小明心情很差,倒骑驴大姐安慰翟小明想开点。齐大鹏向王多多告白,王多多拒绝齐大鹏后走掉,齐大鹏让吹唢呐的换吹最伤心的曲子。王多多看到翟小明很生气,坐倒骑驴回家。吹唢呐的没看清路掉到河里,翟小明赶来把他打发走。侯玉红和老尤商量一起做生意的事。齐大鹏拼命喝酒,翟小明一旁安慰。牛卫国和包晓玲聊起陈中贵、于戴宁的事来,伤心喝酒。老尤不放心口服的药,半夜给刀哥打电话。翟小明拖着喝醉了的齐大鹏在路上走,齐大鹏坐在路边哭。看到马路对面的包晓玲、牛卫国。牛卫国喝醉亲了包晓玲一下,包晓玲吓一跳。第二天,老尤找房老套话郝军当年搞慈善演出的事。于戴宁、陈中贵、文小宝去找刘巧云了解情况。侯玉刚找钱总联系跟二队合作的事。包经理听包晓玲唱戏不错,答应问问上台演出。郝军和钱总吃饭,说起侯玉刚给二队联系演出的事,郝军为了跟老尤置气,宁愿少分钱,也不让钱总跟二队合作。齐大鹏告诉翟小明自己放弃追王多多,翟小明很高兴。老尤找刀哥说饭店得做广告才能赚大钱。陈中贵三人听刘巧云讲孩子和丈夫的事情,被远处的孩子爸张兴旺看到。

    第30集
    老尤说赞助慈善演出等于给饭店做广告。刘巧云拿出孩子的病历,于戴宁让文小宝去复印。刀哥在老尤连劝说带激将之下,同意给慈善演出捐款。文小宝去复印病历,张兴旺搭话,得知二队慈善演出的事。房老告诉郝军老尤打听慈善演出的事。于戴宁把刘巧云的材料给老尤。郝军向岳团告状,说老尤在慈善演出中捞好处,岳团有些犹豫,老尤拿着材料来找岳团,岳团决定让房老督促二队慈善演出。于戴宁和老尤商量把房老支走。郝军又向岳团告状说老尤在外面接私活卖演员,并把钱总电话给岳团。于戴宁找房老,说于妈和一群老年人特别喜欢小香水唱二人转,于妈已经夸下海口认识小香水,请房老明天一定去见一下,房老同意。岳团想了想,谎称福隆大酒店给钱总打电话,钱总按照事先和郝军商量的说法告诉岳团。钱总跟侯玉刚说福隆大酒店要找老尤演出。牛卫国给包晓玲还手机,二人见面都有些尴尬,也有些高兴。张兴旺来艺术团找领导要钱,遇到郝军。郝军故意挑拨张兴旺去闹场。于戴宁晚上回家求于妈帮忙。老尤接侯玉刚电话得知福隆大酒店请二队演出。第二天房老来到公园,于戴宁、于妈和一群老太太来到,大家见面,原来房老认识于妈。二队演出,陈中贵在台下紧张的不行。房老被老太太们围着,大肆吹牛。 

    第31集
    于戴宁、陈中贵上场,募捐开始,张兴旺在台下冷笑。郝军鼓动岳团去演出现场。张兴旺来到后场要钱闹事,老尤让于戴宁赶紧去请刘巧云来,张兴旺被众人打跑。张兴旺跑上前台,抢下话筒,跟大家说慈善演出是骗人的,自己才是张兴旺,观众吵着要退款,现场大乱。老尤让于戴宁赶紧来,张兴旺被众人拉到后台,岳团、郝军来到,岳团很生气,让老尤演出结束后回去等候处理。张兴旺还要善款,刘巧云带着孩子赶到,刘巧云拿出离婚证,张兴旺要打刘巧云被大家拦住,张兴旺逃走。岳团上台给观众解释,刘巧云也上场,慈善演出顺利进行。第二天翟小明在练签名,齐大鹏拿着报纸进来,报纸上面登了二队的报道和照片,老尤来岳团办公室表功,岳团说市委领导也表扬二队了。周媛媛带墨镜来上班,大家都认为二队这下可出名了。岳团对老尤说二队必须给团里带来经济效益。二队都在讨论美好前景,齐大鹏接父亲电话,让他去北京上学。岳团告诉老尤二队要解散,并质问老尤接私活的事和福隆大酒店的事,老尤解释,岳团不听。郝军和钱总说陷害完老尤的事。文小宝请于戴宁吃饭过生日,于戴宁答应。老尤问侯玉刚福隆大酒店的事,侯玉刚看见郝军经过,想起来曾经在钱总办公室见过郝军。二队正在谈论团里会不会发奖金的事。侯玉刚告诉老尤自己找工作的单位老板就是钱总,郝军卖演员的公司也是钱总公司,老尤明白了是钱总和郝军设计陷害自己。于戴宁看见老尤,老尤实在说不出解散的话来,骗于戴宁说二队受到表扬,还接了演出任务,于戴宁拉着老尤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齐大鹏提议庆祝一下,文小宝提出自己和于戴宁不去庆祝了,陈中贵吃醋。晚上,二队成员在一起吃庆功宴,老尤满怀心事。

    第32集
    文小宝和于戴宁吃西餐庆祝生日。齐大鹏告诉大家自己要离开二队去北京上学,大家祝福齐大鹏。于戴宁趁文小宝许愿的时候悄悄走掉。饭后陈中贵抢着买单,感谢大家替刘巧云筹善款。文小宝追到于戴宁家楼下,于戴宁跟文小宝说俩人不合适。老尤回家痛哭流涕,向侯玉红说起二队解散的事。翟小明夸陈中贵敞亮。老尤向侯玉红道歉自己撒谎,净顾着工作对她照顾不周。第二日,陈中贵后悔买单。老尤去上班,侯玉红劝老尤与自己做生意。侯玉刚找岳团解释老尤和郝军的事。周媛媛向于戴宁说陈中贵买单的事,于戴宁不相信。陈中贵在单位门口向翟小明要昨晚吃饭钱,翟小明溜掉。房老来到老尤办公室,说岳团把老尤办公室给自己了,老尤和房老吵起来。翟小明发短信告诉大家陈中贵要钱,误发成群发,陈中贵也收到短信。老尤找岳团求情,岳团提出帮忙解决其他人的安置问题,老尤还是不甘心,忧心忡忡回二队。郝军找岳团抱怨一队跟二队一样,彻底自负盈亏,自己压力太大,岳团不理会。翟小明跟王多多说陈中贵往回要钱不地道,王多多替陈中贵说话。翟小明发现陈中贵过来,拉着王多多就跑。郝军继续跟岳团抱怨,说音响师不干了,岳团让郝军自己顶上,岳团还给凤姐打电话,郝军被拆穿。陈中贵纠缠老尤要回饭钱。

    第33集
    陈中贵问文小宝要钱,文小宝说自己根本没去吃饭。包经理向老尤说起让包晓玲进二队上台演出的事,老尤答应有演出就带上包晓玲。郝军让牛卫国劝陈中贵回一队,牛卫国不干。翟小明和王多多听歌,看到陈中贵过来赶紧跑了,陈中贵告诉王多多翟小明对她有意思。侯玉红看上一个小卖店。郝军找陈中贵回一队,说二队要解散,陈中贵没答应。陈中贵找周媛媛要钱。晚上侯玉红跟老尤商量兑下小卖店来自己干,老尤不想干。第二天,侯玉红让老尤十点跟自己去看小卖店。陈中贵问翟小明要钱,房老过来,翟小明趁机溜掉,房老告诉陈中贵二队要解散。陈中贵向岳团落实二队确实要解散,一队正缺音响师。陈中贵告诉老尤自己知道二队要解散的事,威胁老尤,向老尤要调音台钱,老尤就是不给。陈中贵告诉郝军,如果一队能给报销调音台钱就回一队。陈中贵谎称老尤开会,成功向翟小明要到钱。老尤进来,误以为陈中贵把二队解散的事告诉大家了,气愤之余自己说出二队要黄了,大家很惊讶。侯玉红撒谎说血压上来了,骗老尤来小卖店。翟小明、王多多商量为二队联系演出。老尤来到小卖店看了看,还是不想干。翟小明和王多多来到某夜场联系演出业务。老尤就故意砍价特别低,把事情搅黄。夜场经理只同意让王多多一人唱。陈中贵来食堂打饭,牛卫国也来,包晓玲给陈中贵盛了许多,牛卫国吃醋,没吃饭就走了。陈中贵回家,小赫让请王多多晚上来家吃饭。侯玉红生老尤的气,不理老尤。  .

    第34集
    老尤回单位。翟小明和王多多正聊天,陈中贵过来,王多多让翟小明先走。翟小明躲在远处看二人说话。陈中贵劝王多多也去一队,王多多不去,陈中贵让王多多晚上来家吃饭。于妈和房老在公园聊天,房老吹起口琴,二人回忆起年轻时的事,房老向于妈道歉当初不辞而别,于妈说起曾经给房老写了封信,房老很意外,二人回忆当年的情景,原来房老根本没收到信。郝军把陈中贵调音台钱报销了,陈中贵同意回一队,郝军找老尤说陈中贵回一队的事,二人来到岳团办公室,岳团把陈中贵找来让陈中贵自己选,陈中贵选择回一队,老尤气走。于戴宁知道后劝陈中贵回二队。陈中贵得知王多多在夜总会,急忙赶去。大龙劝翟小明也去了夜总会。王多多在唱歌,台下冲上一男鲜花,唱完歌献花男把王多多领到一位大哥模样的人身边,大哥请王多多喝酒,王多多不喝,二人拉扯之际翟小明和大龙赶到,翟小明带王多多出来,大哥带着一帮小弟追出来,几人推攘之际陈中贵带着夜总会经理赶来,把众人拦住,带王多多、翟小明出来。陈中贵大骂翟小明,把王多多带走。第二天,老尤哄侯玉红别生气。于戴宁不理陈中贵解释。房老劝于妈别操心于戴宁处对象的事。于戴宁同意牛卫国来二队顶替齐大鹏,包晓玲、牛卫国相约吃饭庆祝。老尤得知省城大海剧场开业,让于戴宁去联系演出。

    第35集
    于戴宁主动表示去省城联系业务。文小宝讽刺陈中贵去一队,劝陈中贵看好包晓玲。陈中贵想了想,来约包晓玲吃饭。老尤向岳团吹牛于戴宁去省城联系演出。小芬劝包晓玲推掉牛卫国,与陈中贵吃饭。文小宝买了一堆东西赶去省城找于戴宁。房老来老尤办公室磨叽要在老尤办公室养花,还说二队解散让老尤把于戴宁安置好。于戴宁在去省城的路上。于妈昏倒住院,张姨来找于戴宁找不着,拉着陈中贵去医院,被周媛媛看到。文小宝与于戴宁汇合,于戴宁生气没接陈中贵电话,与文小宝去吃饭。张姨有事走掉,陈中贵给王多多打电话,翟小明正在约王多多看电影,看到王多多接陈中贵电话。文小宝送花下跪追于戴宁,于戴宁没同意。包晓玲等陈中贵不来,着急的来回走。陈中贵在医院照顾于妈。包晓玲给陈中贵打电话。陈中贵接包晓玲电话,包晓玲生气。大海剧场拒绝了二队演出。张主任替房老送于妈杜鹃花,于妈看着花回忆往事。王多多对翟小明谎说不舒服没来看电影,二人在超市相遇,翟小明看到王多多和小赫,生气走了。第二天陈中贵接于妈出院。周媛媛劝于戴宁别脚踏两只船。周媛媛被于戴宁骂走。陈中贵和包晓玲说清楚,包晓玲祝福陈中贵和于戴宁。于戴宁把于妈住院费还给陈中贵,多谢陈中贵照顾于妈,陈中贵要解释去一队的事,于戴宁不听。牛卫国跟郝军说自己去二队。房老拿着两盆花去老尤办公室,还给花弹琴唱曲,气的老尤拿起竹板跟房老对唱。

    第36集
    老尤唱戏把房老气走。于戴宁给花浇水,把花浇坏,房老批评于戴宁,还劝于戴宁离开二队。侯玉红生病,抓着老尤的手不让老尤回单位。于戴宁和王丹聊天聊到陈中贵,王丹提醒于戴宁喜欢上了陈中贵。陈中贵申请麦克,郝军故意给了两个坏的。老尤把猪蹄子塞到侯玉红手中,成功脱身。邱经理介绍的音响师一听是来二队就推辞不干了。于妈谎称花是陈中贵送的,于戴宁抱怨陈中贵为了钱去一队。女演员演出,麦克频繁出错,陈中贵很狼狈。房老来找岳团告状,与老尤打起来。陈中贵问老板要钱,老板说了他一顿。晚上老尤回家,侯玉红把门锁上不让老尤进,老尤假装报警,侯玉红才开门。王多多哄小赫睡觉,小赫说出想让于戴宁当妈妈,自己和陈中贵都喜欢于戴宁。王多多问陈中贵,陈中贵不承认。第二天,牛卫国来二队报到。陈中贵向郝军说麦克的事,发现郝军故意整自己。翟小明和王多多闹别扭。王多多给陈中贵和于戴宁制造机会。陈中贵约于戴宁吃饭。房老来老尤办公室看花,发现花都死了,房老气哭,弹起琴逼老尤给花道歉,老尤无奈给花三鞠躬,还给花唱了一段,房老才罢休。陈中贵吃饭时说错话,于戴宁气走。王多多怪陈中贵不会说话,翟小明看到二人说话气的直跺脚。周媛媛告诉于戴宁陈中贵和王多多有事。王多多给小赫打电话。  .

    第37集
    王多多让小赫约于戴宁来家吃饭。下班后翟小明跟着王多多来到陈中贵家楼下。房老来找于戴宁,帮于戴宁在文化局找工作,还暗示于戴宁自己和于妈关系好,于戴宁拒绝换工作,二人谈话被周媛媛听到。翟小明看到于戴宁也来陈中贵家。于戴宁进门看到王多多也在就想走,被小赫拉住。于戴宁看王多多和陈中贵偷偷说话,误会陈中贵和王多多真有事。翟小明看于戴宁气哄哄出来,自己胡思乱想。王多多让陈中贵去追于戴宁解释。陈中贵追到于戴宁家跟于戴宁解释,于戴宁不听,还把房老送给于妈的花给摔了。翟小明在楼下喊王多多。王多多出来,翟小明向王多多告白。第二天,老尤在一堆信里发现北京的合作意向书,回家偷存折。王多多跟于戴宁解释,被牛卫国听到,告诉翟小明误会王多多了。翟小明找机会跟王多多道歉,王多多不理,扭头出门。老尤和于戴宁商量北京演出的事,侯玉红气冲冲进来问老尤要存折。王多多鼓励陈中贵跟于戴宁告白。陈中贵来找于戴宁得知于戴宁出差,陈中贵拿着花向房老要花盆,房老知道于戴宁把自己送的花扔出来。翟小明在门口等王多多道歉,王多多还是不理。老尤下班回家发现侯玉红回娘家。翟小明追到王多多宿舍楼下道歉,可是吹牛被王多多听见后更加生气。于戴宁问于妈和房老的事,于妈不承认。老尤哄侯玉红,侯玉红不听。第二天,房老拿杜鹃花来看于妈,于妈告诉房老于戴宁扔花是误会。周媛媛劝文小宝放弃于戴宁。牛卫国听说包晓玲生病很担心。

    第38集
    周媛媛向王丹八卦文小宝受刺激,老尤听见,找文小宝聊天,劝他放弃于戴宁,文小宝曲解老尤的话重新振作追于戴宁。包晓玲在家练唱,看到牛卫国拿着花在楼下很高兴,开门看到陈中贵,感到意外,看到楼下牛卫国走了包晓玲很失望。翟小明在王多多宿舍楼下喊,引起民愤。老尤劝侯玉红回家,侯玉红不回,老尤故意跟侯玉刚说楼要拆迁,被黄凤英听到。翟小明被警察带走,王多多出来不见翟小明。黄凤英让侯玉刚跟侯妈说让侯玉红回家,怕侯玉红占房子。牛卫国把翟小明从派出所保释出来,翟小明让牛卫国帮忙撒谎,说冻感冒去医院。第二天,小芬劝包晓玲跟牛卫国解释。翟小明故意让大夫给自己输液。侯妈答应黄凤英劝侯玉红回家。王多多来看翟小明,大夫说穿帮,王多多气走。陈中贵和文小宝都来看于妈。牛卫国来食堂打饭,包晓玲生气走掉。陈中贵和文小宝轮番搬煤气。老尤让翟小明故意气陈中贵回二队。翟小明请陈中贵吃饭,故意气陈中贵,说二队批下来钱,老尤要给新来的音响师。包晓玲找牛卫国解释,二人化解误会和好。晚上王丹告诉刀哥陈中贵为了钱去一队的事。侯玉红回家。刀哥来找陈中贵吓唬他回二队。第二天,翟小明拉着王多多跟老尤说去小班演出的事,老尤同意二人一起去。陈中贵把刀哥吓唬自己的事告诉郝军,郝军去找岳团告状。岳团大骂老尤,说再有一次就解散二队。小班经理同意翟小明、王多多来演出。

    第39集
    晚上,文小宝陪于妈聊天,陈中贵带小赫来,文小宝假装接于戴宁电话气陈中贵。翟小明、王多多在小班演出。王丹怪刀哥做事莽撞害老尤被批。王多多发现小班演员比自己演出反响好,让翟小明多教自己几段。于戴宁、陈中贵同时给对方打电话不通。第二天,王丹给老尤道歉。翟小明、王多多演出,发现小班唱粉段子。侯玉红指导秧歌队扭秧歌。翟小明和小班经理提意见,小班经理根本不听。文小宝故意在陈中贵面前假装接于戴宁打电话。翟小明跟王多多吹牛说摆平了,王多多听到还在唱粉段子,数落翟小明吹牛,二人看到文化稽查队的人来。于戴宁正在跟北京于经理介绍二队的情况,陈中贵给于戴宁打电话,于戴宁没接。文化稽查队的人找到岳团。岳团大骂老尤,就地解散二队。文小宝、陈中贵纷纷给于戴宁打电话,于戴宁没接。老尤说二队被解散,翟小明、王多多向大家道歉,翟小明找岳团,给岳团下跪,岳团气走。老尤给大家道歉,大家都很理解和感谢老尤。于戴宁和于经理说演出费太低。二队大家想起于戴宁还在联系演出,老尤给于戴宁打电话没通。于戴宁给老尤回电话说演出要多样化的事。翟小明喝醉,牛卫国劝不下,给王多多打电话。郝军告诉陈中贵二队要黄了。王多多劝翟小明,翟小明向王多多坦白自己爱吹牛,连累二队解散,王多多安慰翟小明。老尤让侯玉刚把演出视频发给于戴宁。陈中贵来劝老尤。  .

    第40集
    陈中贵劝老尤。老尤回家,告诉侯玉红二队解散,侯玉红安慰老尤。于妈来找陈中贵让陈中贵去家里玩。老尤和侯玉红商量带二队的人一起做生意。侯玉刚知道黄凤英跟侯妈说了,就要回去吵架。晚上侯玉红跟老尤说起于妈和房老的事。第二天,老尤和侯玉红来看茶社,老尤很满意,侯玉红拉老尤去看浴池。于戴宁和于经理看侯玉刚演出视频,于经理同意二队演出。老尤半路假装肚子疼走掉。于戴宁和于经理签演出合同。老尤回茶社交定金。侯玉红等不来老尤,知道老尤故意跑了。文小宝给于妈按摩,陈中贵也来看于妈,于戴宁给于妈打电话说晚上回来。晚上,文小宝到车站接于戴宁,告诉于戴宁二队的事,哭了起来,于戴宁安慰他,被陈中贵看到,陈中贵气的扔了手中的花走了。侯玉红和老尤吵架。文小宝送于戴宁回家,在楼下跟于戴宁告白,于戴宁跟文小宝说不可能,文小宝伤心痛哭。侯玉刚和黄凤英吵架,侯玉刚离家出走。文小宝背着包去火车站。于戴宁跟岳团说北京演出的事,岳团同意二队去演出。老尤和侯玉红在茶社商量装修,接到于戴宁电话赶回二队。陈中贵要扔于戴宁送给小赫的玩具。于戴宁和老尤碰面,商量把侯玉刚叫来二队的事。老尤回家路上给侯玉刚打电话,黄凤英接电话,告诉老尤侯玉刚离家出走。老尤回到家跟侯玉红商量茶社的事欠考虑,侯玉红不听。二队人员回办公室,王多多和文小宝没来,于戴宁告诉大家有演出了。老尤找郝军借陈中贵回二队,郝军不同意。老尤开会分配任务。老尤打电话邀请侯玉刚去北京演出。翟小明、牛卫国来找王多多,得知王多多被陈中贵送回省城。于戴宁来陈中贵家,陈中贵发脾气不让小赫跟于戴宁玩。

    第41集
    老尤和周媛媛来到茶社,请周媛媛帮忙要回定金。于戴宁告诉陈中贵,自己和文小宝没事。周媛媛大骂老尤,和老尤合伙演戏,把定金要回来。于戴宁和陈中贵说明白,二人化解误会,陈中贵告诉于戴宁杜鹃花不是自己买的。侯玉红知道老尤把定金要回来,误会老尤有外遇,老尤让周媛媛解释清楚。陈中贵跟郝军说回二队帮忙,郝军不同意。侯玉红劝老尤跟自己做买卖,老尤坚持回二队演出。陈中贵跟郝军翻脸,一定要回二队。二队开会,找不到文小宝和王多多。陈中贵答应联系王多多。老尤提醒于戴宁于妈和房老的关系。陈中贵给王多多打电话,翟小明抢过电话聊天。老尤回家,看到被子在沙发上放着,侯玉红不理老尤。黄凤英看侯玉刚不回家,有些担心。侯妈劝侯玉刚。陈中贵把小赫托付给于妈。二队到北京,在宾馆住下。陈中贵跟王多多在房间聊天,翟小明在门外偷听,被保安抓起来。老尤跟保安解释清楚。二队演出,观众反响热烈。黄凤英问侯妈侯玉刚的事,侯妈没说,黄凤英担心。侯玉刚在台上演出,全场鼓掌。二队成功演出归来。于戴宁、陈中贵回家,小赫说有个姥爷对自己特别好。陈中贵接小赫回家。于戴宁问于妈“姥爷”的事,于妈不承认。老尤向侯玉红说去韩国演出的事。侯玉刚看到黄凤英回家,想了想还是没回家。老尤告诉岳团去韩国演出的事。岳团很支持。

    第42集
    二队队员排练准备去韩国演出,翟小明质问陈中贵王多多的事,又嘴硬说王多多跟自己没关系,被王多多听到,王多多气走。众人质问陈中贵,陈中贵告诉大家王多多是自己表妹。陈中贵和小赫吃饭,商量请于戴宁来家吃饭。于妈劝于戴宁结婚,于戴宁劝于妈找个老伴。翟小明给王多多打电话不通。于戴宁给于妈介绍老同事,于妈不同意。陈中贵请于戴宁来家里吃饭。郝军请工人装修房子。老尤给房老介绍对象,房老答应过几天可以去看看。岳团问老尤韩国演出的进展。于妈听到于戴宁说房老同意相亲的事,很生气。翟小明找到王多多,向王多多道歉、告白。于戴宁来陈中贵家吃饭,因为晓赫,二人不欢而散。老尤收到信函,韩国演出取消。二队开会研究怎么办,大家商量撒谎,就说去了,于戴宁、老尤不同意,最后实在没办法,二人只得同意。老尤讲明缘由向邱经理借剧场。翟小明去买了几张证书皮和奖杯。周媛媛去借韩服。牛卫国从网上下载韩文,冒充奖状。翟小明去劳务市场找了几个民工回来冒充韩国人照相,其中一个民工就是给郝军装修房子的工人。第二天,几个民工来到剧场。民工们化妆照相。房老来到公园,发现于妈没来。  .

    第43集
    房老给于妈打电话,于妈生气不来。文小宝回来,于戴宁跟他说了二队的事。老尤请岳团帮忙借陈中贵来二队。老尤叮嘱大家别出门,自己借住到陈中贵家。于戴宁让于妈帮忙撒谎去韩国。侯玉红高兴地给老尤准备去韩国的行李。岳团开会欢送二队去韩国。于妈跟老太太们炫耀于戴宁去韩国演出。侯玉刚回家发现黄凤英的衣服都不在了。老尤故意把电视频道调到韩剧节目才接岳团电话。陈中贵去菜市场买菜被郝军隐隐看到。于妈跟房老发脾气说房老相亲的事。二队装作从韩国回来向岳团汇报,并拿出奖杯、证书和韩国特产,岳团宣布二队续约三年,大家欢呼。二队接到赞助演出,老尤请岳团帮忙借剧场。房老对老尤发火相亲的事。郝军剧场让给老尤用,老尤故意气郝军。小宝劝于戴宁别跟陈中贵,说起小赫妈妈的事。郝军向邱经理租剧场,邱经理说漏了话,郝军起疑心。老尤带一堆韩国辣酱回家。郝军来到菜市场找小贩打听,还让小贩作证,被陈中贵看见。陈中贵赶紧告诉老尤,老尤说“灭口”。老尤和陈中贵来到菜市场,告诉小贩郝军贪污公款吃回扣,吓唬小贩别去作证。文小宝向小赫套话问小赫妈妈的事,小赫说陈中贵也不知道。于妈让于戴宁问清楚小赫妈妈的事。郝军来向岳团告状,岳团不信。郝军给小贩打电话,小贩不来。

    第44集
    岳团让郝军回去。老尤问大家有没有出去过。岳团拿出照片、荣誉证书和奖杯,郝军让一队小金过来认韩文。发现翟小明、牛卫国、周媛媛都出去过。郝军看到照片里的民工,指给岳团看,一队小金认出证书上的韩文是菜单。老尤和于戴宁来到岳团办公室,岳团大骂二人,解散二队,大家都来向岳团求情。文小宝来找刘巧云问小赫妈妈的事。老尤追着岳团求情,侯玉红正巧看到,替老尤说话,岳团把老尤撒谎去韩国的事告诉侯玉红,侯玉红生气至极。老尤跟于戴宁到处去求情,王丹、翟小明、王多多去劝侯玉红,周媛媛留在办公室负责联络。老尤、于戴宁请机械厂康主席帮忙。周媛媛在办公室发愁。陈中贵来到郝军办公室,与郝军大吵。老尤、于戴宁找到李部长,李部长问清事情来龙去脉,批评老尤动机虽好,但做法是错的,老尤说明大家面对分流其实都很不适应。老尤接侯玉刚电话得知侯玉红进医院了,刚赶到医院老尤又接到电话说岳团让清理二队办公室了,老尤呆住。李部长从康主席那里听到二队和老尤义演的事。二队的人都拦住不让搬东西,哄闹间岳团来到,宣布二队作为改革试点暂时保留,大家愣了,接着欢呼起来。侯玉红和老尤商量请二队的人吃饭。晚上,大家都来,侯玉红把黄凤英也请来,原来黄凤英一直在家伺候侯妈,黄凤英跟侯玉刚道歉,二人和好。老尤把房老请来,大家团团围坐。房老和于妈得知,原来老尤和于戴宁是给二人安排相亲。席间小赫告诉于戴宁自己是陈中贵收养的,文小宝也出来证明,大家被陈中贵感动,小赫代陈中贵向于戴宁告白。老尤向侯玉红致谢敬酒,得知侯玉红怀孕。二队开始下乡演出。

    音乐原声/不是钱的事[2012年赵本山主演电视剧] 编辑

    片头曲   《快乐是福》 苏小龙   
    片尾曲     《山水缘》   汤潮

    幕后花絮/不是钱的事[2012年赵本山主演电视剧] 编辑

    ●在发布会现场播放的15分钟片花来看,赵本山顶着瓜皮帽、戴着老花镜的造型以及“奶奶腔”的说话方式,再次颠覆以往形象。针对弟子看到师傅这个造型是否会笑场的问题,赵本山笑言“他们绷不住,我能绷住。”
    ●该剧最开始定名为《不是钱的事》,后来变更为《剧团》,而赵本山常说:“现在人一办事,就爱说什么不是钱的问题,但是越这么说,就越是钱的问题。”最终这部电视剧还是定名为《不是钱的事》。

    播出信息/不是钱的事[2012年赵本山主演电视剧] 编辑

    2012年10月15日
    江苏卫视
    天津卫视
    山东卫视
    黑龙江卫视
    2012年10月16日   乐视网

    剧集评价/不是钱的事[2012年赵本山主演电视剧] 编辑

    该剧融合喜剧、职场艺术、民间艺术、生活伦理、亲情、爱情友情励志等多种元素,剧中的生活和情景虽然不够轰轰烈烈,但却还原生活,具有简单趣味,是一部具有时代感、引人发笑并令人深思的作品。(北国网评)
    该剧是二人转演员本色出演,小人物演小人物,所以能够理解和懂得小人物的内心,剧中每一个人物都活灵活现。(南国早报评)
    《不是钱的事》中呈现出了基层民间艺术工作者适应改革的过程,是一部体现剧团文化体制改革的电视剧。(搜狐娱乐评)
    该剧选择的题材不仅有新意,而且还突出了浓浓的地域特色,但依旧摆脱不了一贯的“土味”,剧本平淡如水不伦不类、人物表演矫揉造作。(凤凰网评)[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5-08-27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5 09:0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