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

    此诗前的序文阐述作者倡导“风骨”、“兴寄”的创作主张,因此,此诗向来被视为陈子昂文学思想的实践范例。全诗咏竹,实则以竹喻人,表达内心愿望与人生志气。前半写生长于南方的修竹品质纯美,实为自身道德、风节之写照。龙种,指良种竹。后半写修竹得伶伦赏识而得以加工成乐器,也是诗人屡次上书陈述治国方略之表徵。伶伦,本为上古乐工,此指识得良竹的乐工。接着,修竹进而欲“升天行”,则是诗人亟欲施展抱负的愿望之表露。

    编辑摘要

    目录

    作者 /《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 编辑

    陈子昂

    诗词正文 /《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 编辑

    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并序)   东方公足下: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然而文献有可征者。仆尝暇时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每以永叹。思古人常恐逶迤颓靡,风雅不作,以耿耿也。一昨于解三处见明公《咏孤桐篇》,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遂用洗心饰视,发挥幽郁。不图正始之音,复睹于兹,可使建安作者相视而笑。解君云:“张茂先、何敬祖,东方生与其比肩。”仆亦以为知言也。故感叹雅制,作《修竹诗》一篇,当有知音以传示之。

    龙种生南岳。
    孤翠郁亭亭。
    峰岭上崇崒
    烟雨下微冥
    夜闻鼯鼠叫。
    昼聒泉壑声。
    春风正淡荡。
    白露已清泠。
    哀响激金奏。
    密色滋玉英。
    岁寒霜雪苦。
    含彩独青青。
    岂不厌凝洌。
    羞比春木荣。
    春木有荣歇
    此节无凋零。
    始愿与金石。
    终古保坚贞。
    不意伶伦子。
    吹之学凤鸣。
    遂偶云和瑟。
    张乐奏天庭。
    妙曲方千变。
    箫韶亦九成。
    信蒙雕斫美。
    常愿事仙灵。
    驱驰翠虬驾
    伊郁鸾笙
    结交嬴台女
    吟弄升天行。
    携手登白日。
    远游戏赤城。
    低昂玄鹤舞。
    断续彩云生。
    永随众仙逝。
    三山游玉京。

    作品鉴赏 /《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 编辑


    先鉴赏序文。这首诗的序文是对东方虬《咏孤桐篇》的评论,也是陈子昂对自己创作体会的总结,是他诗歌创作的理论纲领。陈子昂以汉魏诗歌为高标,痛责晋宋以来的浮靡文风,感叹“风骨”和“兴寄”的失落。令他惊喜的是,东方虬《咏孤桐篇》竟使汉魏诗歌的“风骨”与“兴寄”重新得到复归。他盛赞这篇作品“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可谓风骨朗健的佳作。陈子昂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遂挥毫写下《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寄赠给东方虬。可惜,东方虬的《咏孤桐篇》今已失传,但从陈子昂的行文来看,那自然是他诗作的同调,而且,陈子昂用以赠答的《修竹篇》的确也是一篇“风骨”与“兴寄”兼备的作品。   

    风骨和兴寄是唐诗两个重要的质素,也是后人评论唐诗的两个重要范畴。陈子昂所倡导的“风骨”虽然借自六朝人的成说,但又有他自己新的内涵,是指旺盛的气势与端直的文词结合在一起所构成的那种昂扬奋发、刚健有力的美学风格。陈子昂所高标的“建安风骨”,恰是六朝浮靡诗风的缺失,因此,这对于扭转六朝以来柔弱、颓靡的文风具有不可低估的意义。尤其对于树立唐诗那种昂扬奋发的气度和风范具有重要的意义   陈子昂所标举的“兴寄”也是来源于前人主要是汉人“美刺比兴”的观念,其含义就是指诗歌的比兴寄托。这也的确切中了六朝诗歌工于体物、专有形似的弊端。更值得指出的是,陈子昂“风骨”与“兴寄”并举,对唐诗未来的发展,比如实现由风骨向兴寄的“战略转移”,也埋下了伏笔。   

    陈子昂同时的人如卢藏用对陈子昂的意义已经有所认识,他在《右拾遗陈子昂文集序》中,给予陈子昂以极高的评价,认为是“道丧五百年而得陈君”,对其代表作《感遇》诗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但卢藏用的出发点不是诗歌的美学特质,而是儒家的政教观念,因此与陈子昂在诗歌史上的真正价值,与陈子昂的理论主张对唐诗学的真正意义之间尚存在一定的距离。但是,就总体而言,他的评价是客观的、中肯的,得到了后人的赞同。杜甫盛赞陈子昂“公生扬、马后,名与日月悬”,《新唐书·陈子昂传》肯定他“始变风雅”。当然,也有人对卢藏用的评价提出过质疑,如颜真卿、皎然等。明末胡震亨《唐音癸签》综合各种意见,仍然认为陈子昂“与有唐一代诗,功为大耳”。

    再来看诗。《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是一首咏物抒怀之作。诗人巧妙地运用了比兴寄托的手法,通过对修竹的品性、功用、及志向的生动描写和丰富想象,赞颂了坚贞不屈的高洁情操。   此诗前的序文阐述作者倡导“风骨”、“兴寄”的创作主张,因此,此诗向来被视为陈子昂文学思想的实践范例。全诗咏竹,实则以竹喻人,表达内心愿望与人生志气。前半写生长于南方的修竹品质纯美,实为自身道德、风节之写照。龙种,指良种竹。后半写修竹得伶伦赏识而得以加工成乐器,也是诗人屡次上书陈述治国方略之表徵。伶伦,本为上古乐工,此指识得良竹的乐工。接着,修竹进而欲“升天行”,则是诗人亟欲施展抱负的愿望之表露。嬴台女,为秦穆公女儿弄玉。全诗造境壮美,基调乐观豪放,语言质朴明快,以拟人化方式,寓言式特点,充满浪漫情调,反映出诗人当时积极的人生理想与乐观的心态。

    作者简介 /《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 编辑

     
        陈子昂(659~700)唐代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四川省射洪县)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青少年时家庭较富裕,慷慨任侠。成年后始发愤攻读,关心国事。24岁时举进士,直言敢谏,一度因“逆党”反对武则天的株连而下狱。两次从军,对边塞形势和当地人民生活有较深的认识。后因父老解官回乡,父死居丧期间,权臣武三思指使射洪县令段简罗织罪名,加以迫害。冤死狱中。其诗风骨峥嵘,寓意深远,苍劲有力。有《陈伯玉集》传世。

    附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 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 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09-19 01:06:55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