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日语:地下鉄サリン事件),是指于日本时间1995年3月20日早上于日本东京的营团地下铁(今东京地下铁)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发动恐怖袭击的人在营团地下铁三线共五列列车上发放沙林毒气,造成13人死亡及约6,300人受伤,毒气事件策划者、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及执行任务的5名教徒先后被判死刑,惟至今仍未行刑;另3名施袭者则判处无期徒刑,而事发多年至今仍有2名疑犯在逃,相信他们可能还逍遥法外。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也是日本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最严重的恐怖攻击事件。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时间: 1995年3月20日
    发生地点: 今东京地下铁

    目录

    简介/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编辑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日本名:地下鉄サリン事件),是指于1995年3月20日早上于日本东京的营团地下铁(现在东京地下铁)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发动恐怖袭击的人在东京地下铁三线共五列列车上发放沙林毒气,事件造成12人死亡,约5500人中毒,1036人住院治疗。事件发生的当天,日本政府所在地及国会周围的几条地铁主干线被迫关闭,26个地铁站受影响,东京交通陷入一片混乱。这一事件给刚刚经历了阪神大地震的日本社会和公众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背景资料/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编辑

    发动袭击的是名为奥姆真理教的新兴宗教组织,因着松本沙林毒气事件及坂本堤律师一家杀害事件等面临被取缔。其信徒于是决定袭击日本的政治心脏,向政府先行报复。受袭的三条地下铁均经过日本的政治机关密集的霞关(大量政府部门的总部所在地、邻近皇宫)及永田町(国会、首相府及执政党自由民主党的总部)。

    事件经过/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编辑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千代田线A725K列车

    由林郁夫和新实智光两人组成的袭击小组负责。林郁夫于绫濑车站登上由常磐缓行线绫濑站开出,直通千代田线往代代木上原站的A725K列车的第一车厢,及后于新御茶之水站擢穿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并离开。此列车造成2人死亡,231人重伤。林被判无期徒刑。
    丸之内线A777列车

    由广濑健一和北村浩一两人组成的袭击小组负责。广濑健一登上丸之内线往荻洼站的A777列车的第三车厢,及后于御茶之水站擢穿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并离开。虽然途中有乘客晕倒并被送往医院,列车并没有即时停止服务并于荻洼折返,最后于新高圆寺站停止服务。此列车造成1人死亡,358人重伤。
    丸之内线B801列车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由横山真人和外崎清隆两人组成的袭击小组负责。横山真人于上午7时39分在新宿站登上丸之内线往池袋站的B801列车的第5车厢。及后于四谷站在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擢穿一个洞。列车到达池袋站后折返继续运行至新宿站,中途于本乡三丁目站曾有站长自行用地拖清理,回到新宿站后再次折返。散布沙林后1小时40分(9时27分),该列车才于国会议事堂前站停驶。由于只擢穿一个洞,虽然是5列“有毒列车”中最后被发现的一列,但只造成约200人重伤,无造成死亡。横山于1999年被判死刑,外崎则判无期徒刑。
    日比谷线B711T列车

    由丰田亨和高桥克也两人组成的袭击小组负责。丰田亨于上午7时59分登上日比谷线由中目黑开出往东武动物公园站的B711T列车的第一车厢,及后于惠比寿站擢穿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并离开。乘客于三站后的神谷町站陷入恐慌,部份人被即时送往医院,列车第一车厢的乘客被疏散。最后列车于霞关站停驶。此列车造成1人死亡,532人重伤。丰田被判死刑,负责接应的高桥克也到目前仍然在逃。
    日比谷线A720S列车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由林泰男和杉本繁郎两人组成的袭击小组负责。林泰男于上午7时43分在上野站登上日比谷线北千住站开出往中目黑站方向的列车,及后于秋叶原站擢穿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并离开。因林泰男于容器上擢穿了多个洞,乘客即时受到沙林的影响。在下一站(小传马町站)有乘客将容器踢出车厢,此举即时导致4名等候列车的乘客死亡,但部份具挥发性的沙林液体仍然留在车上。后来行驶5站后,有人按动紧急按钮后被紧急于筑地站停车,列车车门开启后大量该列车的乘客及等候列车的乘客昏倒于月台上。列车于是即时停止服务。此列车造成8人死亡,超过2475人重伤,为死伤最严重者。林被判死刑,杉本被判无期徒刑

    其余营团地下铁(现东京地下铁)中,银座线、东西线及半藏门线也有伤者。

    袭击/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编辑

    千代田线(我孙子至代代木上原)

    由林郁夫和新实智光两人组成的袭击小组负责,他们于前往车站途中购买日本共产党发行的《赤旗报》与创价学会发行的《圣教新闻》准备来包裹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林郁夫穿着感冒和流感季节时日本常用的外科口罩。林郁夫于7时48分在常磐缓行线绫濑站登上由我孙子站开出,直通千代田线往代代木上原站的A725K列车的第一车厢,及后于新御茶之水站戳穿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并离开车站。沙林毒气泄漏后,这列火车直到4个站之后的霞关站才停止运行。沙林毒气包在那里由车站人员移除。这次袭击造成2人死亡,231人重伤。林郁夫被判无期徒刑,由于他事后主动供述事件的始终和对事件表示后悔,并协助指控麻原,终令控方主动由请求死刑改为请求终身监禁。他也是5个实际施袭者中唯一未被判死刑的,新实智光则因涉及前述杀害坂本一家的案件而被判死刑。

    丸之内线(池袋至荻洼)

    由广濑健一和北村浩一两人组成的袭击小组负责,他们于早上6:00离开位于涉谷的奥姆真理教总部,驱车前往四谷站。广濑健一在该站登上丸之内线自池袋站开往荻洼站的A777列车的3号车厢,然后于新宿站转搭JR埼京线列车,并于池袋站下车,并购买一份体育报来包裹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当他正想释放沙林毒气时,因为广濑健一放下报纸包裹所产生的声响引起了一个女学生的注意。为了避免进一步受到怀疑,他在茗荷谷站或后乐园站下车并更换车厢。然后他于御茶之水站使用雨伞戳穿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900毫升的沙林毒气于是完全释放在车厢中,他搭乘北村浩一等候在外的汽车离开车站。
    在经过14个车站之后,两名严重受伤的乘客于中野坂上站被移出车厢,而车站值班员澄男西村将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移除(其中1名乘客最终身亡)。虽然有两名严重受伤的乘客被送往医院,但是该列车并没有即时停止服务并于荻洼站折返,最后于新高圆寺站停止服务。这次袭击造成1人死亡,358人重伤。广濑于2000年被判死刑,2004年上诉无效,2009年决定放弃上诉。而北村则被判无期徒刑。

    丸之内线B801列车

    霞关站是毒气事件袭击目标之一
    由横山真人和外崎清隆两人组成的袭击小组负责,横山真人在途中购买《日本经济新闻》来包裹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横山真人戴上假发与眼镜变装,于上午7时39分在新宿站登上丸之内线往池袋站的B801列车的第5车厢。他后来于四谷站在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戳穿一个洞。列车于上午8时30分到达池袋站后,于8时32分折返继续运行至新宿站,乘客开始发病后于后乐园站告知车站人员,站长中途于本乡三丁目站自行用地拖清理地板,列车则回到新宿站后再次折返。沙林毒气散布后1小时40分(9时27分),该列车才于国会议事堂前站停驶。由于只戳穿一个洞,沙林毒气的扩散速度没其他列车的快。所以虽然此列车是5列“有毒列车”中最后被发现的一列,但只造成约200人重伤,无造成任何乘客死亡。横山于1999年被判死刑,外崎则判无期徒刑。

    日比谷线B711T列车

    由丰田亨和高桥克也两人组成的袭击小组负责,他们于早上6时30分离开位于涩谷的奥姆真理教总部,并购买《报知新闻》来包裹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丰田亨于上午7时59分登上日比谷线由中目黑站开出往东武动物公园站的B711T列车的第一车厢,及后于惠比寿站戳穿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并离开。两站之后的六本木站,第一车厢的乘客开始觉得自己受到沙林毒气的影响,并开始打开窗户。乘客于三站之后的神谷町站陷入恐慌,部份人被即时送往医院,列车第一车厢的乘客被疏散。最后列车于霞关站停驶。
    这次袭击造成1人死亡,532人重伤。丰田被判死刑,负责接应的高桥克也逃亡至2012年6月15日被捕。

    日比谷线A720S列车

    小传马町站是毒气事件中死亡人数最多的地铁站
    由林泰男和杉本繁郎两人组成的袭击小组负责,与其他的攻击小组不同,林泰男携带三个沙林毒气包搭上列车,而不是两个。据称,林泰男是为了消除其他人的猜疑和证明自己对于组织的忠诚才携带三个沙林毒气包。林泰男于上午7时43分在上野站登上日比谷线北千住站开出往中目黑站方向列车的第三车厢,及后于秋叶原站戳穿装有沙林毒气的容器,并于8时30分回到奥姆真理教总部。因林泰男携带的毒气包最多,再加上他于容器上戳穿了多个洞,乘客立刻受到沙林毒气的影响。在下一站(小传马町站)有一位乘客注意到沙林毒气包,于是将它踢出车厢,但此举却导致4名等候列车的乘客死亡,部份具挥发性的沙林液体仍然留在车上。后来列车于行驶5站后,有人于8时10分左右在八丁堀站 (东京都)按住紧急按钮,于是列车紧急于筑地站停车,列车车门开启后大量该列车的乘客及等候列车的乘客昏倒于月台上,列车于是即时停止服务。这次袭击造成8人死亡,超过2,475人重伤,为死伤最严重者。原本政府认为发生爆炸事件,因此媒体都这样报道。最后车站服务员认为这次事件不是爆炸,而是化学武器攻击。后来林泰男被判死刑,杉本繁郎被判无期徒刑。其余营团地下铁(现东京地下铁)中,银座线、东西线及半藏门线也有伤者出现。

    伤亡/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编辑

    在沙林毒气袭击车站当天,救护车总共运送688名患者前往医院,接近5万余人则通过其他途径到达医院。医院照顾5,510名患者,其中十七人重伤,37人有严重视力伤害,984人有中度视力伤害。这些人大多数的医院报告是出现“焦虑问题”。
    中午过后,受到毒气轻微影响的民众视力逐渐恢复,并纷纷出院。其余患者大多于翌日出院返家,在一个星期内只有少数病危病人依然留在医院。攻击当天的死亡人数为八人,死亡人数最终上升至13人。[1]

    事件后续/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编辑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受害者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受害者

    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发生后,警方立刻封锁了富士山脚下的奥姆真理教总部,对奥姆真理教采取了行动。3月22日,2500名警察和自卫队防化部队包围了上九一色村的奥姆真理教设施,用焊枪打开了三座大库房,发现各种化学药品和仪器,俨然是一座化学工厂。药品中有制造沙林的初级原料,还有600多个比煤气罐大得多的金属密封桶,里面装着可以稀释沙林的溶剂和其他化学制品。日本警察厅下令在全国搜捕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奥姆真理教在日本所有的总部、支部都被秘密地监控着。除了较早时已以各种名义扣留的奥姆教骨干外,“奥姆帝国”的核心人物,包括麻原“天皇”、各部“大臣”,都在警方的严密监视之下。在“奥姆帝国”总部,虽然停放着一架前苏联的军用直升机,麻原也插翅难逃了。这个邪教总头目只能藏匿在上九一色村营地,等待警方来破门拘捕。警方发现了麻原的行踪后,于5月16日派遣几百名头戴钢盔、全副武装的警察奔赴上九一色村抓捕麻原。警察用焊枪烧开奥姆真理教总本部的大门,进行全面搜查。当搜查人员拆开第六奥姆真理堂二层与三层之间只有一尺高的密室厚板时,发现麻原正藏在这个密室之中。“法力无边”而具有“飘浮神功”的奥姆真理教的“神圣法皇”此时却乖乖地束手就擒。日本警视厅以杀人和杀人未遂罪逮捕了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同时还袭击了该教在全国的130多个据点,抓获40多名头目和教徒。警方发现有足够证据证明东京地铁沙林事件系奥姆真理教所为。

    事件影响/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编辑

    东京地铁沙林事件造成12人死亡,约5500人中毒,1036人住院治疗。事件发生的当天,日本政府所在地及国会周围的几条地铁主干线被迫关闭,26个地铁站受影响,东京交通陷入一片混乱。这一事件给刚刚经历了阪神地震的日本社会和公众又蒙上了一层阴影。2004年2月27日,东京地方法院对制造东京地铁沙林事件的奥姆真理教教祖麻原彰晃进行一审宣判,以杀人罪、拘禁罪、非法制造武器罪等13项罪行的“首谋”罪名判处麻原死刑。[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2-03-17
    [2]^引用日期:2012-03-17
    扩展阅读
    1沙林毒气事件目击者日记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4-05-06 08:29:52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