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日月神教教主,武功天下第一。他在任我行掌教期间任副教主,后趁任我行练功走火入魔之际发动叛乱,囚禁任我行,并用计谋掌控神教,成就枭雄霸业。他在位期间习《葵花宝典》,不惜挥刀自宫成就一身绝世武功,自此阴阳颠倒,变得不男不女,宠幸男宠杨莲亭,放任他弄权,自己不理教务,叹非女儿身。后来他被令狐冲和任我行等人围攻,用一根绣花针对战利剑,本来不落下风,因抢救被任盈盈折磨的杨莲亭,猝不及防被杀。

编辑摘要
中文名: 东方不败 别名: 东方教主
国籍: 中国 职业: 其他 日月神教的教主
代表作品: 《葵花宝典》
名言 :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情人 : 杨莲亭

目录

[隐藏 ]
1 人物简介
2 生平
3 人物评析
4 武功描述
5 人物武功
  1. 5.1 葵花宝典
  2. 5.2 兄弟反目
  3. 5.3 原著描写
  4. 5.4 精彩对白
6 权力名利
7 相关影视作品
  1. 7.1 《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
  2. 7.2 《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   
8 饰演过东方不败的女演员

东方不败 - 人物简介

东方不败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文学大师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的日月神教的教主,武功当世第一。他在任我行掌教期间任副教主,后趁任我行练功走火入魔之际发动叛乱,囚禁了任我行,并用诡计掌控了神教,成就了枭雄霸业。他在位期间迷恋上了邪功《葵花宝典》,不惜挥刀自宫成就了一身绝世武功,但却因此而心理发生扭曲,宠幸小人杨莲亭,不理教务。最终,他被令狐冲和任我行长剑穿胸杀死。他是金庸大师笔下一个极富真实感,能令读者毛骨悚然的成功的人物形象。

东方不败 - 生平

(图)林青霞饰演的东方不败林青霞饰演的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幼时父母双亡,受童百熊仗义接济。后入日月神教,本来只是风雷堂下一名副香主,经过教主任我行提拔,节节高升,最后被任命为副教主,趁任我行痴迷“吸星大法”,大肆排斥异己,诛杀不肯臣服于他的教众。最终偷袭任我行,将其囚禁于西湖地牢,篡夺其教主之位。
任我行却有先见之明,不怀好意地把镇教之宝《葵花宝典》传给东方不败,使之神功练成后不男不女,心智反常。
东方不败练那《葵花宝典》,照着典上的秘方,自宫练气,炼丹服药,渐渐的胡子没有了,说话声音变了,性子也变了。他从此不再和女子同房,反而爱上须眉男儿杨莲亭,甘居妾侍,任由驱使。
最后仅因杨莲亭想杀童百熊,亲自出手杀死与自己亲如兄弟、多次有大恩于己的童百熊。
任我行获救后与恒山派掌门令狐冲、圣姑任盈盈、「天王老子」向问天和「雕侠」上官云一起上黑木崖对付东方不败以重夺教主之位。
由于东方不败武功高强,凭著《葵花宝典》神功,在令狐冲、原教主任我行、光明右使向问天、长老上官云联手围攻之下非但没有落败,而且一直稳占上风。於是任盈盈在旁折磨东方不败的爱人杨莲亭,使东方不败分心。结果,东方不败被令狐冲、任我行和向问天三人击中背上要害,任我行趁东方不败身受重伤之际将他杀死,但东方不败在身受重伤之时仍能在临死前以绣花针刺瞎他左眼,足见东方不败武功之异常远非令狐冲、任我行、左冷禅、岳不群、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这些武林高手可及。
在剑理上,令狐冲修习的「独孤九剑」的确是天下剑术之绝,东方不败曾经赞叹令狐冲的剑法很高,但是他虽然佩服令狐冲的剑法高深但指出还是赢不了自己,而任我行也承认如果单打独斗,绝非东方不败敌手,最主要原因是东方不败修习《葵花宝典》后行动迅速,加上兵器太小(绣花针)、动作太快而使任我行无法施展「吸星大法」。
任我行在少林寺曾宣称,东方不败是自己最佩服的三个半人之中的第一位。

东方不败 - 人物评析

(图)东方不败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可谓是奸雄中的枭雄。不同于他人甘于平庸,亦无世上各类幸运之人朝夕得志,东方不败的权利、武功全是自己努力得来。然,势大者人心不足必仗势欺人,权大者人心不足必欲望熏心。东方不败身处高位,有力有势,则同有权欲,对任我行存有二心。心中暗晓的任我行交于东方不败的《葵花宝典》,便注定了东方不败日后人性的扭曲,倒行逆施,注定了东方不败的悲剧的毁灭。
写东方不败,所用文字极奇诡,极妖异怪诞,读完后还觉震撼心灵。
看《笑傲江湖》前三十回,为东方不败造势,何等不可逼视,然而东方不败却在电光火石之间,倏然幻化,倏然现形,倏然又灰飞烟灭。
东方不败确是不败,他没有败于任何人,他只是败给了自己。东方不败出场,骇异之极,原来这名动天下的绝世魔头,却因《葵花宝典》而介于男女之间,雌雄难辨。
看精致的风景,妖丽的玫瑰,醉人的花香,珠帘锦帷,富丽的灿烂的绣房中,此刻的东方不败已不是往日傲视群雄,权欲熏心的霸气之人。杏手持针,绣龙织凤,东方不败媚气浑然,男女莫辨。
更为诡异的是东方不败的武功,就那么粉红色一闪,风雷堂堂主童百熊就倒下去了。
杀人的竟是一枚最精致细巧的绣花针!
那风能吹起,落水不沉的纤纤绣花针,竟能拨开令狐冲的长剑,简直不可思议。
以一敌三,东方不败与令狐冲、任我行、向问天三人大战,却还是东方不败大占上风!东方不败名不虚传,果然不败。
可惜一代高手恋上了只爱权力却不懂权术的杨莲亭。爱让人盲目,东方不败因《葵花宝典》而心思化细,日渐妩媚,对年轻英俊的杨莲亭更是百依百顺,任杨莲亭在教中肆意妄为,终使任我行一行人攻上黑木崖。
在最紧要的关头,任盈盈使起围魏救赵之计,剑斩杨莲亭,惹得东方不败心神大乱,不顾生死去救援,此时拼着向问天受伤,令狐冲和任我行才联手杀了东方不败;即使如此,东方不败临死前的雷霆一击,还是刺瞎了任我行一目。
“欲练神功,引刀自宫”,此为寓言也!
有所得必有所失,读者不可不戒!
看当今世界,此等“欲练神功,引刀自宫”之事,其实并非绝无仅有。
葵花宝典被毁,最好,留之贻恶无穷。
东方不败最先练成了那种邪恶的武功(葵花宝典与辟邪剑谱为同一种武功),只有他没像岳不群和林平之一样丧失理智。其实邪恶的不是武功,而是强大的人性。他用智谋击败了前任教主,所以他成为王者。开始修炼隐藏着真实生活本质智慧的绝世武功。练成了神功,他战胜了名利,所以他跳出江湖纷争;他战胜了情(喜、怒、哀、惧、爱、恶、欲)所以他可以随心所欲去杀死自己的兄弟,而心安。当然他战胜一切直面真实生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百年之后,终归于尘土。曾经的雄心壮志已经丝毫不剩,剩下只是绝望和痛苦。 于是他幽居于无人山洞。他喜欢一个男人叫杨莲亭,也许那只是种极度无聊之后寄托。杨莲亭虽然身体很弱,但性格却强。他们看上去像一对夫妻,看到他受伤,东方不败心里充满了怒。竟然把自己多年的朋友,处死,但对于他,己经看破了这兄弟之情,一切随性。也许他对杨莲亭并不是爱情,而是把他当自己的化身和寄托。所以当别人伤害杨时,他会感到痛。而面对真实生活,极度的绝望和痛苦竟然没有夺去他的生命,由可见他是多么坚强。他居于山洞,心趋于平静。他在等,等远在西湖之下的那个人来,结束自己痛苦和生命,也是在偿还。这是他自己安排的宿命。如果那人一生不来,他就等一生。 所以,东方不败是本书中最深邃智者,应得到后人的尊重。
东方不败与杨莲亭之爱也应得到尊重,东方不败所重权势都交付给了心爱的杨莲亭,其亦是在其背后做了默默无闻的闺中女子,在杨莲亭临死之际东方不败亦是宁死相救,可歌可泣。
只可惜命运弄人,若他身为女子,定能与杨莲亭双宿双飞,笑傲江湖。

东方不败 - 武功描述

 1、【突然之间,众人只觉眼前有一团粉红色的物事一闪,似乎东方不败的身子动了一动。】听得当的一声响,童百熊手中单刀落地,跟著身子晃了几晃。只见童百熊张大了口,忽然身子向前直扑下去,俯伏在地,就此一动也不动了。他摔倒时虽只一瞬之间,但任我行等高手均已看得清楚,他眉心、左右太阳穴、鼻下人中四处大穴上,都有一个细小红点,微微有血渗出,显是被东方不败用手中的绣花针所刺。
2、令狐冲向地下童百熊的屍体瞧了一眼,心想:「你刚才不断赞扬童长老对你的好处,突然之间,对他猛下杀手。现下你又想对任教主重施故技了。他可不会上你这个当。」【但东方不败出手实在太过迅捷,如电闪,如雷轰,事先又无半分徵兆,委实可怖可畏。】令狐冲提起长剑,指住了他胸口,只要他四肢微动,立即便挺剑疾刺,只有先行攻击,方能制他死命,倘若让他占了先机,这房中又将有一人殒命了。
3、任我行、向问天、上官云、盈盈四人也都目不转瞬的注视著东方不败,防他暴起发难。【却原来东方不败出手之快,实在不可思议,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他已用针在令狐冲脸上刺了一下,跟著缩回手臂,用针挡开了令狐冲这一剑。】幸亏令狐冲这一剑刺得也是极快,又是攻敌之所不得不救,而东方不败大怒之下攻敌,不免略有心浮气粗,这一针才刺得偏了,没刺中他的人中要穴。东方不败手中这枚绣花针长不逾寸,几乎是风吹得起,落水不沉,【竟能拨得令狐冲的长剑直荡了开去,武功之高,当真不可思议。】
4、令狐冲大惊之下,知道今日遇到了生平从所未见的强敌,只要一给对方有施展手脚的馀暇,自己立时性命不保,当即刷刷刷刷连刺四剑,都是指向对方要害。 东方不败「咦」的一声,赞道:「剑法很高啊。」【左一拨,右一拨,上一拨,下一拨,将令狐冲刺来的四剑尽数拨开。令狐冲凝目看他出手,这绣花针四下拨挡,周身竟无半分破绽,】当此之时,决不容他出手回刺,当即大喝一声,长剑当头直砍。
5、东方不败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拈住绣花针,向上一举,挡住来剑,长剑便砍不下去。 任我行和向问天见情势不对,一挺长剑,一挥软鞭,同时上前夹击。这当世三大高手联手出战,势道何等厉害,【但东方不败两根手指拈著一枚绣花针,在三人之间穿来插去,趋退如电,竟没半分败象。】
6、上官云拔出单刀,冲上助战,以四敌一。斗到酣处,猛听得上官云大叫一声,单刀落地,一个觔斗翻了出去,双手按住右目,这只眼睛已被东方不败刺瞎。令狐冲见任我行和向问天二人攻势凌厉,东方不败已缓不出手来向自己攻击,当下展动长剑,尽往他身上各处要害刺去。【但东方不败的身形如鬼如魅,飘忽来去,直似轻烟。】
7、令狐冲的剑尖剑锋总是和他身子差著数寸。【四人围攻东方不败,未能碰到他一点衣衫,而四人都受了他的针刺。】
8、盈盈在旁观战,越来越担心:「不知他针上是否喂有毒药,要是有毒,那可不堪设想!」【但见东方不败身子越转越快,一团红影滚来滚去。】任我行、向问天、令狐冲连声吆喝,声音中透著又是愤怒,又是惶急。三人兵刃上都是贯注了内力,风声大作。东方不败却不发出半点声息。
(*段落摘自《笑傲江湖》第三十一回 绣花)
关于武器
受到影视作品的影响,很多人以为东方不败的武器就是一根绣花针或者是飞针之类。在原著中,东方不败虽然手持一根绣花针对敌四大高手,但是并没有证据显示绣花针是东方不败固定使用的一种武器。东方不败的武功当时应该已经到了独孤求败所说的“木剑境界”,也就是“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任我行、令狐冲等人见到东方不败的时候,东方不败正在绣花,所以就以手边的绣花针迎战,看他运用绣花针遮挡拨挑几个人的兵器,他只不过是不滞于物、以针为剑而已。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如果说《葵花宝典》里具体记载了针的用法,也是以针当剑的方法。恒山派两位师太身上找不出伤口,料想是被岳不群针刺而死。在黑木崖东方不败以绣花针御敌,除了最后受伤倒地为求伤敌也从未“飞针”,嵩山左岳比剑,岳不群蹂身而上用细针刺瞎了左冷禅的双目,也没有飞针。看看对他们使针的描写,拨、撩、刺,全都是剑术法门。岳肃、蔡子峰、渡元和尚,看过葵花宝典后,均选择用剑术对敌。可见流传出来的葵花宝典在招数上应当是以剑法为主的,而自宫之后按照秘方炼气服药恐怕才是宝典的关键。应该说,对于东方不败的武功究竟到了什么境界,是存有争议的,也许东方不败以针为剑并不是达到了孤独求败所推崇的剑术至境,仅仅是依照某种法门运针御敌而已。但是以此推断《葵花宝典》里专门有用针的武功,是不足取信、毫无根据的。实际上以针或者筷子、竹子、甘蔗等物为剑,是一种古老的传统了,很多笔记、小说中都可以看到,以针当剑,并不奇怪。至于岳不群飞针杀死两位师太云云,如果不是自己臆测便是受了影视作品的影响,就更加是无稽之谈了。

东方不败 - 人物武功

葵花宝典

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武功秘笈,书中对其来历着墨不多,相传作者为前朝太监,为何太监武功如此高强、却身居大内,不得而知。此功是以快为主,令人没有还击的机会,已将别人打败。
葵花宝典是武学中至高无上的秘笈,是前朝皇宫中一位宦官所著武功秘籍。
宝典中的武功博大精深,而且凶险至极。
这部宝典所载武学不仅十分厉害, 且兼凶险之极。这最难的还是第一关,只要第一关能打通,到后来也没什么。第一关只要有半点岔差,立时非死即伤。
练成了宝典中的武学,固是无敌於天下,而且长生延年,寿过百岁。

兄弟反目

岳、蔡二人返回华山后,彼此把各自抄写部分拿出比对,竟然不合,于是互相怀疑以至兄弟反目。
从此二人文争武斗,激起华山剑宗与气宗之争。小说中风清扬属剑宗、岳不群与令狐冲属气宗。
后日月神教大举攻入华山派,为的就是夺取《葵花宝典》残本,激斗后“日月神教十长老”战死于华山派,但宝典亦被日月神教夺去,辗转由东方不败习得。 
上述这一段,乃令狐冲与少林寺方证大师、武当派冲虚道长密会时,由方证与冲虚诉说。
另一段,福建少林寺的和尚渡元奉命前往华山讨要宝典,岳、蔡二人直承不讳,两人并向渡元禅师请教宝典里面的武学,认为渡元禅师为红叶禅师高徒,必有蒙红叶禅师传授宝典里面武学。而渡元靠自身领悟力随意解释一番。凭著小部分的记忆,将自己领悟到的记下写于袈裟之上,后来凭此自创出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后来也不回福建少林寺,还俗并自称为林远图,开设镖局。该剑谱才是笑傲江湖夺取之主要典籍。
据方证大师所言,林远图所悟远较日月神教夺抢而去之华山派笔录残本为多。练习葵花宝典之前,在此典的第一页已经注明“欲练神功,引刀自宫。炼丹服药,内外皆通。”(另一说是“欲练此功,必先自宫。不丹不药,内外皆通”)这句子,意思是修练前必先自宫,否则会‘欲火如焚,登时走火入魔,僵瘫而死’。东方不败曾曰:“我初当教主,那可意气风发了,说什么文成武德,中兴圣教,当真是不要脸的胡吹法螺。直到后来修习《葵花宝典》,才慢慢悟到了人生妙谛。其后勤修内功,数年之后,终于明白了天人化生、万物滋长的要道。”
另外,岳不群跟林平之都已自宫,但根据金庸原著,岳不群与林平之都是练《辟邪剑谱》,葵花宝典与辟邪剑谱虽属同源,但是此二人修习时间不及东方不败长久,所以功夫也尚且远不如东方不败。

原著描写

从地道中出来,竟是置身于一个极精致的小花园中,红梅绿竹,青松翠柏,布置得极具匠心,池塘中数对鸳鸯悠游其间,池旁有四只白鹤。众人万料不到会见到这等美景,无不暗暗称奇。绕过一堆假山,一个大花圃中尽是深红和粉红的玫瑰,争芳竞艳,娇丽无俦。
盈盈侧头向令狐冲瞧去,见他脸孕笑容,甚是喜悦,低声问:“你说这里好不好?”令狐冲微笑道:“咱们把东方不败赶跑后,我和你在这里住上几个月,你教我弹琴,那才叫快活呢。”盈盈道:“你这话可不是骗我?”
令狐冲道:“就怕我学不会,婆婆可别见怪。”盈盈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两人观赏美景,便落了后,见向问天和上官云抬着杨莲亭已走进一间精雅的小舍,令狐冲和盈盈忙跟着进去。一进门,便闻到一阵浓烈花香。见房中挂着一幅仕女图,图中绘着三个美女,椅上铺了绣花锦垫。令狐冲心想:“这是女子的闺房,怎地东方不败住在这里?是了,这是他爱妾的居所。他身处温柔乡中,不愿处理教务了。”
只听得内室一人说道:“莲弟,你带谁一起来了?”声音尖锐,嗓子却粗,似是男子,又似女子,令人一听之下,不由得寒毛直竖。
杨莲亭道:“是你的老朋友,他非见你不可。”
内室那人道:“你为甚么带他来?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才能进来。除了你之外,我谁也不爱见。”最后这两句说得嗲声嗲气,显然是女子声调,但声音却明明是男人。
任我行、向问天、盈盈、童百熊、上官云等和东方不败都甚熟悉,这声音确然是他,只是恰如捏紧喉咙学唱花旦一般,娇媚做作,却又不像是开玩笑。各人面面相觑,尽皆骇异。
杨莲亭叹了口气道:“不行啊,我不带他来,他便要杀我。我怎能不见你一面而死?”
房内那人尖声道:“有谁这样大胆,敢欺侮你?是任我行吗?你叫他进来!”
任我行听他只凭一句话便料到是自己,不禁深佩他的才智,作个手势,示意各人进去。上官云掀起绣着一丛牡丹的锦缎门帷,将杨莲亭抬进,众人跟着入内。
房内花团锦簇,脂粉浓香扑鼻,东首一张梳妆台畔坐着一人,身穿粉红衣衫,左手拿着一个绣花绷架,右手持着一枚绣花针,抬起头来,脸有诧异之色。
但这人脸上的惊讶神态,却又远不如任我行等人之甚。除了令狐冲之外,众人都认得这人明明便是夺取了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十余年来号称武功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可是此刻他剃光了胡须,脸上竟然施了脂粉,身上那件衣衫式样男不男、女不女,颜色之妖,便穿在盈盈身上,也显得太娇艳、太刺眼了些。
这样一位惊天动地、威震当世的武林怪杰,竟然躲在闺房之中刺绣!
任我行本来满腔怒火,这时却也忍不住好笑,喝道:“东方不败,你在装疯吗?”
东方不败尖声道:“果然是任教主!你终于来了!莲弟,你……你……怎么了?是给他打伤了呜?”扑到杨莲亭身旁,把他抱了起来,轻轻放在床上。东方不败脸上一副爱怜无限的神情,连问:“疼得厉害吗?”又道:“只是断了腿骨,不要紧的,你放心好啦,我立刻给你接好。”慢慢给他除了鞋袜,拉过熏得喷香的绣被,盖在他身上,便似一个贤淑的妻子服侍丈夫一般。
众人不由得相顾骇然,人人想笑,只是这情状太过诡异,却又笑不出来。
珠帘锦帷、富丽灿烂的绣房之中,竟充满了阴森森的妖氛鬼气。
东方不败从身边摸出一块绿绸手帕,缓缓替杨莲亭拭去额头的汗水和泥污。杨莲亭怒道:“大敌当前,你跟我这般婆婆妈妈干甚么?你能打发得了敌人,再跟我亲热不迟。”东方不败微笑道:“是,是!你别生气,腿上痛得厉害,是不是?真叫人心疼。”
如此怪事,任我行、令狐冲等皆是从所未见,从所未闻。男风娈童固是所在多有,但东方不败以堂堂教主,何以竟会甘扮女子,自居妾妇?此人定然是疯了。杨莲亭对他说话,声色俱厉,他却显得十分的“温柔娴淑”,人人既感奇怪,又有些恶心。
童百熊忍不住踏步上前,叫道:“东方兄弟,你……你到底在干甚么?”
东方不败抬起头来,阴沉着脸,问道:“伤害我莲弟的,也有你在内吗?”
童百熊道:“你为甚么受杨莲亭这厮摆弄?他叫一个混蛋冒充了你,任意发号施令,胡作非为,你可知道么?”
东方不败道:“我自然知道。莲弟是为我好,对我体贴。他知道我无心处理教务,代**劳,那有甚么不好?”童百熊指着杨莲亭道:“这人要杀我,你也知道么?”东方不败缓缓摇头,道:“我不知道。莲弟既要杀你,一定是你不好。那你为甚么不让他杀了?”
童百熊一怔,仰起头来,哈哈大笑,笑声中尽是悲愤之意,笑了一会,才道:“他要杀我,你便让他杀我,是不是?”
东方不败道:“莲弟喜欢干甚么,我便得给他办到。当世就只他一人真正待我好,我也只待他一个好。童大哥,咱们一向是过命的交情,不过你不应该得罪我的莲弟啊。”
童百熊满脸胀得通红,大声道:“我还道你是失心疯了,原来你心中明白得很,知道咱们是好朋友,一向是过命的交情。”东方不败道:“正是。你得罪我,那没有甚么。得罪我莲弟,却是不行。”童百熊大声道:“我已经得罪他了,你待怎地?这奸贼想杀我,可是未必能够如愿。”
东方不败伸手轻轻抚摸杨莲亭的头发,柔声道:“莲弟,你想杀了他吗?”
杨莲亭怒道:“快快动手!婆婆妈妈的,令人闷煞。”东方不败笑道:“是!”
转头向童百熊道:“童兄,今日咱们恩断义绝,须怪不了我。”
童百熊来此之前,已从殿下武士手中取了一柄单刀,当即退了两步,抱刀在手,立个门户。他素知东方不败武功了得,此刻虽见他疯疯癫癫,毕竟不敢有丝毫轻忽,抱元守一,凝目而视。
东方不败冷冷一笑,叹道:“这可真教人为难了!童大哥,想当年在太行山之时,潞东七虎向我围攻。其时我练功未成,又被他们忽施偷袭,右手受了重伤,眼见得命在顷刻,若不是你舍命相救,做兄弟的又怎能活得到今日?”
童百熊哼了一声,道:“你竟还记得这些旧事。”
东方不败道:“我怎不记得?当年我接掌日月神教大权,朱雀堂罗长老心中不服,啰里啰唆,是你一刀将罗长老杀了。从此本教之中,再也没第二人敢有半句异言。你这拥戴的功劳,可着实不小啊。”
童百熊气愤愤的道:“只怪我当年胡涂!”
东方不败摇头道:“你不是胡涂,是对我义气深重。我十一岁上就识得你了。那时我家境贫寒,全蒙你多年救济。我父母故世后无以为葬,丧事也是你代为料理的。”
童百熊左手一摆,道:“过去之事,提来干么?”
东方不败叹道:“那可不得不提。童大哥,做兄弟的不是没良心,不顾旧日恩情,只怪你得罪了我莲弟。他要取你性命,我这叫做无法可施。”
童百熊大叫:“罢了,罢了!”
突然之间,众人只觉眼前有一团粉红色的物事一闪,似乎东方不败的身子动了一动。但听得当的一声响,童百熊手中单刀落地,跟着身子晃了几晃。
只见童百熊张大了口,忽然身子向前直扑下去,俯伏在地,就此一动也不动了。他摔倒时虽只一瞬之间,但任我行等高手均已看得清楚,他眉心、左右太阳穴、鼻下人中四处大穴上,都有一个细小红点,微微有血渗出,显是被东方不败用手中的绣花针所刺。
任我行等大骇之下,不由自主都退了几步。令狐冲左手将盈盈一扯,自己挡在她身前。一时房中一片寂静,谁也没喘一口大气。
任我行缓缓拔出长剑,说道:“东方不败,恭喜你练成了《葵花宝典》上的武功。”东方不败道:“任教主,这部《葵花宝典》是你传给我的。我一直念着你的好处。”
任我行冷笑道:“是吗?因此你将我关在西湖湖底,教我不见天日。”
东方不败道:“我没杀你,是不是?只须我叫江南四友不送水给你喝,你能挨得十天半月吗?”
任我行道:“这样说来,你待我还算不错了?”
东方不败道:“正是。我让你在杭州西湖颐养天年。常言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西湖风景,那是天下有名的了,孤山梅庄,更是西湖景色绝佳之处。”
任我行哈哈一笑,道:“原来你让我在西湖湖底的黑牢中颐养天年,可要多谢你了。”
东方不败叹了口气,道:“任教主,你侍我的种种好处,我永远记得。
我在日月神教,本来只是风雷堂长老座下一名副香主,你破格提拔,连年升我的职,甚至连本教至宝《葵花宝典》也传了给我,指定我将来接替你为本教教主。此恩此德,东方不败永不敢忘。”
令狐冲向地下童百熊的尸体瞧了一眼,心想:“你刚才不断赞扬童长老对你的好处,突然之间,对他猛下杀手。现下你又想对任教主重施故技了。他可不会上你这个当。”
但东方不败出手实在太过迅捷,如电闪,如雷轰,事先又无半分征兆,委实可怖可畏。令狐冲提起长剑,指住了他胸口,只要他四肢微动,立即便挺剑疾刺,只有先行攻击,方能制他死命,倘若让他占了先机,这房中又将有一人殒命了。任我行、向问天、上官云、盈盈四人也都目不转瞬的注视着东方不败,防他暴起发难。
只听东方不败又道:“初时我一心一意只想做日月神教教主,想甚么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于是处心积虑的谋你的位,剪除你的羽翼。向兄弟,我这番计谋,可瞒不过你。日月神教之中,除了任教主和我东方不败之外,要算你是个人才了。”
向问天手握软鞭,屏息凝气,竟不敢分心答话。
东方不败叹了口气,说道:“我初当教主,那可意气风发了,说甚么文成武德,中兴圣教,当真是不要脸的胡吹法螺。直到后来修习《葵花宝典》,才慢慢悟到了人生妙谛。其后勤修内功,数年之后,终于明白了天人化生、万物滋长的要道。”
众人听他尖着嗓子说这番话,渐渐的手心出汗,这人说话有条有理,脑子十分清楚,但是这副不男不女的妖异模样,令人越看越是心中发毛。
东方不败的目光缓缓转到盈盈脸上,问道:“任大小姐,这几年来我待你怎样?”
盈盈道:“你待我很好。”
东方不败又叹了口气,幽幽的道:“很好是谈不上,只不过我一直很羡慕你。一个人生而为女子,已比臭男子幸运百倍,何况你这般千娇百媚,青春年少。我若得能和你易地而处,别说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就算是皇帝老子,我也不做。”
令狐冲笑道:“你若和任大小姐易地而处,要我爱上你这个老妖怪,可有点不容易!”任我行等听他这么说,都是一惊。
东方不败双目凝视着他,眉毛渐渐竖起,脸色发青,说道:“你是谁?竟敢如此对我说话,胆子当真不小。”这几句话音尖锐之极,显得愤怒无比。
令狐冲明知危机已迫在眉睫,却也忍不住笑道:“是须眉男儿汉也好,是千娇百媚的姑娘也好,我最讨厌的,是男扮女装的老旦。”
东方不败尖声怒道:“我问你,你是谁?”
令狐冲道:“我叫令狐冲。”
东方不败怒色登敛,微微一笑,说道:“啊!你便是令狐冲。我早想见你一见,听说任大小姐爱煞了你,为了你连头都割得下来,可不知是如何一位英俊的郎君。哼,我看也平平无奇,比起我那莲弟来,可差得远了。”
令狐冲笑道:“在下没甚么好处,胜在用情专一。这位杨君虽然英俊,就可惜太过喜欢拈花惹草,到处留情……”
东方不败突然大吼:“你……你这混蛋,胡说甚么?”一张脸胀得通红,突然间粉红色人影一晃,绣花针向令狐冲疾刺。
令狐冲说那两句话,原是要惹他动怒,但见他衣袖微摆,便即刷的一剑,向他咽喉疾刺过去。这一剑刺得快极,东方不败若不缩身,立即便会利剑穿喉。但便在此时,令狐冲只觉左颊微微一痛,跟着手中长剑向左荡开。
却原来东方不败出手之快,实在不可思议,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他已用针在令狐冲脸上刺了一下,跟着缩回手臂,用针挡开了令狐冲这一剑。
幸亏令狐冲这一剑刺得也是极快,又是攻敌之所不得不救,而东方不败大怒之下攻敌,不免略有心浮气粗,这一针才刺得偏了,没刺中他的人中要穴。
东方不败手中这枚绣花针长不逾寸,几乎是风吹得起,落水不沉,竟能拨得令狐冲的长剑直荡了开去,武功之高,当真不可思议。
令狐冲大惊之下,知道今日遇到了生平从所未见的强敌,只要一给对方有施展手脚的余暇,自己立时性命不保,当即刷刷刷刷连刺四剑,都是指向对方要害。
东方不败“咦”的一声,赞道:“剑法很高啊。”左一拨,右一拨,上一拨,下一拨,将令狐冲刺来的四剑尽数拨开。令狐冲凝目看他出手,这绣花针四下拨挡,周身竟无半分破绽,当此之时,决不容他出手回刺,当即大喝一声,长剑当头直砍。东方不败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拈住绣花针,向上一举,挡住来剑,长剑便砍不下去。
令狐冲手臂微感酸麻,但见红影闪处,似有一物向自己左目戳来。此刻既已不及挡架,又不及闪避,百忙中长剑颤动,也向东方不败的左目急刺,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这一下剑刺敌目,已是迹近无赖,殊非高手可用的招数,但令狐冲所学的“独狐剑法”本无招数,他为人又是随随便便,素来不以高手自居,危急之际更不暇细思,但觉左边眉心微微一痛,东方不败已跳了开去,避开了他这一剑。
  令狐冲知道自己左眉已为他绣花针所刺中,幸亏他要闪避自己长剑这一刺,绣花针才失了准头,否则一只眼睛已给他刺瞎了,骇异之余,长剑便如疾风骤雨般狂刺乱劈,不容对方缓出手来还击一招。东方不败左拨右挡,兀自好整以暇的啧啧连赞:“好剑法,好剑法!”
任我行和向问天见情势不对,一挺长剑,一挥软鞭,同时上前夹击。这当世三大高手联手出战,势道何等厉害,但东方不败两根手指拈着一枚绣花针,在三人之间穿来插去,趋退如电,竟没半分败象。上官云拔出单刀,冲上助战,以四敌一。斗到酣处,猛听得上官云大叫一声,单刀落地,一个筋斗翻了出去,双手按住右目,这只眼睛已被东方不败刺瞎。
令狐冲见任我行和向问天二人攻势凌厉,东方不败已缓不出手来向自己攻击,当下展动长剑,尽往他身上各处要害刺去。但东方不败的身形如鬼如魅,飘忽来去,直似轻烟。令狐冲的剑尖剑锋总是和他身子差着数寸。
忽听得向问天“啊”的一声叫,跟着令狐冲也是“嘿”的一声,二人身上先后中针。任我行所练的“吸星大法”功力虽深,可是东方不败身法快极,难与相触,二来所使兵刃是一根绣花针,无法从针上吸他内力。又斗片刻,任我行也是“啊”的一声叫,胸口、喉头都受到针刺,幸好其时令狐冲攻得正急,东方不败急谋自救,以致一针刺偏了准头,另一针刺得虽准,却只深入数分,未能伤敌。
四人围攻东方不败,未能碰到他一点衣衫,而四人都受了他的针刺。盈盈在旁观战,越来越担心:“不知他针上是否喂有毒药,要是有毒,那可不堪设想!”但见东方不败身子越转越快,一团红影滚来滚去。任我行、向问天、令狐冲连声吆喝,声音中透着又是愤怒,又是惶急。三人兵刃上都是贯注了内力,风声大作。东方不败却不发出半点声息。
盈盈暗想:“我若加入混战,只有阻手阻脚,帮不了忙,那可如何是好?
看来东方不败以一敌三,还能取胜。”一瞥眼间,只见杨莲亭已坐在床上,凝神观斗,满脸关切之情。盈盈心念一动,慢慢移步走向床边,突然左手短剑一起,嗤的一声,刺在杨莲亭右肩。杨莲亭猝不及防,大叫一声。盈盈跟着又是一剑,斩在他的大腿之上。
杨莲亭这时已知她用意,是要自己呼叫出声,分散东方不败的心神,强忍疼痛,竟再也不哼一声。盈盈怒道:“你叫不叫?我把你手指一根根的斩了下来。”长剑一颤,斩落了他右手的一根手指。不料杨莲亭十分硬气,虽然伤口剧痛,却没发出半点声息。
但杨莲亭的第一声呼叫已传入东方不败耳中。他斜眼见到盈盈站在床边,正在挥剑折磨杨莲亭,骂道:“死丫头!”一团红云陡向盈盈扑去。
盈盈急忙侧头缩身,也不知是否能避得开东方不败刺来的这一针。令狐冲、任我行双剑向东方不败背上疾戳。向问天刷的一鞭,向杨莲亭头上砸去。
  东方不败不顾自己生死,反手一针,刺入了向问天胸口。
  向问天只觉全身一麻,软鞭落地,便在此时,令狐冲和任我行两柄剑都插入了东方不败后心。东方不败身子一颤,扑在杨莲亭身上。
任我行大喜,拔出剑来,以剑尖指住他后颈,喝道:“东方不败,今日终于……终于教你落在我手里。”剧斗之余,说话时气喘不已。
盈盈惊魂未定,双腿发软,身子摇摇欲坠。令狐冲抢过去扶住,只见细细一行鲜血,从她左颊流了下来。盈盈却道:“你可受了不少伤。”伸袖在令狐冲脸上一抹,只见袖上斑斑点点,都是鲜血。
令狐冲转头问向问天:“受伤不重罢?”
向问天苦笑道:“死不了!”
东方不败背上两处伤口中鲜血狂涌,受伤极重,不住呼叫:“莲弟,莲弟,这批奸人折磨你,好不狠毒!”
杨莲亭怒道:“你往日自夸武功盖世,为甚么杀不了这几个奸贼?”
东方不败道:“我已……我……”
杨莲亭怒道:“你甚么?”
东方不败道:“我已尽力而为,他们……武功都强得很。”突然身子一晃,滚倒在地。任我行怕他乘机跃起,一剑斩在他左腿之上。
东方不败苦笑道:“任教主,终于是你胜了,是我败了。”任我行哈哈大笑,道:“你这大号,可得改一改罢?”东方不败摇头道:“那也不用改。
东方不败既然落败,也不会再活在世上。”他本来说话声音极尖,此刻却变得低沉起来,又道:“倘若单打独斗,你是不能打败我的。”
任我行微一犹豫,说道:“不错,你武功比我高,我很是佩服。”
东方不败道:“令狐冲,你剑法极高,但若单打独斗,也打不过我。”
令狐冲道:“正是。其实我们便是四人联手,也打你不过,只不过你顾着那姓杨的,这才分心受伤。阁下武功极高,不愧称得‘天下第一’四字,在下十分钦佩。”
东方不败微微一笑,说道:“你二位能这么说,足见男子汉大丈夫气概。唉,冤孽,冤孽,我练那《葵花宝典》,照着宝典上的秘方,自宫练气,炼丹服药,渐渐的胡子没有了,说话声音变了,性子也变了。我从此不爱女子,把七个小妾都杀了,却……却把全副心意放在杨莲亭这须眉男子身上。倘若我生为女儿身,那就好了。任教主,我……我就要死了,我求你一件事,请……你瞧在我这些年来善待你大小姐的份上……”
任我行问道:“甚么事?”
东方不败道:“请你饶了杨莲亭一命,将他逐下黑木崖去便是。”
任我行笑道:“我要将他千刀万剁,分一百天凌迟处死,今天割一根手指,明天割半根脚趾。”
东方不败怒叫:“你……你好狠毒!”猛地纵起,向任我行扑去。
他重伤之余,身法已远不如先前迅捷,但这一扑之势仍是凌厉惊人。任我行长剑直刺,从他前胸通到后背。便在此时,东方不败手指一弹,绣花针飞了出去,插入了任我行右目。
任我行撤剑后跃,呯的一声,背脊撞在墙上,喀喇喇一响,一座墙被他撞塌了半边。盈盈忙抢前瞧父亲右眼,只见那枚绣花针正插在瞳仁之中。幸好其时东方不败手劲已衰,否则这针直贯入脑,不免性命难保,但这只眼珠恐怕终不免是废了。
盈伸指去抓绣花针的针尾,但钢针甚短,露出在外者不过一分,实无着手处。她转过身来,拾起东方不败抛下的绣花绷子,抽了一根丝线,款款轻送,穿入针鼻,拉住丝线,向外一拔。任我行大叫一声。那绣花针带着几滴鲜血,挂在丝线之下。
任我行怒极,飞腿猛向东方不败的尸身上踢去。尸身飞将起来,呯的一声响,撞在杨莲亭头上。任我行盛怒之下,这一腿踢出时使足了劲力,东方不败和杨莲亭两颗脑袋一撞,尽皆头骨碎破,脑浆迸裂。
任我行得诛大仇,重夺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却也由此而失了一只眼睛,一时喜怒交迸,仰天长笑,声震屋瓦。但笑声之中,却也充满了愤怒之意。

精彩对白

(电影版)
1.死并不可怕,孤独的活着才最痛苦。
2.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
3.昨日之日不可留,往者已矣。
4.可怜他被命运拖着走,摆脱不了。
5.无论所得所失,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你自己。
6.你一直都在追求你所失去的,得到的又不珍惜。
7.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在乎实力。
8.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9.人生如朝露,难得酒逢知己
10.人间有情尽白发,天地无意了沧桑。
11.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来,是要埋葬一切。
12.我?!我是谁,这个答案我自己都想知道。
13.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14.我为天下人洒血断头,天下有几人记得我东方不败,其实负心的是天下人。
15.我不会告诉你,我要你记得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16.人的话意思太多了,还有口是心非的,就这是天下所有是非的来源!
17.问天下英雄,谁能真正笑傲江湖!
18.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19.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20.这龙一条变两条了。龙配龙,这凤可吃醋了。(个中意思,自行领悟)
21.其实你跟我一样悲哀,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东方不败 - 权力名利

东方不败的不寻常处是他夺得权力之后,又对权力失去兴趣,一个人藏起来学做女子。
某些作者读者,或会觉得这是不可思议,但是换一个角度看,这个得到了一切权力的人,人在高处不胜寒,为了超越自然,于是开始尽力追求一样在那个时代他根本没有可能得到的东西,他的衣服再娇艳十倍,再努力绣花,也不能成为真正的女子,他对任盈盈说羡慕她是女儿身,虽说不一定是出于真心的话,但也有几分真实。
表面看,东方不败令人毛骨惊然的地方,是其作为一代枭雄,引刀自宫,模仿闺阁妇女,竟然与杨莲亭那样的鄙俗之人同性相爱!
但是,东方不败真正令人心寒之处,其实还不是性的问题,而是他明知部下弄权,却不予理睬,而是放任自流。
东方不败自任我行手中夺权,论智谋武功,他都不比任我行逊色,事实上,任我行宣称,东方不败是他所佩服的第一人。但是东方不败夺得大权,树立威信之后,却由于迷上葵花宝典,无心处理教务,便把权力交给自己喜爱的杨莲亭,任由他胡作胡为。
杨莲亭根本就是个贪心自私的庸碌小人,他的统治手法,无非是假东方不败之名,实行最原始的暴政,他所做的,无非是隔绝部下与东方不败见面的机会,然后假传圣旨,为所欲为, 与历史上的宦官弄权,完全一样。接近皇帝的小人弄权,本来就是中国数千年来宫廷政治的悲剧,也是人治和极权揉合的典型悲剧,不但不断在中国历史上发生,同时也在大大小小的中国社会组织之中发生,当然也可以发生在日月神教之内。历史上的忠臣,以为清除了皇帝身旁的小人,问题便可以得到解决,殊不知真正的问题,其实在于皇帝身上、在于制度之上,小人得志,不过是投其所好,及利用制度的弱点。
东方不败的忠心部下童百熊,以为只要找到东方不败,当面请示,便可以得到公道,只要他一知道实情,便一定不会容许教务恶化下去,但千辛万苦见到东方不败面之后,童百熊才发觉,原来是没有分别的。有些事东方不败根本知道,但知道不知道都是一样,东方不败也会让杨莲亭照做。
东方不败的可怕之处是他没有疯,他十分清醒。只是到了这个地步,他最关心的只有他的个人喜好。至于他的部下怎样,日月神教怎么样,他已漠不关心。极权者可以这样冷静地自大狂妄,这才是东方不败最令人心寒之处。

东方不败 - 相关影视作品

《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

林青霞
林青霞
产 地: 中国香港  
类 型: 武侠功夫 
导 演: 程小东    
编 剧: 金庸 徐克 邓碧燕   
出品公司: 徐克电影工作室   
上映日期: 1992年06月16日    

林青霞——东方不败   

林青霞,台湾著名电影女演员,祖籍山东莱阳,1954年11月3日出生于台北三重。她是七十年代后期最著名的文艺片巨星之一。

《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   

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

产 地: 中国香港    
类 型: 武侠功夫  
导 演: 程小东 李惠民   
编 剧: 金庸 徐克 邓碧燕  
出品公司: 电影工作室  
发行公司: 嘉禾电影有限公司  
上映日期: 1992年8月18日 德国    

林青霞--东方不败 

改编自金庸名著《笑傲江湖》。仍由拍摄《东方不败》的程小东执导,但故事并不延续。练成神功的东方不败欲一统天下,但黑木崖一战使之全军覆没,自己也身负重伤,从此不见踪影。东方不败爱妾雪千寻重整日月神教,只为等他重现。水师提督顾长风偶上黑木崖遇到东方不败,却被其点了穴。东方不败重现江湖,在杀遍冒充自己的人后找到雪千寻,下重手与她了断情缘。顾长风不计前怨将雪千寻救出,并生爱慕之情;但雪千寻对东方不败旧情难忘。东方不败欲再一统江湖,顾长风为制止率水师与之决一死战。雪千寻已死,东方不败手抱爱妾略有所悟。

东方不败 - 饰演过东方不败的女演员

1978 田青 香港邵氏电影《笑傲江湖》 国语版更名为"司马无忌"
1984 江毅 香港无线电视剧《笑傲江湖》
1985 乾德门台湾台视电视剧《笑傲江湖》
1992 林青霞 香港电影《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公认最经典的东方不败
1993 林青霞 香港电影《东方不败风云再起
1996 杨丽菁 台湾中视电视剧《天师钟馗之葵花宝典》该版东方不败又名"方琳"
1996 鲁振顺 香港无线电视剧《笑傲江湖》
2000 刘雪华 台湾中视电视剧《笑傲江湖》
2000 郑秀珍 新加坡电视剧《笑傲江湖》
2001 茅威涛 内地电视剧《笑傲江湖》
2013 陈乔恩 内地电视剧《笑傲江湖》该版东方不败直接设定为女性

本词条对我有帮助 分享到: 我要提建议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69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69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