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东方营

    东方营又名为“东方志愿军”,被调遣并服役于德国军队的团级或师级部队最初的东方营是由德国军官违反上级命令私自成立的,其中大多数士兵来自非俄国国籍的人口,波罗的海人,乌克兰人,高加索人以及哥萨克人,这种征兵方式很快就模式化并且在1941年集团军中心组建了第一批东方营,并将其部署在军区后方。在1942年12月十五日德军成立了东方士兵监察组用来监督日趋饱和的雇佣士兵。

    编辑摘要
    名称: 东方营 创建时间: 1941
    所属国家: 德国 组成: 非德国国籍的人口
    别名: 东方志愿军

    目录

    历史/东方营 编辑

    德国在东线招募的军队统称为“东方士兵”,其中就包括了从东欧各地志愿加入德国军队的士兵,他们身着德军制服并负责看守德军的交通线,在德军后方与敌方游击队进行作战有时甚至负责防守前线某些不重要的阵地节点。这些士兵通常会以营为建制并且很少大于此规模。

    东方营被调遣并服役于德国军队的团级或师级部队最初的东方营是由德国军官违反上级命令私自成立的,其中大多数士兵来自非俄国国籍的人口,波罗的海人,乌克兰人,高加索人以及哥萨克人,这种征兵方式很快就模式化并且在1941年集团军中心组建了第一批东方营,并将其部署在军区后方。在1942年12月十五日德军成立了东方士兵监察组用来监督日趋饱和的雇佣士兵。这些部署在前线或是后方东方营都听从于德国军队而且在东线的德国集团军总部内都有单独的东方部队的参谋部。

    到1943年秋天,反对建立东方部队的人试图将其解散,但是东方士兵监察组却表示如果将这相当于30个德国师的427000名东方士兵解散将会使德军面临严重的兵员匮乏。出于种种政治上的考虑,这些士兵被派遣至西欧和南欧的被占领国并负责那里的保卫任务。

    关于东方营究竟为德军补充了多少兵员至今无从查起,但即使他们有着不好的表现的记录,但是他们仍为德军减小了不少的负担以及在安全保卫任务的表现是毋庸置疑的。根据1943年德军的一份可能不完整的名单中来看,那时他们已经拥有63个东方营,一个东方团以及122个东方连为其服役。一份美国1945年的名册中记录了在德军中服役的东方营达到180个之多,我们把实际的人数放在一边不谈,这些在德军中服役的东方士兵大大增加了德军的战斗力以及反游击作战的能力。

    纳粹德国对苏联发动战争的初期,德国俘虏了大批的苏军官兵。起初纳粹根本没有考虑过将这些“劣等民族”编入德军。但1941年冬季德军在莫斯科城下的惨败,预示着纳粹“闪电战”的破灭,第三帝国的“东方政策”也随之发生了转变。1942年1月,德国国防军开始计划在苏联少数民族中招募志愿兵组建“东方军团”,这获得了希特勒的首肯。不久大批“东方部队”陆续组建了起来,包括11个营的“亚美尼亚军团”、14个营的“阿塞拜疆军团”、14个营的“格鲁吉亚军团”、5个营的“高加索穆斯林军团”(由阿塞拜疆人、车臣人等组成)、34个营的“土耳其斯坦军团”和8个营的“伏尔加鞑靼军团”。1942年8月12日,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攻占了苏联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首府埃利斯塔,德国军官在这个卡尔梅克蒙古人聚居区大肆进行反苏宣传,随即德军招募了3000名卡尔梅克蒙古人。

    但德军对“东方军团”并不放心,担心这些部队会在作战时反戈一击,于是把他们以营为单位分散安插到德军各个部队中去,因此纳粹高层也将这些部队统称为“东方营”。到1943年,德军共有98个“东方营”,其中80个营在东线和巴尔干战场作战,12个营后来抽调到了法国和意大利,以抗击盟军可能的登陆。其中德国国防军第162步兵师是德军中的“异类”,该师又被称为“土耳其斯坦师”,士兵很多都来自中亚地区。二战期间德军《信号》杂志拍摄的照片显示,这支部队中黄种人占了很大比例。不过第162步兵师先后在南斯拉夫和意大利战场作战,没有去过法国。

    战绩/东方营 编辑

    盟军诺曼底登陆首先遭遇“东方营” 


    盟军在1944年6月6日诺曼底登陆前,担任海岸防御任务的德国国防军第243岸防师和第709岸防师配属了数个“东方营”。以第709岸防师为例,其下辖的第739掷弹兵团就有2个“东方营”,另外2个“东方营”由师长威廉·冯·施利本中将直接指挥。当时德军部署在诺曼底地区的大都是些“二流部队”,由于西线无战事,第243岸防师和第709岸防师的精锐部队经常会被抽调去东线。盟军登陆前不久,第739掷弹兵团第1营就被调往东线,该部队主力只剩下了2个“东方营”。暂且不论“东方营”战斗热情是否高涨,但他们的战斗经验明显不足,同时由于“东方营”还负责构筑海岸防御工事,几个月高强度劳作下来,“东方营”士兵的体力下降了不少。

    根据美国历史学家斯蒂芬·安布罗斯的著作《D日》描述,最先在诺曼底登陆中被盟军俘虏的是2名朝鲜籍德军士兵。不久在诺曼底战场上被俘的朝鲜籍士兵达到了20多人,美军对他们进行了专门审讯。原来,这些朝鲜人最先被日军招募,在1939年爆发的日苏诺门罕战役中又被苏军俘虏。当年日苏双方停火后,大多数的日本战俘都被遣返,但苏军扣留了朝鲜人,因为苏军认为他们并不属于“战俘”。后来这些朝鲜人加入了苏联红军,1941年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后,他们随大部队开赴前线。但随着苏军在战争初期的溃败,他们又和其他众多的苏联红军官兵一道被德军俘虏。因为忍受不了德军战俘营里异常恶劣的环境,他们又被迫参加了德军,1943年作为“东方营”的士兵被派往诺曼底驻防,直至被盟军俘虏。

    作为杂牌军的“东方营”在登陆盟军的海陆空立体打击下迅速败退下来。第709岸防师的战报显示,仅在最初的10天内,该师伤亡就已达到了4000人,“东方营”残部不得不向瑟堡撤退。6月26日,施利本中将率领包括“东方营”残部在内的800人向美国第9步兵师投降。下辖“东方营”部队的第243岸防师情况同样不妙,6月底在诺曼底地区的科朗坦半岛作战时大部被歼。

    印度军团

    诺曼底登陆约两个月后,盟军又在法国南部发起了“龙骑兵行动”,这次挡在盟军面前的是希特勒的“印度军团”。这支部队由被德军俘虏的英军印度籍官兵组成,1943年9月被调到法国,负责大西洋沿岸的防御。德国陆军元帅埃尔温·隆美尔对这支部队很重视,多次前去视察检阅,然而纳粹高层并不怎么信任这些印度人,与对待“东方营”的做法一样,也经常把“印度军团”以营为单位拆开使用。在隆美尔的努力下,“印度军团”主力被部署到比斯开湾的波尔多地区。盟军在诺曼底登陆时,“印度军团”正驻扎在波尔多的拉卡诺地区。

    1944年8月15日,随着盟军登陆法国南部,“印度军团”赶忙撤离拉卡诺,撤退到敦镇附近时,“印度军团”遭到了法军的堵击,阿里·汗中尉阵亡,这是“印度军团”的第一次战斗伤亡。当印度人试图穿过卢瓦尔河向第戎撤退时,又碰上了盟军装甲部队,不过盟军装甲部队正准备向纵深推进,没有时间理会这些毫无战斗意志的特殊“德军”。“印度军团”一路狂奔,中途被法国抵抗组织多次“骚扰”,又有2名军官被击毙。1944年冬,“印度军团”通过阿尔萨斯撤到了德国奥伯霍芬。1945年5月德国战败投降前夕,“印度军团”试图逃往瑞士,被美法两军包围,于是乖乖放下武器投降。这个曾被隆美尔元帅寄予厚望的“印度军团”在战争中的贡献几乎为零,德国高级将领嘲笑他们最大的本事就是临阵开溜,连希特勒也曾说过:“印度军团真是个大玩笑!”

    二战结束后,这些德军中的杂牌部队命运各不相同。“印度军团”成员被送回印度接受审判,而“东方营”官兵基本上都被移交给苏联,他们大多被送到各个监狱接受改造。

    日本连 /东方营 编辑

    1944年6月6日,盟军发动举世闻名的诺曼底登陆战。在登陆最初的24小时里,盟军所遇到的一大半纳粹军人并不是纯粹的德国人,而是来自大量神秘的“东方营”,其官兵多是德国入侵苏联后俘虏的中亚和高加索士兵。更有意思的是,德国国防军第709岸防步兵师下辖的第630东方营是一个例外,这个营里居然有“日本连”。

    1941年,日本驻纳粹德国大使大岛浩向老朋友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甫(纳粹外交部长)提议,征募在欧洲的日本侨民,组建一支成建制的日本军队,配合德军行动。大岛浩是个十足的“纳粹分子”,20世纪30年代美国记者威廉·夏伊勒将其描述为“比纳粹还要纳粹的人”。大岛浩的想法得到里宾特洛甫的支持,经过里宾特洛甫斡旋,希特勒授权国防军与大岛浩协商部队组建事宜。

    大岛浩报请东京批准后,任命手下松田信卫大尉担任指挥官,负责招募由180人组成的标准步兵中队(也就是连级作战单位)。1941年12月,步兵中队正式组建。这些日本人被德军送到设在波兰的训练营,他们于1942年春季训练结束,随后编入德国国防军序列。

    1942年5月,德国国防军将“日军”派至法国布列塔尼地区,正式授予其德国国防军第709岸防步兵师第630东方营第3连的番号,俗称“日本连”。日本陆军大尉松田信卫被授予德国国防军上尉军衔,出任连长,该部队下辖3个排。罕见的是,军官们被允许佩带日本军刀,这在德国国防军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日本连在布列塔尼待了近半年,1942年12月随第709岸防步兵师调往诺曼底驻防。平心而论,这个师属于德军三流部队,官兵们多是在东线负伤的军人、老人、新兵、患慢性疾病者和策反的盟国战俘,“日本连”应算得是“精锐部队”了。

    第709岸防步兵师的防守区域包括后来美军登陆的犹他海滩和美国空降部队空投区域。除了“日本连”外,第709岸防步兵师里有不少杂牌“东方部队”,主要是由波兰劳工和苏联战俘组成,“日本连”所在的第630东方营被配属给第919掷弹兵团。1943年12月,卡尔-威廉·冯·施利本少将从东线调到诺曼底,接过第709岸防步兵师的指挥权。施利本在东线打了两年半,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他一上任就重新调整全师防务,将“日本连”调至盟军最有可能登陆的犹他海滩。

    值得一提的是,1943年11月,大岛浩到“大西洋壁垒”考察,特地看望了“日本连”。松田信卫将第709岸防步兵师的军事部署详细介绍给大岛浩,包括驻地和人员、武器配置情况,连反坦克壕沟、炮台方位也尽在其中。得到如此丰富的实地资料后,大岛浩写了一份长达20页的报告,迫不及待地用已经被盟军破译的密码向东京邀功请赏,当然这些极有价值的情报中途就落入盟军之手。

    由于"西线无战事",德军总部将第709岸防步兵师的一些部队调往东线作战,“日本连”则继续驻防犹他海滩,这支部队的末日即将到来。

    1944年6月6日,盟军登陆诺曼底,其中美国第4步兵师的登陆点就是犹他海滩。“日本连”对美军的突然登陆起初有些不知所措,在松田信卫指挥下边打边撤。然而第二天,“日本连”陷入美军第4步兵师的迂回包围,为了突围,松田信卫挥舞着日本刀,带着百十号人冲向美军阵地,这种战术对美军毫无作用,美军的炮弹和机枪将“日本连”几乎全歼。美军第4步兵师助理师长小西奥多·罗斯福准将用望远镜观察着战场,对康拉德·西蒙斯中校说道:“他们怎么从太平洋游到这里来了?”

    6月7日一战,“日本连”死掉165人,松田信卫也被美军击毙,只有安田恒夫中尉带着十余人逃回第709岸防步兵师师部所在地瑟堡,向施利本中将(1944年已晋升为中将)汇报战况。根据德军西线总司令部的命令,瑟堡升格为要塞,施利本中将出任要塞司令。由于兵力悬殊,6月26日,施利本率残部800人向美国第9步兵师师长曼顿·艾迪少将投降。安田恒夫不愿忍受投降带来的耻辱,在瑟堡要塞内剖腹自杀,只有8名“日本连”士兵随施利本投降。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军队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8-05 17:14:24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