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两会微博

    两会,微博无疑成为代表委员网络互动的一大亮点。通过“围脖”晒提案议案、晒关注话题、与网友沟通交流,成为许多代表委员的新选择。在人民微博“微言大事博论两会”栏目里,关牧村、巩汉林等委员纷纷织起“围脖”。委员连发36条微博报两会,微博或成人大代表履职新平台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两会微博 英文名: NPC and CPPCC micro-blog
    拼音: lianghuiweibo

    目录

    简介/两会微博 编辑

    关牧村微薄截图关牧村微薄截图

    委员连发36条微博两会记者围追堵截”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成了两会的“现场报道者”。也许是出于职业习惯,全国政协委员、人民日报高级记者詹国枢从昨天下午2时上车赴人民大会堂开始,到会议结束回宾馆,连发了36条微博报道开会现场。对于微博,詹委员热情不小——“今天试了一把微博现场直播,效果如何,不得而知。姑且一试吧,既然微博改变一切,为什么不可以改变改变我们的开会方式、报道方式和生活方式呢?”他还特地让网友放心:“老詹在大会堂边开会边发微博,会不会影响自己开会呢?不会的。一边听报告,一边看文件,一边动脑筋,一边写成文,我相信,如此认真,如此集中精力,效果绝不会差于其他委员的。”对于网友表示的支持,詹委员表示:“下回听温总理报告,老詹还直播,主要写评论,以评为主,以播为辅。”[1]

    微博或成人大代表履职新平台/两会微博 编辑

    张春贤开通实名微博张春贤开通实名微博

    “两会”是一年一度最重要的政治活动

    最近,王明雯特别忙,除了工作,与“粉丝”们在微博上交流、互动几乎占去了她每天不多的剩余时间。王明雯是中国四川省西昌法学院的教授,她的另一个特殊身份是中国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以来,每年三月,王明雯都会到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年度例会,与其他2000多名代表一起,代表13亿中国人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建议、意见,并对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事项进行表决。几乎在同一时间,中国最高政治协商机构――中国全国政协年度例会也在北京举行。在中国,“两会”是一年一度最重要的政治活动。

    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

    王明雯今年打算利用微博,充分征集民意。为此,她开通了两个微博,把准备在大会期间提出的建议内容,预先在微博里“晒”出来。网民的积极响应,超乎她的想象。短短几天的时间,她的微博“粉丝”一下子突破了5万。“大家希望能够和代表有更多交流,把平时没有机会诉说的苦恼也好,反映问题也好,对代表的好奇也好(表达出来),什么都有。每天回复这些网民的意见、建议和评论,我也搜集到了很多比较有价值的意见、建议,对我的履职是帮助。我觉得这是一件大好事。”这些年来,食品安全问题越来越成为民众关心的一个热点问题。今年,王明雯就准备提交一份涉及食品安全问题的议案建议,这份建议一放到微博上,“粉丝”们马上热闹地讨论起来。网民谢良兵回应说,现在很多家长不太相信国产奶粉,给小孩儿吃的都是进口奶粉,希望通过人大代表呼吁奶粉安全问题;网民“东方伊仁-苦咖啡”则建议,关注转基因粮食……事实上,微博走进中国,是最近一年多的事儿,但它迅速赢得了网民的推崇和认可,一时间开微博成了件时髦的事。据估算,目前中国4.5亿网民中每六个人就有一个是微博使用者。

    微博逐渐成为公共事务的讨论平台

    除了供人们交友、娱乐、分享信息外,微博逐渐成为公共事务的讨论平台。中国很多政府机关开通了微博,用来发布信息和回应民众诉求。其中一些话题甚至引起了中国领导人的关注。王明雯使用微博算是比较早的。去年“两会”的时候,她就开通了微博。“我去年‘两会’之前就开了(微博),只是去年没有实名,也没有注明我的(全国人大)代表身份,去年的影响不是很大。今年,是因为朋友讲,你既然都在网上征集意见了,实名之后,可能有更多的网民了解你,可能收集的意见建议更全面一些。”听取了朋友的意见后,王明雯不仅开通了实名微博,还亮出了“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一下子吸引了大批网民的关注,来自民间的声音也纷至沓来。 “(网民反映的问题)范围非常广,包括乞(讨)儿(童)的解救,食品安全问题,尘肺病的问题。还有希望官员财产申报,还有很多涉及到一些个人的情况、反映,希望关注,难以一一统计。”

    委员们的微博访问量和活跃度明显提高

    为了与网民和“粉丝”深入沟通,王明雯还特意在微博上公布了自己的电子邮箱。“发(微)博文的时候,因为字数限制,不能完整表达意见、建议的时候,我希望有意愿的网友,通过电子邮件和我交流。我的邮箱也是公开的,(现在)邮箱里面已经收到了网友的几百封(电子邮件)。我觉得,这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弥补一下微博的不足。” 记者调查发现,“两会”前夕,中国多家大型网站都推出了“代表委员微博征集意见”的专栏。在中国主要门户网站之一――新浪网的微博平台上还专门开设了代表、委员专区,目前已有约300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开通了实名微博,而这些微博吸引的“粉丝”少则数千,多则超过百万。新浪网微博业务主管刘清利告诉记者,随着“两会”召开在即,代表、委员们的微博访问量和活跃度明显提高了。此外,新浪也正在打造一个平台,让代表、委员与网民可以利用微博更加顺畅交流。

    代表和委微博议政的专题

    “我们(会)在‘两会’前夕和‘两会’期间,会上线一个专题,就是专门针对代表和委员的微博议政的专题,这个板块马上就要推出了。让更多的朋友、网民第一时间和代表、委员沟通。”随着微博热在中国的持续升温,一些以前没用过微博的代表、委员也被“吸引”进来。来自四川的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就是一个微博“新手”。作为一位知名度很高的职业律师,韩德云的微博一“开张”,就有很多网友慕名而来。能够通过微博了解社会各方面的声音,让韩德云感受颇深。 “以前,(开‘两会’时)我这个行业里的律师,会给我很多方面的信息,但是这个群体,相对还是比较单一。现在通过微博,可以接触更多不同层面、不同方面的人群,从了解民意的角度,更全面、更真实,让我自己会更有感觉。”

    一位微博“粉丝”的亲身经历

    引发了韩德云对于医疗保险接续问题的关注,他打算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一份相关议案建议。“有一个人发‘私信’告诉我说,上医院用医(疗)保(险),跨地区去使用的话,非常不方便。就社会保障来说,从全国统筹的角度来讲,是不是能从更高的层面上做规定?这会促使我去进一步分析和考虑。”对于王明雯、韩德云等全国人大代表开微博征询民意的做法,网民多数表示支持和欢迎,网友“舟凌阳侯”就是其中一位。“这些代表都是不遗余力,用各种方法履行代表的职责,包括开微博(征求意见)。如果他的提议或议案和我确实有关系,那我肯定会给他留言,给他回复,把我的意见告诉他,因为他是代表嘛。”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告诉记者,微博的独特性在于,它不仅是社会成员个体间的传播工具,还可以围绕某个特定的议题,引发公众参与和讨论,从而聚集起公众的智慧和能量,形成有效的政策产品和制度产品。

    微博建言献策

    “微博为决策的科学化做出它独特的贡献,更多地集纳民意,更多地集中社会智慧。通过微博的决策参与,老百姓也在更多地了解情况,更加理性地面对社会的困难和问题,这实际上是一种更加重要的社会功能。”不过,这位学者也强调,在利用微博建言献策的过程中,老百姓免不了发表碎片化、表面化的信息,对于承担神圣政治职责的人大代表而言,要善于理性地甄别、发现民众真正的诉求,把有价值的言论和见解,带到现实的政治舞台上。

    粉丝越多压力越大

    王明雯就向记者讲述了开实名微博之初遭遇的“烦恼”。“很多网友不了解,可能不太理解(我们)这些代表,我刚刚实名开通(微博)的这段时间,自己也很苦恼,很多网友一看见代表的身份,不会用一种平等的态度、理性的观念和比较理智的方式,和你进行交流和沟通。”由于网民们的诉求五花八门,对一些人提出的问题,王明雯也无能为力。另外,一些网民批评说,代表、委员是开微博是在“作秀”,解决不了什么实际问题,甚至发表攻击性言论。遇到这种情况,她只好耐心地跟对方解释、沟通。在她看来,身为全国人大代表,即使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也有责任听取民众心声,为他们答疑解惑。“因为我们(全国人大)代表是兼职的,没有很多的时间,也缺少一种机制,(让我们)和我们的选民进行交流和沟通。(微博)粉丝越多,压力越大,这种压力来自你真的觉得做好代表的工作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让更多的人满意。”

    微博给他增添了更多履行人大代表职责的动力

    带着网民们的建议和期许,王明雯和韩德云已经来到北京。他们打算把会议期间的见闻,及时发布在微博上与“粉丝”们分享,同时也会继续就大家关注的热门话题及时交流、沟通。韩德云说,微博给他增添了更多履行人大代表职责的动力。“我是一贯坚持让网络直接地,更好地反映民意的代表。对我来讲,我是为了‘两会’征求建议而开微博。最关键的是,‘两会’以后,(我还会)继续通过使用微博的方式,来接触民意、征求民意、反馈民意。”而对于王明雯来说,微博还给了她别样的欣喜,这次来北京参加“两会”,她还希望完成一个自己的心愿。“我个人觉得,网络是一个交流的平台,是一个交友的平台。在(使用微博的)这段时间,我也接触了一些人,大家因为相互的欣赏和认可,也成为了朋友。要见个网友很困难。估计,在北京能见到好些网友吧。”[2]

    两会“微博”积跬步至千里/两会微博 编辑

    巩汉林微薄截图巩汉林微薄截图

    顺应了反对套话废话的时代风尚

    博客成为网络问政的重要形式后,今年两会上,“微博”又成为众多代表、委员、记者们的“新宠”。微博之所以“火”了,一方面在于“微”——每篇最多100多个字;另一方面则是随时随地发表——与手机短信、MSN等绑定。这既令作者“信手拈来”,又符合网友简明扼要的阅读习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两会正是希望表达“干货”,将议案、提案的核心部分与广大网民分享,听取民众反馈,进一步完善议案、提案。微博的出现迎合了大众的务实需求,顺应了反对套话、废话的时代风尚。

    人民网人民微博

    人民网人民微博的“微言大事 博论两会”栏目里,全国政协委员、歌唱家关牧村3月3日13时40分说道:“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是政协开幕的日子,今年我带来的提案依旧是关于民生方面的——《关于建立特殊困难家庭危重疾病救助机制的提案》”同样是政协委员的喜剧表演艺术家巩汉林更加开门见山:“我今年的提案是以‘保障听证制度顺利进行,促进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为主题。实际上在去年的两会结束后,我就一直在关注这些事。我通过大量调查,写了2000字的调查材料,又反复多次修改,最后才形成提案。希望和网友们共同探讨。”

    委员微博

    人民网网友立刻对“委员微博”进行了回应。“参政参在点子上,议政议在心坎上!”“关注特殊困难家庭,有责任心的委员,我们都支持您!”“巩汉林同志还是很认真的。能否把您的提案发到网上来,也许网友可以给您一些建议。”巩汉林又通过手机发来微博回复:“感谢网友关注两会,让我们共同关注民生,提出我们的诉求,共创和谐社会。”哲人说,思想的距离才是最大的鸿沟。在思想多元的时代,微博能够为人们搭起无形的、实时的、畅捷无阻的沟通桥梁。并且,不局限于一对一的交流,而是一对多,甚至是多对多。当观点交融没有“门第阻隔”,当“头脑风暴”与实时互动相结合,微博的效果并不微小。如果委员与代表“忙里偷闲”,还可以将会场上的所思所想通过微博与广大网友实时分享。

    思想直播

    以微博为载体的“思想直播”,其创新性与鲜明个性,是传统电视与广播直播无法比拟的。诚然,胸怀民众的代表与委员深入基层,实地调研不可或缺;代表与委员眼见为实、感同身受,肩负着人民赋予的沉甸使命。与此同时,通过简单、精炼的语言,将核心信息及时传递给网友也很重要。所以,因地制宜,适时选择不同的交流方式,将在沟通与表达上最大限度地实现取长补短、优势互补。

    厚重的民意

    见微知著,微博的背后,蕴含着厚重的民意,凝结着代表与委员们参政议政的积极与辛劳,见证着中国民主与开放进程的不断深入。两会大幕已然拉开,透过微博,通过每个人的点滴智慧,让我们共商国是,携手奋进,积小流成江海,积跬步至千里。[3]

    代表委员“围脖”热络两会/两会微博 编辑

    网络互动的一大亮点

    人民网北京3月3日信息,今年两会,微博无疑成为代表委员网络互动的一大亮点。通过“围脖”晒提案议案、晒关注话题、与网友沟通交流,成为许多代表委员的新选择。在人民微博“微言大事 博论两会”栏目里,关牧村、巩汉林等委员纷纷织起“围脖”。

    关牧村3月3日13时40分发出一条微薄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音协主席、女中音歌唱家关牧村3月3日13时40分发出一条微薄,“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是政协开幕的日子,今年我带来的提案依旧是关于民生方面的——《关于建立特殊困难家庭危重疾病救助机制的提案》”,立即引来关注和回应。微薄“幸塬”说,“参政参在点子上,议政议在心坎上!”微薄“聂高岭”力挺这份提案,“关注特殊困难家庭,有责任心的委员,我们都支持您!”微薄“zg9797”道出了自己的心声,“解决分配不公,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公平,保持社会稳定,应督促政府落实好责任。”

    巩汉林2日织出了自己的第一条围脖

    全国政协委员、喜剧表演艺术家巩汉林2日织出了自己的第一条“围脖”。在微薄里,他不仅与网友交流了提案主题,而且分享了提案出炉的台前幕后,“我今年的提案是以‘保障听证制度顺利进行,促进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为主题。实际上在去年的两会结束后,我就一直在关注这些事。我通过大量调查,写了2000字的调查材料,又反复多次修改,最后才形成提案。希望和网友们共同探讨。”

    巩汉林微薄引来了88次转发

    截至记者发稿时,这条微薄引来了88次转发,116条评论。微薄“林小熙”期待,巩汉林的提案着眼点“不是在听证顺利进行,而是转移到保证听证会的公正和公平性上来”。微薄“秋荻花落”表示,“真心为人民说话,人民就需要你!加油!希望您的提案能提醒、帮助更多的人。”微薄“杨沐”提议说,“巩汉林同志还是很认真的。能否把你的提案发到网上来,也许网友可以给你一些建议。”3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开幕会开始前,巩汉林发来手机微薄对网友的议论做出了回应,“感谢网友关注两会,让我们共同关注民生提出我们的诉求,共创和谐社会。”

    《新京报》3月1日评论

    对于今年两会出现的代表委员“围脖热”,也引起了部分媒体的关注。《新京报》3月1日有评论提了条建议,开“微博”,也不能忽视穿“微服”。最好的办法,还是平时依靠自己对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体验,感知社会,感知社区,感知选民,提出更多能够解决身边事的有效提案。因为只是在自己能够触摸到的地方,才会有好的提案线索,才会有闪光的建议金矿。

    《中国青年报》3月3日评论

    《中国青年报》3月3日一篇评论则分析了微薄的工具作用,提醒代表委员注意调查研究。评论说,网络技术迅猛发展,尤其是在沟通模式和传播科技上的发展,对推进代议民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扩展了政府听取民意的途径和渠道——借助这些新技术和新工具,代表委员能够听到更广泛和更真实的民意。但技术毕竟只是技术,它只能起辅助性的工具作用,只能作为这种调查研究的补充。无论什么时候,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听取民意都不能放弃那些最传统、最原始的方法,就是深入到真实社会中进行调查和研究,深入基层获得第一手资料,通过与民众的直接接触掌握民意。一条微博也就几十上百字,粉丝们的嘱托如何带上会,代表委员们的“围脖”如何越织越显民生本色?我们拭目以待。[4]

    微博客给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预热/两会微博 编辑

    渐行渐热的微博客

    也在给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预热”。据报道,已有不少代表委员与时俱进,纷纷开设微博集纳网友的建议;一些媒体也顺势而动,开设“两会微博”,就热点话题与读者及时互动。这种新兴的“网络议政”形式,在一定程度上“补偿”了普通民众无法亲临两会现场的遗憾,拉近了民众与两会的距离,可以称得上一种广义上的“赋权”。因此,有评论就认为,微博助力代表委员,是开通了更为便捷的“民意直通车”。

    两会的关键词是民主

    包括新的技术进步在内的所有形式创新,只要有利于倾听民意、汇集民智、凝聚民心,都值得欢迎,都应该给以赞许。我们也注意到,近年来随着代表委员构成的变化,认识到新的技术手段有助于履职并敢用、善用的代表委员也越来越多,前几年刚兴起的博客、论坛等“网络问政”“网络议政”等,对两会的成功、对民主形式的完善,作用越来越大。这些创新,也每一次都被媒体关注,引起舆论热议。只是有一点需要提醒:形式终究要服务于内容。开好两会,代表委员扎实履职,要形式创新,更要建立在深入调研基础上的高水平提案议案,更要对预算报告等核心议题的高质量审查。从这个意义上,“两会微博”虽好,但不能代替平日的深入调查研究。试想一下,一条微博,寥寥百余字,能包含多少有价值的信息?更值得打一个问号的是,动辄数万条的零碎建言,能经得起推敲的又有多少?至少,不能只是稍加整理就带到两会会场。微博虽好,但如果只是应景,玩形式,则不可取。

    按照两会的制度设计

    绝大多数民众只能通过代议的形式参与到国家政策方针的讨论中去,这就意味着代表委员承担着为民代言的重任,而只有在扎实调研的基础上,才能真实而全面地反映社情民意。在两会舞台上,我们“顶”博客、微博等新形式、新技术加盟,拓宽参政议政的渠道,更欢迎那些踏踏实实“沉”到民众之中扎扎实实搞调研、真正反映民众呼声、提出高水准议案提案的代表委员。人大代表胡小燕被农民工当作“代言人”,并不在于她采用了多么先进的技术,而在于她常年与农民和农民工们接触,深入了解他们的利益诉求。值得高兴的是,这样“沉”入基层扎实调研,提出建设性高水平议案提案的代表委员越来越多了。接下来的十多天,可以称得上我们一年中最重要的政治时间,因为诸多关乎民生、民主、民权的热点话题,都将在这段时间定下基调。有限的议政时间,代表委员们更应该回归到人大和政协制度设计的初衷,紧盯政府预算、认真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一些直指要害的提案议案。[5]

    代表委员微博问政/两会微博 编辑

    两会紧跟社会潮流

    社会流行总会在两会上得到体现,代表委员们总能敏锐地把握到社会最流行的沟通方式,将其应用到参政议政中。当年博客刚开始流行的时候,代表委员赶在两会期间纷纷开设个人博客,通过博客吸纳民意。近半年来微博大热,这种热度也迅速扩展到两会上,代表委员们也都纷纷开通微博听取民声,“微博问政”一时成为时尚。浙江64岁的全国政协委员何水法一夜之间拥有了上万名微博粉丝,政协委员冯军微博中几个字留言就引来100多条评论。(综合近日媒体报道)

    代表委员们争相戴围脖

    套用微博推广商的一句广告语:这年头参加两会不戴个围脖,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无论是媒体专家还是代表委员,都对两会的微博热和代表委员的微博问政充满期待,盛赞微博问政“进一步拉近了两会与网民的距离”、“是民主政治信息化表达的一种创新”。

    博客问政热

    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微博问政热”,我一直持怀疑态度,总觉得其中充满炒作、吹捧和包装出来的虚热成分,充斥着微博推广商的夸大其词和媒体对新生事物的过度追捧。当年博客刚刚出现的时候,“博客问政”也曾有过这样的风光,也曾掀起过一场“博客问政热”,代表委员纷纷赶在两会时开通个人博客,通过博客收集意见和征集议案提案,与网民保持沟通。可这种“博客问政”的热度保持了多久呢?有几个代表委员保持了更新博客的习惯,又有几个人真正把博客当做与民众进行沟通的工具—跟不少地方政府的网站一样,多数代表委员的博客在开完两会后就进入睡眠状态了,来年再开会时用户名和密码早忘得精光。

    纷纷追捧微博时尚

    博客才兴盛了几年,“博客问政热”迅速过时了,代表委员不上论坛了,不玩博客了,都纷纷去追捧微博时尚了——可微博跟博客有多大的区别呢?“微博问政”比“博客问政”先进多少、有多大的创新呢?微博推广商和媒体进行了许多阐释,可我觉得那些都仅仅只是形式,实质上并没有多少区别。代表委员通过微博征集民意与以前的博客并没有什么不同,都得通过发帖和留言进行沟通。比如浙江那位何水法委员在微博上就自己的提案征集意见,就跟以往的“博客问政”没有任何区别。当年的“博客问政热”一窝蜂地来,又一窝蜂地去了。如今仅仅换了个名头的所谓“微博问政热”,也仅仅是虚热和泡沫罢了,如果缺乏一种代表与民众沟通的基础秩序和基本制度,也难免“一窝蜂来一窝蜂去”的命运,两会过后只留下一堆睡眠的微博账户。

    网络技术迅猛发展

    尤其是在沟通模式和传播科技上的发展,对推进代议民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扩展了政府听取民意的途径和渠道——借助这些新技术和新工具,代表委员能够听到更广泛和更真实的民意。但我一直以为,技术毕竟只是技术,它只能起辅助性的工具作用。无论什么时候,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听取民意都不能放弃那些最传统、最原始的方法,就是深入到真实社会中进行调查和研究,深入基层获得第一手资料,通过与民众的直接接触掌握民意。技术再先进,只能作为这种调查研究的补充;博客、微博之类的网络问政再能拉近距离,也比不上实地调研与民众面对面的距离近。

    仅依靠博客和微博是绝写不出来

    近日一条有关国务院参事任玉岭的新闻让我受触动,任玉岭通过自己的调查对当下中国五大教育不公问题进行了批评——这些问题并不算新鲜,触动我的是任参事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的负责态度,每个判断都建立在诸如“我在河南调研时发现”的基础上。比如他批评“教育资源配置严重不均衡”,就举了在湖南某地调研时的一个例子:在中央明确要求为公检法每人增4万元办公费的情况下,由于当地是“吃饭财政”,通过把教育和农业的财政支出降下来解决政策要求。正是“缩减教育支出为公检法人均增4万经费”的实地调研让人们对“穷教育”有了新的理解。任玉岭当过两届政协委员,以敢放炮而成明星委员。不过他从来不乱放炮,而是把自己的判断建立在严谨的分析和实地调查的基础上。比如某年两会上他那枚“我国行政管理费用25年增长87倍”、“26个人中就有一个官”的重磅炮弹,就是通过深入实际、广泛搜集资料而提出的,从而使自己的提案更有说服力和影响力。这样高质量的提案和有价值的批评,仅仅依靠博客和微博是绝写不出来的。靠电脑键盘功夫和电脑前的拍脑袋,浮躁地追逐诸种时尚,而不深入实际听取民意,只能提出类似“给老婆发工资”、“给企业家评职称”、“全面取消网吧”之类雷人建议。

    调查研究

    博客问政也罢,微博议政也罢,本只是扩展交流渠道的一种辅助方式,可如今却助长了一些代表委员的惰性,过分依赖这些沟通方式,而不去深入基层和实际了。两会快到了,赶快开个微博什么的,营造出一种与民众畅通交流、充分听取民意的幻象;平时从不做调查研究,快开会交议案提案了,赶快上网搜集“民意”拼凑出个议案提案。这样的“键盘代表委员”,怎么可能提出有质量的议案提案,又怎么可能像任玉岭那样说“我在湖南调研时发现”?[6]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3-04
    [2]^引用日期:2011-03-04
    [3]^引用日期:2011-03-04
    [4]^引用日期:2011-03-04
    [5]^引用日期:2011-03-04
    [6]^引用日期:2011-03-04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1-29 09:32:19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