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士文1号_互动百科
  • 正在加载中...
  • 乐士文一号”是“ 乐士文1号”的同义词。

    乐士文1号

    '乐士文1号'飞机是在1923年由广东革命政府航空局长兼广东飞机制造厂长杨仙逸主持设计并由中外技术人员合作试制成功的.于1923年10月3日被大火烧毁于广州的一个机库中。乐士文中文意思是美好前程,玫瑰世界。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 /乐士文1号 编辑

    孙中山和宋庆龄在乐士文1号飞机前合影 孙中山和宋庆龄在乐士文1号飞机前合影
         乐士文1号飞机是在1923年由广东革命政府航空局长兼广东飞机制造厂长 杨仙逸主持设计并由中外技术人员合作试制成功的.在试制过程中,孙中山先生偕夫人曾亲临广州大沙头'红屋'飞机制造厂视察.飞机制成当年试飞乐士文1号的飞行员是美国人哈里·韦恩·阿博特(Harry Wayne Abbott)。于1923年10月3日被大火烧毁于广州的一个机库中。

    制作过程 /乐士文1号 编辑

    制造过程中的乐士文1号飞机 制造过程中的乐士文1号飞机
         1922年,杨仙逸在美国的时候,还认识了盖伊·科尔韦尔(Guy Colwell),并有过交往。盖伊·科尔韦尔是一个有经验的飞机工程师,曾在英国布里斯托尔公司工作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迁往美国,定居在旧金山湾对面,邻近奥克兰的 阿拉梅达。杨仙逸还认识一位飞机制造家阿瑟·怀尔德(Arthur Wilde),也住在旧金山。通过杨仙逸的关系,航空局将他们招募进来,为在中国造飞机提供设计和制造技术上的帮助。
      1923年4月,科尔韦尔和怀尔德到达上海。杨将军指示科尔韦尔,我们要自己造飞机,请设计一种轻型的侦察/轰炸机。这是一种能提供给空军使用、容易维护和修理的现代化飞机,而且
    乐士文1号 乐士文1号
     能在中国国内生产。飞机采用木质结构,尽量少采用金属部件;发动机、仪表、螺旋桨等从航空局现存的备件中选用。科尔韦尔负责飞机设计,设计时飞机编号为1号机。怀尔德负责生产准备,包括采集制造飞机所需要的各种装配、机械和生产木结构机体的木工工具与设备等。
      1号机就是后来的“乐士文”1号飞机,采用了寇蒂斯公司的OXX-6型发动机和螺旋桨;散热器和油箱也是从寇蒂斯N-9C水上飞机备件中找到的;机轮、轮轴、松紧螺套、仪表还有其它各式各样的零件是从寇蒂斯JN-4D2飞机的备件中找来的。科尔韦尔根据从仓库中找到的这些部件来设计飞机,经过他的周密安排和紧张工作,于1923年5月初就完成了总体和细部设计。
      由于时间紧,怀尔德还发动考特兰小分队的人员一起来制造飞机。大家夜以继日地工作,从详细草图到正式图纸,科尔韦尔催促着他们尽快干;制造了零部件,又制造了装配架和工装夹具,以便零部件的组装。在1923年6月初,1号机终于制造完成。
      在杨将军的要求下, 1923年6月12日,1号机由阿博特驾驶进行了首次飞行。据阿博特妻子回忆,阿博特首飞后说:“飞机起飞很灵巧,非常平稳,操纵很轻,飞它是很愉快的事”。杨将军随后也飞了,他把1号机看成是自己的“宝贝”,倍加珍惜。
      人们亲切地称杨将军为“大首长”,尽管他是美国籍,但正是他热爱中国的精神,在困难的时刻和环境中,在无休止的挫折后,给了大家信心和希望。人们之所以能忍受这一切,就是因为有他的领导。阿博特认为他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1923年9月20日,杨将军在一次指导水雷改装时,因爆炸事故而殉难。

    名字由来 /乐士文1号 编辑

    在“乐士文”1号飞机的命名仪式上,孙中山将香槟酒瓶在发动机散热器上一敲,顿时酒花四溢(左为宋庆龄夫人,右为科尔韦尔先生) 在“乐士文”1号飞机的命名仪式上,孙中山将香槟酒瓶在发动机散热器上一敲,顿时酒花四溢(左为宋庆龄夫人,右为科尔韦尔先生)
         1923年7月,1号机已制造完成,阿博特和杨仙逸都试飞过,正准备为它取个名字。孙中山提议以夫人宋庆龄的英文名字Rosamonde为1号机命名,大家都一致赞同。Rosamonde,音译中文为“乐士文”,其后是飞机架数序号。
      为准备命名典礼,在发动机位置的机身两侧喷上了黑色的ROSAMONDE英文字样;在英文下面有三个汉字——“乐士文”,表示音译中文名。
      命名仪式选定在1923年8月8日举行。当时,国内外的军、政各界所有重要人物都被邀请来了。从此,1号机有了自己的名字——“乐士文”1号。在命名仪式上, 飞机停放在受阅区,前面挂有孙中山设计的中华 民国国旗
      杨仙 逸将军向孙中山和夫人介绍穿着华丽的航空军参谋人员,科尔韦尔和怀尔德也穿着便服站在其中。检阅之后,设计者科尔韦尔获得向孙中山和夫人献机的荣誉,同时还给孙中山一瓶香槟酒,以示对命名仪式的祝贺。随后,他在钢制的螺旋桨桨毂前面,向孙中山说明在什么地方发动飞机。尔后,孙中山为1号机命名。他看着机身上写着的“乐士文”中、英文,用香槟酒瓶在发动机的散热器上一敲,顿时酒花四溢。
      命名仪式之后,所有出席的人士和孙中山及夫人在“乐士文”1号飞机前面拍了许多照片。有正式安排的,也有临时拍的。

    毁于一次破坏行动 /乐士文1号 编辑

         乐士文1号飞机已于1923年10月3日被大火烧毁于广州的一个机库中,还有其它三架飞机也同归于尽——它们是正在制造中的2号、3号和4号乐士文飞机。当时的官方认为,这次起火的原因可疑,幸好没有人员伤亡,孙中山先生、宋庆龄夫人、哈里·韦恩·阿博特、盖伊·科尔韦尔和阿瑟·怀尔德都安然无恙。机库位于珠江大沙头岛上的机场内,距广州市下游2英里(3.2千米)处。进岛要通过一座狭窄的竹桥或乘小船,而且岛上有严密警戒。无疑,这是一次针对孙中山政府的破坏行动,“乐士文”也随之而去,成为灰烬,这是毫无疑问的。

    中国航空博物馆展出品与原品有差异 /乐士文1号 编辑

    中国航空博物馆展出的乐士文1号的复制展品 中国航空博物馆展出的乐士文1号的复制展品
          中国航空博物馆展出的乐士文1号飞机,显然不是原来在广州的乐士文1号飞机,而是复制品。根据阿博特的儿子(大山·阿博特(Dan-SanAbbott),出生在中国,大山是当年孙中山给取的名字)的研究发现,复制品与原来的飞机相比,在外形上存在至少13处差异,分别为(乐士文1号原机/乐士文1号复制品):(1)副翼肋:8/9个,(2)机翼前缘半径:无/圆,(3)散热器风门:无/有,(4)方向舵前缘:直/圆,(5)尾翼翼展2.54/3.0米,(6)机翼翼展:9.45/10.16米,(7)发动机:OXX-6/OX-5,(8)尾翼撑杆连接点:第2肋/第3肋,(9)翼肋结构:组合构架/磨平层板,(10)方向舵枢轴后部:0.78/0.6米,(11)上翼张线:10/18根,(12)下翼张线:10/18根,(13)翼肋数:51/49个。
      可能是因在1923年10月3日那场可疑的大火之后,在广州还制造过一系列飞机。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会对飞机的设计有修改。中国航空博物馆展出的乐士文1号复制品可能是根据乐士文飞机的修改型制作的。

    详细对比

        机翼:上、下机翼的细部和结构都是相同的,只是支柱连接点的方向不同。前、后梁是盒形悬臂式的,蒙皮为斜纹层板,用胶和钉子固定在云杉制成的上、下翼梁缘条上,分布在每一承压支柱的安装位置上有云杉木的垫层,而且在每一支柱安装位置和翼尖上都有垫层。翼肋是由云杉木条组成的普拉特式构架,加角撑板而成。机翼在螺旋桨滑流区内的翼肋间距为6英寸(15.24厘米),其余的翼肋间距为8英寸(20.32厘米)。机翼前缘由1英寸(2.54厘米)钢管构成,机翼前缘至机翼前梁之间有辅助翼肋,辅助翼肋为云杉木条通过蒸汽加温成型的。机翼后缘为云杉木条制成。
      副翼:半截翼肋和端翼肋都由2英寸(5.1厘米)宽的层板加强。在前、后翼梁之间,沿翼上、下缘,用宽1/2英寸(1.27厘米)的棉布条适当地加强,以保证翼尖和副 翼边缘的刚度。机翼和副翼表面蒙以亚麻布,用窄棉布条贴在翼肋上,再钉住。布条表面先涂一层涂布油,再用涂布油粘在翼肋上。机翼上先涂涂布油,再涂成淡黄色。尔后在翼尖上喷上中国当时的标志。
      机身:机身侧面是由云杉木大梁组成的构架,再用桦木层板按其纹路垂直和斜向覆盖于表面。上、下方有交叉的云杉木垫层,用钢接头栓接在上、下梁上。用钢丝和松紧螺扣沿对角线方向,从水平和垂直面拉紧。整形框架由打磨过的半圆形层板做成,固定于上、下梁上,并用7条云杉 木桁条整流。上、下整形框架用亚麻布覆盖,涂以涂布油和淡黄色漆。
      方向舵:方向舵由打磨过的层板制成,附有缘条的翼肋装在有管状轴承的云杉木梁上,再套于安装在机身上的钢管做成的方向舵轴上。方向舵的边缘由钢管制成。方向舵表面蒙以亚麻布,像机翼一样用棉布条固定。方向舵外表涂以涂布油和淡黄色漆,上面再喷上天蓝色的航空局标志、 金色的翅膀和黑色的中国字。
      尾翼:尾翼由打磨过的层板做成带缘条的翼肋,装于云杉木梁上,构架由云杉木制成。蒙皮是亚麻布的,先贴住再用布条固定,涂料是透明的和淡黄色的。
      整流罩:整流罩由铝板制成,不涂漆。
      支柱:翼尖支柱为流线型切面,末端尖锐。支柱端装有钢制接头,用螺栓固定。其它所有支柱由钢管制成,用木材整流,包以亚麻布、涂胶并涂漆。尾翼和副翼联接支柱(钢索加木整流),涂成淡黄色,其它支柱涂以中等灰色。机翼固定支柱为两个支柱联接在一个接头上,用一个螺栓和螺帽固定。
      舵面操纵摇臂:操纵摇臂由扁平的钢板制成,用木材整流,包以亚麻布,涂胶,涂漆。
      机轮外胎:机轮外胎包以亚麻布,涂透明和灰色涂料。
      金属接头:所有钢接头涂为黑色。

    参与制造者去向 /乐士文1号 编辑

    杨仙逸将军

        1923年9月20日,杨将军在一次指导水雷改装时,因爆炸事故而殉难。

    盖伊·科尔韦尔(Guy Colwell)

        科尔韦尔于1924年死于伤寒。在他的葬礼和火化之后,阿博特用他的JN-4C飞机在香港湾上空撒播了他的骨灰。

    阿瑟·怀尔德(Arthur Wilde)

        怀尔德于1924年和他的妻儿回到美国,并继续从事制造飞机的生涯。他和阿博特于1927年再次合作,为布利斯公司制造准备参加从奥克兰到夏威夷的多尔竞赛所用的布利斯单翼机——“阿洛哈”和“帕布科飞行者”。他们再次一起为塞拉里昂单翼飞机工业公司工作,制造“旧金山人”号飞机。

    哈里·韦恩·阿博特(Harry Wayne Abbott)

        阿博特在完成两年的合同之后,于1924年3月离开中国内地。阿博特从广州迁往香港。阿博特从启德陆地开发公司那里租得土地,在那里建立了阿博特航空学校和九龙垦荒区的九龙航空场。九龙航空场就是现在的东南亚的门户——香港启德机场(现已关闭)。

      1925年6月25日,阿博特全家从香港经东京回到美国旧金山。此后阿博特继续从事飞行生涯。1930年8月16日,阿博特在一次特技飞行中,因飞机失速进入螺旋未能改出而不幸遇难。






    附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航空365网---“乐士文”1号探源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 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 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10-19 19:35:22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