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乔建军[山西官员]

    曾担任过山西襄汾县长和吉县县委书记的乔建军,2008年3月23日调任蒲县县委书记,半年之后的9月8日襄汾就发生了溃坝重大事故,乔建军因此而受到了中纪委的调查,但未受牵连。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乔建军[山西官员] 国籍: 中国
    职业: 政治 县委书记 籍贯: 山西

    目录

    人物介绍/乔建军[山西官员] 编辑

    乔建军曾历任襄汾县长,吉县县委书记,蒲县县委书记等,他买官卖官,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据他身边的人讲,乔书记收受几个县里的乡镇长,县直机关的各委办局在干部调整期间的贿赂不下700多万元,而其总资产超过2000万。

    索贿风波/乔建军[山西官员] 编辑

    因被指“狮子大开口,索贿5000万”,山西蒲县县委书记乔建军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头浪尖。一时间,舆论的压力让他有口难辩,深陷泥沼。

    事发2010年4月15日,蒲县煤炭局原党总支书记郝鹏俊因贪赃枉法在法庭受审之时,突然当庭检举乔建军曾向自己索贿5000万元。而这一突发事件,又因主审法官郑蒲隆以“与本案无关”为由立即喝停,而被全国舆论媒体广泛关注,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留下无尽猜测。

    风波经过/乔建军[山西官员] 编辑

    乔建军乔建军

    在乔建军担任蒲县书记的时候,郝鹏俊已经不在县煤炭局局长任上,而是退居二线担任党总支书记。因此乔建军声称自己和郝鹏俊并无公务往来,蒲县纪委的多名人士也向记者证明,乔与郝一直未曾谋面。

    但即便如此,巧合也大于实际。在郝鹏俊在蒲县苦心经营的15年里,他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广为人知——“砂锅熬铜,凭本事赢人”,大意是只要有本事,就没有成不了的事情。郝鹏俊参与开办煤矿长达二十多年,蒲县上下尽人皆知。政府曾三令五申严禁官员参股煤矿,但郝鹏俊依然通过其妻弟于小红等人,实际控制了成南岭煤矿,从中牟取了大量利益。即使是襄汾溃坝事故发生之后,临汾市所有的矿山企业都停产整顿、排查隐患,郝鹏俊的成南岭煤矿仍在生产。

    接近郝鹏俊的人都告诉记者,郝鹏俊自称有通天本领,在落马前遭遇的多次违规检查,均被他平安躲过。“我上面有人,看谁能把我怎么样。中纪委没有来检查我,如果来了,中纪委也是我的朋友,同样能够摆平。”蒲县纪委官员转述郝鹏俊的用语称,在郝鹏俊落马之前,依然会同妻子于香婷、儿子郝丽阳、会计付红令和妻弟于小红等人辗转太原、北京等地,“通过寻求关系,解其燃眉之急,只是因为这次是国务院调查组亲自督办,才难以挽回颓败之势。”

    庭审经过/乔建军[山西官员] 编辑

    缺乏在场证据

    在郝鹏俊当庭检举风波公开之后,时任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对此事亦非常重视,临汾市委也更为重视,还专门召开常委会研究调查和应对工作。有趣的是,在乔建军调查结论出来之际,市委书记谢海还为此做出批示:“要组织一批有力度、有分量、有反腐分量的报道,防止任其(郝鹏俊当庭检举言论)泛滥。”

    4月15日郝鹏俊法庭抛出检举言论后,山西省监察厅、临汾市检察院反贪局便对“索贿5000万”一事展开调查,并在5月1日左右得出调查结论:“乔建军索贿5000万元为无中生有,纯属诬告。”

    蒲县当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政府对此事的初步判断是认为郝鹏俊在法庭上举报“县委书记索贿5000万”早有策划,其用意是掀起一个舆论的高潮,希望能够为二审施加压力,减轻对其处罚。

    乔建军平静地说,对于索贿一事,我自己很坦然,心里很踏实。这完全是凭空捏造,甚至连捕风捉影都算不上。郝鹏俊在法庭上说的是2008年9月19日12点,在我的宿舍,我向他索贿5000万元,而媒体报道的时间是9月18日。但2008年9月18~19日恰为北京奥运会期间,按照要求,县委每天都要向临汾市领导汇报工作和动向,每天的工作日志都有详细记录。”

    2008年9月18~19日,乔建军组织带领县四套领导班子领导、各乡镇书记镇长、县直有关单位领导,“对全县重点工程项目进行观摩检查。”

    而蒲县县委提供的观摩会会务册和秩序册也显示,约有100余人参与了此次工程观摩检查。9月18日当天,乔建军等人对黑龙关镇、乔家湾乡、太林乡、克城镇、红道乡、蒲县县城等重点工程观摩,当天中午12点30分,乔建军和检查人员一同在克城镇就餐,下午一同观摩了克城镇后沟大白菜种植示范基地。

    9月19日乔建军会同检查人员对薛关镇、山中乡、古县乡、蒲城镇等地重点工程检查,当天中午12点左右,乔建军是在薛关镇,与检查人员一同就餐。

    但无论如何,敛财数亿、深植人脉关系的当地巨贪郝鹏俊的当庭检举行为,却遭遇法官当场叫停,依然引发了轩然大波。“告发县委书记”,即便难以判定是否与此案有关,但对解开山西“官煤勾结”谜团非常有益,追究郝鹏俊此言论的来龙去脉,对清晰展现山西官商结合的路线,大有益处。

    余音未了

    除“索贿5000万”一事之外,网络上还流传乔建军伪造国务院文件的言论。

    举报者称,在处理郝鹏俊案件中,乔建军曾指派蒲县地矿局委托山西省临汾市唯一具有资质的山西省第五地质勘查院临汾213地质队,对郝鹏俊参与的成南岭煤矿进行井下勘探,寻找处理证据。

    而第五勘查院第一次出据的真实勘探结果,使得乔建军无法利用其对成南岭煤矿实施处理,于是乔建军便草拟了一份《国务院调查组关于<山西蒲县成南岭煤业有限公司测量技术报告>的审核意见》,认定“勘探报告没有任何价值,要求重新出报告。”并在文件末尾批示:“如乙方(山西省第五地质勘查院)继续拖延或不负责任,建议停止其有关资质,并责成山西省纪检部门就此事立案调查、研究。”

    举报者声称,第五地质勘查院畏惧挂名国务院调查组而实际是乔建军伪造的审核意见,便按文件要求重新做出勘探报告,认定成南岭煤矿越界开采。

    蒲县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樊奋强告诉记者,二次出具勘探报告的事实是实际存在的,但上述《审核意见》并非乔建军一手起草。“当时,国务院调查组正在对‘襄汾溃坝’一事做调查,对成南岭煤矿违法开采非常重视,并派专家亲自下井勘察,发现该矿确为越界开采。而第五地质勘查院第一次做出的结论是没有越界开采,才有了国务院调查组的审核意见,责令其重新做出报告。”樊奋强说。

    郝鹏俊为代表的“官煤”式腐败,折射出了地方政府的制度缺陷和监管缺位。“如果没有国务院调查组的督办和省市纪检委的配合,单凭地方力量很难将案件查个水落石出。”一位蒲县纪检官员对记者说。

    而乔建军也有指控缠身。6月4日有媒体报道,临汾市纪检委收到一份没有具名的举报材料称,从2008年7月到今年4月,蒲县共分4次大规模提拔干部近400人,涉及县人大主任女儿、副县长之子等至少6名“官二代”,可能存在收受贿赂、买官卖官等问题。

    而在网络上,也出现了匿名举报,声称郝鹏俊举报的乔建军索贿5000万一事,与一个名叫邵三成的神秘人士有关。记者查阅蒲县当地工商资料,发现注册地为蒲县蒲城镇的蒲县祥瑞焦化责任有限公司,的确有人名叫邵三成。或许“索贿5000万被喝停”风波,尚有余音未了。[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6-10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人物政治人物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3-25 20:55:48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