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于淑珍

    于淑珍(1936~),国家一级演员,中国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歌剧演员,原籍河北省东光县。当过工人,中国音协第四届常务理事、第五届理事,全国人大第五、六届代表。1956年天津职工业余会演中初露才华,调到天津歌舞剧院后,曾在一些歌剧中扮演主角。五十年代末从事独唱,其演唱声从情发,委婉甜美,格调清新秀丽,深受广大群众喜爱,在多次出国访问中也受到赞誉。二十世纪80年代,于淑珍的歌曲在全国范围内广泛传唱,成为一代人的经典。 在拥有“歌唱家摇篮”美誉的天津,于淑珍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不仅拥有众多观众,而且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老前辈。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于淑珍的歌曲《泉水叮咚响》、《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月光下的凤尾竹》等被广为传唱,成为一代人的经典。1973年,入党。1979年,为电影《甜蜜的事业》配唱插曲《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1982年在天津举办了个人演唱会1983年,评为三八红旗手。 1984年,参加春节晚会,演唱《滦水香茶斟满杯》、《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泉水叮咚响》、《月光照着太湖水》。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于淑珍 籍贯: 河北省东光县
    出生地: 河北 国籍: 中国
    职业: 女高音歌唱家、歌剧演员 代表作品: 《李双双小唱》、《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月光下的凤尾竹》等

    目录

    人物简介/于淑珍 编辑

    中国著名歌唱家于淑珍著名歌唱家于淑珍

    于淑珍在50多年的艺龄中,首唱了300多首歌曲。其经典之作有:《李双双小唱》、《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月光下的凤尾竹》等,另外《泉水叮咚响》也是经她演唱更广泛地流传开来的。她还在歌剧《江姐》《宦娘》、《向秀丽》中扮演主角。

    个人履历/于淑珍 编辑

    1936年,出生于河北

    1956年,进入天津歌舞剧院

    1973年,入党

    1979年,为电影《甜蜜的事业》配唱插曲《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1982年在天津举办了个人演唱会

    1983年,评为三八红旗手

    1984年,参加央视春晚,演唱《滦水香茶斟满杯》、《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泉水叮咚响》、《月光照着太湖水》

    1989年,荣获中国首届金唱片奖

    1998年,从天津歌舞剧院退休。近年,于淑珍老师虽年事已高,但仍积极参加各种演出,活跃在舞台上。

    艺术风格/于淑珍 编辑

    于淑珍从事歌唱后,孜孜不倦地学习民歌、各地方戏曲和说唱艺术,深深扎根民族音乐沃土,并借鉴西洋传统唱法,在艺术实践中不断探索,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

    她的歌声圆润甘甜,亲切感人,格调清新,素雅而质朴,富有独特的魅力。她的歌唱以抒情见长,善于把握各种地方音乐的特点和韵味,融会贯通,既能显示北方歌曲的质朴明朗,又具南方的柔美细腻,恰到好处地表达作品的意境和深度,人们赞誉她的演唱“高如行云,低如流水;声从情发,歌由心飞”。

    北方的朴质明朗,南方的柔美细腻,经由她婉转晓畅的歌喉,演绎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歌曲。

    艺术经历/于淑珍 编辑

    经历:从学徒工到歌唱家

    于淑珍著名歌唱家于淑珍

    回忆起自己怎么从一个学徒工成为歌唱家,于淑珍说:“我工作的那个厂子很小,叫天津市中大化工仪器厂,我是学徒工,1956年在天津艺术馆给农民示范演出时,天津歌舞剧院的领导也来看演出,就看上我了。”19岁的于淑珍就这样懵懵懂懂地从一个学徒工成为一名专业演员,“刚进团,正好赶上歌舞剧院大队人马去山东演出。我第一次上专业舞台就是在山东大剧院参加大合唱,就这样一步步从合唱队员到民歌小合唱、独唱直到歌剧演唱。”

    1963年,于淑珍灌制了第一张唱片,收录的歌曲《新剪窗花》和《李双双小唱》在农村大队广播里备受宠爱,非常风靡。

    1959年,于淑珍出演歌剧《向秀丽》,在歌剧中扮演为抢救公家财产而牺牲的一个制药厂女工。

    二十世纪70年代末的电影《甜蜜的事业》成就了一首歌——《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也成就了这首歌的原唱者于淑珍。“《甜蜜的事业》的导演谢添是天津人,1978年底他打电话给剧院领导,让我到北影厂录音,这首歌一共录过好几个版本,现在传唱的就是最后用电声伴奏的那一版。”

    成长:坚韧为基础的平和

    “我从不刻意去追求什么,就是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也没想过一定要当歌唱家,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水到渠成时该来的就来了。所有的突破都不能抛开自己的条件,我记得一位老师说过:石雕石玉雕玉,我很清楚自己的条件,如果我就是一块‘石头’那我不会强求自己有‘玉’的效果。也曾有人提议我在演唱时要表现出无产阶级气势磅礴的情绪,但我就是唱不出来,我说我再使劲声音就破了,只能就这首歌所需要的情绪去处理。”于淑珍这样评价自己。

    这种以坚韧为基础的平和还表现在她对歌曲的理解上。在所有演绎过的歌曲中,对《月光下的凤尾竹》这首歌的理解更见于淑珍柔韧的性格。“作曲家施光南去云南体验生活后写这首歌时,最后一句是‘一起走向啊,结婚登记处’,是希望通过这首歌去宣传《婚姻法》。后来有人提出异议:那么抒情的歌怎么还有这么直白的歌词!有人把这一句改成了‘一起走向啊,那绿色的雾哎’,但不管在什么场合演唱这首歌我唱的还是原词,我要尊重历史事实,原来创作这首歌的思路就是要反映现实的。”

    晚年:习书画不适带徒弟

    1998年于淑珍从天津歌舞剧院退休,对于带徒弟的事,她说:“有的人能唱但未必是好老师,若我要教学生一定要把他们教出来,但我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做老师,带徒弟是要负责任的,当我觉得自己能力不够时就不去做。我只会唱歌,那就只唱歌!”

    于淑珍表示,自己从年轻时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想好好上学,“但一直没这个机会,现在时间充裕了我报名上了天津老年大学。我去上学就是个学生,老老实实上课认认真真听讲。小时候扒后台追明星的事自己也干过,所以现在如果有人想和我照张相、签个名也觉得是很高兴的事,人家能提这样的要求也是人家愿意接受你啊,自然要热情地去做。”

    老年大学的生活过得很开心,“学了几年书法,现在在学习花鸟国画”。对于风生水起的娱乐圈,她表示很理解:“有一些年轻人来看我时说:‘于老师我们很实际,我们要赚钱要买房子’。我只对他们说,有追求也挺好,但要符合自己的条件,努力了得到是幸运,得不到也不要抱怨,要懂得放弃!可以开始下一个事情嘛,年轻没有失败。”

    难忘的三件事/于淑珍 编辑

    于淑珍于淑珍回忆人生难忘的三件事

    于淑珍说,50多年的演艺生涯,印象深刻的事情很多,但她最难忘的还是三次演出。原来,虽然于淑珍有副甜美、动听的好嗓子,但是特别容感冒,一感冒就得急性咽炎,嗓子出不来声。而当她带病坚持演出时,观众的理解和热情是给她最大的感动,这些场面也成为弥足珍贵的记忆。

    事件一

    时间:二十世纪80年代初

    地点:山西某煤矿

    有一次,在山西某煤矿演出,嗓子突然出不来声了。观众也理解,就说:于老师您不用唱了,上台和大家见个面就好。但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你上台不给人家唱歌就在那儿见一面,根本说不过去。于是,当天就唱了一首歌。是露天演出,天下着雨,但观众很热情,煤矿山上山下都是人。我把话筒拿得很近,说:今天实在对不起,我声音唱不出来,就为大家唱一首歌,将来有机会了一定还这个账。于是,就唱了一首《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当时我非常感动,观众不要求我唱,只要见我一面就好,但自己嗓子又出不来,觉得对不起观众,于是,一边唱一边掉眼泪。台下的很多老同志也掉眼泪。我们乐队就说了:台上也哭台下也哭,是雨水还是泪水都分不清。

    事件二

    时间:上世纪80年代

    地点:银川

    我们在银川演出了好多场,有一天要去一百多里外的一个矿区演出。当时是冬天,山路非常不好走,都是泥,我们的车一陷到里面,根本就出不来。就这样,长途跋涉坐了六七个小时,当我们赶到矿区时,已经过了演出时间。

    当时大家都很疲劳了,我又晕车,一路上吐。因为演员中我是最大的,他们就问我:你决定吧,你要说不能演咱们今晚就不演了。但是,我不能说我不演,因为观众也是从百里之外赶过来的,在山区看一场演出非常不容易。就这样,一到现场,我们就张罗着演出,虽然又渴又饿,大伙儿都没顾得上吃口东西。观众也非常热情,他们都没有走,等在那儿,等着我们,让人非常感动。

    事件三

    时间:上世纪80年代

    地点:西安

    一次是巡回演出,我们带着歌剧《宦娘》和音乐会在各地演了三个多月,西安是最后一站。没想到在那儿,我的嗓子又突然出了问题。那时,五场音乐会的票已经卖出去了。这也是最后的五场,演完之后大伙儿就可以回天津了。我去医院看,大夫告诉我嗓子已经充血了。

    这样,就有三个问号摆在面前:能演出吗?或者推迟演出?又或者退票不演。音乐会卖的是我的票,所以由我决定。我考虑当时的情况,如果顺延演出,80口人的团在那儿吃住都要花钱,而且人心惶惶,大家都想回家了。如果是退票,这个也很难办,给人家剧场会添很多麻烦。就这样,我说:演!我们有老同志说:你这是糟蹋你自己。因为一天一场音乐会,每场音乐会8首歌,这种情况下来以后可能就不能唱了。

    演出完毕后回到天津,大夫给我来信,说我嗓子不是充血,而是出血。所以一直到后来,我的声带一直有血丝,这也遗留了病根。

    轶事/于淑珍 编辑

    其一: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著名歌唱家于淑珍盛名享誉全国,歌曲在全国广泛传唱,但她从来不搞特殊化。带团出外演出,演出方给她专门准备了饭菜和礼物。于淑珍回复:我们团里其他演员都有,那我就留下。否则,你还是拿回去吧。

    其二:

    年逾七旬、退休多年的于淑珍渐渐淡出舞台。2009年,天津歌舞剧院举办建院50周年庆典晚会,于淑珍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登台亮相,并一再返场。而天津歌舞剧院工作人员透露,于淑珍的这场演出是带病上场:“当天下午,于老师的心脏病突然犯了,但晚上她还是坚持上台演出,而且依旧坚持真唱。”

    采访语录/于淑珍 编辑

    于淑珍的晚年舞台照片于淑珍的晚年舞台照片

    记者:当时你那么出名,为什么还不觉得自己很特殊呢?

    于淑珍:虽然站在舞台上的是你一个人,但是周围有很多人是在为你服务。唱歌是一个综合艺术,演员站在台上,需要灯光、音响、服装、化妆,甚至写歌的、伴奏人的努力……如果这些都没有的话,你的演出不会好,也不会有演员的形象。因此,你能站在舞台上,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大家的成功。

    记者:现在很多演员都没有您这样的想法了。

    于淑珍:这也许是因为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有很多演员是个体的,一切要他自己去做,他们要去买歌,去租棚录音,要是搞音乐会的话,资金来源也得他自己去解决……而我们那时候则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你只要把歌练好了,嗓子保护好了就行,其他都不用自己操心。

    记者:你生病上台都是真唱。你怎么看待现在的“假唱”问题?

    于淑珍:要唱就得真唱。假唱绝对不行,那样做是愚弄观众。如果说是照顾我年纪大了,让我假唱,我还是接受不了,宁可出点纰漏。除非做电视节目,为了直播的效果,那是没有办法,可以允许你先去录音。但是商演,这个是绝对不行的。

    记者:在您的艺术生涯中,有哪些老师对您的影响特别深刻?

    于淑珍:很多老师给了我很大帮助。不过,实际上我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老师,因为我进入歌舞剧院后就开始了业务演出。当时领导怕我跟着老师“学坏”了,掌握不了老师教的东西,又把自己唱歌的特点丢了,所以一直没有让我正儿八百的学。这也是我一直遗憾的事情,因为有个老师在技术上、艺术上给你把关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而我只能主要靠自己实践中摸索。在过去几十年,我一共首唱了300多首歌曲,这些歌曲没有任何借鉴,都是自己摸索。

    记者:您唱的民歌特别有味道,有什么成功经验说说么?

    于淑珍:民歌,顾名思义就是中国民间的歌曲。作为一个唱民歌的演员,要对全国各个民族的东西都要有所了解,要一听就知道这是哪儿的歌曲,要知道这歌怎么唱。尽管唱不了像人家“原生态”的歌曲一样,但要往这个方向努力,向民间学习。而且,充满浓郁地域性的地方戏曲也是我们应该关注的。

    记者:对当代歌坛你有关注吗?

    于淑珍:作为演员,必须关注当下的歌坛状况。比如说周杰伦吧,很多年轻人喜欢,但是他的歌我确实听不懂,也不会唱,这是人的爱好问题吧。现在的唱民族歌曲的演员,共性多了些,个性就差了些。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无论是唱民歌的还是唱通俗的,都应该唱出自己的特点。同样一首歌,不同的歌手来唱应该是风格不同的,在保持歌曲基本特色的基础上,在艺术技巧上做一些处理,唱出自己的味道,应该会更好。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18 05:51:49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