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亚历山大图书馆

    亚历山大图书馆始建于托勒密一世(约公元前1364-283年),盛于二、三世,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图书馆之一。馆内收藏了贯穿公元前400-300年时期的手稿,拥有最丰富的古籍收藏,曾经同亚历山大灯塔一样驰名于世。它曾存在了近800年,其藏书之多,对人类文明贡献之大,是古代其他图书馆无法比拟的。可惜的是,这座举世闻名的古代文化中心,却于3世纪末被战火全部吞没。它曾是人类文明世界的太阳,它与亚历山大灯塔一起,是亚历山大城各项成就的最高代表。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亚历山大图书馆 别称: The Alexander Library
    所在地: 托勒密王朝时期图书馆的旧址 馆藏精品: 公元前400-前300年时期的手稿
    创建人: 托勒密一世 创建时间: 约公元前367-前283年
    现状: 被战火毁于3世纪末

    目录

    基本简介/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亚历山大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

    亚历山大图书馆矗立在托勒密王朝时期图书馆的旧址上,俯瞰地中海的海斯尔赛湾。亚图的主体建筑为圆柱体,顶部是半圆形穹顶,会议厅是金字塔形。圆柱、金字塔和穹顶的巧妙结合浑然天成,多姿多彩的几何形状勾勒出该馆的悠久历史。令人称奇的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亚图主体建筑都像是一轮斜阳,象征着普照世界的文化之光。在外围的花岗岩质地的文化墙上,镌刻着包括汉字在内的世界上50种最古老语言的文字、字母和符号,凸显了文明蕴藏与文化氛围的构思和创意。

    亚图让埃及人感到骄傲,因为亚图不仅属于埃及,也属于世界。 埃及希望“复活”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仍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之一,并专门收藏埃及的古代珍贵手稿和世界各地的著名图书。这一问题在世界各国的大力捐助下也得到了解决。

    现在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是1995年后重建的,占地4万平方米,它不仅是埃及的重点建筑项目,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世界范围内的重大科研和建筑项目,它的造型是从77个国家的设计中优选的。

    发展简史/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亚历山大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

    人们只知道亚历山大图书馆建于公元前259年。当时的中国大约正是竹简流行;老子、孔子等诸子百家思想开始流传的年代。在对托勒密二世国王乌基曼迪亚斯坟墓的发堀中他留下一句话:“我看到这个工程这么庞大时都要绝望了。”似表达了他接手此事时的心情,以及对图书馆工程浩大的惊讶。据说当时尽管有战乱,亚历山大图书馆藏书约54000卷。

    应当说亚历山大大帝本人的军事征服举动,客观上进一步促进了东西方经济与文化的交流。他死后,亚历山大成为古埃及托勒密王国的首都。据说当初建亚历山大图书馆唯一的目的就是“收集全世界的书”,实现“世界知识总汇”的梦想,所以历代国王甚至为此都采取过一切手段:下令搜查每一艘进入亚历山大港口的船只,只要发现图书,不论国籍,马上归入亚历山大图书馆。有一则传说更讲到,当时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欧里庇得斯、埃斯库罗斯和索福克勒斯的手稿原本收藏在雅典档案馆内。托勒密三世得知后此事后便设了一计,以制造副本为由先用一笔押金说服雅典破例出借,可据说最后归还给希腊的实际上是复制件,而真迹原件却被送往亚历山大图书馆了。

    通过各种正当不正当的手段,亚历山大图书馆迅速成为人类早期历史上最伟大的图书馆:拥有公元前9世纪古希腊著名诗人荷马的全部诗稿,并首次在图书馆复制和译成拉丁文字;藏有包括《几何原本》在内的古希腊数学家欧几里得的许多真迹原件;早在公元前270年就提出了哥白尼太阳和地球理论的古希腊天文学家阿里斯塔克的关于日心说的理论着作;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的手稿真迹;古希腊医师、有西方医学奠基人之称的希波克拉底的许多着述手稿;第一本希腊文《圣经》旧约摩西五经的译稿;对医学也有贡献的古希腊哲学科学家亚里士多德和学者阿基米得等均有着作手迹留此。此外,当时古埃及人及托勒密时期许多的哲学、诗歌、文学、医学、宗教、伦理和其它科学均有大批着述收藏于此。极盛时据说馆藏各类手稿逾50万卷(纸草卷)。

    亚历山大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

    另外,由于四方学者纷纷云集此地,古希腊地理学家、天文学家、数学家和诗人的埃拉托色尼,古希腊文献学家阿里斯塔克等不少历史名人都曾出任过亚历山大图书馆的馆长。而诸如哲学家埃奈西德穆,数学家、物理学家阿基米得等睿智圣贤也均在此或讲学,或求学,使图书馆享有“世界上最好的学校”的美名,并在整个地中海世界传播文明长达200至800年。

    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消失同样充满了神秘。现今人们只知道传说它先后毁于两场大火。关于第一场大火流传比较普遍:公元前48年罗马统帅恺撒在法萨罗战役中获胜后追击庞培进入埃及,进而帮助当时的女王克娄巴特拉七世争夺王位,并在与其兄弟作战时放火焚烧敌军的舰队和港口。这场大火蔓延到亚历山大城里,致使图书馆遭殃,全部珍藏过半被毁。

    公元7世纪,阿拉伯帝国在阿拉伯半岛崛起。642年,阿拉伯军队在阿慕尔·伊本·阿斯率领下攻占亚历山大城。3年后,拜占庭帝国皇帝君士坦丁派兵收复亚历山大城。

    13世纪出生在古埃及的历史学家伊本·基夫提在其《贤人史》中说,阿慕尔重新占领亚历山大城之后,一位与他相识的名叫约翰的文法学家表示,希望得到亚历山大图书馆的藏书。阿慕尔遂向帝国统治者欧麦尔请示,得到的回答是:“把所有书先翻阅一下。如果其内容与经书(指《古兰经》)相同,就无需保存;如果相悖,也无需保存,不妨销毁。”阿慕尔后来下令,将所有馆藏图书交给城里的4000多个公共澡堂作燃料,足足烧了6个月之久。

    从13世纪以来的几百年中,阿慕尔“焚书”之说被阿拉伯乃至西方学者反复引用。直到17世纪,人们开始对此说提出质疑。对伊本·基夫提着作中阿慕尔“焚书”问题较早提出质疑的,是英国的阿拉伯历史学家埃尔弗雷德·乔舒亚·巴特勒(1850-1936)。他在《阿拉伯征服埃及史》中说,那位叫约翰的文法学家活动在6世纪中叶,不可能活到阿慕尔征服亚历山大城的时候;亚历山大图书馆的藏书大多用羊皮纸书写,而羊皮纸很难充作燃料。因此,他认为,将藏书充作公共澡堂燃料之说显然是虚构。

    当然,他的观点也遭到一些人的反驳。但是,支持他的人,从欧美到阿拉伯世界,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增多。美国著名阿拉伯历史学家菲利普·希提在所着《阿拉伯通史》(1937)中说:“这个故事杜撰得很巧妙,但是与历史事实不相符。”他认为,最根本的历史事实是,在阿拉伯人征服埃及的时候,亚历山大图书馆早已不复存在。 那末,伊本·基夫提这位阿拉伯作家杜撰这个故事的目的何在呢?当代埃及历史学家穆斯塔法·阿巴迪在其专着《古代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存亡》(1990)中的解释是:当时正值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兴起,人们对古希腊典籍的兴趣倍增。而那些典籍的很大一部分保存在穆斯林世界的图书馆中。因此,这些图书馆就成为欧洲人觊觎的目标。地中海东岸特里波黎城图书馆的藏书,著名穆斯林将军和诗人奥萨马·伊本·蒙齐兹的大量私人藏书,先后都曾遭到正在进行东征的十字军的抢劫。这些事件引起阿拉伯人的公愤,十字军就反诬阿拉伯人“早就有焚烧图书的劣迹”。

    同时,在同伊斯玛依派以及十字军斗争的过程中,阿拉伯帝国统治者萨拉丁为筹措资金,曾将开罗公共图书馆中200多万卷藏书和叙利亚城市阿米德图书馆的100多万册藏书先后变卖。这不能不招致学人的严厉批评。于是,萨拉丁的一些支持者,包括同其关系密切的伊本·吉夫提,就起而为之辩解,编造阿慕尔“焚书”的故事,意在说明历史上焚烧图书都算不了什么,今日的变卖更无可厚非。

    1995年后重建了亚历山大图书馆,占地4万平方米,它不仅是埃及的重点建筑项目,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世界范围内的重大科研和建筑项目,它的造型是从77个国家的设计中优选的

    亚历山大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

    古代亚历山大图书馆彻底被毁后,埃及的亚历山大大学早在1974年就提出重建图书馆问题,并希望尽可能在原址原样恢复。可是考古研究几乎没什么发现使得后来的重建工作基本是在没有多少历史资料可资借鉴的情况下进行的。可以说今天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复活”克服了许多困难,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社会许多国家和埃及共同合作努力的结果。

    首先是图书馆选址问题。原来的亚历山大图书馆馆址究竟在那里根本无从考察,所以新馆馆址只能由埃及自己决定。新馆建在亚历山大海滨区,在海滨大道上紧傍“地中海新娘”雕像处。它包括3座建筑,其中最主要的当然是造型奇特的图书馆,另有一个球型天文馆,第三座建筑是服务大楼。它们面对地中海,背靠亚历山大大学各理科学院,风光绮丽、景色迷人。根据埃及1993年的考古发掘,此地曾是古罗马文明时期的皇家专属区。

    确定新图书馆的设计方案是又一个难题。它于1989年向世界公开招标,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提供财政援助。在参与竞标的数十个国家的600多家建筑设计机构中,挪威斯努希塔建筑事务所提出的初步设计方案中标,由他们的建筑师们承担外部建筑和内部设计。埃及的迈姆杜哈·哈姆宰作为埃及的参事参与设计。

    由于亚历山大图书馆在古代文明中对全人类发挥过重大影响,所以埃及特别强调重建工作必须考虑历史因素。有舆论说埃及人似乎希望借此提升其在当代国际社会的地位。事实上这家建筑事务所的设计方案从最初提出到最后确定,各类专家一直不断地发表各种高见,并且不同意见争辩特多。据称最后的方案当然是一个妥协的产物:既要前卫地适应21世纪时代特点,又要能与亚历山大这座充满欧、亚、非异国文化情调的“历史之都”相融洽,还要尽可能符合和体现图书馆厚重的历史风采。

    建造工程/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亚历山大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

    基本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地基和土建工程,由意大利的罗迪尤·特里菲联合公司和埃及的阿拉伯承包公司负责。工程动工于1995年5月15日,完工于1996年12月31日,共耗资5900万美元。它包括一个直径达160米的如古罗马圆形剧场那样倾斜的建筑,600根桩柱有间隔、排列有序地耸立着,支撑着图书馆园型墙体和钢架玻璃的屋顶。它就是图书馆的阅览大厅,可同时接纳2000名读者。据说它在建筑艺术上达到了很高水准。第二阶段是图书馆及其它建筑,包括内外装修和设备安装。它动工于1996年12月27日,共耗资1.17亿美元。工程由英国的贝尔福·白迪联合公司和埃及的阿拉伯承包公司承担。

    现代亚历山大图书馆总共包括主图书馆、青年图书馆、盲人图书馆、天文馆、手迹陈列馆、古籍珍本博物馆、国际资料研究学院、修缮保养工厂、会议中心等。此外它还留有一些空场所,可根据举办展览、演剧或其它需要随时提供各种服务。亚历山大图书馆总建筑面积36770平方米。共有11层、总高33米,所以总共可提供使用面积达85405平方米。其中图书文化活动场所占4210平方米,科技和技术服务为10860平方米,国际资料研究学院用3500平方米,会议中心以及其它辅助服务场所占用面积30840平方米。

    今天的图书馆达到了既现代又有厚重历史感的目的。它向地中海倾斜的外部圆形建筑据称是既怀念古时的圆形港口,又联想到宇宙的模样。钢架玻璃的屋顶,和柱顶的四棱透镜使透入的光线弥散,且随日光的移动而不断变化。图书馆的墙体由2米宽1米高的巨石建成,6300平方米的石头墙上刻满了阿拉伯文字、图案、符号,此外还有音乐和数学符号,以及世界各种文化的文字符号;这些图案均系手工凿刻而成。馆内宽敞明亮,确有传统图书馆的风范。

    馆藏图书/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首先收集古亚历山大图书馆、亚历山大和埃及资料,其次是地中海国家、阿拉伯世界及非洲资料,最后是世界其他地区的资料。在科目上分为:科学技术、人文科学、文化艺术、发展(重点强调水资源和生命)。

    图书馆已征集了大量珍贵图书、典籍、手稿、书画和影像制品,有的镶嵌宝石,有的是皮纸金字,有年代久远的史料手稿,也有近、现代的装帧各异的各种书刊,使世界各民族的文化遗产和智慧结晶在这里大放异彩。除了文字类藏书,亚历山大图书馆还收藏了大量的世界各国的古币。根据规划设计,馆藏量最大可达到800万卷、4000种期刊、5万卷视听资料、5万珍本及5万地图。

    拥有了25万卷图书及珍本或绝本6700册,以及20多万卷微型电影和光盘类的视听资料。其中有中国捐赠了《中国通史》、《中国药物大全》、《二十四史》等极具收藏价值的书籍556套。重建后的亚图力争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之一。

    亚历山大图书馆为专门的研究图书馆,具有独一无二的馆藏并与古代亚历山大图书馆一脉相承。它将成为支持埃及政府决策和拓宽埃及文化、社会、经济未来发展地平线的信息资源;它将为地中海沿岸东西南北之间开展合作起重要作用,成为世界看埃及和埃及看世界的窗口;它将是数字时代的图书馆;它将是对话和辩论的中心。为此它需要:

    收集研究埃及不同时期文明的图书、期刊、抄本以及世界各国的知识和文化遗产;

    收集代表伊斯兰及阿拉伯世界古代及现代知识成果的原始资料或手稿复制件;

    收集人类历史上思想、科学、政治和宗教领域杰出人物的图书及成果;

    对地中海区域、中东、埃及及亚历山大的历史、地理、文化和宗教进行专门相关研究;

    亚历山大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

    焚毁之谜/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亚历山大图书馆始建于公元前3世纪,名从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公元前334年,亚历山大大帝率军东征,先攻占埃及的尼罗河下游地区,后又征服波斯,饮马印度河。公元前322年,他年仅32岁就病逝,他建立的横跨欧非亚三洲的大帝国旋即分崩离析。其部将托勒密·拉加于公元前305年在埃及宣布为王,长达三四千年的埃及法老王统治终结,托勒密王朝发端。

    托勒密王朝以亚历山大城为中心,其版图南至现今的苏丹,北到塞浦路斯和爱琴海南部。王朝的统治者决意把亚历山大城建成像雅典一样的城市,使自己的国家不但成为军事大国,也成为文化大国。为此,他们仿效希腊,开始修建博学园和图书馆。所谓博学园,大致相当于现代科学院与大学的结合体,是研习科学和艺术的中心。为便于研习活动开展,博学园附近一般总修建有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修建在皇宫中,有宽大的藏书库,有敞亮的阅览室。后来,由于搜罗的图书太多,而图书又都是用莎草纸或羊皮纸书写,体积太大,这个图书馆很快就难以容纳,又在离皇宫不远的奉祀希腊-埃及大神萨拉匹斯的萨拉贝姆神庙中修建一个分馆。主馆和分馆由国王任命的馆长统一管理,后人统称两者为“国王图书馆”或“大图书馆”。

    为把图书馆办好,从国王到图书馆工作人员都想方设法搜集图书资料。他们通过采购、抄录、租借、翻译、编撰、骗取等多种手法,很快就搜罗和收藏了大量书籍的原着、抄本和手稿。数目究竟是多少,说法不一。公元前3世纪上半叶执政的托勒密二世任命的图书编目人卡利马科斯说是49万卷。公元2世纪拉丁文作家格利乌斯则说是70万卷。这些藏书几乎涵盖了亚历山大帝国及周边一些国家几乎所有科学家、哲学家和文学家的主要着作,计有希腊文、古埃及文、腓尼基文、希伯来文等多个文种。可以这样说,地中海沿岸地区当时所有重要文献几乎都汇聚到亚历山大图书馆,使其成为古代世界第一座最大的综合性图书馆。

    亚历山大图书馆是随着托勒密王朝的兴起建立的。而随着这个王朝的衰微,图书馆的辉煌时期也渐趋结束。问题是,亚历山大图书馆是何时毁坏、怎么毁坏的。对此,长期以来有几种不同的说法,涉及到三场不同的战争和因战争而点燃的三把烈火。

    一场战争是罗马内战。公元前48年,罗马将军尤利乌斯·恺撒为追杀其劲敌庞培来到亚历山大城,随后介入埃及女王克娄帕特拉与其弟弟争权夺利的内战。恺撒在后来撰写的《内战记》一书中说,自己的舰只不但较少,又被切断陆上的淡水供应。因此,他不得不对敌人实行火攻,下令烧毁敌人游弋在海上和停泊在船坞中的船只。恺撒只是讲到这些,而没有提及火烧战船是否殃及城中建筑。同时代的古罗马雄辩家、哲学家塞内加到过亚历山大城,在传世名着《论心灵的安宁》中说,在恺撒发动的这场战争中,有几万册书籍在亚历山大城遭焚烧。希腊历史学家巴鲁塔里克则明确地说,恺撒对敌人采取火攻,“大火在军用船坞蔓延,烧毁了大图书馆”。当时,图书馆藏书已有70万卷,据说有40万卷被烧毁。为弥补这一损失,恺撒后来将从其他地区掠夺的20万卷图书赠送给克娄巴特拉女王。

    另一场战争是公元4世纪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一世发动的宗教战争。主馆遭焚毁之后,位于萨拉贝姆神庙院落中的分馆则保存下来。到公元379年,狄奥多西一世就任罗马帝国皇帝。他为巩固自己的统治,一方面进行武力征讨,一方面颁布敕令,将基督教定为国教,要求所有臣民都成为基督教徒。为赢得这场宗教战争的胜利,他大肆迫害异教徒,捣毁其宗教设施。公元391年,他下令拆毁亚历山大城所有异教教堂和庙宇。亚历山大城的基督教大教长圣·狄奥菲鲁斯带领狂热的教徒随即将萨拉贝姆神庙夷为平地。位于其中的图书馆分馆难逃厄运,许多书籍或遭抢劫,或被放火焚烧。从此,有六百多年历史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就荡然无存了。

    上述两场战争焚毁了亚历山大图书馆,这本已确定无疑。可是,八百多年后,却又冒出一个新说,涉及另一场战争,即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对埃及的征服和占领。

    公元395年,狄奥多西一世逝世,罗马帝国分裂,埃及由东罗马帝国拜占廷统治。公元7世纪,阿拉伯帝国在阿拉伯半岛崛起。642年,阿拉伯军队在阿慕尔·伊本·阿斯率领下打败拜占廷守军,攻占亚历山大城。三年后,拜占廷皇帝君士坦丁派兵收复亚历山大城。随后,阿慕尔奉命再次出征,于646年初再次占领亚历山大城。这都是历史事实。他的占领与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存亡有无干系,此后五百多年中无人述及,直到13世纪,才有人演绎出一段有关他的“焚书”故事。

    阿慕尔“焚书”之说主要涉及到13世纪出生在古埃及的历史学家伊本·基夫提。他在所着《贤人史》中说,阿慕尔重新占领亚历山大城之后,一位早就同他相识的名叫约翰的文法学家表示,希望得到亚历山大图书馆的藏书。阿慕尔遂向哈里发欧麦尔请示,得到的回答是:“把你所说的书先翻阅一下。

    现今一些西方学者对阿慕尔“焚书”的故事则另有解释。他们认为,编造者的本意,很可能是为炫耀阿拉伯人当年打败强大的拜占廷帝国的“辉煌战绩”。岂料,这样的编造不但没有给阿拉伯人带来任何荣耀,反而带来“无尽的尴尬和羞辱”。这一点,肯定是始作俑者始料不及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毁于罗马人发动的两场战争,基本上成为各国历史学家的共识。

    历史意义/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亚历山大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

    图书馆事业发展与工作方面

    亚历山大图书馆凭借君王的重视与优越的地理位置,将图书、人员、设备、方法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缔造几世纪的辉煌,使古代西方图书馆事业发展达到一个高潮,其负起社会文献资讯整理、贮存与传递的任务,推动文明的高度发展。最终并将图书馆工作发展成为一种事业,引起社会各界对图书馆及其事业发展的重视,提高了图书馆的社会地位。

    亚历山大图书馆透过文献的收集、整理与交流等一系列专业化的活动,初步形成图书馆工作专业化。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文献目录编制、二次文献编撰和利用、古籍的考证与校订等工作,改变了图书馆作为“文献仓库”的历史,缔造了图书馆工作专业化,为其后图书馆工作发展奠定了基础。同时,古亚历山大图书馆力求将当时国内外文献收集齐全的思想与方法,影响了西方图书馆的藏书建设传统,对近现代许多规模庞大的大型图书馆的产生有着极大的影响。

    知识传播方面

    亚历山大图书馆保留了古代文明历程中大量的学术着作,聚集了所有可获得的源头知识,并把这些知识组织起来用于学术研究。它吸引着众多的著名哲学家、文学家、科学家和研究者汇集于此,进行知识创造、交流与传播,成为地中海沿岸科技创新的圣殿与文化繁荣的灯塔。它让知识跨越了地区的限制,将古代西方科学与神秘的东方文化融合在一起,成为当时世界著名的文献中心、文化中心和学术交流中心。

    亚历山大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

    文化发展与传承方面

    亚历山大图书馆是古埃及文化、希腊文化、罗马文化的汇集地和交流场所,容纳了东西方文化与思想。透过文献收藏与组织管理,透过与其他周边国家的文献交流和翻译其他语言的着作,积极地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它对世界文化,尤其是中世纪欧洲文化的繁荣有相当大贡献。

    图书馆就是亚历山大文化繁荣发展的导航灯塔,吸引着那个时代最伟大的诗人、思想家、科学家聚集这里,吸引着人类各种声音飞越高山大海抵达这里,从而融汇成人类发展史上最壮阔的文明交响。就这样,亚历山大市在成为文化科学中心之时成为了埃及的政治经济中心,它在文化包罗万象中走向一个人才荟萃、四通八达的国际都市,从而把古埃及辉煌的文明推向一个新的巅峰。

    主要职能/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根据亚历山大图书馆的2001 年第1 号法令:

    亚历山大图书馆将从事所有的活动来实现它的使命,并开始着手一切有关的活动:

    ①获取论文、图书、期刊、手稿、纸草文献,其他与埃及不同时期文明相关的各类文献和文物,与科技、智力以及世界各国文化遗产相关的文献和文物。

    ②采访原稿本或抄稿本文献,这些文献能够象征古代和现代伊斯兰和阿拉伯世界文化的成就。

    ③采访传记资料及贯穿人类历史的与名人成就有关的思想领域、科学领域、政治与宗教领域的文献。

    ④从事历史、地理、文化等方面的研究,特别是地中海地区、中东地区、埃及和亚历山大的研究。

    目标宗旨/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⑴ 埃及的世界之窗;

    ⑵ 世界的埃及之窗;

    ⑶ 引领数字时代的研究机构;

    ⑷ 大型国际文化学习和对话的活力中心。

    组织结构/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亚历山大图书馆的2001 年第1 号法令

    亚历山大图书馆中包括有图书馆、天文馆和会议中心,它也拥有并创建有如下的机构:信息研究的国际学校、文献及研究中心、科学博物馆、书法研究所、手稿博物馆、善本和文献保护中心。

    其他的科学研究所可以通过总统令和来增加并创建,总统将通过法令来准确地描述研究机构的定位。

    特点

    亚历山大图书馆的组织机构具有这样的一些特点:

    (1) 突出了馆长负责制,所有机构向馆长负责,从机构的设置上保证了管理和工作的效率。

    (2) 馆长直接负责秘书处、辩护律师、内部审计和特聘顾问、图书馆服务等部门,彰现了图书馆最高管理者对协调、法律、审计、咨询和图书馆服务的重视。

    (3) 将研究放在了重要的位置,体现了亚历山大图书馆功能定位的特点。

    (4) 专门建立了信息技术部,并由馆长直接领导,反映了信息技术对当代图书馆的影响及图书馆对信息技术的极端重视,与亚历山大图书馆愿景中的引领数字时代的研究机构相吻合。

    (5) 将对外联系放在了显着的位置,把媒体、观光作为重要的工作,并把国际化的知识管理与信息交流作为核心的业务来看待。

    发展战略/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为了实现四点宗旨,新亚图制定了相应的馆藏发展政策,以下是新亚图未来发展的方向和收集的重点:

    ⒈ 考虑到新亚图是对旧馆的继承与发展,新馆有责任全面收集有关旧馆的及其下属学院的史料,收集的范围不限于当时的学术范畴,还包括希腊化时期及希腊化波及时期的其它文化中心的史料。

    ⒉ 考虑到过去旧馆曾对传播希腊文化做出巨大的贡献,尤其是对当时的学术成果影响深远,甚至波及欧洲的文艺复兴。而且在这个科学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由生物技术及克隆技术所引发的一系列关于科学与伦理道德之间关系的讨论也促使新亚图将科学史作为今后收集的重点,科学史博物馆的建立更明确了这一发展方向。今后新亚图将着眼于科学技术的道德伦理学、基因遗传学、生物技术等多个领域的资料的收集和研究。

    ⒊ 鉴于新馆作为联合国出版物的藏馆之一,并扮演着地中海地区文化中心的角色,新亚图将首要关注有关性别歧视、水资源利用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⒋ 由于新亚图拥有大量珍贵的手稿,因此新亚图将“知识管理”引入馆藏管理,关注保存、整理手稿的最新技术,并且将书写的历史、书法艺术列入研究课题,同时设立书法研究中心,定期召开研讨会,举办不同国家的书法展览。该中心的首个书法展展出的是中国的书法艺术作品。

    ⒌ 回到埃及本身则主要关注埃及学,致力于建立一个埃及特藏,搜罗各国不同语言版本的关于埃及的书籍和文献,供埃及学的学者研究以及让大众了解埃及的历史、现状和前景。

    ⒍ 另外一个特色馆藏则是收集所有关于亚历山大城的资料,并设有一个名为“亚历山大城与地中海”的研究中心,目的在于重新认识亚历山大城的历史性地位,传播亚历山大时期的文化以及亚历山大学派的学术成果,重现地中海地区文化的多元化、理解与合作。

    建筑设备/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新馆建设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基础地基工程,开始于1995年5月15日,完成于1996年12月31日,花费5900万美元。建设工程采用最先进的技术。其中有世界上最大的环形钢筋加固隔墙,具有160米直径的600多个钻孔,呈上窄下宽的建筑群,它成为工程的一项主要成就。第二阶段是建筑物几程,包括结构、服务机构与公共设施、配备与外部工程等。地卜建筑及内部工程开始于1996年12月27日,完成于2002年,花费了1.6亿美元。

    总层高:11层。

    总建筑面积:85405平方米。

    建筑高度:33米。

    图书馆、博物馆和研究机:构阅览区域有2000个座位。主要图书馆:13625平方米。专业图书馆:3930平方米。因特网检索:缩微胶片;研究室(133个小间);塔哈一何塞图书馆;青年图书馆;儿童图书馆;多媒体图书馆;古文物博物馆;手稿博物馆;科学博物馆;天文馆;国际信息研究学校;文字书法研究所;保护与修复研究室;文献研究中心;会议中心;附属服务多功能厅和展示区。以上这些均可根据图书馆的进展予以变化与扩大。

    书库面积:17000平方米。

    博物馆:2055平方米。

    展览厅与艺术画廊:4540平方米。

    天文馆:99个座位。

    会议厅:3020平方米。其中大厅能容纳1700人,中厅能容纳290人,西厅能容纳288人,东厅能容纳286人,旁听席有100个座位。

    外部广场:8500平方米。

    建筑外部水池(体现倒影效果):4600平方米。

    典藏文献:在新馆开馆时有200万册图书,书库最多能收藏图书800万册。报刊1500种,4000册;各类视听资料1万种,5万件;手稿与善本1万种,5万件;地图2000种,5万件;计算机数据库有OPAC、书目数据库、电子资源等。

    人员配备/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馆长:伊斯迈尔·萨瓦格丁博士(Dr. Ismail Serageldin)

    伊斯迈尔·萨瓦格丁生于1944年,1964年获得开罗大学学士学位,1968年获得哈佛大学硕士学位,1972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另外还有布加勒斯特大学社会学、墨尔本大学农业科学、美国大学国际事务、俄亥俄州立大学自然资源管理、巴黎国立美术工艺学院的经济管理等荣誉博士学位。曾在世界银行供职多年(1972-2000),经历了从教育和人力资源的经济学家到副行长的多种工作磨练。并担任过国际农业研究顾问组组长、世界21世纪水源委员会主席等。是印度农业科学院院士、奥地利欧洲科学与艺术学院院士、达卡孟加拉科学院院士、美国规划师协会成员。同时还是开罗美国大学访问教授、华盛顿大学名誉教授。编撰40余卷书与专着和200篇文章。伊斯迈尔·萨瓦格丁博士已婚,有子。掌握3种语言:阿拉伯语、法语和英语。

    人员配置的相关规定

    根据2001 年埃及总统第76 号令以及亚历山大图书馆的2001 年第1 号法令,2001 年3 月20 日,遵循埃及部长内阁会议研究的结果,颁布了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有关协定。

    其中规定:

    亚历山大图书馆是一个公共的法人,将总部设在亚历山大并与总统相联系; 亚历山大图书馆的管理将通过(A)理事会,(B) 董事会,(C) 馆长。

    (1) 亚历山大图书馆理事会。

    理事会由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著名人物组成,人数为824 人,由国家总统邀请聘任,其中有一位将会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总干事。总统或总统的指定者将成为理事会的秘书长。理事会将担负支持图书馆以及它的各项活动的责任,理事会也将表达对这些活动方向和范围的意见。理事会将每三年在其主席邀请聘任时会面一次。

    (2) 亚历山大图书馆董事会。

    董事会由埃及国内外科技界和知识界有名望或有国际经验的著名人物组成,人数为15 30 人,其中五位将由埃及政府官员组成,他们是高教部部长、文化部部长、外交部部长、亚历山大洲总督、亚历山大大学校长。

    理事会主席将担任董事会主席,该主席将选择董事会成员中的一位在主席万一缺席的情况下履行主席的职责。首届董事会将由国家总统通过发布法律来命名。董事会中非政府官员的成员将有两年的任期,在这之后,每年将会有3/ 1 的成员要更换。除了第一次董事会,非政府官员的董事会成员将通过董事会成员的提名并通过董事会的决定来予以委任。董事会成员任期3 年,更换的成员成为一个附加的小组。

    董理会是图书馆各类事项的决策机构,它将承担职责,这些职责包括大众政策的制定、图书馆各类活动的管理及其计划、建立图书馆的行政后勤规章和财政规章。

    董事会每年举行一次会议,根据主席的要求和邀请可以举行特别会议,但出席人员必须过半数。董事会必须有大多数成员参加才具有法律效力,决定的事项由参加成员的简单多数来决定。万一票数相等,则由会议主席投票的一方作为胜方。

    董事会可以设立成员委员会来指派实施特别的任务,或者准备特别的研究以及实施研究。亚历山大图书馆将承担董事会成员的旅行、酬金、联系参加会议以及建立委员会等项费用的支出。

    (3) 馆长

    董事会将任命馆长,任期五年,馆长更换时,将决定馆长的补偿。馆长的任命将由董事会参会的三分之二成员的支持来决定。有一点是最基本的,那就是馆长候选人必须是一位国际知名人物,有广阔的文化知识,有管理和技术的能力。馆长是图书馆行政的执行主席,他受委托执行董事会所建立的政策。馆长将为董事会会议准备议程,将参加董事会,但在董事会决定事项前没有投票权。

    馆长将成为图书馆馆员们的首脑,将聘任馆员、促进馆员的成长以及解除馆员服务的契约,使馆员们依据法律法规在图书馆中服务。

    在2002 年,亚历山大图书馆组成了首届董事会,共有 28 人组成,其中主席1 人,政府官员成员5 人,非政府的个人成员22 人,其名单如下:

    主席:总统穆巴拉克

    政府官员成员:亚历山大大学校长、亚历山大总督、文化部长、外交部长、高等教育和国家科学研究部长

    非政府的个人成员:埃及(4) 、科威特、巴勒斯坦、法国、摩洛哥、加拿大、意大利、冰鸟、德国、美国(3) 、厄瓜多尔、西班牙、尼日尔、印度、日本、瑞典、希腊。

    非政府个人成员中共计有来自17 个国家的22 位成员,其中埃及四位成员中有2 人具有埃及和美国的双重国籍,来自摩洛哥的一位成员同时具有法国国籍。

    经费收支/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亚历山大图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

    2001 年第1 号法令规定:

    1,亚历山大图书馆的资金来源将包括:

    ①由国家调拨分配的资金。

    ②援助、礼品、捐赠、遗赠的资金以及来自国际和外来的财政资助。

    ③为自身利益的稳定而出借文献的收入。

    ④在投资基金方面将得到的服务和回报的收入。

    ⑤任何可能分配给图书馆的其他合法收入。

    2,亚历山大图书馆实行独立的预算,它的财政年度的起始与结束与政府预算的年度相一致。图书馆在埃及中央银行或商业银行将单列账目并由财政部长批准通过。它将其各类收入的来源和账目寄存在银行。每年剩余的资金将转入下一财政年度。

    3,在其行政使用和需求的限定之内,亚历山大图书馆其及所属机构将免除它剩余的大众税收和现时活动的国家税收,将免除所有图书馆注册读者的会费的税收,也将免除进口科技文献的税收。

    4,1988 年的总统第523 号令,使亚历山大图书馆建立起了大众的组织,这一总统令将仍然有效。所有的事务并未触犯这一法律直到现在图书馆第一号总统令中第四条款注意到这一点并予以颁布。因此,所有的资产、权利和组织义务的废除都将回归到亚历山大图书馆。

    用户服务/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问询处与参观者服务。这一服务台位于著名的图书馆的导引门厅,在这里为新到访的读者和访问者进行讲解,内容包括古代图书馆的历史和背景及其兴衰以及新馆的设计和建设。同时,讲解者也给参访者介绍图书馆的各类服务和推广活动以及图书馆文化综合性的组织部分。

    信息服务。在阅览区域,开架的图书向读者展示了图书馆采访收集的文献,这些开架文献如同瀑布般地陈列于图书馆的七个层面,在这里,同时可以容纳2000个读者进行阅览。亚历山大图书馆被认为拥有在世界上所有大型图书馆中最大的阅览室。同时,在七层的图书馆阅览区域中,向研究者提供了200个研究小间。在每一个信息咨询台,都设计有为一般读者和研究者提供的资源查询服务,其中包括、电子资源、多媒体资源、馆藏文献以及其他服务。

    普通信息服务。信息咨询服务台位于主体图书馆的人口处。它给予读者以普通的信息咨询服务并引导读者使用有偿的特殊信息咨询服务。

    导引服务。导引服务在安排上考虑所有读者更便捷地使用图书馆,在导引中告知读者图书馆的所有服务以及如何使用和网上公共目录、电子资源、多媒体资源。

    特殊参观。图书馆安排专业人员和图书馆员学习图书馆不同的系统,图书馆正在执行的一些有联系的事物,而专业人员和图书馆员们将对此颇感兴趣,如工作流程、人力资源发展计划、采访发展政策等。

    会员服务。会员卡将给人以使用图书馆以及所有设施的权益。持卡者能够借阅图书,使用阅览区域,预约并保留研究小间。会员卡还可以使人们参观博物馆、展览和其他文化活动的费用打折。

    特殊的信息服务。图书馆中共设计有10个特殊信息咨询台为读者和研究者服务。其他还有青年图书馆、儿童图书馆和视障读者的特殊信息服务。

    研究人员信息服务。在图书馆的每一层都设计有开架的分类或主题文献为普通的读者服务,研究人员可以预汀或保留研究小间来进行工作,内中可以摆放有关的图书、参考工具书以及经选择的数据库和其他电子资源。

    其他服务。复印,读者和研究者可以在信息咨询服务台购买预付卡,然后在B2至B4区域中进行自助复印服务,读者和研究者将被友好地告知遵守知识产权的规定和法规。读者也可以从他们的计算机中复制下载有关文献或在阅览区域的信息咨询台购买有关软盘。

    数字书馆/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整个图书馆拥有36个数据库,1000个CD—ROM及音像资料和缩微资料,图书馆目录的存储和查阅都可以通过电脑来完成。新亚图拥有自己的官方网站,并将多个研究中心的研究成果制成相应的网站或电子产品,还与国会图书馆以及英国、法国、西班牙等国家图书馆签订了联网、互换、共享资料的协议。

    新亚图有多个数字化计划,如其中一个计划名为“电子文档计划”是将大量的手稿、珍贵的书籍、地图以及重要的文件数字化,目的在于:

    第一,让珍稀资料为大众所用,让知识发挥其最佳效用;

    第二,将原件在特定恒温的条件下好好保存,以避免因流通或其它因素所造成的损坏,从而延长原件的寿命;

    第三,数字化的复制品作为一种原件的备份以防原件的遗失,同时制作成多媒体软件用于不同的学术用途。正在进行的是与纳赛尔基金会合作,将所有关于埃及总统纳赛尔的馆藏数字化,并制作成基于网络的可查询系统以供学术研究与参考之用的计划。

    旅游提示/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门票:

    图书馆及展览 手稿博物馆及展览 古代博物馆 沙迪·阿卜杜勒·萨勒姆博物馆 天文馆与科学博物馆 除天文馆外的文化设施

    成人 10埃镑 12埃镑 20埃镑 6埃镑 25埃镑 30埃镑

    学生 5埃镑 6埃镑 10埃镑 3埃镑 5埃镑 15埃镑

    开放时间:周日至周四的11:00 -19:00周五,周六 15:00-19:00,.周一和官方假日闭馆。

    亚历山大里亚图书馆

    Alexandria,Library of

    亦译亚历山大图书馆。

    设于埃及亚历山大里亚城,一所最著名的古代图书馆。亚历山大里亚博物馆和图书馆这个伟大研究机构是自西元前3世纪起由埃及的托勒密王朝相继建立与管理的。亚历山大里亚图书馆的建立,是熟悉雅典图书馆成就的法莱雷奥斯的德米特里(Demetrius of Phaleron)的功绩。馆中藏书基本上都是希腊文,唯一有记载的译文,是从希伯来文译成希腊文的《旧约圣经》。这个博物馆和图书馆曾存在了几个世纪,后来毁于3世纪末叶奥勒利安(Aurelian)统治时期发生的内战。它的「子馆」(daughter library)则于391年毁于基督教徒之手

    MTG/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Library of AlexandriaLibrary of Alexandria

    亚历山大图书馆(MTG)

    中文名称:亚历山大图书馆

    英文名称:Library of Alexandria

    种类:地

    现存版本:阿拉伯之夜

    MTG OversizeCards

    费用:0

    效果:横置:加1(无色)到你的法术力池

    横置:抓一张牌,你只能于你的手中有七张牌时才能使用此异能

    画家:Mark Poole

    延伸阅读/亚历山大图书馆 编辑

    The Library of Alexandria: Centre of Learning in the Ancient World. (2000). (2nd ed.). London and New York: I.B. Tauris.

    Brundige, E. (1991). The Decline of the Library and Museum of Alexandria. Retrieved 18 May, 2008, from http://www.digital-brilliance.com/kab/alex.htm

    Canfora, L. (1989). The Vanished Library: A Wonder of the Ancient World. (M. Ryle, Trans.).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El-Abbadi, M. (1992). Life and fate of the ancient Library of Alexandria (2nd ed.). Paris: UNESCO.

    Gibbon, E. (1974). The 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Norwalk, Connecticut: The Easton Press.

    Jochum, U. (1999). The Alexandrian Library and its aftermath. Library History, 15, 5-12.

    Orosius, P. (1964). The seven books of history against the pagans (R. J. Deferrari, Trans.). Washington, D.C.: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arsons, E. A. (1952). The Alexandrian Library. London: Cleaver Hume Press.

    Stille, A. (2002). The Return of the Vanished Library. In Straus & Giroux (Eds.), The Future of the Past. New York: Farrar.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0-18 23:45:11

    出行参考

      亚历山大图书馆曾是人类文明世界的太阳,它与亚历山大灯塔一起,是亚历山大城各项成就的最高代表。该图书馆始建于公元前3世纪,0多年前它到底是什么模样却无人知晓。今人只能从历史文献的零星记载中了解,因为....参考51766的"亚历山大图书馆“详情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