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京夫

    京夫(1942~2008)陕西商州人。1960年毕业于商州师范学校。历任商州市中小学教师、文艺创作室主任,陕西省作协党组成员及第三、四届常务理事。专业作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198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新女》等,短篇小说集《深深的脚印》,中短篇小说集《京夫小说精选》,散文集《海贝》,中篇小说《白喜事》等。《手杖》获1980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获1981年当代文学奖,《在治安办公室里》获金盾文学奖等。与陈忠实贾平凹等陕西作家的作品引发了陕军东征现象,震动了中国文坛。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京夫 性别:
    别名: 郭景富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2008年 出生地: 陕西商州
    民族: 汉族 毕业院校: 商州师范学校
    职业: 作家 主要成就: 陕军东征五虎将之一
    代表作品: 八里情仇新女白喜事在治安办公室里

    目录

    人物简介/京夫 编辑

    京夫(1942-2008),原名郭景富,陕西商州北乡腰市镇马角山人。
    作家协会会员,陕西作协副主席,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一级。
    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系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

    人物生平/京夫 编辑

    京夫京夫
    1960年京夫从商洛师范学校毕业后,先后在原商县初师、商县腰市中学、商县中学任教10余年。
    20世纪60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准备。
    1963年发表小说处女作。
    文革中,因书写大量的生活日记(笔记),受到批判,辍笔十年。
    1972年调入原商县文学创作研究室创编戏曲节目,期间又重新开始小说创作。
    1976年借调到省上一家文艺刊物协助审稿,得到杜鹏程、王汶石、李若冰等著名作家和编辑的热忱鼓励和指导。
    1978年改革开放后,京夫的小说创作踏上了稳步攀升的道路,并在80年代初进入爆发期、丰收期,攀跃上一个崭新的高度和水准。
    1985年,京夫由原商县文创室调入省作协从事专业创作后,开始了中、长篇小说的创作。[1]

    人物地位/京夫 编辑

    京夫是一位多产作家,他以自己的创作心态和视角、实绩和成就,树立起了一位平民作家的形象,成为当代陕西文学的中坚和主将,是中国当代文坛有重要影响的实力派作家。京夫小说题材涉猎广泛,内容扎实,有较深厚的思想意蕴,塑造的人物性格鲜明,有较强的感染力,在全国有广泛影响,作品深为读者所喜爱。陕军“五大首领”之一。
    他的作品既表达了对命运的抗争,也蕴涵了西部生活的神秘和丰富;既有爱的古典与浪漫,又有大千世界的荒诞与不经,还有悲悯情怀和对未来的思索。京夫的离去,无疑是路遥去世后陕军的又一大损失。

    作品概况/京夫 编辑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写作,发表短篇小说100余篇,中篇20多部,长篇5部,计400多万字;
    自1980年以来,获全国性文学奖多次。

    中短篇小说

    深深的脚印
    《天书》
    京夫小说精选
    短篇小说《手杖

    散文集

    海贝

    长篇小说

    《新女》1983年,获得火炬少儿文学奖,
    《文化层》(写小城文化人的嬗变)
    八里情仇》1993年,因此成为“陕军东征”主将。
    《红娘》
    《鹿鸣》2007年4月(生前最后一部)

    其他作品

    当代白话本《西游记》(改译)

    获奖情况/京夫 编辑

    《娘》获1981年“当代文学奖”;
    人的正名》获“中国潮”报告文学奖。
    在治安办公室里》获金盾文学奖;
    《没有野兽出没的地方》获林业部“绿叶文学奖”。 

    人生评价/京夫 编辑

    京夫京夫
    生命如花,他未能尽情绽放京夫溘然病逝。除了于第一时间赶往医院送别的雷涛、陈忠实、贾平凹、陈彦等人外,京夫的生前好友肖云儒、李星、高建群、方英文、刘炜评、李彬等作家评论家,也纷纷表达了对京夫的痛悼与缅怀之情。
    贾平凹(陕西省作协主席)
    文章道德都是一流他是从最基层上来的,我们差不多同一个时期开始创作的,他是第一个从商洛山区走出的作家,他很正直,没有是非,为人耿直,敢于说话,很厚道,人品在作家中评价特别高,文章道德都是一流的。我觉得他一生命不好,年轻时在文革中受了很多苦,后来搞创作,要养活5个孩子,生活很困难。我刚才在来的路上还说,他也就最多有十年不为生活熬煎,但是绝对谈不上过得多舒服。他病了后我去他的住处看他,房子很小,而且自己连个写作间都没有,一个作家都熬到最后了,在全省全国都产生了这么大影响,还没有一个自己的书房。他在阳台上支了小桌子当书桌,我觉得很伤感。我看完《鹿鸣》,感觉到他还想在写作上寻求变化,作为一个老作家求变是很难的,我觉得这个人生命力应该是很顽强的,没想到这部长篇是他最后一部。
    陈忠实(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名誉主席)
    生活中少言,艺术创作却从不少言。我们俩同龄,对文学信心都很高,是无所不聊的朋友。我俩创作历程也大体相同,先写短片,后写中篇、长篇,我写《白鹿原》,他写《八里情仇》,到陕军东征,我俩一人一部长篇,都产生了全国性影响,到今天,我们的交情已经快40年了,几十年转眼就过去了。他人很含蓄,话少,朋友们在一块的时候,别人说他不说,但偶尔说一句就逗人笑,有一种内幽默。但他在艺术创作上从不少言,尽情释放。他写的都是严肃作品,深刻反映社会和改革进程中人的心理矛盾、社会心理变迁,很敏锐很准确,他是认真关注社会变迁的一个作家。
    雷涛(陕西省作协党组书记)
    他是陕西文坛崛起的主力。他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创作者,作品都是在关怀人与自然的关系,始终和时代是贴近的,关注时代的流动,尤其是人的生存状态。
    1980年,他的短篇小说《手杖》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那个时候我国才由阶级斗争转向经济建设,他就能捕捉到那种变化,一炮在全国打响。后来的《八里情仇》是陕军东征五部作品之一,他成为当代陕西文坛崛起的主力;他的最后一部长篇《鹿鸣》会随着他的去世,在文坛的位置和分量越来越重。
    陈彦(陕西省戏曲研究院院长、陕西省文联副主席)
    儒雅谦和与风骨融于一身。他很儒雅,很谦和,话不多,跟别人在一起老是倾听的姿态,跟他在一起很舒服,他那种内在和外在投射出的不是张扬的魅力,让人总是感觉很愉快,很舒服,但他的骨子里很有骨气,我们在一块,谈到社会现象,他有些话很尖锐,我甚至感觉这种尖锐和他的形象不符合,但是转念一想,这就是完整的京夫。我心中很敬重他,他是很有风骨的,他的直言总是对着一种现象,很少见他对某个具体的人说很尖刻的话,在文坛这是很难得的。
    肖云儒(著名评论家)
    他是陕西文学走向丰富的见证人。一个著名的好人离开我们了。京夫是一个非常有成就、非常有才情、非常勤奋的作家,是一个了解民生疾苦、终生以反映民生疾苦为己任的作家,是一个辛苦了一生的人,一个克己内忍的人,一生中很多郁闷都憋在心里,一个有所作为而最终没有全部完成自己作为的人。他曾使文坛耳目一新,促使陕西文学由单一变得丰富,是对陕西新时期文学作出重大拓展的一个人物。
    高建群(省文联副主席)
    真诚的人,真诚的作品。京夫无论是《》、《手杖》,还是《八里情仇》、《鹿鸣》,都堪称新时期我国文坛的重要收获。京夫是一个很真诚、很真实的人,在交往中,从来没有任何虚词妄语,就是一个长者,真诚地对待每个人、每件事、每篇作品。我们这一茬人正在老去,文学这个宴席将接待下一批食客,而由于各种原因,京夫的才能与愿望最终未能完全实现,我一直认为他是陕西最好的小说家之一。陕西省作协党组书记雷涛、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名誉主席陈忠实和本报记者一起进到病房,陈忠实不由自主地频频发出叹息声,雷涛则表情凝重地开始和京夫的大儿子郭正商量老人的后事,承诺作协尽一切努力帮助京夫家人办好丧事。2007年8月13日,在自己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鹿鸣》问世后不久,京夫意外查出胃部恶性肿瘤。据其长子郭正介绍,父亲是去上山游玩时采到了野菊花,回来便泡了野菊花茶,没想到喝过后上吐下泻,到医院做胃镜检查时,发现了异常,从发现胃癌到现在,差10天就整一年时间,期间住院治疗了8次。“这段时间把什么罪都受了,我们都知道他痛苦不堪,觉得每过一分钟,他的痛苦就增加一分,可是我们谁都替不了他,但是父亲从来不说自己有多难受。”郭正说,父亲生前没有留下任何遗愿,“关于后事他一言不发,可能父亲觉得自己抗疾病能力还比较强,还没有到需要准备后事的时候。”而且在住院时,他总要求子女不要告诉作协他住院的消息,“别再给组织添麻烦”,这是京夫病中常说给子女的话。

    最后人生/京夫 编辑

    2008年8月3日下午1时30分,当年文坛陕军东征“五虎将”之一的著名作家京夫(原名郭景富)心脏停止了跳动。66岁的他从此远离了疾病和化疗给他的痛苦,也离开了他倾其一生热爱的文学事业,以及众多崇敬他的人格和作品的读者。那暮色中远去的背影。早在去年,与作家方英文在唐都医院看望京夫先生时,那时他刚刚查出患了胃癌,住院不久。看见医院花坛里,蜂飞蝶舞,花在盛开,我们决定给他再送一捧花,同室病友也颇感新鲜。他靠在病床上,望着花,间或掠过一丝淡淡的喜悦,还轻轻地笑着说,我得病这事你可千万不要在报上披露啊,镇定的他,一脸倦容。
    其实,大家平时习惯于称他“京老”。京老后来出院了,在家里静养那阵子,大家的心才稍微有些放松。有一天,暮色苍茫,文艺北路的东侧路上,他竟然在人流中缓缓地过来了,老伴搀扶着他,周围是快走的人们,我当时真害怕谁不小心撞他一下,那一刻,他显得那样脆弱、无助,他家就在附近,在环城公园里坐了坐,现在往回走,在用这种方式“锻炼”着。我竟问了一句出口就后悔的废话:“京老,还没吃呢?”他声音极微弱地苦笑着说:“哎,吃不成了。”声音如游丝一般,身材依旧颀长,白晳的面孔已然苍白。别过后,怅怅地回望他,背影已淹没于茫茫人流中,再也无觅。与京老的许多个场景接连浮现,犹记随作协去榆林采风时,在红碱淖,他挽起裤腿,孩子般在浅水区走来走去,鸥鸟声声,他与大家说说笑笑,心旷神怡。在金丝峡度假时,崖壁上刻着他的诗,“仙子飞天来,带飘一缕霞”而更多的文学场合,杂于众人之中,他只是无声地笑,低声地说,静静地走。在一些场合被介绍到时,他的面孔有时竟会泛出绯红,颇是拘谨。得知他重病缠身后,大家探视时都在小心翼翼地回避着那个可怕的字眼,都在不无侥幸地等待,但奇迹始终未能出现。
    京老曾示我一首旧诗,关于已故书法家卫俊秀先生的,他写“老而弥坚达化境,魂飞九霄仍飘摇”,他写“躬耕河东不温饱,把字沽酒泪滔滔。龙陷深渊必纵跃,姚红魏紫老含苞。仙风道骨品自端,书坛俊秀树高标”。在写一生坎坷的卫老,这何尝不是一种自况呢?一种自己的人格追求呢?他也曾“把字沽酒泪滔滔”,也曾“龙陷深渊”,但未能纵跃。他有很多不为人所知、不愿为人所道的烦恼与愁苦。他品端而标高。这次,京夫静静地睡去了,一头白发,无人惊扰。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5-11-14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人物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03-04 16:24:41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