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人体盛

    人体盛是人体盛宴的简称,别称女体盛,是餐饮部门雇佣美女模特作为美食的衬托,将生鱼片、寿司、水果等食物放在美女身上,达到吸引食客的目的。

    人体盛日语意为用少女裸露的身躯作盛器,装盛大寿司的宴席。从事这种职业的人也称“艺伎”,挑选“女体盛”艺伎的要求非常苛刻。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人体盛 编辑

    扬州惊现“人体盛”扬州惊现“人体盛”

    美食之乡扬州2009年7月28日闹市区一家淮扬菜餐饮企业晚上推出疑似“人体盛”招徕食客,以“时薪”5000元聘来的一位俄罗斯名模身穿比基尼泳装躺在餐厅沙发上,身体上放置生鱼片、寿司、水果等各种食物,供食客观赏。扬州市民对“人体盛”褒贬不一,而对于这家在江苏首推如此“出位”做法的餐馆,卫生、工商等部门初步认为是商家的一种营销方式,是不是该“叫停”还要视情况进一步发展才能确定。  

    “吃螃蟹”的这家饭店名为“盛宴”,位于该市四望亭路繁华地段。饭店门口打出“人体盛”的促销广告牌。晚6:30,酒店三楼大厅,“人体盛”正式上演。一个身穿“三点式”的金发碧眼少女,微笑着斜躺在大厅沙发上,玉体旁撒着不少美丽花瓣,腹部则放着生鱼片、寿司、水果等各种食物。

    少女名叫卡秋莎,18岁,来自俄罗斯,曾参加过世界名模大赛,并进入了前十,这次被饭店老板请来表演,每小时酬金5000元。面对“横陈玉体”的半裸女郎,食客反应不一,有的很吃惊,有的显得很不自在,也有不少人表现得很自然,举杯动箸并不受“干扰”,还有几个“热情”的男性食客争着与卡秋莎合影,而卡秋莎都微笑着予以配合。

    卡秋莎此次表演持续一周,前3天为展示,躺在沙发上不能乱动,供大家欣赏,而身体上的食品也仅供欣赏,不给食客食用;后4天卡秋莎将“走下沙发”,向客人赠送新品菜肴,并表演一些歌舞。28日晚第一场表演从6:30到7:30,第二场“夜宵宴”从深夜11:00到零点,卡秋莎要连演两场。

    饭店说法/人体盛 编辑

    模特呈现“人体盛”模特呈现“人体盛”

    “我们的这个做法跟‘人体盛’是有本质区别的,这只是我们衬托餐饮环境的一种个性化做法,严格 讲应该叫‘食模表演’。”饭店蒋经理表示,过去国内个别城市搞过“人体盛”,女模特都是躺在餐桌上的,且身上的食品都供食客品尝。卡秋莎不躺在餐桌上,不是裸体,身上的食品也绝对不可以品尝。

    蒋经理的这个“创意”也源于食客的建议,因为他们的布局和餐饮氛围在扬州算比较高雅精致的,一些客人提议引进“人体宴”,烘托就餐气氛。考虑到大多数客人的接受度和人性化,他们还是比较有“分寸”地推出了这种“食模表演”的形式,既满足客人需求,也使餐馆显得高档、时尚、个性化。

    这种做法会不会引起部分客人“不安”,会不会被有关方面“禁止”时,蒋经理表示,靓车要有美女相伴,美食也可以配美女,汽车有车模,餐饮也可以有‘餐模’,“这就好比家里放一个时尚精美的花瓶一样,只能给客人带来美的享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市民态度/人体盛 编辑

    对于这种“人体宴”,大多数扬州市民的评价是“过于前卫了”。部分人认为是一种新尝试,模特很漂亮,虽然穿得有点暴露,但是摆上食物、树叶和鲜花后,看起来觉得也很美,相信大多数人看了“不会想歪”。也有部分人觉得很难接受,他们认为餐饮企业在不违法的前提上,创新促销方式,吸引消费者未尝不可,但这种做法在相对还比较“传统”的古城扬州,还是有些“超前”,特别是跟异性一起用餐,还是特别拘谨。

    “还是觉得过于‘前卫’,甚至‘有伤风化’,看过国外类似的报道,当时就觉得很恶心,这种做法对女性人格很不尊重,尤其会助长社会上先富起来那部分人群中个别人的极端大男子主义,我本人不以为然,而且绝对不会带孩子去!”一位扬州市民的话有一定代表性。

    主管部门/人体盛 编辑

    疑似“人体盛”推出当晚,该市卫生部门就来到饭店,查看模特身上的食物是否卫生。卫生部门表示,只要这些食物不给顾客食用,展示完后扔掉,不吃的话,就不会产生饮食卫生问题,他们对此还将进行跟踪检查。

    扬州市工商局法制处王处长表示,此前,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曾发出通知,禁止人体宴、人体秀等商业促销活动。但对于扬州该饭店这种疑似“人体盛”,目前法律法规上尚未作出禁止性规定,该饭店也可以说找到了法律法规的“空白点”,就目前的情况看,还只能算是一种营销方式和促销手段,但如果一旦饭店“逾越”了现有阶段,有了出格行为,他们将立即予以“叫停”。

    扬州市烹饪协会秘书长邱扬毅对此认为,这一做法有“哗众取宠”之嫌,很难推广。“日本人的饮食习惯以生吃为特色,而淮扬菜都是‘熟食’,很难想象热菜放在女郎身体上会怎么样。”邱扬毅表示,过去国内其它城市搞过类似的“人体盛”,但很快就销声匿迹了,这也说明“人体盛”,或者疑似“人体盛”,对于比较传统的中国人而言,其受众注定相当窄。

    溯源/人体盛 编辑

    入选条件

    首先,必须是处女,因为日本男人认为只有处女才具备内在的纯情与外在的洁净,最能激发食客的食欲。其次是容貌要较好,皮肤光润。白皙。体毛少、身材匀称、不能太瘦、太瘦缺乏性感。血型最好是“A”型,日本人普遍认为,具有“A”型血型的人,性格平和,沉稳,有耐心,最适合从事这种职业。 所以许多B型和O型的都非常妒忌。

    训练方法

    “女体盛”艺伎上岗前必须经过严格的专门训练,传统的训练方法是在裸身上6个点各放置一枚鸡蛋,要求在静躺4个小时后,鸡蛋仍在原位不动。为了锻炼坚韧不拔的毅力,在静躺过程中,有人不时地往身上洒凉水。其间只要有一枚鸡蛋从身上滑落,计时器立即转到零位,训练还得重新从头开始。这样枯燥乏味一动不动地躺着不啻是一种莫名的折磨,如同受刑一般。训练完后疲惫不堪,身体好像上了石膏一样的僵硬。

    艺伎经训练合格后才允许“上菜”,每次“上菜”前要进行90分钟极为细致的净身程序,先将腿部、腋下的体毛除净。用温水淋遍全身,将无香味的肥皂擦在一块海绵上,再用这块海绵遍擦身体,使全身满附肥皂泡沫。按着用一个装满麦麸的小麻袋揉搓每寸皮肤,以彻底去除老化的皮肤角质。然后用热水冲泡,再用丝瓜筋揉一遍。最后用冰水淋浴,以免“上菜”时身体出汗。净身时不能使用任何带有香气的肥皂和浴液,香水更是绝对禁止使用,因为香气会影响寿司的纯正味道,并掩盖了少女身上天然的体香。一切收拾停当,专等“上菜”。

    入席方式

    宴席设在和式的建筑物中,室内布置简洁,一幅古画,一盆观叶植物,还有古瓷花瓶等古玩,以显示古朴、高雅。室内要求凉爽,旨在防止出汗。“上菜”时,“女体盛”一丝不挂。赤身裸体地躺在房间中央,摆好固定姿势,整个人宛如一只洁白的瓷盘。头发被拆散呈扇形摊开,并缀以花瓣。有人在她的阴部等羞处饰以树叶或花瓣,乳头按客人的要求或掩或露。助工从厨房里端来一大盘各种寿司,熟练而快捷地摆放在“女体盛”的身上,一刻也不得耽误,因为日本人认为寿司只有在刚做好的时候最有味。“女体盛”的胸部摆放着裱花奶油蛋糕,好像穿着美丽的文胸,漂亮极了。传统的在“女体盛”身上摆放寿司有讲究,根据每种寿司的滋味补作用摆放在女体盛身体的特定部位。如蛙鱼会给人以力量,放在心脏部;旗鱼有助消化,放在腹部;扇贝和鲤鱼能增强性能力,宜放在阴部……如今这种讲究逐渐淡化了。寿司摆放的数量不能太多,否则女体盛的身体将全被盖住,影响食客欣赏“美器”。经寿司装饰的女体盛,犹如一件精美的工艺品。一般女体盛是取仰卧位,正面上菜。有些食客提出背部,臀部上菜的特殊要求,“女体盛”艺伎也得给以满足。还有一些富商巨贾举办豪华女体盛晚宴,宴请同行和下属高级职员,场面很大,10个“女体盛”排成一排,甚是壮观。这显示出主人的高贵、阔绰。遇到此种情况,每个艺伎至少要“上菜”二次。

    泪箸

    参加“女体盛”宴会的客人,换上传统的浴衣进入用餐房间,坐在“座布团”(日式薄团)上。面对这美 食、“美器”,兴奋不已。有些人并不急于取食,而是品评“盛器”,如艺伎的身材、五官、头发、胸部、玉臂、秀腿……日语有“迷箸”的词汇,意思是手拿筷子,不知如何下手才好。“女体盛”艺伎一动不动静静地躺着,俨若石雕玉琢一般,听任食客在她身上挟持各种寿司。有些食客只顾欣赏“美器”,取食时心不在焉,将汤汁、饮料泼洒在女体盛的脸上或身上,日语称“泪箸”,这是常有的事;有的故意用筷子夹乳房、阴部;有的喝酒微熏发酒疯,满嘴不堪入耳的脏话,甚至将盖在下身羞处的树叶揭去。更使人难堪的是,有人喝多了,呕吐时竟将呕吐物吐在“女体盛”的身上,难闻的恶臭令人窒息。有报道说,一位老人参宴时因兴奋过度,心脏病突然发作,猝死倒在“女体盛”身上,吓得她魂不附体。尽管如此,在日本,作为“女体盛”就必须体现艺伎伦理的最高原则,那就是对客人的完全服务,娱乐和服从。静静的躺着,不能说,更不能动,眼睛凝视天花板,不得左顾右盼。一位“女体盛”自嘲:这仿佛是一具躺着的尸体。忍受着不守规矩的举止和污秽语言的挑逗,忍受着低级趣味食客的羞辱和嘲笑。遇到各种尴尬的事,只能忍气吞声,打碎门牙往肚子里咽。然而老板却另有一种说法:大多数食客都是守本分的,不守规矩的只是极少数,但这极少数要是遇上也是让人忍受不了。

    席终客人散,艺伎由于长时间的静躺,始终保持一种固定的姿势,全身肌肉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显得十分疲劳,此时还得像演员卸装那样进行一次净身。日本寿司多用马林鱼、鲑鱼、鲔鱼、鳗鱼、八带鱼、鱿鱼、扇贝、蛤仔等生猛海鲜制成,腥味极大,还有蛋糕上粘腻奶油及各种调味汁,这些附在身上的残余食物,须用柠檬汁和粗盐反复搓洗才能洗掉。如若须再次“上菜”还得再按“上菜”前90分钟的净身程序重复一次。  

    兴与衰

    古代日本饮食文化受中国的影响很大,“女体盛”在日本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如果说刺身(生鱼片)、寿司 (紫菜米饭团)是从中国传入日本,那么,“女体盛”则是日本人自己创造的。中国先哲虽有“食色,性也”之说,但在实际操作上,未见有像日本“女体盛”那样将“食”与“色”结合得如此紧密。可以说,“女体盛”是古代大和民族极端大男子主义的产物。现代人的饮食理念,认为饮食给人的感受是由生理享受和文化体验两方面共同构筑而成。食品真正的滋味只占一半,另一半则是由食品所代表的文化内涵,对进食者的特殊意义和进食过程中的心理体验所构成。所以,“女体盛”作为日本饮食文化的一种特色,其影响仍然不减。

    有人认为,“女体盛”是不惜以摧残艺伎身心健康为代价的“盛宴”,完全是为了迎合一些富有男人畸形的贪欲,上述艺伎的种种遭遇就说明这一点。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人从事这种职业呢?这就是金钱的诱惑力。在金钱万能的日本社会中,无钱寸步难行,为了钱即使不愿干也得去干。“女体盛”时薪为2000日元,一周可赚20万日元,加上小费10万日元共30万日元,一个月就是120万日元。这么丰厚的收入即使受些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10-08 17:58:44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