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令狐熙

    令狐熙:隋朝人,为令狐整之子。性格稳重,不妄通宾客,博览群书,高祖受禅后,累迁鸿胪卿兼吏部尚书。历任汴州刺史、桂林总管。虽在私室,终日俨然,凡所交给,必一时名士。涉群书,尤明《三礼》。北周时被任为吏部上士,后转夏官府都上士。位至吏部中大夫、仪同大将军。入隋任鸿胪少卿。有子令狐德棻。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简介/令狐熙 编辑

    令狐熙:字长熙,隋朝耀州人,令狐整之子。性情端重,虽在私室,终日俨然,凡所交给,必一时名士。涉群书,尤明《三礼》。北周时被任为吏部上士,后转夏官府都上士。位至吏部中大夫、仪同大将军。入隋任鸿胪少卿。有子令狐德棻。

    人物生平/令狐熙 编辑

    令狐熙,名门望族之后,北周封疆大吏令狐整的儿子。这位老兄自小不苟言笑、做事严肃认真,即使是一个人在家里,也是正襟危坐、严以律己;就凭这一点,就让我们汗颜。而且不喜欢随意结交朋友,对朋友的选择也是极其严格,他看不上眼的,即使是皇亲国戚也白搭;他看上眼的,即使穷的叮当响,也照交不误。这就是他的性格,如果你很讨厌他,这不能怪你,这种人的确不受待见。但你必须得承认,任何社会都缺乏这样的人,因为他们是真正能踏实做事、坚持原则的人。
    这位老兄还是个多方面发展的全才,不仅博览群书、善于骑射、文武皆能,而且还懂音律,经常搞搞音乐创作。所以,令狐熙虽然朋友少,却并不孤单,因为他有这些兴趣爱好。

    初入官场

    长大后,由于其独特的性格和显赫的家族背景,令狐熙的名声还是相当大的,因此他很快就找到了令人羡慕的工作。在任上,他尽职尽责、忠实本分,考核年年优异!
    杨坚取代北周后,他被派去担任沧州地方官(河北一带)。当时,内战刚刚打完,当地的老百姓都流离在外,沧州一片荒凉。令狐熙上任后,亲自到各地安抚,将百姓都迎回沧州。接着,他鼓励农耕、申明法纪,不出几年,就将一个荒凉的沧州治理成了富庶的、百姓安居乐业的沧州。有一次,令狐熙要到某地公干,当地的老百姓以为他要离任,都纷纷到路上拦道哭泣,要求他能留下。令狐熙表明真相后,大家才恋恋不舍的送他离开。等他公干回来,百姓们都出境迎接,大家欢欢喜喜,就跟过年一样。一名官员能得到百姓如此爱戴,真让我们由衷感叹呀!
    由于政绩突出,令狐熙被调到了中央。沧州老百姓都追思他的功德,专门为他立了一块碑,以示永远纪念。活着能够让百姓立碑的地方官,整个中国历史又能有几个?!

    汴州为官

    在经过几年的京官生涯后(曾做吏部尚书),他又被外派为汴州地方官(河南开封一带)。大家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原因很无厘头,至少在今天看来如此:皇帝杨坚看不惯那个地方的风气。
    一个皇帝竟然看不惯老百姓的生活风气,真的是让人不可思议!
    汴州地处中原的中心,是交通枢纽地带,南来北往的客商和官吏都要经过这个地方。当地的老百姓颇有商业头脑,借助这样一个地理优势,大力发展工商业,完全抛弃了农业生产。当时的隋朝,除了边境偶尔有几场小规模的冲突之外,可谓太平盛世,这种政治上的稳定,也确实为商业的繁荣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但凡经济繁荣的地方,就少不了一样副产品:色情业!汴州也不例外。当地官员对此习以为常,也没当回事儿,说不定他们自己就经常去那里消遣!
    但杨坚看不下去了!
    有一次,这位老兄路过此地,看到当地老百姓“弃农从商”、“不务正业”和发达的色情业后,非常气愤,于是便命令狐熙前来整顿。有人可能会产生疑问,难道长安城没有色情业?可以确信肯定有,而且其发达程度绝对不比汴州差。那为何专门整治汴州?
    个中原因也很好解释:长安城是国家的首都,面积非常大,色情场所都在一些比较偏的角落里或者离皇宫比较远的地方,杨坚如此繁忙,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去见识这种风月场地。而汴州,地小人稠,妓院什么的都在当街,一眼就能看个遍,所以给他的印象非常深刻。
    令狐熙来到汴州后,经过一番调查研究,制订了一套釜底抽薪标本兼治的策略。他坚决的取缔了工商业,并规劝大家大力发展粮食生产。由于这位老兄做事认真、措施得当,一段时间下来,汴州的工商业竟然就被他整垮了,大家只好干起了老本行,乖乖的回家种地去了。工商业都垮了,妓院也就没有生存的空间了,也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从我们现在的角度来看,这种做法严重违背了历史规律,是应该遭到猛烈批判的。但是,凡事都应该放到具体的历史语境中,当时的隋朝政府施行的是均田制,也就是以农业为本,这是符合社会发展实际的,而发展工商业显然和均田制是相违背的。令狐熙的做法在当时来说,并没有错。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当时隋朝经济的繁荣,因为工商业的萌芽以及发展是要有强有力的经济作为支撑的。
    经过令狐熙一番整顿,汴州重新回归了本业。而且这位老兄为官清正廉明,很快就赢得了当地百姓的拥护。对于老百姓来说,从事什么样的产业不要紧,关键是要有一个真正关心他们的地方官。
    牛人就是牛人,等到政绩考核的时候,令狐熙全国第一,成了隋朝名副其实的状元官!

    岭南为官

    现在,这位状元官将面对一块真正难啃的硬骨头:岭南!
    考虑到这块地方的特殊性,杨坚给予了令狐熙一项天大的权力:可以不待上奏,自行决断紧急事务;可以朝廷之名直接任命省级以下官职。大家可看清楚了,这位老兄权力之大,已经堪比皇帝了。这样的信任,古今罕有;明朝时期的沐氏有幸得到过这种殊遇!
    来到岭南后,令狐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力整顿吏治。朝廷派来的官吏大多都是受过教育的人,所以对当地百姓存有很大的偏见,认为他们是“蛮夷之人”,言辞据之间多有不敬。令狐熙严厉谴责了这种思想,并给大家上了一堂又一堂政治教育课,要求大家以诚待人、以诚服人。各级官员在这位做事严厉的长官要求下,慢慢转变了自己的观念,并逐渐开始和当地老百姓融为一体。
    令狐熙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安抚各地百姓。由于长期以来和隋朝官吏有过节,当地百姓都或多或少的存有一些怨隙。令狐熙广布恩信,亲自到各地慰问,切实解决老百姓存在的困难和问题,很快就得到了百姓的赞许和拥戴。大家都互相传颂这位新任长官的恩德:“以前的长官都是以军队杀伐来威胁,令狐长官却亲身前来劝导,我辈岂可违乎?”于是纷纷率部前来归顺。
    这两件事情做完后,令狐熙又开始着手做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建立健全县乡一级基层政权。他敏锐的认识到,岭南地区之所以会如此动乱,其根源便是基层政权的缺失。
    看到这一点后,令狐熙便立刻在各地修建城邑,并派遣有能力的官吏去管理这些城邑。不仅如此,他还要求这些官吏在当地兴办学校,要求不论汉人还是土著居民,全部一视同仁。什么样的征服是最有效的?文化,只要让这个地方接受中原地区的文化,才真正算是拥有了这个地方。令狐熙竟然能够领会到如此高深的东西,真的是不简单呀。由他来治理岭南,杨坚真的是选对了人!
    当然,也有不服气的,这个人叫做宁猛力。这位老兄是当地的豪强大族,有非常强的实力,据说跟陈后主是同一天生的,而且相貌不凡。这个家伙对自己的相貌也是非常满意,经常吹吹牛皮、显摆显摆。而他对于隋朝官吏也很是不屑,经常欺凌欺凌;可这小子拥兵一方,隋朝官吏也拿他没办法。令狐熙来到后,他“外甥打灯笼”——照舅(照旧),尽管令狐熙多次派人表明自己的真心诚意。
    不过,这可难不倒这位最牛地方官。经过一番细心观察,令狐熙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宁猛力是个孝子,而他母亲却恰恰生病了。于是,令狐熙赶紧派人给他母亲去送药,而且反复几次。中原地区的药物还是非常管用的,宁母吃过几次后,完全康复。宁猛力感动的一塌糊涂,亲自到令狐府上道谢,承诺坚决拥护中央统治、与分裂分子不共戴天。
    经过令狐熙将近四年的治理,岭南地区的形势大大好转。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令狐熙再怎么尽心竭力,也有管不到的地方、也有管不到的人;所以,这个地方的叛乱还是时有发生。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让令狐熙一直这么治理下去,我相信,岭南的形势一定会彻底扭转过来,一定会完全归顺隋朝中央。可惜,历史没有给这位能臣充足的时间。
    由于长期的来回奔波和高强度的工作量,令狐熙渐渐感到体力不支,于是向杨坚提出了辞职请求,言辞恳切感人,现摘录如下:
    “臣忝寄岭表,四载于此,犬马之年,六十有一。才轻任重,愧惧兼深,常顾收拙避嫌。然所管暇旷,绥抚尤难,虽未能顿革夷风,颇亦渐识皇化。但臣筋力精神,转就衰竭……岂可犹当重任?!”
    以60多岁的高龄,来管理最难管理的岭南地区,依然取得了令人赞叹的成就。这就是令狐熙,一个真真正正的干事能臣。
    可杨坚却没有同意,仍然让他继续干这份苦差事。
    令狐熙依然忠诚,但杨坚却没有将这份信任进行到底。后来,有人诬陷令狐熙受贿,杨坚竟然相信了,并派人将这位老人押解回京。
    令狐熙一生清正廉明,哪里受过这种污蔑,结果忧愤成疾而死。杨坚还是不死心,竟然抄没了这位忠臣的家产。
    廉明的人永远是廉明的,哪怕一时受到了玷污。后来,整件事情查明,杨坚才发觉自己冤枉了一位好官、一位忠臣。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误,他特意封赏了令狐熙的四个儿子,其中一个叫做令狐德棻。
    宁猛力在令狐熙病逝后,也得重病而死。他实现了自己的诺言,有生之年都老老实实、没有再进行任何叛乱

    隋书·令狐熙传/令狐熙 编辑

    令狐熙,字长熙,炖煌人也,代为西州豪右。父整,仕周,官至大将军、始、丰二州刺史。熙性严重,有雅量,虽在私室,终日俨然。不妄通宾客,凡所交给,必一时名士。博览群书,尤明《三礼》,善骑射,颇知音律。起家以通经为吏部上士,寻授都督、辅国将军,转夏官府都上士,俱有能名。以母忧去职,殆不胜丧。其父戒之曰:“大孝在于安亲,义不绝嗣。吾今见存,汝又只立,何得过尔毁顿,贻吾忧也!”熙自是稍加饘粥。服阕,除小驾部,复丁父忧,非杖不起,人有闻其哭声,莫不为之下泣。河阴之役,诏令墨缞从事,还授职方下大夫,袭爵彭阳县公,邑二千一百户。及武帝平齐,以留守功,增邑六百户。进位仪同,历司勋、吏部二曹中大夫,甚有当时之誉。高祖受禅之际,熙以本官行纳言事。寻除司徒左长史,加上仪同,进爵河南郡公。时吐谷浑寇边,以行军长史从元帅元谐讨之,以功进位上开府。会蜀王秀出镇于蜀,纲纪之选,咸属正人,以熙为益州总管长史。未之官,拜沧州刺史。时山东承齐之弊,户口簿籍类不以实。熙晓谕之,令自归首,至者一万户。在职数年,风教大洽,称为良二千石。开皇四年,上幸洛阳,熙来朝,吏民恐其迁易,悲泣于道。及熙复还,百姓出境迎谒,欢叫盈路。在州获白乌、白麞、嘉麦,甘露降于庭前柳树。八年,徙为河北道行台度支尚书,吏民追思,相与立碑颂德。及行台废,授并州总管司马。后征为雍州别驾。寻为长史,迁鸿胪卿。后以本官兼吏部尚书,往判五曹尚书事,号为明干,上甚任之。及上祠太山还,次汴州,恶其殷盛,多有奸侠,于是以熙为汴州刺史。下车禁游食,抑工商,民有向街开门者杜之,船客停于郭外星居者,勒为聚落,侨人逐令归本,其有滞狱,并决遣之,令行禁止,称为良政。上闻而嘉之,顾谓侍臣曰:“邺都天下难理处也。”敕相州刺史豆卢通,令习熙之法。其年来朝,考绩为天下之最,赐帛三百匹,颁告天下。上以岭南夷、越数为反乱,征拜桂州总管十七州诸军事,许以便宜从事,刺史以下官得承制补授。给帐内五百人,赐帛五百匹,发传送其家累,改封武康郡公。熙至部,大弘恩信,其溪洞渠帅更相谓曰:“前时总管皆以兵威相胁,今者乃以手教相谕,我辈其可违乎?”于是相率归附。先是,州县生梗,长吏多不得之官,寄政于总管府。熙悉遣之,为建城邑,开设学校,华夷感敬,称为大化。时有宁猛力者,与陈后主同日生,自言貌有贵相,在陈日,已据南海,平陈后,高祖因而抚之,即拜安州刺史。然骄倨,恃其阻险,未尝参谒。熙手书谕之,申以交友之分。其母有疢,熙复遗以药物。猛力感之,诣府请谒,不敢为非。熙以州县多有同名者,于是奏改安州为钦州,黄州为峰州,利州为智州,德州为欢州,东宁为融州,上皆从之。在职数年,上表曰:“臣忝寄岭表,四载于兹,犬马之年,六十有一。才轻任重,愧惧兼深,常愿收拙避贤,稍免官谤。然所管遐旷,绥抚尤难,虽未能顿革夷风,颇亦渐识皇化。但臣夙患消渴,比更增甚,筋力精神,转就衰迈。昔在壮齿,犹不如人,况今年疾俱侵,岂可犹当重寄!请解所任。”优诏不许,赐以医药。熙奉诏,令交州渠帅李佛子入朝。佛子欲为乱,请至仲冬上道,熙意在羁縻,遂从之。有人诣阙讼熙受佛子赂而舍之,上闻而固疑之。既而佛子反问至,上大怒,以为信然,遣使者锁熙诣阙。熙性素刚,郁郁不得志,行至永州,忧愤发病而卒,时年六十三。上怒不解,于是没其家财。及行军总管刘方擒佛子送于京师,言熙实无赃货,上乃悟,于是召其四子,听预仕焉。少子德棻,最知名。

    历史评价/令狐熙 编辑

    博览群书、善于骑射、文武皆能,精通音律,擅于音乐创作,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忠臣

    父亲/令狐熙 编辑

    令狐整(513年-573年),本名延,字延保。敦煌(今属甘肃)人。北周大将军。 世为西士冠冕,祖父令狐绍安,官至郡守。幼聪敏,沉深有识量,家藏万卷书。曾任州主簿。西魏初年,元荣女婿邓彦据瓜州,拒不受代。大统十一年(545年),令狐整助西魏河西大使申徽抓获邓彦送往京师,宇文泰表为都督,授寿昌郡守。令狐整率乡亲二千余人随宇文泰军征讨,赐姓宇文整。北周初,任丰州刺史。累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武帝建德二年卒。有子令狐熙。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4-05-16 10:45:38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