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指舍利

佛指舍利,舍利,梵语中意为“尸骨”,指死者火化后的残余骨烬。通常指佛祖释迦牟尼火化后留下的固体物,如佛发、佛牙、佛指舍利等。 佛教经典中把舍利分为两类:一为法身舍利,即佛祖所说的佛教经典,二为生身舍利,即佛祖火化后留下的固体物。后者又可分三类,一是骨舍利,白色;二是肉舍利,红色;三是发舍利,黑色,均圆明皎洁,坚固不碎,迥非世界珠宝可比。菩萨、罗汉也有舍利,佛教认为,只有虔诚奉佛,悟道得法的人才会自然结晶舍利,非常人可得。

编辑摘要

目录

佛指舍利 - 介绍

(图)佛指舍利佛指舍利

佛教徒对于佛之舍利,存有难逢难遇之想,故愿意恭敬供养。且往往信仰舍利所在,即如法身所在。因此供养舍利,即如同礼拜佛成道的菩提树、金刚宝座、佛经行之足迹等,欲结下值佛闻法之因缘而速成菩提。《大智度论》卷五十九:“供养佛舍利,乃至如芥子许,其福报无边。”

释迦牟尼佛舍利子

世尊佛陀将涅盘前的事迹都记载在《大涅盘经》,经中叙述了佛陀涅盘的经过,其它相关经文包括了《大善见王经》等经书。

佛陀是在公元前544年在库系那拉(Kusinara) 涅盘。当时佛陀的圣骸供十方众生瞻仰了六天后,在第七日,被火化。火化的火焰被清香的净水熄灭,火化处被受守护七日。这七内佛陀十方众生都前来火化处朝拜。
火化之后的佛陀舍利子经由香性之婆罗门分给以下之八个国王:

1. 拘尸那城 2. 摩羯陀国 3. 毗舍离国 4. 迦毗罗卫国
5. 遮罗颇国 6. 罗摩伽国 7.毗留提国 8. 婆罗国
香姓婆罗则保留下来用于平分佛陀舍利的容器。 获得佛陀舍利子的国王后来各自建立舍利塔安置供养这些佛陀舍利子。

佛指舍利 - 传入中国

(图)佛指舍利佛指舍利

释迦牟尼的指骨舍利如何传入中国的呢?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得从古印度的阿育王讲起。

公元前273年,古印度阿育王(亦译无忧王)即位(前273~232)。阿育王用武力统一了战乱频仍、小国林立的古印度,除锡兰岛与印度半岛南端外,其余皆入版图,并包括阿富汗的一部分。阿育王使孔雀王朝达到极盛时期。在统一战争中俘虏和战死了许多人,战争结束后,阿育王这位不可一世的帝王转而反战并狂热地崇佛,他四处立柱凿壁,镌刻崇佛反战的敕文,如在他的敕令中这样写道:

15万人作为俘虏被带走,10万人被杀死,许多倍于这个数字的人死去。……为诸神所爱的羯陵伽的征服者,现感到很懊悔,感到深深地悲伤和悔恨,因为征服一个以前未被征服过的民族,包含着屠杀、死亡和放逐。……即使那些躲过灾难的人,也由于他们始终热爱的朋友、熟人、同伴和亲属所遭到的不幸而极度痛苦。因之,所有的人都承受着不幸,而这使国王的心情十分沉重。(斯塔里阿诺斯《全球通史》第三编第九章)

史载:年迈的羯陵伽国国王被捕后宁死不屈,在囚禁中自尽身亡。这件事给了血气方刚、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的阿育王以心灵震撼,使他明白武力只能征服国土,并不能收服人心的道理,而且他在即位第四年就已皈依佛教并受灌顶之礼。遂以幡然醒悟的姿态下令休兵,并颁布诏令,表示忏悔。他宣布佛教为国教,在全国建起8400座寺塔,约在公元前253年在华氏城主持佛教史上第三次结集,编纂经、律、论三藏经典,统一认识,解决教派争端,为佛教的发展立下不世之功,被佛教徒尊为“护法之王”。

阿育王最值得称道的弘法之举是传法的跨国行动,他曾派大批佛教传教师到印度各地以及印度周边国家传教。阿育王时代佛教已自恒河流域向周边扩散,传播到印度各地及南亚、东南亚诸国。不仅如此,据阿育王时期碑文《摩崖法敕》(第13)记载,传教师的足迹已到中亚、南欧及北非。

贵霜人很早以前便已从印度人那里接受了佛教,时间大概要上溯到孔雀王朝阿育王时代。贵霜帝国征服印度后与西域也均在政治、经济、文化上仍有着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亚、欧海运畅通前,横贯西域的大路长期是东西往来要道,便利于东西方经济、文化的交流。

印度佛教传入西域没有确切的时间,但早在阿育王时期,便已有佛教传教师来西域弘扬佛法。从阿育王直到公元前末期,印度佛教已从早期佛教进入部派佛教时期。公元1世纪以后,上座部、大众部中先后分出部派18部或20部之多。各自的部派都已具经、律、论三藏,史称这时期的部派佛教为小乘佛教,并已传播至安息、大夏、大月氏等中亚地区。

贵霜帝国继孔雀王朝之后再一次大规模传播佛教,用佛教文化征服天下。北传路线以大乘佛教为主,先影响毗邻的安息(今伊朗)、康居(今巴尔喀什湖咸海之间)、于阗(今新疆和田)、龟兹(今新疆库车)等小国,然后东传中国内地,再传蒙古朝鲜日本越南等国;南传以小乘佛教为主,经锡兰(今斯里兰卡)传入缅甸泰国、柬埔寨、老挝及我国云南省傣族、布朗族居住地区。

佛教传播路线自玉门、阳关出西域有两条道。从鄯善傍南山北,沿波河西行,至莎车,为南道;南道西逾葱岭,则出大月氏、安息。自车师前王庭,由波河西行至疏勒,为北道。北道西逾葱岭,则出大宛、康居、奄兹焉。这就是史书常提及的陆上丝绸之路。陆上丝路有三条路线:

北路:自长安,由河西走廊,北至哈密,然后沿北疆的吉木萨尔乌鲁木齐伊犁,顺伊犁河下游通往里海沿岸;

中路:自长安,由河西走廊经敦煌、玉门关,顺汉古长城经古楼兰,沿塔里木盆地北缘库尔勒、轮台、库车、拜城、阿克苏、喀什通往伊朗及地中海沿岸各地;

南路:自长安,由河西走廊经敦煌折向古阳关,沿若羌且末于阗、和田、叶城莎车穿越南疆,取道塔什库尔干南去印度、克什米尔,西去阿富汗、伊朗。

横穿欧亚大陆的丝绸古道总长约7000公里,从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15世纪止,把古老的中原文化、印度的恒河流域文化和希腊文化、波斯文化联系在一起。

在公元前若干年,印度的商人僧侣风尘仆仆跋涉在这条丝绸古道上,西域是他们最先光顾的地方。

印度佛教文化最早是沿陆上丝路传入西域,东渐中土始于汉明帝永平年间。传说佛灭后200余年,称霸印度恒河流域的古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前往王舍城取出阿阇世王所藏八万四千舍利,造八万四千琉璃宝箧盛之,并造八万四千宝函、以八万四千匹彩为之庄严,使诸鬼神于世界各地同时筑起八万四千座宝塔,相传华夏之中有五,扶风为其中之一。关于阿育王分舍利、造塔的事迹《广弘明集》、《魏书·释老志》、《历代三宝记》、《集神州三宝感通录》、《法显传》、玄奘的《大唐西域记》等以及敦煌壁画中都有所记载。

据《法苑珠林》载:阿育王塔在中国有19所,它们是:西晋会稽鄮县塔、东晋金陵长干塔、后赵青州东城塔、姚秦河东蒲坂塔、周岐州岐山南塔(即法门寺塔)、周瓜州城东古塔、周沙州城内大乘寺塔、周洛州故都西塔、周凉州姑藏故塔、周甘州删丹县故塔、周晋州霍山南塔、齐代州城东古塔、隋益州福感恩寺塔、隋怀州妙乐寺塔、隋并州净明寺塔、隋并州榆杜县塔、隋魏州临黄县塔。

佛指舍利 - 第一枚佛指舍利

(图)佛指舍利佛指舍利

唐代仿造影骨

法门寺佛指舍利,是释迦牟尼入灭后遗世的一节指骨,至今时历二千五百年,它的存在是个奇迹。可能,它立意停留在这个成住坏空的尘世上,就是要印证佛法无边、佛慈无量。不论是长逾千年的湮灭无闻,还是二十年前重见天日的辉煌和惊喜,在宇宙时间来说,都只不过是一瞬,但对当日亲历其境见证佛指重光的考古学家及佛门众信来说,这已象征了佛的世界中“圆轮具足”的永恒。你也会有这份悸动吗? 佛门传说,释迦牟尼涅盘时,身生三昧真火,烧此无量功德积聚之身,七日始尽,留下八斛四斗晶莹光泽坚固不坏的舍利,让众生供养,种下得道因缘。二百年后,称霸印度河流域的古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为弘扬佛法,把舍利分载于八万四千个宝函,由僧众分送世界各地。

第一枚舍利由于当初发现时过于激动,还未等确认真假,就公布了照片,导致后来在各个书籍中关于佛指舍利的图片都是这一枚,这里必须纠正,这一枚并非佛指真身!

佛指舍利 - 第二枚佛指舍利

(图) 鎏金双凤纹银棺鎏金双凤纹银棺
唐仿制影骨

1987年5月8日22时20分,考古工作者启开珍藏于地宫汉白玉灵帐中的盝顶铁函。铁函上锁着大铁锁,上面锈迹斑斑。原来开启八重宝函,是完全按照碑文的记载来进行的。但是,这只奇异的大铁函,碑文却没有任何记载。为了稳妥起见,在两日前的一个夜晚,在扶风县医院的X光机下对它进行了透视,只发现其中有异物,但由于铁函锈蚀严重,专家们反复“会诊”,也难确定。

启开厚厚的函盖。铁函内有一个木盒,已经腐烂,被红黄二色泥土紧紧固定于函中,盒下为糊状物,检验不清。启开木盒,盒内是彩绢,整整9层,层层花色各异。当取开最后一层彩绢时,发现鎏金银棺银棺状如棺木,前端雕五彩花冠一顶,中间两只拖着长长尾巴的凤鸟,正在并头齐飞,后端饰云头纹。在小小的前端银档板中间开着两扇精致的小门,挂一把小巧的金锁,左右两面门扇上各镶三排9颗小金钉,门扇上各雕一执幡童子,童子头上有彩云数朵。银后档上雕一对披发金毛狮,银棺身左右两侧棺板上,各雕一位守卫银棺的金刚力士,左执剑、右执斧。整个小银棺置于一座雕花的金棺床上。棺床前后分别有五座壸门(门形似月),左右两侧是雕花帘帷。第二枚舍利就置于鎏金银棺内,专家们将其命名为“特级二号”。

佛指舍利 - 第三枚佛指舍利

(图)佛指舍利佛指舍利

佛指真身灵骨

1987年4月21日,在地宫后室北壁秘龛内,发现一只锈迹斑斑的铁函,打开铁函,里面是一枚45尊造像盝顶银函。上面放着两枚硕大的水晶随球,还有二枚雕花白玉指环,二枚雕花金戒指,一串宝珠,数条绣花绸绢。45尊造像盝顶银函为正方体,长、宽、高各17厘米,函盖、函身雕工极为精致。函身下沿錾刻“奉为皇帝敬造释迦牟尼真身宝函”。45尊造像盝顶银函内放置银包角檀香木函,函顶、函身均包裹银雕花包角,以平雕加彩绘手法雕满各种花卉。上系银锁、钥匙一副。银包角檀香木函内为嵌宝石水晶椁子。椁盖上镶嵌黄、蓝宝石各一枚,体积硕大,眩耀夺目。

椁盖雕观世音菩萨及宝瓶插花,椁身四面皆雕文殊菩萨坐像及莲座、花鸟。水晶椁子内是壸门座玉棺。这里面又是一枚佛指舍利。根据出土的先后顺序,专家们将其命名为“特级三号”,

经鉴定系佛祖释迦牟尼真身指骨舍利。这枚舍利是当今世界上独一无二、佛教界至高无上的圣物。

佛指舍利 - 第四枚佛指舍利

唐纺制影骨

1987年5月10日23点,第四枚佛指舍利很快在阿育王塔中发现了。阿育王塔,全称汉白玉浮雕彩绘阿育王塔,由塔

(图)佛指舍利佛指舍利

刹、塔盖、塔身、塔座四部分组成。铜铸塔刹,葫芦状,安置于盖心。塔盖为九层棱台,由上而下逐渐变大,每边刻一圈如意云头二方连续图案。塔身为四面,四角有立柱。每面中心设门,门上有四排乳钉,各24枚,门设司前,有锁。每个门扇上各有一尊菩萨。塔座为须弥座,座的台缘均刻流云纹。塔内放着一座宝刹单檐铜塔。铜塔为模铸成型,平面呈方形,分作塔基、塔身、塔刹三部分。塔基为须弥座,其外有三层渐收的护栏,每面护栏正中有弧形踏步。塔身单层,四面各开一门,正面门外左、右各列一力士,门两侧为直棂窗,门额以上铺作人字形斗拱。顶为单层四角攒尖形,每面铸出瓦垅,角垅起翘。塔刹高耸,刹底为须弥座,其上6个相轮由下往上依次渐小,相轮以上有宝盖、圆光、仰月及宝珠,气象十分庄严。塔内盛放银棺一枚。棺前档板上刻着两位坐佛弟子,两侧壁各錾出两只迦陵频伽神鸟。棺体下有两层台座,上层台座四周錾出一圈仰莲瓣,下层四周镂空成壸门

当这口银棺的棺盖被启开后,又一枚佛指舍利出现了,于是被命名为“特级四号”。以上四枚舍利的外观都符合《志文碑》和其他一些典籍的记载,但不同的是,第三枚(即置于地宫后室秘龛中的一枚)颜色略黄,表面有一些粒状的骨质分泌物,而其他三枚则很像白玉。又根据盛置第三枚舍利的铁函内一重鎏金四十五尊造像盝顶银宝函上的錾文:“奉为皇帝敬造释迦牟尼佛真身宝函”,确定这一枚是真身灵骨,而另外三枚则属于影骨。“影骨”之称,已见于《志文碑》,是佛家为了保护真身和供人供养而特制的影射之骨。既为影射之物,诚如赵朴初居士所谓:“影骨非一亦非异,了如一月映三江”,同灵骨的作用是同样的。法门寺地宫出土的佛骨真身是世界上现存惟一的佛教圣物,法门寺将因此成为世界佛教朝拜的圣地。

佛指舍利 - 大唐六次迎请

唐太宗第一次诏启佛骨

(图)佛指舍利佛指舍利

唐太宗李世民于隋开皇十八年十二月戊午生于陕西武功之行馆,当时他父亲李渊任岐州刺史。李世民4岁时,李渊曾到陕西户县草堂寺为他还愿。《全唐文》记载说:岐州刺史李渊,为子李世民因病先前曾于此寺求佛,后蒙佛恩力,其病得愈,李渊造石佛像一铺送给寺院。以求佛祖保佑他全家健康,平安。义宁元年(617),时为秦王的李世民征讨薛举,战于扶风,凯旋之时亲自批准为法门寺度僧80名,僧人惠业也“特蒙敕准”为法门寺唐代第一任住持。贞观五年(631),岐州刺史张德亮奏请开启法门寺塔,供养真身舍利,太宗敕许之,自此开了唐代诸帝礼佛之先河。

法门寺的舍利迎奉和其后的辉煌鼎盛其实自唐太宗就已经开始了。《集神州三宝感通录》记载:贞观五年,岐州刺史张亮对法门寺佛骨素有信向,来寺礼拜……听到古老的传说,此塔一闭,经三十年一开,以佛指舍利示人,令人生发善心。张亮听到之后,在贞观年中上表请求开启舍利以供大众瞻仰。得到许可,遂后开发地宫,在深一丈多的地方得到两个古碑,是周魏时代所树。……开剖出舍利,将其展现于僧俗大众。数千人一时同观……京城内外,举家上下,扶老携幼同来观看,聚集于法门寺,每天有数千人……。

这次开示舍利,只是在法门寺“通现道俗”,香花供奉,而没有迎奉至京师宫中瞻礼、供养。但佛骨旋风,初起之势已不可挡。有关此次开示的盛况及灵异,《法苑珠林》记载说:放在高处的舍利,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有人看见舍利如玉石般,白光四射发出耀眼的光芒;也有人看见其为绿色;或看见有佛形象立于半空中;或看见菩萨、圣僧;或看见红色光芒;或看见五色杂光;……也有人什么也看不见,问明原委才知道他一生做了许多坏事。有好心人教他努力忏悔,有用火置于头顶,或用火烧手指,或刺破手指将血洒于地上,极尽虔诚,才得以看见。各种各样的做法都有,不可胜记。

唐太宗诏启塔基,影响深远,对李唐王朝“三教调合”的政策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当时,儒教本是国教,道教祖师姓李,被李唐王朝视为本家。惟佛教是外来文化,极易受到排斥。太宗的做法便明确了佛教的地位,使儒、道、佛三教鼎立之势由此形成。

唐高宗李治,文德皇后所生,唐太宗第九子。历史记载李治是一位以孝为本的儒者,同时又是佛教的忠实信徒。他做太子时,曾于贞观二十二年,令所司将京城一座废寺改建为“大慈恩寺”,全寺总10余院,共1897间,度僧300人,另请50大德“同奉神居”。在寺内又另造“翻经院”,供玄奘法师作译场。当年十二月,举行了盛大的迎像入寺仪式:除朝廷派出九部乐工,又调集长安、万年两县的音乐班子;同时出动全城诸寺幢帐,其中锦彩轩槛、鱼龙幢戏凡500余乘,帐盖300余事,又有绣画等像200余躯,金银像两躯,金镂绫罗幡500余口;诸大德分乘50辆宝车,京城僧众紧随其后,再后面是文武百官各领侍卫部队陪从。队伍浩浩荡荡,绵延数十里,前不见头,后不见尾;鼓乐动地,声震云霄;幢幡蔽空遮日,数十万人夹道观看。

高宗即位后更加热衷于规模宏大的法事活动。而对于法门寺佛祖真身舍利的迎奉,则是他一生中最为盛大的一次礼佛活动。《集神州三宝感通录》记载:显庆四年(659)九月,内山僧智琮、弘静入内宫,谈及歧州阿育王寺塔下地宫佛指舍利之事,引传说“三十年一开示”奏与高宗,并说自贞观初年开启至今,时间己届30年满。因此,请求迎出舍利,高宗下敕准奏。遂前往开示,并给钱5000,赐绢5000匹,以作为对佛指舍利的供养。智琮等十月五日离京,十六日夜晚到达法门寺,随即入塔,进行法事活动。在经过多次虔诚供养后,忽然听到塔内佛像下有振裂之声,寻声而去,只见五色瑞光流溢,缭绕而上。次日早晨获得舍利子1粒,有蚕豆大小,光明鲜洁,再仔细寻找,又获7粒,都放入盘中,其中有1粒绕其余7粒转动,均放光明,光耀人眼。智琮与王长信等将所见的情况上奏高宗,高宗又令王君德等送绢3000匹,并造与他同样大小的阿育王像。此后,才在塔内得到形状如手指骨的舍利,骨长二寸,内孔正方,外棱亦尔,内外光洁,智琮将小指放入孔内,恰好合适。此时,京城内外的道俗闻讯,人流接连200里,往来相庆……显庆五年(660)春三月,高宗下敕取舍利往东都入皇宫内供养,并派遣京师僧人往东都入大内行道,然后将舍利出示道俗。高宗则按照中国传统的墓葬制度,为舍利造金棺银椁,共有9重,雕缕穷奇。这次迎奉,一直到龙朔二年(662)才将舍利送还法门寺塔下地宫,二月十五日敕令僧道宣、智琮、弘静等京师诸僧与塔寺僧人及官员等数千人,共藏舍利于石室(地宫),掩之。唐高宗迎奉佛骨,从开示看,是第二次;从奉迎论,是第一次。其特点是时间长,前后共历时近4年,供养极其盛大。

武则天敕令第二次迎佛骨
武则天14岁时应召入宫,立为才人,侍奉太宗。太宗死后,与其它嫔妃一起被送入感业寺为比丘尼。后被比她小5岁的高宗李治看中,复召入宫,进为昭仪。永徽六年(655)立为皇后;显庆五年(660)武则天开始代高宗决百司奏事;龙朔三年(663)天下大权尽归武后;弘道元年(683)武则天临朝称制;天授元年(690)武则天废睿宗,改国号为周,称圣神皇帝。

武则天以女身称帝之举,是中国政治上前所未有的创举,改“李唐”为“武周”更为儒家之正统与道家所不容。为了证明她至高无上地位的合理性,极需寻找理论上的依据。在儒、道两家都不能支持的情况下,她只能指望佛教释门了。而佛教的大乘经典《宝雨经》中,正有女身受记为转轮王成佛之说,此说正中武则天下怀。恰于此时有法相和尚编撰《大云经》献上,称武则天是西方弥勒佛下世,应取代李唐为天下之主,为武则天称帝营造了舆论氛围并提供了理论依据。于是,武则天即下令将《大云经》颁行天下,在长安、洛阳及诸州各建大云寺一所。并改元“天授”。天授二年(691),武氏一改初唐太宗以来的国策,公开宣告佛教在道教之上,僧尼在道士之前。武则天登基前,称帝时以及晚年与佛教相始相终,历经了信奉、利用、感恩三个阶段,与佛门寺宇有割不断的机缘。

显庆五年,武则天为法门寺舍利舍所寝衣帐,造金棺银椁。咸亨三年(672)至上元二年(675),又赠脂粉钱20000贯助造洛阳龙门大毗卢舍那像龛和奉先寺。永隆二年(681),净土宗祖师善导的塔庙香积寺建成,武后“或频临净刹,倾海国之名珍;或屡访炎凉,舍两宫之秘宝”,以充供养。垂拱四年,毁洛阳宫中乾元殿,就地建造明堂…

武则天时期的唐代佛教是中国佛教鼎盛阶段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佛教的内容与形势向各个方面充分发展,几乎到达了中国佛教的顶峰。一时名僧辈出,著名的有玄奘、道宣、善导、窥基、道世、智感、弘忍、法藏等。武则天在其有生之年中的最后一次崇佛活动,就是长安四年(704)的迎奉法门寺佛骨舍利,这也是她一生中规模最大的事佛活动之一。武则天命凤阁侍郎崔玄暐和法藏、纲律师等到法门寺迎奉佛指舍利入宫供养。法藏等入塔行道7昼夜,然后启出舍利,显示于道俗,于是人们争先恐后以烧指头,头上点蜡烛等各种极其残忍的手段来表示对佛的虔诚供养。有些人甚至不惜倾家荡产施舍于寺院,以示自己供养的虔诚。除夕日佛骨迎至西京崇福寺,西京留守会稽王率官属竞相瞻礼膜拜,并各自施舍种种奇珍异宝。舍利在长安期间,各级官属竞相组织盛大的瞻礼仪式,并将长安城内的官办和私设的音乐班子全部用到这场轰轰烈烈的迎奉活动之中。次年正月十一日,舍利被迎入神都(东都,今洛阳),武则天下敕令王公以下,在洛阳城内组成庞大的迎奉队伍,配以精美的幡华幢盖等,又命令组织盛大的乐队,在明堂专门演奏。正月十五日,武则天在虔诚斋戒、精心沐浴后,在法藏的主持下,拜倒在佛祖真身舍利的面前,虔诚祈祷,以求佛祖保佑她江山永固,万寿无疆。

然而,就在武则天虔诚迎奉佛祖真身舍利的第二年,佛骨仍供养于洛阳明堂尚未奉还,武则天就死了,终年83岁。时为唐中宗神龙元年(705)。在武则天一生中曾两次迎奉法门寺佛骨舍利,声势极其浩大,这在历史上是十分罕见的
唐肃宗第三次迎奉佛骨

天宝十四年(755),“安史之乱”爆发,唐玄宗逃往四川。天宝十五年,太子李亨在甘肃灵武即位,改元至德,是为肃宗。

肃宗朝正值“安史之乱”,国无宁日,民不聊生。前代的睿宗、玄宗二帝登基后,为进一步恢复和巩固李唐王朝的统治,扬道抑佛。肃宗登基于烽烟未息之际,他迫切地希望平定战乱,正是出于这种原因,为了以确保李唐王朝的稳固统治,他也很自然求助于盛行于世的佛法。

天宝十四年七月,肃宗即位以后,诏改扶风为凤翔郡。次年二月,肃宗巡幸凤翔郡。至收复两京,又自凤翔还京。扶风一带曾经是肃宗最困难时期的大本营,法门寺近在咫尺,这使得即使在战乱的岁月中肃宗也有机会去了解释迦文佛的灵迹,以及“三十年一开”的传说。时值国家多事之秋,乞求神佛庇佑几乎成了乱世天子与群臣唯一的精神支柱。在这种风雨飘摇的环境下,这种方法也不失是增强民众凝聚力的一种策略。

肃宗先遣使去向“开元三大士”之一的不空求“秘密法”。至德二年(757)官军收复两京,肃宗回到长安,谢祭宗祖之际,谈及佛法神功,不可磨灭,不空率众佛门弟子更相附会,于是退敌之功一大半归之于佛祖的庇佑。上元二年(761)仲春肃宗染病卧床不起,皇后为之刺血写经,以求佛祖保佑肃宗早日康复。同年九月,由于肃宗的病情尚未好转,文武百官于佛寺斋僧。

在这样的情况下,法门寺佛骨舍利的迎奉,被提到了朝庭议事日程上来了。关于肃宗迎佛骨的情况,唐代宗大历十三年(778)所立的《宝塔铭并序》记载:上元初五月十日,肃宗宗下敕令僧法澄,中使宗合礼,府尹崔光远往法门寺开启塔下地宫,迎请佛舍利入皇宫内道场供养。肃宗亲自虔诚礼拜。佛舍利在宫内供奉60余天后,送回法门寺。肃宗并赐瑟瑟像一铺,金银器具若干,并剪下头发与玉简及瑟瑟数珠等串成一索,及金襴袈裟一付,沉、檀等各种香料300两一并供入地宫。

这是唐肃宗一生最大的事佛活动。这次迎奉佛骨,由于时逢战乱,大唐国力已非昔日可比,朝庭用度日渐紧张,迎奉的规模比高宗、武后都小,从碑记中看不出大事张扬的现象,所赐之物也不能与高宗、武后两朝相比,而且持续的时间也短。虽未明载何时送佛骨还法门寺,但从字里行间可以估计,大约在七月初就宣告结束了,总共历时两个月左右。
唐德宗第四次迎奉佛骨

大历十四年(779)代宗死,德宗继位。德宗名李适,为代宗长子。德宗继位后,企图加强政权。结果是适得其反,激起藩镇之兵变,德宗仓惶出逃奉天(今陕西乾县),等叛乱平息,德宗还京后,又忌宿将握兵太重,于是起用宦官分典禁兵。这样,藩镇未平,宦官又握兵权,从而酿成新的乱源。自此,唐德宗既无力削平藩镇,又招来新的祸端,于是他转而采取放任的态度,致使乱上加乱,在此期间,由于连年战乱,社会生产力遭受到严重的破坏,唐王朝的统治岌岌可危。面对这种局面,唐德宗束手无策,只得一面下诏罪己,另一面转而祈求于佛法。

贞元六年(790),届法门寺真身宝塔“三十年一开”,唐王室礼迎佛骨舍利的法定之期。它的到来给了德宗所面临的束手无策的政局带来了希望和机会。在唐德宗深感自己无力回天的情况下,极希望借助佛法把自己和国家从困境中解脱出来,于是也终于按惯例而行,迎奉佛骨舍利入宫供养。对这一事件,《旧唐书》和《资治通鉴》记载说:贞元六年春天,唐德宗下诏请出岐州无忧王寺(即法门寺)佛指骨迎入长安皇宫供养。之后又送到长安各大寺院供养。京城内外,举家出动者比比皆是,所施财物数以万计。二月,遣中使送佛骨回法门寺,复葬于故处。这次迎奉历时一月左右,一切均按常例进行,即先置宫中,然后送至京城诸寺,最后复葬故地。对德宗而言似乎是循旧例,但那“倾都瞻礼,施财巨万”的场面于德宗不可能无动于衷,透过迎奉活动使他看到了宗教巨大的凝聚力。

大唐王朝迎奉舍利已经不是一般的法事活动了。这种以弘法为形式,以大唐政局为背景的有组织的大规模的思想教化运动,是大唐王朝的治民之术,虽耗费了巨大的财力和人力,但对于其安抚人心,巩固政权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唐宪宗第五次迎奉佛骨

贞元二十年(804)正月,德宗死,顺宗继位,改元永贞。不久,顺宗退位,太子李纯继位,是为宪宗,开始了历史上称为“中兴”的“元和之治”。宪宗用优抚的办法削藩,使持续近一个世纪的藩镇割据的内乱局面逐渐得到好转。宪宗执政15年,大唐政局渐趋稳定。宪宗辅政治世的方略之一便是对佛教的崇信和利用。

宪宗自临朝以来,日理万机,操劳过度。尽管刚过不惑之年,却已感黄泉路近,因此在他崇佛心理中,又增添了感恩、还愿、祈求福寿的因素。元和十四年(819)奉迎法门寺佛骨舍利的活动就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发生的。

资治通鉴》、《旧唐书·韩愈传》等记载:元和十三年十一月,功德使上书说:凤翔法门寺有护国真身塔,塔内有释迦文佛指骨一节,根据传说此塔三十年一开,开则岁丰人泰。元和十四年正月,皇上下令中使杜英奇率宫人30余人,持香花,赴法门寺迎请佛骨舍利。舍利迎入京师,迎请佛指舍利的队伍自光顺门进入皇宫大内,舍利在宫中供奉三日后,再送到京城内各大寺院。王公贵族,争先恐后,竞相舍施,唯恐在后。有的百姓倾家荡产以供奉佛祖真身。法门寺地宫出土《大唐咸通启送岐阳真身志文》记载:宪宗启塔,亲奉佛灯。有的僧人从京城一步一礼一直到法门寺迎佛。

这次迎奉,有所准备,有迎有送,规模较大。与前几次不同的是,宪宗“亲奉佛灯”。《旧唐书》中称法门寺有“护国”真身塔,“护国”很可能出于宪宗之意,但中途又发生了“韩愈谏佛”的事件。据《佛祖统记》载,元和十四年二月,曾敕令翰林学士张仲素撰《佛骨碑》,略述寺、塔、舍利及历朝迎奉的历史,文中记有当月二十四日,即奉佛骨还于岐阳旧塔。这次奉迎活动,结束得比较匆忙。
唐懿宗第六次迎奉佛骨

在宪宗第五次迎奉佛骨后,佛教又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到武宗时,“天下僧尼不可胜数,皆待农而食,待蚕而衣”。会昌元年(841)唐武宗下诏焚烧佛经,毁拆佛像,勒令僧尼还俗。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会昌法难”。作为皇家寺院的法门寺也在劫难逃,甚至连佛祖真身也险遭厄运。武宗崩后,皇太叔宣宗即位,再一次恢复佛法。公元859年,宣宗死,懿宗李漼继位,在他执政的日子里,藩镇势力重又扩张,南蛮戍卒反叛,大唐王朝气息奄奄。

咸通十四年,懿宗染病久治不愈,迫感来日不多,于是便把国家前途和自己的命运都托付给佛祖。法门寺地宫出土的捧真身菩萨手捧发愿文匾上錾文为:“奉为睿文英武,明德至仁,大圣广孝皇帝,敬造捧真身菩萨,永为供养,伏愿圣寿万春,圣枝万叶,八荒来服,四海无波。咸通十二年辛卯岁十一月十四日皇帝延庆日记”。这便是懿宗迎奉佛骨舍利的目的。

此次迎佛骨,自懿宗咸通十二年(871)八月应九龙山禅僧师益之请在法门寺“结坛于塔下”并造捧真身菩萨、双轮十二环迎真身银金花锡杖等,至十四年四月八日迎入长安,到十二月僖宗诏还法门寺。这是一次声势浩大,供品最多,耗费空前的迎奉,可谓集前代历次佛事侈靡之大成,禁军兵杖,香刹宝帐,无所不用其极,远非一般法事,而是国家大典。

咸通十四年迎佛盛况见于多种史籍。《大唐咸通启送岐阳真身志文》记载:咸通十四年二月二十二日,懿宗下诏令供奉官李奉建、高品彭延鲁、库家齐询敬,左右街僧录、清澜、彦楚、首座僧澈、惟应、大师重谦、云颢慧晖等同赴法门寺迎请佛祖真身舍利。当时凤翔监军使王景珣,观察判官王充也一同前来来护送。此次迎请佛骨,群臣谏阻的人很多。甚至有人说唐宪宗就是因为迎佛骨而晏驾的。但皇上说:“只要在我的有生之年能见到佛指舍利,我就是死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于是下令广造浮图、宝帐、香舆、幡、盖以迎奉佛骨,并且都以金玉、锦绣、珠翠作为装饰。从京城到法门寺的300里间,车水马龙,昼夜不断。四月八日,佛骨迎至京城,即以御林军作为仪仗队,朝廷和私人的音乐班子竞相施展手段,一时天地间也沸腾了。而各种仪仗绵亘数十里,这种盛大的场面,比皇帝在郊外的祭祀还要隆重。元和年间的迎奉场面比起这一次差的很远了。在长安城内的大街上,富贵人家在道路两边搭起高大的彩楼并举行大型室外法事活动,竞相表现其虔诚之心。懿宗皇帝也亲自到安福门礼拜、迎请佛指舍利,他激动得泪流满面。当即赏赐参与法事的僧人以及京城内曾经见到元和迎奉佛骨盛况的耆老之人以金帛。随后即将佛骨迎入宫中,三天后,请出佛骨在安国、崇化两寺供养。宰相以下竞相施舍金银珠宝,多得不可胜数。其后遂以金银为宝刹,以珠玉为宝帐香舁,用孔雀毛装饰其宝刹,小者高一丈,大者二丈。刻香檀为飞帘,花槛瓦木阶砌之类,其上遍以金银覆盖。当时有的军卒,将左臂砍断于佛前,以右手执之,一步一礼,血流满地。又有僧人将艾放在头顶上点燃,叫做“炼顶”。坊市之内的许多豪富之家,都组织僧人举行盛大的佛事活动。也有用水银做成大水池,用金银珠玉做成树木,并聚集僧徒,四处设立僧像,吹螺击钹,灯烛相继,一片灯火辉煌。也有人用丝绸做成小车,人站在上面载歌载舞。这年的秋天,懿宗皇帝驾崩。

佛指舍利 - 海内外瞻礼供奉

佛指舍利赴泰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至次年二月二十九日,为促进中泰人民友谊,应泰国国王、僧王之请求,经中央政府批准,佛指舍利首次离境,用专机护送到曼谷,供泰国广大佛门信徒瞻拜八十五天。

泰国总理川·立派,副总理占隆·西蒙,空军司令西里蓬上将和专程到北京迎请佛指舍利的泰国外长他信·西那瓦,前空军司令、佛指舍利迎请委员会主席恭·披曼蒂上将等各界代表上千人参加了迎请仪式。佛指舍利在泰国供奉期间,泰国国王和僧王都前往瞻拜。

佛指舍利赴台

二○○二年二月,应台湾宗教界的请求,由中央特别批准,法门寺佛指舍利由西安启程赴台湾地区供奉三十七天。佛指舍利在台供奉期间,在台湾北部、中部和南部的七处坛场巡回供奉瞻礼,台湾各地共举办了一百0八场法会,瞻礼膜拜者逾三百万人次。

佛指舍利在台湾巡回供奉期间,每到一处,万人空巷,信徒沿路自发虔诚恭迎,瞻礼跪拜,场面庄严肃穆。

两岸佛子1000余名于2月22日下午14时30分在法门寺大雄宝殿及其殿前广场,举行恭送佛指舍利赴台千年法会。在大殿内将有80名佛子分列两旁,其中台湾地区的佛子40名,其余佛子列于大雄宝殿前的殿前广场。

按照程序,首先是内地佛子在法门寺山门举行迎接台湾地区佛众的仪式,伴以钟鼓齐鸣。然后,法会在大雄宝殿正式开始。期间,两岸佛子将共同进行礼佛三拜,三诵般若会上佛菩萨,念诵般若心经一卷,唱佛宝赞歌等,最后还念回向偈:"愿以此功德,普及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之后,开始瞻迎法门寺佛指舍利。众佛子将排列成队,一次4人,一人献花一束,4人共用时5秒钟一瞻佛界千古圣物,直至每个佛子皆瞻礼毕。

两岸佛教界的名僧大德向众佛子讲了话,恭祝佛舍利赴台供奉这一千古幸事一帆风顺。

佛指舍利赴港

香港佛教联合会主办、大公报及凤凰卫视协办的“香港佛教暨各界迎请佛指舍利瞻礼祈福大会”,在湾仔会议展览中心开幕,佛门绝顶珍贵国宝级文物佛指舍利,将于由内地二百僧众,以及由香港佛联会及各界人士组成的恭迎团的共同护送下,由供奉地陕西扶风县法门寺莅临香江,开始为期十天的瞻礼供奉展出。

佛指舍利现香江,万众瞻仰福绵长。佛指舍利以及随行的二十件珍贵佛教文物,将会为香江带来无边福祉、无比智慧和祥和力量。

佛指舍利尚未迎抵香江,佛光佛法已普照四方。能够迎请佛指舍利供奉瞻仰,在佛门中是无可比拟的荣耀和大事;多少佛门弟子毕生修持,也未必能有亲沐圣光的机缘,多少海内外佛门信众辗转千里,为的也就是一睹此宝物灵光。香港过去也曾有幸得以恭迎佛牙及龙藏佛经,但佛指舍利是佛祖真身遗物,属无价宝,珍贵程度无与伦比。佛指舍利要出外展览,必须经由中央政府批准。

因此,为了筹办好此一佛门盛会,香港佛教联合会率领全港大小佛寺僧众及四方弟子,早于今年一月初已开始着手展开各项筹备工作,一切均严格遵循佛教律例仪礼进行。回归后的特区政府及董特首,对佛教十分尊重,四月初八佛祖诞生翌日已列为公众假期。此次自民政局起,动员十五个局署参与迎请及瞻礼展出工作,具体由机场迎接及沿途交通安排,均一再彩排演练,务求万无一失。全港佛教信众弟子对此固然心情振奋,一般不事宗教信仰的市民也能感受到其隆重气氛。

事实上,佛教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佛学包含极其高深宏博的哲理智慧内涵,佛教思想文化在全球中国人社会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和维系力量。在香港社会,一个半世纪的英国殖民管治不能限制香港市民传统的佛教活动;佛教联合会及各大小佛教团体开办医院、学校,提供社区服务,关怀贫苦大众,怜恤孤寡老弱。佛教宏法,不仗权势,以理服众、以德感人,出世而不离世,赢得各方尊重,在香港回归过渡期间及回归后都成了一股重要的社会稳定力量。

完全可以预期,此次佛指舍利瞻礼祈福大会的举行,必将为香江增进安定团结,带来喜乐祥和。佛教要义之一,是广结善缘、慈航普渡,宽容、不执着。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长刘延东此次将于瞻礼祈福大会期间来港,除主持、出席有关活动外,还将广泛接触会晤各界人士。这就是一次很好的弘法结合社会活动,当前香港社会,最需要的就是彼此放下成见、捐弃偏执之心及自私恶念,停止争拗,为发展经济、促进繁荣稳定,共同发挥力量。我佛无量、佛法无边,祈求佛指舍利的莅临瞻礼能够启迪港人智慧,润泽港人心灵,涤荡社会尘垢,开启一片光明。

佛指舍利赴韩

法门寺佛指舍利于飞赴韩国。省宗教事务局的一位相关人士介绍说,佛指舍利赴韩时间是应韩国迎请团的要求而定的。佛指舍利抵达韩国后,韩国佛教界将举行盛大仪式迎接舍利。按照韩国佛教礼仪,佛事恭迎法会必须在早上完成,以示对佛祖的尊敬。据了解,专机于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起飞,凌晨4时许抵达韩国首都首尔市。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韩国佛教信众将举行隆重的法事大会。他表示,虽然韩国的佛教是一千六百年前从我国传入的,但是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传入韩国的佛教在宗教仪式和礼仪等方面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

相关文献

附图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白玛若拙佛教文化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 77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77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你感兴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