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

    五幕歌剧,梅特林克编剧,德彪西谱曲,1902年4月30日在巴黎喜歌剧院首次公演。德彪西共作有4部歌剧,而真正完成的只有这部《佩利亚斯和梅丽桑德》,这部歌剧作于1892―1902年。

    编辑摘要

    目录

    德彪西个人简介/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 编辑

      1892年夏天,德彪西在一个书店里偶然发现一部新书,这本新书便是他梦想中的诗篇――梅特林克的《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并得到将原著改为歌剧之权。而德彪西竟费了10年的时间,才完成自己这部唯一的歌剧杰作。它凝结了德彪西所有在音乐领域内的伟大探索。德彪西反对瓦格纳的歌剧夸张作风,反对声乐与管弦乐互相对抗的音乐。他采用一种适合法国语言的朗诵式旋律风格,让音乐与文字能完美契合。他远离和声的逻辑,倾泻毫无限制的纯粹音色,然后创造出浮动的气氛环境,显露一种松散、柔滑的开阔空间,再带领我们走进介于神话与幽灵悲剧之间的领域。听众必须了解的是:乐谱所呈示的一致性可能也代表倾向死亡的一种转移。德彪西的这种音乐及主题思想的处理方法的确创造了独特的风格,给20世纪歌剧界开辟一条新的路线。

    歌剧描述/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 编辑

      这部五幕歌剧的剧情叙述阿莱蒙德国王阿凯尔的孙子戈洛在山林中遇到遇见一位美丽但饱受惊吓的女孩梅丽桑德,戈洛爱慕她,与她结婚。但梅丽桑德与戈洛的异父兄弟佩利亚斯产生了爱情,戈洛妒火中烧,最后杀死了佩利亚斯,又猛击梅丽桑德。梅丽桑德受重伤后,临死前产下一女,戈洛后悔莫及。此剧经德彪西处理,故事并不连贯,只是一连串象征性情景的延续,描绘出一个梦境般的世界。罗曼?罗兰因此而称德彪西是“一个伟大的梦境画家”。这部作品1902年在巴黎喜歌剧院首演时,梅特林克却曾一时狂怒,咒骂它“一败涂地”。

      演奏时间

      第一幕: 33分 第二幕:30分 第三幕:35分 第四幕: 40分 第五幕:27分

    剧中人物/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 编辑

      阿凯尔--阿莱蒙特国王--男低音

      热纳维埃夫--国王的儿媳妇--女高音

      戈洛--热纳维埃夫之长子--男中音

      佩利亚斯--热纳维埃夫之次子--男高音

      伊尼奥尔--戈洛前妻的幼子--女高音

      医生--男低音

      梅丽桑德--戈洛之妻--女高音

      水手们、牧羊人、侍仆们、盲丐等

      故事发生于中世纪封建时代,地点在假设的王国阿莱蒙特。

    情节介绍/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 编辑

      Golaud在森林打猎的时候迷路,遇上一神秘而美丽的少女Mélisande。她既没说自己来自哪里,也没说为什么自己会在森林里。但她同意跟Golaud走。几个月后,Golaud写信给自己的兄弟Pelléas,说自己要跟Mélisande结婚。并请Pelléas征求祖父Arkël的意见,若祖父同意,Pelléas则会在一个灯塔上亮灯,示意Golaud可以回来。Arkël同意了婚事。

      后来Golaud和Mélisande回来,一天晚上,Mélisande遇上Pelléas,两人在一口名叫盲人井的地方玩,Mélisande的头发长得可以碰到井里的水。当Pelléas试图阻止Mélisande玩弄结婚戒指时,却不小心将戒指掉到井里了。就在同一瞬间,Golaud在森林里打猎堕马受伤。当Mélisande在Golaud床边的时候,突然哭起来,说要离开这个阴森寒冷的城堡。Golaud安慰她的时候发现戒指不见了,大怒,要她立刻去把戒指找回来。Pelléas陪同前往,但三个白发乞丐吓退了Mélisande去找戒指。

      一个星光照耀的晚上,在城堡一个塔楼,Mélisande一边梳头一边唱歌。这时Pelléas已对她深深着迷,他受命明天就要离开,希望Mélisande能把头发垂下来让他玩。Golaud上前责怪他们俩。后来Golaud发现不对头,警告Pelléas,自己不是傻子,要Pelléas有多远去多远,Mélisande已有新孕。同时他又怀疑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Yniold站在情敌那边。

      Pelléas要走了,他安排了一次在盲人井与Mélisande的最后见面,两人此时互诉衷情。当两人拥抱时,在旁偷看的Golaud约了Pelléas出来,杀死了他。Mélisande逃走。

      Golaud和Arkël在Mélisande的床边,后者刚把孩子生下来。Golaud请求原谅,并没要求Mélisande坦白。Mélisande说这一切已太晚了。Mélisande断气了。Arkël一边安慰Golaud一边说:“这孩子取代了他母亲,现在轮到他了。”

    剧情介绍/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 编辑

    第一幕

      第一景:森林中一水泉

      阿莱蒙特之王阿凯尔的爱孙戈洛在森林狩猎时,发现一迷路少女梅丽桑德,在林中泉水旁哭泣。她不愿意说出任何有关她自己的事情,也不讲明她来自何处。戈洛定了定心,发现这少女很美,再接近一看,戈洛看到泉底有东西发亮,梅丽桑德告诉他,那是某一个人给她的皇冠,她哭泣时掉落到水里了。但她如今已经不再需要它,与其要她带上那顶皇冠,很不如要她死了的好。然后梅丽桑反问戈洛:“你是谁”“为何盯着我”“来森林中做什么”等等。戈洛告诉她自己的身份后,梅丽桑德才安定下来。戈洛因妻室亡故,极为寂寞,并被她美丽的眼睛迷住了,便携她同返王宫。

      第二景:城堡中的一室

      
    阿莱蒙特国王阿凯尔因年老而目力衰退,他的儿媳热纳维埃夫正念着大儿子戈洛的信:“我和在森林中泉水边所遇到的迷路少女已结婚六个月,但关于她的事所知并不多。我们现在想回城堡,如果承认我们的婚事,请在接信后第三天晚上,在面海的塔上点灯,我在船的甲板上可以看到。不然我们将远走他乡而不再回来”。热纳维埃夫读完信后向阿凯尔问道:“您说怎么办”阿凯尔答道:“就依戈洛所希望去办。因为我们只能看到命运的一面,而我从不反抗命运,大概世界上不会有一件事是多余的吧”!热纳维埃夫立即命令次子佩利亚斯今夜就开始在塔上点灯,然后下场,佩利亚斯也下,幕落。

      第三景:城堡花园

      
    缓慢响起带有点淡淡忧愁的优雅音乐,幕起。热纳维埃夫与梅丽桑德游览古堡花园。由于城堡被四周深沉的森林包围而且过于陈旧且黑暗,梅丽桑德感到惊恐。这时,佩利亚斯从有海的那一边登场。他告诉她们说,今晚可能有暴风雨会来,接着却有一艘船出航去了。看到这情景,梅丽桑德发觉那就是载他们回来的船,担心着它会不会遇到海难。热纳维埃夫把梅丽桑德交托给佩利亚斯,然后看伊尼奥尔去了。由于黑幕急速降临,道路崎岖难行,佩利亚斯就扶着,梅丽桑德的手臂前行。这时,佩利亚斯告诉她,说自己也将离去,她忧郁地问:“你为什么要走”这段音乐与情节配合得天衣无缝,难以分别何者为主题曲,表现出独特格调。

    第二幕

      第一景:公园喷泉

      短短的12小节序奏,先由竖笛与竖琴展开纤细色彩的佩利亚斯主题,接着小提琴奏出细碎有似流动的旋律,美妙地描绘出透明清泉的印象,以传送出庭中泉水的情趣。幕起,佩利亚斯邀请梅丽桑德到冷泉边休憩,并告诉她说:“这泉水总是冰冷的。传说从前这个泉水曾使瞎子重见光明,于是被称为:“盲人之泉”,可是自从老国王眼睛瞎了以后,再没有人来到泉边求医,人们就把这泉水忘了。现在已是被遗弃的古泉。” 梅丽桑德像小孩似地俯卧在泉边大理石上,凝视泉底,她想把双手浸在水里,但水面太低够不着,而垂下的头发则达到水面,“嗯!我的头发比手、比全身还要长……”。沉默片刻,佩利亚斯问她在森林中的泉水边,怎样遇到戈洛的?梅丽桑德立刻借口谈说水底游动的东西,把话题转到别事上。并脱下戈洛给她的结婚戒指玩弄着,佩利亚斯警告她不要丢得那么高,果然不出所料,她的戒指终于掉入水中。由于水很深,根本没有法子捡起来。正午的钟声响了,佩利亚斯提醒她该回去了。梅丽桑德问说,如果戈洛问起戒指的事该怎样回答时,佩利亚斯要她把真实情况说出来。

      第二景:城堡中的一室戈洛躺在床上,他旁边坐着梅丽桑德,音乐奏出低声粗率的戈洛的动机。“当中午报时的钟声敲了最后一响时,我的马突然狂奔,(戒指失落时,也正敲着报12时的钟声)马撞上了树木,我被抛下来,以后即不省人事了!幸好没受重伤……”。戈洛叙述着狩猎受伤的经过。在梅丽桑德细心照料下,戈洛很快便恢复健康,一天他忽然发现妻子的戒指不见了,问它到哪里了。她回答说:“当她替他的儿子在海边捡贝壳时掉到洞里”。戈洛严厉地说:“如果你说的是真话,现在马上去把它找回来,失落了那戒指,就等于遗失所有的一切。快去,迟了海水会冲走它……”,“但只我一人去吗”“可叫佩利亚斯一道去,我等你回来再睡”。梅丽桑德诉苦似地自言自语:“哦!我并不快乐!并不幸福”!她哭泣着下去。乐队奏出间奏曲,梅丽桑德的动机、戈洛的动机,最后以颤音最弱音为基调,并以简洁的技巧巧妙地描写海边的夜色。

      第三景;洞天前面

      佩利亚斯陪伴梅丽桑德去到那幽暗的洞穴,佩利亚斯说:“我们到洞中看看吧,否则戈洛问起失落戒指场所的情况时,会答不上来的”。他拉着梅丽桑德带有冰冷而发抖的手,慢步前进,月光照亮了洞穴的进口与洞穴的一部分,看到洞穴中并坐着三位年迈发白的乞丐,他们靠在岩石上打盹。梅丽桑德感到非常害怕,表示想快一点儿回去。但佩利亚斯却很沉着地向她说明,这个国家目前正闹饥荒,为了不吵醒他们,两个人悄悄地回去了。

    第三幕

      第一景 梅丽桑德卧室阳台外

      丽无比的序奏,在单纯的蠕动中,充满着微妙的情趣,并有无以言喻的色彩。幕启,一队巡逻队行走小径通过阳台下,梅丽桑德在塔上的阳台上梳头发,她唱着中世纪的旋律,“我的长发,垂到阳台下,沿着塔壁,等着心爱的人儿,漫长的一日,……”。

      佩利亚斯也从巡逻的小径上场。“你在阳台边做什么?歌唱得像罕见的小鸟……”“我在整理头发准备上床……”,“那么在塔壁上的是你的头发了,我以为是灯光的影子呢”。佩利亚斯走到阳台下驻足,摸着她垂下修长的乌发亲吻,“我从没看过这么美丽的头发,柔软而暖和,它的光亮掩盖了天上的光明,爱我吧”!佩利亚斯大胆地说出闷在心里的情意。梅丽桑德唱出:“放了我吧!有人来了就不好了”。“不,不放,今晚你是我的俘虏了,我吻你的头发,那就像吻你一样”!这时一群鸽子从塔顶飞上去,梅丽桑德即唱着:“那是我的鸽子,它们在黑暗中会迷失方向,也许不再回来”!“放我吧!有人来了,那是戈洛”!佩利亚斯放开了她头发,果然,戈洛出现在巡逻的小径上,他脸上装着若无其事,说着:“夜深了,你们真是像小孩,多稚气……”,他带着佩利亚斯走了。

      第二景:古堡地下墓穴

      
    音乐转入悲愁,管弦乐队奏出“命运”主题曲,而以“复仇”乐章结束。幕启时,以低音弦为主体的全吾音阶动机,酝酿出沉重的气氛。

      戈洛把佩利亚斯带到城堡中的地下墓穴,让他看着飘散死亡臭味的浊水。佩利亚斯很害怕地探视这个深渊,好像要窒息一般,于是催促哥哥离开这种鬼地方。间奏以反覆的琶音风音形为主,但后面转到明亮的音调上。

      第三景:地下墓穴出口的平台上 平台上充满光线与凉爽的海风,佩利亚斯恢复了平静吸到海面吹来的空气后松一口气。他说地下墓穴的空气沉重得像铅一样。这时佩利亚斯发现母亲和梅丽桑德站在城塔窗口边,于是告诉了哥哥。戈洛借机责备他昨晚对梅丽桑德的无礼,他说:“昨晚的事他全部看见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对梅丽桑德过份殷勤,因为梅丽桑德不久就要当母亲,我想你是否考虑悄悄地离开这奄?但不要让梅丽桑德知道”而佩利亚斯似仍不顾危险,当他独自一人时,喃喃自语:“自由空气何等可贵”

      第四景;城堡前面

      戈洛与其前妻的幼子伊尼奥尔上场,戈洛把年幼的伊尼奥尔抱在膝上,问他母亲是否时常跟佩利亚斯叔叔在一起。儿子告诉他,两人时常在黑暗中哭泣,只有一次拥抱、亲吻。不久,当梅丽桑德的房间点亮后,戈洛把儿子举起来起来,要他看看房间中发生的事。

      这时,他知道佩利亚斯也在里面。他问伊尼奥尔他们两人在做什么,儿子回答说,只是在注视灯火。戈洛逐渐激动,以强调的口吻要儿子看清楚,但伊尼奥尔反而害怕了,要爸爸让他下来。实在没有办法,戈洛就带着儿子离去。十五小节的后奏,如同在表示戈洛内心的激动,极为猛烈。

    第四幕

      第一景:城堡内一室

      在弦乐快速运动的前奏后幕启。梅丽桑德遇到佩利亚斯,告诉她父亲的病已逐渐康复,可是当他看到佩利亚斯时,却说他脸上有死亡阴影,于是要佩利亚斯快出外旅行。这时两人发觉门后有人就害怕起来,相约今晚在“盲人之泉”幽会。佩利亚斯说今晚是最后的晚上,我要到你看不见的地方……。短小的间奏,运动跟前奏一样激烈。

      第二景 城堡中的一室

      阿凯尔知道佩利亚斯的父亲即将康复后很高兴,对于年轻漂亮的梅丽桑德乖乖地在这阴暗城堡中过日子的事,也表示很同情。这时戈洛进来了,当梅丽桑德发觉他额头受伤想为他擦药时,却被戈洛拒绝,而且命令妻子把他的剑拿来。 当梅丽桑德很害怕地注视戈洛时,问她:“你是否想探寻我知道些什么,”然后妒火中烧激动地怒骂道:“你的眼睛虽然很像天真无邪,其实隐藏着很大的秘密。”然后把想逃走的梅丽桑德抓住,而且像发疯般抓住她的长发猛拉。

      阿凯尔忍不住斥责戈洛住手,戈洛突然平静下来,表示自己年纪太大了,不想监视别人,我只是习惯地等待机会……。说了这些古怪话以后他就离开了。阿凯尔不解地问说是怎么回事,梅丽桑德流着眼泪说他不再爱我了。

      第三景:花园中的泉水旁

      伊尼奥尔由于要捡回掉进岩石间的球,想要搬动一块大石头。这时牧羊人赶着一群羊,要送到屠宰场,经过他身边。伊尼奥尔看到了,就问牧羊人羊儿为何不说话。由于天黑,他就回去了。

      第四景 花园中的泉水旁

      夜晚,佩利亚斯先登场,担心着为什么梅丽桑德迟到了,他决心在这个最后机会中,对她表白隐藏很久的心思。接着,梅丽桑德悄悄来到,她说因为戈洛在说梦话,而且我的衣服被钉子忤住,所以来迟了。

      佩利亚斯说,明天我就非要踏上遥远的旅程不可,梅丽桑德反问为什么必须出外旅行。他说这是由于爱你,说罢,情不自禁把她抱住。,梅丽桑德也表示说,第一次遇到你我就爱上你了。佩利亚斯随即以丰富的表情唱出:“你的声音,如同从春曰之海漂过来的……”,此时他们感到无比快乐,两人相互得很紧,陶醉在爱的幸福里。

      这时,传来有人关门的声音。可是他们却紧抱着说,就这样吧!这样吧!然后又激动地唱出:“来吧,哦!我的心脏好像在喉头疯狂般跳动”。

      突然,梅丽桑德在树影下,看到执剑的戈洛。佩利亚斯要她在自己上前阻止时先逃走,但梅丽桑德却说倒不如被他杀死,于是两人就疯狂地亲吻起来。

      戈洛挥动利剑飞奔过来,把佩利亚斯一刀刺死。佩利亚斯立刻倒在血泊中,梅丽桑德恐怖地大叫,戈洛无言地追杀逃走的梅丽桑德。

    第五幕;梅丽桑德的卧室

      梅丽桑德躺在床上,阿凯尔、戈洛与医生在房间的一个角落谈话。医生说:“梅丽桑德已经病危,并不只是一点点小伤,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阿凯尔预感她不能活下去,这时梅丽桑德醒来,睁开眼睛,她表示要看看外面,要人把窗子打开但她的意识已经不太清楚。戈洛靠近她,呼唤她的名字,可是梅丽桑德却看不清楚戈洛身姿。悔恨的戈洛要求单独与梅丽桑德谈话。他先向她乞求宽恕,懊悔对她的所为,而且要她说出真心话,问她是否爱着佩利亚斯。她答说爱他,戈洛又问她说,你们是否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梅丽桑德否认说,我们不曾犯罪。戈洛激动地想胁迫她招认,但她的病情又恶化了,戈洛无法得知真相。 这时国王和医生进入,禁止戈洛再纠缠她。阿凯尔谴责戈洛是否想逼死她?然后问梅丽桑德什么要他代劳的没有?她回答说,已经没有任何的忧虑,她想要阿凯尔把小宝宝抱来给她看,他们将生下的小女孩给她看,她虚弱无力地抚弄婴孩喃喃着:“怎么不笑……多幼小……也会哭……可怜啊”!这时女佣人走进房间,默默地站着祈祷,戈洛又要叫她们出去,阿凯尔责备他说话小声点儿,尽管戈洛要求再跟梅丽桑德说话,但被阿凯尔拒绝了。突然,女佣全都跪了下去,医生按了梅丽桑德的脉后说:“她的灵魂,现在已离开了肉体”!梅丽桑德缓缓地合上了眼睛与世长辞。

      阿凯尔对啜泣的戈洛说,要让她安静地走吧!今后我们必须好好照顾这新生的下一代,这婴儿将替代她母亲活下去……”!然后抱着小婴儿离开这房间。大家先后跟着离去,只剩下梅丽桑德遗体静静躺在那儿。幕落。

    安魂曲 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 编辑

    作者介绍

      法国作曲家加布里埃尔·福雷(又译“福莱”、“弗雷”、“佛瑞”)在1845年5月12日生于法国南部比利牛斯山区的帕米叶(Pamiers),早在童年时代他的音乐才赋便被他父亲发现,因此九岁起便被送到巴黎进一所新建立的教会音乐学校读书,由于福雷成绩优异,得以免费连续学习达十一年之久.他在这里熟悉了十五、十六世纪宗教音乐的无伴奏歌唱和格利戈里圣咏,但是特别重要的是通过他的钢琴教师圣-桑的介绍,得以接触到当时在巴黎还不十分为人所知的德国浪漫派作曲家如门德尔松和舒曼的音乐作品.

    生平事件

      1866年,福雷毕业后先后在若干个教堂担任管风琴手,这期间,还在他就读的音乐学校教作曲课.从1905年到1920年又担任该院院长职务.他培养的学生很多,例如拉威尔、迪卡斯(J.J.A.Roger-Ducasse,1873-1954) 、凯什兰、施米特、奥贝尔(L.F.M.Aubert,1877-1968)和艾涅斯库等都是.福雷毕生致力于发展法国民族音乐,他是1871年成立的法国民族音乐协会的创办者和领导者之一,他长时间为《费加罗报》撰写的音乐评论,对当时法国音乐社会气氛的形成起着相当大的作用;1909年,他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晚年,由于耳疾日益严重,最后甚至完全听不见自己的音乐,但他一直秘而不宣.1924年11月4日,他病逝于巴黎. 他夹在伯辽兹与德彪西两人之间, 又与法朗克构成强烈对比,尽管他的主要作品都是体制局促小品, 但仍可与世上最伟大的作曲家并驾齐驱, 他擅长钢琴曲及室内乐, 也是首屈一指的歌曲作曲家。由于他从未在交响曲或协奏曲上一展身手, 也因为他仅有的歌剧《皮内劳佩》(1913)一直未能在舞台上立足, 因此很容易被人遗忘。但是如果遗忘他--如同许多法国以外的爱乐者--不啻是把最平和、高雅又洗练作曲家的伟大成就一笔勾消

    关于评价

      福雷是一位无时不在变化的音乐家。他初时遵循古诺的风格撰写迷人歌曲, 又遵循萧邦及舒曼的风格撰写细致钢琴曲。随着年事渐长, 他的反省也愈加深刻, 心中似乎滋生了一个和声调色盘。一种以“朴实的神秘主义”来形容的特质--相对于法朗克“绚丽的神秘主义”--进入其音乐之内, 使其晚期作品清淡而神秘, 相当困惑人。但是如果有人长时间浸淫在第十三号夜曲(1922)、E小调小提琴奏鸣曲(1917)或《夜之香颂》(1907~1910)歌曲集中, 除了尊敬外, 景仰与爱恋之心也会油然而生。这些晚期作品曲法严峻, 较早期作品更具透明性。当其生命走到终点时, 福雷恨不得再寻觅出另一种新的表现法。 在这么多法国作曲家中, 再也找不到比福雷更不具有德意志风味的了。他在摆脱由拜鲁特传来的悠扬魔音上, 做得最为成功。结果那些具有德意志古典乐派及后期浪漫主义取向的爱乐者, 往往与福雷不能相容。那些爱乐者动辄考虑正统结构与发展问题, 指责福雷的音乐不够“深刻”或“深奥”--无异于指责他未能做到穷毕生之力亟欲避免的弊端。 对福雷影响最大的是萧邦。他和萧邦一样把纤细的感触发挥在每个音符中, 其音乐也表现出相同的旋律必然性, 锤炼、品味、丝毫不爽的判断能力, 以及无懈可击的技巧。雄纠纠、气昂昂的英雄气概绝对无法在他的音乐中立足。他对曲调色彩如何运用有着超凡的感觉,德彪西从他之处获益良多。不同的是, 福雷基本上仍具有阳刚之气, 德彪西却偏向阴柔--或至少是中性。两人同为歌曲大师, 不过方向殊异。德彪西深受穆索斯基音乐语言思想和法国早期作曲家之影响不相上下, 他亟欲达到自然语言型态的地步, 声乐表现接近于朗诵。弗雷却因袭了舒曼的歌曲传统, 声乐表现就是整个音乐的表现, 而不企图重塑音乐语言型态。

    创作经历

      福雷从第一首歌曲《蝴蝶与花》开始, 就展露了将歌词入乐的天份。又有多少作曲家--甚至连舒伯特、杜巴克及沃尔夫也包括在内--能够创作出像《隐修院遗址之舞》那么激越的歌曲,或是像《少女香颂》那么华丽的歌曲集呢?福雷先后谱写了一百多首歌曲, 最后以1922年的杰作《幻想地平线》结束他的创作生涯。 他的钢琴音乐着重于抒情典雅, 较以演奏, 原因不在于眩人耳目技巧卖弄--如萧邦的钢琴曲中, 每处装饰音都别具作用--, 而是创作的铺陈、乐曲进行复杂程度和键盘上涵盖面之广, 都足以让业余人士却步。福雷钢琴音乐发展与他的其他音乐创作采取相同步调。随着年纪渐大, 他的眼界渐宽, 所创作的音乐也就更朴素, 迥异于早年与中年阶段丰富的抒情主义。有人认为福雷的晚期音乐太偏重于智识性, 因此在音乐厅上“行不通”。这也是实情, 弗雷那些能够在表演曲目上立足的作品, 都是在这段引人争议的后期生涯前创作完成的, 包括1876年的 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这是一首激越的作品,比法朗克十年前以同一曲调完成的作品更优秀);简单、优美的安魂曲(1887); C小调钢琴四重奏(1879); 钢琴双重奏《洋娃娃组曲》(1896); 歌曲以及早期为数不多的夜曲、船歌与即兴曲。那首不见容于李斯特的叙事诗(1881)偶而也会被人拿出来演奏--这是一首结构酣畅的作品, 抒情迷人, 适当的高潮也表现了福雷对诗歌韵致的出色掌握。它的管弦乐总谱是否出自福雷之手, 现在已不可考了。福雷本人从不讳言他憎恶谱配管弦乐曲, 宁可指派门生为他代笔编配乐器部份。例如寇克兰就曾为脍炙人口的《佩丽雅与梅丽桑组曲》谱配管弦乐总谱。 福雷是否错在“敏感过度”呢?这位大师笔下的音乐纤细匀称,却缺少能够引起大众欢迎的堂皇姿态及让人兴奋的特质。“希腊化”一词常被用来形容他的音乐, 另外“温雅敏感”一词也是人们所惯用。这是一种囊括所有高卢本质的音乐--无论在形式、高尚、机智、逻辑、个别属性上或从优雅方面观之, 尽皆如此。这种音乐的爱好者虽然人数不多, 但却极为耽溺; 那些酷爱弗雷音乐的人, 都将之视为是福雷这位温文纤细的作曲家所赠与他们私人最珍贵的礼物。 福雷写过两部剧: 《普罗米修斯》(1900年)和取材于荷马史诗《奥德修纪》部分情节的《潘奈洛佩》(Penelope,1913年),他的宗教音乐作品有《安魂弥撒》(1887年).他对器乐作品较少感兴趣,曾写过一部交响曲和一首小提琴协奏曲,却没有出版. 福雷笔下的交响音乐作品,基本上出自他的戏剧配乐,其中的管弦乐组曲《佩列阿斯与梅丽桑德》是最重要的一部,此外,为钢琴与乐队而写的《叙事曲》也较闻名. 福雷的创作虽然局限于声乐和室内乐,但是他同丹第一样,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之间的这一环节当中,起着非常重要的承上和启下的作用,成为法国音乐年轻一辈作曲家的精神领袖。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2-01 01:05:52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