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俄共”是“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同义词。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俄语: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简写КПРФ,英语:Communist Party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简写CPRF),俄罗斯政党。1990年6月20日成立。该党一般被认为是苏联共产党和布尔什维克党的继承者。该党的意识形态是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中央委员会主席根纳季·安德烈耶维奇·久加诺夫,第一副主席伊·梅利尼科夫。1991年8·19事件后被当局停止活动。1993年被允许恢复活动并准许参加杜马选举。俄共主张在政治上要求恢复国内和平和法律,把国家纳入文明发展的轨道。反对总统制和新宪法,主张建立苏维埃政权国家。认为国内改革应分3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恢复国家3大权力机关(立法、行政、司法),组成民族和睦过渡政府;第二阶段放弃休克疗法,促进政治经济稳定;第三阶段重新制定和实施国家新宪法 ,基本原则是确立人民政权,确立立法机关对执行机关的领导地位。经济上主张面向社会的改革,停止强制性私有化,运用国家调控办法克服经济危机,实行全民所有制为主的多种经济成分。强调国家要扶持重点经济部门,特别是农业生产。反对通货膨胀。对外政策主张推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反对依靠西方。

    2011年12月,第六届杜马选举,俄共支持率继续回升,以19.13%的得票率进入杜马,并获得92个席位,保持第二大党的地位。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外文名称: Communist Party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建立时间: 1990年6月20日 总部: 莫斯科
    意识形态: 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 政治立场: 左翼(或左派)
    党首: 根纳季·安德烈耶维奇·久加诺夫 党员数量: 184,181(2007)

    目录

    历史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编辑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成立于1990年6月,当时是苏联共产党的一部分抄。1 991年“8.19”事件后,俄共被当局禁止活动自。1993年2月,俄共举行重建大会互,并选举久加诺夫为党的最高领导人。2000年12月动,俄共召开七大,提出将作普京当局“负责任的、不妥协的、建设性的反对派”。在2003年12月举行的国家杜马选举中,俄共获得的代表席位大大减少,俄共领导层随之出现分裂。2004年7月,以久加诺夫为首的俄共召开第十次党代会,选举久加诺夫连任俄共中央主席。反对久加诺夫的俄共派别同日召开另一个俄共第十次代表大会,吉洪诺夫被推举担任俄共中央主席。8月3日,俄司法部确认久加诺夫领导的俄共的合法性。

    在1993年12月第一届国家杜马选举中获12.4%的选票,取得45个议席,成为第三大党。在1995年12月第二届国家杜马选举中获22.3%的选票,取得158个议席,成为第一大党。在1999年第三届国家杜马选举中,获24.29%的选票,获113个议席,仍为第一大党。之后“团结”、“祖国—全俄罗斯”和“俄罗斯地区”联合,它被迫退居第二大党。1996年3月,俄共组建了强大的左翼力量联盟-俄罗斯人民爱国联盟,支持久加诺夫参加总统竞选。在1996年6月16日的总统大选中,久加诺夫在第一轮中获得32.04%的选票,第二轮中获40.31%。[1]

    政策主张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编辑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俄罗斯共产党属于左翼政党,同时也是“爱国主义反对派”。继承了苏共和俄罗斯共产党的事业。在“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基础上,以集体主义、自由和巩固多民族联邦国家的原则建立公正社会”。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实现人民政权、公正、平等、爱国主义、公民对社会和社会对公民的责任感、社会主义将在未来更新的宪法中出现,最终实现共产主义;同时赞成市场经济和多党制,反对土地私有化。

    俄共的政治纲领是,努力争取获得苏维埃形式的人民政权;捍卫俄罗斯作为一个联邦共和国的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吸收苏共的历史教训,建设一个有组织的、民主的、代表所有劳动者利益的党。战略目标是,通过议会斗争和宪法手段获得政权。在经济、社会政策上反对强行私有化,赞成不同形式所有制的最佳结合。

    认为国内改革应分3个阶段进行:第一个阶段恢复国家3大权力机关(立法、行政、司法),组成民族和睦过渡政府;第二阶段放弃休克疗法,促进政治经济稳定;第三阶段重新制定和实施国家新宪法,基本原则是确立人民政权,确立立法机关对执行机关的领导地位。[1]

    组织结构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编辑

    截至2005年3月,俄共在司法部登记的党员人数为18.4万人,而俄共自称党员人数约50万人。

    俄共基层组织遍布89个联邦主体,每年有1.8万名新党员入党。主要同盟为农工联盟和具有爱国倾向的政治组织。俄共全体会议是党的最高领导机构,1年召开不少于4次会议。大会有权审议和通过有关党的工作的任何问题的决定。俄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成员有主席团主席根纳基久加诺夫,第一副主席瓦连京·库普佐夫,副主席伊凡·梅尔尼科夫和列昂尼德·伊凡琴科。

    21世纪国家杜马中拥有92个席位。[1]

    政治地位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编辑

    俄共中央现任主席久加诺夫 俄共中央现任主席久加诺夫

    俄罗斯共产党曾作为俄第一大政党 ,在第一、第二届国家杜马中联合其他几个左派组织,获得多数议席。但随着俄政坛各种政治势力的重新分化组合,议会各大党派间的力量对比也发生了相应变化,俄共的政治影响力大大削弱。

    重建之后俄罗斯共产党支持率一直在稳定上升,1993年杜马选举获65席,为第三大党;在1995年12月的国家杜马选举中,占据157个席位,得票率22.31%,居于第一位;1999年杜马选举仍获112席,维持了第一大党的地位,但在2003年12月7日杜马选举中支持率大跌,得票率仅为12.6%,在杜马的450席里只得51席。2004年“十大”上发生严重分裂,现有47个议席,杜马副主席之一的瓦连京·库普佐夫为俄共党员。截至2006年,拥有党员18.4万,基层支部1.47万个。

    2007年12月,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举行第五届选举,俄共以11.58%的得票率进入杜马,并获得57个席位,仍为第二大党。[1]

    领导人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编辑

    俄共现任领导人根纳季·安德列耶维奇·久加诺夫,1944年6月26日生于奥廖尔州一个乡村教师家庭。1962年考入奥廖尔师范学院物理数学系。1963—1966年在部队服役。1969年大学毕业。1981年毕业于苏共中央社科院研究生院,后获哲学博士学位。他的政治生涯始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他加入了共青团。1967—1974年先后任区、市、州团委副书记、书记,1974—1983年任市委书记和州委宣传部长。1983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89—1990年任苏共中央意识形态部副部长,1990年6月俄共成立后当选为俄共中央书记和政治局委员。1993年2月,在俄共重建代表大会上,当选俄共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1995年3月在俄共三大上再次连任。1996年和2000年两届总统选举中,久加诺夫均居第二。1999年的议会选举,俄共顺利进入杜马成为第一大党,久加诺夫再次当选俄共党杜马代表及该党领导人。已婚,有一子一女,两个孙子。[1]

    影响力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编辑

    俄共是苏联解体前夕成立的政党。在俄罗斯独立之后的十多年里,俄罗斯共产党一直是俄罗斯政坛很有影响力的一支政治力量,用俄罗斯政党研究专家的话说,在俄罗斯的众多政治团体中,惟有俄共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政党,因为俄共有明确的政治纲领,有严密的组织机构,有分布广阔的地方组织,党员人数多,而且队伍非常稳定。尽管俄共一直没有获得执政机会,但在俄罗斯政坛,谁也不能藐视俄共的力量。

    但是,自从上世纪末开始,俄共在俄罗斯政坛的影响每况愈下,一年不如一年。在1995年选举产生的第二届国家杜马选举中,俄共还是议会的第一大党;到了1999年国家杜马再次选举的时候,俄共所获得票率降至18%,但起码还算是议会里不可忽视的一支政治力量;到了2003年,俄共在议会选举中惨遭失败,仅仅获得12%的选票,第一次成为议会里无足轻重的一个政党。

    与杜马选举一样,俄共候选人参加俄罗斯总统选举,命运也差不多,也是每况愈下。在1996年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中,俄共主席久加诺夫获得32%的选票,其得票率仅比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落后3个百分点;在第二轮角逐中,叶利钦拉拢名列选票第三位的列别德,才最终战胜了久加诺夫,久加诺夫由此被俄罗斯政界视为惟一可以和叶利钦一决雌雄的政治人物。到了2000年,久加诺夫再次参加总统竞选,结果输给了人气正旺的代总统普京,但他的得票率接近30%,还是名列第二,那时俄罗斯政界仍然认为久加诺夫是惟一有实力向普京发起挑战的候选人;时过4年之后的2004年,普京在俄罗斯的威信如日中天,久加诺夫的声誉却急剧下降。久加诺夫很清楚俄共的现状,更清楚自己的实力,他根本就不是普京的对手,最后只好放弃参加总统竞选的机会。

    随着俄共实力日益萎缩,俄共影响每况愈下,俄共内部的分歧也日趋严重。尤其是在2012年12月的杜马选举失败以后,俄共内部派别之间的矛盾达到了公开化的程度。部分党内高层领导人认为,久加诺夫占据俄共领袖位置10年之久,俄共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他应负主要责任,还指名道姓地要久加诺夫辞去党的领导职务。不少俄共党员也认为,俄共要想摆脱困境,走出低谷,必须更换党的领导人。

    但是,久加诺夫并不这么看。他认为自己的最大失误,就是没有把那些党内的分裂分子及时开除出党。久加诺夫不止一次表示,他不会在这场斗争中退却,要与“俄共的敌人”坚决战斗到底。也许是久加诺夫担任俄共领导人时间过长的原因,在人们的印象中,“俄共”与“久加诺夫”这两个名字似乎已经密不可分,久加诺夫在俄共普通党员中仍然享有很高的威信。这也是久加诺夫自己坚持留任、俄共一些领导成员支持他留任的主要原因。

    久加诺夫是个个性很强的人,他的政治观点非常鲜明,属于那种“非黑即白”的类型。久加诺夫对美国等西方国家很冷淡,甚至还有些仇视,他反对俄罗斯向美国过多让步,反对俄罗斯向西方低头。久加诺夫对中国非常友好,十几年间多次到中国访问,对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赞叹不已。2009年4月访问中国后,久加诺夫多次在俄罗斯电视台大讲特讲中国的生机和活力。用久加诺夫的话说:俄罗斯丢掉的,中国捡起来了;俄罗斯失去的,中国得到了。

    2014年9月26日[1],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久加诺夫率领的俄共代表团。习近平强调,当前,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发展很好,我同普京总统保持着密切沟通交往,就加强两国务实合作达成高度共识。习近平指出,中国共产党同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一直保持友好交往。当前中俄关系的发展要求我们加强党际关系。我们愿意同俄共加大人员交往以及在党的建设和思想理论等方面的交流,为促进中俄友好合作作出更大贡献。久加诺夫表示,俄共坚定支持发展俄中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祝贺中国各项事业取得的巨大成就,钦佩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和能力。我们愿意同中共加强交流合作,向俄罗斯各界积极介绍中国的改革开放成就和经验,为增进两国人民相互了解和友谊,促进俄中关系发展发挥更大作用。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俄中更应该加强协作,更好地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全国政协副主席、中联部部长王家瑞参加会见。[1]

    内部分裂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编辑

    俄共反对派另立中央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俄共第10次党代会召开前夕,久加诺夫和俄共反对派之间的矛盾渐趋白热化。俄 共按照议程举行中央全会,全会一致同意解除“党的分裂分子”波塔波夫的中央书记和中央主席团成员职务,解除阿斯特拉罕基娜的中央书记职务,开除伊万诺沃州州长吉洪诺夫的党籍。同日下午,反对久加诺夫的俄共中央委员在莫斯科自行召开了另外一个“中央全会”,会议作出提前罢免久加诺夫等俄共主要领导成员职务的决定,并决定单独筹备召开俄共第10次全国代表大会。

    俄共第10次党代会,居然同时在莫斯科的两个地方分别召开。

    久加诺夫主持召开的党代会,在伊斯梅尔斯基饭店礼堂举行。党代会开始不久,礼堂突然停电,但会议没有因此中断,久加诺夫借着手电筒的光线读完了党的工作报告。他指出,俄共现面临着严峻的历史选择,需要加强党的团结,制定新的行动路线。在随后进行的表决中,久加诺夫顺利当选俄共中央主席团主席。

    几乎同时,刚刚被解除职务的波塔波夫、阿斯特拉罕基娜等人,召集了一些党代表,在莫斯科另外一个地方也举行了党代会,已经被开除出党的伊万诺沃州州长吉洪诺夫在这个“代表大会”上被推举为俄共领袖。

    久加诺夫近对记者表示,党代会会场突然停电不是偶然的,而是有人故意捣鬼。党代会召开前,有人在国家杜马门前安排车辆,将党代会代表拉到距离会场五六公里远的地方,致使这些代表无法按时赶到会场开会。久加诺夫认为,莫斯科正在掀起一场反俄共的运动,针对俄共的各个行动不是孤立的,后面都有很深的政治背景。久加诺夫指名道姓地说,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俄罗斯人民爱国联盟主席谢米金是这些行动的幕后策划者。[1]

    相关文献

    附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 ^ 引用日期:2016-01-29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