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红雪

傅红雪,古龙武侠小说《天涯·明月·刀》、《边城浪子》人物之一。身世不明。自幼被灌以仇恨的念头,终日拔刀数万次,于艰辛困苦中习得绝世刀法,初,误以为其父乃白天羽,梅花庵中鲜血染红了白雪,惨案如历历在目,却终不过是人生棋局中一枚仇恨的棋子。万马堂中人心惶惶,丁家庄里却留唏嘘,最后一次拔刀向天而脱胎换骨。然跛足、癫痫之疾尤存,人在天涯,心亦如天涯般辽阔、如明月般高洁、如刀般寂寞,以血海深仇入世,于极度痛苦中出世,却又在天涯处再入世,后人尊其为“刀圣”。

编辑摘要
姓名: 傅红雪 所属作品: 《天涯·明月·刀》、《边城浪子》
作者: 古龙 性别:
国籍: 中国

目录

傅红雪 - 人物简介

傅红雪傅红雪
他叫红雪,是因为当天的流血,将满地的雪都染红。

上天是残忍的,给他一出生就安排了一场惨绝的大屠杀

傅红雪的形象比较另类,一个处于阴暗边缘的杀手。他的出生似乎就是为了复仇,为了仇恨而存活在这世上。

他懂事起,他就听到一个凄厉的声音在他耳边灌输着复仇的理念。

傅红雪傅红雪

她的声音凄厉、尖锐,如寒夜中的鬼哭:“你生出来时,雪就是红的,被鲜血染红的!”

她走来,将红雪撒在傅红雪头上、肩上:“你要记住,从此以后,你就是神,复仇的神!无论你做什么,都用不着后悔,无论你怎么样对他们,都是应当的!”

自从傅红雪能握紧那柄刀开始,他就一直在练功。每天光反复拔刀的动作,就不下万次。直到那柄刀渐渐成了他手臂的衍生,与他的思想连成了一体,甚至出刀的速度还在他的思想之上,当思想到达的时候,刀已经赫然在那个位置。所谓的行在意先,大抵就是这个意思了。书中有几次他出刀的描写,都是相当骇人的。

也因为这样神奇的速,傅红雪的快刀通常会被古迷与小李飞刀相提并论,同样的出手毙命,所不同的是,相比那柄救人的飞刀,傅的刀是被视为魔刀的存在,漆黑的鞘,漆黑的柄,象征了死亡。而他本人,在江湖人的心目中,也只是个杀手。

天煌煌,地煌煌,眼流血,月无光,一入万马堂,刀断刃,人断肠;一入万马堂,休想回故乡。

同他独步江湖的刀速一样,傅红雪是骄傲的。他是个杀手,但轻易不会动刀,哪怕是别人当众万般地羞辱他,逼他出手。他甚至会说出如果你不是我的仇人,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杀你的这类话语。同时傅红雪又是卑微的,他的一只脚跛了,又有癫痫,每当心理压力大至无法承受的时候,就会发病,比狗还不如。他仇视自己,他痛恨自己的病症,骄傲如他,又怎么可以患上这样的病症。

就如同傅红雪的内心一样,读者在读至所有有关他的描写时候,心里也会充满了阴霾,看不透,凄厉又绝望

叶开在先生的书中,是属于人物的主流角色:浪子。但是边城中的叶开,也有稍许的差别。玩世不恭的外表下,他也是个有过去的人,当年的血泪往事,他都很清楚,只是他一直隐藏得很好。叶开无论在什么场合下,都永远是松弛的,冷静的,而傅红雪总是紧张得像是一张绷紧了的弓,每分每刻都在待发的状态。同样看到仇人,傅红雪会将刀柄紧握至虎口滴血,但是叶开看不出他太大的反应,或许也有恨,但是已经看淡了。到最终,叶开宽恕了一切。人性的光明刻画到了极致,光明到有点不真实。

傅红雪 - 生平

傅红雪是个可怜人。他活着是为了报仇,但到头来父亲不是自己的父亲,仇不是自己的仇。只为他人做了嫁衣。 翠浓,“万马堂”堂主马空群的女儿,傅红雪的初恋,也是傅红雪一生中最钟爱的女子。 为了报仇,他离开了翠浓。因为他觉得他不应该有爱,只应有恨。爱会使他对“生”产生眷恋;爱会使他有弱点握于仇人之手。他不习惯有爱,不懂得表达爱,更不敢接受爱。 他也是一个孤独的人。外表的冷漠是他用来掩饰自己内心孤独又脆弱的工具。当翠浓正式与他见了面并跟他回小屋时,他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一直走到床前,把他残废的腿放到床上,闭上了双眼。此时他的心是狂乱的。他不知如何面对眼前的这个女子,这个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子;这个他幻想了无数次容貌为何的女子;这个无数次在客栈与他擦肩而过的女子。她不仅是样子长得不错,还是边城很多男子仰慕的女人。傅红雪不知道该怎样应对生命中突然出现的这样的一个女子,于是他选择了沉默。他是那种害怕被拒绝,于是先拒绝别人的人。 他害怕被拒绝,因此当翠浓因为受不了被漠视而不再等他时,他失去了自我,开始自我放逐。这里我一直在想,他的自我放逐有没有自我惩罚的意味在里面。惩罚自己爱上了翠浓这个女人,惩罚自己爱得那么深。他失去翠浓感到的痛苦到底是如叶开所说,因为被自己看不起的女人抛弃而愤恨,还是因为失去挚爱而后悔。真是难以揣测,但我宁愿相信是两者皆有。 如果说前面傅红雪对翠浓是两者皆有的话,当翠浓回到他身边并说了一番使他恢复信心的话之后,我相信傅红雪对翠浓就只剩下爱了。 因为爱她,所以离开她。因为爱她,怕当翠浓再次离开他时无法承受那种椎心之痛,他选择先离开翠浓。他这一生只有一个目标:报仇!如果就这样被爱击到的话,他生存的意义就荡然无存。怕被拒绝只有先拒绝。 那天晚上他对翠浓说,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要永远在一起。翠浓说,你变了。  
是啊!傅红雪是变了,变成一个懂得爱,懂得表达爱的人。但他没变的是那颗脆弱的心。他终于还是抛弃了翠浓,带走了翠浓的一只珠花。他没有骗翠浓,在那一夜后,他已经把他的心交给了翠浓。在他心里他希望那一刻就是永远,只要他那时走了,翠浓就是爱他的。他们的心就会永远在一起。他决定用一生来爱这个女人,只是选择了一种懦弱的方式。珍惜眼前人,这句话永远不过时。傅红雪终于为自己的懦弱付出了代价。只是这个代价是他最终不可避免的成为了悲剧人 物。他的出生是悲剧,是无法选择的,他注定要走上替人复仇的道路。但之后的道路是他自己选的。翠浓活着,至少在他失去复仇这个生存意义后还有一个人等他,安慰他。翠浓死了,他除了仇恨什么也没有了。幸与不幸,在翠浓死后一切就成了定数......   

我在想,就算这里翠浓没有死,只要傅红雪的恩怨没有了结,有一天他还是会离开翠浓的。哪怕他多爱翠浓,多想和翠浓在一起。但复仇的心永远不可能允许他这么做。一天没有报完仇,他一样会选择逃避爱。这样说来,翠浓终有一天还是会为了爱他而死去。   

傅红雪,可怜的人啊!他的悲剧是仇恨引起的,也是他自己选择的,却是他性格决定的。   一副骄傲的面孔下隐藏着一颗脆弱的心......   

傅红雪的第一个女人并不是翠浓,而是沈三娘,傅红雪开始以为是翠浓,不过最后还是知道了那是沈三娘,而且沈三娘也承认了的!不过,傅红雪爱的是翠浓!   

“屋子里没有别的颜色,只有黑!连夕阳照进来,都变成一种不吉祥的灰黑色。   …… ……   一个黑衣少年动也不动的跪在她身后,仿佛亘古以来就已陪着她跪在这里。”   ——《边城浪子

傅红雪 - 傅红雪与叶开

傅红雪傅红雪
傅红雪的第一次出场,是在关东万马堂,以复仇者的身份来到这里。这里藏着他的身世,也就是在这里,他遇上了他的宿命:叶开。

叶开太完美,叶开的形象比其师傅李寻欢还要完美。他继承了李探花的绝技和善心,又有女人缘,更像是一条修炼千年的老狐狸一样睿智

无可畏言,他们俩第一次的相见,彼此因为宿命的联系就产生了好感。但是傅红雪与叶开并不同于阿飞与李寻欢。阿飞能接受李寻欢的友谊,傅红雪却从来没有接受任何人,包括叶开。或许他的心中也承认了叶开的情谊,但是至少在表面,傅红雪从没表露过。

万马堂马空群与神刀堂白天羽当年的恩怨已将告一段落,傅红雪的仇恨仿佛马上可以解脱,这时候事情却突然有了转变,真相被发掘,这场惨绝轰烈的复仇,原来竟与傅红雪无关,他并不是当事人。那场大屠杀的后人原来是叶开而不是傅红雪!而傅红雪只是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孤儿

他为复仇每天练功,光反复拔刀每天就练上万次,一练十多年!现在,原来这刻骨铭心的仇恨是别人的而不是他的。

叶开每次看向傅红雪的目光,都是惋惜和温和的,他深深了解傅红雪,他知道傅红雪心中一直装满了仇恨,但是傅红雪真正恨着无奈着的,是他自己的命运——他自己。每次他杀人的时候,都恨不得这一刀是插向了自己。他宁愿死的人是他自己!

飞沙万里的边城,叶开以他真正遗孤的身份,以慈悲的包容心宽容了一切,消融了往日的这段血仇。傅红雪又能有什么话说,自己已经不是当事人,连当事人都宽恕了仇人,自己又能去说什么?

翠浓,这个傅红雪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倒下了。傅红雪静静看着她的身躯变凉,终于说了句话:我再也不会去恨任何人。

然后他就离开,用他那条跛脚以可笑又绝不好笑的姿势缓缓离去。背影虽然依旧是笔直的,但是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蹒跚。这样的打击在别人看来是绝难以承受的,就连叶开都这么认为。仇恨两个字就是傅红雪存活的脊梁,现在这脊梁已经失去了,人还能撑下去吗?

但是傅红雪终究没有倒下去,在所有人甚至叶开都以为他会倒下的时候,他却倔强地站住了。此刻,能撑着毫无生存意义的傅红雪活下去的无疑是另一种信念:还有明天。这四个字代替了仇恨,顶住了他的脊梁。

至此,傅红雪的人生开始向光明和希望发展。也所以有了后来《天涯·明月·刀》中的傅红雪。《天涯·明月·刀》中,叶开并没有直接出场。只是在几处以精神象征似的被人提到了几次。

相比一直在阴暗处挣扎着的傅红雪,叶开绝对代表了光明。古龙先生有意把李寻欢的精神在叶开手中发扬光大,叶开被塑造得更为完美。幽默风趣,他还很会自嘲和自我欣赏。有叶开出现的地方,就绝没有冷场

叶开与傅红雪,相比李寻欢,叶开胜在能破除对情的牵垢,更为清醒和潇洒。对他的塑造,几近完美。在很多读者心中,叶开的形象已经存活在梦境中。而对于傅红雪,则是太复杂太深刻。

傅红雪 - 出场

面对着人性这把双刃剑,古龙迫切需要在他的武侠世界中创造一个迥异于李寻欢的人物。   

而这个人,就是傅红雪。他是比《边城浪子》中成熟了十岁的傅红雪。   

初次见到这个名字(符号),我下意识地就想起了已故诗人海子的一句诗:血以后是黑暗,比血更红的是黑暗。在我有限的理解中,海子的这句诗充满了剧烈的张力,在一片血红的黑暗中,世间万物已经濒临疯狂。而傅红雪的人生,岂非也一开始就具有了这种矛盾的张力?在这种张力中,纠缠着爱与死、希望与绝望、光明与黑暗。   

相比于李寻欢的飞刀,傅红雪的刀所具有的象征意义从一开始就将人与事逼向绝境。“他眼中已有死亡,他手里握着的也是死亡,他的刀象征的就是死亡!”手苍白、刀漆黑,而这苍白与漆黑,岂非正是最接近死亡的颜色?而死亡,岂非正是空虚和寂寞的极限?   

更可怕的是,傅红雪即刀本身。或者说,刀就是傅红雪的生命。换言之,死亡即是傅红雪的生命。这是怎样一种悖谬和荒诞?处在这样一种悖谬与荒诞中的傅红雪,究竟该走向何方? 
从一出生始,伴随着傅红雪的,就只有孤独和黑暗。他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为了复仇的人生。所以他的童年没有欢乐只有悲伤,所以他的回忆没有光明只有黑暗。当别的孩子们在池塘里打滚、在草地上翻跟斗、追逐草莓与蝴蝶的时候,他却永远只有一次又一次的拔刀。就在这样的循环往复的拔刀中,他的技艺日见精湛,而他的心,却也渐如荒漠般枯燥了。   

在傅红雪人生的头十七个年头中,“复仇”始终是他的生命信念,支撑着他所有的梦与人生。他从未怀疑这一信念的“合理性”。血和汗一滴滴渗入傅红雪脚下的土地,他仿佛已经看见了人生的诗意和辉煌。   

然而,人生是偶然的。如一列正在疾行的列车,随时都有出轨的可能。而傅红雪的生命列车就在他即将接近终点的时候出轨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根本不是那家人的后代,那所谓的“仇人”根本不是他的仇人。他只是一个孤儿,被人训练为复仇的工具。他与复仇根本无关,这一严峻的事实,直接摧毁了他复仇的基础,从而也摧毁了他的整个生存根基。   信念之光一旦熄灭,傅红雪的人生顿时遁入一片虚无。   

傅红雪如何度过从十七岁到三十七岁之间漫漫的二十年,古龙在小说中没有交代。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活下来了,并且为此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他与虚无的战斗,一定进行的够激烈,够残酷。而在他隐姓埋名的二十年间,他在江湖中却声名远播。再度出场的时候,他早已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刀客。所谓“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但傅红雪怎么可能真正作到独一无二呢?春天,十个傅红雪复活。如果天上有一个傅红雪,那么,相对应的,在地下也必定有一个。甚至人间亦有一个。而在天上与人间,人间与地下的广袤地带,更是无数傅红雪诞生的温床。面对如此玄而又玄的命题,我不想过多纠缠。我只想指出,有一个健康的傅红雪,还有一个病态的傅红雪。   

傅红雪有病。我常常称他为“孤独的残废”。他不仅跛足,而且患有先天的羊癫疯。后者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他心性上的残缺和人格上的变态。当羊癫疯发作的时候,他满地打滚,口吐白沫,身体因痛苦而痉挛扭曲,喉咙里发出如野兽临死般的低吼。在这种时候,他甚至不如路边的一只野狗。而又有谁知道他是天下无双的刀客?   

身体上的双重残疾是傅红雪的一个致命缺陷。他无法选择他的自然性。这也就注定了他悲剧性的存在。他因发病而带来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晓。因为,身体是仅仅属于他自己的。他无法选择,亦无法逃避。   

傅红雪无时无刻不在反抗黑暗。无论是隐姓埋名还是重入江湖。要想摧毁那来自身体内部和外部环境的黑暗,他必须重新找到自己的信仰之光。   

当傅红雪遇见燕南飞、明月心的时候,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一种对江湖中血和暴力的反抗也许可以帮助他走出虚无,实现灵魂的救赎。   

他投入了。投入到江湖的血雨腥风中。他死死盯着那个以公子羽为象征的血和暴力,奋然前行。即使因此而制造出更多的血和暴力,他亦觉得合理。在傅红雪此时的逻辑里,目的的正义是可以保障手段的正义的。   

然而(又是然而),命运再次和傅红雪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古龙是残酷的,也是幽默的。我的心抽紧,想着傅红雪不再发笑的日子。傅红雪又一次错了,他自始自终生活在一种真实的谎言中“——当你全心全意去对待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却出卖了你,这种痛苦有谁能想象。”在这样令人窒息的绝望中,傅红雪除了像条野狗般在黑暗中狂奔还能做什么?一切他不能去想,也不敢去想。就让他疯狂。   

再发病的时候,那条看不见的鞭子在他的身上疯狂的抽打,在一阵阵疼痛与痛苦中,他仿佛看见了天上地下的群魔在冲他狞笑,而那群魔的嘴脸与他自己又是何其相似。   信念之光再度熄灭,傅红雪再度陷入虚无之境。这一次,他还能挺的过去吗?在灯火暗淡的地方迎接他的,难道竟已真的是死亡?   

古龙给出的答案很简单。活着本身即是对死亡的战胜。而傅红雪之所以能想到这一点,却是有赖于一个女人的帮助。尽管那只  傅红雪
是一个妓女,但却给了傅红雪生命中最灿烂的阳光。而傅红雪的内心,在这阳光的照耀下,也渐渐湿润了起来。他终于明白了生命的本质正在于不断的奋斗,他从别人无法忍受的苦难和折磨中找到了生命的真谛。自我和别人给他的打击越大,他反抗的力量也越大。这种反抗的力量,竟使他终于挣脱了自己给自己设置的藩篱,走向光明。   

只要心地光明,又何惧黑暗?   

傅红雪与公子羽的决战孰胜孰败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他们之间的一段对话很有意思:   “你什么都有,只少了一样。”   “哦?”   “你已没有了生趣。”   

当傅红雪意识到生命的生趣的时候,那么他从不幸与苦难中走向爱与正义与希望也就显得那么自然而然了。当幸福像一朵鲜花般在傅红雪和他的女人的眼中开放时,他也终于明白了人活着只是为了心境的安静与快乐,人活着正如草木的生长一般宁静而自足。   

当然,这篇小说的收尾是明显显得有些仓促的。傅红雪的转变也多少让人感到有些突兀。我不知道是不是古龙在写到后面心力衰竭的原因。但是我觉得,古龙为傅红雪选择的结局是符合人性的内在肌理的。而古龙在人性的追问上,终于突破了自身。
人物书评

傅红雪傅红雪
《古龙笔下一百单八将》——节选傅红雪部分
作者:原曼

1、比耐心
坚持就是胜利

2、他向黑暗走去
——他的人似已渐渐与黑暗溶为一体
——他手里的刀,也似已渐渐与黑暗溶为一体

3、何处是归程
——归程就在他眼前
——他没有去看,他找不到,但他迟早能找到

4、苍白的手,漆黑的刀
——他的手从未离开过他的刀
——苍白和漆黑在无限的时空中映衬
——掩盖了红色的

5、一刀挥去,仿佛是空的
——空空蒙蒙,缥缈虚幻,彷佛根本不存在,又彷佛到处都在
——他的刀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如明月般皎洁忧郁
——他的刀已超越了速度的极限

6、边城又起歌声,如泣如诉
凄切悲厉,缥缈回荡
——回荡在浪子无家可归的边城
——唱歌的人是谁
——断肠人在哪里

7、死镇又闻花香,芬芳满屋
仙乐飘飘,醇酒美人
——天涯路,未归人
——人在天涯断魂处,未到天涯已断魂
——花未凋,月未缺,明月照何处?天涯有蔷薇

8、故事刚刚开始
——入戏的角色还没有全部确定
——但背景音乐已经响起
——自始至终有一串音符没有改变
故事到底开始了多久
——有谁能告诉我

9、基调早就确立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
多少年后还会有人在传唱
——时间无法改变永恒的记忆

10、我们来歌颂一种品质
——韩信受胯下之辱,终成一代名将,永留青史
——而他脸上毫无表情,慢慢地钻过栅栏
——紫衫少年们放声狂笑,在一种无声的背景中,他的背影格外突出
——他的激动和愤怒已经到达了极至
——缓慢,极其得缓慢,每一步
歌颂的对象通常都是一种事物的抽象

11、我们来赞美一种行为
——诸葛亮久居卧龙,平心静气,初出茅庐,却已三分天下
——而他慢慢地走过去,走到了角落,背对着门,慢慢地坐下来
——夜色笼罩大地,黑暗吞噬一切
——八个黑衣大汉迅疾地清扫积满灰尘的房屋,四个彩衣少女带来了鲜花和酒肴
——他仍静静地坐在那里,无动于衷
赞美有时候有一种无以言表的力量,能把一幅幅白描的静态的画面激活

12、在你我的眼里,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行为
我们无法解释,用一种我们都能接受的理由
——他用尽全身的每一分力气,克制住心中的激动和愤怒
——他本可以不去忍受
——拔出刀,漆黑的刀,用他苍白的手
——挥刀快意恩仇录,谁也不能侮辱了他
——可他没有
对他来说,快意是一种很奢侈、很奢侈的事物

13、同样,我们也追究不出一些发生过的事情的起因
我们无法知道,他为什么要来到这里等待
——入定是一种很深的境界
——我们无法做到心神合一
——而他却很静,不见,不听,不闻,纵然身外已是电闪雷鸣
——这幅静画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同另一幅动画结合,起初,两者互不相干
——直到那一刻,与他相关的那一刻来到
燕南飞递来的不是一柄剑,而是一个与他相关的启示

14、这种境况不同于刚出场的他所遇到的
——他正在吃饭,一口菜,一口饭,吃的很慢,却始终没有停下来
——一个叫叶开的人带着旭日般温暖的笑容向他走来
——你不喝酒,请我喝两杯怎么样
——他没有答应
——这场景和许多年前阿飞遇到李寻欢时的场景很像
——可他不是阿飞,叶开也不是李寻欢
他在拒绝什么呢
——是叶开善意的接近?还是温暖的友谊本身?或者他只是不想弯曲自己的灵魂

15、他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他一直坚持这么说
——坚持这么说
——但在许多人眼里,他至少还有一个朋友,叶开
——一个巨大的金球朝燕南飞奔来,眼看就要撞到燕南飞的身上
——没有人能受得了这一撞之力,这种力量已绝非人类血肉之躯能抵挡
——他拔刀,刀光一闪,停顿,所有的声音,所有的动作全部停顿
——他为什么拔刀
他一直告诉他自己,他纵然有情,也已忘了,忘了很久
——因为只有无情的人才能照顾自己

16、回忆,从楔子以前开始
——还在襁褓中,他就被一个可笑的寓言换到了一个一点儿都不可笑的位置
——没有欢乐,绝没有欢乐,在他的童年
——在无数的酷暑夏日中,他反反复复地拔刀,一遍又一遍
——也许这还没什么
——可一直伴着他的也只是一颗早被仇恨扭曲的心
——仇恨,永无休止的仇恨
——一点点在他的心灵生根
回忆是多余的,也很重复
——也许你会告诉我你早就已经厌倦了这种无休止的重复

17、语言,如诗般的神话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
——明月是什么颜色
——是蓝的,就像海一样蓝,一样深,一样忧郁
——明月在哪
——就在他的心,他的心就是明月
古龙一生中最大的挫败
——只是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言来为一个人做传

18、暂时先打断一下
我得告诉你为什么我要把两个不同的世界彻底分离
——这两个世界不同
——书名的不同直接导致了你不可以用同一种方式来理解同一个人物
——但是人物的名字是相同的
——人物也是相同的
——而我在为同一个人物做传的时候,却不得不用一种特殊的分离的方式
——只因为格调是不同的,人物行为的环境是不同的
——但分离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聚合
——我想你会明白的
打断是一种让自己的思绪重新得到延伸的绝妙方式

19、我们重新开始,不能不重新开始,复制的程序到了某一步必须停止
——请原谅
——我本来想尽量让自己冷酷到一定程度,客观的程度
——冷酷并不恰当,也许冷静更加贴切
——可我还是忍不住
——忍不住内心的赞美,内心主观的赞美
——许多年后我会忘记这一时的冲动
——时间会把我所有的情感都安排好一个最好的归宿
——可我是想等你一起傲笑苍穹,或者长歌当哭,你知道吗
重新开始,我得继续我交错的思维,而你必须牢记我为什么要打断

傅红雪傅红雪
20、他走路的方式很特别
他总是左脚先迈出一步,然后是右腿慢慢地从地上拖上去
——他是一个跛子
——直接的回答总是很伤人的心,叶开觉得有点惋惜,只是惋惜而已
——客观的事实是另一种伤人心的事物
——我们总是习惯于在一种社会环境中生活,语言为很多事物定义了一个位置
——我们的主观意象是第三种伤人心的事物
——在我们的想象中,身体上的健全的人是会让身体上不健全的人嫉妒的
——换句话说,我们认为不跛的人是处于一个更高的位置
——嫉妒、高,也都是属于主观意象的范畴
伤人心是一种最彻底的主观意象
——所以,这次我的剖析是一次完全的失败

21、他倒了下来
身子卷曲抽搐,不停地呕吐
——这是一种病,一种一般人都无法拥有的病
——似乎有点好笑,因为没有人想过去拥有一种病
——安慰的第一种方式是先去假设没有
——我们所有的人都是正常的,这个假设完美,却并不是无懈可击
——安慰的第二种方式是解释起因
——正常是另一种不正常,这是狡辩,所以也是完美的
——安慰的第三种方式是不去思考
——他叫什么名字?傅红雪?傅红雪是谁?
这里面实在是包含了太多的寓意
——我解释不了,所以胡扯了一段,但也许你不知道,其实胡扯才是最高明的安慰手段

22、我们再来一点隐晦一点的
——傅红雪的第一个女人是沈三娘
——第一个是一个经过推理后的非时间逻辑上的论断
——当然我们还知道傅红雪的第一个女人其实更该说是翠浓
——沈三娘和翠浓虽然并不是同一类女人,但在某种特质上是相同的
——前者是客观事实,而后者是主观意象
——不知道我们会选择什么,但傅红雪选择了后者
——所以一直以来,他受翠浓的伤害最深
—一直以来,这份伤害让我这个局外人都觉得有些许疼痛的感觉
——但其实我不该加入其中,我只是一个局外人
——但其实对傅红雪来说,客观事实并不重要,主观意象也不重要
——只是他必须选择一种,这个必须的意思是说1+1=2
隐晦虽不是我擅长的,却是我所钟情的

23、通常,第一个比第二个更加重要,但第二个其实比第一个更加有意义
——我们区分不了,到底该把谁算作是傅红雪的第二个女人
——明月心是我一直所喜欢的,但卓玉贞却更加有存在的必要
——第一个更加永恒,而第二个则更加深邃
——为什么第一个人给你伤害那么深,你却还会受到第二个人的伤害
——我的泪能够流下第一次,也就能够流下第二次,但那并不是我所想的
——因为第一次受伤是毫不防备,所以伤口很深,却不够痛
——我们早就学会如何让自己有了更多生存下去的可能
——而第二次所面对的却是破盾后的利矛,所以伤口虽不一定很深,却很痛
——盾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盾都碎了,又还能抵御什么侵害呢
——深邃很多时候都让我觉得自己的浅薄无知,我为此而欣慰
——但这次我并不想看见它,真的不想
我只希望我没有第一个,也没有第二个,却有了一个

24、马芳铃总是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
叶开是第一个罪魁祸首,一些朋友这么认为
——我不愿意去思考,因为我发现了一个更加有趣的问题
马芳铃与傅红雪无关
——傅红雪要报仇的对象不是她
——她也影响不了傅红雪的任何决定
——无关的意思是说,很多年后,傅红雪还会记起一个叫马芳铃的女人
——而马芳铃早就已经忘记了那个叫傅红雪的人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我可以告诉你
——我采用了一种特定的写作手法
——会的意思并不一定是肯定的意思,反之亦然
——采用的原因却只是因为符号是一种只用于它该出现的场所的记号

25、周婷是一个被遗忘的名字
傅红雪给了她幸福,她也给了傅红雪幸福
——幸福真的很奢侈,许多人一辈子都无法期盼到
周婷与傅红雪也无关
——傅红雪在很长时间里不会想起她
——她也无法加速任何事件的进程
——无关的意思是说,很多年后,傅红雪一定会伴着那个叫周婷的女人
——而周婷则已经消失在傅红雪的视线内
这也是一种特殊的局面
——在这个故事里,特殊经常出现,当然这也是一种写作手法
——你不要忽略许多未曾描述出的场景,你也不要遗忘他们为什么开始
——因为幸福的来临,所以他们相聚

26、他没有朋友,一个都没有
就算他有朋友,这个朋友也绝对不会是叶开
——他的本质和叶开是相同的,但他却拒绝了叶开的友谊
——他的灵魂是骄傲
——骄傲到任何人都无法给予任何的折服
——而叶开却刚好有一种会让任何接触他的人都能感觉到的一种霸气
——这种霸气并不凌驾于他人的头顶上,所以几乎绝大部分的人都能够忍受
——荆无命因此而终于自认不如李寻欢
——他的弟子路小佳始终还是比不上李寻欢的弟子叶开
——但傅红雪却不能够忍受,就算他可以忍受,他的刀也不可以
——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刀

27、他对叶开的态度,完全不同于对燕南飞,不同于对萧四无
甚至也不同于对公子羽
——燕南飞与他初次交锋就败于他手,但他不杀他
——其实并不是因为燕南飞有未了的心愿
——只是因为他出凡入圣,刀中的圣者,又怎会为尘世中人而屈尊呢
——与萧四无数次交手,都不曾狠下杀手
——那位人中的龙凤若是经历苦痛的洗礼,也可能出凡超世
——只可惜他一开始就是公子羽手下的一颗棋
——公子羽在半仙半魔中栖息,他站的比凡尘中任何人都高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人中的圣者,刀中的圣者
——刀圣傅红雪

28、无论谁,只要见过他的刀出手,终身不敢用刀
这是傅红雪对叶开的评语
——那刀本就是天上的刀,那刀本就是人间最伟大的精神的聚合
——只要是人,都不能不折服
——傅红雪也见过叶开的飞刀出手
——可他却还在用刀
——刀中的圣者vs刀中的仙者,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呢
——终身不敢用刀,若是心不死,又怎会终身不敢用刀
——傅红雪的心不死
——他本就是从痛苦中走出,从极端的痛苦中走出,出凡入圣的心怎么会死呢

傅红雪傅红雪
29、沈浪,李寻欢,叶开,这三人都创造了属于各自的十年
无限辉煌的十年
——现在的年代却是公子羽的年代,沈浪的嫡传弟子公子羽
——只可惜他离沈浪的年代太远
——沈浪之后的李寻欢是从道入神,李寻欢之后的叶开是从神化仙
——只可惜他不是叶开的嫡传弟子
——他只能在半仙半魔中栖息,但这也许已经够了
——对人世间所有的人来说,他是绝对的权威
——从边城中走出的傅红雪本也在他的覆翼下流浪,可傅红雪是从极端痛苦中走出
——已具有了圣者的特质,天涯归处的绝望更让他再次经历痛苦的洗礼,从此入圣

30、边城中的傅红雪是个时刻跳动着不安分因子的圣子
——圣子的意思是指具有成为圣者潜质的人
——并不是每个经历痛苦洗礼的人都能够出凡入圣
——许多人经受不起痛苦的洗礼,从此一蹶不振,或者走向死亡
——沐浴着痛苦的火焰,是成为圣者的第一步
——经历火焰灼烧而不毁灭,是成为圣者的第二步
——具备成为圣者潜质,是成为圣者的第三步
——对我们来说,第三步实在太难
——但是经历前面两步的人,就算不成圣,也会是人间的半圣

31、边城的叶开,和天涯的公子羽,都是傅红雪最大的敌人
——叶开自天际走来,本就具有仙者之质
——所以他始终比边城中其他任何人都站得高
——当傅红雪在为仇恨奔波,经历痛苦洗礼的时候,他已经是刀仙
——所以边城中的傅红雪处处受制于叶开,当然这里面我们不能太注重词语的褒贬
——天涯的公子羽一直在神秘的背后,云雾缭绕,你看不到他的真面目
——可傅红雪此时的刀挥去,竟仿佛是空的
——刀劈云雾是成空,云雾散去
——云雾既散去,半仙已无力腾空,又何必决战呢

32、在边城,我们听得到歌声,但由于遥远所以歌声凄厉
——一开始,仇恨的引火线已经点燃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了仇恨的影子,当然这要除开叶开
——仇恨本就是最古老的情感之一
——歌声本就是最悠久的声音之一
——二者在那个萧瑟的边城互相陪称,激起了我们内心深处无限的寂寞
——仇恨何时了

33、在天涯,我们也听得到歌声,但由于贴近
所以歌声迷离
——一开始,雾把我们笼罩着
——每个人都在天涯,何处是归程
——流浪本就是每个人心中最渴望的
——安定却又是每个人心中始终无法遗忘的
——二者在那个寂静的天涯互相交错,激起了我们内心深处无限的感慨
——天涯在哪里

34、傅红雪从出场到结尾都是孤独
——出场的时候,他孤独,或许只有仇恨和他相伴
——一个始终在耳畔回荡的声音
——结尾的时候,他更孤单,仇恨都已经远离了他
——他本来就不是白天羽的儿子
——白天羽的仇何须他来报呢,他的存在只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不要想太多了,我的朋友,真相离我们太远了

35、而在这里,傅红雪已经不再孤独,只有寂寞
——寂寞是什么颜色的呢
——寂寞也是蓝色的,像海一样蓝,像海一样深,像海一样忧郁
——到底在这里,他追求的是什么呢
——江湖中人,一个特定的江湖
——武功是离我们很远的事物
用心去感受每一次悲喜忧愁,用心去感受

36、他不得不走,在结尾
——他留在那里做什么呢
——一群世俗的人在为仇恨纠缠不息
——他并不想拥有仇恨
——他加入仇恨之中,只是因为他的母亲要他这么做
——而现在,他的母亲并不是他的母亲,不过是一个荒谬的代号

37、他已经来了,在开始
——他是自己要来的
——他的心如明月般高洁,如天涯般辽阔,如刀般寂寞
——他来这里,是以圣者的身份
——他不是仙,所以不能在天上逍遥自在
——他渡化了谁呢

38、最后一次拔刀
在他离开丁家庄后
——拔刀向天
——问天
——天不语

39、人仍在天涯
周婷抬起头,就看见了他
——凝视着
——幸福的颜色
——相拥不语

40、一柄孤独的刀
一个孤独的人
雪是红色
看见了仇恨的力量吗

41、一个孤独的人
一柄孤独的刀
天是蓝色的
看见了爱的力量

42、人类最大的
人类最大的错误
——人类最大的错误,无非就是没有耐心

43、我只怕
我只怕,我配不上
——我只怕,我配不上我所受的苦难

44、你永远都不会懂我 永远。

傅红雪 - 相关词条

《天涯·明月·刀》《边城浪子》叶开
白天羽上官小仙丁灵琳




傅红雪 - 参考资料

[1] 《古龙笔下一百单八将》 作者:原曼
[2] 《边城浪子》、《天涯·明月·刀》  作者:古龙
[3]  http://www.langya.org/bbs/archive/index.php/t-57389.html

傅红雪 - 影视版本

1979年版天涯明月刀》(香港电影)导演:楚原  狄 龙饰傅红雪 

 

狄龙狄龙

 

1980年版《月夜斩》(台湾电影)导演:徐玉龙


1985年版《天涯明月刀》(香港电视)出品:香港亚洲电视有限公司(ATV 亚视) 潘志文饰傅红雪 

1986年伍卫国版 《边城刀声》伍卫国饰傅红雪 

 

伍卫国伍卫国

 

 

 

 

 


1989年惠天赐版傅红雪《傅红雪传奇》惠天赐饰 傅红雪 

惠天赐惠天赐

 

 

 

 

 

 

 

1989年吴岱融版《边城浪子》吴岱融男主角傅红雪

吴岱融吴岱融

 

 

 

 

 

 

 

 

 


 2001邢岷山版《策马啸西风》邢岷山饰演傅红雪

邢岷山邢岷山

 

 

 

 

 

 

 

 

 


2012版 《天涯明月刀》钟汉良饰演的男一号傅红雪不再瘸腿阴冷,而是变身古装版花美男。 

钟汉良钟汉良

附图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古龙笔下一百单八将》 作者:原曼
2《边城浪子》、《天涯·明月·刀》 作者:古龙
3六安新闻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 77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77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你感兴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