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傻儿传奇

    《傻儿传奇》由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投资拍摄,刘流、刘云、蔡琳、马京京、修睿、乔杉等人主演年代喜剧。

    该剧讲述了上世纪20年代重庆青龙镇的一位传奇人物樊傻儿的故事。

    该剧已于2014年11月7日湖南娱乐频道首播 ,该剧将于12月18日重庆、湖北卫视上星播出。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傻儿传奇 制片人: 张宁
    主要演员: 刘流、蔡琳、刘云、申军谊、沈伐、修睿、乔杉、高梓淇、申奥 导演: 刘流、周英男、凌飞
    编剧: 杨杨、蔡谨、许静、雷鸣鑫 类别: 喜剧 历史 喜剧
    全部集数: 45集 每集长度: 45分钟
    首播时间: 2014年11月7日 播出平台: 爱奇艺
    出品公司: 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重庆广播电视集团(总台) 发行公司: 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
    发行地区: 内地 拍摄地点: 重庆、横店
    制片地点: 中国大陆 出品时间: 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
    上映时间: 2014年12月18日
    总编剧: 满昱 周英男 出品人: 程力栋
    在线播出平台: 爱奇艺 首播平台: 湖南娱乐频道
    上星平台: 湖北、重庆卫视

    目录

    剧情简介/傻儿传奇 编辑

    民国时期,川东一带出了个樊傻儿。傻儿出生地主家,从小不喜读书却爱舞枪弄棒。他耿直憨厚,爱打抱不平的性格,为他惹了不少事端。他为穷苦百姓抢了自家的粮食而遭到叔公活埋。大难不死的傻儿又四处行侠仗义。他意外杀死了无恶不作的帮会老大崔一东,走上了从军的道路。傻儿并非真傻,他用他的智慧,步步高升为国民党某师师长。抗日战争爆发后,傻儿请缨杀敌,以少胜多大破日军坦克阵,当上了副司令。但傻儿很快被上级剥夺了军权,被贬江城。一路上,险象环生,傻儿险遭暗算,他施巧计将杀手击败。他在江城办了许多惊心动魄的事件,更一举消灭了以候敬堂为首的一伙贪官,傻儿智取侯敬堂一案,惹得众人皆知,百姓对他赞叹不已。而此时傻儿却弃官而走,开始了新的漂泊生涯。

    剧照 剧照
    重庆发布会 重庆发布会


    分集剧情/傻儿传奇 编辑

    第1集

    上世纪二十年代,重庆青龙镇出现一位奇人方绍魁,他外拙内秀、面憨心细,是袍哥会大哥,人送外号方哈儿.方哈儿成亲当天来到餐馆中玩乐,家中的二叔见方哈儿久久不回家迎亲,只得唤来家仆方财代替哈儿出门接亲。哈儿来到餐馆发现一个老者胃口惊人吃去许多食物,掌柜亦对老者惊人的胃口惊叹不已,方哈儿非常赏识老者的食量,当场替老者购买许多食物,老者一碗接一碗食用,方哈儿等人坐在当场看傻了眼睛。掌柜结账的时候老者已经吃掉一千大洋的食物,方哈儿让随从结账,随从只带了五百大洋,方哈儿勃然大怒训了随从一顿,掌柜知道方哈儿家中有钱有势,当场提出留下老者再让方哈儿去取钱。方哈儿同意掌柜的提议,带着随从离开餐馆回家继续玩乐,方二叔出门在一家餐馆找到了方哈儿,方哈儿被逼无奈只得回家成亲。掌柜见方哈儿久久不归,心中升起怀疑拆开方哈儿之前结算的五百大洋,五百大洋全部是假的,掌柜大吃一惊查看老者的衣服,老者外表穿得非常整洁,实际上内里穿着非常脏的衣裤,掌柜恍然大悟意识到被方哈子欺骗,老者其实是一名叫化老。方哈子回到家中将新娘秋萍迎娶回家,秋萍带着头盖进入房间,方哈子以为秋萍长得非常难看,心中升起烦恼想把秋萍让给仆从方财,秋萍听了方哈儿的话勃然大怒掀下头盖,方哈儿定睛一看赫然发现秋萍长得美艳动人如同仙女下凡。掌柜来到山上找土匪大王吕占山讲述被方哈儿欺骗的经过,吕占山怒从中起杀死掌柜决定下山找方哈儿要钱。方哈儿与秋萍上床准备入洞房,吕占山带着一帮土匪来方府找方哈儿,方二叔拦住吕占山,吕占山高声呼喊方哈儿的名字,方哈儿从洞房中走出来跟吕占山谈判,吕占山狮子大开口索要五千大洋。双方话不投机展开血战,方二叔身手不凡与吕占山博斗,方哈儿在混乱中钻入桌子底下逃命,秋萍与方财落入吕占山手中,吕占山掏出一把手枪威胁方哈儿等人不能乱动,否则秋萍与方财就得被枪杀。方哈儿无可奈何看着秋萍与方财被吕占山带走,方二叔在博斗中受伤严重离开人世,方哈儿悲痛欲绝替二叔举行丧事。吕占山囚禁秋萍与方财,秋萍长得国色天香引起吕占山的注意,师妹李若云得知吕占山下山打劫方府,赶紧找到吕占山要求理论。吕占山不愿意放掉秋萍与方财,李若云勃然大怒掏出利器对准了吕占山。

    第2集

    吕占山劫持了秋萍与方财,师妹李若云来到青龙寨要求吕占山放掉秋萍和方财,吕占山提醒李若云想带走两个俘虏必须交出五千大洋,李若云见吕占山狮子大开口,只得无可奈可离去。方哈儿想挣到赎人质的钱到赌场赌钱,因为运气不好方哈儿输光了衣裤,由于已经没钱赌博,方哈儿一时头脑激动提出以命抵钱,赌场管事没有同意方哈儿以命抵钱的要求,方哈儿只得光着膀子离开赌场。青龙镇的夜风冰凉刺骨,方哈儿缩着身子在街上行走,街上行人寥寥无几非常冷清,方哈儿在街上走到天亮来到一户人家门前偷走了一件外衣,外衣主人从家中出来见门外的衣服不翼而飞,又气又急对着街上破口大骂。方哈儿穿着衣服来到一个小孩身边,小孩趴在母亲怀中正在吃东西,方哈儿佯装跟小孩认识趁机从小孩手中夺到一些食物,小孩母亲回过神来驱赶方哈子。方哈子在街上游荡来到一个牙医摊拔牙,牙医在方哈子的哄骗下拔错了牙,方哈子得意洋洋拿着牙医赔付的一块大洋到餐馆吃饭,餐馆里面有一个女子在台上唱戏,女子叫珍珠生得身材苗条面容秀丽,方哈子坐在餐桌旁边一边吃喝一边观看珍珠唱戏。青龙镇的恶霸贺大爷来餐馆找珍珠亲人要钱,珍珠亲人请求贺大爷缓和几天催款时间,贺大爷对珍珠产生不良居心,脸上露出一丝奸笑想带走珍珠,坐在旁边的方哈子拍案而起阻止贺大爷强抢民女,贺大爷杀气腾腾吩咐几个手下上前教训方哈子。方哈子临危不乱拿起匕首往腿上扎去,贺大爷见方哈子不怕死,吃了一惊带着几个手下灰溜溜离去。方哈子无法凑到钱上山赎回秋萍,只得把心一横主动上山找吕占山,吕占山见方哈子敢独自一人上山,二话不说就想命令手下人把方哈子扔到油锅里面,方哈子计上心来提醒吕占山不能杀他,他可以带着土匪们到青龙镇抢夺一些富豪的家财,吕占山被方哈子说明,拔出一批手下让方哈子下山抢劫。方哈子带着土匪们专抢恶霸豪绅,贺大爷的家亦被方哈子打劫,方哈子从贺大爷妻子的肚子中搜出一大包珠宝。吕占山对方哈子的表现非常满意,方哈子扮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继续替吕占山下山抢劫,吕占山的一个手下提醒吕占山不要轻信方哈子,吕占山命令手下人严密监视方哈子。方哈子半夜偷偷溜到牢房中看望秋萍,秋萍喜出望外想跟方哈子逃跑,方哈子提醒秋萍不要急着逃跑,两人在牢房中谈话的时候牢外传来异响。

    第3集

    方哈儿杀掉吕占山成为土匪老大方哈儿获得土匪们拥戴,吕占山被方哈儿杀掉,李若云等人与方哈儿结义,方哈儿穿上新郎装来到牢房中迎取秋萍,秋萍见方哈儿穿着新郎装走进牢房里面,吃了一惊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方哈儿见秋萍依然蒙在鼓中,得意洋洋将吕占山已死的消息说了出来。白团长得知吕占山已死,决定向方哈儿索要大洋,当初吕占山按月交大洋给白团长,白团长自然不会任由方哈儿逍遥快活。吴副官受白团长命令到青龙寨找方哈儿要钱,方哈儿不以为然命令手下人举枪对准吴副官,吴副官见方哈儿行事作风跟吕占山不一样,只得下山向白团长汇报情况。白团长见方哈儿不识抬举,勃然大怒派出侯副官上山攻打青龙寨。方哈儿得知军队从山下赶来,泰然自若派出一个手下打前锋。手下来到山下道路扮成采药之人,侯副官带着队伍从山下赶来让方哈儿手下带路。方哈儿手下骗到一匹马骑马逃之夭夭,侯副官正想带兵追出去,埋伏在路边山坡的土匪们向侯副军的队伍投下石头以及土炮,侯副官与手下人猝不及防狼狈逃下山,白团长得知侯副官战败而归,勃然大怒决定亲自带兵攻山。土匪们赶走了军队欢天喜地返回青龙寨,方哈儿得意洋洋宣布以后人人可以自由活动,不等众人喝酒庆祝一番,白团长带着火炮部队来到山寨门口排兵布阵,方哈儿吃了一惊意识到末日将至。白团长指挥手下炮轰山寨,土匪们逃的逃死的死哀嚎一遍,方哈儿在混乱中逃出山寨遇到两个士兵,两个士兵粗心大意被方哈儿杀害。入夜,方府被白团长的手下包围,白团长来方府捉拿方哈儿,方哈儿来到方府外面心知不能回家,只得扮成叫化老杀死几个士兵逃走。天色大亮方哈儿逃到珍珠住处,珍珠当初曾被方哈儿出手相救,方哈儿陷入到昏迷中被抬回屋中,一个只知道医牛的医生误打误撞医好了方哈儿。马通是土匪小头目曾跟方哈儿结义,青龙寨沦陷之后马通扮成女人在街上卖牛粪骗钱,珍珠出门从马通手中买了一包牛粪回家,医牛的医生检查牛粪提醒珍珠受骗,方哈儿怒气冲天出门找到了马通。马通跟着方哈儿来到珍珠住处赔礼道歉,为了生存马通逼于无奈卖牛粪骗钱,珍珠原谅了马通。吴副官带兵在街上发现了方哈儿,方哈儿逃到一处戏院里面,戏院管事替方哈儿化妆穿上戏服,方哈儿来到前台跟戏子们一起唱戏。吴副官来到后台开始寻找方哈儿,每个角落每个箱子都不放过。

    第4集

    方哈儿被吴副官追赶,吴副官追到戏院寻找方哈儿,方哈儿在戏院管事的帮助下化妆成戏子在前台唱戏,吴副官寻找无果只得离开戏院,一个手下跟着吴副官边走边聊,吴副官忽然眼睛一亮想到勾引方哈儿现身的办法。吴副官的办法就是让手下人扮成李若云,李若云是方哈儿的结义妹妹,如果方哈儿听到李若云被执刑的消息一定前来搭救,吴副官找来假发戴到手下头上,手下跪在地上低着头扮也被绑架的李若云。方哈儿上当受骗带着几个结义兄弟来到刑场搭救李若云,吴副官带着手下人与方哈儿发生激烈枪战,真正的李若云现身使用弩箭射杀许多士兵,方哈儿等人成功逃之夭夭。青龙镇已经待不下去,方哈儿与几个结义兄妹来到重庆另谋生路,一行人找了一个茶馆坐下商量如何谋生。白团长视刘向为眼中钉肉中刺,江湖好汉雪豹上门拜访白团长,白团长托咐雪豹杀掉刘向,雪豹接受了白团长的命令侍机暗杀刘向。刘向受白团长邀请到茶楼喝茶,雪豹派出一个兄弟来到茶楼中暗杀刘向,刘向的手下杀死了雪豹的兄弟,雪豹站在茶楼外面悲愤交加看着刘向与白团长上车离去。方哈儿与三个兄弟扮成脚夫在重庆市揽活,雪豹与几个兄弟因为携带手枪不便出城,只得将藏有手枪的行李交由方哈儿等人,方哈儿与三个兄弟把物品挑到一处破庙里面,雪豹与几个兄弟从物品里面找到手枪绑架方哈儿等人。方哈儿与三个兄弟被囚禁在破庙中失去自由,雪豹带着几个兄弟离开破庙继续寻找机会暗杀刘向。李若云来到破庙救出了方哈儿等人,一行人离开破庙帮助刘向与雪豹为首的暗杀小队对抗,雪豹势单力薄只得逃之夭夭,刘向非常赏识方哈儿,白团长趁机招方哈儿为部下。方哈儿表面对白团长毕恭毕敬,其实心中早就对白团长产生了杀意。方哈儿九死一生历以坚苦终于当上保安团长,任职当天方哈儿骑着高头大马穿着军装回到青龙寨,方母以为方哈儿已经在军队攻打山寨的时候死亡,秋萍已经回到方府照顾方母,方哈儿穿着军装回到方府跪拜母亲,方母喜极而泣扶起了方哈儿。当天晚上,方哈儿与结义兄弟坐在厅堂喝酒吃饭,由于已经当了官,方哈儿心情颇佳跟兄弟们吹牛,兄弟们虽然知道方哈儿吹牛,人人煞有介事随声附和,秋萍来到厅堂提醒方哈儿脱下军装,方哈儿好不容易当了官不愿意脱下军装,秋萍见方哈儿穿了一天军装也不愿意脱下,心中来了火气责备方哈儿。

    第5集

    白团长险被义士雪豹杀害方哈儿九死一生历以坚苦终于当上保安团长,任职当天方哈儿骑着高头大马穿着军装回到青龙寨,方母以为方哈儿已经在军队攻打山寨的时候死亡,秋萍已经回到方府照顾方母,方哈儿穿着军装回到方府跪拜母亲,方母喜极而泣扶起了方哈儿。当天晚上,方哈儿与结义兄弟坐在厅堂喝酒吃饭,由于已经当了官,方哈儿心情颇佳跟兄弟们吹牛,兄弟们虽然知道方哈儿吹牛,人人煞有介事随声附和,秋萍来到厅堂提醒方哈儿脱下军装,方哈儿好不容易当了官不愿意脱下军装,秋萍见方哈儿穿了一天军装也不愿意脱下,心中来了火气当着李若云等人的面责备方哈儿。坐在旁边的李若云等人见秋萍生气,众人识趣的及时起身离去,方哈儿见秋萍不高兴一直生气,心中会过意来抱起秋萍向房间走去,秋萍之所以要求方哈儿脱掉军装,主要原因就是想跟方哈儿好好回房休息。白团长表面对方哈儿客气有礼,实际上暗中一直在计划除掉方哈儿,方哈儿跟白团长有仇恨势不两立,白团长叮嘱一个手下人找机会除掉方哈儿。吴营长是方团长的手下,方哈儿跟吴营长见面的时候为升职的事情发愁,虽然方哈儿已是保安团营长,但营长的职位只是临时的不是正规的,方哈儿非常希望能像吴营长一样成为正式的军人而不是临时保安团长。吴营长计上心来提醒方哈儿想成为正式军人先要购买大量装备,方哈儿拿不出太多的钱买装备,吴营长提议方哈儿可以向老百姓们催税,方哈儿不太赞成吴营长的提议,战乱年代老百姓们生活贫困根本没有闲钱交税,方哈儿不希望借压榨老百姓血汗钱的方式赚钱。白团长坐在屋中休息,义士雪豹忽然窜出来取白团长的性命,白团长临危不乱躲避雪豹的袭击,几个士兵闻讯赶了过来,雪豹心知双拳难敌四手只得找了一个机会逃走。王竹生上门拜访方哈儿,方哈儿热情接待王竹生,王竹生当年受过方哈儿搭救愿意送一些钞票答谢方哈儿,方哈儿视钱财如粪土没有收下王竹生的钞票。一个手下阴差阳错得罪了王竹生,方哈儿当着王竹生的面训斥手下人,手下人为了获得一批武器偷走了王竹生的一批武器,方哈儿弄清事情原因吩咐其它手下教训偷武器的手下。偷武器的手下挨了一顿毒打趴在床上养伤,李若云为其上药,药物产生药性刺激偷武器手下的伤处,偷武器手下一边叫唤一边心有不甘认为自己没有做错。

    第6集

    方哈儿派出手下人捉拿雪豹夜幕降临,方哈儿送王竹生离开方府,王竹生来到街上掏出一张纸片递给方哈儿,方哈儿接过一看方才意识到王竹生是一名国民党高官,王竹生面色严肃向方哈儿敬礼,同时叮嘱方哈儿不能透露他的身份。雪豹来到山路上拦下一辆马车向城内赶去,女大学生赵紫桐因为被一名车夫提前赶下车想重新找一辆马车坐。山路上人烟稀少没有几个人,赵紫桐向前走出几步坐在行李箱上休息,休息片刻赵紫桐继续向前走,雪豹赶着马车从赵紫桐身后出现,赵紫桐拦下雪豹想上车,雪豹板起脸孔不想理睬赵紫桐,赵紫桐提出支付报酬给雪豹,雪豹依然不愿意搭载赵紫桐进城。方哈和的手下在进城的山路上设下路障盘查过往行人,雪豹赶着马车来到距离路障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为了顺利经过关卡,雪豹原路返回同意搭赵紫桐进城,赵紫桐一脸惊喜向车上爬去,雪豹站在一边袖手旁观,赵紫桐见雪豹不肯帮忙搬行李上车,只得亲自将行李搬到车上。雪豹赶着马车来到关卡住,守关的士兵向雪豹催要税款,雪豹将缴税的责任推到赵紫桐身上,赵紫桐也不愿意缴税,守关士兵只得再次向雪豹索要税款。雪豹不肯交税站在当场一动不动,守关士兵掀下了雪豹头上的帽子,雪豹不久之前曾经暗杀白团长未遂,守关士兵一眼认出了雪豹,雪豹身份败露只得转身就跑。赵紫桐被方哈子的手下抓回城内,方哈子盘问赵紫桐的身份,赵紫桐是一名大学生刚从外地回来,方哈儿一脸惊讶以为赵紫桐跟雪豹是同伙,幸好赵紫桐的姐姐茉莉闻讯赶来化解了误会。赵氏姐妹离开方府,方哈儿与几个手下商量如何追捕雪豹,身材矮小的滚地龙主动请缨捉拿雪豹,方哈子叮嘱滚地龙不能伤害雪豹,而是在暗中跟踪监视雪豹。滚地龙离开方府在一家客栈暂住,雪豹来到客栈里面要求店小二提供一间房间,店小二屈服在雪豹的淫威下来到滚地龙居住的房间,滚地龙动作奇快藏到屋梁上。雪豹在房间里面入住不久,吴副官深夜巡逻来客栈投宿,店小二一脸无奈提醒吴副官应该去别处客栈投宿,客栈里面已经住满了客人没有空房。吴副官不听店小二劝告来到雪豹入住的房间,雪豹身形灵活爬到屋梁上与滚地龙对峙。吴副官没有发现屋中有人,几个手下坐在屋子里面将椅子当成床铺睡觉,吴副官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雪豹身上掉下汗水正好落进吴副官嘴中。

    第7集

    雪豹被神秘黑衣人杀害吴副官深夜巡逻来客栈投宿,店小二一脸无奈提醒吴副官应该去别处客栈投宿,客栈里面已经住满了客人没有空房。吴副官不听店小二劝告来到雪豹入住的房间,雪豹身形灵活爬到屋梁上与滚地龙对峙。吴副官没有发现屋中有人,几个手下坐在屋子里面将椅子当成床铺睡觉,吴副官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雪豹身上掉下汗水正好落进吴副官嘴中。吴副官躺在床上熟睡,雪豹与滚地龙在屋梁上对峙, 不知不觉中雪豹已是汗如雨下浑身燥热,吴副官在睡梦中吞下雪豹体内流出的汗滴,雪豹与滚地龙意识到不妙各自寻找逃跑路线。吴副官吞下空中掉落的汗滴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几个手下睡眼惺松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吴副官意识到屋中藏有人,情急之下命令手下人点灯寻找房间里面的人。雪豹与滚地龙在混乱中成功逃出房间,吴副官的手下点燃灯的时候两人已经不知去向。雪豹落入到方哈儿手中,方哈儿将雪豹暂时关押到一个房间里面,两个手下来到房间里面看守雪豹,雪豹坐在角落里面等待方哈儿的两个手下睡觉。夜色已深,方哈儿的两个手下渐渐进入到梦乡中,雪豹悄悄挣脱绳子来到一扇窗户旁边,方哈和的两个手下浑然不知睡得正香,雪豹轻轻推开窗户成功逃走。深夜逃走的雪豹被两个黑衣人追赶,两个黑衣人显然是奔雪豹而来,雪豹与两个黑衣人在树林中交手,两个黑衣人身手不凡杀害雪豹。吴副官白天在城区里面抓捕赵紫桐,赵紫桐曾经搭载雪豹的马车进城,吴副官认定赵紫桐是雪豹的同伙,眼看赵紫桐就要被抓走,方哈儿赶了过来声称赵紫桐是他的军师,吴副官见方哈儿认识赵紫桐,只得带着手下人离去继续全城寻找雪豹。秋萍怀上了方哈儿的孩子,方哈儿喜出望外决定好好照顾秋萍,夜幕降临两个黑衣人闯入方府杀害了秋萍,秋萍死在方哈儿怀中,方哈儿悲痛欲绝替秋萍举行了丧事。秋萍已经怀上了方哈儿的孩子,方哈儿本来以为自己就快当爹,结果两个黑衣人出现毁灭了方哈儿的父亲梦,方哈儿与几个手下商量如何捉拿黑衣人,有人提议冒充已经死去的雪豹引诱黑衣人出现。两个黑衣人不久之前已经杀害雪豹,众人认为可以向外界散播雪豹未死的消息,两个黑衣人的任务如果是除掉雪豹,听到民间传出的消息一定会再次现身寻找雪豹。雪豹身手了得死在两个黑衣人手中,众人意识到两个黑衣人武功高强,如果假扮雪豹随时有可能被两个黑衣人取走性命,众人都不敢接下假扮雪豹的任务,马通忽然挺身出列提出假扮雪豹。

    第8集

    雪豹被两个黑衣杀手杀害,两个黑衣杀手回到白府向白团长复命,方哈儿已经对外放出雪豹未死的假消息,白团长信以为真带着一队手下来方府抓人。马通跟随方哈儿从军之前干下许多打家劫舍的事情,白团长来到方府趁机抓住马通,方哈儿想劝说白团长放掉马通,白团长掏出身上的一张通辑马通的文书给方哈儿过目,方哈儿心知马通确实犯下很多案件,无奈之下只得看着马通被押走。白团长来方府的目的是想知道雪豹是否活着,带着马通之前白团长得意洋洋提醒方哈儿必须交出雪豹,否则马通将会一直被囚禁在牢房里面。马通被白团长审问,白团长要求马通透露雪豹的下落,马通面色惶恐向白团长讲述方哈儿对外放出假消息引诱黑衣人上当的秘密,白团长不相信马通的话,命令手下人继续折磨马通。方哈儿带着手下人逃出城外遇到侯营长,侯营长运送一批武器回城,方哈儿假装跟侯营长打招呼,趁着侯营长不防备方哈儿忽然命令手下人举枪对准所有敌人,侯营长面对方哈儿手下的十几杆长枪只得留下武器回城,白团长得知侯营长的武器被方哈儿抢走,勃然大怒亲自带兵出城追赶方哈儿。吴副官带着一伙手下来到方府门外,方府紧闭大门没有一个人在家,吴副官抬腿踢开大门挪伤大腿,一个手下毕恭毕敬扶着吴副官进屋。白团长带着手下人在山中急行发现树林中出现人影,手下人在白团长的命令下向树林中的人影开枪,枪声结束树林中的人影没有倒下,白团长只觉事情古怪,手下人来到树林中找到许多草人。白团长看着手下人找回的草人,气急败坏意识到上了方哈儿的当。吴副官来到方府寻找方哈儿,方府里面只有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是方哈儿的亲属,方哈儿带着手下人离开方府不久,中年男子溜进方府想拿找一些值钱的物品。白团长逼迫马通返回方哈儿身边当卧底,马通在白团长的逼迫下跟前来劫狱的李若云逃走,李若云带着马通逃出城与方哈儿汇合,方哈儿带着众人继续前进。山中出现一伙设下关卡的士兵,为首的士兵不认识方哈儿,方哈儿不动声色上前向士兵谎报身份,谎和自己是吴副官。士兵以前见过吴副官,吴副官生着许多胡须跟方哈儿的相貌天差地别,士兵怀疑方哈儿不是吴副官,方哈儿佯装生气接连煽了士兵几个耳光,士兵挨了方哈儿几个耳光打消心中狐疑,不再怀疑方哈儿的真实身份。

    第9集

    方哈儿带着手下人在山中急行被一伙士兵拦住,为首的小头目不认识方哈儿,方哈儿扮出凶神恶煞的模样连煽小头目几个耳光,小头目被方哈儿震慑不敢再露出一丝怠慢,方哈儿趁机提醒小头目留意即将追过来的方哈儿。小头目相信了方哈儿的话,待方哈儿过关便带领一伙手下沿路设伏,侯营长带队赶来跟小头目激战,小头目以为激战方就是方哈儿,白团长随后赶来加入到战斗中,小头目不敌白团长主动投降,白团长见小头目糊里糊涂误跟已方部队交战,勃然大怒开枪击毙小头目。方母与滚地龙留在城里面商量如何逃跑,白副官正带着手下人四处寻找方母。方哈儿带着手下人逃到阎师长管理的地界,一个小头目带着方哈儿过关,另外一个小头目站在关口处拦住追过来的白团长。白团长急于抓捕方哈儿想闯关,小头目命令后方炮兵露出两门火炮,白团长见小头目依靠两门火炮目中无人,只得灰溜溜带着手下人原路返回。滚地龙与方母扮成出殡队伍出城,白团长回到城门口拦住了滚地龙,滚地龙反应神速趁机逃走,白团长命令手下人打开棺材活捉方母。方哈儿如愿以偿见到阎师长和王竹生,阎师长有意试探方哈儿的为人,故意掏出一把手枪对准方哈儿,方哈儿以为阎师长是昏庸军官,脸上升起失望催促阎师长赶紧开枪,阎师长见方哈儿不畏生死,脸上露出喜悦收回手枪跟方哈儿谈笑风声,方哈儿见阎师长是在试探他不由松了口气,母亲依然被困在城内无法出逃,方哈儿辞别阎师长回城营救母亲。滚地龙逃出城顺着山路向阎师长管治的地界赶去,方哈儿带着李若云等人在山路上遇到倒地不起的滚地龙,滚地龙面色苍白向方哈儿透露方母被抓的经过。方母被白团长吊在赵家经营的客栈楼外,许多百姓站在楼外看热闹,屋中的赵紫桐推开窗户看到方母被吊在空中,心中升起愤怒想找白团长理论。茉莉心知白团长绝非善类招惹不得,好说歹说终于劝住了赵紫桐。方哈儿与几个手下回城来到赵氏客栈外面,一些百姓跟吴副官发生冲突,方哈儿等人趁着混乱局面营救方母,身形矮小的滚地龙爬到楼上割掉捆着方母的绳子,站在地面的文秀伸手接住落地的方母,一行人向前逃出没多远便被白团长的手下包围。李若云与方哈儿向另一个方向逃跑亦被白团长的手下追上,李若云当场被抓,方哈儿下落不明不知逃到何处。白团长得知方哈儿一人逃走,事后叮嘱手下人全城搜找方哈儿。

    第10集

    赵紫桐来到刘师长府上想替方哈儿说情,方哈儿被白团长认定叛逃处境不妙,吴副官来到刘师长府外认出了赵紫桐,赵紫桐想找刘师长谈话,吴副官二话不说命人绑住赵紫桐,刘师长闻讯来到府外查看情况,赵紫桐因为嘴巴被堵住只能发出唔唔声,刘师长见赵紫桐有话想说,心中升起好奇命令吴副官取下赵紫桐嘴中的布团。吴副官不敢违抗刘师长的命令,伸手取出赵紫桐嘴中的布团,赵紫桐喘了一口气劝说刘师长不要再继续捉拿方哈儿,刘师长之前听过白团长说方哈儿是叛徒,赵紫桐忽然为方哈儿说情,刘师长不相信赵紫桐的话,同时认定赵紫桐是方哈儿的同党。白团长与方哈儿先后赶到刘师长府外,刘师长见方哈儿自投罗网,脸上升起杀气将方哈儿与白团长唤到府内谈话,方哈儿向刘师长解释前因后果,刘师长听完方哈儿的话命令白团长放掉方哈儿的母亲以及方哈和的手下。方哈儿向刘师长千恩万谢,白团长见刘师长没有责怪方哈儿,赶紧堆起笑脸主动为方哈儿说好话,方哈儿成功带着母亲和手下人向阎师长管治的地界赶去,阎师长因为方哈儿食言没回来准备枪杀方哈儿的手下人。方哈儿及时赶回救回手下,阎师长有意试探方哈儿的实力,安排苗副团派出手下与方哈儿的手下决斗。文秀身强体壮代表方哈儿的团队参加比试,苗副团的手下长得肥胖强健,文秀被苗副团的手下摔倒在地上,苗副团手下以为自己已经获胜,转过身子背对文秀向场外挥手欢呼,文秀心有不甘从地上爬起来勒住苗副团手下人的脖子,站在场外的苗副团见文秀下手狠毒,心中升起焦急冲进场内勒紧文秀的脖子,文秀遭到袭击只得认输。事后方哈儿与文秀等人回屋休息,苗副团亲自上门为之前袭击文秀的行为赔礼道歉。战乱年代各地时常闹饥荒,方哈儿派出几个手下到街上发放粮食供给灾民们,灾民们争抢食物失去控制,有人及时开枪吓跑了灾民,方哈儿夸赞开枪的人机智聪明吓走所有灾民。玉儿不愿意嫁人成家,玉儿父亲决定为玉儿物色一门亲事,玉儿借口自己还年轻不愿意嫁人,玉儿父亲哭笑不得提醒玉儿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镇上跟玉儿同辈年龄的女人都已经抱小孩了,玉儿父亲希望玉儿也能跟同龄女人们一样嫁人生子。虽然玉儿父亲极力要求玉儿出嫁,玉儿就是一副不妥协的模样不愿意听从父亲的安排。父女两人当着一个亲友的面发生争吵。

    第11集

    白骐带人在树林里发现异常,仔细查看后发现树林中的竟是稻草人。王竹山对阎师长谈论方哈儿投诚一事,不料阎师长却认为方哈儿是背信弃义之人不愿接收。哈儿冒充吴二黑过关卡,并教唆守护关卡的小头目去小树林伏击方哈儿立功,小头目上当跟白骐部队发生枪战。哈儿投诚遇到王富团长,结果不但被缴了枪弟兄们也被拘捕。白骐为了夺回物资来到阎师长关卡要人,但因实力悬殊只得悻悻离开。

    第12集

    滚地龙等人假装办丧事,欲逃出万灵镇,不料吴二黑识破,滚地龙拼死逃过追捕,方老太和方财不幸被抓。为证明方哈儿的真心,阎师长给他15天时间,让他带着家眷来投诚,否则就杀了他的弟兄。白骐将方老太吊在茶楼门口示众,引起群众愤怒,哈儿等人趁机将老太太解救下来,但敌人太多众人被抓,唯独哈儿在若云的保护下逃过了一劫。紫桐只身来到重庆找刘师长反映情况,不料被随后赶来的白骐所抓。

    第13集

    哈儿对刘师长说出了自己的难处,白骐用实帮暗讽的方式为他说情,刘师长念起救命之恩,便网开一面让哈儿带着母亲离开。15天期限已到,王富教唆阎德一杀掉哈儿的一众兄弟,王竹山力劝之后阎德一同意推迟执行。哈儿在苗正军的帮助下救下了自己的兄弟们,阎德一将哈儿的营命名为忠孝模范营。全团比武大赛上,文秀对对手下黑手,苗正军情急之下放倒了他。云阳县闹饥荒,玉儿施粥赈灾,结果遭到难民哄抢。

    第14集

    胡三义手下赌博输光了买粮钱,起了打劫老百姓的念头,紫桐不幸被绑票,写信回家让用粮食来换人。哈儿去赵府送粮食,看到紫桐的书信后去爪儿洞将她救了出来,胡三义也惩罚了手下的俩弟兄。玉儿押送的赈灾粮食在云阳县内被劫,哈儿等人赶到时看到了被绑在树上的玉儿,便将她带回审问,刘广垒知道侄女被哈儿带走后上门要人,哈儿不知来人是师长惹得他大怒,事后哈儿上门道歉,保证一定会查出劫匪并找回粮食。

    第15集

    哈儿和玉儿失足跌落水坑,俩人找到一山洞生火烤衣服。天色已晚玉儿还未回家,得知她跟哈儿去了黄旗寨,刘广垒和哈儿手下一起进山寻找。哈儿俩人被找到时衣衫不整,引起众多非议。为追查粮食下落,滚地龙夜探王富粮库,但并无所获。刘老爷急着为玉儿定婚事,但周老板和雷老板已听闻玉儿与方哈儿之事,同刘老爷讨回了儿子的庚帖。胡三义不但找到了赈灾粮,而且还知道了是白骐和王富联手作案,为防王富攻山寨,哈儿心生一计。

    第16集

    哈儿在表彰大会上的讲话让王富心惊胆战。1930年四川省国民党军队接受了蒋介石的命令,对共产党举起了疯狂的屠刀,王富秉着宁肯错杀三千不肯放过一个的原则,四处屠杀百姓。哈儿不知道苏维埃为何物,将全城姓苏的百姓抓起来审问,哈儿从紫桐那知道苏维埃的内涵后释放了百姓。白骐告诉王富阎师长的队伍中有位代号军刀的共产党,并让他嫁祸给哈儿,为了救出哈儿王竹山承认自己是军刀。

    第17集

    哈儿被抓进大牢与竹山关在一间牢房,马通让钱蛤蟆扮成算卦的打探情况。竹山承认了自己苏维埃的身份,哈儿对他百般敬佩更像王富宣称自己也是苏维埃。蛤蟆在刘府装神弄鬼,刘老爷相信了他的说法认为只有让哈儿与玉儿结亲才能帮刘家躲过灾祸。刘老爷亲自找到阎师长救出哈儿,并带着玉儿与哈儿一家吃饭。紫桐看到此景生气离开,哈儿追出才得知竹山将被处决的消息。

    第18集

    哈儿与兄弟们计划在法场救出王竹山,而共产党方面也暗中派出人手解救同胞。共产党方面的人抢先开枪引发枪战,马通等人趁乱带走竹山,却被另一拨人把竹山抢走。哈儿在枪战中替阎师长挡了一枪,王富却认为哈儿难逃嫌疑。紫桐带药给哈儿敷伤,玉儿也带着医生前来,方母对玉儿的性格感到不满。哈儿如约给刘府送上聘礼,玉儿私下查到紫桐的住址带着礼单上门示威。

    第19集

    阎师长对哈儿要回青龙镇举办婚礼的安排不满,最终在他的坚持下哈儿的婚礼定在云阳县。哈儿婚期将至却不愿娶玉儿,他向紫桐表白心迹被拒绝。白祺却拒绝在婚礼上谋杀军官,邱老板决定连他一块除掉。玉儿如愿拥有西式婚礼,阎德一与刘向和广垒借机比试军备暗中较劲。白祺看到了几名刺客怀疑邱老板要自己动手,滚地龙随即就在闫德一桌下发现了炸弹。

    第20集

    在哈儿的劝说下,三位师长才免于动手。经过分析,大家怀疑装炸弹是白骐所为。邱先生找上门,指责白骐进度过慢,威胁他若还是无进展,则会发展新的合作伙伴。阎德一想让哈儿开口向他岳父讨军饷,结果被哈儿堵了回去。文秀向马通展示身手,马通不服气撺掇哈儿同文秀比划,结果哈儿被文秀撂倒在地。王富对阎德一、方哈儿等人心存怨恨,找白骐诉说后白骐教唆他自立门户。

    第21集

    马通骗文秀若云收了自己的簪子,并偷了文秀打算送给若云的簪子,俩人在争夺时不小心将簪子折断,马通自知犯错拔腿而逃。第二天文秀让哈儿兑现诺言,让自己在比武大会上和马通决斗。徐朗带哈儿去藏春阁喝酒,徐朗喝醉后说自己后悔跟了王富,哈儿告诉他可以跟着自己干。赵成平在藏春阁门口遇到滚地龙,得知哈儿在里面喝酒,一气之下回家将哈儿送来的东西扔了出去。哈儿执意要练飞镖,滚地龙不幸沦为了跑腿。

    第22集

    文秀苦练拳脚要与马通比武,两人为了争若云互不相让。哈儿没收了马通藏在军装里的挡身之物,马通比武时趁文秀不备重伤其小腿获胜。文秀夸大伤情获得若云重视,马通请来假神医假装要给文秀截肢逼他自己说出装病真相。紫桐离开途中见到不公之事上前打抱不平,谁知被闫德一抓走。赵父慌忙向哈儿求助,哈儿立即开会研究救人之法。

    第23集

    哈儿监狱探望紫桐,劝说她假装自己的二姨太,自己才好去找阎德一求情。玉儿被哈儿的男子气概征服,让他写下休书后同意一起去找阎德一。阎德一答应释放紫桐,但必须让她当着百姓的面澄清自己与共产党毫无瓜葛,可紫桐非但不愿意,还在言语上冲撞了阎德一,白费了哈儿的一番苦心。哈儿晚上睡不着,召开紧急会议,指明让军师讲一场能将人从监狱里救出来的评书。马通带玉儿去藏春阁,遇上了恶霸欺负妇女之事。

    第24集

    马通制服恶霸救了明月,面对老鸨的纠缠,玉儿出钱为明月赎了身,并收她为干妹妹。徐朗对若云产生兴趣,萌生了娶她的想法。刘向对哈儿许诺,若和阎德一部开战,哈儿弃暗投明,则将大竹县交予哈儿驻军。玉儿得知哈儿曾去过藏春阁,打闹期间划伤了哈儿的脸。徐朗提出想娶哈儿的妹妹,哈儿误以为徐朗是指明月,便欣然同意,怎料下聘礼当日,双方才发现彼此会错了意。

    第25集

    若云告诉徐朗自己同意嫁给他,但必须满足自己三个条件,徐朗欣喜若狂的答应了。若云告诉众兄弟自己的决定,大家虽然反对但却没有更好的办法。玉儿求哈儿将明月许配给徐朗,但被哈儿拒绝。明月偷听到哈儿的计划后去向徐朗告密,徐朗不相信将明月赶了出去,但经过分析,徐朗提高了警惕,他广发邀请函,并将婚礼地点更改到自己营部,哈儿只能不露声色继续准备,谁料婚礼当天,徐朗告诉马通阎德一因公务繁忙不能出席婚礼。

    第26集

    虽然阎德一无法出席婚礼,但要控制炮营也必须得抓住徐朗,哈儿吩咐下去让大家见机行事。新房内若云与徐朗针锋相对,哈儿听见枪声后迅速占领了宴会厅,阎德一将枪声错听为鞭炮声放松了警惕。德远被劝降,指挥炮兵营对阎德一部队展开攻击。哈儿冲进婚房看到倒在地上的徐朗,若云明白自己大限已近,让哈儿将自己葬在父亲身边。哈儿带部队重回大竹县,县长闻讯赶来,同他商量提留之事。

    第27集

    王富想投靠刘向,白骐怂恿他攻打大竹县,并灌了一番迷魂汤,王富感觉有理,便率军攻城。大竹县城门打开,部下感觉有异,但王富执意进程,损失惨重,在撤退途中被马通枪杀。阎德一逃亡至胡三义地盘,在正军的谋划下,胡三义好酒好肉招待阎德一,待他发现情况不对时手下已经被迷晕,而他也被正军手刃。正军和胡三义将阎德一的人头送给哈儿当做见面礼,哈儿大喜要为俩人请功。

    第28集

    明月称自己与哈儿发生了关系,玉儿为此大发脾气闹的方府人尽知,明月向方母提出做哈儿的二姨太。杨大山带兵攻打巴通县,哈儿派出炮兵营支援。文秀不听正军劝阻用完了炮弹,队伍伤亡惨重。玉儿吵闹要回云阳,明月也称自己要离开,哈儿被两个女人搅得心神不宁,马通用皇后比喻玉儿成功安抚了她的情绪。

    第29集

    哈儿让胡三义假扮土匪抢劫,他自己则能够以保护岳父的名义占领云阳。白祺得知后却立刻率兵赶回云阳,他被挡在城门外无法入内。白祺一怒之下打算攻城,却因收到刘向的命令被迫撤退。哈儿把玉儿接回云阳,明月因被留下心中不甘。刘向意欲先稳住刘广垒的部队,他同意让哈儿驻防巴通、云阳和大竹三县。

    第30集

    文秀抓了一名与白骐交好的商人蔡耀湘,没想到耀湘除了是青帮手下竟与紫桐也是旧友。耀湘借着此层关系与哈儿称兄道弟,并送给哈儿昂贵礼物,哈儿应允免他运货税。马通与大嘴遇到了旧仇家,两房争执中爆发枪战,大嘴不幸身亡。刘向要求哈儿交齐三县税收,哈儿资金紧缺烦恼不已。耀湘对紫桐表白心意,紫桐并未直言接受。

    第31集

    王富想投靠刘向,白骐怂恿他攻打大竹县,并灌了一番迷魂汤,王富感觉有理,便率军攻城。大竹县城门打开,部下感觉有异,但王富执意进程,损失惨重,在撤退途中被马通枪杀。阎德一逃亡至胡三义地盘,在正军的谋划下,胡三义好酒好肉招待阎德一,待他发现情况不对时手下已经被迷晕,而他也被正军手刃。正军和胡三义将阎德一的人头送给哈儿当做见面礼,哈儿大喜要为俩人请功。

    第32集

    哈儿成立独立旅,独揽军政大权,他告知孟县长以后按每月八千,将所有税收全部上交于他。玉儿向刘广垒讨要贺礼,刘广垒大气的送给哈儿了三车军火。马通在酒馆喝酒,遇到想当兵但遭到拒绝的三兄弟,三人添油加醋说洪德远如何讽刺他,马通一气之下威胁德远收下三兄弟。哈儿视察新兵情况,德远故意让马通送来的人出列比武,结果演变成了斗殴,马通也因此同哈儿之间产生了嫌隙。

    第33集

    玉儿直闯学校找哈儿,结果发现哈儿并未和紫桐在一起,明月出面替玉儿打掩护,最终以赵九洲先生变成明月的老师结束了这场闹剧。九洲上门教学,同明月吟诗作对,明月情不自禁对九洲示好,吓得九洲夺门而逃。马通醉酒将过路女子错认成若云,上前拉扯时被紫桐阻止。孟县长携款潜逃,不料途中遇到带队回大竹的文秀,无奈之下只好说这是自己送给他们的老军慰问品。

    第34集

    哈儿宣布独立,孟县长的钱财全数被哈他截下,他向白骐控诉却被枪杀。正军及时送来炮弹,哈儿立即向白骐阵地发起进攻,白骐被突如其来的炮火炸的颇为狼狈急忙逃跑。明月对九洲产生了感情并主动表白,夜间九洲与她在街边亲吻告别被马通看到。马通一路跟踪九洲被玉儿打断,他犹豫再三暂时没有声张。马通闯进明月的房间当场抓住她与九洲私通,却遭明月控诉非礼而被哈儿赶走。

    第35集

    耀湘与秋野勾结被赵父发现,他狠心杀害了赵父并向紫桐谎称其父是哮喘发作而亡。哈儿得知明月出轨真相,却在证明了她与九洲之间存有真爱后将两人放走。刘向被任命为督军,哈儿以少将师长的军衔为条件答应收编。广垒被升职为省主席,他给了哈儿50万大洋欲招揽他,哈儿借玉儿之口说出刘向给出的好处,广垒一气之下中风卧床。白骐认为哈儿已经失去了后台,刘向听了他的话并没有如约给哈儿授勋。

    第36集

    吴二黑向白骐提出升职为上校的希望,为了让吴二黑立功,白骐派其到大竹县督办苗正军的工作。借此扣下他们缴上来的军资药品以提供给邱老板。文秀以为在大竹县查到的都是假药,苗正军向其科普这些都是葡萄糖,虽不属于军资物品,但也是西药。苗正军使计将吴二黑撵回重庆。

    第37集

    哈儿心灰意冷,告病回家,盘算着走上层路线,想通过蔡耀湘接触上海的杜老板。哈儿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刚怀孕的玉儿去上海寻去机会。蔡耀湘此时对赵紫桐的追求也有了结果,不明真相的赵紫桐爱上了杀父仇人。白骐派吴二黑前往上海,密切注意方哈儿的行踪。

    第38集

    赵紫桐答应了蔡耀湘的求婚,随蔡耀湘来到上海。方哈儿在赌场也遇到失散已久的兄弟马通,大喜过望。但马通并不买账,此时的他,已是杜老板手下不可或缺的一员干将。方哈儿住进了戈登大酒店,遇到了化名李国富的王竹山,此时的王竹山正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王竹山邀请方哈儿为共产党做事,方哈儿摇头拒绝。

    第39集

    方哈儿为了蒙骗吴二黑决定游走于娱乐场所,哈儿带女人回家使吴二黑感到意外,吴二黑将哈儿的一举一动都记在了纸上。王竹山为了躲避鬼子而受伤,竹山将手中的秘密名单交给了哈儿,他希望哈儿能将名单交给地下党。方哈儿突然忘记了接头暗号,他将盘尼西林记成了阿司匹林。哈儿来医院找接头人,不料竟闹出了笑话。胡营长等人欲替苗正军平反,丁羽得到了此消息。

    第40集

    胡营长前去帮苗正军说情,谁知竟被白骐暗中陷害。丁羽觉得白骐此行为有点过分,白骐抓着丁羽的把柄威胁他。方哈儿的军师住院,他与手下滚地龙日夜守护在医院。方哈儿终于与地下党星竹对上了暗号,与此同时哈儿发现星竹是窦月笙的干女儿。白骐宣称有奇效药给督军,丁羽险些上套。耀湘施计陷害方哈儿,窦月笙以为哈儿是纤细将其赶出了酒店。

    第41集

    耀湘介绍哈儿与邱老板认识,哈儿发现邱老板是日本的间谍。哈儿坚决不当汉奸,邱老板差人将哈儿拘捕在一秘密地方。吴二黑发现方哈儿被捕万分焦急,他写信将这件事告诉了马通,马通将方哈儿救出。哈儿告诉紫桐,耀湘是汉奸,但紫桐并不相信。邱老板希望耀湘能杀了窦月笙,紫桐在门后偷听得知了真相。耀湘杀害窦月笙未果,紫桐亲手杀死了丈夫,与此同时紫桐也得知怀孕的消息。

    第42集

    卢沟桥事件发生后国民政府岌岌可危,蒋介石欲迁都重庆。刘督军不愿守在重庆准备带兵出征,他发动手下战士跟随自己一同上前线。方哈儿带着紫桐回重庆,哈儿支支吾吾的不敢将这件事告诉玉儿。玉儿得知了紫桐的事十分同情,她让紫桐留在方家生孩子。丁羽在刘督军的药中下了毒,哈儿建议刘督军吃西药治疗。紫桐在街头看到了日寇,玉儿欲与其一同跟踪。

    第43集

    紫桐马通继续跟踪日寇,被发现后双方发生枪战,紫桐通知哈儿途中遭日寇毒打不幸小产,幸好马通及时赶到杀死了日寇。白骐得到消息后命吴二黑去日寇住处烧毁所有东西,哈儿的人去迟一步。刘向晋职为司令,白骐在会上告哈儿黑状,哈儿一番周旋后顺利洗脱罪名。吴二黑奉白骐之命接走了丁灵,丁羽上门要人,白骐让他答应为自己办事,事成之后会给他一笔钱让他带着妹妹远走高飞。正军抗日心切,向哈儿请辞带着弟兄们去前线抗日。

    第44集

    三位信使说明自己的来意,丁羽要三人将信交给自己。刘向召见哈儿询问正军的情况,哈儿如实相告,刘向告诉哈儿自己不抗日是接到了蒋委员长的密函,并约哈儿晚上来商讨抗日对策。丁羽将此事告诉白骐,白骐决定动手除掉刘向,不料丁羽杀害刘向后从病房出来被三位信使看到。白骐将刘向之死嫁祸到哈儿身上,滚地龙将星竹捡到的瓶子送去化验,得知丁羽曾开过此药。马通找到丁灵并送回医院治疗,丁羽也愿意配合说明一切。

    第45集

    哈儿叮嘱兄弟们如果自己参加追悼会时发生意外,则带着部队立马撤出四川。哈儿遵从治丧委员会的命令,将随身佩戴的枪交给了侯海雕。白骐宣读了中央政府的吊唁,并告诉大家刘向是被哈儿所害。哈儿告诉众人自己要和白骐单独了解恩怨,众人退出灵堂后白骐拿出私藏手枪,周旋中白骐打光了子弹,哈儿终于杀了白骐替刘向报仇。代局长任命哈儿为四川地区司令,哈儿为了完成刘向的遗愿,坚决要出川抗日,并召开了誓师大会。

    演职员表/傻儿传奇 编辑

    演员表

    职员表

    角色介绍/傻儿传奇 编辑

    傻儿传奇 傻儿传奇
    方哈儿
    演员 刘流
    方哈儿是一个典型的大智若愚型好男儿,标志性的大圆脸配上斜刘海西瓜头让人一看就以为他憨厚老实、智商着急,但其实他“傻人有傻福”,有着与外形截然不同的骁勇和机智。他还有一个比较大的优势——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剧中蔡琳、刘云、申奥等几位美女纷纷爱上方哈儿,助力方哈儿成就大业,也成为方哈儿“靠脸吃饭”实力的极佳佐证。
    傻儿传奇 傻儿传奇
    李若云
    演员 刘云
    美丽动人的她貌似柔弱,实则性格坚韧不屈,武力值也远超其他人,不仅剑法飘逸,还会使十字弩,射箭精准。她初识方哈儿以为他是没有斗志的窝囊废,但在他想出对付土匪吕占山的方法之后,她对他彻底改观,甚至在心中对他一往情深,成为他的红颜知己。与此同时她还有两个强力追求者:文秀与马通,让她头痛不已。
    傻儿传奇 傻儿传奇
    马通
    演员 乔杉
    马通人如其名,他本是个飞贼,性格机灵狡猾,十个点子有九个是坏的,最擅长的就是空手套白狼。他本是吕占山的手下,却对方哈儿的英雄气概佩服不已,几人结成兄弟之后更是一改轻浮的毛病对方哈儿忠心耿耿。他自诩风流倜傥,只对李若云一人情根深种,虽知自己没什么希望,但他也看不得三哥文秀得手,两人屡屡对着干惹出不少笑话。
    傻儿传奇 傻儿传奇
    滚地龙
    演员 林伯龙
    他虽在兄弟几人中地位不高,满打满算也只能排在第五,但他对方哈儿知恩图报,一手飞镖出神入化,成了方哈儿手中的终极武器。
    傻儿传奇 傻儿传奇
    钱蛤蟆
    演员 闷墩
    钱蛤蟆本是个说书人,目睹方哈儿为人处事之后自比诸葛孔明,三顾方哈儿要为其充当军师,可惜满腹无诗书,就手边几本评书,还被方哈儿当做厕纸。
    傻儿传奇 傻儿传奇
    文秀
    演员 马京京
    ,名字虽雅却是实打实的莽汉,力气极大,一身的肌肉更凸显了他情商低、榆木疙瘩的本质。他与方哈儿相识甚早,跟他出生入死,堪称一员猛将,但一见到李若云,文秀就从猛将变傻瓜,甜言蜜语和献殷勤都不得要领,可惜他的一片赤诚无法换得李若云对他的爱。

    角色介绍来源[1]

    幕后花絮/傻儿传奇 编辑

    • 片场只要有高梓淇和蔡琳在的时候,总能听到源源不断的笑声 [4]。

    • 该剧是蔡琳接的首部中国喜剧 [5]。

    • 《傻儿传奇》将映 手撕鬼子演员再出镜 [6]

    播出信息/傻儿传奇 编辑

    剧集评价/傻儿传奇 编辑

    虽是一部人物传奇,但《傻儿传奇》的内容包罗万象,爱情、友情、结盟、阴谋、抗日,都能从中找到,并完整地合为一体,丝毫没有“为抗日而抗日”的雷点和槽点(腾讯评[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4-12-08
    [2]^引用日期:2014-12-22
    扩展阅读
    1傻儿传奇演员表
    2傻儿传奇剧情介绍
    3《傻儿传奇》独树一帜 成收视黑马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电视剧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5 05:02:58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