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儀禮”是“《仪礼》”的同义词。

    《仪礼》

    《仪礼》内容记载着周代的各种礼仪,其中以记载士大夫的礼仪为主。秦代以前篇目不详,汉代初期高堂生传仪礼十七篇,另有古文仪礼五十六篇,已经遗失。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仪礼》 别名: 《礼经》、《士礼》
    类别: 中国古代典礼仪节书 语种: 中文
    装帧: 平装 简介: 《仪礼》,中国古代记载典礼仪节的书。

    目录

    简介/《仪礼》 编辑

    《仪礼》《仪礼》

    宗教意识不甚发达的古代中国, 祭祀等原始宗教仪式并未象其他一些民族那样发展成为正式的宗教,而是很快转化为礼仪、制度形式来约束世道人心,共有一百多卷的《仪礼》便是一部详细的礼仪制度章程,告诉人们在何种场合下应该穿何种衣服、站或坐在哪个方向或位置、第一第二第三……每一步该如何如何去做等等。据《仪礼》载,天子诸侯、大夫、士日常所践行的礼有:士冠礼、士昏礼、士相见礼、乡饮酒礼、乡射礼、燕礼、大射礼、聘礼、公食大夫礼、觐礼、士丧礼、丧服、既夕礼等等。

    《仪礼》文字艰涩,内容枯燥,治史者对它望而生畏。而且是“三礼”中成书较早的一部,据考古材料及古文献所知,商、周统治者有名目繁多的典礼,其仪节日益繁缛复杂,非有专门职业训练并经常排练演习者,不能经办这些典礼。儒生掌握的可能创行于西周并在春秋以后更加通用的各种仪节单,经不断排练补充,整齐厘订,成为职业手册。他们要为天子、诸侯、士大夫举行各种不同的礼,因此保存的仪节单很多,曾有“礼仪三百,威仪三千”的记载。但传到汉代只剩了十七篇,包括冠、婚、丧祭、朝聘、射乡五项典礼仪节,由高堂生作为专供士大夫阶层施行的“士礼”传授,称作《礼经》,为“五经”之一。

    汉宣帝时,以戴德戴圣、庆普三家所传习的《礼经》立于学官,当时属今文经(见经今古文学)。不久在鲁境又出现《礼古经》,其除有十七篇外,多“逸礼”三十九篇,但未传下。今文经传至西汉末,有戴德、戴圣、刘向三个篇次不同的本子。汉末郑玄用刘向接尊卑吉凶次序编排之本作注,并记明今古文之异同。今只有此本传下。该书至晋代始称《仪礼》,当时门阀为宗法需要,特重其中详定血统亲疏的《丧服》诸篇,出现了不少有关著作。唐贾公彦撰《仪礼疏》十七卷,南宋时与郑注合刊为《仪礼注疏》。

    北宋熙宁(1068~1077)中一度废《仪礼》不为经,元祐(1086~1094)间又恢复。历宋、元、明,续有不少研究著作。清代研究者有十余家,以胡培翚《仪礼正义》为世所称。

    1959年,甘肃省武威磨咀子6号墓中出土汉简480枚,包括《仪礼》简469枚,日忌杂占简11枚;同时,在第18号墓中出土“王杖十简”。其中,《仪礼》简为《仪礼》的版本、校勘提供了重要资料,由于简册保存完好,墨迹如新,对于复原古代简册制度提供了具体例证。1964年,文物出版社出版了甘肃省博物馆、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整理的《武威汉简》,公布了这批简牍资料。

    来源/《仪礼》 编辑

    《仪礼》《仪礼》

    《仪礼》中记载的一套礼仪, 带有极其明显的阶级烙印。但还不能说所有的仪节全是阶级社会的产物,因为其中有些形式是从氏族制时期传袭下来的礼俗。所以通读这书,不仅能了解周鲁各国贵族生活的一些侧面,还可以从中窥探远古的史影。

    比如冠礼,就是由远古氏族制时期的成丁礼变化而来的。杨宽在《冠礼新探》中说:“成丁礼也叫入社式,是氏族公社中男女青年进入成年阶段必经的仪式。按照当时的习惯,男女青年随着成熟期的到来,需要在连续几年内,受到一定程序的训练,使具有必要的知识、技能和坚强的毅力,具备充当正式成员的条件……如果训练被认为合格,成年后,便可参与成丁礼,成为正式成员,得到成员应有的氏族权利,如参加氏族会议、选举和罢免酋长等,还必须履行成员应尽的义务,如参加主要的劳动生产和保卫本部落的战斗等。”到了奴隶制社会,冠礼成为贵族在本族中举行的“成丁礼”了。贵族袭用了传统的形式,而赋予了新的内容,举行这种冠礼的目的是:巩固贵族组织,加强宗法制度,从而有利于对人民的统治。成员们的权利和义务也都以此为中心。这就和氏族公社的成丁礼有着本质的不同了。

    再如乡饮酒礼,据杨宽论证,认为它起源于氏族聚落的会食制度。这种礼节主旨在于尊长和养老。“周族自从进入中原,建立王朝,多数成为统治阶级,其父系家长制已转化成为宗法制度,原来习惯上应用的礼仪也转化为维护宗法制度和贵族特权的手段”。乡饮洒礼就变成在基层行政组织中分别贵族长幼等次的礼节了。

    可见《仪礼》书中不仅反映了周代贵族冠婚丧祭、饮射朝聘的生活,而且它还保留了一些远古礼俗的外壳。

    刘邦建立汉王朝,朝仪出于叔孙通之手,他本是秦朝的博士,多采用秦朝的礼仪。叔孙通拟定的那套朝仪,并没有作为定制。他所撰的《礼仪》,后来没有人传习,班固就说:“叔孙通所撰《礼仪》……民臣莫有言者。”《仪礼》虽然在西汉时期立成学官较晚,不为汉高祖、汉文帝、汉景帝们所重视,但此书的传授始终未断。自从郑玄为之作注以后,就更为一般士人所传习了。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了许多礼学家,《隋书·经籍志》上着录了他们的许多的着作。士人们重视《仪礼》一书,自然不能不影响朝廷的制礼作乐的工作。那时官员们的建言、驳难等都以“三礼”为理论根据,《晋书》和南北朝各史的《礼志》、《通典》、《文献通考》中保留了这方面的大量文字。

    尽管《仪礼》十七篇所记仪节制度,远远不能满足后世统治阶级的需要,然而各朝礼典的制定,大都以《仪礼》为重要依据而踵事增华。例如,从《大唐开元礼》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出编撰者对于礼例的精熟程度,不是精通《仪礼》的人,是难以措手的。

    记载/《仪礼》 编辑

    《仪礼》《仪礼》

    中国历代王朝很重视礼制。每个王朝的建立,都要物色一些精于礼学的专家,来制定一整套礼仪。朝廷之所以重视这项工作,是因为礼制对于巩固尊尊卑卑的等级制度,维护阶级对立的社会秩序,都有很大的作用。从殷周到清代,几千年来中国有自己的一系列礼仪制度。现存的古籍中关于礼制的,仍然有一大批。在漫长的奴隶制和封建制的社会里,礼制是一种颇为特殊的上层建筑。了解些中国历史上的礼制,就能对中国古代社会的认识更为具体。

    是儒家学说中的核心部分。先秦的六经中有《礼》,汉代立五经学官,其中也有《礼》。唐立九经,中有“三礼”即《周礼》、《仪礼》、《礼记》。宋代立十三经,中间也有“三礼”。礼一直是古代贵族子弟和一般士人的必修课程。过去的三千年里,大多数士大夫的知识结构中,礼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仪礼》原来就叫《礼》,汉朝人称为《士礼》,对《礼记》而言,又叫《礼经》。到了晋代才称《仪礼》,比如《晋书·荀崧传》就有请立郑玄《仪礼》博士的话。其实,改称《仪礼》也不无道理,因为《仪礼》十七篇,全是礼仪的详细记录,这书一般光记仪节,不讲礼的意义。

    《仪礼》是儒家传习最早的一部书。以前人们说这书是周公姬旦做的,不大可信。《史记》和《汉书》都认为出于孔子。《史记·孔子世家》上说:“孔子之时,周室微而礼乐废,《诗》《书》缺。追述三代之礼,序《书传》,上纪唐虞之际,下至秦缪,编次其事。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足,则吾能徵之矣。’观殷夏所损益,曰;‘后虽百世可知也,以一文一质。周监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故《书传》、《礼》记自孔氏。”《汉书“儒林传》上说孔子“论《诗》则首《周甫》,缀周之礼”。司马迁说《礼》记自孔氏,班固说孔子把周代残留的礼采缀成书。《礼记·杂记下》上也说:“恤由之丧,哀公使孺悲之孔子,学士丧礼,《士丧礼》于是乎书。”显然,《仪礼》成书于东周时代。

    孔子本人是位礼学大家,《史记》上说孔子从小就好礼:“为儿嬉戏,常陈俎豆,设礼容。”他特别留意各代各国的礼,曾“适周问礼”,注意采辑搜访,《论语·八佾篇》上说“子入太庙每事问”,他时刻是注意礼事的。他编辑的《礼》,是传授弟子们的一项重要课程。这门课程不光是讲授,尤其重视实习。《礼记·射义》上说“孔子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这是在演习《乡饮酒礼》。他在鲁国是这样,周游列国也是这样,《史记·孔子世家》上说,“孔子去曹适宋,与弟子习礼于大树下”。可见他颠沛造次都不忘《礼》。

    《仪礼》一书形诸文字是在东周时期,而其中所记录的礼仪活动,在成书以前早就有了。这些繁缛的登降之礼,趋详之节,不是孔子凭空编造的,而是他采辑周鲁各国即将失传的礼仪而加以整理记录的。宋代学者朱熹说:“《仪礼》不是古人预作一书如此,初间只是以义起,渐渐相袭行得好,只管巧,至于情文极细密周致处,圣人见此意思好,故录以成书。”达话是相当精辟圆通的。朱熹这段话的中心意思是:《仪礼》中记载的礼仪的具体细节,早在成书以前就有了,经过长期行用,逐渐充实完善而定型,后来才整理成书。也就是说,《仪礼》一书所反映的礼节形式,不仅有东周时代周鲁各国的,也含有更早一些时候的。因为礼仪也好,礼俗也好,都有很大的因袭性。就拿跪拜礼节来说,它起源于原始社会,盛行于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而它并没有随封建社会的结束而绝迹。

    《孔子世家》说,孔子以诗书礼乐教授弟子有好几千人,身通六艺的有七十二人。孔子死后,“而诸儒亦讲礼乡饮大射于孔子冢。故所居堂弟子内,后世因庙藏孔子衣冠琴车书,至于汉二百年不绝”。甚至在残酷的战争年代里,孔门的儒生弟子们对于诗书礼乐的学习也没有中断。《史记·儒林列传》上说,楚汉相争时,刘邦“举兵围鲁,鲁中诸儒尚讲诵习礼乐,弦歌之音不绝”。秦始皇焚书坑儒是中国文化史上的第一次厄运,但这种野蛮措施并没有也不能阻止住诗书礼乐的流传。

    西汉的史学家司马迁,说他自己亲眼看到“仲尼庙堂车服礼器,诸生以时习礼其家”的情景,而留连忘返。

    《汉书·儒林传》上说,汉兴,鲁高堂生传《士礼》十七篇。而萧奋以《礼》至淮阳太守。孟卿事萧奋,以授后仓、闾丘卿。仓授闻人通汉、戴德、戴圣、庆普。从此传授不断,《汉书》、《后汉书》上都记录了传授关系。到东汉时,学者郑玄给这十七篇礼文作了精当的注解,达既更有助于此书的广泛传习了。[1]

    原文/《仪礼》 编辑

    《仪礼》《仪礼》

    士冠礼。筮于庙门。主人玄冠朝服。缁带素。即位于门东西面。有司如主人服。即位于西方。东面北上。筮与席。所卦者。具馔于西塾。布席于门中。西阈外。西面。筮人执筴抽上。兼执之。进受命于主人。宰自右。少退赞命。筮人许诺。右还。即席。坐西面。卦者在左。卒筮书卦。执以示主人。主人受视反之。筮人。还东面。旅占卒。进告吉。若不吉。则筮远日。如初仪。彻筮席。宗人告事毕。主人戒宾。宾礼辞许。主人再拜。宾荅拜。主人退。宾拜送。前期三日筮宾。如求日之仪。乃宿宾。宾如主人服。出门左。西面再拜。主人东面荅拜。乃宿宾。宾许。主人再拜。宾荅拜。主人退。宾拜送。宿赞冠者一人。亦如之。厥明夕为期。于庙门之外。主人立于门东。兄弟在其南。少退。西面北上。有司皆如宿服。立于西方。东面北上。摈者请期。宰告曰。质明行事。告兄弟及有司。告事毕。摈者告期于宾之家。夙兴。设洗直于东荣。南北以堂深。水在洗东。

    陈服于房中西墉下。东领北上。爵弁。服纁裳。纯衣。缁带。韐。皮弁。服素积。缁带。素縪。玄端。玄裳。黄裳。杂裳。可也。缁带爵縪。缁布冠缺项青组。缨属于缺。缁纚广终幅。长六尺。皮弁笄。爵弁笄。缁组纮纁边。同箧。栉实于簟。蒲筵二在南。侧尊一甒。醴在服北。有篚实。勺觯。角柶。脯醢南上。爵弁皮弁。缁布冠。各一匴。执以待于西坫南。南面东上。宾升则东面主人玄端爵縪。立于阼阶下。直东序西面。兄弟毕袗玄。立于洗东。西面北上。摈者玄端。负东塾。将冠者。采衣紒。在房中南面宾如主人服。赞者玄端从之。立于外门之外。摈者告。主人迎出门左。西面再拜。宾荅拜。主人揖赞者。与宾揖先入。每曲揖。至于庙门揖入。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升立于序端西面。宾西序东面。赞者盥于洗西。升立于房中。西面南上。主人之赞者。筵于东序。少北西面。将冠者。出房南面。赞者奠纚笄栉于筵南端。宾揖将冠者。将冠者即筵坐。赞者坐栉设纚。宾降。主人降。宾辞。主人对。宾盥卒。壹揖。壹让。升。主人升。复初位。宾筵前坐正纚。兴。降西阶一等。执冠者升一等。东面授宾。宾右手执项。左手执前进容。乃祝坐如初。乃冠。兴。复位。赞者卒。冠者兴。宾揖之适房。服玄端爵縪。出房南面。宾揖之。

    即筵坐栉。设笄。宾盥正。纚如初。降二等。受皮弁。右执项。左执前进祝。加之如初。复位。赞者卒纮。兴。宾揖之适房。服素积素縪。容。出房南面。宾降三等。受爵弁加之。服纁裳韎韐。其它如加皮弁之仪。彻皮弁冠栉筵。入于房。筵于户西南面。赞者洗于房中。侧酌醴。加柶覆之面叶。宾揖冠者就筵。筵西南面。宾受醴于户东。加柶面枋。筵前北面。冠者筵西拜受觯。宾东面荅拜。荐脯醢。冠者即筵坐。左执觯。右祭脯醢。以柶祭醴三。兴。筵末坐啐醴。建柶兴。降。筵坐。奠觯拜。执觯兴。宾荅拜。冠者奠觯于荐东。降。筵北面坐。取脯。降自西阶。适东壁。北面见于母。母拜。受子拜。送母。又拜。宾降直西序东面。主人降。复初位。冠者立于西阶东南面。宾字之。冠者对。宾出。主人送于庙门外。请醴宾。宾礼辞。许。宾就次。冠者见于兄弟。兄弟再拜。冠者荅拜。见赞者。西面拜。亦如之。入见姑姊如见母。乃易服。服玄冠玄端爵縪。奠挚见于君。遂以挚见于乡大夫乡先生。 乃醴宾以壹献之礼。主人酬宾。束帛俪皮。赞者皆与。赞冠者为介。宾出。主人送于外门外。再拜。归宾俎。

    若不醴则醮用酒。尊于房户之闲。两甒有禁。玄酒在西。加勺南枋。洗有篚。 在西。南顺。始加。醮用脯醢。宾降。取爵于篚。辞。降如初。卒洗。升酌。冠者拜受。宾荅拜如初。冠者升筵坐。左执爵。右祭脯醢。祭酒。兴。筵末坐啐酒。降筵拜。宾荅拜。冠者奠爵于荐东。立于筵西。彻荐爵。筵尊不彻。加皮弁如初仪。再醮摄酒。其它皆如初。加爵弁如初仪。三醮。有干肉。折俎哜之。其它如初。北面取脯见于母。若杀。则特豚载合升。离肺实于鼎设扃。始醮。如初。再醮。两豆。葵菹蠃醢。两笾栗脯。三醮。摄酒如再醮。加俎哜之。皆如初哜肺。卒醮。取笾脯以降。如初。若孤子。则父兄戒宿。冠之日。主人紒而迎宾。拜揖让立于序端。皆如冠主。礼于阼。凡拜。北面于阼阶上。宾亦北面于西阶上荅拜。若杀。则举鼎陈于门外。直东塾北面。若庶子。则冠于房外南面。遂醮焉。冠者母不在。则使人受脯于西阶下。戒宾曰。某有子。某将加布于其首。愿吾子之教之也。宾对曰。某不敏。恐不能共事。以病吾子。敢辞。主人曰。某犹愿吾子之终教之也。宾对曰。吾子重有命。某敢不从。宿曰。某将加布于某之首。吾子将莅之。敢宿宾对曰。某敢不夙兴。始加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再加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三加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醴辞曰。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醮辞曰。旨酒既清。嘉荐亶时。始加元服。兄弟具来孝友时格。永乃保之。
    再醮曰。旨酒既湑。嘉荐伊脯。乃申尔服。礼仪有序。祭此嘉爵承天之祜。三醮曰。旨酒令芳。笾豆有楚。咸加尔服。肴升折俎。承天之庆。受福无疆。字辞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伯某甫仲叔季。唯共所当。屦夏用葛。玄端黑屦。青絇繶纯。纯博寸。素积白以魁柎之。缁絇繶纯。纯博寸。爵弁纁屦。黑絇繶纯。纯博寸。冬皮屦可也。不屦繐履。记冠义。始冠缁布之冠也。大古冠布。齐则缁之。其緌也。孔子曰。吾未之闻也。冠而敝之。可也。适子冠于阼。以着代也。醮于客位。加有成也。三加弥尊。谕其志也。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委貌。周道也。章甫。殷道也。毋追。夏后氏之道也。周弁。殷。夏收。三王共皮弁素积。无大夫冠礼。而有其昏礼。古者五十而后爵。何大夫冠礼之有。公侯之有冠礼也。夏之末造也。天子之元子犹士也。天下无生而贵者也。继世以立诸侯。象贤也。以官爵人德之杀也。死而谥今也。古者生无爵。死无谥。[2]

    内容/《仪礼》 编辑

    《仪礼》《仪礼》

    现存《仪礼》的篇次,是郑玄采用刘向《别录》所定的次序,即士冠礼第一,士婚礼第二,士相见礼第三,乡饮酒礼第四,乡射礼第五,燕礼第六,大射礼第七,聘扎第八,公食大夫礼第九,觐礼第十,丧服第十一,士丧礼第十二,既夕第十三,士虞礼第十四,特牲馈食礼第十五,少牢馈食礼第十六,有司彻第十七。

    据郑玄的《三礼目录》记载,西汉礼家戴德、戴圣传本的篇次都跟刘向所定的篇次不同。有些学者认为,比较起来,戴德传本的篇次更为合理。大戴所传十七篇的顺序是:士冠礼一,婚礼二,土相见三,士丧礼四,既夕五,士虞礼六,特牲馈食礼七,少牢馈食礼八,有司彻九,乡饮酒礼十,乡射礼十一,燕礼十二,大射仪十三,聘礼十四,公食大夫礼十五,觐礼十六,丧服十七。为什么说戴德传本的篇次更为合理呢?《礼记·昏义》上说;“夫礼始于冠,本于昏,重于丧祭,奠于朝聘,和于射乡,此礼之大体也。”戴德传本的篇次大体上就合乎《昏义》上所说的次序。

    清代学者邵懿辰在他的《礼经通论》里说:“冠昏丧祭射乡朝聘八者,礼之经也。冠以明成人,昏以合男女,丧以仁父子,祭以严鬼神,乡饮以合乡里,燕射以成宾主,聘食以睦邦交,朝觐以辨上下。”也是赞同戴德传本篇次的。罗振玉《汉熹平石经残字集录》中着录一石,首行作“乡饮酒第十”,跟郑玄《三礼目录》中所举戴德的篇次吻合,可见汉朝礼学博士们的读本,就是用戴德传本篇次的。不过,郑玄采用的刘向所编定的篇次,也不能说杂乱不合理,这个篇次是用三条线贯穿着的,从成人、成婚到社交活动,从低级贵族到高级贵族,从生到死。排法尽管与大戴不同,系统性也是很鲜明的。

    按照郑玄注本的篇次,十七篇内容如下:

    第一篇士冠礼:古代贵族子弟到了二十岁,可以作为本族一个正式成员,为此而特别举行一种加冠典礼,从而使本人和宗族都明确认定他已成人,人生的一个崭新的重要的阶段开始了。这篇礼文记载了这项礼节的详细经过。

    第二篇昏礼:古代贵族把结婚看成为上事宗庙、下继后世的神圣责任,这篇礼文就是记载男女双方在家长主持下,从纳采到婚后庙见的一系列礼仪。

    第三篇土相见礼:是记载贵族与贵族第一次交往,带着礼物登门求见和对方回拜的礼节。

    第四篇乡饮酒礼:记载的是古代基层行政组织定期举行的以敬老为中心的酒会仪式。

    第五篇乡射礼:记载的是古代基层行政组织定期举行的射箭比赛大会的具体仪节。

    第六篇燕礼:记载的是诸侯和他的大臣们举行酒会的详细礼节,酒会上有宫廷艺术家的演奏和歌唱。

    第七篇大射礼:记载的是在国君主持下举行的射箭比赛大会的具体仪节,参加比赛大会的人都是各级贵族。

    第八篇聘礼:记载的是国君派遣大臣到他国进行礼节性访问的具体细节。

    第九篇公食大夫礼:记载的是国君举行宴会招待来访外国大臣的礼节。

    第十篇觐礼:记载的是诸侯朝见天子的礼节。

    第十一篇丧服:记载的是人们对死去的亲属,根据亲疏远近而在丧服和服期上有种种差别的制度。

    第十二篇士丧礼、第十三篇既夕,这两篇记载的是一般贵族从死到埋葬的一系列的详细仪节。

    第十四篇士虞礼:记载的是一般贵族埋葬其父母后,回家所举行的安魂礼。

    第十五篇特牲馈食礼:记载的是一般贵族定期在家庙中祭祀祖祢的礼节。

    第十六篇少牢馈食礼、第十七篇有司彻;这两篇记载的是大夫一级的贵族在家庙中祭祀祖祢的礼节。[3]

    价值/《仪礼》 编辑

    《仪礼》《仪礼》

    《仪礼》一书,记载的是先秦的礼仪制度,时过境迁,它是否已经没有任何价值可言了呢?回答是否定的。

    首先,《仪礼》作为一部上古的经典,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此书材料,来源甚古,内容也比较可靠,而且涉及面广,从冠婚飨射到朝聘丧葬,无所不备,犹如一幅古代社会生活的长卷,是研究古代社会生活的重要史料之一。书中记载的古代宫室、车旗、服饰、饮食、丧葬之制,以及各种礼乐器的形制、组合方式等等尤其详尽,考古学家在研究上古遗址及出土器物时,每每要质正于《仪礼》。《仪礼》还保存了相当丰富的上古语汇,为语言、文献学的研究提供了价值很高的资料。《仪礼》对于上古史的研究几乎是不可或缺的,古代中国是宗法制社,大到政治制度,小到一家一族,无不浸润于其中。《仪礼》对宗法制度的的阐述,是封建宗法制的理论形态,要深刻把握古代中国的特质,就不能不求于此。此外,《仪礼》所记各种礼典,对于研究古人的伦理思想、生活方式、社会风尚等,都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其次,尽管宋代以后,《仪礼》一书在学术界受到冷落,但在皇室的礼仪制度中,《仪礼》始终是作为圣人之典而受到尊重的。从唐代的开元礼到宋代的《政和五礼新仪》、《大明集礼》,乃至《大清会典》,皇室主要成员的冠礼、婚礼、丧礼、祭礼,以及聘礼、觐礼等,都是以《仪礼》作为蓝本,加以损益而成的。

    再次,由于佛教的传入,使民间的传统生活习惯发生很大变化,如果听之任之,则中国的传统文化将有全面佛教化的可能。宋代的有识之士如司马光、朱熹等,意识到《仪礼》中的礼制是中国儒家文化的典型,如果它从中国社会彻底消失,那将是儒家文化的彻底消失。他们顺应时势、对《仪礼》进行删繁就简,取精用弘的改革,摘取其中最能体现儒家人文精神的冠、婚、丧、祭诸礼,率先实行,并在士大夫阶层中加以提倡,收到了比较积极的成效。可见,《仪礼》在宋代时还起过捍卫民族文化的作用。

    最后,《仪礼》在在今天还有没有价值可言呢?回答是肯定的。但这并不是说要恢复《仪礼》的制度,而是说应该利用《仪礼》礼义中的合理内核。《仪礼》中的许多礼仪,是儒家精心研究的结晶,有许多思想至今没有过时。对于这一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我们应该保持应有的尊重,并以科学的态度加以总结,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所用。今礼之中有古义,人们不自知罢了;古礼也可以今用,这正是我们应该象王安石、朱熹那样,认真研究的课题。有关《仪礼》中的礼仪,我们将在后面作比较详细的介绍,此处从略。

    影响/《仪礼》 编辑

    《仪礼》所记的仪节制度,予后世的影响是十分深远的,冠婚丧祭各种礼节一般都为后世承袭,只是细节上略有增减而已,乡饮酒礼一直到清朝道光年间才因经费问题而废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仪礼》中的丧服篇。从魏晋以迄清末,礼制介入了法制,各个王朝的法典,都是以儒家学说为指导思想和立法根据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根据丧服篇中的“五服制度”规定,实行了“准五服以治罪”的原则(《晋书·刑法志》)。可以说,《丧服》是篇极为特殊的历史文献,从干预生活的直接性、深刻性、广泛性、持久性这些方面来讲,简直是无与伦比的。

    近代学者张洪之曾称,“象传两语,可括《仪礼》全书。礼云: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防患也。”上下之辨,之所以可以概括《仪礼》全书,在于它关乎个体各自的位与德,也是人们谨守各自的职分与修养德业的根据,礼正是通过尊卑上下原则来使社会中的众多个体各安其分的。司马光在对“辨上下”的阐释中,称“履者,人之所履也。民生有欲,喜进务得而不可厌者也,不以礼节之,则贪侈无穷。是故先王作,为礼以治之,使尊卑自等,长幼有伦,然后上下各安其分,而无觊觎之心,此先王制世御俗之方也。”如果说履卦的象辞所阐明是“辨上下”的尊卑原则,那么,是《序卦》所阐明的则是履卦对礼的践履原则。《序卦》称:“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履》者,礼也。”这就明确地将履与礼对应起来,《荀子》称“礼者人之所履也”,也正强调了礼的践履原则。

    随着封建制度的覆灭,《仪礼》及其派生礼典所记录的一系列仪节就失去了社会凭借,从而剥夺了它实践的可能性,但《仪礼》一书的仍然有教高的史料价值。

    作用/《仪礼》 编辑

    《仪礼》在中国古籍中属于很枯燥难懂的一种书,但只要认真,讲求点方法,总是能懂的。特别是利用以前学者的学习经验和研究成果,那对的阅读就更有帮助了。

    第一,对书里提到的各种名物礼器,如笾豆爵俎之类,既要细看注文,也要找有关书籍看看图,这就更能加强印象。如果把书中提到的各种器物分类(如衣着、射具、饮食、器皿、宫室等)记出,自然更好。此外对一些常出现的比较抽象的词汇,要弄清其含义。

    第二,辨明行礼的处所以及人和物所在的方位。阅读时可以随手画画示意图。弄不清这点,就往往看不懂礼文。

    第三,一套礼是由许多仪节组成的。阅读时要细心辨认出到哪里为一节,节次分明了,整个礼文也就清楚了。例如,一篇《士昏礼》是由纳采,问名及礼使,纳古,纳徵,请期,陈馔,亲迎,成礼,妇见舅姑,醴妇,妇馈舅姑,舅姑飨妇,飨送者,庙见等十三个小节组成的。如果不分节,读后就一片模糊,没有头绪。

    第四,《仪礼》中有许多礼例贯穿各篇礼节当中,礼文虽不明说,而其仪节都无不符合这种内在的规定性。如凡室中房中之拜以西面为敬,堂下之拜以北面为敬;凡升阶皆让,宾主敌者俱升,不敌者不俱升;凡礼盛者必先盥……。仔细阅读,就可以归纳出许多条礼例来。礼例理解的越多,对这书的理解就越透。

    参考书/《仪礼》 编辑

    一、清人张惠言的《三礼图》。张惠言是清代乾隆、嘉庆期间的学者,他精研《仪礼》,根据十七篇礼文编绘了六卷图,给读者提供了很大方便。

    二、清人张尔岐的《仪礼郑注句读》。这书把《仪礼》十七篇全部划分了段落,标明了节次名称,使《仪礼本身》的层次清晰地显现出来了。

    三、清人凌廷堪的《礼经积例》。此书把《仪礼》中的礼例,进行了全面的归纳,得通例四十例,饮食例五十六例,宾客例十八例,射例二十例,变例二十一例,祭例三十例,器服例四十例,杂例二十一例,共二百四十六例。他这书堪称是理解《仪礼》的一把钥匙。

    四、清人胡培翚的《仪礼正义》。胡培翚总结了前人的研究成果,对《仪礼》正文和郑注做了全面的疏解,这是部研读《仪礼》不可不读的书。

    五、近人杨宽的《古史新探》。杨氏从史学家的角度,用古社会学知识,系统地探讨了古礼。这书给人不少启发,能增加学习《仪礼》的兴趣。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历史分类树

    我要提建议

    历史,或简称史,指对人类社会过去的事件和行动,以及对这些事件行为有系统的记录、诠释和研究。历史泛指所有事物的演变过程,一般专指人类社会与文明的演变情形,某种事物的发展过程或个人的经历。简而言之,即为对过去事实的记载。

    共有58个词条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4-25
    [2]^引用日期:2010-04-25
    [3]^引用日期:2010-04-25
    扩展阅读
    1《仪礼》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4-07-23 11:33:10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