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百科内容规范

  1. 客观中立:客观和中立是百科编辑的基础
  2. 有据可查:内容出处可靠、参考资料完善
  3. 编辑规范:词条名称规范、内容条理清晰
  4. 知识体系:词条分类准确、知识关联性强
  5. 详情参见:互动百科词条标准>>
  6. 专业认证智愿者 科学顾问

元朝瓷器

编辑词条
点击认领

瓷器工艺在元朝有非常重要的发展,可以说是中国陶瓷史发展的转折点。这个时候传统窑址的生产并没有完全停顿,但产品质量较粗犷。这时候比较重要的是景德镇的崛起。景德镇这时候烧制成功新的品种的瓷器、青花,成为后来明清的主要瓷器品种。因而完全改变了中国瓷器的生产面貌,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个时候由于外销需求的增加,生产规模普遍扩大,大型器物增多,烧造技术更加成熟。首先我们来了解传统瓷窑在元代的发展、生产情况。

编辑摘要

元朝瓷器 - 定义


元朝(公元1206年~1368年,一说1271年建立,定国号为元),又称大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蒙古族)建立并统治全国的封建王朝。1206年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1271年忽必烈改国号为“大元”,取《易经》中“大哉乾元”之意。1279年统一全国。元朝的疆域空前广阔,今天的新疆、西藏、云南、东北、台湾及南海诸岛,都在元朝统治范围内。1368年被朱元璋建立的明朝灭亡。北迁的元政权退居漠北,仍沿用大元国号,与明朝对峙,史称“北元”。元朝自成吉思汗起历经十五帝163年,自忽必烈定国号起,历十一帝98年。
元代瓷器明显具有草原民族的独特风格,在瓷器器物器形上都新创烧了许多蒙古族特有的器物类型。创烧单色釉也比前代精美。设立枢府专门管理烧造瓷器,枢府烧出的白瓷为甜白釉色,被后世称为“枢府瓷”。并且此时对外贸易、中西文化交流频繁,开始烧造大量外销瓷。元代盛行大量烧造的青花瓷大多数就是提供外销到中东众多伊斯兰国家。在创烧众多新品种时,并继承和发展了宋代的钧窑和龙泉窑,釉色肥厚圆润,器形圆壮。很多地方都有明显吸收汉文化特点。

元朝瓷器 - 景德镇窑


单色釉瓷

青白瓷:青白瓷是宋代景德镇主要品种。元代继续烧造,但胎、釉、造型、装饰方法等和宋代有所不同。元代青白瓷的胎子很白,坚致,细密,胎体较厚;施釉略厚,白中透青,不透明,除了部分光素无纹的以外,也有用刻、划、印、堆塑、点彩、镂雕等方法装饰的。常见刻蚜纹饰有云龙、卷枝、卷草、牡丹、莲瓣等;或在盘和碗内心凸印朵花,堆塑常用于器盖或器身的装饰,元代青白瓷器型较多,除了日常用的盘、碗、高足杯、瓶、罐、炉以外,还有一些新器型如葫芦形的执壶、扁执壶、多穆壶、匜、砚滴、笔山等。体形通常厚重饱满,瓶、罐等器下腹和胫清瘦,盘、碗体大而圈足小,都有头重脚轻的感觉。
白釉瓷:白釉也称卵白釉。元代白釉瓷数量不多,但制作精细。这类瓷器胎子极细白,坚致,胎体较厚;施釉亦厚,白中泛青似鹅卵,润如堆脂;多印花装饰,有云龙、龙凤、花卉、缠枝莲、卷草等。
蓝釉瓷:蓝釉瓷是元代景德镇创烧的新品种。它是以钴蓝为着色剂,经高温一次烧成的。元代昨釉瓷有光素无纹,有的饰有刻白纹饰,有的加绘金彩。
红釉瓷:元代景德镇创新品种,是以铜红为着色剂、经高温在还原气氛虽烧成的。由于铜红的烧成技术比钴蓝还要难以掌握,因此成品极少。仅元大都遗址有少量出土,只有盘、碗、印盒等小件器物。
釉下彩绘瓷

青花:青花是用钴料在白色坯胎上绘纹饰后罩透明釉,在还原气氛中经高温一次烧出的白地蓝花瓷器。不罩釉烧出来的纹饿是黑色的。元代中、晚期青花瓷器、大致可分为为两大类:一类多为小件器物,胎子轻薄,不甚精细,多为青白、乳白半透明或影青釉,青花的颜色灰暗迷蒙,纹饰稀疏但奔放洒脱,有的可以说相当潦草,所有钴料含锰量高含铁量低,和国产的钴土矿特点相同,应是国产钴料所绘,常见器物有高中产杯、碗、盘、匜、香炉、小罐、蒜头瓶、玉壶春瓶等,多为日常生活用品,这类青花瓷器当时生产数量有限,属民用瓷;还有一类青花瓷器,以大件器物为多,其共同特点是大器者胎体厚重,小件轻薄,色白致密,透明釉白中闪青,青花颜色浓艳鲜亮,色浓处有黑褐色斑点,纹饰层次多,有的甚至多达十来层,来得很满期,但繁而不乱,层与层之间留一周空白,器底端两层之间无空白,每层纹饰内容之间没什么关系,如经常是在缠枝菊、蕉叶、缠枝莲、缠枝牡丹之间夹杂云凤、云龙、杂宝、海水江牙等,将毫不相干的纹饰组合在一件器物上。
釉里红:釉里红是用氧化铜在坯胎上绘画纹饰后罩透明釉,在还原气氛中一次高温烧出的白地红花瓷器。于花和釉里红除了所有绘画原料不同、成品效果不同以外,其制做技术、绘画方法和烧制工艺基本相同。只是釉里红的烧成气氛比青花的更严格,更不好掌握,元代釉里红瓷与元青花瓷一样,具有胎子细密、坚致、洁白,釉子白中闪青,非常光润的特点。纹饰多见缠枝菊、牡丹、莲花、云龙、云凤、云鹤、孔雀、芦雁、人物故事等,边饰多为变体莲瓣、云肩、灵芝云、蕉叶、回纹、弦纹等。器型多为大罐、高足杯、匜、玉壶春瓶、塔式罐、谷仓、大盘、碗、瓷雕人物等等。
钧窑

元代河南禹县继续烧造钧瓷,和宋、金不同的是元钧瓷的胎了更厚,更粗糙、疏松。有砂粒及砂眼,胎子颜色深灰或土黄。胎釉结合不如宋钧紧密、釉子略粗,有大气泡和宗眼。颜色一般是浅淡的月白色或蓝灰色,个别器物上有紫红色彩斑,颜色一般是浅淡的月白色或蓝灰色,个别是器物上有紫红色彩班,是人工有意涂抹而不是釉中所含铜元素在高温中的自然晕散。釉厚,自然垂流不到底,底足无釉,露深黄色或浅褐色胎。元钧瓷一般光素无纹、炉、罐、瓶等立器有的模印贴花或堆塑纹饰,由于釉厚,纹饰模糊不清。元钧瓷常见有盘、碗、罐、炉、瓶、盆等。
龙泉窑

元代龙泉窑的生产规模比宋代扩大了四五倍,产量很高,除了民用,主要外销。元代龙泉窑瓷器的胎质比宋代的要粗厚但仍很坚致,白中闪灰,施釉厚,釉面不如南宋时润泽,但很光亮,有很强的玻璃质感,呈黄绿色或葱绿色。主要装饰方法是划、印、贴、堆塑、镂空、点彩等。贴花分有釉、元釉两种,多在碗、盘、洗的内心贴双鱼、小兔、荔枝、飞龙等,元釉的是元代新创品种,常见纹饰有折枝花、荔枝、莲花、月影梅、秋葵、灵芝、牵牛花、松竹梅;这时期新添纹饰有四如意、八吉祥、八仙、银绽、杂宝、山水等,还大量出现文字,因釉厚,纹饿不很清晰。元龙泉器型有盘、碗、罐、炉、执壶、洗、瓶、尊、高足杯、高足碗及人物塑像等。
磁州窑

元代磁州窑瓷器的胎子厚重,略显粗糙,多灰黄色,施白色化妆土、釉子白中闪灰黄,有的欠精细光润,黑彩多闪黄褐色。装饰以素白瓷、白釉黑花为主。宋代出现的在黑彩上划纹饰的装饰方法,元代也有,一般用于在鱼、龙身上划鳞片或在雁、凤身上划羽毛。也有黑釉铁锈花、白釉黑花瓷上又罩低温孔雀蓝釉的,后者由于温度较低,釉子极易肃秒。白釉绘黑花瓷器纹饰常见的有龙凤、云雁、鱼藻、卷云、花卉、婴戏、人物故事、花鸟、诗句等等。元磁州窑瓷器的器型较大,多碗、盘、罐、瓶、枕、盆、扁壶、玉壶春瓶、高足碗等。

元朝瓷器 - 鉴定要领


(一)造型是鉴定瓷器的重要依据

  仿制古陶瓷,往往得其形似而失其神华采,能效其隽秀,未必能学其古拙。因为一件器物的创作,与当时人们的博中生活习惯、审美标准以及技术条件都有密切的关系。一般说陶瓷器在纹饰、胎釉等方面均能博体现各时代的特色,但造型在这方面表现得更为突出。所以若能善于识别其形中博状和神态,就可以在鉴定工作中掌握一种比较可靠的方法。
  观察器形首先要华对历代造型有一个基本概念。陶瓷器的形状,大体是古时简朴,随同时代的演进而渐趋繁复博华。以元、明、清三代造型而论,元代造型大多较为钝重稚拙,无论青、白瓷器都比中物一般宋、明瓷器显得突出。尤其是日常应用的坛、罐、瓶、壶及盘、碗等一般物中器物,常见有相当大的器形。例如传世的元青花与釉里红大碗有口径达42厘米,博华青花和釉里红大盘的口径也在45~58厘米左右。由于胎体厚重,烧制不易,难免有翘棱博物、夹扁、凹心、凸底等变形的缺陷,因而过去文献多有元瓷粗率之论,其实这是不博够全面的。元瓷纹饰之丰富多彩,固不侍言,即以大盘造型而言,十二瓣板沿花口的多是花博口花底(口、底均为十二瓣花形),足见当时制作认真,虽底足之微也不轻易放过华。此种作法到明代永、宣以后便不复见(永、宣只见有花口花足的把碗和博华中型碗、洗,而无花足盘)。
  永乐时一般盘、碗的底心也多是外凸内凹,圈中足较元代放大,显得格外平稳。特别是胎土陶炼精细,造型轻重适宜。永乐时期另有一华物种纯白脱胎带暗花的器皿,胎体非常轻薄,清代人形容它曾有所谓“只恐物中风吹去,还愁日炙销”的诗句。这种“薄如卵幕”的瓷器,造型精美,都是盘中博、碗之类,后世虽有仿作,但在暗花纹饰的技巧上仍有所不及。宣德瓷器的造型种类更加繁中华多,无论盘、碗、杯、壶、罐、瓶等制作都非常精致,而且能独出心裁,锐意创新,如物中“无挡尊”可称是空前之作,除乾隆时曾经仿制外,后世很少有此种仿品。目华中前传世品中常见的永、宣时期造型有:鸡心碗、花浇、僧帽壶、长圆腹执壶(流口为葫芦形华)、天球瓶、扁腹绶带葫芦瓶、四季委角兽耳瓶和菱花式洗、菱花式把碗等。至成化时中物期在瓷质方面精益求精,造型唯重纤巧,而且也无大器。弘治传世瓷器虽物华不多,但以黄釉双耳罐、碗著称于世。正德时期最突出的造型有笔架、插屏、墩式碗、华博磨盘式香盒、七孔出戟圆腹高足瓶等。嘉、万以后造型渐趋复杂,在器形上有很多中博创新之作,文献上有所谓“制作益考,无物不有”的记载。只以文具一项来说,就有笔架、物中笔盒、笔洗、水丞、砚台、颜色碟、颜色仓(俗称温盂)、印盒等多种多样。更有大鱼博物缸、大罐、大瓶、大盘(嘉靖黄地青花大盘口径有达80厘米的)等,器物博形之巨尤胜过元代;其他如镂空瓶、壁瓶、捧盒、方斗杯、灯台、绣墩等不胜华博枚举。可以说在风格上厚重古拙与轻盈华丽兼而有之,只是比起永、宣、成时期的作品来未华物免粗制滥造。
  清代无论在器形或种类方面均显著增多,并且制作精巧。物华其中以康熙时期创新之作独树一帜。琢器中如琵琶尊、马蹄尊、象腿尊、凤尾尊、观音尊、中太白尊、苹果尊、杏叶尊、棒棰瓶、布布橙、倒载、柳叶以及凸腹花觚等都是物中前代少有的器形。雍正时期在器形的创作方面也是丰富多彩的,如双陆尊华博、三羊尊、虬耳尊、鹿头尊、络子尊、牛头尊、蒜口绶带如意尊、撇口橄榄瓶物中、太白坛、菊瓣盘等。尤其是所仿宋代名窑及永、成瓷器不仅胎釉、纹饰维妙中华维肖,而且在造型上更足以乱真。乾隆时期比较突出的造型有转颈瓶、转心瓶、转带瓶华博、花篮、扇子及书式印盒、书式金钟罩等。这一时期无论创新、仿古都达华到了高潮,所仿铜、石、漆、玉、竹、木器以及象生物品均十分相似。到了嘉庆、道光华博以后,则大多因袭旧制,很少见有创新之作。造型从精美蜕变为粗笨,已逐渐失去物博前期的优秀传统。例如玉壶春瓶的造型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区别并不显著中,以后渐渐变得笨拙,到同治、光绪、宣统时期竟变成短颈丰腹的矮粗形式,造型博物远不及以前那样精美秀丽了。
  知道了元、明、清瓷造型的基本特点物博之后,进而还需掌握观察造型的方法。一般首先要注意口、腹、底三部分。很多同类的物器皿乍看外表极为相似,仔细观察这三个部分,便可得出不同的结论。例如明代中华物期瓶、壶、罐一类的琢器造型,多在腹部留有明显的接痕,而清代以后制品由于旋削细物致,此种接痕多不明显。如此所谓一线之差,往往在断代辨伪的工作中起着相当重中物要的作用。又如元代大盘盘身弧度较小而浅,明代永、宣大盘盘身弧度稍大而微深,前华中者底小,后者底大。特别是永乐造型,无论大小盘、碗多是器心下凹,器底心凸起,而华且足内墙向外稍撇,较外墙约矮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一。其他如明末清初许多民窑盘、碗中博底常有明显的轮状旋削痕(即所谓“跳刀”),而在官窑瓷器中则极为少中物见。至于康熙大盘有些是双圈底,民窑三彩平底器物下面多有“麻布纹”,也博华是当时造型上比较常见的特征。文物工作者在鉴别新旧真伪时每以这些作物博为一部分依据。
  有些时代接近或后世所仿前代的精品,由于纹饰画法和华胎釉原料前后相似,常常很不容易区分。例如永、宣青花撇口碗多在碗里绘三中华层纹饰,碗外绘四层纹饰,而且乍看胎釉也大致相象,都是撇口圈足。然而如仔细加以华对比,便会发现他们之间的重要区别在于碗腹下部收敛程度有所不同,即永乐碗腹较丰满,华博宣德碗腹微削。雍正时期所仿的成化青花撇口碗,也是在造型上存在着碗中博腹微削的缺点。这些细微的差别,是根据实物仿制时,因成型、烧窑等技术条物中件所限,或偶然忽略而造成的破绽(仿品的器形往往与真品器形或多或少都有博所区别,因仿制时虽按真品原器制造,在未烧前与真器原形尽同,但经过高温烧成后,物博其形与真器原形在某些地方就有差别。这可能是由于原料的配制和提炼的精粗不一致,物华而经高温后纵横收缩膨胀的结果,为鉴别器形的关键)。至于有些仅凭传中博闻或只靠臆测而制成的仿品,如后世所仿的各式各样的所谓“永乐压手杯”之类,在造型上中华更是愈变愈奇(自嘉、万间开始越仿越大,甚至后来的已不成杯而变为大碗),只要见过真博物的实物,自然就不致妄断臆测。
(二)不同时期具有不同的纹饰与色彩

  陶瓷器上的华物纹饰同造型一样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并且由于绘瓷原料与技术的不断丰富和改进物中,无论在题材内容及表现形式方面都有其不同时期的水平和特点,因而也成为中华划分时代、鉴别真伪的一条有力线索。
  大体说来,瓷器纹饰的发展过程不外华中是由简到繁,由划印贴刻到雕剔描绘,由单纯一色到绚丽多彩。例如元瓷上惯用的变形物中荷花瓣(俗称“八大码”)图案,就是在晋瓷纹饰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尤其元代青花、釉物中里红等釉下彩的出现,开辟了瓷器装饰的新纪元,打破了过去一色釉的单调局面。明、中清以后各种色彩的发明更丰富了瓷器的装饰,而每一种装饰方法的出现都有其产生、成长、中博发展过程,因此也可据以推断器物年代的远近。如早期的青花、釉里红因为尚未充分掌华中握原料的特性,所以在元代制品中颜色美丽的较少,而且釉里红中常有色调灰暗或变为华物绛褐或灰黑色甚至流散的缺点。但大部分成熟的元代青花、釉里红纹饰布华物局都非常美观,图案不仅重视主次协调,而且惯用多层连续的花边纹饰,无论山石、花物中卉多在外留有一圈空白边线不填满色,形成一种独特的风格(至明代中期以后中此种画法渐绝,虽间或采用,但为数不多。此外由于原料成分的限制,在博华画法上也各有不同的时代特征,如元末明初有些使进口青料的瓷器,虽以颜色浓艳渲赫一时博华,但色调极不稳定,很不适于画人物,因而在元代纹饰中画人物的较少,也有华博所谓“元代人少,永乐无人,宣德女多男少”的说法。至于成化斗彩,虽然色泽鲜明,中晶莹可爱,却也受原料和技术的限制而有所谓“花无阴面,叶无反侧”的缺点,而且画华博人物不论男女老少,四季均着一单衣,并无渲染的衣纹与异色的表里之分。类似这些就物中表现为纹饰上的时代特征,往往为后世仿品所忽略,倘能加以注意,自然中博对于鉴别真伪会有一定的帮助。
  另外,在施用的彩色方面也可以找到一些时代上博中的区别,如根据已掌握的实物资料看,成化彩绘中没有黑彩,当时除用釉下钴画中华蓝线外,还用红、赭色描绘轮廓线。假如我们遇到一件釉上黑轮廓的成化彩瓷博华器,就应该怀疑它是不是真实可靠,因为黑轮廓线的应用最早不超过正德博初期。其他如粉彩的出现,现知不会早于康熙晚期,当然也很难令人相信施有粉彩的仿明瓷物中器不是赝品了。
  至于乾隆时期由于大量使用洋彩,并且吸取了西方纹饰图案的装饰方中博法,有些作品但求笔法线条精细与纹饰奇异,从而有部分花样失掉了固有的民中物族风格。这种瓷以乾隆中期以后的制品较多。其他如明代正德时期的官窑瓷器中多博中有用阿拉伯文字作装饰的。清代外销瓷器中也有画着西洋纹饰图案的,都物华是比较别致的一种装饰,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在用文字作为瓷器装饰的特华中点上,明、清两代制品仍有所不同。如明代瓷器有写梵文、经语、百福、百寿字的物博,而用大篇诗、词、歌、赋以及表、颂等作装饰文字的则是康熙时期的创作。例如“赤物壁赋”、“腾王阁叙”、“前后出师表”、“圣主得贤臣颂”等,此种只有文中博字而无图画的器皿历朝很少仿制。明确这一点,对判断时代和辨别真伪的具体工作华,也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根据纹饰的笔法同样也可看出时代特征。物中例如康熙瓷器由于当时对绘瓷方法十分重视,因而官、民窑瓷器在这方面的成就都非常中物可观,而且瓷器上的图案纹饰多是模仿名画家的笔法。只以画树方法而论,康熙枝干喜中用披麻皴,显得老笔粉披、奔放有力,而雍正彩所绘枝干只是描绘皴点,博物工力虽细,但笔力纤弱,索然乏味。若能仔细从它的起落转折等处看清笔法,自然物中会有助于我们的鉴定工作。至于明、清官窑纹饰多较为工整而板滞无力,民窑纹饰物则气韵生动而粗放不羁,这些都是大家所熟知的特点。不过,在官窑中又有所谓“钦限、部博物限”之分,民窑瓷器中往往也有近似官窑的作品,这种以清代带私家堂款者居多。物中
  提到官、民窑瓷器,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所谓“官窑龙五爪,民窑龙中物三爪或四爪”的问题。这种封建社会的典型纹饰,一般说来固然也提供给我们一条博华判断真伪和区分窑口的线索,然而并非是绝对的。相反,在民窑瓷器中既有五爪龙中物的纹饰,而官窑瓷器画三爪、四爪龙的作品也不是没有的。例如“宣德官窑青花海水龙纹天中博球瓶”及大量的“康熙官窑青花鱼龙变化折沿洗”等均画三爪龙,“康熙博官窑绿地素三彩云龙纹文具盒”画四爪龙。而元代民窑青花纹器皿则三爪、四爪、五爪博者均有,并且明、清民窑瓷器中也不乏此种例证。
  官窑瓷器上的纹饰往往还与当时最中物高统治者的爱好和意愿分不开。如明嘉靖皇帝迷信道教,于是多喜用八卦华、仙、云鹤一类的图案作装饰。清道光皇帝嗜爱鸟、犬、草虫,因而这一博类的画面也出现得较多。又如清代有赏赐瓷器之风,举凡雍、乾、嘉、道、咸五朝皇帝所赐中物群臣的瓷器,照例是以白地青花莲为主要纹饰,并以海水纹饰绘瓶口者为博华多(此种赏瓶通身共有九层花纹)。使用这种纹饰的含义,据说是表示为官以中物清(青、清同音)白为重,莲是廉(莲、廉同音)洁,海水是象征四海升平之中博意。其他如一桶(统)万年(万年青)、二蟹(甲)传芦(胪)、三羊(阳)开泰、四十六华博子、五伦图、六国封相、七珍、八宝、九莲登、百福、百寿、红蝠(洪福)齐中华天等,类似这些充满封建迷信色彩的纹饰,在明、清瓷器上出现的很多,如能进一华博步联系当时的时代背景,对于我们掌握其发展规律大有裨益。
  此外,如某些常用的瓷中华器纹饰在同时代的银器、漆器、铜器乃至织绣等方面得到有力旁证的事例也屡见不鲜。若能华博举一反三,互相印证,往往能发现时代特征,找出共同的规律,而对于历代瓷器纹饰中华博较为突出的时代特征尤其需要了如指掌。例如元瓷的变形荷花瓣和山石花朵不填满色的华中画法,永、宣瓷的牵牛花与海水江芽,正德瓷的回文的行龙穿花,嘉、万华瓷的花卉捧字和道教画,康熙瓷的双犄牡丹和月影梅花,雍正瓷的过枝花与皮博球花,以及乾隆瓷的万花堆和锦上添花等纹饰,在决疑辨伪中有重要作用。
  总之,观物中察瓷器纹饰既要考虑到它由简单到复杂,由一色到多彩的发展过程,也要留意博其题材内容、笔法结构以及时代风格和所用材料,并且多参考其他旁证,方可得出初步认识中,当然还不能执此一端即轻下结论,因为后世利用所谓复窑提彩、旧胎刻填加彩、加暗花等华种种手法制成的仿品,往往足以乱真。必须进而结合其他方面的特征,作全面的分析研究。
(三)掌握住明、清两代款识的规律

  根据款识以定瓷器之新旧真博中伪,是鉴别工作中比较重要的一个环节。因为今日的传世品和仿品以明、清两代瓷器居多,物华而明、清官窑绝大部分都有年款,并且各有其特征。只以明代款识而论,就有所谓中华“永乐款少,宣德款多,成化款肥,弘治款秀,正德款恭,嘉靖款杂”一类的说法。因博物此研究各代款识,首先要注意其笔法,如横、竖、撇、捺、勾、挑、点、肩等八笔的特华物征,都须认真加以领会和对比,以有助于识别真伪。由于每个人的书法不同,写官华中窑款的字体又必须经过选择,具有一定的水平,因而写仿款的人势必谨慎地摹仿,博华惟恐有不似之处。既然过于谨慎,就难免失于局促,笔法也不容易自然生动。这种破绽,只物中有多结合实物反复印证方能看出。
  然而,只靠这一方面的研究仍嫌物博不足,尤其是元代以前瓷器并无正式官窑年款。虽然根据文献记载,北宋曾有物博带“景德年制”四字的瓷器,但未见实物。只见过耀州窑有印着“大观”、“政和”字物样的碎片,元代也只有带“枢府”、“太禧”以及干支的器皿,且为数甚博华少。明清两代纵有款识,而晚清及民国所仿字体十分逼真,极难识别,必华须同时详较其字体及位置,方不致发生错误。例如永乐年款以现有实物来说,只见到圆器上物有四字篆款写、刻或印在器里部的中心,而文献上还有六字款的记载,但无实物,并且在琢博物器上也未见过带年款的器皿,不过仿器却有四字或六字楷、篆字款写在器中华里或底足、口边的。又如宣德款所谓“宣德年款遍身”的说法。普通多在底足中心中物或圆器里心与口边,或琢器的口、肩、腰、足一带。甚至个别还有双款(如合欢盖盒、文具华博盒等在盖里和底足均有年款)。这类款识有竖款也有横款,六字款多而四字款少。至于嘉靖华物年款的排列方式较前复杂,除单行横款、双行直款外,尚有环形款,十字款(即上物博下左右写)等。诸如此类,都需要进一步掌握其规律。
  大致说来,在字体方中面明代多用楷书款(只有永乐、宣德、弘治和其他等少数例外);清代顺华治、康熙二朝亦为楷书盛行期(康熙篆书款尚不及百分之一),雍正则楷书款多于篆书款,物博由于乾隆开始篆书款渐多于楷书款,嘉庆以后篆书款遂成为主流,直到清末才又恢复以中华楷书款为主的趋势。而明、清两朝的楷书款与篆书款书法上也各有其不同的风物华格,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了。
  其次还应仔细观察款色。例如明、清瓷器款识多物中以青花为主,明代款的青花颜色若用放大镜照视,多是深厚下沉,清初仿品也大致如此。道物华光以后的仿品青色则散涣,而且浅淡上浮。尤其是宣德款色往往在同一器物上呈现黑、物中蓝、灰等几种颜色,这一点虽不美观,但是后世绝难仿效的特征。自明正德至清代末期中的款色增加甚多,有红、绿、黑、蓝、紫、金等色,并且也使用了刻、雕、印华博、堆等方法,然而仿制品在款色与刻、雕、印、堆的方法上并未减少。只有认物真加以区分,方可看出因用料和技术不同而各有其书法特点,同时由此也可大体判断其时代物博真伪和瓷质优劣。例如康熙青花款的“康”字多用半水(水)或楷水(水华博),很少写成泰水。但是堆料款“康熙御制”的康字却受原料特性与边框的限制,物华不易舒展,又如乾隆时期以前多用青花款,其后多用抹红款,而且清代康博中、雍、乾堆料款的瓷器绝大部分是官窑中的精品。
  在用字和写法乃华至字数方面也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例如明代官窑有的题某某年制,有的题华中某某造,而清代官窑却一概都用“制”,还未发现有用“造”字的。其他如宣德的博华“德”字心上不写一横,成化的“成”字有所谓“成字一点头肩腰”的特征,万历的“万”博字也有羊字头与艸字头的不同,以及写“康熙御制”四字款的瓷器90%以上为当物中时新制的精品等等,这些都是鉴定工作中值得注意的地方。
  明、清博瓷器除一般的官窑款外,民窑瓷器中带年款的也不在少数。但大都是景德镇所制,其他博地方窑写款的极为罕见。除上述记年款识外,还有所谓堂名款(中和堂、慎德中华堂)、殿名款(如体和殿、储秀宫)、轩名款(如宜古轩、尘定轩)、斋名款(如华博拙存斋、乾惕斋)、吉言款(如万福攸同、德化常春)、赞颂款(如万寿无疆中华、洪福齐天)、陶工款(如吴为、崔国懋)、珍字款(如珍赏、珍玩、奇华物石宝鼎之珍)、用字款(如上用、公用)、干支款(如康熙辛亥中和堂制、辛中物丑年制)、供养款(如“信州路玉山县顺城乡德教里荆塘村奉圣弟子张文进喜舍香炉花瓶一中华付,祈保合家清吉,子女平安,至正十一年四月良辰谨记,星源祖殿胡得一元中物帅打供。”“皇清康熙甲子岁仲秋日吉旦供奉普陀禅院圣佛前。”)等等。
  总之物华,观察款识既要注意其笔法、字体、位置、款色和字数、结构等各方面,也应当知道同博华一时款识笔法早、中、晚期仍有不一致的地方,只是在风格及色调上不失其时代特征。因此华物务必互相印证,稍有可疑之点,便应作进一步的推敲和研讨。何况仿品中尚有新物旧款与真物坯假彩等手法,主要仍须根据造型,其次要参考纹饰、胎釉等各种特点,物华如此步步深入,才可能具有比较可靠的辨别能力。
(四)细致观察胎釉物华的特征

  由于时代和地区不同,在胎釉成分和烧造方法上也或多或少有着博比较明显的差别,因此在鉴别一件陶瓷器时决不能离开这方面的细致观察。
  物 观察古瓷的釉质,一般要注意其釉质的粗细、光泽的新旧以及气泡的大小、疏博物密等几方面的特征。如旧瓷多有所谓“莹光”或“酥光”一类的光泽,这种深厚温润的物华釉光是由于年深日久而自然形成的。新瓷则多具有炯炯刺目的“火光”,华中但是有些仿品经过茶煮、浆沱、药浸、土埋的方法加工处理后,也可以将中博此种“火光”去净(如用放大镜仔细观察,即能找见破绽和不自然的光泽物博)。相反地,一向被妥善保藏的旧瓷,有些从未启封而保存至今,一旦开箱其博光泽依然灿烂如新(如遇到此种崭新的旧瓷,须从器形、釉质、色彩、纹饰、款识等几华博方面详如考虑)。所以,如果只凭暗然无光即所谓“失亮”一点作为历年久远之证也是不可博华靠的,又如一般旧瓷常有所谓柳叶纹、牛毛纹、蟹爪纹、鱼子纹、鳝血纹、冰博中裂纹等大小不同的片纹,这些虽成为宋官窑、哥窑、汝窑等等瓷器上自然出现物博的特征,然而后世仿品同样能凭人力作出相似的片纹。尤其是雍、乾时期景德镇仿官、仿哥物中的制品最能乱真,稍不经心极易混淆。因此仍需进一步观察釉中所含气泡中的大小疏密,方不致眩于假象。如官、哥窑釉泡之密似攒珠,汝窑釉之疏若晨星,物博以及宣德釉面有所谓的“棕眼”等,这些都是不易仿作的特征,可以当作划分中物时代的一条线索。
  此外,在观察釉质时对于釉层的厚薄程度及缩釉、淌流状华中态也需要加以注意。如宋均窑瓷釉多如堆脂,定窑瓷釉多有泪痕,明、清脱胎华中瓷釉竟薄如卵幕或莹似玉石,这些固然都是难能可贵的特点,可是后世仿品也物博能大体近似。若不参照其他方面的特色,并注意器里和口边、底足等处,则往往失于片面。博例如元代琢器表里釉多不一致,而且常有窑裂、漏釉、缩釉、夹扁的缺陷物博;永乐白釉器皿的口、底、边角与釉薄处多闪白和闪黄色,釉厚聚处则闪浅淡的豆博物青色,并且琢器的表里釉多均匀一致;康熙郎窑红釉则有所谓“脱口垂足郎不中物流”以及“米汤底”“苹果青底”等特征。这些都是后世仿品难于仿效之处。
  至物博于明代景德镇官窑的釉质多有肥厚之趣,清代初期官窑釉质则有紧密之感博,不过是就一般而论,当然也有例外,而且后世的仿品在这方面更不乏乱真之作。所以说只中华凭釉质而断瓷器的新旧真伪仍嫌不足,必须进一步研究其胎质。
  鉴别胎质主要是观察博底足。大致说来,元代器皿底足多露胎而质粗,明、清瓷器有款者底多挂釉(但也物有极少数底款有釉而周围无釉的),清中叶以后则露胎者渐少。但无论任中何时代的器皿,在圈足的边缘或口边露胎和器身缩釉之处,大都可以看出胎质火化的特色。华物例如元瓷胎多粗涩而泛火石红色,明、清瓷胎多较洁白细腻而且很少含有中杂质,火石红色也减少甚至不见。这些一方面标志着胎土淘炼方法随着时代的推移而不断进中华步,同时也自然形成了早晚、真伪之间的一条分水岭。试以明代永、宣的砂底器皿而论华物,因为选料和淘炼技术较元代粗细,虽亦不免含有微量杂质,形成黑褐色的星华中点,但已少有凹凸不平的缺点,用手抚摸多有温润细腻之感。而明末清初中华的砂底器皿及后世仿品的胎质则比较粗糙,又如成化的瓷质一向以纯洁细润著博称于世,迎光透视多呈牙白或粉白色,并且具有一种如脂如乳的莹润光泽。而博华雍正官窑仿成化的瓷器尽管在造型、纹饰和色调方面都有相当成就,同时其釉质、胎质在表物面上看来也十分逼真,但若迎光透高则呈纯白色或微闪青色。
  上述这一点当然也关系中到原料本身质量的改变,例如对于嘉靖瓷质不及前朝,一般多归咎于“麻华中仓土”渐次告竭。《博物要览》中曾有“夸饶土渐恶,较之往日大不相侔”的说法博物。然而也不宜过分执着于胎土的颜色和粗细之论,因为即使是景德镇同一华博时代所产的瓷土,也决不止采自一两处产坑,从而有的细腻滑润,有的细而不润,有的中物甚至相当粗糙,何况胎土配合的成分也是决定胎质的关键,而且由于制作博方法和火候不同,胎色又有纯白、微黄、微灰或微青等若干区别,因此如果凭胎体本身的质华中量作为断代的标准,还是不够全面的。
[1] 有些胎体过薄的器皿如脱胎瓷和物永乐、成化瓷一类,因露胎处极为细小,较难辨别胎土的颜色。有些即使不是薄胎,但华中因裹足支烧而足不露胎,或受窑火影响而使露胎颜色发生变化,如所谓“紫口铁足”的华博器皿在宋、明、清瓷中均不乏其例。这些似已成为鉴别上的重要条件,然若剖博视其断面,便可发现未直接受窑火煅烧的内部胎色并不如此。同时,一般传世品经华物过多年的污染,也很难辨清胎体的本来颜色。所以为了有助于胎质方面的物华鉴别,有时还需要兼用比重量、听声音的方法(如所谓瓷胎声音清脆,缸胎体重而坚硬博中,浆胎体轻而松软等)。至于带有支钉痕的器物,如能细审其钉痕的大小、形状及数目、颜物色,也是大有裨益的。
  一般说来,永、宣、成瓷胎均较元瓷为轻,而宣德器皿又比永博中乐为重,若由断面剖视元、明器皿,在口边处的厚薄区别并不很大,主要全在器身和器华博底相差悬殊。其他如后世新仿的宋吉州窑黑釉圆琢器皿,无论其外貌如何神似,总觉声音清博物脆(古瓷研究者术语中所谓声音发“冷”),而真者声音反觉沙哑,也是中一个明显的实例。
  由此可见,辨别胎釉的方法是,既要用眼光辨其色泽,度其厚中物薄,审其片纹,观其气泡,也要用手摩挲以别粗细,用指扣敲以察音响。可以说耳中华、目、手三者并用,方不致限于表面或拘于一格,而对于旧坯新彩、补釉提彩、旧彩失色重华博画,以及旧白釉器新作暗花、款识等各式种样的仿品。尤其应当慎重研究。如果满足于华物局部的特征相符而失于整体的条件不合,或只看外表而忽略器里,或但观釉色华博而不问胎质,都是片面的。所以说造型、纹饰、款识、釉质、胎质等鉴定方法物华必须同时并用,方能收到殊途同归,全面一致的效果。
元代官窑瓷器吸引现代收藏家和“另类投资者”,可分三大品种:一为釉里红,二为青花,三为卵白釉枢府瓷,皆为景德镇所设立的“浮梁瓷局”烧造。
元代青花瓷以大型器为精,配合娴熟画法,辄予人磅礴刚健之感,甚引人入胜;但保存完整者极少,藏于中外各大博物馆的珍品不足200件;流落民间者甚稀,故身价倍增。
元代釉里红乃于中期创烧,呈色不稳定,常常发黑发灰,红色不鲜纯,且见晕散,盖釉里红属釉下彩,要用铜红作着色剂,以高温烧成,初期技术难以掌握,烧至摄氏1250度以上,铜元素易游离而散失;在还原过程中压力亦不稳定,难以变成呈鲜红的氧化亚铜,故烧成品少,釉彩纯正者更如凤毛麟角;历来拍卖多数以天价成交。
至于卵白瓷,精粗不一,压模印花制作水平参差;早期釉含铁多,白中泛青,后期釉层厚而失透,以致纹饰模糊,上品现已难觅。收藏家多偏重釉里红与青花。
元代另有烧制一种青釉器,甚受人忽视。例如附图就是元代较少有的青釉葫芦形瓷注子,高约13公分,富时代特色,乃继承宋代青瓷制作技术,但不如宋代者洁净莹润,传世完美品极少,十分难得。


元朝瓷器 - 元代瓷器 - 参考资料

http://www.jdzciqiw.com/html/tcwh/2772.html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4-03-15
扩展阅读:
1《中国陶瓷史》文物出版社982年9月 2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75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69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