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克隆生

    “罗彩霞”不是孤独的,2009版的“罗彩霞”事件也不孤独。南都记者在缜密调查后发现,中国部分高校存在类“罗彩霞”的“克隆”大学生并不鲜见。

    编辑摘要

    目录

    介绍/克隆生 编辑

    克隆生 克隆生

    6月初的一天,大三学生“张阳”被辅导员叫到办公室,辅导员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上面查出你是假学生,你得退学。”

    “张阳”似乎有所准备,他站着,低头沉默了一会儿,问“还有没有余地”?辅导员无奈地摇头:“如果你还想听课,可以办一个旁听手续。”

    晚上,“张阳”的家长打电话给辅导员,辅导员让他们“赶快找找关系”。

    内容/克隆生 编辑

    这一天,在河南西南部这所二类本科学院的一个系内,包括“张阳”在内的10名同学陆续被辅导员叫去面谈。他们都被查出身份造假,换句话说,他们是冒名顶替的“克隆生”。等待他们的是被清退的命运。“张阳”所在的高校,这样被清退的假学生达300多人。

    2009年以来,一系列“罗彩霞事件”层出不穷,教育部于当年下半年起在全国范围内清查高校冒名顶替假学生。虽然最终数据尚无公布,但仅南都记者掌握的云南省2009年普通高校学历电子注册遗留数据中,就有1547名学生“查无录取信息”。

    假学生“聚集地”,以二三类本科高校特别是民办高校和二级学院尤为泛滥。

    在南都记者重点调查的河南省,假大学生事件层出不穷,已成清晰完整的产业链。其造假手段的隐蔽、完备以及安全系数之高,远超罗彩霞事件,非教育部的清查举措所能打击……

    最 “低级”的冒名顶替/克隆生 编辑

    2007年7月,名叫张阳的信阳籍男生被河南西南部一所二类本科院校录取。9月,2007级新生开学的时候,张阳并未来该校报到。

    张阳的“缺额”信息,通过该校内部人员隐蔽的传递、运作,化成一个匪夷所思的现实:10月,2007级新生报到就绪、军训结束后,一名自称“张阳”的冒名顶替者出现在学校里。

    每年,该校新生报到结束后,总有假张阳这样的学生到来,时间持续到年底甚至来年的第二学期。

    “凡是这样的学生,都是有关领导们领着来的。领导跟辅导员说得也很清楚:‘这是假学生,多照顾,有事提前打招呼’。”“张阳”所在院系的学生工作负责人高明告诉记者。

    高明介绍,假张阳的所有入学手续都由学校内部人操办,当他出现在院系的辅导员面前时,已是无足轻重的最后一关。

    入学后“张阳”很快融入活泼、热情的同学群里,社交表现与其他学生并无二致。唯一明显的区别,就是成绩差,与其他冒名顶替者一样,老是雷打不动地排年级倒数。

    自己真实的姓名,“张阳”极少与人提及,高明也心照不宣。甚至到“张阳”三年后被清退之时,高明仍不知道他真实姓名。

    “这种造假的方法是很拙劣的。”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一旦被顶替的学生重新考上大学,根据现在教育部的清查办法,姓名、身份证号码重合的问题肯定会暴露,造成冒名者的学籍无法注册,也面临被清退的危险。

    而“罗彩霞事件”的曝光,正是这种风险的体现。“假张阳们”多来自于二三类本科院校、特别是民办高校、二级学院。由于近些年的财务方面的压力,刻意放松对招生工作的管理,以致造假频繁。

    今年5月,《中国青年报》披露了商丘科技职业学院主动招收假学生的事例。

    自建校以来,这所民办学院每年都有大批被录取但没来报到的学生。迫于财务压力,校方主动联系考分不够的学生,让其顶替不来报到的学生入学。

    据南都记者的调查,“假张阳”的炮制方法,可说是技术含量最低的一种。还有两种炮制方法,更为隐蔽、安全。

    炮制“安全”的假学生

    调查显示,第二种炮制假学生的办法,即考生之间购买录取者相关资料。

    顶替者全套买下被顶替者的录取通知书、身份证、户籍、学籍等资料,被顶替者则将户籍、身份证等资料重新办理,变成另外一个人,来年再考。

    记者接触到的商丘一所民办本科院校的毕业生吴浩即是这种类型。

    当年高三同届的同学中,有一名与他同姓的人考上了这所学校,但是这名学生不愿意去就读。于是,在班主任牵线下,吴浩买下了这名同学的录取通知书、身份证、户口、学籍等。

    以后,吴浩就改换成这名同学的名字,吴浩的家人也帮该同学重新办理了一个户口,该同学根据户口重新办理了一张身份证(与原身份证号码不一样)。虽然该同学没有改名字,但已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第二年,该同学考上了河南另外一所大学。吴浩一直没有和他见过面。

    高明告诉记者,他的系里有名女学生,在很多公开场合称自己是冒名顶替的假学生,她的新生登记表中,“曾用名”一栏里也赫然填写着自己的真名;还有一名女学生,与高考准考证上的照片明显不符,她去申请助学贷款,申请书要求家长签字,她表现得非常紧张,因为在学籍档案中,她的“父母”,并非她的父母。

    第一名女生顶替了新疆的一名学生,第二名女生顶替了他们高中同班的一名学生。同样,被顶替者也是更换了户籍资料。

    商丘市一名精于此道的专业人士向记者介绍:买到通知书的学生,不但要付钱给买家,也要打点大学招办、辅导员等;再者,虽然高中时的一套档案(普通高中毕业生登记表、团组织关系、体检表等)可以通过高中老师造假,但是身份证、高考报名表、准考证等证件上的照片与本人均不对照。(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南都网)

    “这种方式(买现成的通知书)成本大、风险高,所以,做不大,无法形成产业。做假学生生意的人,一般不用这种方法。”这位专业人士告诉记者。

    第三种方法,即学生造假的产业化状态:卖方不是真实的被录取的学生,而是手握完整的大学录取资料的专业造假人士。

    上述商丘市专业人士向记者道出了“产业化”炮制程序:

    高考前,专业人士会通过派出所户籍警的关系,办出大批虚假户口,称其为“虚假户口”,其实也是真的,因为在

    公安部门的户籍系统有注册。专业人士出手大方,假户口一办就不少于10个。

    这种虚假的“真”户口上的人名,一般都是很常见的张王李赵之类的姓,这样好卖,因为很多人尤其是男生一般不愿意改姓。

    然后,专业人士通过学校的关系找来替考的“枪手”。“枪手”根据假户口办出临时身份证,再以临时身份证在当地报名高考。

    在高考报名前,专业人士也通过高中的关系,办理好了所需学籍。

    替考学生考完试、录取、拿到通知书后,专业人士给他们报酬(一般之前就付有定金)。2万-4万元不等,像商丘师院这样国家第二类本科院校,一般是3万元。

    拿到报酬后,替考学生的使命也就结束了,临时身份证的使命也结束了,因为临时身份证的有效期仅有3个月。

    这样,专业人士们拿着一整套东西:高校录取通知书、户口、学籍,待价而沽。

    “商丘师院的通知书,前两年卖到6万左右,去年开始风声紧了,要8万以上。”上述专业人士告诉记者。

    买家买了,就用这个假人的名字去上学,通过假户口,再办出一个二代身份证。这样,假学生的身份证、高中的学籍档案等都是真的。

    2010年年度新词语/克隆生 编辑

    此词经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等机构专家审定入选2010年年度新词语,并收录到《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中。

    提示性释义:指通过非法手段获得合法手续或身份从而顶替他人去读书的人。因这类学生的产生类似克隆的过程,故称。

    例句:简单地清理“克隆生”并不难。要真正击碎“克隆生”制造链条,还必须对涉案部门、人员进行严厉惩处,建立起防范其权力寻租、腐败的机制。(2010年7月4日<新民晚报>)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4-07 08:50:44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