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六书说

    古人把汉字的造字方法归纳为六种,总称“六书”,即所谓“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

    编辑摘要

    目录

    概述/六书说 编辑

    六书说

    古人把汉字的造字方法归纳为六种,总称“六书”,即所谓“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 “六书”是古代学者根据汉字的形体结构和使用情况,加以分析、归纳而出的字体分类,而决不是古人依照这六种法则来创造文字的。许慎在《说文解字•叙》中具体地为“六书”下了定义,举了字例。后来,经过历代文字学家的总结补充修正,成为一套完整的理论,人们称之为“六书说”。

    理论形成/六书说 编辑

    从造字的角度分析汉字结构,从先秦时代就开始了。例如《韩非子•五蠹》:“古者苍颉之作书也,自环者谓之私,背私谓之公。”

    “六书”一词最早见于《周礼》。《周礼•地官•保氏》“保氏掌谏王恶,而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这里列举了周代用来教育贵族子弟的“六艺”项目,其中有“六书”但《周礼》并未具体说明六书的内容。也没有对六书的解释。

     至于六书的细目,到汉代才有记载。汉代记述六书细目的有三家,一为郑众,《周礼•地官•保氏》注中引郑众的话“六书:象形、会意、转注、处事、假借、谐声。”一为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云:“周官保氏,掌养国子,教之六书,谓象形、象事、象意、象声、转注、假借,造字之本也。”一为许慎《说文解字•叙》云“周礼八岁入小学,保氏教国子,先以六书。一曰指事,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见意,上下是也。二曰象形,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诎,日月是也。三曰形声,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四曰会意,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撝,武信是也。五曰转注,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六曰假借,假借者,本无其字,依声托事,令长是也。”

    许慎不仅指出了“六书”的名称,还给每一书下了定义,举了例子。据唐兰先生考证,三家之说同出于一源,因为班固的《汉书•艺文志》是根据西汉末古文经学创始大家刘歆《七略》删节而成的,所列六书名目、次序也应本于刘歆所述,而郑众、许慎的学术师承又与刘歆有渊源,郑众之父是刘歆的学生,许慎之师贾逵的父亲贾徽也是刘歆的学生。然而三家的细目有两点不同:一为指事、会意、形声的称谓不同,二为各书次第不同。后世研究者认为,称谓不同反映三家对这三书的认识可能有差异,各书次第不同反映三家对各种字产生的先后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后人在阐述六书理论时,多依朱宗莱的主张,从许慎六书的名称而遵班固六书的次序,即“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

    具体内容/六书说 编辑

    1. “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诎,日月是也。”
    “象形”字的结构特点是依样画葫芦,即许慎所谓的“画成其物,随体诘诎” 。“诘诎”的意思是弯弯曲曲。“画成其物,随体诘诎”的意思是,画成那事物的样子,笔画随着所表事物的外型特征弯弯曲曲。 “象形”所表示的意义对象一定是看得见、有一定外型的具体名物,即必须是有形可象的。所用字形与意义对象在形体上具有同一性。例如“日”古文字像太阳形,“月”古文字像月牙形。其本义就是太阳、月亮。

    六书说日                                 月

     许慎的定义和例字,表明象形字有如下特点:
    (1) 是独体字,即《说文解字•叙》中所谓“文”。
    (2)由象形符号构成,字形近于图画,所画即为字义所表事物的轮廓或具有特征的部分;部分象形字中有饰画。

    象形字的符号性是很明显的。表现在它很强调对象特征的突出。如“牛”字突出了牛角,“虎”字强调其张口露齿及斑纹等。象形造字法是一种最简单的造字法,很难用于表示意义抽象的或没有具体形象的概念,显示出很大的局限性。但是它却为指事、会意、形声字的构成创造了条件。

    象形字举例:
    人  甲骨文象人体的侧视形。
    女  甲骨文象交手曲膝的妇女形。
    首  甲骨文象人头侧视形。金文则突出一个眼睛,以代表整个面部,上加一层头皮几根头发,以示头盖。
    目  甲骨文象人眼形。小篆改横为直,形已失真。
    臣  甲骨文象竖目形。字形画顺服的奴隶俯身时的一只眼睛,本义指奴隶。
    自  甲骨文象鼻子形。小篆形已失真。后加声符成形声字“鼻”,以表其本义。
    马  甲骨文、金文、小篆,象马的侧视形。
    牛  甲骨文象牛头形。

    六书说六书说

    羊  甲骨文象羊头形。
    鹿  甲骨文象鹿侧视形。
    木  甲骨文象有枝干根梢的树形。
    水  甲骨文象流水形,字内小点为水流过的山丘之属。本义为河流通称。      
    眉  甲骨文、金文、小篆象眼目上的眉毛形。
    果  甲骨文象树上结有果实形。小篆将甲骨文上的三个果实省为一个,同时加上饰画“十”。
    血  甲骨文象用牲血祭祀时盛在器皿中的血滴形。

    2.“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可见,上下是也。”

    六书说上下

    由于许慎定义的说解含混而笼统,“视而可识” 是说一眼看上去就可以认识大体,可作为对六书每一书文字,乃至世界上一切文字的要求;“察而可见”是说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意义所在,适合假借字以外的各书文字,因而后世学者对指事的认识难免有异。

    今人于省吾梁东汉对指事的阐释,应最接近许慎指事说原意,在众说中最为合理。他们认为,指事是一种用抽象符号来指示字义所要表达事物的字。(于省吾 《甲骨文字释林》和梁东汉《汉字的结构及其流变》)其说是据许慎的例字“上”、“下”与小徐本中注有指事二字的“本”、“末”和“刃”等字的构形特点推论出来的,抓住了字的形义关系,故为世人所普遍采用。他们把指事分为纯粹符号性质的指事字和在象形字上加抽象的指示性符号的指事字两类。前者基本上是由早期的符号演变而来,由极简单的点划所构成,如“上、下”二字以及“一”至“九”的纪数字,后者仅有一个独立的偏旁,而附以并非正式偏旁的极简单的点划,如“本、末、刃”等字。

    据此可知指事字显然有如下特点:
    (1)是独体字
    (2)有抽象的指示性符号,用以指示字义所要表达的事物。
     指事字依赖具体的形,再加上指事符号表义,所以这种造字法跟象形造字法一样具有很大的局限性。这也就是指事字在汉字里数量最少的原因。

    指事字举例:
    上  甲骨文以弧形为基准线,代表某一事物,其上方的短横为指示性符号,表示字义是位置在高处。金文改弧形为长横,或加一竖作饰画。小篆改短横为竖。
    下  甲骨文构造与“上”相似而方向相反,本义是位置在低处。金文、小篆的字形变化也与“上”相同。
    本  金文、小篆在木下用点或横指出树根之所在,本义指树根。
    末  金文在木上用一横画指出树梢之所在,本义指树梢。
    朱  金文、小篆在木中用点或横指出树的主干之所在,本义指树干。后加木旁作“株”,表其本义。
    亦  甲骨文在正面人形(大)的两腋下加两个点,以指明人的臂腋之处,本义为腋。“腋”是从肉夜声的后起形声字,其声符“夜”是从夕亦声的形声字。
    亡  甲骨文在刀上加一竖画,以示其锋芒之所在,本义为刀的锋芒,是“鋩”字的初文。小篆字形有变化,《说文》误释为“逃也。从入从乚。” “逃”为其假借义。
    寸  小篆作又下加一横,以指出中医所谓寸脉或寸口之所在。林义光《文源》:“又,象手形,一识手后一寸之处。”本义为寸脉、寸口。因其距手的距离,后借表长度单位,十分为一寸。
    中  甲骨文在带有或不带有漂斿的旗杆中央加一个圈,以指出中央部分,本义是中央、内里。
    厷  甲骨文在一条人臂上加弧形指示符号,以指人胳臂自腕至肘的一段部位,本义是手臂从肘到腕的部分。是“肱”字的初文。
    孔  金文作子上加一符号,指示小儿头角上有孔洞,本义当为囟门,即婴儿头顶骨未合缝处,也称脑门儿。《说文》训孔为通,应为词义的引申,字形的假借。
    身  甲骨文作人上加一弧形符号,指出身体的躯干部分之所在,本义是身体的躯干部分。金文字内增加了装饰性点画。
    亟  甲骨文作人上下各加一横画,表示极端,为“極(极)”字初文。后篆文加口和又或攴,表疾速。
    匈  甲骨文在卩上加乂,表示人的胸部所在,本义是胸膛,是“胸”字的初文。

    指事字与象形字的区别:
    指事字和象形字都是独体字,二者区别在于字内有无抽象性指示性符号。凡字内有抽象性指示性符号的独体字为指事字,字内除饰画之外,只有象形符号的独体字则为象形字。例如:
    旦  金文象旭日初升,下边还连着地面(一说为云气)之形,本义为天明、早晨。小篆字下一横由地面(和云气)变来,是象形符号。因而旦字为象形字而不是指事字。
    至  甲骨文象矢落下至于地面形,本义是到、到达。字下的一横象地面形,为象形符号,所以至字不是指事字而是象形字。

    清人段玉裁称表示某一类事物的独体字为指事字;明人王应电把字形象人处理的事的字称为指事字,现代学者徐中舒发展王说,把字形象人为的事物的字称为指事字;清人王筠把为无形可象的事而造的独体字称为指事字;明人吴元满、清人朱骏声把用其他五书都无法解释和归类的字都称为指事字。以上诸说都不合许慎原意,故我们不予采纳。

    3.“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撝,武信是也。”
    会意的字面意思是会合成意,即由若干符号相互构成一种联系来表达某种意义。这种意义跟每个偏旁的意义都不相同,通常是动词、形容词,或没有具体形象的名词(如表示时间概念的名词)。这类意义比较抽象,很难用象形的方法来表现。

     分析会意字的表述通常按照《说文》的术语称为:从某,从某。
    会意字是并列字类即两个以上的字,会合它们的意义,来表现该字义所指向的事物,武字、信字就是这种字。
    “武”字篆文由止戈二字组成,许慎引《左传.宣公十二年》中“止戈为武”,把“武”的本义解释为制止干戈(即战争)。“信”字篆文由人言二字会合成意,许慎释其本义为诚实,人言必须诚实。而按现代学者研究,“止”本象人的脚,在别的会意字中多表人的行走前进,所以止戈会意是持戈前进,即征伐用兵的军事行动之意;“信”字是以“言”作形符以“人”作声符的形声字,而非会意字。

    从许慎的定义和例释中,可以发现其所谓会意字的特点:
    (1) 是合体字,由可独立成字的偏旁组合而成。                
    (2) 偏旁都是形符,即表义的偏旁。 
    就《说文解字》中对具体字的分析来看,会意字有两种类型:                     

    (1) 以形会意,即通过偏旁的形象意义来会意。例如:               

    六书说六书说

    休  息止也,从人依木。           
    杲  明也,从日在木上。

    (2) 以义会意,即通过偏旁的独立词汇意义来会意。例如:      

    雀  依人小鸟也,从小隹。                   
     犬肉也,从犬肉。

    从汉字的实际情况来看,西周春秋以前产生的会意字,绝大多数是以形会意的,战国秦汉以后产生的会意字,则大体上是以义会意的。班固 所谓象意,大概是说的前一类会意字吧。

    会意字举例:
    析  甲骨文从木从斤。斤为斧的象形。本义是破木,即劈开木头。
    伐  甲骨文从戈从人,表以戈刃砍人的头。本义是砍杀。《说文》据小篆释形为“从人持戈”,非是。
    及  甲骨文从人从又,表一只手把前边的人抓住。本义是赶上逮住。
    光  甲骨文从火在人上,表人头顶上有火光照耀。本义是光辉。
    隻  甲骨文从又持隹,表捕鸟在手。本义是猎得禽兽。为后世獲字初文。《说文》释义为“鸟一枚也”,是后起义。
    秉  甲骨文、金文从又持禾。本义是执持。
    疒  甲骨文从人从爿。爿象床形,为“牀”之初文。人旁或有数点,象人有病出虚汗。本义是疾病。小篆人讹作一。
    宗  甲骨文从宀从示,表示室内置示(即神主)。本义是宗庙。
    毓  甲骨文从女从倒子,表妇女生小孩,本义是生育。为“育”字之初文。
    男  甲骨文从田从力。力象耒形。表示用力在田间耕作的人。本义为男子。
    婦  甲骨文从女持帚。表示从事家务劳动,侍箕帚的女性。本义为妇女。
    从  甲骨文从二人相随,本义是相听从。
    比  甲骨文从二匕。匕象饭匙形,二匕放在一起,表示并列。本义是并列。因人与匕字形近,故古人常把“比”和“从”字形混淆。《说文》释为“密也。二人为从,反从为比。”亲密当是词义的引申,字形的假借。甲骨文中“比”与“从”二字各自都正反无别,故“反从为比”非是。
    步  甲骨文从二止。以一前一后的两脚表示徒步行走。本义是步行。
    北  甲骨文从二人。以一左一右背对着的二人表示背离。本义是背离。作北方讲,是字形的假借。
    友  甲骨文从二又。以两只右手放在一起来表示友好相助。本义是朋友,即同志友好的人。
     甲骨文从三力。力象原始的农具耒形。三耒并耕,表示合力。本义为合力。后起字恊、勰、協,一表同心之和,一表同思之和,一表同众之和。
    森  甲骨文从三木。以表林木繁茂。本义是树木众多的样子,即树木丛生茂密。
    以上会意字均为以形会意。它们有的形符不同,有的形符相同,人们或称前者为异文会意,后者为同文会意。
    劣  从少力,本义是羸弱少力。
    耷  从大耳,本义是大耳朵。
    歪  从不正,本义是偏斜不正。
    岩  从山石,本义是山上的石崖。
    甦  从更生,本义是复苏。这个意义初借用苏草之“苏”表示,后造此字。现在已作为异体字被废除。
    尟  从是少。也写作“尠”,从甚少。本义是少见、少有。这个意义最早借“鲜”字表示,后造此字。现已作为异体字被废除。
    嵩  从山高,本义是高山。后借以表中岳的山名。
    昶  从日永。永有长义。本义是日长。
    以上会意字均为以义会意。其形符多可连读成语,所成语即其本义。方言区的人为了书写方言词语的需要,古今都造过一些方言字,其中有不少这类会意字,例如:
    从不长,本义矮。音矮。
    从不生,本义死。音终。
    从大坐,本义隐。音稳。
    从不大,本义瘦弱。音恩。
    从小人,本义小儿。音鸟。
    从人水,本义人在水上泅水。音泅。
    从大衣,本义宽大。音宽。
    躉 从萬足,本义整、整数、整批。音

    4.“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
    形声字通常由两个部分构成:形符(也叫做意符)——表示意义或字义的属类声符——表示该字的读音。形声字是用与字义所表事物有关的字来作形符造字,取比拟新字读音的字即读音与新字相同或相近的字来跟它合成新字,江字、河字就是这种字。“江”字许慎认为其本义是长江,“从水,工声”。“河”字许慎认为其义是黄河,“从水,可声”。二字是用与其字义所表事物有关的“水”字作形符,分别取音同音近字“工”和“可”作声符来配合成的。

    从许慎的定义和例字,可以看出其所谓形声字的特点:
    (1)是合体字。
    (2)偏旁有的表义是形符,有的表音是声符。
    分析形声字的表述法通常按照《说文》的术语:从某,某声。

    分析形声字应该注意的几点:
     ①形符和声符的位置反常② 形符和声符不能按照自然结构分析③ 省形和省声
    有少数形声字,其形符或声符已经简省,必须补全起来才能起表意或表音功能。形声字形符省简的叫省形。形声字声符省简的叫省声。 

    考察形声字的形符,会发现它表示字义有两种情况:
    (1)表示形声字的本义。例如:“辉”、“爸”、“斧”、“狗”等字的形符“光”、“父”、“斤”、“犬”的意义,就是它们的本义。
    (2)表示形声字字义的类属。例如:从玉的形声字中,据《说文解字》,“璧“本义是瑞玉环,“瑗”本义是大孔璧,“璜”本义是半璧,“瑛”本义是玉光,“玲”本义是玉声,“理”本义是治玉,诸字字义不同,但跟玉都有关,“玉”作为形符,表示出它们的字义类属。
    在所有形声字中,前一种字数极少,绝大部分均属后者。

    形声字的声符,是给形声字标音的,即通过它独立成字时的语音与由它构成的形声字语音之间的音同或音近关系来标示形声字的读音。然而由于汉字不是由某一个人而是由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众人集体创造的,因此声符能准确标音,只是就创造某个形声字的人他所使用的语音系统而言的,在不同的时代或不同的地区,用当时的普通话或当地的方言读这个形声字,就未必跟它的声符读音相同了。这就意味着,进入了汉字系统的形声字,声符的标音功能有的能保留,有的会减弱,有的甚至已失去。

    必须指出,有些形声字的声符还有表义示源功能。由于字所记录的源词分化出派生词,字形被假借,不少汉字出现一字多义现象,为表义明确,就在其上增加形符造出分化字来记录其某一义项,这是早期形声字的主要来源。在这类形声字中,声符是由源字直接转化成的,自然具有表义示源功能,例如:甲骨文 从斤辛声,为“薪”的本字。因假借为新旧之“新”,后加形符“木”作新,从木 (省)声,以表“薪”义,其声符既标示读音,又表义示源。再后来篆文又加形符“艸”作“薪”,从艸新声,其声符也如此。甲骨文又,象右手形,本义为右手,常借作“有”,金文加上形符“肉”作有,“又”既标示读音,也有表义示源作用。后期形声字是由形符加声符拼合构成,但是由于受到早期形声字的影响,其中一部分也往往选择具有表义示源功用的声符。例如:《说文解字》释“拘,止也,从句从手,句亦声。”“钩,曲也,从金从句,句亦声。”而释“句,曲也。”“拘”和“钩”这种被后人称为会意兼形声的字,其实就是具有表义示源功用声符的形声字。

    有学者据《说文解字》的解说提出,形声字有的形符不止一个,有的声符不止一个。例如朱宗莱《文字学形义篇》中就把形声字分为一形一声、一形二声、二形一声、二形二声、三形一声、四形一声等类型。其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迷信《说文解字》的字形说解,二是因为对一些汉字的源流还不太清楚。如“碧”字,《说文解字》释为“石之青美者,从玉、石,白声。”后人称为二形一声的形声字。然而,既然是石,就不可能是玉,有两个表示意义类属的形符,则反而使字义难明,故“碧”字应释为“从石、珀声”为好。“寶”字,《说文解字》释为“珍也,从宀、玉、贝,缶声。”后人称为三形一声的形声字。可是考之甲骨文,为从宀、玉、贝的会意字;西周金文加上声符“缶”,成为缶声的形声字。因此我们认为形声字都应该是一形一声的,多形多声说不符合汉字实际。

    形声字举例:
    裘 甲骨文初文是象皮衣形的象形字,后加声符“又”成为形声字。金文、小篆形符被“衣”字同化,成为从衣、又声或求声的形声字。本义是皮衣。
    其 甲骨文是象簸箕形的象形字。金文后在字下加声符“几”成为形声字。本义是簸箕。小篆又在字上加形符“竹”,成为从竹其声的形声字,以表其本义。
    星 甲骨文、金文初为象繁星形的象形字,当隶定为“晶”;后加声符,成为从晶、生声的形声字“”;隶变省形为“星”。本义指天空上除太阳和月亮以外发亮的天体。晶字后来专用来表星光明亮。
    罔 甲骨文象渔猎用的网形,是象形字。小篆加声符成从网、亡声的形声字“罔”。本义是渔猎用的网。后又加形符糸,成为从糸、罔声的形声字“網”,以表其义。
    以上形声字都是在一字上增加声符形成的,它们跟原字一般是一字异体的关系。增加声符的字通行以后,原字多被废除,少数二者分化成两个字,如星和晶。
    暮 甲骨文,从日在四屮(草的象形字)或四木中,会意字,本义是日将落时,隶定为“莫”。后在“莫”下加形符,成为从日莫声的形声字“暮”,以表其本义。
    溢 甲骨文象器皿中有水漫出形;小篆从皿从水。二者均为“益”字,本义是水漫出。后在“益”字旁加形符,成为从水益声的形声字“溢”,以表其本义。
    俘 甲骨文有三形,从又或廾、从子,即“孚”字,本义为俘虏、俘获;金文从爪从子。有一形从行省、孚声,即“俘”字的正体,义与“孚”相同。《说文解字》谓“俘”字“从人孚声”,“从人”当为“从彳”的讹变。
    以上形声字都是在一字上增加形符形成的,它们跟原字一般是古今字的关系。表原字的本义,其字内声符具有表义示源功能。

    唯 甲骨文象鸟形,即“隹”字,与“鸟”本为一字。甲骨文、金文常借以表发语词,后世加形符“口”,成为从口、隹声的形声字“唯”,其本义为应答声。
    贞 甲骨文为象鼎形的象形字,即“鼎”字,甲骨卜辞中借以表卜问之“贞”。后期甲骨文、金文、小篆在鼎字上加形符,成为从卜、鼎声或鼎省声的形声字,以表卜问义。
    祐 甲骨文象右手侧视形,即“又”字,本义是右手。甲骨卜辞借以表有无的“有”、保佑的“佑”、福祐的“祐”等。后在字左加形符,成为从示、又声的形声字,其义为天神给予的帮助,是从示、右声的“祐”字的初文。
    以上的形声字都是在一假借字上增加形符的,它们跟原字虽不是一字异体的关系,两者本义不同,但其字内声符仍有表义示源功能,只是跟声符字所表示的本义无关联罢了。
    釜 小篆从金、父声,本义是一种锅。今省作“釜”,从金省、父声,形符被部分省略。
    亭 小篆从高省、丁声,本义为设在路旁的有楼的公房。
    岛 小篆从山、鸟声,本义为海洋中有山的陆地。今字形从山、鸟省声,声符被部分省略。
    时 小篆从日、寺声,本义是四季。今字形由“時”省作“时”,从日、寺省声。
    以上形声字都是偏旁不完整,被部分省略的字。其中形符被部分省略者,后人称为“省形形声字”;声符被部分省略者,后人称为“省声形声字”。它们跟不省形或不省声的初文是一字异体的关系。

    5.“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
    “转注”不是对单个汉字形体结构的说明,而是字与字之间的形义关系的一种类型。

    由于除“考”和“老”二字外,《说文解字》在释九千多字中没有用文字指出哪些是转注字,许慎定义又过于简略,可以从不同角度去理解,因此从古到今对转注的不同解释非常多,争论了一千多年,至今却无定论。裘锡圭先生在《文字学概要》中指出:“在今天要想确定许慎或创立六书者的原意,恐怕是不可能的。”“我们应该把转注问题看作文字学史上已经过时的一个问题,完全没有必要再去为它花费精力。”我们很赞同这个意见。不过,作为文字学史的问题,了解和总结一下古今学者的研究,也还是有一定意义的。

    前人研究转注的方法不外乎下述两种:一是从“考”和“老”两个例字的关系入手,一是完全抛开许慎的定义和例字自己另创新说。

    “考”和 “老”两字,在形、音、义诸方面都能发生关联,有形近、同部、迭韵、同义、互训、“老”是部首而“考”是属文、“考”从“老”省等众多关系。前人研究转注,有的注重两字字形的关联,据以解释转注,例如:唐代裴务齐(《切韵序》)、宋元间戴侗(《六书故》)、元代周伯琦(《六书正讹》)以转变字形方向为转注,南唐徐锴(《说文解字系传通释》)以与形旁可以互训的形声字为转注,清代江声(《六书说》)以《说文解字》中同部之字皆从部首得意为转注,清代郑珍郑同知父子(《六书浅说》)以假借字上加注形旁滋生出分化字为转注,清代饶炯(《文字存真》)以在已有的文字上加注形旁或声旁造成繁体或分化字为转注,清代曾国藩(《与朱太学孔扬论转注书》)以形符被省去一部分笔画的形声字为转注。有的注重两字字义的关联,据以释解转注,例如:清代戴震(《答江慎修先生论小学书》)、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以同义之字展转相互训释、或数字同训成一义为转注,戚学标(《说文补考》)、罗汝怀(《六书转注说》)以《说文解字》著“同意”二字者为转注。有的注重两字的字义和字音的关联,据以释解转注,例如:近代章炳麟(《转注假借说》)以由同一语源孳乳出来的彼此音相转而义相通的字为转注。有的综合两字形、音、义三方面的关系,来解释转注,例如:现代梁东汉(《汉字的结构及其流变》)以部首相同、读音相同或相近、意义相同可以互相注释的一对字为转注。根据“考”和“老”两字之间的一种或数种关系来立说,而不把转注的定义和例字与《说文解字》全书举例原则、编排和说解体例以及内容的全局结合起来研究,犹如盲人摸象,虽提出了一些值得研究的语言文字现象,但难以认定据以立说的两字关系与许慎所谓的转注有关,是许慎举例时要注重说明的,故种种解说都难令人认同符合许慎的原意。在介绍指事时,我们已经论及许慎为六书举例确定的原则,知道每书要举两字为例,一字一例,其形义关系要合乎定义。这只要看看其他五书的例字就再明白不过了。许慎举例不可能到转注就另搞一套,既离谱又使人费解,那么,从“考”和“老”两字的关系入手来研究转注,把两字当一例来处理,显然从一开始就犯了方法上的错误,用错误的方法研究得出的结论,其正确性就可想而知了。

    清代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江永《与戴震书》)以文字的本义展转引申成他义为转注,朱氏改许慎定义和例字为“转注者,体不改造,引义相受,令长是也。”宋代张有《复古编》)、明代杨慎《转注古音略》)以文字转音表示他义为转注。由于完全抛开许慎的定义和例字,自己另创新说,故不用说只是旧瓶装新酒,借转注旧名立一己之私,跟许慎等古人所谓的转注已毫无关联了。

    我们认为对转注的研究,必须改革那种传统的盲人摸象式的方法,从《说文解字》全书的实际出发,象研究其他五书那样从例字的字形与字义的关系入手,把字义、例字与全书举例原则、编排说解体例以及内容紧密结合起来,才可能接近或获得许慎的原意。

    推求许慎转注定义“建类一首,同意相受”的原意,我们认为:其中的“建”和“首”应与《说文解字•叙》“其建首也”中“建”和“首”意思相同,是“设置”和“部首”的意思。“类”应与会意定义中“比类合谊”的“类”同训,指字类,即两个以上的字。“建类一首”犹言“建数字为一部首”,意思是把两个以上的字放在一起设置为一个部首,即以合体字作为部首。“同”应训为《说文解字》中所谓的其本义“合会”,“同意”即“合谊”。“同意相受”犹言“会合其字义以授属文”,意思是把放在一起组合成部首的字的字义会合起来,授予以它们组合成的字为部首的字。这样来解说许慎的定义,那么许慎所谓的转注就应是以合体字作为部首的合体字。由于《说文解字》中部首都是形符,即表义的偏旁,因此我们说许慎所谓转注,可能就是指的以合体字作形符的合体字。

    6.“假借者,本无其字,依声托事,令长是也。”

    许慎所谓的“假借”指“本无其字”的假借。指的是有些词,本来没有为它们专门造过字,只是从现成的字中选取一个读音相同或相近的字来代替,后来习惯了,这个字也就归它所使用了。

    按《说文解字》的解说,“令”字的本义是“发令也”,“长”字的本义是“久远也”。而汉承秦制,有万户人口之县的行政长官称“令”,不到万户人口之县的行政长官称“长”。许慎把表示县级行政长官的“令”字和“长”字作为假借的例字,这表明许慎所谓的假借字是指的字形不表示本义即造字时准备让它表示的意义的字,当一个字表示它的本义之外的某种意义时,它就被假借了。从许慎的定义和例字,可以看出假借字的特点:字形结构不能表示出其字义。

    清代以来的学者,多以为一字表多义可以由词义引申引起,也可以由借字表音引起,在字的本义和所记词的本义相同的情况下,字再表词的引伸义不是假借而是引申,只有表另一同音词的词义时才是假借,而“令”字和“长”字表县级行政长官时应属引申,故许慎的假借定义明确而例字举错。此说源自清代朱骏声。朱氏在《说文通训定声》中,把转注说成是引申,改许慎转注定义为“体不改造,引义相受,令长是也。”把许慎假借例字移作他所谓的转注例字,而在许慎假借定义后另换上“朋”和“来”二例。

    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提到的假借字,似乎都与词义引申有关,其中也包括朱氏改举的“朋”和“来”二例。《说文解字》释“朋”为“古文凤,象形。凤飞群鸟从以万数,故以为朋党字。”释“来”为“周所受瑞麦来麰。一来二缝(锋),象芒刺之形。天所来也,故为行来之来。”“朋”字本是“凤”字异体字,在古书中被借表朋党之“朋”,本来只是由于音近;“来”字本是“”字初文,在古书中被假借表来去之“来”,本来也只是由于音近。然而许慎却都认为是由于词义引申才被假借的。由此可见在许慎心目中,只要字形不表本义就是假借,字的本义与假借义之间,可以是一词的本义与引申义的相关关系,也可以是两个同音词的词义的无关关系。

    汉字是意音文字,古人造字是托义于形,以形表义的,造字时一字表一义而不是一字表有多义的一词,即一个字形是表一个或一种事物,而不是同时表几个或几种事物。一字在它刚刚被创造出来的时候,总是单义的,表数义是后来才出现的现象。假借说的就是一字表数义时其字形与字义的关系,是文字学问题。而引申说的是一词有数义时其词义与词义的关系,是词汇学问题。二者有本质上的区别。就字而言,只有本义和假借义,没有什么引伸义;就词而言,则只有本义和引申义,没有什么假借义。朱骏声是为了建立自己的转注说而强把许慎所谓的假借字一分为二的,由于更换例字,另下定义,所论转注和假借不用说只是打传统六书名目的一己之私,跟许慎所论根本不同了。承袭朱氏之说,以为字有引申义,以字表的义项跟字形所表本义有无联系来区分是否是假借字,实际上混淆了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还不如以字义是否是字形所表本义来区分是不是假借字的许慎假借说原意,来得科学,值得肯定。

    假借字举例:
    而 甲骨文、金文象颔下有胡须形。本义是胡须。本为象形字,甲骨文卜辞中借以表地名,后世典籍中借以表第二人称代词和连词。
    我 甲骨文象一种带齿的兵器形。本义是一种兵器。本为象形字,甲骨文卜辞中借以表第一人称代词、方国名和贞人名。
    余 甲骨文象以木柱支撑屋顶的房舍。本义是原始的地上住宅。本为象形字,甲骨文卜辞借以表第一人称代词。
    無 甲骨文象人手持舞具跳舞之形。本义是跳舞。为“舞”字本字,是象形字。从西周金文起借以表有无之“无”。其本义另造下有两足(止)的跳舞人形的金文即“舞”字表示。
    以上假借字假借义侵夺了本义的字形。

    叵 “可”字甲骨文正反无别,金文除与甲骨文同形之外,或上加一横作饰画。丂本象斧柯形,借表可否之“可”,后增加形符,成从口丂声的形声字,金文或增饰画。甲金文正反字义均无别,可知二字本来是异体字关系,至战国文字也如此。《说文解字》(大徐本)释“叵”为“不可也,从反可。”因是把此字作新附字来附在丂部字之后的,故可知它表不可的意思当在《说文解字》成书之后,即东汉以后。

    后 “司”字甲骨文正反无别,从 (象倒置的柶形)从口。本义是进食。正反字义无别,皆为“司”字。“君后”之“后”,甲骨文卜辞借“毓”字表示。金文中君后的意思则始借“司”字字形表示,正反字义也无别。由此可知二字是异体字关系,表君后则为假借。《说文解字》是“司”字之形为“从反后”,由此可知至迟在东汉时二字形已各有所属。

    “永”字甲骨文象人在水中游泳形,本义是游泳。为“泳”字初文。后人借以表长久。直至战国文字正反字义无别,可知二字是异体字关系。《说文解字》释“ ”为“水之斜流别也,从反永。”说其本义是水的斜出的支流,从大河出来而分流。由此可知至迟在东汉时二字形已各有所属。

    夕 “月”字甲骨文象弦月之形,字内或加一点作饰画。本义是天体之月。因月为夜之象征,故甲骨卜辞有借以表夜义之“夕”的。甲骨文一至四期“月”字多不加点,“夕”字多加点;五期则“月”字以加点为常,“夕”字以不加点为常。由此可知二字是异体字关系,后来才各有所属。

    以上假借字假借义分取了本义的异体字形。这种字的六书归类,文字学者历来有争议,各家归类差别很大。例如:王筠归入会意,吕思勉归入象形,梁东汉归入独体会意,高亨归入指事。我们认为,从字的形义关系看,用一字的异体字中的一个字形去专门表示本义之外的某种意义,依许慎假借说毫无疑义应归假借,这样归类比起诸说来,似乎都要合理一些,恰当一些。

    之  甲骨文上象向前的脚,下象地面,表脚离开原地前进。本义是往,到某处去。本为象形字,甲骨文卜辞中也借以表近指代词和地名。
    休  甲骨文从人依木。本义是息止。本是会意字,甲骨文卜辞中也借以表地名。
    霖  甲骨文从雨,林声。本义是下雨三天以上。本为形声字,甲骨文卜辞中也借以表地名。
    祭 甲骨文初为从又持肉的会意字,后加注形符成为从示的形声字。本义是祭祀。“祭”为殷代五种祭祀系统中一种祀典的专名。甲骨文卜辞中也借以表方国名和地名。
    以上假借字假借义和本义共同占用字形。

    贡献与局限/六书说 编辑

    “六书”是汉代人根据对小篆的形体分析而归纳,总结出来的六条造字原则和具体的造字方法。“六书”是以小篆为对象分析总结出来的,由于小篆保存了古文字的象形象意性,所以,虽然不少古文字用“六书”涵盖不了,但大部分古文字还可以用“六书”的方法分析。“六书说”抓住汉字“表意”这个根本特征,基本上反映了汉字构造方式的客观实际,对通过字形的分析来理解本义,对把握字义的演变线索,对创造新字,都有重大意义.可以说,“六书说”为中国文字学奠定了基础,同时也给古文字学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武器.。
    同时,也应看到其局限性:
    第一,六书是分析近古文字亦即小篆的结果,它既不能全部解释古文字,也不能全部解释今文字。
    第二,“六书说”不够明确,历代的理解虽说大体相近,但也有不少歧异之处。

    任何一个汉字的结构都不出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四种结构类型。至于转注和假借,则是表明了汉字与汉字之间的关系,它们并没有造出新字,因而是一种用字法。“四体二用说”是清代学者戴震(《答江慎修先生论小学书》)首倡的,这种学说,承认“六书”中的象形,指事,会意,形声为字体构造的法则,而转注,假借为“用字之法”,而非“造字之法”。这一学说在学术界影响极大,尽管仍有异议,但事实上已为大多学者所接受。“四体二用说”在传统语言学中,对破除望形生训的陋习,引导人们因音求义,透过字去把握词,有一定积极意义,但就文字结构理论而论,“四体二用说”并设有什么新的建树。

    深入研究许慎六书说的原意,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传统六书说从本质上讲是总结汉字形义关系的理论,阐述了六类汉字的形义关系。六书说产生后,它对分析汉字形体结构和创造新汉字是很有指导意义的,班固称之为“造字之本”(造字的依据),有人称之为六种造字方法,在某种意义上讲并不错,但只触及了六书说的功用并没有揭示出六书说的本质。《周礼•保氏》、《汉书•艺文志》、《说文解字•叙》都记载六书是保氏教国子的教学内容之一,而许慎更明言:“周礼八岁入小学,保氏教国子先以六书。”因教学对象要决定教学内容,儿童启蒙不能未识字就先教造字法,只能先教识字,故许慎所言六书,只可能是六种字,六种形义关系不同的字,不可能是六种造字方法。戴震提出“四体二用”说,持此说者以为,六书是战国以来人们分析、总结汉字的形体结构和使用情况而归纳出来的六种条例,象形、指事、会意和形声四书讲造字法,转注和假借二书讲用字法。要知道对事物进行分类,每次只能根据同一标准,不同类者不可为比,这是一般常识,古人既以“六”统“书”,便可知 此“书”字在“六书”一词中只能有一种含义,不能既当造字法又当用字法讲,因此传统六书说从本质上讲决不可能是造字法和用字法的混合,“四体二用”说不是对传统六书说的误解,就是对传统六书说的修正。

    汉字发展史表明,最早产生的汉字是独体的象形字和指事字。由于复杂的人事、物体的名称、动作状态以及很多抽象的事物要一一画出或简单地用抽象符号标志出来,既不可能也不胜其烦,便有了凭借声音的相同或极为相似以用代造,数义一字的假借字产生。但是假借义一多,就难以准确达义,区别性能就差,于是利用已有独体字作形符的会意字形声字以及借用其字形表义的假借字便逐渐产生,从而突破了象形字和指事字的局限,使汉字的数量大增。然而,会意字以独体字为意符,靠并合表示相关事物的独体字而成,而象形字、指事字为数很少,同时并非每个独体字都能用会意方式随意并合成新字,因而会意字的可增数量很有限。形声字以独体字为形符来表示字义的范畴,再加上声符而构成,形声方式能产性很强,但独体字的数量很少,这就意味着形声字所能运用的形符很少,所能表示的字义范畴也有限,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事物日繁,造形声字去记录语言中不断产生的新词就越来越困难。因为数量有限的独体字无法较准确地表示出某些形声字字义的范畴。借用会意字和形声字字形的假借字,与借用象形字和指事字字形的假借字一样,也不能无限制地产生,因为一字数义,兼职越多,表意越难明确。为了使汉字的数量和区别性能与记录汉语的要求相适应,以合体字为形符的转注字以及借用其字形表义的假借字便逐渐出现了,它们扩大了汉字形符的选择范围,使字与字并合成新字以表示一个新意思的可能性增多,形符容易较准确地表示字义的范畴了。显然汉字字形的发展是一个由简单到复杂,数量由少到多的过程,经历了由独体字即象形字、指事字,到以独体字为形符的合体字即会意字、形声字,再到以合体字为形符的合体字即转注字三个阶段,假借字不是一个独立的发展阶段,它在上述三个阶段的每一个阶段都产生,并促进着汉字的形体结构向下一个阶段发展。因此许慎六书的关系可用下图来表示:

    六书说六书说

    传统六书说对于人们认识和研究汉字的形义关系、构形发展和创造新字是很有价值的,许慎在完善和宣传六书说,创建传统的文字学理论方面功不可没。然而六书说毕竟是一、二千年前古人对汉字形义关系的认识和总结,不可能十全十美。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中华文化网
    2华东师范大学精品课堂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12-31 19:40:34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