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冈比西斯二世

    冈比西斯二世(英语:Cambyses II of Persia 波斯语:کمبوجیه دوم 古希腊语:Καμβύσης 前530年~前522年在位)是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第二任皇帝,其父亲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缔造者居鲁士大帝。其父在世时曾获得巴比伦之王头衔,并作为其父的代理人在巴比伦的新年庆典中主持宗教仪式,在其父居鲁士大帝于公元前530年一场战争中意外身亡后即位。 公元前525年率军在贝鲁西亚之战中击败埃及第二十六王朝末代法老普萨美提克三世,征服埃及,迫使昔兰尼和利比亚臣服,将波斯帝国的版图扩张至北非。随后在试图入侵埃塞俄比亚和古实王国时相继受挫, 公元前522年波斯本土发生叛乱,冈比西斯二世随即挥师回国,却在归途中神秘死去。王室旁支、他的宫廷禁卫军统帅大流士随即获得军队拥戴,并在率军平定叛乱后即位,是为大流士一世。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冈比西斯二世 性别:
    外文名: Cambyses Ⅱ 王朝: 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
    主要成就: 大约于前537年在巴比伦担任居鲁士的全权代理人 在位时间: 公元前529年–公元前522年

    目录

    人物生平/冈比西斯二世 编辑

    早年生活

    16世纪的一幅冈比西斯二世的想象图 16世纪的一幅冈比西斯二世的想象图

    冈比西斯二世是居鲁士大帝与阿契美尼德族人帕尔那斯佩斯(Pharnaspes)之女卡桑达涅皇后(Cassandane)的长子     ,在他之后还有一个弟弟巴尔迪亚(Bardiya)和三个姐妹:阿尔杜司托涅(Artystone)、阿托莎(Atossa)、罗克桑娜(Rhoxsane)     。在居鲁士大帝于公元前539年征服巴比伦的时候,冈比西斯二世已经成年,并在随后迅速被确立为王储。公元前538年3月27日的巴比伦新年庆典上,冈比西斯二世作为居鲁士大帝的代理人履行了庆典中的宗教仪式。   此后冈比西斯二世在巴比伦居住了8年,在此期间一直以居鲁士的代理人身份主持新年庆典的宗教仪式,这也使得当地居民已经习惯于把他当作自己的统治者。然而冈比西斯二世的衙署却并不在巴比伦,而是在北方的锡伯尔。通过后来在此处考古发现的泥板文书推测,此时的冈比西斯二世虽身为王储,但是实际掌握的权力似乎并不大,甚至连履行一名王储的例行职责都很困难。  

    公元前530年,塞种部落的一支、半游牧的马萨革泰人渡过阿拉斯河(Araxes)骚扰波斯东北边境。一场报复性战争势不可免,居鲁士大帝决定亲自出征。     在离开波斯之前,居鲁士大帝确立了冈比西斯二世为统治者,并允许他使用“巴比伦之王”的正式称号,而他自己则保留了更加广泛的称号“天下四方之王”。   在公元前530年3月26日的新年庆典之后不久,商业文书中的纪年开始出现冈比西斯和居鲁士的双重年号,这也通常被视为冈比西斯二世正式掌权的开始。  

    即位掌权

    公元前530年,居鲁士大帝亲率大军攻打里海东岸草原的马萨革泰人部落。战争起初进展顺利,并成功擒杀了马萨革泰人王子。随后居鲁士被马萨革泰人女王托米丽司(Tomyris)诱入腹地,在与马萨革泰人主力的一场格外惨烈的战斗中,波斯人战败,居鲁士本人身负重伤,并在三天后去世。         他的遗体随后被冈比西斯二世寻回并带回波斯,安放在黄金打造的棺材中,归葬故都帕萨尔加德(位于今伊朗法尔斯省)。停放棺材的陵墓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在祈祷者与助祭们的哀悼声中,冈比西斯二世成了幅员辽阔的帝国的新主人。按照埃兰的习俗,他迎娶了两位姐妹:阿托莎和罗克桑娜,以保证伟大征服者的血统纯正。毕竟,最具资格成为居鲁士之女配偶的只有居鲁士的儿子,而这样的近亲婚姻在以后的波斯宫廷中还将多次上演。  

    描绘冈比西斯二世征服埃及的波斯绘画 描绘冈比西斯二世征服埃及的波斯绘画

    在居鲁士大帝征服中东之后,冈比西斯二世对外扩张的视线很自然地便落在了埃及身上。此时的埃及正处于第二十六王朝,由于法老雅赫摩斯二世(Ahmose II, 希腊人称之为阿摩西斯二世Amasis II)越来越依靠无能的雇佣军支持,而且军费常常被权力过大的寺庙僧侣贪污,法老的军队已经无法与古代辉煌时期相提并论。     相传,最初冈比西斯二世向埃及法老雅赫摩斯二世索要一名埃及最好的眼科医生,于是雅赫摩斯二世从埃及挑选了一名眼科医生强行送到了波斯。这位心怀不满的眼科医生随即挑唆冈比西斯二世向雅赫摩斯二世索要其女儿为妻。雅赫摩斯二世既不愿送出女儿,又不想与强大的波斯帝国开战,于是他便让前任法老阿普里伊(Apries)的女儿尼特缇丝(Nitetis)顶替自己的女儿出嫁。尼特缇丝在嫁到波斯之后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冈比西斯二世,冈比西斯二世因此勃然大怒,决定出征埃及   。正在此时,雅赫摩斯二世的希腊雇佣军首领哈利卡纳苏斯人法涅斯(Phanes of Halicarnassus)与法老闹翻并遭到追杀。知道许多重要军事情报的法涅斯一度在逃到利西亚(Lycia)时被抓获,但是他在灌醉守卫后再次逃脱,最终成功投奔冈比西斯二世。   冈比西斯用了4年时间准备这次入侵。帝国的属国都要提供赋税与兵役。人们建造并征集了大量船只,波斯皇帝第一次成为一支强大海军的统帅,并招来谋士认真分析局势。  

    贝鲁西亚之战

    在法涅斯的建议下,冈比西斯二世派遣信使与阿拉伯王公们缔结盟约,要求他们在波斯大军穿越沙漠前往埃及边境时,使用骆驼向波斯军队供水。   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波斯军队在经过加沙(Gaza)时却意外遭到了抵抗,波斯人用一场围城战碾过了这座不愿意借道的城市。在冈比西斯二世抵达埃及的六个月之前,法老雅赫摩斯二世已经去世,所以当波斯大军抵达埃及边境时,埃及新任法老普萨美提克三世(Psammetique III, 希腊人称之为萨姆提克三世Psamtik III)已经集结好军队在贝鲁西亚河口等候多时。  

    携带猫与埃及人作战的波斯士兵,油画,Paul-MarieLenoir,1872 携带猫与埃及人作战的波斯士兵,油画,Paul-MarieLenoir,1872

    雅赫摩斯二世生前为了防范波斯人可能的入侵,曾成功拉拢了腓尼基人的塞浦路斯城邦们,并与萨摩斯的僭主波利克拉特斯(Polycrates)结成同盟。拥有了他们的舰队,就意味着控制了地中海。   因此贝鲁西亚之战前,普萨美提克三世曾认为盟友加上希腊雇佣军足以应对强大的波斯大军。然而,埃及贵族策划的阴谋成功让波利克拉特斯转变了立场,波利克拉特斯甚至派出了40艘三列桨战船协助波斯大军。而更雪上加霜的是,现已投奔波斯的法涅斯还掌握着埃及大量重要的军事情报。   相传,愤怒的普萨美提克三世在战前将法涅斯留在埃及的两个儿子全部杀死,并用他们的血酒为战士们壮行。  

    公元前535年的5月,波斯人与埃及人在贝鲁西亚展开了一场大决战,据说冈比西斯二世命令士兵将猫绑在盾牌上,从而令对方的弓箭手不敢射箭,因为猫在古埃及信仰中拥有神圣的地位,这样做会令他们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于是,开战后不久,胜利的天平迅速倾向了波斯人。在这场混乱不堪并有5万多名士兵阵亡的大溃败后,普萨美提克三世率领败军逃回了孟斐斯(Memphis)。仅仅损失了7000余人的波斯人收获了一场大胜。   两代人之后,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来到这里依旧能分清暴尸战场的骨骸。   随后,波斯战舰沿着海岸航行过来。海军和陆军彼此呼应,两栖行动配合严密。   埃及海军统帅乌加霍列森尼(Udjahorresne)的背叛导致具有战略地位的赛斯城沦陷,赫利奥波利斯(Heliopolis)在遭到围攻之后被攻占。躲进孟斐斯的普萨美提克三世并没有逃过一劫,经过一场围城战之后,孟斐斯被占领。相传在孟斐斯城破之前,冈比西斯二世曾经派出使者进入孟斐斯劝说埃及人主动投降以避免更多流血牺牲,然而当载有波斯使者的船只在孟斐斯城郊一靠岸,船上包括波斯使者在内的二百多人便被埃及人残忍的杀害并肢解。   震怒之下的冈比西斯二世宣布,这笔血债要让埃及人十倍偿还。  

    征服埃及

    描绘冈比西斯二世征服埃及的油画 描绘冈比西斯二世征服埃及的油画

    相传,冈比西斯攻克埃及首都孟斐斯之后,包括法老普萨美提克三世的儿子雅赫摩斯在内的两千多名埃及贵族被处死以作为杀死波斯使者的报复,他们颈系绳索,嘴含马衔,当着法老的面被押赴刑场。   法老的女儿沦为了奴隶,在法老的目睹之下和其他奴隶一起在井边打水。   起初普萨美提克三世的反应出乎意料地平静,然而当法老的一位朋友沦为乞丐并被带到法老面前行乞时,普萨美提克三世却忍不住悲伤号泣。   被询问缘故时,普萨美提克三世回答:“我心里的痛苦早已超过了哭泣的程度,然而伙伴的不幸遭遇却引起了我的同情之泪,一个失去了巨大财富和幸福的人却在老去之后还要行乞。”也许是普萨美提克三世的回答触动了冈比西斯二世的恻隐之心,他决定赦免法老的儿子。然而,当使者赶到刑场时,法老的儿子已经被处死。普萨美提克三世随后被带回波斯首都苏萨,起初受到优待,但不久之后因被控阴谋策划起义而被处死。  

    以胜利者之姿进入埃及的波斯人,最初在埃及大肆地破坏并掠夺神庙财产,在埃及贵族乌加霍列森尼(Udjahorresne)的影响之下,冈比西斯二世约束了自己的部下,他还下令拆毁希腊雇佣兵的住房及物品,洁净神庙,归还神庙所有的农奴,恢复奈特神和其他神祇的地产收入。神庙的庆典活动和游行像以前一样照常举行。在乌加霍列森尼介绍了埃及的传统之后,冈比西斯二世亲自拜访了赛斯(Sais),进入神庙向奈特女神致敬,并且像以前所有的法老一样布施,献上了祭品。随后,冈比西斯二世接受了正式的尊号,即上下埃及之王,拉神的后裔。   同时期的一块石灰岩方尖碑上,冈比西斯二世被描绘成身穿本地国王服装的形象,头戴象征埃及王权的蛇冠,跪在圣兽面前行礼。  

    冈比西斯二世的宽容与尊重显然没能让埃及祭司们高兴太久,冈比西斯随即发现,埃及政府的财政收入少得可怜,而同时各大神庙却掌握着巨额财富。而由此引发的神庙与政府之间的矛盾,在雅赫摩斯二世时期就已经初现端倪。在后来发现的一份莎草纸文书中记载着冈比西斯二世的一份敕令,除了少数几个城市的神庙得到豁免外,埃及的所有神庙都被提高了赋税,神庙的一部分收入被国家收回。尽管有的神庙祭司得到了一些地产作为补偿,但这仍然足以成为埃及祭司憎恨冈比西斯的理由。   埃及被划入了波斯帝国的穆德拉亚行省(Mudraya),省会为孟斐斯。卫兵继续守卫着边界,在三角洲东部的达弗涅(Daphne),在白城孟斐斯,在第一瀑布以北的埃利潘蒂尼,都有大量犹太雇佣兵移民当地。

    征服埃及后的冈比西斯二世沿着尼罗河前进,从底比斯人手中夺取了哈里杰(Kharga)绿洲。他还派遣了一支由5000人组成的部队前往占领锡瓦绿洲(Siwa Oasis),但是部队在穿越沙漠时被沙暴吞没了。      

    他还派出了一支部队前往侦察埃塞俄比亚人(Ethiopians)的情况,侦查者们带回来的报告充满了海外奇谈:埃塞俄比亚人一般能活120岁,有些人寿命甚至更长。他们的食物是烤肉,晚上城市首领会在都城郊外的草地上放上烤肉,第二天人人可以食用。据说所有人中,国王是身材最高、为人最诚实的人。甚至犯人的脚镣也是黄金做成的,但青铜却比较稀少贵重。安葬死者的棺材用玻璃做成,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遗体。  

    相传被冈比西斯二世杀死的阿庇斯圣牛的棺材局部 相传被冈比西斯二世杀死的阿庇斯圣牛的棺材局部

    但是对埃塞俄比亚人的入侵并不顺利,冈比西斯二世的亲信、宫廷禁卫军统帅马哈库拜在与埃塞俄比亚人的战争中阵亡,后来在冈比西斯死后力挽狂澜的大流士在此时被任命为宫廷禁卫军统帅。尽管冈比西斯二世在第二瀑布区设立了仓库来供给军队,但是波斯大军还是因为补给的中断失败而归。     相传,冈比西斯二世从埃塞俄比亚失败而归的时候,埃及人正在举行庆祝阿庇斯圣牛“显现”的盛大祭祀活动,正在懊恼和沮丧的冈比西斯二世认为这是对他作战失败的嘲笑,于是他拔刀向阿庇斯圣牛的腹部捅去,却砍中了圣牛的腿。几天之后,圣牛在神殿中死去,据说冈比西斯二世因此受到惩罚发了疯。   然而,现代研究证实,当这头阿庇斯圣牛死去的时候,冈比西斯二世正在远征埃塞俄比亚,而下一头“显现”的阿庇斯圣牛一直活到了大流士四年。因而冈比西斯二世发疯的记载也同样变得不再可信。  

    冈比西斯二世随后率军试图入侵古实王国,但是军队在穿越沙漠时减员严重,被迫返回。远征的连续受挫使得埃及爆发了反波斯的暴动,冈比西斯二世大约于公元前523年到522年之间回到埃及并迅速平息了暴动。但是,由于冈比西斯二世长期在外滞留以及军事上的连续失利,使得波斯本土同样开始蠢蠢欲动。  

    神秘死亡

    位于帕萨尔加德的一处遗迹,被认为可能是冈比西斯二世的陵墓 位于帕萨尔加德的一处遗迹,被认为可能是冈比西斯二世的陵墓

    公元前522年3月11日,冈比西斯二世的弟弟巴尔迪亚(Bardiya)在阿拉卡德里什山(Arakadrish)的皮希亚乌瓦达地区(Pishiyauvada)宣布自立为王。根据古代历史学家的记载,这位自立为王的巴尔迪亚是一位名为高墨达(Gaumāta)的祆教祭司所假冒,真正的巴尔迪亚已经在冈比西斯二世即位后不久被秘密处死。       然而这一观点被许多现代学者所质疑,一般认为这位篡位者就是真正的巴尔迪亚本人。  

    不论这位巴尔迪亚是真是假,4月14日,他被巴比伦接受为王。在做出了豁免帝国3年的赋税和兵役的承诺之后,7月1日,他得到了整个帝国的承认。冈比西斯二世在留下族人雅利安德斯(Aryandes)担任埃及总督后挥师回国,却在走到卡尔迈勒山(Carmel)附近的埃克巴坦那(Ecbatana)时神秘死去,具体死因众说纷纭。   王室旁支、他的宫廷禁卫军统帅大流士随即受到军队的拥戴,回国杀死篡位的巴尔迪亚,登上王位,继而镇压了巴比伦、埃兰、米底等地起义,在前后历经多场艰苦战役后,终于扭转了帝国濒于瓦解的局势。

    为政举措/冈比西斯二世 编辑

    政治方面

    在传统历史观点中,冈比西斯二世一直以疯癫暴戾闻名。他的残暴统治导致帝国各地怨声载道,所以当篡位者振臂一呼,整个帝国都背叛了他。贝希斯敦铭文里更是描绘了一个在四面楚歌中绝望自杀的暴君形象。然而随着考古发掘的地下资料不断出土,许多关于他残暴疯癫的历史记载都变得不再可信,   也许他的恶名昭彰并非空穴来风,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基本继承了其父居鲁士大帝对被征服民族宽厚包容的政策,被征服地区的风俗习惯、宗教信仰都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尊重。

    军事方面

    在庆祝波斯帝国建国2500周年庆典中身穿不死军服饰的仪仗队 在庆祝波斯帝国建国2500周年庆典中身穿不死军服饰的仪仗队

    冈比西斯二世在继承波斯王位之后,先后征服埃及、昔兰尼和利比亚等地,成功将波斯帝国的版图扩张至北非,希腊人与埃及人有利可图的贸易活动,也从此掌握在波斯人的手中,从此时起希腊商人开始活跃在波斯帝国境内。   值得一提的是在他统治末期组建的波斯宫廷禁卫军后来经大流士整编之后成为横扫整个帝国战无不胜的万人不死军,立下过赫赫战功,一直是波斯军队的核心力量。不死军于大流士三世时期逐渐没落,后来在反抗亚历山大大帝入侵的高加米拉战役中全军覆灭,存在了近二百年。

    身后污名/冈比西斯二世 编辑

    居鲁士大帝虽然征服了世界,但是他从未忘记自己的根基,所以人们爱戴他,并将他称为人民的“父亲”,但是冈比西斯二世却截然相反地被贴上“暴君”的标签,以一个残忍暴戾的形象被后人所铭记。有很多流传至今的奇谈怪论被用来证明他的野蛮:他凶残地杀掉自己的亲兄弟,他与自己的姐妹乱伦,他把斟酒人当箭靶射死,他将12位贵族头朝下活埋。征服埃及之后他下令挖出雅赫摩斯二世的木乃伊焚烧泄愤,他还杀死了阿庇斯圣牛,并因此受诅咒发疯。  

    现保存于梵蒂冈博物馆的NaoforoVaticano(梵蒂冈神龛) 现保存于梵蒂冈博物馆的NaoforoVaticano(梵蒂冈神龛)

    然而,现代学者根据考古发掘出土资料所勾勒出的冈比西斯二世的形象却与传统记载大相径庭。首先,他杀死兄弟的记载历来受到学者的质疑,至今仍是具有极大争议的公案。其次,在对遗传生物学尚无概念的古代,他迎娶自己姐妹的近亲婚姻行为并非个例,而在波斯、埃及等古代宫廷中也曾多次上演,有时是为了保证王室血统的纯正,有时则是为了巩固王权地位。

    古埃及的阿庇斯圣牛崇拜拥有久远的传统,可以追溯到早王国时期,而冈比西斯二世最有名的暴行则是杀死在埃及人心中地位崇高的阿庇斯圣牛。1853年,这头据称被冈比西斯二世所杀的阿庇斯圣牛坟墓在距离孟斐斯不远的塞加拉城(Saqqara)被考古学家发现,坟墓中的发现为这位蒙冤两千多年的帝王洗刷了冤屈。这头圣牛大约死于公元前524年的9月,此时的冈比西斯二世正在远征埃塞俄比亚的途中。得知圣牛去世的冈比西斯下令,按照埃及的习俗为圣牛遗体涂油并虔敬地加以安葬。在灰色花岗石做成的宏伟石棺上,刻有冈比西斯二世向圣牛行礼的浮雕,并使用了埃及皇家传统的头衔:“上下埃及之王、拉神的后裔冈比西斯”。根据铭文后半段中的描述,从远征归来的冈比西斯二世亲自参与了圣牛遗体的防腐工作并主持了圣牛的葬礼。  

    在梵蒂冈博物馆中收藏着一座被称为Naoforo Vaticano(梵蒂冈神龛)的石制雕像,它的原主人是一位名为乌加霍列森尼(Udjahorresne)的埃及贵族,它大约在大流士一世三年即公元前519年被供奉在赛斯城(Sais)的奈特女神神庙中,遍布其表面的象形文字铭文是这位埃及贵族于大流士年间写下的自传。尽管乌加霍列森尼在自传中有鼓吹自己的嫌疑,但在评估波斯人有关埃及的政策时,这仍是一份宝贵的资料。乌加霍列森尼既是赛斯城奈特女神神庙的祭司又是埃及海军舰队的统帅,在波斯大军高歌猛进的时候,他背叛性地向波斯人臣服。他描述了波斯人的入侵对埃及造成的破坏以及当他向冈比西斯二世恳求时,冈比西斯二世是如何纠正并约束这些行为的。对战败国的掠夺是所有古代近东文化中的胜利者的特权,与这片土地原来的主人亚述人相比,波斯人的胜利无疑是温和的。他还记述了冈比西斯二世为报复波斯使者被杀而处死2000名埃及人的事情,但他紧接着便强调“任何以前的国王都会这样做”。   这篇自传写于大流士年间,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压力会迫使他为前任波斯皇帝说好话,因为在许多现代学者眼中,抹黑冈比西斯二世历史形象的嫌疑人之一便是当时在位的波斯皇帝大流士一世,拥有一个残暴的前任君主显然对他以王室旁支身份即位的合法性极为有利。

    人物轶事/冈比西斯二世 编辑

    神秘死亡之谜

    冈比西斯二世在挥师回国平叛途中神秘死亡,死因一直众说纷纭。

    根据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的记载,冒充巴尔迪亚的高墨达派了一名使者到埃及,冈比西斯二世在向此前派去杀死巴尔迪亚的部下确认了巴尔迪亚确实已死之后,怀疑篡位的巴尔迪亚是一位冒充者。怒火中烧的他在着急上马的时候,佩刀刀鞘的扣子松掉了,于是刀刃刺伤了他的大腿,所伤的位置和当初被他杀死的阿庇斯神牛的伤口一样,而他受伤的地方也正是他当时杀死神牛的地方。大约二十天之后,骨头坏疽、大腿腐烂的冈比西斯二世去世了。  

    根据古希腊历史学家克特西亚斯(Ctesias)的记载,在冈比西斯二世即位以后,和巴尔迪亚有过节的Sphendadates在冈比西斯二世面前进谗言,导致冈比西斯想杀巴尔迪亚但是又犹豫不决,而和巴尔迪亚相貌相似的Sphendadates表示可以顶替冒充巴尔迪亚,这样就没人可以知道巴尔迪亚已死。于是冈比西斯杀掉了巴尔迪亚,而这位Sphendadates冒充巴尔迪亚成为了总督。五年后,冈比西斯的一次意外受伤导致了他在十一天之后去世,冒充巴尔迪亚的Sphendadates随即宣布自立为王。  

    贝希斯敦铭文 贝希斯敦铭文

    1835年英国学者罗林生在伊朗克尔曼沙汗省发现了波斯皇帝大流士一世在位时所立的石刻,这就是著名的贝希斯敦铭文。铭文使用古波斯语,埃兰语,阿卡德语三种语言的楔形文字刻在贝希斯敦山的一片峭壁上,铭文的上方是一幅描绘大流士一世擒获十位叛乱首领的巨幅浮雕。高大的大流士将高墨达踏在脚下,从左至右十名囚犯双手被缚,颈系绳索,愁眉苦脸。铭文的内容详细叙述了大流士平定叛乱的过程,其中提到冈比西斯二世在归国途中得知篡位者已经得到了整个帝国的承认,感到大势已去的他在绝望之中选择了“自杀”。   而在这个通常被释读为“自杀”的地方,大流士使用了一个非常奇怪又委婉的口吻可以被蹩脚地直译为:“由于他自己而死掉了”。这不由让人觉得,很可能冈比西斯二世并非简单地死去了,但是由于某种特殊的原因,使得大流士无法讲出详细的实情而一定要使用奇怪的口吻来强调他是“由于自己”而死掉的。   一些现代学者认为,身为王室旁支的大流士一世在继承王位后,为了粉饰自己即位的合法性篡改了历史。   冈比西斯二世很有可能是被大流士谋杀的,其谋杀的手段可能极其隐秘使得大流士可以推卸掉责任而去强调他是“由于自己”而死的。当然也有人认为冈比西斯二世有可能是被一位巴尔迪亚派来的支持者刺杀。      

    巴尔迪亚之谜

    在波斯历史上,冈比西斯二世的弟弟巴尔迪亚身上始终笼罩着一层迷雾。甚至连他的名字在希腊人的笔下也有多个版本:马尔多斯(Mardos)、斯梅尔迪斯(Smerdis)、马鲁菲乌斯(Maruphius)、梅尔菲斯(Merphis)、塔纳奥克萨雷斯(Tanaoxares)、塔尼奥克萨尔塞斯(Tanyoxarces)。传统历史的记载中,巴尔迪亚是居鲁士大帝的小儿子,在居鲁士去世前被任命为东部几个省份的总督。他的身体强壮,同时还是一位神箭手,在多事的东部军队中统率近十年。根据大流士一世在贝希斯敦铭文中的说法,巴尔迪亚在冈比西斯二世即位以后,出征埃及之前被秘密处死了。   根据希罗多德的记载,巴尔迪亚和冈比西斯二世一起前往了埃及,随后又被送回了苏萨。后来冈比西斯二世梦见巴尔迪亚坐到了自己的王座上,便派自己的部下前往苏萨杀死了巴尔迪亚。   克特西亚斯(Ctesias)则说冈比西斯二世在谗言的蛊惑之下处死了他,并让一位相貌相似者顶替他以掩盖自己谋杀弟弟的事实。  

    贝希斯敦铭文中高墨达被大流士踩在脚下 贝希斯敦铭文中高墨达被大流士踩在脚下

    巴尔迪亚的死并不为世人所知,因此公元前522年春天,一位冒充者宣布自立为王。大流士说这位篡位者是来自米底的祆教祭司高墨达。希罗多德则说篡位的主使是祆教祭司帕提载铁斯(Patizeithes),而冒充者则是他和王子长得很像且同名的弟弟斯梅尔迪斯。   而到了克特西亚斯的笔下,篡位者的名字则变成了Sphendadates。   由于冈比西斯二世的残暴统治和他在埃及的长期滞留,整个帝国很快承认了这个篡位者。尽管冈比西斯死前承认曾谋杀弟弟,但并没有人敢于揭穿这个上台8个月的君主。为了巩固地位,他迎娶了冈比西斯二世的两位王妃,阿托莎和帕伊杜美。而帕伊杜美在他一次熟睡时发现他没有耳朵,她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父亲欧塔涅斯时,欧塔涅斯随即判断,这个巴尔迪亚是个冒牌货。于是,以大流士为首的波斯七贵于公元前522年9月29日闯入巴尔迪亚在米底尼赛亚(Nisaya)的西卡亚乌瓦提什(Sikayauvatish)堡垒中的卧室,在他匆忙中拿起椅子自卫时,被大流士的兄弟阿尔塔费尼斯用匕首刺死。  

    尽管在多处细节存在差异,但所有记载都描述了高墨达/伪斯梅尔迪斯/Sphendadates冒充了居鲁士大帝的儿子、冈比西斯二世的弟弟。在大流士一世的贝希斯敦铭文中,被冒充的王子在埃兰语中被称为“Pirtiya”,在古波斯语中被称为“Bardiya”,在阿卡德语中被称为“Barziya”。   而在希罗多德的记载中,王子和冒充者的名字都叫斯梅尔迪斯(Smerdis)。   到了克特西亚斯的版本中,王子的名字是塔尼奥克萨尔塞斯(Tanyoxarces),冒充者的名字则成了Sphendadates。   现代学术界对这些资料来源的评价一直有很大的争议。虽然都同意大流士是通过政变夺取王位的,   但一些历史学家认为,统治了几个月的人是居鲁士的真正的儿子即巴尔迪亚本人,并且他被一个祆教祭司冒充的故事是出自大流士的发明以证明他夺取王位的正当性。         而反对这一观点的关键论据是,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并且缺乏进一步的发现,认为“这只能算作一种假设”。   然而有两点颇值玩味:其一、在冈比西斯死后,其许多王室亲属仍在人世,而这位冒充者竟然骗过了所有王室亲属,最后帕伊杜美通过耳朵才识破,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其二、在大流士镇压了巴比伦的叛乱之后,使用了同样的伎俩对外宣布那位宣称自己是那波尼德之子尼布甲尼撒三世(Nebuchadnezzar III)并试图恢复新巴比伦王国的叛乱首领是一个假冒者,其真名为Nidinta-Bel。    

    失落的军团之谜

    相传,冈比西斯二世征服埃及之后曾经派出一支5000人的部队试图占领锡瓦绿洲(Siwa Oasis),但是一场沙尘暴将整支部队埋在了滚滚黄沙之下。   尽管许多埃及学家认为这是一个杜撰的故事,但是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在试图寻找关于这支部队的相关遗存。

    1933年1月,奥德·温盖特(Orde Wingate)在埃及西部沙漠(当时称为利比亚沙漠)进行了一场以失败告终的搜寻。  

    冈比西斯二世失落的军团,19世纪绘画 冈比西斯二世失落的军团,19世纪绘画

    1983年,哈佛大学、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埃及地质调查和矿业局以及利加布埃研究学会联合赞助了一支探险队,由一位名为加里·查菲茨的美国记者和作家率领,包括20多名埃及地质学家和劳工,一位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两部哈佛电影研究纪录片制片人,三头骆驼,一架超轻型飞机和探地雷达。1983年9月至1984年2月,这支耗资25万美元的探险队在锡瓦绿洲东南约100英里的地方,埃及与利比亚边境上约100平方公里的荒无人烟的区域内进行了为期6个月的搜索。探险队发现了大约500个祆教式的坟墓,但是除了一些遗骨外,并没有发现文物。年代检测显示,这些遗骨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500年左右,比冈比西斯二世那支失落的军团早了1000年。在锡特拉绿洲(Sitra Oasis)上的一个洞穴里还发现了一座已经倒塌了的、由石灰石雕刻的斯芬克斯雕像,似乎是波斯人的作品。当1984年2月查菲茨返回开罗时,被埃及当局以“走私飞机到埃及”为罪名逮捕,尽管出示了埃及地质调查和矿业局准许飞机入境的许可证,他还是被审讯了24小时。直到他主动表示将这架飞机“捐赠”给埃及政府,才被撤销指控并释放。  

    2000年夏天,一支阿勒旺大学的地质队在埃及西部沙漠进行石油勘探时发现了一些保存完好的纺织品残片、类似武器的金属物以及一些人类遗骸,随即被外界认为有可能是冈比西斯二世那支失落的军团的遗存。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随即表示会组织一支探险队调查该处,但是此后却再无消息。  

    2009年11月,两位意大利考古学家安杰洛(Angelo)和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廖尼(Alfredo Castiglioni)宣布在锡瓦绿洲附近发现了可以追溯到波斯时代的遗骸、工具和武器。两位考古学家还宣称,这是希罗多德的记载第一次被考古发掘所证实。然而由于这两位考古学家此前的斑斑劣迹,导致此论一出就招致诸多质疑。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秘书长扎希·哈瓦斯(Zahi Hawass)在新闻稿中表示,媒体的报道“毫无理由和充满误导”,“卡斯蒂廖尼兄弟并没有获得在埃及进行发掘的许可,所以他们声称找到的任何东西都是不可信的。“  

    2015年,莱顿大学的Olaf E. Kaper在达赫拉绿洲(Dakhla Oasis)进行发掘后表示,所谓失落的军团也许并不是被沙尘暴所埋没,而是被后来起义的埃及叛军击败。随着叛军被冈比西斯二世的继任者大流士一世镇压,有可能是大流士一世编造出了沙尘暴吞没军队的谣言来淡化埃及人对这场叛乱的记忆。  

    陵寝墓地/冈比西斯二世 编辑

    根据波斯波利斯一处堡垒的铭文中,我们得知冈比西斯二世被埋葬在了帕萨尔加德,但是冈比西斯二世陵墓的具体位置众说纷纭,历来为学者们争执不休。

    在号称古波斯帝王谷的罗斯塔姆(Naqsh-eRustam)有一处疑似未完成的石台遗迹,由于设计、型制与帕萨尔加德的居鲁士陵墓颇为相似,历来被人认为可能是冈比西斯陵墓。相传在巴尔迪亚叛乱篡位后,命人毁掉了位于此处正在修建中的冈比西斯二世陵墓。但并没有发现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此说。  

    冈比西斯二世陵墓复原图 冈比西斯二世陵墓复原图

    在距离帕萨尔加德不远的塔勒塔克(Tall-e Takht)有一处废墟,被当地人称作Zendan-e Suleiman(苏莱曼监狱),在历史上的某些时期这里还曾被称作Zendan-e Eskandar(亚历山大监狱)。这个废墟最初是由一个几乎是正方形的14米高的塔组成的,在这个塔里有一个单独的高起的房间,可以通过一个突出的巨石楼梯进入,与当地阿契美尼德时代的建筑遗迹非常相似。

    2006年3月,当地农民在距离该废墟数百米的地方发现了一些有人工加工痕迹的石板碎块,随即被位于德黑兰的帕萨尔加德研究中心的考古学家认定为冈比西斯二世陵墓入口的构成部分。据推测陵墓的大门由两扇1.75米高的石门构成,每扇石门被固定在长方形门框内。 门框的顶部和底部装饰着三朵十二瓣花。 门的长度比门洞高度短8厘米。考古学家认为,可能是为了允许空气流入和流出陵墓,而故意缩短了门的长度。  

    家庭成员/冈比西斯二世 编辑

    祖先

    • 曾祖父:居鲁士一世

    • 祖父:冈比西斯一世

    • 外祖父:帕尔那斯佩斯

    父母

    • 父亲:居鲁士大帝

    • 母亲:卡桑达涅皇后(Cassandane),出身阿契美尼德族人,帕尔那斯佩斯之女。

    兄弟

    • 巴尔迪亚(Bardiya),居鲁士大帝去世前被任命为东部省份的总督,他(或他的冒充者)在冈比西斯二世远征时于波斯本土发动叛乱,几个月后被以大流士一世为首的波斯七贵杀死。

    姐妹

    • 阿尔杜司托涅(Artystone),嫁给大流士一世,并生下两个儿子:Arsames和Gobryas,。

    • 阿托莎(Atossa),根据埃兰的传统,先嫁给即位后的冈比西斯二世,后嫁给篡位的巴尔迪亚,最后嫁给大流士一世,成为大流士最宠爱的王后,并生下四个儿子:薛西斯一世、Achaemenes、Masistes和Hystaspes。相传由于“帝国缔造者之女”的高贵出身和大流士的宠爱使得她在波斯宫廷内拥有极大的影响力,她的长子薛西斯一世因此成为王储并最终即位,而她一直活到了第二次希波战争时期。

    • 罗克桑娜(Rhoxsane),根据埃兰的传统,嫁给即位后的冈比西斯二世,相传在产下一名无头的婴儿后去世。

    妻子

    • 阿托莎(Atossa)

    • 罗克桑娜(Rhoxsane)

    • Mahruyeh

    • Upandush

    • 帕伊杜美(Phaidyme),波斯七贵之一的欧塔涅斯之女。后嫁给篡位的巴尔迪亚,相传曾识破伪巴尔迪亚的身份。

    • 尼特缇丝(Nitetis),埃及公主。

    艺术形象/冈比西斯二世 编辑

    • 《冈比西斯王》(King Cambyses),一部由托马斯·普雷斯顿(Thomas Preston)写于15世纪60年代的悲剧。

    • 《波斯国王冈比西斯》(Cambyses, King of Persia),由埃卡纳·赛特尔(Elkanah Settle)于1667年创作的悲剧。

    • 《埃及公主》(An Egyptian Princess),埃及学者乔治·埃伯斯(Georg Ebers)于1864年创作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冈比西斯二世和他的倒台。

    • 《Qambeez》,1931年艾哈迈德·舒基(Ahmed Shawqi)创作的戏剧。

    • 《骸与尘》(Skulls and Dust),1929年,罗伯特·E·霍华德(Robert E. Howard)以“帕特里克·霍华德”(Patrick Howard)为笔名发表的一首关于冈比西斯二世逝世的诗。

    • 《坦布拉琴》(Tamburas),卡尔海因斯·格罗瑟(Karlheinz Grosser)于1965年创作的小说。

    • 《冈比西斯的失落的军团》(The Lost Army of Cambyses),保罗·苏斯曼(Paul Sussman)2002年创作的小说,叙述了竞争对手寻找他的军队遗体的故事。

    • 《纪念品》(The Keepsake),苔丝·格里特森(Tess Gerritsen)于2008年创作的小说。

    帝王世系/冈比西斯二世 编辑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2-06 07:14:34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