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凝视黑夜

    白浪滩大型开发项目即将全面展开,这时,白浪村村委会主任巫林伟却突然。天北集团副总经理古良得知巫的死讯,分外紧张,将这个消息告诉总经理鲁小北,鲁对此不以为然。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凝视黑夜 主要演员: 张彤,丁志成,王海地,丁志诚,沈丹萍
    导演: 陈胜利 类别: 剧情 犯罪
    首播时间: 2000年 发行地区: 内地
    制片地点: 中国大陆 出品时间: 2001年

    目录

    故事梗概/凝视黑夜 编辑

    鲁小北全家去七贤山庄休闲游玩,不料一些不速之客--市建委处长潘一黎、鲁小北的情人李薇、鲁小北生意上的对头郭长平、与鲁小北长期不和的妹妹鲁小西纷至沓来。刚刑满释放的巫林伟的儿子巫斌,怀疑其父之死系鲁小北加害,也跟踪鲁小北潜入七贤山庄,欲置鲁小北于死地。七贤山庄顿显危机四伏。

    晚宴时分,鲁小北的母亲--北方公司的实际当家人朱可心老太太突然被人谋害。警方介入调查,发现在场人员不仅有巫斌,几乎每个人都有作案动机或嫌疑。经排查取证,终于认定鲁小北为凶手。但刑警队队长于守水为了送儿子读上“贵族学校”,一时鬼迷心窍,被

    动地收受了儿时同学鲁小北的十万元“贿赂”,放过了鲁小北。

    于守水的搭档、恋人章晗的父亲重病手术,费用无着,于守水悄悄为其交上了手术住院费用。于为自己收钱一事后悔不已,一次出勤中,于守水突然对犯罪嫌疑人大打出手,致人重伤,被开除出公安队伍。

    凝视黑夜图片 凝视黑夜图片

    章晗对于守水的行为既感不解又感痛心,于守水却不作任何解释且极力躲避章晗。这时,鲁小北又突然在旧情人李薇的住处被谋杀。章晗率探案组立即投入调查。于守水出于一名老刑警的责任心和对章晗的负疚感,同时受北方公司副总古良所托,继续暗查由白浪滩引发的连环命案。

    调查的焦点落到“一张纸”上,那是某副市长写给鲁小北的亲笔信,由此可以揭开白浪滩开发违法操作、腐败作祟的真相。于守水数次碰壁之后,使出最后一招--把潘处长、郭长平等人诱入虎头崖绝地,使连环命案的真正凶手浮出水面.....

    章晗率探案组沿着于守水留下的线索找到虎头崖,于守水却已被人推下悬崖。凭着对于守水的熟悉了解,章晗终于在虎头崖现场找到了于守水留下的微型录音机。

    刑警们把古良、潘处长、郭长平及鲁小北亲属召到七贤山庄,揭开了全案的谜底。某副市长的信件也被送到了反贪局,腐败分子难逃法网。章晗更加怀念于守水,期待他能够奇迹般地归来....

    凝视黑夜-王海地 凝视黑夜-王海地

    分集剧情/凝视黑夜 编辑

    第1集

      白浪滩浮现一具男尸,天湖市刑警队长于守水赶到现场,经查证死者为白浪村村委会主任巫林伟,因饮酒过度溺水身亡。 天北集团副总经理古良得知巫林伟死后份外紧张,他将这个消息告诉总经理鲁小北。鲁小北对此却不以为然,仍旧兴高采烈地安排全家去天湖疗养院度假。 他全然不知,早有人在暗中跟踪他,欲行歹意。 于守水到巫林伟家调查,巫家只有巫妻守灵,情景凄凉。敏感的于守水觉察到刚刚获释的巫斌并未在家尽孝,脸上不禁闪出一丝担忧。此时,巫斌已经挟刀蹿入天湖疗养院…… 天湖疗养院一片忙碌,鲁小北一家如期而至。院长老麦热情招待。欢声笑语之中母子、婆媳、夫妻之间时有磨擦,原本十分低调的家庭聚会又突然闯入一群不速之客,更让鲁小北恐慌。 夜幕降临,巫妻报案说其子巫斌突然挟凶器失踪,并曾说过一些决别之辞,于守水紧急出动。此时,巫斌正悄悄跟踪着鲁小北。 鲁小北得知母亲朱可心身患绝症,眼看天湖疗养院的来客相互试探,猜度,心中担忧。经母亲提醒鲁小北才大悟,这群来人都因巫林伟之死而各怀目的。

    第2集

      天湖疗养院笼罩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之中,母亲朱可心告诉手足无措的鲁小北,要处惊不变,只要手中有那张纸便稳坐钓鱼台。 潘一黎急于离开天湖疗养院,催促李薇将一个纸包交给朱可心,李薇觉察暗中监视自己的郭长平,面带难色犹豫不决。 于守水追踪巫斌去向,更加肯定了巫斌复仇的可能,而且很可能与鲁小北有关,但却苦于找不到鲁小北去向。 此时天湖疗养院的来客对潜在的危险还全然不知,院长老麦热情安排晚宴,大家牵强附会,一片祝福之辞。正在举杯之际,园工大傻冲入席间,满脸血污地倒在众人面前,引起一片慌乱。 天湖疗养院搜捕凶手,乱作一团。郭长平一语道破,大傻不过是鲁小北的替罪羊。鲁小北歇斯底里将急欲逃离的众人堵在门口,一番推理,认定雇凶的主谋就在来客之中,众人愕然。母亲朱可心怒斥小北,起身离席,交待凡是来客都不能离开。 寻找巫斌的线索中断,于守水的儿子于阳被人殴打。于守水赶往医院,前妻牛丽萍提出要于守水掏出巨款给儿子上学,冷言冷语指责于守水为父失职。 次日凌晨,疗养院一片安详,突然一声惊叫打破寂静。众人赶来,发现朱可心已经暴毙卧床。 刑警队章晗接到报案迅速率人赶往现场,发现现场已经一片混乱,但并无暴力痕迹。警员对在场人员逐一询问,众人形色不一。老麦反映当夜员工大傻曾遭外人袭击。于守水火速赶到凶案现场,面对朱可心的遗体紧锁双眉。

    第3集

      朱可心遗体随警车离去,鲁家一片悲伤。 于守水听取了章晗的汇报,对现场仔细勘查,发现确有人从窗户进过现场,又从窗户跳跑;草地脚印也证明曾有人进出现场。于守水——调查天湖来客的身份底细,预感到情况错综复杂。鲁小北发现办案的于守水是自己的小学同学,悲痛欲绝,要求警方立即破案。同时在疗养院内也发现了巫斌所持的凶器,一时间众人推定凶案肯定是巫斌所为。 巫斌女友王娟接到巫斌电话,王娟得知巫斌准备外逃,惊慌之际被赶来的刑警队马小天抓个正着。王娟得知巫斌成为疑凶,暗使已经如约到来的巫斌逃跑。巫斌慌不择路被疾驰的汽车所撞,于守水闻讯赶到,巫斌已经在医院处于昏迷状态。 尸检报告表明,朱可心系过量服用“冬眠灵”导致死亡。鲁小西强行得到了公安局的验尸结果,知道了母亲的死因十分慌恐,火速赶到天北公司,找到心上人古良,承认自己是害死母亲的真凶。 刑警队会议室分析案情,总结线索。章晗认为巫斌报复杀人可以成立,于守水却提出种种疑点。此时巫斌已经醒来,于守水施计试探巫斌,发现他并非凶手,巫斌矢口否认自己杀害朱可心,追问复仇动机,五尺男儿泣不成声。 鲁小西心事重重返回家中,发现哥哥鲁小北在家里翻箱倒柜的寻找着什么。鲁小西询问原因,鲁小北却含糊其辞不予理睬,这让鲁小西更加怀疑,她约见古良倒出心中疑窦。

    第4集

      天湖街头,因为评论巫伟林一案与竞标的关系,《法律进行时》报纸卖得火热,几名男子成捆买断。执笔记者何苦欣喜之余也生猜忌,上前询问却被诱骗殴打。打人者警告何苦,必需登报道歉挽回天北集团声誉。 巫斌思忖再三决定帮忙警察破案,他告诉于守水,其父巫林伟并非是自杀,而是因为不顾恐吓,参加白浪滩开发的竞标,被逼致死。巫斌叙述了案发当夜的过程,证明案发当夜除了自己还有多人进入过凶现场。于守水从巫斌的叙述中找到四条重要线索,发现在天湖疗养院聚会的所有人都有作案的可能。 因为舆论纷纷,鲁小北找到公安局痛斥公安局无能。而此时的鲁小西潜回家中,偷偷的翻动江小露的物品,发现其嫂江小露竟然私藏“冬眠灵”,她极力劝告哥哥提防江小露,而因为银行贷款焦头烂额的鲁小北不但没有积极回应,反而让鲁小西不要搅这趟混水,指出怀疑一定要有证据。对于哥哥的冷淡,鲁小西极为不满,认为哥哥娶了媳妇忘了娘。 朱可心弥留之际,曾向凶手叮嘱过的那张纸引起于守水的注意,他判定这张纸可能就是失踪的遗书,而且与朱可心之死有直接联系。据巫斌提供的线索,最后进入现场的女人,叫了朱可心一声妈,对朱可心使用这个称谓的只有鲁小西一人。通过对鲁小西的身世调查,章晗发现鲁小西曾经离家出走,只是近日才突然回到天湖市,种种疑点将鲁小西推到前台。 章晗千方百计找到记者何苦,何苦告知章晗有人定期将天北集团内幕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给他,他确信巫林伟的死亡肯定和白浪滩开发竞标的暗箱操作有关。

    第5集

      李薇突然又回到七贤山庄,急欲寻找一个丢失的纸包,这引起了老麦的猜疑。鲁小西对于守水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询问十分不屑,她告诉于守水,在此之前她就得知母亲已被诊定身患绝症,自己去天湖疗养院是因为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并叙述了当夜的所见所闻,证明了自己的清白。直指嫂子江小露是杀人凶手,这一突然指控让于守水大吃一惊。 李薇寻找纸包未果,要老麦保守秘密,悻悻离去。老麦预感情况不妙,扭头将李薇的异动告知了于守水。章晗立即出发寻找李薇,李薇却早已不知去向,案情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于守水找到鲁小北,证实了江小露有精神病史,与朱可心一直不和,而且长期服用“冬眠灵”。她了解其药性,有杀人的动机和可能,刑警队怀疑的焦点又聚集在江小露身上。 鲁小北四处寻找失踪的江小露,正在此时,江小露突然回到鲁家,似乎对凶案和自己的处境毫不关心,在鲁小北的逼问下歇斯底里,要求离婚。 通过监控李薇的弟弟李刚,章晗终于找到了在乡下避祸的李薇,李薇无语可说,只能随章晗回到警队。 江小露如约来到警局配合调查,她叙述了案发当夜情景,承认自己痛恨朱可心,也靠近过死者的房间,但她没有杀人,却看到鲁小西潜入朱可心的房间。对于鲁家的内部矛盾,于守水一时捉摸不清,但提到孩子楠楠,江小露哑口无言,只剩泪水涟涟。

    第6集

      江小露的证言证实了自己的清白,回到家里欲领走楠楠远走高飞,不想坚信江小露是凶手的鲁小西抢先一步将楠楠藏匿。积压多年的辛酸一触即发,江小露终于倒出心里苦水,面对江小露的控诉,鲁小北羞愧难当,生了恻隐之心。 于守水连夜突审被章晗找回的李薇,李薇供出案发当夜潘一黎曾经托自己给朱可心送去一份材料,可能已被郭长平偷走,至于其中内容,却闪烁其辞,似乎在隐瞒什么秘密。 得知李薇被公安局找到,潘一黎两次紧急约见鲁小北,认为事态越发严重,只要鲁小北交出纸条才能保大家平安。鲁小北坚持说自己压根不知道纸条去向,请潘一黎将白浪滩准建证交给自己,弄到贷款才能息事宁人,两人谈判陷入僵局。 刑警队传唤潘一黎了解情况,此时的潘一黎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先找李薇串供,后谎称开会拖延。于守水双管其下,派章晗观察鲁小北的动静,自己对郭长平采取了突然袭击,询问那个纸包究竟是什么东西。郭长平笑里藏奸对此事闭口不谈,借题发挥声泪俱下地讲述了自己与朱可心的深厚感情,强烈要求破案,一时于守水倒也无话可说。 章晗在天北集团守株待兔,果然发现潘一黎开会是假,与鲁小北串供是真。潘一黎道貌岸然地来到警队,故作轻松地告知于守水,那份材料不过是一段历史的伤心往事。自己去天湖疗养院也是被一个神秘电话所害,至于白浪滩开发则完全是政府合法的行为。一番冠冕堂皇的证言似乎有情有理,突然出现的线索又突然消失了。昆时章晗发现,鲁小北急匆匆地驱车离开了天北公司。

    第7集

      与潘一黎会面后的鲁小北驱车找到了郭长平。狡猾的郭长平发现了刑警队的跟踪,数落鲁小北处事不精。鲁小北软硬兼施索要那个纸包。郭长平一边夸耀自己帮鲁小北顶雷,同时苦劝鲁小北,尽快息事宁人,免得牵连大家。 鲁小西重回天湖疗养院,询问老麦母亲死前是不是有什么交待,老麦却不知情,反而劝鲁小西将朱可心早此入土,尽快息事宁人。 一向坚持查出真凶的鲁小西突然同意埋葬母亲,鲁小北赞成之余产生猜疑,追问鲁小西是不是找到了什么东西?他提醒鲁小西,有人暗害鲁家。 鲁小北以埋葬朱可心为由,再次找潘一黎索要准建证,潘一黎也提出仍然要以纸条交换,两人的交易又一次落空。 正当警员们猜度纸包的下落时,巫斌突然想起一个重要情况,案发当晚他亲眼目睹郭长平拿走了纸包。郭长平矢口否认此事,回忆起案发当夜的所见,鲁小北的异常尤为可疑。于守水还要继续追问,电话铃响,赵局长通知于守水,警局已经同意鲁家的要求,将朱可心安葬。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于守水无法接受,他找到赵局长陈述种种疑点,不料均被一一攻破,朱可心之死的谜团顿时烟消云散。 朱可心的葬礼冷冷清清。于守水在暗中观察被潘一黎发现,潘一黎十分恐慌,与鲁小北发生争执,率众人匆忙离去。 于守水的前妻牛丽萍因为儿子上贵族学校的事再次发难,将于阳直接塞到刑警队,逼迫于守水凑出十八万的学费。于守水心知自己无能为力,一时愁眉不展。鲁小北得知于守水还在咬住案子不放,亲自深夜造访,以老同学的身份希望于守水放过已经去世的母亲,不要再咬着那份材料不放。偶然间他看到了于阳拿来的招生简章。

    第8集

      鲁小北为消祸根,不得已再次找到郭长平,将母亲留给自己的保命钱甩给郭长平换那份材料。不想,郭长平不但不换,反而猜度鲁小北是杀害生母的真凶。老麦也从疗养院赶来天北试探鲁小北是否对母亲不利,众人的怀疑让鲁小北魂不守舍,凝望母亲遗照惊恐万分。江小露又突然回到鲁宅,仍然要求离婚,鲁小北苦劝小北,气懊之下再次对江小露施暴。 于守水积极调查,发现那份材料显然十分重要,可能与朱可心的死有直接的关系。他再访郭长平追问材料,郭长平虽然还是虚掩搪塞,但明显已经心有余悸。精神疲惫的鲁小北收到一封神秘邮件,寄件人署名竟是朱可心。鲁小北大惊失色,信封里的冥币飘落了一地。 于守水突然得知于阳已经转入贵州学校,这让他十分惊诧。他赶往学校发现有人竟然冒充自己交了十万分的学费,追查之下怀疑是鲁小北所为。而此时的鲁小北已经举止反常,深夜拉古良酒醉论鬼,一举一动显然已经被恐慌折磨得精神崩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于守水回到警队收到一份匿名寄来的材料,打开一看不由一阵惊骇。 朱可心的墓地传来一声声忏悔,鲁小北跪在母亲墓前瑟瑟发抖。寻声而来的于守水终于恍然大悟,推断出真凶所在。不论如何抵赖,在严密的逻辑和铁证面前,鲁小北只能低头认罪。

    第9集

      认罪的鲁小北叙述了自己与朱可心似亲实敌的家庭仇恨,当夜逼杀朱可心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杀母之恨和养育之恩在鲁小北的身上纠缠不清。章晗偶然得知于阳已经交齐了高达十八万的学费,顿生疑窦,调查之后发现于守水竟然和这笔巨款有关。 鲁小北以利相诱哀求于守水放自己一条生路。他告诉于守水自己并非真凶,在这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幕后黑手,就他一手计划和操纵的阴谋不光害了自己和朱可心,还要陷害天北集团,于守水犹豫片刻最终松开了鲁小北的手铐。 公安局召开大会安排工作重点转移,于守水积极要求撤离此案,主动要求去抓社会治安,将朱可心一案推给了章晗。这种消极态度让章晗大惑不解。她追问于守水于阳转学一事,于守水百般抵赖,谎称是管朋友借的钱,这个理由显然没有让章晗信服,她告诉于守水自己会追查这十八万的来由。于守水急忙找到鲁小北,要他尽快堵住漏洞,这一切被鲁小西看在眼里,心生疑虑。 章晗意识到于守水可能受贿,她拦住于守水车头,想劝他悬崖勒马,没想到于守水依旧断然否认还将章晗赶下了汽车。章晗孤独的站在街头,看着于守水的汽车呼啸离去又气又急,欲哭无泪。 逃过大难的鲁小北决意重整旗鼓,他告知古良自己要找出那个暗害天北的幕后黑手。

    第10集

      公安局接到匿名信,举报于守水玩忽职守,收受贿赂。于守水只能接受停职处理。章晗和众警员都扼腕叹息。 鲁小北自认与于守水联盟可保自己无虞,正在得意之时又收到以朱可心名义寄来的邮件。同时鲁小西也知道了哥哥确实向于守水行贿,遂将予头直指鲁小北,在鲁小北的抵赖之下提出要在天北集团任职,却遭鲁小北拒绝,不得已提出分家。 于守水设计摆脱了章晗等人的跟踪再约鲁小北。这无疑证明了于守水与鲁小北的勾结,章晗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对着远去的于守水痛斥不止。 于守水认为是鲁小北举报了自己,鲁小北否认此事,告诉于守水自己又收到了神秘邮件,里面装的是朱可心的遗书。借这两件事证明了确有阴谋存在。只要于守水能挖出这只幕后黑手,也就能洗清罪名。于守水怀疑这只幕后黑手就是寄材料给自己的郭长平。 章晗确认于守水受贿,不想鲁小北早已经堵好了漏洞,受贿案几乎可以不了了之。但章晗不愿让于守水这样不明不白,她和众警员一起凑钱,盼望于守水回心转意,退款认错。于守水不但没有接受章晗的好言相劝,反而与章晗争执,言语中坦然承认自己甘心堕落,章晗又气又恨,甩手离去。 经于守水提醒,鲁小北去找郭长平,郭长平避而不见,鲁小北偶然从两个坐台小姐处得知一点线索,十分欣喜。他匆匆离去并通知于守水第二天在天北集团会面,寻找打匿名电话的人。 鲁小西又气又急瘫倒在医院病房,古良细心照料着她。鲁小西向古良倾诉了自己的爱意,古良一时有些慌乱。 李薇突然约见鲁小北,俩人在尴尬的气氛中幽会,彼此猜忌着对方的意图,当得知李薇是向自己索要那张纸条,鲁小北又气又恨用双手扼住了李薇的脖颈。

    第11集

      深夜的罗峰小区,突然蹿出一个人影,随即刑警队接到报案,罗峰小区202室发生命案。章晗迅速赶到,发现死者竟是鲁小北。 章晗找到房主李薇了解当夜情况。听说鲁小北死在自己床上,李薇一下子呆住了,痛苦之余告诉章晗自己和鲁小北当夜的幽会,提醒章晗鲁小北精神异常。 经法医分析,鲁小北仍然死于“冬眠灵”,现场没有暴力迹象,除了李薇的痕迹外,显然还有第三者越窗而逃 ,在卫生间的墙壁上还找到了道泥痕。根据李薇的证言,鲁小北是突然决定决定去罗峰小区的,死亡时间在晚上九点半之后,章晗判定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谋杀,凶手就在当夜知道鲁小北行踪的人中。 还不知情的于守水来到天北集团没有见到鲁小北,独自与两名坐台小姐去找可能打匿名电话的许雅未果。只能来到郭长平处打听,没想到被郭长平奚落。郭长平告诉于守水其实这只是个骗局。正在这时,于守水接到电话,大惊失色。 停尸间,江小露看着丈夫的尸体,表情复杂。她告诉章晗,当夜鲁小北曾给自己打过电话,要接自己和孩子回家,她没有同意,言语之间掩饰不住悔意。匆匆赶来的鲁小西和古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对于章晗的询问提出质疑,甩手离去。 众警员正商讨案情,于守水突然出现积极安排查案,一时造成误会,被章晗无情阻挠,赵局长公开训斥于守水不得接近此案,章晗忍不住泪水汹涌而出。 连遭变故的鲁小西看着冷清的鲁家豪宅,没有勇气踏入家门,突然不知去向。古良四处寻找终于在墓地找到了她。面对古良,鲁小西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第12集

      鲁小西精神不堪重负,老麦,郭长平,古良纷纷来劝。言语间觉得李薇和鲁小北的突然复合肯定有诈,鲁小西一气之下和郭长平找到李薇,并动手打了她。李薇一肚子委屈,指责鲁小西,并没有人关心鲁小北的痛苦,鲁小北的死是众人冷漠的结果。 章晗带领警员积极调查,逐步证实案发当夜的确有人潜入过凶案现场,并确认疑犯可能是飞贼李来泉。但奇怪的是,在章晗之前总有人先行一步调查此案,章晗不得已又把怀疑放在了于守水的身上。 李薇情知自己无法在天湖立足,再度准备逃离,却被暗中监视的潘一黎挡住,逼迫李薇不许说出案发当夜是自己与李薇合谋约见鲁小北,更不许提到那张纸条。看着潘一黎伪善的面孔,李薇斥问潘一黎是不是他杀害了鲁小北。 疑犯李来泉突然投案自首,承认自己当夜的确去罗峰小区行窃,但进入现场时鲁小北已经死亡。他的证言与现场勘察基本吻合,排除了自己杀人的嫌疑。但是听到李来泉说出有人逼他投案时,章晗对于守水的怀疑更加强烈。马小天却相信于守水是清白的,他暗中和于守水保持着联系,并替他找到一处秘密住房。 调查再次陷入僵局,罗锋小区打来电话,他们已经找到了被李来泉偷走丢弃的钱包,里面有一张重要的纸条。

    第13集

      经鉴定,鲁小北钱包里的纸条确系朱可心在案发当晚书写的遗书,其中内容证明了她被鲁小北逼杀的事实经过。 由于于守水不能公开调查此案,他只能化妆了解凶案现场的情况,马小天也将他们的调查结果告诉了于守水。于守水推断有三大突破口:凶手如何进门;卫生间的墙上泥痕从何而来;凶手为什么要越窗逃跑。 鲁小西一直认定李薇就是凶手,没想到赵局长将鲁小西叫到警队,把从鲁小北钱包里找到的遗书交给了她,鲁小西看后大惊失色决意离开天湖。 为了重新发现线索,章晗组织了一场精彩的现场模拟。马小天将得出的模拟结果告诉了于守水不料被于守水全盘否认。借马小天之口于过水将自己的推断告知了刑警队,真正的凶手是当夜九点三十分到十点给鲁小北打过电话的人。这番高论不但得到一片赞许,也让章晗肯定马小天和于守水在暗中勾结。 刑警队抓住线索展开调查,但发现所有涉案嫌疑人似乎都没有杀人的可能。

    第14集

      鲁小西决意离开天湖,老麦和古良好言相劝,鲁小西跌坐在沙发上不知何去何从。 通过调查,电信局证实与朱可心一案有关的所有涉案人员在当夜都与鲁小北通过电话,怀疑范围再次缩小。尤其当夜与鲁小北通话的电话号码单中有一部鲁小北以自己的名义买的一部新手机最为可疑,马小天也隐约觉得十分熟识。古良告诉章晗,鲁小北生前与于守水关系密切。马小天一下子想起这部手机的确是于守水所有,情势之下向章晗坦白了与于守水的攻守同盟。 于守水急于约见李薇,李薇如惊弓之鸟躲之不及,最终,突然答应与于守水见面。咖啡屋里两人开诚布公,于守水承认自己受贿,劝李薇不要执迷不悟成为别人的挡箭牌。李薇也告诉了于守水案发当夜发生的一切。此刻接到李薇电话的章晗早已守在门外,于守水发现端倪悄然离去。李薇将她和于守水的谈话录音交给章晗,听到于守水的自白章晗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马小天带着章晗来到于守水家,看着不以为然的于守水爱恨交加,推断于守水为了掩盖受贿真相杀害了鲁小北,逼迫于守水自首。情势所逼于守水只得向章晗坦露了自己的秘密。

    第15集

      于守水终于说服了章晗将矛头指向了一直被忽略的古良。而面对章晗的询问,古良承认案发当夜是和鲁小北通过电话,却无从知道鲁小北的行踪,保安也可以证明当夜他一直在天北上网听音乐。古良的证言十分中肯,也基本证明了他没有杀人的可能。但敏感的于守水却从音乐下手,揣摩着古良的心态。 古良生活井井有条,依惯例到食屋吃饭,遇到早等在这里的于守水。古良意识到于守水虚虚实实在打探自己,十分不满。他对于宁水将巫林伟之死和白浪滩开发联系在一起更是不屑一顾,但谈及那朱可心说过的纸条,古良却借故慌忙离去。 章晗找到鲁小西家,要求鲁小西同意安葬鲁小北。鲁小西拒不答应。章晗软磨硬泡提醒鲁小西回想案发当晚古良的异常,鲁小西证明当夜她在医院,古良守地身边。但章晗暗示鲁小西,古良过份亲昵的举动是不是另有所图,这让鲁小西也不得不思忖良久。 连日警察的追问使古良精神疲惫,鲁小西又来纠缠古良。古良觉出鲁小西对自己的怀疑,终于爆发,决定离开天北集团。听了古良的解释,鲁小西相信冤枉了古良,紧紧将他搂在怀里。

    第16集

      古良将于守水带到食屋,向于守水表白自己不但不是杀害鲁小北的凶手,还要请于守水帮忙破案。古良告知于守水在巫林伟、朱可心、鲁小北三起命案的背后的确有一张巨大的黑幕,涉及到与潘一黎和某些高层领导关于白浪滩开发的暗箱操作,权钱交易。为了天北集团,为帮助鲁小西,只能求助已经不是警察身份的于守水私下解决。得知这一情况,于守水不置可否。 和江小露同住的鲁小西发行嫂子行为异常,果然江小露提出让鲁小西离开天北,似乎心中有难言之隐。

    第17集

      被刑警追踪的潘一黎紧急约见李薇,要李薇离开天湖市以保全自己。不想于守水早已暗中发现,将李薇扣留。于守水开诚布公地将这三起命案的利害关系告知李薇,李薇终于供出案发当晚自己与鲁小北的幽会是潘一黎为了拿到纸条一手安排的,并告诉于守水鲁小北曾亲口承认那张纸条就在他的手里。 鲁小西对请于守水破案一直心怀忧虑,古良却认为自己有于守水受贿的把柄,于守水为了洗清自己一定会卖命调查。

    第18集

      潘一黎的反扑再次失败,反而将自己暴露无遗。章晗经过周密调查,终于发现潘一黎有重大嫌疑。她找到潘一黎,询问案发当晚潘一黎的去向,潘一黎见谎言败露不得已承认自己当夜去过罗峰小区,但已经是十点以后,自己没有杀人的时间。可是对于十点之前的行踪却闭口不谈。谈及纸条,潘一黎仍然极力否认。一炮双响,在调查潘一黎的同时又浮现出一条新的线索。有出租车司机指认,当夜曾载郭长平去罗峰小区。这一重大发现又将郭长平纳入警方视线。

    第19集

      章晗发现于守水突然失踪。想起前夜于守水气愤的眼神,章晗心中预感不祥。 于守水以利害相诱,将潘一黎和郭长平牵在了自己的手里,而作为诱饵的古良对于守水如此作法也喜忧参半。于守水将一行人带到深山,告诉潘一黎、郭长平和古良,凶手就在他们三人之间,今天要破釜沉舟,找出凶手解脱大家的困境。一番话说得三人只得和于守水迈入深山。

    第20集

      一切风平浪静,为了调查于守水的失踪,刑警队传唤了所有涉案人员。大家对于守水的不幸深表遗憾,也推断于守水才是杀人的真凶。 刑警队气氛异常,潘一黎和郭长平预感不妙但为时已晚,死里逃生的于守水身穿警服站在庄严的国徽下,将那张纸条的真正秘密公诸于众。潘一黎和郭长平在铁证面前无法抵赖,低下了罪恶的头颅。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娱乐影视连续剧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1 00: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