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刘仁恭

    刘仁恭(?―914年),深州(今河北深州)人,唐末曾任卢龙节度使。本为原卢龙节度使李可举旗下将领,唐僖宗光启元年(885年)在卢龙攻易州的一场战役中,以挖地道进城的方法攻陷城池,因此军中号曰“刘窟头”。后遭其子刘守光所废。刘守光败于后唐李存勖,仁恭亦被擒处死。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刘仁恭 别名: 刘窟头
    籍贯: 深州(今河北深州) 国籍: 唐代
    去世日期: 公元914年 职业: 政治 节度使

    目录

    人物简介/刘仁恭 编辑

    刘仁恭刘仁恭

    刘仁恭(-914年),深州(今河北深州)人,唐末曾任卢龙节度使。本为原卢龙节度使李可举旗下将领,唐僖宗光启元年(885年)在卢龙攻易州的一场战役中,以挖地道进城的方法攻陷城池,因此军中号曰“刘窟头”。

    人物生平/刘仁恭 编辑

    唐昭宗景福二年(893年),当时的卢龙节度使李匡威为其弟李匡筹所逐,适巧刘仁恭所率部队已过轮调期日而未还,士兵由于想念家乡,遂兵变,以刘仁恭为领袖,回师攻卢龙都城幽州(今北京市),然为李匡筹军所败,因此逃往河东归附李克用,李克用待之甚厚。

    刘仁恭至河东后,不断透过李克用智囊盖寓游说李克用攻击卢龙。

    干宁元年(894年),李克用攻陷幽州。

    干宁二年(895年),李克用表刘仁恭为卢龙留后,不久,唐政府追认刘仁恭为卢龙节度使。刘仁恭任卢龙节度使后,亟思背离李克用。

    干宁四年(897年),唐昭宗为镇国节度使韩建挟持于华州,李克用将欲勤王,向刘仁恭征兵,而刘仁恭以许多理由搪塞,李克用大怒,亲征幽州,未料大败而还,刘仁恭因此摆脱河东控制。

    干宁五年(898年),刘仁恭败义昌节度使卢彦威,并吞其辖区,并以其子刘守文为义昌节度使,因此兴起兼并河朔的野心。

    干宁六年(899年)南征时,大败于宣武朱全忠、魏博罗绍威联军,自是实力受创。其后刘仁恭即依违于朱全忠及李克用间,然而随着朱全忠势力的扩张,华北最后仅余河东李克用及卢龙刘仁恭可自保。

    唐哀帝天祐三年(906年),朱全忠大举攻卢龙,刘仁恭危在旦夕时,李克用基于唇亡齿寒之理,仍不计前嫌营救。

    然而刘仁恭本人对于自己因中原处于多事之秋而得以称雄一隅,志得意满,遂逐渐骄傲奢侈,荒淫无度。他在幽州的大安山上兴筑宫殿,富丽堂皇,遴选许多美女居住其中;又与道士炼丹药,以求长生不死;复命令人民将铜钱交出,藏于山上,而人民只好用土做钱。

    轶事典故/刘仁恭 编辑

    牛酒之会

    “牛酒之会”得名于《旧五代史.萧翰传》,是发生于唐末刘仁恭割据幽州时期的一件大挫契丹人的事件。在此事件中,契丹王子被擒,契丹人被迫乞盟纳贿,赎回王子,由此而多年不敢侵犯幽州。

    《旧五代史.萧翰传》

    萧翰者,契丹诸部之长也。父曰阿巴。刘仁恭镇幽州,阿巴曾引众寇平州,仁恭遣骁将刘雁郎与其子守光率五百骑先守其州,阿巴不知,为郡人所绐,因赴牛酒之会,为守光所擒。契丹请赎之,仁恭许其请,寻归。

    子刘守光

    刘仁恭之子刘守光曾因与刘仁恭的爱妾罗氏通奸,被刘仁恭棍打后,断绝父子关系。天祐四年(907年),宣武将领李思安攻幽州,而当时刘仁恭还在大安山享乐,城中没有戒备,刘守光从城外率军进入击退李思安后,随即自称卢龙节度使,并派兵进攻大安山,刘仁恭被擒,不久刘守光就将其囚禁。913年,李克用之子晋王李存勖讨伐称燕帝的刘守光,攻陷幽州,被囚禁的刘仁恭亦与刘守光为晋军所擒;914年,刘氏父子被李存勖献于晋国太庙,刘仁恭后来被押解至代州(今山西代县),将以刀刺其心脏所流的血来奠祭李克用之墓,然后斩首。

    史籍记载/刘仁恭 编辑

    刘仁恭刘仁恭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二·列传第一百三十》

    新唐书《刘仁恭传》

    刘仁恭,深州人。父晟,客范阳,为李可举新兴镇将,故仁恭事军中。从李全忠攻易州,号“窟头”,稍迁裨校。为人豪纵,多智数,有大志,尝自言:“梦大幡出指端,年四十九,当秉旄节。”李匡威恶之,补景城令。

    会瀛州乱,杀守吏,仁恭募士千人定其乱。匡威复使将兵,戍蔚州,逾期未代,士皆怨。会匡筹夺地,故戍卒拥仁恭趋幽州,匡筹逆战,败之,遂以族奔太原。李克用待之甚厚,赐田宅,拜寿阳镇将。数以策干克用,请步骑一万东取幽州,且为导。克用攻匡筹,匡筹遁去。仁恭与苻存审入城,封府库以待。克用悦,留仁恭守之,以亲信分典其兵。

    干宁二年,克用击王行瑜,表仁恭为检校司空、卢龙军节度使。明年,克用攻魏州,召卢龙兵,仁恭以契丹解。又明年,克用复兴其兵救朱瑄,仁恭不答,使者数十往,卒不出。克用以书让之,仁恭乃慢骂,执其使,尽囚太原士之在燕者。复以厚利诱克用麾下士,多亡归之。克用怒,自将往击,不胜,师丧过半。仁恭献馘于朱全忠,全忠表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既与克用绝,则益募兵。光化初,使其子守文袭沧州,节度使卢彦威弃城走,遂有沧、景、德三州地,用守文为节度留后,请命于朝。昭宗怒,不与。会中人至,仁恭谩谓曰:“旄节吾自可为,要假长安本色耳,何见拒邪?”由是兵益张,显图河北。悉幽、沧步骑十万,声言三十万,南徇魏、镇。次贝州,屠之,清水为不流。

    罗绍威求救于朱全忠,全忠使李思安、葛从周赴之,屯内黄。仁恭负强,下令曰:“思安懦,当先破之,乃取魏。”守文与单可及精甲五万,循清水上。思安设伏,自引兵逆战,伪不胜。守文蹑北至内黄,思安整兵还击守文,伏发,斩可及,独守文挺逸,众无还者。从周兴邢、洺兵与魏将贺德伦等出馆陶门,夜击仁恭,破八屯。仁恭走,自魏抵长河数百里,尸蔽道。镇人邀败之东境。仁恭遂衰。

    三年,葛从周攻沧州,仁恭壁干宁。从周潜军战老鸦堤,仁恭败,退壁瓦桥,卑辞归穷于克用求救,克用为侵邢、洺。俄而全忠取瀛、莫,克用使周德威出飞狐。天佑三年,全忠自将攻沧州,壁长芦。仁恭悉发男子十五以上为兵,涅其面曰“定霸都”,士人则涅于臂曰:“一心事主”,卢龙闾里为空,得众二十万,屯瓦桥。全忠环沧筑而沟之,内外援绝,人相食。仁恭求战,不许,复从克用乞师,使百辈往,乃许。仁恭以兵三万合攻潞州,降全忠将丁会,沧州围乃解。

    是时,中原方多故,仁恭得倚燕强且远,无所惮,意自满。从方士王若讷学长年,筑馆大安山,掠子女充之。又招浮屠,与讲法。以堇土为钱,敛真钱,穴山藏之,杀匠灭口。禁南方茶,自撷山为茶,号山曰大恩,以邀利。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24 12:37:37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