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刚果自由邦

    刚果自由邦(英语:Congo Free State),由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于1884年建立,1908年被比利时政府接管,改成比属刚果(英语:Belgian Congo)。

    “刚果自由邦”还曾行文我国当时的清朝政府,甚至在1898年7月,不远万里专门派员来北京签订通商条约。虽仅两款,却是我国同黑非洲最早签订的条约之一。这事已经赫然载入我国史册(见《清史稿·邦交》之八)。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刚果自由邦

    目录

    建国/刚果自由邦 编辑

    19世纪下半叶,在帝国主义列强瓜分非洲的狂潮中,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卷入了争夺刚果河流域地区的竞争。1878年,利奥波德筹资成立了上刚果研究委员会(1882年改组为国际刚果协会),并雇佣殖民鹰犬斯坦利为其代理人,开始了其在中西非地区建立殖民帝国的活动。他以“国际刚果协会”比利时分会的名义,与斯坦利签订了五年的协议,规定斯坦利应从刚果河口向东到上游湖泊地区修建一条200英里的大道,使刚果河下游的酋长们承认并接受国际刚果协会的保护。但比利时议会对这个项目不感兴趣,不愿意为国王拨款,利奥波德干脆自己掏腰包资助斯坦利。 从1879年开始,斯坦利以利奥波德二世的代理人身份,在刚果河流域进行了一系列活动,诱使当地的长酋签订了450多个条约,建立了22个“商站”。但斯坦利在刚果的活动遭到法、葡、英等国的抵制和反对。

    1884年11月15日至1885年2月26日,帝国主义列强召开了瓜分非洲的柏林会议。利奥波德利用列强间的矛盾,进行会外交易,争取到英、法、德等15个国家的同意,将今刚果(金)地区划归他个人所有,号称刚果自由邦,4月30日,比利时议会通过法案,承认刚果为国王的私人领地,同意利奥波德二世就任刚果自由邦国王。8月1日,利奥波德二世通知列强,正式宣布刚果自由邦成立。

    利奥波德二世国王陛下 利奥波德二世国王陛下

    柏林会议划分了利奥波德的统治范围,但界线不明。这是因为,当时与会者对刚果的地理情况并不十分清楚,许多地区仍是欧洲人一无所知的空白点;加之其他列强对刚果的土地也极感兴趣,笼统圈划范围便于他们插手。法国和葡萄牙分别觊觎乌班吉和隆达,英国则企图染指加丹加。因此,利奥波德要建立起自己的独立王国,就必须与这些对手做交易。1887年4月29日和1894年8月14日,利奥波德二世与法国签订了两个协定,划分了双方在乌班吉地区的边界;1891年5月,与葡萄牙订约,确定了刚果自由邦同葡属领地——卡奔达和安哥拉的边界;1894年5月12日,又同英国签订条约,划定了刚果自由邦同英属罗得西亚的界线。

    在与列强谈判的同时,利奥波德继续组织许多支武装探险队,四面出击,对刚果自由邦圈定的范围实行有效占领。早在柏林会议前,斯坦利等殖民探险家的活动已为利奥波德攫取了刚果河下游的大片土地。因而此后的探险多是在边缘地区进行的:乌班吉—韦累河流域,开赛河—宽果河流域、加丹加及洛马米河以东地区。

    1886—1892年,自由邦先后派出范热尔、巴埃和范克尔克霍文三支探险队渗入乌班吉—韦累河流域,凭借武力,迫使当地酋长签订条约,接受自由邦统治。刚果人民以部落为单位,顽强抵抗殖民者。1888年,亚科马族武士击溃范热尔纵队;1891年,布贾人大败范克尔克霍文纵队,歼灭殖民军60人。但由于各部落互不联系,各自为战,终被殖民军各个击破。

    对开赛河—宽果河流域的占领由沃尔夫、维斯曼、勒马里奈尔和范德维尔德四支探险队负责。前三支在1885—1889年间考察了开赛河及其几个支流,修建了卢埃博、卢卢阿堡和卢散博等几个军事据点。后一支在1890年建立了东宽果河区。与乌班吉—韦累河地区不同,这些地区是刚果古文明中心之一,库巴、卢巴和隆达王国虽已衰弱,但仍统治着这些地区。比利时人的征服行动遭到了他们的反抗,其中隆达王国卡松戈的抵抗尤为顽强。1885—1900年,姆韦内·普图领导人民英勇斗争,屡败殖民军。最后,比利时人采用分化瓦解的卑鄙手段,勾结当地贵族,杀害了姆韦内·普图,征服才得以完成。

    对加丹加的占领从1890年展开。年底,勒马里奈尔由卢散博据点出发,1891年4月到达姆西里首都本凯亚,向他提出接受刚果自由邦保护,遭到姆西里的坚决拒绝。4月15日,在利奥波德授意下,一批企业家成立加丹加公司,同刚果自由邦订立条约,负责占领和开发加丹加,作为交换,刚果自由邦拥有加丹加公司1/10股份。5—10月,公司相继派出斯太尔斯等率领的武装纵队。12月20日,斯太尔斯部下杀害姆西里。22日,姆西里的儿子班达被立为酋长,成为比利时人的傀儡

    洛马米河以东地区是阿拉伯人的天下。在整个19世纪80年代,比利时人慑于阿拉伯人的威力,采取怀柔政策,只不过是缓兵之计。到80年代末,其他地区的绥靖工作接近完成,征服阿拉伯人的任务便提上日程。刚果自由邦以强大殖民军为后盾,收起怀柔政策,强征象牙税。双方矛盾激化,冲突时有发生。1892年5月,霍迪斯泰探险队悍然在里巴—里巴升起刚果自由邦旗帜,与阿拉伯人发生武装冲突。探险队几乎全部被歼。此时,阿拉伯人拥兵10万,刚果自由邦只有3500人,阿拉伯人占有数量上的绝对优势。

    在洛马米河畔恩冈杜的泰泰拉人的酋长贡戈·卢泰泰是阿拉伯人的忠实伙伴(他曾是蒂波·蒂普的奴隶)。1890年—1892年,卢泰泰率本族人民英勇抗击比利时人,一度还与卢巴王国的卡邦戈协同作战,屡败殖民军。但在近代化的军队面前,泰泰拉武士还是失败了。1892年9月,卢泰泰投降。泰泰拉人并未屈服,在1895、1897和1901年先后举行三次起义,坚持斗争到1908年,沉重打击了殖民者。

    早在1886年,鲁马利扎的军队已同刚果自由邦部队发生冲突。鲁马利扎聪明能干,善于指挥,深受战士爱戴。军队战斗力颇强,屡败刚果自由邦军队。1892年后,刚果自由邦增调四支远征队合力围剿,经过两年血战,到1894年3月才将鲁马利扎赶至德属东非。

    蒂波·蒂普虽在1890年返回桑给巴尔,但其主要力量仍留在刚果,包括驻守在卡松戈的塞富(蒂普之子)、斯坦利瀑布区的拉希德(蒂普之侄)、卢阿拉巴河的基邦热素丹和里巴—里巴的恩塞勒拉酋长都是他的羽翼。1892年5月,恩赛勒拉一举消灭霍迪斯泰远征队。不久,塞富也在卡松戈杀死刚果自由邦驻节代表。战争全面爆发。1893年4月22日,重镇卡松戈失守。10月20日,双方在洛马米河进行决战,阿拉伯人惨败,塞富死于此役。1894年12月,基邦热兵败被俘。

    自由邦发行的钱币 自由邦发行的钱币
    刚果自由邦 刚果自由邦

    至此,刚果自由邦完成了对其2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实际占领。这是一场自始至终通过无数场血战完成的真正的军事征服。

    殖民统治/刚果自由邦 编辑

    在刚果自由邦,利奥波德推行一种专横独断和残酷剥削的制度,史称利奥波德制度,因其臭名昭著,竟成为“残暴”的代名词。其主要内容有二:

    第一,在政治上国王极端专权。刚果自由邦的军队、立法、司法和行政大权由他独掌,政府各部门的高级官员由他任免,并向他一人负责。他本人则不受任何约束与限制。中央政府(设在布鲁塞尔)包括中央办公厅和外交、内政、财政三部及一个最高顾问委员会。地方政府由总督(设于1887年4月,在此之前是行政长官)统领。它包括执行委员会、咨询委员会以及区和分区政府。总督是国王的代表。他有权任免地方官员,有权颁布具有法律性质的命令,必要时有权中止国王的某项命令。整个行政机构的官员全由欧洲人担任。据统计,1891年白人官员有290名,1897年有684名,1904年达到1424名(其中有900名比利时人)。刚果自由邦军队由直属国王的军队司令统领,包括一个教导营和若干正规连。1888年有8个连,1893年增至16个,1907年达到127个连。军队人数由1895年的4000人增至1905年的16000人。士兵从非洲人中招募,服役期为5—7年。军官全由欧洲人担任。

    第二,在经济上推行租让制,通过私人垄断资本对刚果人民进行残酷剥削和野蛮掠夺。这一制度以剥夺非洲人的土地为前提。1885年7月1日,刚果自由邦颁布法令,规定除土著土地(即法令颁布时非洲人耕种、居住及暂时休耕的土地)外,其他的土地为空地,归国家所有。1891年9月21日、10月15日和1892年5月又接连颁布三个法令,宣布国有土地上的产品属国家所有,非洲人不得利用,并明确规定自由贸易为非法。这几个法令剥夺了非洲人对自己土地的占有权和使用权。在此基础上,利奥波德推行租让制,即把大片土地连同土地的垄断经营权租给私人资本。早在1886年12月27日,以比利时大企业家蒂斯为首成立了刚果贸易和工业公司,首先得到10万公顷土地。1889年,它的子公司——刚果铁路公司因承建马塔迪—利奥波德维尔的铁路工程又得到大片土地,从而使公司所占土地超过100万公顷。1891年,租让制正式推行,私人垄断财团纷纷涌入刚果。加丹加公司、安特卫普公司、开赛公司、英比橡胶公司等相继获得大片租让地。利奥波德所以要推行租让制,一是考虑其财政困难。刚果自由邦不是比利时的殖民地,国王得不到政府拨款;比利时大多数金融资本家对刚果自由邦的价值持怀疑态度,他们不愿为风险投资枉花一分钱。利奥波德独木难支。至1885年,刚果各项事业的投资已花去他1000万法郎,1890年增至1900万法郎,这使他负债累累。二是考虑到租让制对自己最有利。作为出租者,利奥波德可以分享各公司红利。一般公司上交25%利润,个别例外。如加丹加公司因负担占领费用,只交10%利润;而刚果铁路公司则因其产品出口税被免20%,需上交利润的40%。同时,他又是最大的承租者,许多公司有他的股份(他占有英比橡胶公司、安特卫普公司50%资本),因此,股份分红又是他一大收入。据莫雷尔估计,1904—1905年,单这一项就为他带来36万英镑收入。1896年,他通过一项密令,将11.2万平方英里的好地划为王室领地。十年内,这一领地生产橡胶11354吨,获得1500万美元。租让制带来的巨额收入,使利奥波德迅速摆脱财政危机,并挥霍无度。他向皇室成员发放大笔津贴;购置大批地产;修筑离宫别墅;收买报刊舆论为他宣传,美化他在刚果自由邦的统治。各租让公司也都获得巨额利润,大发其财。英比橡胶公司在六年中获纯利72万英镑,每一股的价值竟由46先令6便士增至35英镑。

    刚果人民在利奥波德统治下遭受巨大灾难。当时刚果自由邦的经济收入主要靠象牙、橡胶、棕榈和花生出口。殖民政府为了最大限度地掠夺这些物产,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1)实物税——即强迫非洲居民向政府和公司交纳实物,主要是橡胶和象牙;在不产橡胶的地方,以棕榈和花生代替。税额由行政人员确定,各地不一。如蒙加拉地区,每人每月交橡胶9公斤,东方省为2—4公斤。殖民政府为鼓励多收橡胶,对税吏实行奖罚制度。据有关资料记载,税吏报酬分两部分:一小部分是工资,另一部分是从他收集的橡胶中提取2%的佣金。若完不成税额定量,不足部分则从其佣金中扣除。收集橡胶的多少直接与税吏的利益挂钩,促使他们随意提高税额。

    (2)强迫劳动——它有两种形式,一种与实物税相结合,强迫非洲人为政府和公司收割野生橡胶。1903年,殖民政府颁布法令,规定土著居民每月必须为国家劳动40小时,名为人头税(又称劳动税)。地方政府常任意将这40小时的劳役折成实物税,其税额高到惊人程度。据资料记载,刚果人实际上每月要劳动20—25天才能完成定额。另一形式是各种名目的徭役,如为政府打杂当差、运送货物、修筑公共工程。后两项劳役十分沉重,往往造成大量死亡。例如,修建马塔迪—利奥波德维尔铁路的工人1890—1892年死亡900人,而铁路才修9公里,每一公里就有100人付出生命。服徭役的刚果人几乎是无偿劳动,所获报酬微乎其微,往往是发给一些毫无用处的物品

    (3)杂税和其他负担——除实物税和各种徭役外,刚果居民还被迫承担一些额外杂税和负担,如为军队提供食宿,向殖民官员送野味、家禽。以有一百间茅屋的奔巴村为例,该村除人头税外,还要上交5头羊或猪、或50只鸡、125担木薯、15公斤玉米或花生、15公斤山薯。

    (4)严刑峻法——为防止非洲人怠工或反抗,殖民者制定了极其残酷的惩罚措施。他们扣押土著妇女和儿童作为人质,迫使男子完成税额。人质集中营生活条件极差,死亡率很高。刚果人只有交足了税收,才被准许以货物赎回人质。在一般情况下,刚果居民若完不成税额,轻则处以鞭笞,重则砍手、砍足、割耳朵乃至枪杀。殖民当局常常派出武装讨伐队,窜入村寨,烧杀抢奸无恶不作。讨伐队返回时,除满载的劫掠物外,常带上一筐筐被砍下的、经烟熏烤的手臂,作为向当局邀功请赏的物证。有的殖民者闲极无聊,竟以土著为靶子,比试枪法。种种暴行令人发指。

    殖民者竭泽而渔的掠夺,在当地造成严重的恶果。第一,天然橡胶林大面积被毁。非洲人为完成重税,被迫采用快而省事办法,将橡胶树砍下来,或者剥下橡胶的皮,这是一次性使用。而租让公司只顾眼前利益,从不培植新橡胶树。因此橡胶林逐步趋于枯竭,产量成倍下降。以英比橡胶公司为例,1903年生产橡胶951吨,1905年便减至358吨。第二,象牙产量急剧下降。据统计,1903年刚果自由邦输出总额为218.4万镑,其中橡胶占了190万英镑。第三,青壮年劳动力都去割胶、服徭役,农业被忽视,大片土地荒芜。第四,更严重的是,土著居民人口锐减。刚果自由邦建立时有2500万人,到利奥波德统治末期,据官方的乐观估计人口已不超过1000万。

    这就是血腥的利奥波德制度。其全部内容可归结为一句话:运用全部现有的专制机器压榨居民,使他们把最后一点东西交出来,把最后一点劳力贡献出来。它混合了16世纪海盗式殖民主义者的野蛮和残酷以及20世纪金融资本的狡猾和贪婪,是殖民史上空前黑暗的制度。

    刚果人由于无法承受而大量逃入人迹罕至的密林或法属赤道非洲,许多地区发生武装暴动。1885—1905年,刚果河下游地区出现不下12次暴乱。其中布迪亚和博瓦橡胶种植园的非洲劳工暴乱一度达到5000人。这些暴动最终引发了外界关注。

    1890年,传教士格拉特恩·吉纳斯在英国首次披露了刚果自由邦的真相,但影响不大。进入20世纪后,国际垄断组织的矛盾激化,刚果问题开始受到各界重视。1903—1904年,英国人莫雷尔和凯斯门特发表一系列文章,淋漓尽致地揭露了在刚果的暴行,引起国际社会的震惊。人道主义者首先起来猛烈抨击这种极端丑恶的隐蔽的奴隶制;欧美一部分资产阶级出于自己的经济利益反对这一制度;英美等国政府也对比利时施加压力。面对指责,利奥波德绞尽脑汁,负隅顽抗。1904年,他派出一个调查团,以应付国际舆论;1906年,他大批引进外资,力图堵住投资国的嘴;同时在刚果自由邦进行一些剜肉补疮的改革。但这些措施在强大的反对浪潮面前均无效果。1908年,英国外交大臣格雷说,刚果自由邦已经在道义上丧失了受国际承认的任何权利。国际社会一致要求结束利奥波德制度,比利时资产阶级或因没能从租让制的红利中分得一杯羹,或因对利奥波德向外资让步不满,都认为由议会控制刚果要比国王单独控制好得多,纷纷要求政府兼并刚果自由邦。1908年8月20日,比利时议会通过由国家接管的法案。在移交之前,利奥波德急忙将23000万公顷的土地租给五家他拥有股份的私人公司。通过这一形式,他保留了大量的地产。这五家公可都有大量外资。如上加丹加采矿联合公司,英国资本拥有50%的股份。外国垄断资本的大量涌入,为以后各帝国主义国家争夺刚果准备了条件。不管怎样,利奥波德在刚果长达24年的独裁统治结束了。刚果人民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死亡1000—1500万人。

    比属刚果/刚果自由邦 编辑

    在国际舆论压力下,1908年10月18日,比利时政府颁布《殖民地宪章》,规定刚果殖民地归国王和议会组成的宗主国当局管理,从而在法律上终止了国王的寡头政治。1908年11月16日,监察官吉兰在博马市升起比利时国旗,正式宣布刚果自由邦由比利时政府接管,改称比属刚果。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国家非洲历史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5 11:3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