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2011年3月29日在伦敦闭幕。会议期间,包括联合国、北约、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等组织以及近40个国家的代表就利比亚问题进行了讨论。分析人士认为,会议在继续贯彻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等对利比亚动武的“幌子”问题上达成共识,但在多个问题上会议均没有给出明确答案,分歧也未得到解决。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编辑

    2011年3月29日,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在英国伦敦举行。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当日在伦敦召开,40多位国际组织和国家代表与会。代表们对利比亚局势进行讨论,评估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执行情况,并呼吁推进利比亚政治进程。2011年3月29日,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在英国伦敦举行。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当日在伦敦召开,40多位国际组织和国家代表与会。代表们对利比亚局势进行讨论,评估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执行情况,并呼吁推进利比亚政治进程。

    当地时间2011年3月29日下午,约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外长及代表在伦敦参加有关利比亚局势的国际会议,上百名居住在伦敦的利比亚、卡塔尔等国抗议者在兰卡斯特宫会场外示威,要求西方国家停止轰炸,停止干涉利比亚内政。

    来自约40个国家及国际组织的外长及代表29日参加了在伦敦举行的有关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商讨军事干预利比亚后的战略及利比亚未来走向。与会者除来自参与对利比亚军事打击的国家外,还包括联合国、欧盟、非洲联盟、阿拉伯联盟等国际组织的代表。中国、俄罗斯未派代表参加会议。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伊斯兰会议秘书长伊赫桑奥卢、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欧盟外长阿什顿、联合国利比亚问题特使哈提卜、阿盟大使优素福以及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利比亚反对派的临时过渡全国委员会特使贾布里勒等出席了会议。英国外交大臣黑格主持了当天的会议。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呼吁关注利比亚危机引发的难民潮等人道主义危机,他表示重申实现利比亚停火以拯救生命、结束暴力。

    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在会议发言时表示,北约将接管指挥权,实施联合国禁运与保护利比亚平民决议,她表示要确保利比亚民众得到人道主义援助,要帮助利比亚成功实现政治过渡,卡扎菲必须下台,但这不能靠军事手段实现。美国将与国际社会一道保证利比亚的主权、统一与领土完整。

    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2011年3月29日在英国首都伦敦闭幕。与会者表示,利比亚的未来将由利比亚人民自决。英国外交大臣黑格代表与会者在会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声明说,今天任何与会者都不能决定利比亚的命运,利比亚人民将决定他们自己的未来。 

    在会议举行之时,位于兰卡斯特宫的会场之外,上百名居住在伦敦的利比亚、卡塔尔等国家的人士举行示威,抗议西方国家对利比亚进行军事打击。他们挥舞着利比亚国旗,手举标语,高呼“停止轰炸利比亚”、“停止干涉利比亚内政”、“利比亚的问题由自己解决”等口号。

    在此次国际会议举行之前,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发表了一封公开信,称西方国家领导的对利比亚的军事打击是“野蛮的行为”。[1]

    其会议目标/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编辑

    英国首相卡梅伦在致开幕辞时表示,本次会议有三个目标,承诺落实联合国1970和1973号决议;确保人道主义援助抵达利比亚所需之地;帮助利比亚人民规划冲突结束后的未来。卡梅伦称,利比亚人民无法实现决定自己命运的目标,上述三项目标就是利比亚民众目前需要的援助。

    重要成果/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编辑

    会议取得的重要成果包括:与会者重申全面实施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建立禁飞区与保护平民决议的重要性;

    承诺保证利比亚的主权、独立、领土完整与国家统一;

    将继续努力促成利比亚各方按联合国决议要求停火;

    会议认为只有利比亚人民能够选择自己的政府,与会者同意由包括临时过渡全国委员会在内的利比亚各方共同参与启动国家政治进程等。

    分歧依然存在/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编辑

    当地时间3月29日下午,约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外长及代表在伦敦参加有关利比亚局势的国际会议,上百名居住在伦敦的利比亚、卡塔尔等国抗议者在兰卡斯特宫会场外示威,要求西方国家停止轰炸,停止干涉利比亚内政。图为女抗议者挥舞旗帜,高呼口号。当地时间3月29日下午,约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外长及代表在伦敦参加有关利比亚局势的国际会议,上百名居住在伦敦的利比亚、卡塔尔等国抗议者在兰卡斯特宫会场外示威,要求西方国家停止轰炸,停止干涉利比亚内政。图为女抗议者挥舞旗帜,高呼口号。

    应该说此前的分歧是军事行动要持续到怎样的一个程度,这个问题应该说还没有解决,只是在利比亚的政治问题上参与军事行动的北约国家以及像卡塔尔这样的阿拉伯国家有了一定的默契,也很难说就是共识。

    因为我们注意到这并不是会议的最终声明,那么在军事手段上北约的各成员国以及参与到军事行动的非北约国家之间矛盾依然是存在的,也就是这场军事行动如果空袭不能奏效的话要怎么办,即使空袭能够奏效,完全依靠空中保护的班加西力量打下的的黎波里是不是就意味着战事的结束,这些都是问题,这些问题在伦敦会议上我们还没有看到答案。

    首先军事行动我们可以判断依然会继续,而且强度会随着班加西政权的军事进展而有所加强或者减弱,这与地面战场的态势是息息相关的,但无论如何,伦敦会议之后一些国家组成的所谓卡扎菲这样的军事行动联盟它的活动能力会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加强,这一点是可以预见的,尤其是卡塔尔主动表示说要承担下一次峰会表明至少西方国家可以宣称说。

    针对卡扎菲的军事行动不是西方单方面发起的,也得到了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支持,这种支持当然要对西方下一步的军事打击在政治和宣传方面提供更多的有利条件,所以我们也可以断言说未来对卡扎菲的军事行动一定会继续,而且英法扳掉卡扎菲的决心通过伦敦会议之后应该说是会得到加强的。

    与会者意见/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编辑

    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1、称卡扎菲已丧失合法性 
    与会者除来自参与军事打击的国家外,还包括联合国、欧盟、非洲联盟、阿拉伯联盟等国际组织的代表。中国、俄罗斯未派代表参加会议。

    会后发布了包括9点内容的主席声明。声明中说,与会代表重申完全、迅速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利比亚问题决议的重要性,卡扎菲及其政权已经完全失去了合法性,并将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要对卡扎菲政权采取强制措施及制裁,并采取措施防止其雇佣军得到供应;考虑在联合国及区域组织框架内,对其进一步制裁;利比亚人民必须自由地决定自己的未来,对利比亚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等。

    意大利外长弗拉蒂尼表示,会议一致决定要求卡扎菲下台。奥巴马2011年3月29日表示,卡扎菲最终将下台。他不排除向反政府武装提供军事援助。希拉里也表示,将考虑向“过渡政府”提供财政支持。俄罗斯媒体称,卡扎菲已在伦敦“被告别”。

    2、英国驱逐5名利外交官 
    英国外交大臣黑格代表与会者在会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声明说,今天任何与会者都不能决定利比亚的命运,利比亚人民将决定他们自己的未来。黑格30日还宣布,英国驱逐了5名利比亚外交官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称,军事行动将一直持续到卡扎菲接受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其军队停止攻击平民,并允许外界向需要救助的人提供人道援助为止。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利比亚交战双方都存在虐待平民的问题。他将派出特使与交战双方接触。

    利比亚反对派在会议上散发了一份题为“民主利比亚的愿景”的文件,希望构建一个现代、自由和统一的新利比亚。委员会还称将举行公正自由的选举,并起草宪法。这份文件被视为反对派首次提出的“治国方略”。

    3、利500亿美元被冻结 
    联合国安理会利比亚制裁委员会主席卡布拉尔28日说,对利比亚制裁工作正“全面启动”。 
    卡布拉尔28日说,利比亚18人面临旅行禁令,13人和5个实体遭冻结资产,但未予详细说明。美国和英国先前分别宣称冻结大约300亿和200亿美元。

    安理会一名外交人士说:“联合国没有禁运利比亚石油……反政府武装可以卖石油。”如果反政府武装出售石油,无需获得安理会利比亚制裁委员会“特别许可”。[2]

    质疑/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编辑

    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来自约40个国家及国际组织的外长及代表29日参加了在伦敦举行的有关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商讨军事干预利比亚后的战略及利比亚未来走向。

    将建联络小组协调行动 
    英国外交大臣黑格2011年3月29日在会后代表与会者发表声明说,与会者同意建立“利比亚联络小组”,为国际行动提供领导和政治指导,为协调对利比亚的国际反应提供一个论坛,并与利比亚各派建立起联系。卡塔尔将召集第一次小组会议,随后将由相关国家轮流担任召集人。 

    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表示,他无法估计利比亚军事行动将持续多久,但仅依靠军事方式无法解决利比亚问题。分析人士认为,会议在对利军事行动目标、行动期限、北约接管指挥权后是否改变“交战规则”等人们关心的问题上,会议均没有给出明确答案,各方在利比亚问题上的分歧也未得到解决。 

    据报道,阿盟24个成员国中,7个国家派代表与会。阿盟秘书长穆萨、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让·平没有出席。另外,利反对派“全国过渡委员会”成员未出席,原因是这一组织未受邀请。不过,其代表吉布利勒已在伦敦分别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以及德国、法国外交部长会面。

    英美不排除武装反对派 
    黑格30日在议会下院说:“鉴于对卡扎菲政权行为的严重关切,我们已经采取措施驱逐了利比亚驻伦敦使馆包括武官在内的5名外交官。”如果这些利比亚外交官继续留在英国境内,将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英国首相卡梅伦同日表示,英国不排除向利比亚反对派提供武器的可能性,但目前尚未作出决定。奥巴马29日在接受采访时也说,不排除武装利比亚反对派的可能。

    双方激烈争夺米苏拉塔 
    就在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召开当天,多国部队的战机29日晚再次对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发动空袭。目击者说,的黎波里市区至少传出3次威力巨大的爆炸声,来自非常靠近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一处住所。法国总参谋部30日宣布,法国空军28日晚间至29日继续对利比亚军事目标进行打击,重点打击了的黎波里附近一处防空导弹基地和一个弹药库。 

    有报道称,进攻卡扎菲家乡苏尔特的反对派武装29日遭到了利政府军的顽强抵抗。此外,反对派和政府军29日都宣称控制了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的部分区域。 

    美军官员29日说,截至当天,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已耗费美国5.5亿美元资金。国防部同时承诺,一旦北约稳定在利比亚的军事控制力,美军将缩小参与规模,将耗费控制在每月4000万美元以内。 [3]

    多国媒体聚焦/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编辑

    欧洲新闻通讯社29日报道,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Catherine Ashton)和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都对在本周二举行的讨论利比亚问题的伦敦会议表示赞许。阿什顿强调了伦敦会议所取得的“进展”,在此次会议上与会者同意设立政治联络小组,并再次强调卡扎菲政权已经“彻底”失去执政合法性并应展开“民主过渡”。他还指出:“我们尤其希望利比亚的未来可以掌握在利比亚人民自己手中。”另外,拉斯穆森对建立政治联络小组表示肯定,他认为,这意味着国际社会非常期待解放利比亚人民并让他们享有民主人权

    西班牙《埃菲社》29日以“卡梅隆相信伦敦会议将是利比亚的一个新的开始”为题,对伦敦会议进行报道。 文中写道,卡梅隆在会上指出,“利比亚人民的未来是一个没有暴力没有压迫的未来”,不过他还补充说,当然利比亚人民不能孤立独行。他认为,国际社会首先要对联合国的1970和1973号决议表示坚决赞同,并同意由盟军来具体实施。他说:“在需要的地方必须提供最快最便捷的人道主义援助”,“一旦冲突结束,要帮助利比亚人民构建自己的未来”。卡梅隆认为军事行动和人道主义援助都很重要,但是“距离要建立一条通往自由的广阔道路还差之甚远”,他还强调:“最后最及时的解决办法必须通过政治途径”,而且要利比亚人民自己来解决。

    委内瑞拉《环球报》(El Universal)在29日发表题为“联络小组为利比亚问题指明政治方向”的文章。文章援引法新社报道指出,“这个联络小组提供领导和全面的政治方向,为支援利比亚保持与联合国、非盟、阿盟,伊斯兰会议组织和欧盟的合作”。据报道,联络小组的另外两个任务就是“提供一个论坛,以协调对利比亚的国际反应;另外,为国际社会提供聚会场所以联络利比亚各方。” [4]

    各方表态/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编辑

    2011年3月30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法国总统萨科齐。2011年3月30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法国总统萨科齐。胡锦涛说,我们一贯主张,每个国家的独立、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都应当受到尊重,不赞成在国际事务中使用武力。历史经验一再证明,武力解决不了问题,只能使问题更加复杂化,对话等和平手段才是最终解决问题的出路。

    1、胡锦涛同萨科齐谈利比亚局势 呼吁各方立即停火
    据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国家主席胡锦涛今天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来华出席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研讨会的法国总统萨科齐。胡锦涛指出,中方支持一切有利于缓解当前利比亚紧张局势的政治努力,呼吁有关各方立即停火,寻求和平解决问题,避免更多平民伤亡,使利比亚局势尽快恢复稳定。

    在谈到利比亚局势时,胡锦涛指出,近一时期,利比亚局势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中方对此也深表关切。我们认为,安理会就利比亚局势通过决议,目的是制止暴力,保护平民。如果军事行动殃及无辜平民,造成更大人道主义危机,则违背了安理会决议的初衷。

    胡锦涛说,我们一贯主张,每个国家的独立、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都应当受到尊重,不赞成在国际事务中使用武力。历史经验一再证明,武力解决不了问题,只能使问题更加复杂化,对话等和平手段才是最终解决问题的出路。

    胡锦涛表示,我们注意到,最近一些国家和地区组织为解决利比亚危机提出了不乏建设性的主张和建议,我们认为应积极回应这些主张和建议,给和平以机会,这符合各方共同利益。中方支持一切有利于缓解当前利比亚紧张局势的政治努力,呼吁有关各方立即停火,寻求和平解决问题,避免更多平民伤亡,使利比亚局势尽快恢复稳定。

    萨科齐表示,法方也希望通过政治和外交方式解决利比亚危机。[5]

    2、俄外长称停火和对话是解决利比亚问题当务之急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011年3月30日在莫斯科说,在利比亚实现停火和立即展开对话是国际社会需要优先解决的问题。拉夫罗夫当天在与到访的奥地利外长施平德勒格举行会谈后说,在利比亚国内进行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但这个国家的未来应该由利比亚人民自己决定。俄罗斯对利比亚局势表示忧虑,呼吁其各方尽一切努力“开启政治对话”。

    拉夫罗夫说,俄罗斯一向遵循避免平民伤亡、反对使用武力的原则。俄方反对有关国家提出的向利比亚反政府武装提供武器的计划。俄方赞同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的表态,即针对利比亚实施军事行动的目的应该是保护平民安全,而不是向其提供武器装备。

    联合国安理会2月26日一致通过第1970号决议,决定对利比亚实行武器禁运、禁止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及其家庭主要成员出国旅行,并冻结卡扎菲和相关人员的海外资产。本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1973号决议,同意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并要求有关国家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利比亚平民及其聚居区免受军事威胁。19日,法国、美国和英国等西方国家开始对利比亚采取军事行动。

    3、奥巴马称美可能向利比亚反对派提供武器装备
    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他不排除向利比亚反对派武装提供武器装备的可能性。美国国务卿希拉克·克林顿表示联合国授权国际力量军事干预利比亚的决议也可以允许提供武器弹药。英国外相黑格说,这个决议可以允许利比亚人民在特定情况下获得武器弹药用于自卫。

    4、卡扎菲指责西方国家行为像希特勒
    利比亚官方的民众国通讯社29日登载卡扎菲的一封信。信中指责多国部队对利比亚军事行动“野蛮”。卡扎菲认为,多国部队对利比亚地面部队的空袭与德国纳粹头目希特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动的军事行动类似。他说:“停止你们在利比亚野蛮、不公正的攻势,把利比亚交给利比亚人。你们正在对一个和平的民族和一个发展中的国家实施种族灭绝。”卡扎菲还说,西方国家正与“基地”组织合作,杀害利比亚民众。

    5、联合国全面制裁卡扎菲 冻结家族资产500亿美元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利比亚制裁委员会2011年3月28日说,正着手“全面启动”对利比亚穆阿迈尔·卡扎菲当局的制裁。

    制裁委员会主席、葡萄牙常驻联合国代表卡布拉尔28日首次向安理会通报情况。“委员会(工作)现在正全面启动,”他说。联合国会员国应在120天内提交报告,说明是否已执行针对利比亚的武器禁运、针对卡扎菲及其家人和一些利比亚金融机构的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

    卡布拉尔28日在通报中说,委员会已更新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的目标清单,18人面临旅行禁令,13人和5个实体遭冻结资产。一些西方国家先前着手冻结卡扎菲家族的资产。美国和英国分别宣称冻结大约300亿和200亿美元,美国把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下属的14家企业纳入制裁对象。[6]

    相关看法/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编辑

    3月29日,在英国首都伦敦,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上发言。3月29日,在英国首都伦敦,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上发言。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呼吁关注利比亚危机引发的难民潮等人道主义危机,他表示重申实现利比亚停火以拯救生命、结束暴力。

    1、借“一经联合国授权”之后“美国就不能控制”的环节,将“利比亚问题”从“北约框架”中抽出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该方案”明显包括这样几个要点:
    第一要点:我们知道,利比亚虽处于非洲、但又距离欧洲非常之近,是欧洲常规军事力量“力所能及”之处。不仅如此,利比亚虽然距离欧洲非常之近,但中间又隔了个地中海,这与前南联盟与地处欧洲腹地、稍有不慎,就会危及欧洲社会稳定有本质的不同。最为关键的是,利比亚与俄罗斯、中国的关系都一般。这与俄罗斯视前南联盟为其传统势力范围、且固有的“斯拉夫情绪”有本质不同。

    因此,这就与当年打科索沃战争时,面对前南联盟强大的军事力量,外加俄罗斯的因素,令欧盟自觉没有力量独自解决问题,从而不得不求美国帮忙,在“北约框架”而不是在“联合国框架”内解决问题,其处理进程当然是“北约(美国)”主导。

    因此,“该方案”的第一要点就是:在俄罗斯、特别是中国,以及依赖欧亚海上运输线的“非美经济体(比如印度、德国)”,有意在其它战略方向(比如南美)充当“地方王”的国家(比如巴西)”的策应下,借“一经联合国授权”之后“美国就不能控制”的环节,将“利比亚问题”从“北约框架”中抽出,放进联合国框架内进行解决,为的是拿到“合法性”与“主导性”。显然,今天的联合国,美国已然成了“多极中的一极”。

    2、除去拿到制衡卡扎菲的手段之意图外,最大的意图还在于借此“全面推进欧盟军事整合进程”
    在俄罗斯、特别是中国的策应下,拿到“附加了军事打击内容的决议案”,为的是“一跃而起”,换句话说:在法国(欧盟)力主“附加了军事打击内容的、设立禁飞区决议案”的背后,除去拿到制衡卡扎菲的手段之意图外,最大的意图还在于借此“全面推进欧盟军事整合进程”。

    显然,与当年欧盟无力独自解决前南联盟问题时最大的不同是:
    首先,利比亚军事力量远较前南联盟弱小,且非常靠近欧洲大陆,完全处于欧盟军机作战半径之内,即便展开地面军事介入,在后勤保障方面也不是问题(这一点,美国自己就做不到了)。

    3、“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问题,那么,在包括了“美国力主要求”的“设立禁飞区”的“联合国决议案”通过之后,在美国突然强调“美国不会单方面军事打击利比亚”的背后,其“参加又不是、不参加也不是”之“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无奈心理”,是昭然若揭!

    4、中国也有必要为中东局势的全面混乱做准备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各方角力于“利比亚这个观察点”,且“埃及之乱”的“后续发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的背景下,中国也有必要为中东局势的全面混乱做准备。显然,这个准备工作可以放在“欧亚海上运输线之乱”的问题“在亚洲大陆进行处理”的进程之中。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认为,日本大地震的“后续发展”无疑为中国提供了这种可能。

    在这个问题上,再次重复两点:
    第一,在日本大地震的“后续发展”中,在帮助日本经济稳定、继而继续发展的问题上,中国力推的“东亚经济一体化”远比“一不能吃、二不能喝、且关键时刻还掉链子”的“日美东亚军事同盟”要多得多,也重要得多!

    第二,由于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是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且双方经济高度互补,因此,在“欧美”均在为“中东局势”可能全面混乱,“欧美”均在为自己准备替代中东的后备能源基地的时候,特别是,在“欧亚运输线之乱”可能演化为“东亚海一运输线之乱”的背景下,为什么不能借“日本震后重建”之机,谈谈“东亚经济一体化”方面的事情?

    在我们看来,如果“愿意求生的日本经济与韩国经济”能够推动“之前一直在找死的日本政治与韩国政治”、愿意借此机会推动之前被“天安号事件”严重毒化的“中日韩三边、特别是中日双边合作气氛”,那么,中日、甚至中日韩等东亚国家在东海、南海共同进行能源开发,共同整合市场,都是可以商量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非要“以攻为守”而将中东“提前”推进“全面混乱”之中,那就让它“全面混乱好”了,毕竟那儿一乱,首先乱掉的不是别的,就是那个“石油美元结算制”。

    5、在日本核危机中所透露的“日本核武原料”问题,那“更”应该是“仍然占领着日本的”美国所该担心的
    在日本核危机中所透露的“日本核武原料”问题,那“更”应该是“仍然占领着日本的”美国所该担心的,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即便是将核沾染防范区从“80公里”划到“800公里”也没有用,中国完全可以继续“无视”。如果“美国人”只是热衷于“划线”而没有任何“实质性行动”,甚至违心地“赞赏”日本政府的“救灾”的话,那么,中国又有什么理由替“最应该着急”的美国去阻止“日本核武计划”?

    在这个问题上,如果美国想将“欧亚海上运输线之乱”弄成专门针对中国的“中国海上运输线之乱”,从而寻求“南亚破局”,进一步对中国施展“经济、特别是金融攻击”的话,那么,那就是“中国告诉日本:现在是你摆脱美国绝对控制的时候了!”。

    显然,对今天的这种极不对称的“日美军事关系”而言,日本摆脱美国最好的方式,恰恰是迅速跨进核门槛!在这个问题上,从“中美”双方对“朝鲜第一次悍然核试验”的“一系列台面反应”来看,中国远比美国来得自信!自信得多! [7]

    相关评论/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编辑

    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他不排除向利比亚反对派武装提供武器装备的可能性。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他不排除向利比亚反对派武装提供武器装备的可能性。

    一、奥巴马的第一场战争
    2011年3月19日,当110多枚美国战斧式巡航导弹在利比亚炸响时,美国《国家周刊》杂志毫不隐晦地将其称为“奥巴马的第一场战争”。如果说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是奥巴马从其前任小布什总统手中被迫继承下来的,那么,军事干预利比亚则是奥巴马亲自发动的第一场对外战争,并且是针对阿拉伯国家的又一场新的战争。与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明显不同的是,此次美国出兵是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旨在保护利比亚平民的1973号决议之后进行的。奥巴马政府也一再强调美国参与军事行动的合法性和有限性。但随着联军摧毁一处卡扎菲使用的建筑,并将“禁飞区”从反对派的大本营班加西扩展到首都的黎波里,这场军事干预的性质正在发生变化。鉴于空袭造成大批平民伤亡的报道,早先主动要求联合国干预利比亚局势的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也开始转而质疑多国部队的真实意图。

    尽管英法争相充当急先锋,奥巴马政府极力保持低调,但美国毫无疑问是这场军事行动的指挥核心。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亚瑟·赫曼指出,不要被英法的积极主动和美国的暧昧姿态所迷惑,只有美国才具备确保这场战役持续下去的条件和能力。到目前为止,多国部队的行动统一由设在德国斯图加特的美军非洲司令部协调指挥,而且美国海军舰艇在短短4天里,已经向利比亚境内发射了160余枚战斧式巡航导弹,基本上摧毁了卡扎菲政府军的防空指挥和控制系统。据统计,截至22日,美军战机出动212架次,远高于其他联军总和的124架次。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马伦称,美军评估认为,空袭取得了预期的效果,美军的特殊能力发挥了关键作用。

    22日,正在俄罗斯访问的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表示,美军将在未来几天降低攻击强度。但与此同时,美军仍在加紧针对利比亚的军事部署。据美国国防部消息,美国海军“巴丹”号两栖战斗群将于23日从诺福克军港起航,前往地中海,参与针对利比亚的国际军事行动。据悉,该战斗群由“巴丹”号两栖攻击舰、“梅萨·佛德”号两栖船坞登陆舰以及“惠德贝岛”号海滩登陆舰组成,并搭载海军陆战队两栖远征分队、战术导航控制部队以及医疗和直升机部队。据介绍,该战斗群具备两栖登陆作战、战区安全合作、人道主义援助等多重能力。另据美国媒体报道,包括核动力航母“企业”号在内的多艘美军舰艇,也将投入针对利比亚的作战。有媒体评论认为,尽管奥巴马多次表示支持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但不会派遣地面部队,然而,美国向地中海增派包括两栖攻击舰在内的军事力量,还是不免让人怀疑美国醉翁之意不在酒。

    二、美国要想“交权”不易
    奥巴马22日在其拉美之行的最后一站萨尔瓦多接受媒体提问时重申,美国将在未来几天移交关于确保利比亚禁飞区的军事指挥权。陪同奥巴马出访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本·罗德说,奥巴马当天早些时候同英国首相卡梅伦和法国总统萨科齐分别进行了电话交谈,希望尽早解决各方在多国部队指挥权归属问题上的严重分歧。

    随着对利比亚空袭打击的持续,联军内部关于指挥权归属的争论日趋表面化。北约似乎是美国比较中意的选择,但法国和土耳其等国明确表示反对。意大利威胁,除非北约接收领导权,否则将拒绝向多国部队提供机场。法国总统萨科齐称,以北约名义进行“禁飞区”执法,很容易被反西方的阿拉伯国家和民众贴上“十字军入侵”的标签,这种担忧得到了美英等国的认可。土耳其作为联系西方和阿拉伯世界的纽带,虽然支持多国部队针对利比亚的行动,但反对以北约牵头。而据美国媒体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的美欧官员的话称,多国联盟内部对于法国总统萨科齐抢尽风头普遍感到不满。3月19日,当美欧各国在巴黎商讨对利比亚动武的同时,法国战机已经飞临利比亚上空,萨科齐当仁不让地成为打响第一枪的那个人。

    此外,阿拉伯国家的立场摇摆也是让美欧颇感头疼的问题。空袭开始不久,阿盟对军事行动的态度由最初的积极支持逆转为有所保留。而截至目前,阿拉伯国家中仅有卡塔尔同意派战机参与行动,但最快也要等到本周末才能到位。其他阿拉伯国家普遍持观望态度。据美国媒体报道,奥巴马政府正加紧劝说阿盟国家坚定立场。鉴于这种复杂局面,法国外交部长朱佩提出建立一个由多国外长组成的“政治指导委员会”负责协调利比亚禁飞区行动,以便把广泛的政治领导和北约的军事资源与能力结合起来。但这种松散的机制能否得到各方认可还是个未知数。尽管奥巴马一直对“交权”表示乐观,但多国内部众口难调的现状,似乎预示着美国暂时还难以脱身。

    三、可能不得不面对持久战
    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在3月20日公开宣称:“我们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这种状况虽然是奥巴马政府和多国部队不愿意看到的,但却是最有可能的一种结局。

    奥巴马强调,虽然美国的政策是希望迫使卡扎菲下台,但禁飞区空袭行动的目标却并非是卡扎菲。美国中东问题专家亚瑟·赫曼指出,二战后没有哪个政权是仅靠空袭就垮台的,美军的高爆炸弹当年没能让萨达姆屈服,现在同样不会在卡扎菲身上奏效。上世纪90年代,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用了两年时间、飞行超过10万架次才建立了禁飞区;而美军在伊拉克上空的禁飞区持续了12年之久,才将萨达姆政权彻底摧垮,最终还是依靠了地面部队。

    以反对派有限的军事实力和组织能力,即便有多国部队强大的空中火力支援,也难以对卡扎菲政权构成致命威胁。指挥禁飞区行动的美军司令卡特·哈姆坦言,不排除卡扎菲继续掌控权力的可能性,尽管这不是一种理想的结局。凯托研究所分析师本杰明·弗里德曼指出,口头施压和经济制裁只会让利比亚局势变得更糟。

    显然,美国如果坚持军事介入仅限于禁飞区,就要准备接受利比亚长期僵持的内战局面。而如果美军最终派出地面部队,则利比亚很可能成为下一个阿富汗。奥巴马政府的模糊政策已经引起美国国内的严重担忧,即使一些民主党人和温和的共和党人,也担心美军陷入利比亚这个新的泥潭。参议院外委会共和党首席成员卢格警告美国勿卷入中东地区连绵不绝的战事。前海军部长、民主党参议员詹姆斯·韦布称,奥巴马政府必须明确告诉美国人民,这场军事行动的终点在哪里。前北约盟军最高司令克拉克将军则指出,军事干预的一条基本原则就是速战速决,从军事角度看,目前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目标已经实现,但如何从政治层面定义军事行动的成败,是美国面临的真正挑战。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专家安东尼·柯德斯曼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将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所谓禁飞区很可能是一个假命题。他说,当这个框架被证实是失败的,多国部队将毫无选择地介入针对卡扎菲及其地面部队的进攻。  [8]

    其实际意义/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 编辑

    当地时间3月29日下午,约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外长及代表在伦敦参加有关利比亚局势的国际会议,上百名居住在伦敦的利比亚、卡塔尔等国抗议者在兰卡斯特宫会场外示威,要求西方国家停止轰炸,停止干涉利比亚内政。当地时间3月29日下午,约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外长及代表在伦敦参加有关利比亚局势的国际会议,上百名居住在伦敦的利比亚、卡塔尔等国抗议者在兰卡斯特宫会场外示威,要求西方国家停止轰炸,停止干涉利比亚内政。

    应该说还是非常有实际的意义的,就是至少伦敦会议以后针对利比亚发动军事行动的国家可以宣称自己拥有了这么一个政治架构,来解决利比亚问题,当然这个政治架构是不是联合国授权的,很难说,联合国秘书长出席不代表联合国授权,这一点我们是要看到的,而且也提出了一个指导原则,就是第一不赞成利比亚分裂,也就是班加西和的黎波里的两立状态这只是一个临时状态,这个问题是一定要解决的。

    第二就是在参与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当中的这些国家中统一的一个思想就是要打倒卡扎菲,不像之前对利比亚发动军事行动的国家在卡扎菲的去留问题上依然是有争论的,现在应该说如果英国外交大臣的声明能够代表与会的所有国家的意愿的话,大家打倒卡扎菲就是他们的一个最大的、最主要的政治性的共识。

    当然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伦敦会议有一点非常令人遗憾,就是伦敦会议没有给利比亚冲突以双方的说话的权利,的黎波里政府也就是卡扎菲政府不被邀请,而反对派的班加西政权虽然获邀出席但是不被允许说话。

    所以我们很难说这样的9点声明是真正由利比亚人民做出的,只是说对利比亚发动空袭的这些国家他们共同做出了一个所谓的9点共识,而这9点共识当中恐怕最重要的就是藏在其中的打倒卡扎菲,所谓的卡扎菲已经没有执政的合法性,但是我们也看到这件事情很有趣,就是一方面说卡扎菲没有执政的合法性,另一方面又说利比亚的问题要由利比亚人民来解决,那么利比亚人民什么时候说了卡扎菲执政没有合法性呢?[9]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04-06 04:16:44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