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前路”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前路[1981年香港TVB电视剧]

    剧名:前路

    别名:英雄血路

    类型:时装恩仇

    播放时间:1981年10月5日

    监制:招振强

    编审:邓永康

    主演:吕良伟、周润发、庄静而、汤镇业、蓝天、刘敏仪、陈

    集数:20

    编辑摘要

    目录

    剧情简介/前路[1981年香港TVB电视剧] 编辑

    凭着努力而拥有山寨式工厂的傅国兆 (周润发) ,结识了非法入境者李烈 (吕良伟)。李烈受尽黑社会的威迫行诱及追杀,得国兆相救。国兆邂逅绿印少女庄乐生 (庄静而) ,二人与李烈不知不觉陷入三角恋爱。国兆为成人之美,改而追求雷懿德(刘敏仪)。原来懿德之父雷霆坚 (蓝天) 乃黑社会叔父,国兆身不由己下,卷入大圈集团与黑社会的斗争漩涡中。邹潜 (汤镇业) 娶霆坚幼女雷懿方 (陈复生) ,名正言顺地继承雷家事业。国兆和李烈先后加入雷氏,邹潜不悦,于是极力挑拨离间,陷害李烈让他含恨而死。国兆面对困境及种种挑战仍坚决不屈,周旋到底……

    演职员表/前路[1981年香港TVB电视剧] 编辑

    演员表

    职员表

    分集剧情/前路[1981年香港TVB电视剧] 编辑

    第1集

    数名劫匪持枪打劫银行,被警方包围,双方展开枪战,其中一名劫匪受伤,躲进国兆的客货车上。 工厂内,傅国兆正与众工友忙碌工作之际,数名警员入内搜查劫匪行踪。当警员发现厂内各人俱是由大陆来港,持绿印身份证之後,鄙视之态立现。 事後,国兆驾驶其货车送货之时,被藏匿在其货车上的劫匪挟持,载其到郊区,然後逃去。 乐团指挥夏建文对从大陆来港的团员十分歧视,常对他们诸多留难。其中庄乐生更是首当其冲,常被夏建文当众侮辱,使乐生难堪非常。 李烈,李燕及罗志辉三人一起偷渡到港,跳火车逃生,志辉不慎扭伤脚部,行动不便。此时,国兆刚驶其货车经过,李烈等便威胁国兆载他们到李佳处。 烈母见李烈及李燕安全抵港,欣慰万分。但李佳对三人不请而来,甚不高兴。其妻玉琼更是冷嘲热讽,冷淡相对。李烈性情刚烈,忍受不住玉琼的嘴脸,毅然冒险离开李家。

    第2集

    李烈等离开李佳处後,由於无身份证而无处藏身。李烈无计可展,便往找乐生帮忙,但因乐生已搬离旧址而找不著,使李烈顿感徬惶。 夏建文为了巩固在乐团的势力,除了对大陆来港的团员诸多留难外,更无故开除乐生,藉此招揽自己从美国带来的艺员。乐团的秘书雷懿德洞悉夏建文的阴谋,便向众团员揭开真相,并联合一起向夏建文交涉。但夏建文却毫不让步,更把反对他的团员开除。懿德因而愤然辞职。乐生见懿德因此而失业感到抱歉,而国兆亦因乐生的关系而认识了懿德。 蘇艳红忽到国兆的工厂向国兆借钱。国兆知蘇艳红为人贪得无厌,便拒绝她的要求。蘇艳红见状,改向工厂各人埋手。阿康为人憨直,又为蘇艳红美色所吸引,便把自己多年来的积蓄奉献,後来,当阿康发现被骗时,後悔不已,一时看不开而跳楼自杀。

    第3集

    李烈等因没有身份证而被警察追捕,因而失散。李烈无路可逃,往找国兆求助。 国兆了解到李烈的处境後,虽十分同情,但他不想因收留李烈而触犯法律,便把李烈介绍到一专收留此等非法入境者为工人的小型工厂老板处工作。李烈虽对此等贫苦艰辛的工作不满,碍於形势,亦唯有强忍。 邹潜为了争取雷霆坚的信心,以威迫利诱之法收买一便衣警探金豪,包庇其非法勾当。雷霆坚对邹潜处事手法十分赞赏,便决定把黑道的业务交由邹潜全盤打理,而自己则专注於电子厂的业务,霆坚的四大手下展铿等人对邹潜夺权之手段却甚为不满。 邹潜夺得大权後,便对懿德展开追求,但懿德对他是毫无情意可言,对邹潜的追求行动,冷淡对之;反而懿方却对邹潜百般痴缠。 李燕及罗志辉无处藏身,唯有向李佳求助。玉琼之弟炳坤见李燕貌美,恶计陡生,欲迫李燕为娼。志辉不肯,被打至重伤,晕倒街头。当李烈发现志辉时,志辉已奄奄一息,临终时更恳求李烈要救出李燕。

    第4集

    李烈因志辉之死而悲愤非常,往找柳炳坤算账,炳坤见形势不利,唯有带李烈往见李燕。李烈欲把李燕救走,但双拳不敌四手,炳坤等要李烈以一万元才能赎走李燕。 李烈为了筹备赎款,於是铤而走险,而搭上一班大圈仔,计划打劫解款车,李烈并负责制造催泪弹及改制手枪。 行事之日,李烈奋不顾身,终成功地劫得银款。分赃後,李烈忙携赎款往救李燕。 此时,韦赐兽性大发,欲强奸李燕,李燕不甘受辱,堕楼身亡。此时李烈赶至,目睹李燕惨死,激愤万分,与韦赐等人展开廝杀。结果韦赐终被斩死,但李烈亦身中多刀。 李烈负伤往找国兆求助。国兆见他身受重伤,带他往启明处求医,因此乐生与李烈二人获得重逢。

    第5集

    乐生与李烈重逢後,心情复杂万分。而启明亦劝导乐生要及早从国兆及李烈二人之间作出选择,免得弄致日後不可收拾。 其实乐生对李烈的感情早已淡然,一切情意俱已专注於国兆身上。但乐生见李烈遭受如此打击,却又不忍坦言拒绝李烈的爱意,使乐生柔肠百结。 而国兆获悉乐生与李烈的关系後,对乐生之感情亦不知如何是好。同时,李烈对国兆视如手足,常对他坦言与乐生的情意,使国兆更感为难。 韦汉为要替韦赐报仇,多番追查李烈行踪。当他查悉李烈与国兆的关系後,便威迫国兆说出李烈行踪,国兆不允,韦汉便派人大事捣乱国兆之工厂,但国兆仍然坚决不肯透露李烈之行踪。 韦汉见国兆态度坚决,唯有改而把烈母绑走,以之威胁李烈前往决斗。国兆知李烈此行必死无疑,便把李烈打晕,手携炸弹单刀赴会,韦汉等人果然惧怕於国兆的炸弹,不敢轻举妄动。国兆乘机要求与邹潜谈判,彻底把事情解决。 邹潜狡猾阴险,以移花接木之法,静静溜到国兆身後,开枪射杀国兆。

    第6集

    邹潜欲枪杀国兆,但国兆机警,洞悉潜奸计,双方形成对峙局面。 由於李烈没有身份证,他与乐生的婚事不能正式注册,只是庆祝一番了事。婚後,李烈把母亲从李佳处接回来一起居住,三个人倒也生活得乐也融融。 此时,李烈率领一班大圈仔赶至,双方一触即发,邹潜不欲把事件闹大,唯有答应将彼此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但已对国兆怀恨心中。 李烈见国兆不惜冒生命危险来帮忙自己,感激不已,答应到国兆工厂工作,但国兆之工厂因资金短缺而设备简陋,李烈看在眼里, 对贫富悬殊的现象更为不满。 李烈买得假身份证,便向乐生求婚,但乐生却认为二人俱没有经济基础而拒绝。 邹潜打听到该批黑市钻时是被李烈等人抢去,便设法起其尾注。他收买了拆家六叔,欲诱骗李烈等人,以假银纸骗去了该批钻石,当李烈发觉被骗时,愤然要走邹潜报复。 懿德求霆坚发订单给国兆,邹潜对国兆怀恨,派人加以破坏,弄致国兆血本无归。幸懿德向霆坚求情,霆坚才不加以追究。邹潜见懿德屡次帮忙国兆,心中妒恨,派人烧毁国兆之工厂。 国兆之工厂被毁,李烈顿时失业,便联合一班大圈仔以偷车为业。此事为乐生获悉,与李烈争吵一轮,但李烈执迷不悟。乐生向国兆求助,但却被李烈误会二人有暧昧之关系。

    第7集

    乐生、李烈及国兆三人闹出三角关系後,俱各自痛苦。而李烈更是眷恋昔日在内地时与乐生的恩爱日子。半夜里,李烈思潮起伏,终忍禁不住,往找乐生,尽吐相思之苦,但乐生不为所动。李烈激愤之馀,欲向警方自首,幸为乐生所劝止。乐生见李烈自暴自弃,心中更为难过。 邹潜知道霆坚雇用国兆,甚为不满,但却碍於懿德的关系,不敢加以阻拦。 邹潜打探得将会有一批价值不菲的黑市钻石运抵香港,决定接手这单生意。同时,李烈等一班大圈仔亦对这批货虎视眈眈,准备把它抢走。 乐生知李烈欲再次作犯法之事,对他苦劝一番。但在李烈心目中,以为只要自己有钱,乐生就会答应与他结婚,所以对乐生的劝导不予理会。 乐生往找国兆,求他帮忙劝阻李烈,但国兆不欲再介入乐生与李烈二人之间,婉言拒绝。 李烈终於出手,欲将货抢到手,但却扑个空,捉错了对象。

    第8集

    贵往找烈,二人是旧识,但贵其实是敌方派来的人,贵明说是潜派他去与烈争货,他并说出烈之前抢错货的原因,及真货到来的正确时间地点。之後贵向警方自首。 烈依贵的情报,果然抢到真货;李烈放贼赃,但对方表明因为货太多,要时间逐步吸纳,李烈等卖货後得到大笔钱。 李烈与众兄弟去狂欢,在街头喝得烂醉,高兴不已。 之後李烈偷偷离开,去找乐生,他买了一间屋给乐生,屋中有一座大纲琴,他以为有钱便会开心,但乐生并不接受他的好意,并表明不想再见到他。 李烈自行乘火车回大陆,乐生却又追上火车,令他留下。 乐生答应与烈结婚,父母加以阻止,因他没有身份证,又无正当职业,乐生不理。 乐生为与李烈结婚,向国兆道歉,国兆却没有怪她。李烈与乐生结婚。 邹潜力追懿德,她却表现冷淡,却对国兆甚为亲近,邹潜改追懿方,霆坚将国兆升职,却全是懿德帮忙。

    第9集

    红被潜手下买通,要做场戏对付国兆,要国兆代筹五千元,国兆不虞有诈,出五千元给红;红却在汽水中下药,将兆迷晕,再装个上床局给懿德及懿方看到,懿德看後大惊,夺门而走。 国兆往找懿德解释,懿德却不愿听,懿方却在旁加盐加醋,国兆无话可说,转头向霆坚辞职。 懿德往找国兆,叫他不要辞职,红母为兆解释,说兆被陷害,懿德终相信兆无辜;之後兆并向懿德求婚,懿德欣然答应;同时,懿方亦表示欲与潜结婚。 潜查明是李烈抢了钻石,并叫出贼赃的行家约李烈出来。 邹潜派其手下往杀李烈等人。幸李烈机警,逃过大难。但李烈深知邹潜不会就此罢手,竟出现踩霆坚的夜场,潜大怒。 烈决定往找邹潜交涉,就在潜及兆大婚之日,在宴会中直找潜讲数。

    第10集

    国兆深知邹潜不会就此对李烈罢手,便央求霆坚出面解决此事。 李烈打算著草离开,乐生大力反对,深怪一再被李烈影响,与李烈大吵一场。 李烈著草乘船途中,发现杀手追杀,并将潜得力助手标杀死。 烈潜返,找到乐生,著乐生小心敌人。乐生无计可施,只好接受。 霆坚甚为欣赏李烈的才干及胆识,便决收李烈为手下,李烈只插一刀,以示为过去得罪霆坚的伙伴赔罪,潜表面上虽然接受,但暗中盤算对付他。

    第11集

    自从李烈加入为霆坚的手下後,邹潜一反常态,对李烈百般讨好。国兆深知其中必有阴谋,便劝李烈要小心防范,但李烈不听劝告,继续与邹潜交往。 国兆不欲再与邹潜等同流合污,欲自立门户,与任穷在新界开设猪场。霆坚获悉国兆要辞职後,对国兆加以挽留,并声言结束所有非法勾当,把生意全盤交与国兆打理,国兆见霆坚甚具诚意,唯有答应。 国兆上任後,欲结束赌场及伪造假证件等非法勾当。展铿等人对此当然不满,要邹潜代他们向国兆理论。但邹潜知霆坚重用国兆,故不能与国兆正面冲突,唯有暂时忍气吞声。 邹潜欲暗中扶植势力,插手於运毒勾当之中,更派李烈潜往泰国洽商。国兆获悉後,通知乐生,要乐生劝止李烈,但李烈不单不听劝告,还误会国兆与乐生旧情复炽,故意挑拨是非。 国兆为要阻止邹潜干此伤天害理之事,於是把事情暗中通知警方。

    第12集

    李烈等人进行毒品交易时,警方掩至,李烈等四散逃命,而阿杰则乘混乱中偷走了一包毒品。 李烈查出此事为国兆所为,对他怀恨在心。而乐生见李烈执迷不悟,心灰意冷,搬回启明处居住。此时,乐生才发觉自己已怀孕多时。 李烈获悉乐生有孕,高兴万分,欲接乐生返家,但乐生却冷然拒绝。李烈误会此乃国兆从中挑拨,气上心头,往找国兆算帐,把国兆打伤。 国兆被打伤送入医院,乐生前往探望。国兆劝乐生要对李烈多方忍让,然後方能劝导李烈踏上正迷。乐生闻言,亦重返李烈身边。 国兆出院後,猪场亦开始营业。国兆并雇用一班大圈仔帮手,众人齐心合力,猪场业务也渐上轨道。 邹潜为向国兆报复,收买一大圈仔阿礼,设计诬陷国兆为蛇头。国兆不知就里,中计而被警方拘捕。

    第13集

    国兆被捕,警方到猪场搜查,阿鸿等因没有身份证而被拘捕,而阿杰及阿基等则侥幸逃去。 霆坚闻悉国兆被捕,忙命律师前往将他保释,并密谋对策。但邹潜却乘机落井下石,要把国兆的势力消灭。而懿方亦向懿德恶言中伤国兆,谓他与乐生馀情未了。由於懿方言之凿凿,懿德不禁半信半疑。 正当霆坚等人多方设法洗脱国兆的罪名时,乐生无意中发现线索,便通知国兆。於是,二人便连日四出侦查。 懿德见傅国兆与乐生多日来出双入对,再加上懿方煽风点火,便向国兆查询。国兆本已心情恶劣,而懿德却对自己不信任,极为不满,出言顶撞,二人陷於冷战。 国兆在乐生的帮忙下,终找到洗脱罪名的证据,并打算利用阿礼反控邹潜。此事被李烈获悉,连忙通知邹潜。邹潜闻讯後,先下手为强,命金豪把阿礼杀死於狱中。而亦为此,警方因证据不足而把国兆释放。

    第14集

    国兆虽无罪释放,但却不甘心邹潜及金豪逍遥法外,於是便把真相告知便衣警探何子忠。何答允向金豪展开调查。 国兆查出阿杰暗藏一包毒品,於是便将计就计,命阿杰与买家联络,经一番洽商後,买家答允高价收买该包毒品,但阿杰却突然要求与邹潜谈判,买家无奈,唯有安排二人见面。谈判结果,邹潜答应阿杰在交易时派出金豪做证,以保安全。 国兆知邹潜中计,便通知何子忠,著他安排一切,把金豪绳之於法,但当交易进行时,金豪洞悉阿杰之诡计,安然逃脱。邹潜获悉国兆之计谋後,便决定与金豪合谋,收买阿杰为杀手,要将何子忠置於死地。 国兆与懿德经过一番冷战後,终互相谅解,二人更携手到郊外整日游玩,感情更进一步,更形恩爱。 当二人返抵家门时,阿基突来传讯,谓金豪与阿杰正於一越南餐厅内准备谋杀何子忠。国兆闻言大惊,懿德便驾车送他到餐厅。但当国兆抵步时,阿杰已下手把何子忠杀死,而金豪亦杀了阿杰灭口。当金豪见国兆时,更欲把他一并杀死,此时懿德闻枪声大感惊惶,正欲入内察看究竟,却见金豪举枪欲射向国兆,便连忙扑向国兆,只闻枪声一响,懿德中枪,撞破玻璃门,倒卧血泊之中。国兆见状,呆在当场。

    第15集

    懿德重伤入院,经医生抢救一番,虽暂时无生命危险,但却仍处於危险时期。 国兆见何子忠惨死,便把内情透露给警方知道。但由於何子忠生前为人密实,无片言只字遗下,警方证据不足,故虽对金豪产生怀疑,亦只能暗中侦察。 霆坚接见金豪,以手段胁迫金豪,要他自首,但金豪声言一切乃受邹潜所主使,若他被拘捕,必会爆出霆坚及邹潜的非法勾当,霆坚痛脚被捉,唯有放走金豪。 霆坚获悉此事乃邹潜所主使,便向邹潜追究。但懿方对邹潜诸多偏袒,使霆坚左右为难。邹潜亦藉此机会,离间霆坚父女之情。懿方中计,一怒之下,与邹潜搬离雷家。 懿德伤口发炎,病情恶化,经医生抢救後,终返魂无术。国兆痛失爱妻,整个人顿时消沉下来,终日借酒消愁。阿基等见状,欲代国兆报仇,四出追杀金豪。 金豪知懿德死後,国兆必来寻仇,便著邹潜安排他逃离香港。李烈获悉,把金豪藏身之处通知国兆。国兆为报杀妻之仇,不惜冒险,前往寻找金豪,并把他一刀刺死。

    第16集

    国兆杀死金豪,被警方通缉。霆坚因此而安排国兆匿藏於郊区一别墅。此事为邹潜查出,以此威胁霆坚,乘机夺权,并派人日夜监视国兆的行动。 懿德出殡之日,乐生等前往致祭。当灵车在街上驶过时,突有人从大厦天台散下无数白玫瑰,为懿德的灵车铺出一条花路。乐生等知必是国兆所为,不禁心酸落泪。 乐生查出国兆藏身之所,前往探望。只见国兆因对懿德日夜思念,容颜憔悴,颓丧不已。乐生难过之馀,更劝国兆要重新振作。国兆虽明其好意,但为免李烈误会,便要乐生不要再前往探望他。 国兆万念俱灰,为策安全,决定潜返内地。霆坚获悉,虚报火车站有炸弹,使开车时间延误,才能及时截住国兆,并答应设法送国兆回新加坡。 霆坚把资产逐一调往新加坡,邹潜对此甚为不满。霆坚为使邹潜死心,便决定分家产。邹潜对此更为气愤,杀机顿起,便命李烈前往暗杀霆坚。 李烈不知其暗杀对象是霆坚,因而悉力以赴。半夜,霆坚坐汽车从郊区返,被李烈设法把车截停,然後乱枪射向车内。

    第17集

    李烈向车内开鎗,霆坚肩膊受伤,连忙开车逃命。混乱中,汽车撞向山边,霆坚及时跳车逃生,但同车的展铿则被烧死。 霆坚负伤往找国兆。国兆见状,忙向启明处求助。乐生获悉霆坚受伤,不禁担心李烈的安危。 邹潜以为霆坚已死,大为高兴。而李烈获悉自己刺杀的是霆坚时,後悔不已,前往质问邹潜。但邹潜却毫无悔意。李烈对邹潜无情无义的行为大为反感。 李烈自愧对不起霆坚,向霆坚请罪後,更答应帮忙替他除去邹潜。 邹潜知李烈已萌异心,便派人日夜跟踪李烈,因而查出启明每日俱前往替霆坚治伤一事。邹潜因此派出打手向启明迫问霆坚藏身之处。但启明坚决不屈,邹潜唯有派人暗中追查。 一日,邹潜的杀手跟踪启明,终查出霆坚藏身之处。杀手正欲杀霆坚之际,国兆赶至,对方展开肉搏战。混乱中,启明被杀手杀死,而国兆把杀手击晕,与霆坚仓皇逃去。

    第18集

    邹潜获悉被霆坚逃去,暴跳如雷。同时,他知李烈必会替启明报仇,便安排毒计陷害李烈,幸李烈机警,终能死里逃生,但已为警方所通缉。 李烈对邹潜卑劣的手段痛恨不已,欲孤身前往暗杀邹潜,但为霆坚及国兆所阻。经三人商量後,决定利用霆坚的旧属反击邹潜。但此班人早已投靠邹潜,并洩露霆坚的计划给邹潜知悉,使邹潜可以防范。 霆坚计划失败,同时亦为了懿方安全著想,唯有暂停反击行动,以阿庆作二人之间的联络人。懿方获悉邹潜要谋害霆坚,大为不满,欲逃去,但为邹潜派人日夜监视。 懿方为逃离邹潜魔掌,下毒谋杀邹潜。邹潜中毒被送入医院,国兆及李烈欲乘机刺杀邹潜,但被邹潜逃去。 霆坚见屡次杀害邹潜俱失败,便打算放弃报复行动,与国兆及懿方逃往新加坡。当三人正欲登船之际,邹潜赶至,开枪数响,把霆坚及阿庆打死,懿方则再次落入邹潜手中。而国兆则在危急中被李烈救走。

    第19集

    警方对霆坚被杀一事展开严密调查。邹潜乘机向警方提供假线索,使警方怀疑霆坚是国兆所杀,并要求警方派人加以保护。 国兆及李烈决定全力对付邹潜,命任穷前往银行提取现款。但警方早已把国兆之户口冻结,并向任穷加以盤问,幸任穷随机应变,才不致洩露国兆之行踪。 国兆等无计可施,唯有向懿方求助。但懿方被邹潜派人日夜监视,双方无法取得联络。此时乐生待产入院,懿方乘机往探乐生,藉此与国兆联络,答应替国兆筹备巨款。 国兆从懿方处筹得巨款後,以此收买蛇头,命他把阿基等人从内地带回香港,希望能集数人之力,与邹潜作最後一并。 李烈从懿方处获悉邹潜将会与一班黑社会头子在别墅内开会,便决定趁此机会下手。他为报国兆当日相救之恩,便决定把事件隐瞒,免使国兆冒险。 行动之日,李烈等人与邹潜等展开大火并,伤亡惨重,而李烈更被邹潜开鎗射杀。李烈大仇未报,更是死不暝目。 此时,乐生亦刚诞下了李烈的儿子。小生命不知世情险恶,绽开天真的笑容。

    第20集

    国兆获悉李烈死讯後,悲愤万分,决定拚全力要置邹潜於死地。另一方面,邹潜亦要斩草除根,派人四出搜查国兆行踪。国兆为免祸及惠平,便离开庄家,匿藏於木屋区中。 惠平虽把李烈之死讯隐瞒,但乐生数日不见李烈影踪,心中早知有异。及後从任穷口中获悉真相後,更是悲痛欲绝。 邹潜野心勃勃,欲竞选青年商会会长。为争取选票,邹潜决定出席一慈善竞技大赛。懿方知此乃暗杀邹潜的最好机会,便暗中通知国兆,著他准备一切。 此时,乐生寻至,劝国兆放弃复仇计划,逃离香港,重过新生活。 是夜,国兆思潮起伏,想起昔日宁静的生活,国兆不禁唏嘘;想起昔日夫妻之爱、朋友之义、启明及霆坚提携之恩,国兆不禁激愤非常,毅然决定置生死於度外,誓要杀死邹潜替众人报仇。 夕阳残照,暮色四合。乐生苦候不见国兆踪影,知他心意已决。想起国兆此行必死无疑,乐生不禁黯然,但亦只有抱著儿子,怅然离去。 慈善竞技大赛之日,邹潜不理会警方之劝告,依然出席。国兆经化装易容,在懿方协助下,亦成功进入会场。国兆抱著必死之心情,而对警方的严密戒备,毫无惧色。一场火并即将开始,一场仇怨亦快要了断。

    音乐原声/前路[1981年香港TVB电视剧] 编辑

    主题曲 《东方之珠》

    作曲:顾嘉辉

    填词:郑国江

    前路[1981年香港TVB电视剧] 前路[1981年香港TVB电视剧]

    编曲:褚镇东

    主唱:甄 妮


    极目望困惑而徬徨
    可喜的是眼前繁盛现状
    新的生活 新的奋斗
    斗志化为 强劲力量
    此小岛 外表多风光
    可哀的是有人仍住陋巷

    #若以此小岛终身作避世乡
    群力愿群策 东方之珠更亮更光

    #念旧日信念何顽强
    几经风暴雨狂还冒巨浪
    新的迫害 新的引诱
    有正有邪 何处是岸
    小岛中 路本多康庄
    可哀的是有人仍是绝望

    重唱#

    剧照/前路[1981年香港TVB电视剧] 编辑

    TVB剧集《前路》剧照 TVB剧集《前路》剧照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8 16:35:23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