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剑圣[日本历史人物]

    上泉信纲(1508-1577.2.3?)是日本战国时代的兵法家。

    开创日本剑术知名流派:新阴流,与冢原卜传入道一起被后人尊称为「剑圣」。

    而其殁年有异说是于天正十年(1582)。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介绍/剑圣[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信长之野望 革新》上泉信纲 《信长之野望 革新》上泉信纲

    上泉信纲 (かみいずみ のぶつな) (永正5年(1508年)- 天正5年1月16日(1577年2月3日))本名武藏源五郎,后成为武士改名上泉秀纲,信洲之战后引退潜心研究剑艺,拜领武田信玄第三字更名信纲,战国时代的兵法家。

    上泉信纲另一名称是上泉伊势守秀纲。

    上野国赤木山麓的大胡城出生。早年在鹿岛师事松本备前守修习香取神道流和鹿岛中古流,16岁时在冢原卜传的指点下完成了鹿岛家传的特殊修炼(即三天三夜总计一千次的试合),成年后再拜爱洲阴流的爱洲移香斋为师修习阴流,在23岁的时候取得印可状,并且研究各种各样的刀法,创出新阴流。期后成为长野业正及武田信玄的家臣。

    但是为了普及新阴流,在永禄6年在各国流浪旅行。

    他在永禄7年上洛,传授兵法给室町幕府13代将军足利义辉,被授予「天下第一」的剑圣称号。

    永禄8年传授给柳生宗严。

    之后亦传授给其他高徒。

    上泉信纲在天正5年逝世。

    生平年表/剑圣[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1508年(永正5年) - 诞生在上野国大胡城大胡武藏守秀继之次子。幼名源五郎。

    1529年(享禄2年) - 继任家督、从五位下伊势守叙任。

    1531年(享禄4年)2月 - 爱洲移香斋久忠受与阴流印可。

    1555年(天文24年) - 北条氏康攻击大胡城,开城投降。其后移到上泉城。

    大胡武蔵守秀继病死,秀纲舍弃大胡姓,改姓上泉。

    上杉谦信攻击北条家。

    箕轮城主长野业正参阵。

    1558年(永禄元年) - 上京与丸目藏人对决。

    1563年(永禄6年)2月 - 箕轮城落城后仕武田信玄,其后因普及新阴流而请辞,到诸国修行旅行。

    先前大胡城陷落以来、北条氏的人质,其长子常陆介秀胤的儿子上泉泰纲在北条氏仕官。

    在奈良宝藏院打倒柳生宗严。改名信纲。

    1564年(永禄7年) - 成为柳生家客人身份。

    2月、第二次国府台合战出北条军参战,其嫡子秀胤战死。

    3月、上洛,与13代将军足利义辉讲授新阴流兵法。

    1565年(永禄8年) - 授与柳生宗严新阴流印可状。

    1567年(永禄10年)2月 - 授与丸目蔵人佐印可状。

    1569年(永禄12年)1月 - 上京与将军及公家传授兵法。

    1570年(元龟元年) - 大纳言山科言继兵法传授。

    7月27日、从四位下武藏守叙任。

    1577年(天正5年)1月16日 - 死去。

    ※生没年等年号为推测。

    门下弟子/剑圣[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疋田文五郎

    神后伊豆守

    柳生石舟斋

    丸目长惠

    驹川改心

    奥山休贺斋

    宝藏院胤荣

    小故事/剑圣[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根据『本朝武艺小传』(日夏繁高、亨保元年(1716年)),上泉信纲在永禄6年(1563年)上洛的时候,遇上了强盗绑架幼儿并禁固於屋中,当时信纲向附近的僧侣借了袈裟,并剃头装出家人。

    信纲在强盗的房屋附近,拿出饭团并将其气味传入屋中,以引开强盗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则逮捕强盗,将幼儿安全救出。黑泽明的时代剧电影『七武士』中,以这个逸话作为参考。

    小传/剑圣[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第一章:上州的小领主上泉氏

    上泉信纲故居 上泉信纲故居

    剑圣上泉信纲出生于山内上杉家重镇的上野箕轮城主长野业正麾下国人众,初时生平少被人所知之。 一。剑圣诞生永正五(1508)年,武蔵守义纲的二儿子源五郎,在上野大胡城城外的同国桂萱郷上泉城出生了。而上泉城旧址在群马県前桥市附近。元服后的源五郎,便采用了秀纲。信纲的称谓。在史书所记中,多以秀纲之名录入。

    而永正五年的形势,还在近畿流浪的前将军义稙被细川高国,畠山尚顺等迎入了泉州堺,而前将军义澄却从近江追来,七月一日将将军位还于了义稙,因此引发了义澄的将军职被解的混乱。此时的甲斐武田信虎与叔父大井信恵父子为争夺甲斐守护职,同族间内战。同年出生,与秀纲同世代的武将还有足利晴氏。小山高朝。蒲生贤秀。大内义隆。里见义尧。

    再说上泉家与剑道间的关系,其祖父时秀是天真正伝香取神道流分下饭筱长威斎家直阴流之祖爱洲移香斎久忠门下生,其父义纲也有从长威斎门下的鹿岛新当流之祖松元备前守爱洲移香斎修行的记录。而秀纲,则随父亲做松元备前守门下的入门修行,十七歳之时已得天真正伝神道流的奥义皆传资格。

    享禄三(1530)年、秀纲23歳时。祖父时秀逝世前,爱洲移香斎往上泉城拜访。当时移香斎与秀纲相见,叹曰“此子非凡才能出众,乃继承我阴流并超越我之极限者。”翌年,移香斎传授秀纲阴流之伝书?秘巻?太刀一腰全本,令其按法修行,随以飘然姿态消失于歴史舞台。如同,后来武州小金原一刀流之祖?伊东一刀斎助其弟子御子神典膳(后之小野忠明)与在于善鬼的决闘中胜出然后退隐的事迹极其相似。

    另外说一点就是,同在享禄三年1月,后与秀纲有联系的一位人物,在越后春日山城出生。幼名虎千代、父为长尾为景、母是古志长尾顕吉之女:虎御前。正是他日以合戦之神响誉戦国的巨星:上杉谦信。

    随后,秀纲于享禄四(1531)年终成为了阴流正统爱洲移香斎久忠继承者。

    二。秀纲与小田原北条氏

    在这之后,关东局势发生了很大变化。秀纲本家是居于大胡城之扇谷上杉家麾下。而此时的扇谷上杉朝兴正与北条氏纲进行着对江户的争夺战。然而尚未完成心愿的朝兴在天文六(1537)年病势,家督位由十三岁的朝定继承,退出了对江户的争夺。江户终归入了北条家。作为大胡城一族的守护,上泉家依然自认是扇谷上杉氏的属下,由上泉义纲?秀纲一起指挥执行对家中之统制与管理。

    上泉信纲故居 上泉信纲故居

    到了天文14(1545)年9月,山内上杉宪政联合扇谷上杉朝定集结了东国势六万五千兵力对北条方之勇将北条纲 成所镇守的武蔵河越城进行包囲战。不久,古河公方足利晴氏率一万五千援军赶至与上杉两军合流、共计8万大军包围河越城从而向北条氏康宣戦布告。

    双方对垒到翌年4月,北条氏康救援河越城的援军从小田原出阵,至武蔵三ツ木一地布阵。军势达八千人。4月20 日,信号突起,氏康朝早已断粮的上杉宪政。朝定。足利晴氏联军发起突如其来的夜袭,联军被撃破,扇谷上杉朝定戦死(享年22歳)、宪政逃回上野平井城、晴氏向古河逃窜。这便是后世盛传的战国三大奇袭战之一的[河越夜战]。

    秀纲在享禄元(1528)年结婚娶妻,妻子乃大森式部少辅泰頼之女。而大森式部少辅泰頼其人,是明応四(1495)年被北条早云以谋略夺城的原小田原城主大森実頼?藤頼亲子的子孙。然,不幸的是,妻子在生下儿子秀胤后早逝。后来秀纲娶了第二位妻子,却是先前说述北条氏勇将北条纲成的女儿。

    三。上州的小领主上泉氏

    河越夜戦以后,山内上杉家的声望急剧下跌,且还要面对已经统治关东的对手北条氏康的不住侵略。小领主争先恐后投向了氏康之伞下,上杉家可谓日薄西山。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有员世之名将义无反顾,坚定地支持着已如斜阳般的上杉宪政。他,就是箕轮城主长野业正。

    上泉信纲 上泉信纲

    秀纲作为长野业正的部属,表现非常之活跃。乃是长野家之勇将藤井豊后守友忠。白川満胜等合称的「长野 十六枪」之一人,而且得到了「上野一本枪」这样的荣誉称号。这些,是秀纲在上杉宪政麾下的表现。所以说,他与小田原北条氏当时是敌对关系。

    然而作为战国时代小领主的悲哀,秀纲个人的思惑却无力改变领地内居民的惯性作为。家臣为守护个人之财产而逐步与他之国人众的歩调越见相似。「今日侍上杉、明日侍北条」的思想,不难想象为什么怎么多人「耻も外闻もない日和见的进退」(大概意思是被耻因往昔所做之进退,指两边倒的人)事実上,关东的国人众早已在上杉谦信与北条氏康?氏政之间不断摇摆不定。他们这种可耻之极的作法,使秀纲产生了强烈的厌世观点。这也是为什么秀纲在箕轮落城,长野家灭亡后,毅然放弃了地位与领土,选择以武道家的身份生活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也是被战国社会的风气逼出来的。

    清兴曰:“传说爱洲移香斎教授信纲的第一剑术就是像猴子一样的攻击方式,而这个阴流的传统到后来背新阴流完全继承,即是新阴流剑术奥义的猿飞之术……老实说,拟态似乎是人作为高等动物的一种高明技术,用在武术上的次数不算少。猴拳就是其中之一了。”

    第二章:初之上洛和箕轮落城

    此章讲述的是上泉信纲在山内上杉家名将长野业正没后,协助其遗孤业盛镇守箕轮城。直至箕轮落城,业盛自害后离开家乡,开始了他一生流浪修行之路的始端。

    一。初之上洛与宪政的出国

    在天文年间的历史记载中,有着秀纲上洛的记录。详细时日不明,但追其目的,是为新阴流一脉之传与壮大与曾祖父一色义直一族的追善供养之事。当其在旅途中路经小田原城时,曾在北条氏康面前展现新阴流之妙技。氏康震惊,令北条纲成拜入其门下修行,并做媒使秀纲取得纲成之女为后妻。而嫡子秀胤也从此入仕北条家,秀纲因此暂留小田原城。(「上泉家文书」记载)

    上泉信纲 上泉信纲

    然而,以之后秀纲的行动来思考,显然对这事非常之感激不尽。只需要看秀胤一直跟随北条家,至国府台合 戦戦死,如此之忠可以想见秀纲的态度。氏康是以其过人之眼力(或者是说观人之法吧)发现日后以剑术而闻达关东一地者,唯秀纲一人耳。当他款待秀纲时,并不单纯将其视为个武术家,而是以后会得天下共敬的名武将。

    到达京都的秀纲,与当时的一些超一级知识人(指有极高名望的名人)见了面。其中便有以『言継卿记』闻名的高位之公家?権大纳言山科言継。言継与秀纲可谓一见如故,在其以后的书信中不断有秀纲之名出现。在这期间,后来的神影流创始者奥山孙次郎公重(休贺斎)。真新阴流之祖小笠原源信斎长治拜入了秀纲门下。

    时至天文二十(1551)年。首先的大事是2月12日,甲斐的武田晴信削发入道改名信玄。不久的3月3日,尾张织田信秀在末森城病殁(享年42歳),其子信长继承家督位,后世之霸主终登上历史舞台。3月10日,北条氏康出阵。上野平井城的上杉宪政率三万骑直取小田原。上杉宪政与长野业正?太田资正部在神流川迎撃北条,然而势单力薄,败走。连平井城也放弃了,投奔了越后的长尾景虎。在这种没有一人援助的情况下,在平井城11歳的嫡子竜若丸也被遗弃。然后,不幸的竜若丸为北条军捉住,最后在足柄海岸被北条氏康杀害。

    二。长野业正之死与箕轮落城

    逃亡越后的宪政很快受到了长尾景虎的欢迎,并邀请他作为以后出阵关东的参谋人员。北条家意识到了景虎的意图,为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决定先发制人,在上州发起国人动乱,侵略之意昭然若揭。而北条之西甲斐的武田信玄也不能允许北条的作为。大胡城无可避免地陷入了这场历史的旋涡中。不久,信玄首个发动了进攻,目标箕轮城。而此时坚守城池的便是名将长野业正和他麾下一万精兵

    自知难敌的业正于是一面联络长尾景虎,一面全力阻挡信玄东进。因业正武勇,至死亦未让甲斐之虎信玄破城而入,得获「上州の黄班」(即黄斑之虎的意思)之称号。而此时秀纲作为「长野十六枪」的笔头,在此役中表现活跃。

    可是到了永禄四(1561)年11月22日,业正病势。而在之前的9月,战国史上有名的第四次川中岛合戦在武田信玄与上杉谦信间展开。长野家所刻意隐瞒业正之死,然终究纸包不住火,信玄得知此情况,满怀信心出阵再战,以二万兵力围城并发起总攻。秀纲在当时也为箕轮城做了最后的奋戦,然而兵力的悬殊,终事与愿违。在勇将藤井友忠戦死后,已有觉悟的业正之子业盛开城门,果敢杀出。突入马场信房之阵,斩敌十八骑而回,留下辞世之句[春风に梅も桜も散りはてて 名のみ残れる箕轮の山里]后自害。享年19歳。

    上泉信纲 上泉信纲

    而对于秀纲落城后却存在两种说法,一说带着神后伊豆守,疋田文五郎突入武田阵,欲死战,却被信玄本阵 特使穴山信君飞马赶至劝降。二说跟随桐生城的桐生直纲逃离箕轮城。然而信玄却派特使穴山信君至秀纲居所劝降。无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秀纲最后伺候了武田信玄却是重要的事实。

    第三章:国修行

    秀纲最终接受了信玄的邀请入仕武田家。而在信玄心中,对这位协助箕轮城主长野业正数年来使武田不得越雷池一步的武士相当重视,给予破格的厚遇。秀纲仕官信玄也使得曾请过秀纲入仕的北条氏康,上杉谦信终未能如愿。

    然而已仕官武田的秀纲,始终无法忘记出国修行之旅以成就自我剣术流派的宏愿,最后向信玄告辞。信玄进行初步交涉,秀纲却决意已定,不得已,以「不得至他家仕官」为条件答应。秀纲义无反顾。信玄虽不舍,依然守信放行,并赐予秀纲厚礼:自分己名之一字「信」与秀纲,故改称「信纲」。经其事所见,无论是「旅立之饯行」,还是「不入他家之契约」,均见出名将信玄的见解独到与过人的眼光。

    从此以后,秀纲为众人所知的那样改名为「上泉伊势守信纲」,恢复了自由之身。在神后伊豆守宗治,疋田文五郎景兼协助下开始了他传奇的出国修行。而他与信玄之间的约定,秀纲终身坚守,一生再未入仕别家。今后的史书中,得留「信纲」之名。

    清兴曰:“所谓大器晚成。我看在日本战国时代里,这个名词和箕轮城到联系在一起了。这儿不说信纲了(他的确算一个大器晚成的典型),单是信纲所效力的城主长野业正,就是其中最最有名的大器晚成名将之一。看了很多记载,关于业正的详细记录基本上是从他留守上州的箕轮城开始。计算下,当时他已经五十好几。这个年龄段才混出个名将的名声,实在是太晚了些。不过相信不会有人怀疑他的实力,可以让甲斐之虎在己有生之年,无力跨进箕轮半步。怕业正在黄泉底下业大呼够本了!”第三章:意味深长

    恢复自由身的信纲,在旅途中遇到了伊势的北畠具教,从而开始了他人生的转折。

    一.伊势之行

    离开信玄进行修业的信纲一行,一路至京都,而对于他所走的路线,世人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是取中山道;一则是走东海道。在这作者认为因为与小田原北条氏的关系,经东海道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借居小田原的信纲,在氏康?纲成的支助下,永禄六(1563)年从小田原出发,开始了新的旅程。

    离开小田原的信纲一行,理所当然经过了今川。松平领,一直上洛。而在桶狭间之戦后脱离今川家,并在前年与织田信长结为同盟的松平元康长男信康与信长女徳姫的婚礼在这段时间举行了,松平元康同时改名德川家康。不久统一三河全境。信纲一路朝伊势而去,终于在上京前遇到了那个改变他人生的人,这个人的名字是——北畠具教。

    《太阁立志伝V》上泉信纲 《太阁立志伝V》上泉信纲

    具教是代为伊势国司职务的名族北畠晴具之子,伊势国司北畠家最后的当主。永禄6年(1563)年,其父父晴 具殁,享年61歳。具教继承家督的位置。相传具教的剑术是其任国司时,求学于来到伊势的剑圣冢原ト伝高干。ト伝甚至「唯授一人」地传授具教鹿岛新当流的秘传「一つの太刀」。以至于出现了这样的事实,在ト伝将死之际,向嫡男彦四郎留下了「北畠卿より伝授を受けよ」(去找北畠具教学习「一つの太刀」)的遗言,而彦四郎也是经具教相授后,终修得奥义。

    十三代将军足利义辉与具教交好。对于享禄元(1528)年生的具教来说,36歳之时已经作为「武芸者」为世人称道。

    二。意味深长

    在前往伊势的途中,有一则对信纲而言意味深远的小插曲。对一代剑圣而言,一生中的插曲不少,且此类的插曲多为人知之。但因为这则的意义,作者还是往深处介绍。

    在信纲一行经过尾张的一个小村落时,发觉村中发生了大騒乱。信纲遂派已成为其弟子的疋田文五郎上前询问,得知是因作恶而被追捕的浪人,劫持了村中小孩做人质,顽固地据守在一间房中,并威胁如果有人闯入,就杀掉人质。孩子的父母发疯似的哭泣,但仍然一筹莫展。

    信纲闻言脸色瞬息改变, 便让一旁的一位僧人借其僧衣,一边念道,一边请僧人为己剃度。即使弟子神后伊豆。文五郎也不明白师傅这个行动是要做什么。信纲化身僧侣,并让村民拿来两个饭团,逐步挨近民家入口。而当他靠近房门时,浪人有所察觉。

    「不准进来!再近一步我就取这孩子的命」

    浪人叫嚷着,并用武士刀抵住人质咽喉相威胁。

    「你怕什么,我不过是个路过的和尚,拿饭团过来而已」

    「好吵!你不要骗我,你一定是来捉我的人」

    「当然不是。你看,那孩子又没有罪。而我的双手都握的是饭团,没有武器」

    从昨日起,已经整日未进一粒粮食的浪人难忍腹中饥饿,终于有点相信信纲的话,但架在孩子脖子上的刀并没有松下。

    「好了,你站在那里把饭团抛过来。但如果上前我就取人质的性命」

    「没问题。不过你必须答应我,给你的两个饭团,必须有一个是给人质吃」

    信纲看准了浪人空腹的破绽用计,浪人的态度终于软化,转而抱住人质胸口,以为人盾,遂叫道

    「你抛过来,我这样接」

    上泉信纲 上泉信纲

    信纲向浪人抛出第一个饭团,未等浪人反映过来又紧接着抛出第二个。浪人用左手抱住人质,用右手持刀指 人质咽喉。当见饭团飞来,不假思索伸出抱人质的左手去接,然而当第二个饭团被抛来时,情不自禁丢下右手长刀,伸出右手想接住饭团。结果正中信纲之计算。

    在浪人放刀的一刹那,信纲飞身上前一把将其手扣住,再一个翻转,歹徒便浑身无法动弹,束手就擒。

    村人自然是非常之喜悦,当信纲将袈裟还与僧侣时,僧侣深为感动收藏之,这就是所谓的信纲所赠袈裟。而那浪人在之后才知道捉住他的人是谁。

    三。 北畠具教的拜师

    进入伊势的信纲一行,很快找到了有「太ノ御所」之称的北畠具教的居馆。在这里开始了双方的初次交谈。本来具教在天文二十三(1554)年已取得了従三位権中纳言的职位,以信纲一介弃国武士的身份因此是不可能聚在一起交谈的。但同样身为「剣术」之武者,使得原本地位悬殊的二人会发生拜师这样的事情。

    二人互谈剣术谈义。然后,当时信纲所表现出来的惊人剑技,使比他年轻20岁的具教自认剑术远远弱于对方。而当时的具教已是剑道界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信纲剑术表面寻常但却无法看穿,使得具教心悦诚服,感叹「幸得此会」,并介绍了大和的二人与信纲,正是宝蔵院胤栄与柳生宗厳。

    宝蔵院胤栄乃奈良兴福寺的塔头(住持?),也是宝蔵院中有着覚禅坊之称的枪术高手,日后的宝蔵院流枪术之祖。而另外一人,柳生宗厳是中条流?新当流的高手,在当时「畿内随一」(畿内首屈一指)评判的剣豪武将。也正是因为他的加入,最后将新阴流发扬光大,得以飞翔般的成就。而这,却是当时的信纲所无法预料的。

    清兴曰:“这里我要谈的是心理学在剑术方面的作用。无奈和老友龙吟月比起来。我在这方面几乎没什么研究。只能泛泛而谈。信纲计捉浪人的这场表演,无疑是心理学运用的一目。人,无论是何等高级动物,始终无法摆脱某些动物本能,在特定环境下,这些深藏心底的本能会背外界环境引发出来。浪人的饿,信纲手里食物的引诱,特别的手法,最后结果是浪人解决饥饿的本能代替了他的警觉性,以至为接饭团而放开了保命的刀。这就是心理战术被运用到实战终的表现。还有一幕,在信纲之后,宫本武藏VS佐佐木小次郎的严流岛之战,武藏合适地运用了心理战,引出了小次郎不成熟的一面:容易暴躁,而最后获得胜利。心理优势何心理战法,该是剑术大师级人物必备的条件吧。”

    第四章:一代剑豪柳生宗严

    纲一行在大和与宝蔵院胤栄。柳生宗严碰面,而宗严的人品学识令信纲认定了他日将新阴流道统继承并发扬光大者,非宗严不可。

    一。与宝蔵院胤栄的相遇

    《浪客行》上泉信纲 《浪客行》上泉信纲

    离开伊势后的信纲一行,来到大和首先拜访的是宝蔵院胤栄。胤栄隆重地接待了这批来宾。不久,两人闲谈 之后开始了试合。胤栄使用的是惯用的长枪,而信纲则是手持袋韬(用皮包着的短竹枝,最后演化,成为了……下面有介绍)相对。

    信纲所持的「袋韬」,在这时的作用不过是令脆弱而极易碎裂的竹枝在毛皮包裹下变得比较牢固而已。虽然在那个时间里,木刀的使用已经相当普及,但是依旧有不小的危险性,最坏的场合下很有可能至人于死地。在信纲的门人中,也存在着试合时被误杀的事件。于是乎信纲对制剑的材料进行了一定的研究,最后发明了「袋韬」这种东西。可以说,信纲正是现代剣道所采用的竹刀的发明者。

    胜负很快揭晓。后之宝蔵院流之祖,独立发明了十文字鎌枪而扬名世间的荒法师胤栄,几乎在没有任何抵抗下被信纲以袋韬所败。胤栄事后拜服于信纲精湛的剑术之下,请信纲指导他做了新阴流剑道的入门。被派出使者以信笺通知剑友柳生宗厳赶来。接到他信件的柳生宗厳,立即赶至「运命の立ち会い」(命运将发生巨变)的宝蔵院道场。

    二。与柳生宗严的相遇

    赶到宝蔵院道场的宗严急切希望与信纲比试剑术。然而,他所得到的答复却是。「ではまずこの疋田文五郎と立ち会いなされ」(请先与我的弟子疋田文五郎比剑)。一瞬间,宗严几乎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畿内随一」的实力评价,居然只配与其弟子比试?极度不满的宗厳认为这不过是小菜一碟,然而谁知道……

    胜负揭晓时,一度对疋田文五郎扬言要在一合内取胜的宗严,连续三次被三招完败。在当时,被徒弟击败的人按道理是没理由再向师傅挑战的。但宗严却这么做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信纲竟然愉快地答应了对方请求。

    上泉信纲 上泉信纲

    以宝蔵院胤栄在旁为证,信纲与宗严间持续三昼夜的比剑展开。比试结束后,心悦诚服的宗严拜信纲为师, 并邀请众人到柳生之乡让自己好好招待。信纲接受邀请来到了柳生之乡。美丽的乡村让信纲十分喜欢,更何况还有宗严的父亲家严带领柳生家所有族人热情欢迎。

    在柳生之乡住下的信纲,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向柳生一族传授他的技艺。特别是对宗严进行了严格的训练。战国世事无常,在柳生之乡迎来永禄七(1564)年正月的信纲,突然得到噩耗。

    正月七日,北条氏康所统治的下総国府台被里见义弘?太田资正连合军撃破,信纲之子秀胤在此役英勇戦死。得到消息的信纲悲痛万分,又见在柳生一族的传业基本完成,于是留下给宗严的剑术研究课题,离开了柳生之地。而这个课题,正是柳生新阴流的精髓「无刀取り」,即身无寸铁而如何压倒对方得到最后胜利的方法。宗严领受。

    而疋田文五郎则继续留在了柳生之乡。

    三。 军法军配天下一

    信纲回到关东,料理完秀胤后事。紧接着上京,访问山科言継。就在他滞留京都这段时间里,上泉信纲的名声传到了将军足利义辉耳里,并请信纲至官邸一叙。这也成为了信纲登上他人生颠峰的基点。虽然有人中伤说,这个边远地区的剑客的武艺不可能被将军看中。然而以弘流为人生目标的信纲对虚名根本不重视。

    在北畠具教与山科言継相继推荐下,终于,永禄七(1564)年6月18日,信纲将一生最大的舞台搬到了京都二条御所。

    在其上覧演武之际,信纲将打太刀任务交给了神后伊豆,这个25歳的青年剣士。而此时,已经闻名天下的丸目蔵人佐长恵得知了信纲演武得消息。丸目藏人佐长惠,肥后相良家家臣。是当时九州岛一之兵法者天草伊豆守弟子,且剑术驾凌师傅之上的麒麟儿。在上洛时已得闻信纲之名,故见面即要求比试,这与宗严的做法但很相似。经过简单的切磋,藏人佐长惠也拜在了信纲门下。信纲为了青年的发展,遂安排弟子神后伊豆守当场演练剑法,结果神后伊豆大获成功。义辉感服,赐予信纲「兵法新阴、军法军配天下一」的称号,并经信纲推荐,任命神后伊豆为将军家的指南役(武术教练)。信纲就此迎来了他人生的颠峰。

    第五章:剑圣上泉信纲之终

    当「无刀取り」这个难题被解决,授予柳生宗严流派之印可状。告别众弟子,万般感慨的信纲心怀故土,回到家乡度过了他人生最后的日子。

    一。「无刀取り」的完成

    永禄八(1565)年4月,信纲再次来到大和柳生之乡。想见见许久为碰面的得意弟子宗严的进度。

    而宗严一见师傅,立即请信纲至道场,将己研习剑术所领悟的在信纲面前展示。信纲见之无限感慨,因为自己一生的梦想「无刀取り」,已经由这名得意弟子最终完成了。于是说出了「もはや我らの及ぶところではない」(我之技不及你)的赞扬,并当场授予宗严新阴流的印可状。

    翌年五月,悲报传来。将军义辉被松永久秀等暗杀。信纲想及义辉之恩德,再次起程赶往京都祭奠。而赶往京都期间,其记录却不知什么原因没记录在任何的史书中。元亀元(1570)年6月27日,京都,信纲得到了在正亲町天皇御前演武的荣誉,并因此获得従四位下武蔵守的官位。

    二。剑圣上泉信纲的终焉

    元亀二(1571)年七月,信纲离京返回了故乡上州。当时信纲64歳。其后足迹不明,有在天正五(1577)年上泉领地为下総国府台合戦战死的秀胤的13回忌做法事的记载。之后又有他与后妻(北条纲成之女)所生二子有纲?行纲成为了兵法师范,入仕小田原北条家的说法。

    天正十(1582)年。不世出之剣圣?新阴流祖上泉武蔵守信纲,前半生身陷战乱纷争的上州小领主;后半生伟大的剑客,在相模小田原结束了他的生涯。享年75歳。

    在信纲逝世后,新阴流中剑豪辈出,更多的流派从其衍生。其道统一直传到今日。

    在这战国的乱世,剑法至为兴隆的时代,天下到处充斥着武艺高强的剑客,而信纲却以更上乘的武技技压群雄,故推崇为当世的剑圣。

    研究/剑圣[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一、大胡氏的兴衰与上泉氏的兴起

    大胡氏以藤原镰足为始祖,实乃镇守府将军藤原氏秀乡流足利氏之支族,世代为武门之名门。藤原秀乡于平将门之乱中平乱有功而以勇名显于世。至秀乡十代孙,又出勇将足利又太郎忠纲。忠纲为秀乡旁系子孙,治承四(1180)年五月,源三位赖政谋叛之际,以宇治川先阵之功,其勇名轰然传遍天下,亦被颂为豪勇之武士。《平家物语》卷四中便记载着足利忠纲在宇治川之役中亲率三百军兵强行渡河的勇姿。

    依据《上泉文书》所载,在藤原秀乡六世之孙渊名兼行的孙子重俊之代,重俊于上野国赤城山南面的势多郡大胡筑城,始称大胡氏。重俊即为大胡姓之始祖。

    大胡氏继承了先祖武勇之家的血缘,在古典军记物及物语中时常有大胡一族的出现。平治之乱①时,有大胡某加入源义朝配下军势之事记于《平治物语》中②。而源平争乱时,大胡氏先从平家方,治承四年五月的宇治桥合战,大胡氏从平家方的足利忠纲攻源赖政③,后又从源氏④。平家灭亡后,大胡氏在镰仓初期曾作为镰仓御家人活动。文治五(1189)年七月,源赖朝征伐奥州时,北陆道方面军有上野国之住人大胡·佐贯氏加入的记载。

    然而,就是这一度成为上野国武门最上位的大胡氏,其总领家在南北朝期至室町期间已然灭亡了。大胡一族虽说在上野国得以存续,但到了室町中期的享德年间(1452~1455),大胡氏旧领已失十之七八,曾经的勇武名门处在了时刻可能断绝的危险边缘。

    大胡氏衰落的真正原因,如今已是无从查证了。只是在《上泉系谱》中有这样一句:“--成家大胡二郎出テ武家评林,从是到义秀历代未分明。”这大胡二郎成家乃是大胡重俊嫡子,而义秀指的是应仁之乱时代的上泉氏之祖上泉义秀。也就是说从大胡氏二代直至上泉氏兴起的这一长段时间内,大胡氏处于“历代未分明”的混乱之中。

    揭开《上泉文书》中的这一谜团,诸田政治在《上毛剑术史》一书中尝试对古典(特别是上毛古文书)加以研究,试图解答大胡一族系谱记载混乱的真相。

    《尊卑分脉》⑤里记有:“成家-出家知明-法然上人弟子-往生人”,再结合《上泉系谱》“成家大胡二郎出テ武家评林”一句,大胡成家入了佛门之事想来是确认无误了。

    而在《法然上人绘传》中记载,上野国御家人大胡小四郎隆义在京中深受法然教化,于是信仰念佛。隆义之子太郎实秀也深信佛学,传说实秀宽元四(1246)年往生之际尚致力于念佛。而《西方指南抄》里也记:“オホコ(大胡太郎实秀、上野国武士)·シノヤ((渋谷道遍、相模国武士)·ツノト(津戸三郎为守)、此三人为圣人(法然上人)根本之弟子也”。之后的记载中还有被认为是实秀之孙的大胡小四郎秀村者同样致于念佛⑥。

    更有《上野国志》的记载为辅助,大胡成家无子,其弟成近之子即大胡小四郎隆义及隆义子实秀皈依法然上人成为念佛之行者。大胡家在天正年间由大胡常陆介高繁相续。

    综合上述系谱、古典及上毛古文书的记叙,从大胡氏二代成家始,大胡家累代多因信佛而舍弃武家身份以入沙门。菩提心起而失去了原有的勇武本色,将战场厮杀视为邪魔附体而躲入空门。大胡氏的衰败,与此事大概脱离不了关系吧!

    大胡氏衰亡的消息传出,惊动了当时的伊势、丹后、志麻的国守一色左京大夫义直。根据上泉家口碑传承,一色家在追随足利初代将军足利尊氏之前已经与名门大胡家结为了亲戚,两家乃是远戚。享德二(1453)年,一色义直指派其子义春的三男一色源五郎义秀由京都赶至上州,协助大胡氏再兴。此时距应仁之乱爆发还有十四年。

    经义秀的努力,大胡氏终得回复所领。而当时的大胡氏当主大胡重高极力劝说义秀留下,义秀答应了重高的请求留在上州。

    享德三(1454)年,一色义秀长男时秀(信纲之祖父)出生。

    康正元(1455)年,一色源五郎义秀于上野国桂萱乡(今·群马县前桥市上泉町)筑上泉城,并以地名作为苗字,改称上泉义秀。大胡氏支流上州上泉氏至此兴起。

    作为关东管领山内上杉家被官的上泉氏领有大胡、上泉、山上、花轮、三俣,而上泉义秀本人也与山内上杉氏家宰长尾景信、景春父子交好。应仁元(1467)年四月末日,上泉义秀收到京师(即京都)的飞札(急报、飞书),应父亲一色义春之请,上泉义秀率军两百余出阵上洛。或许是感觉此去怕是凶多吉少,义秀在临行前便将后事托付给了长尾景信父子,并留遗命与家臣,要求其子主水(后之上泉时秀)成年后需拜入天真正传神道流门下修行。

    同年五月二十六日,上泉义秀于京都战死,享年三十五岁。法名普世正眼禅定门。

    次年,即应仁二(1468)年,上泉主水佐时秀十五岁之时,时秀遵从父亲遗命,往鹿岛拜入饭筱长威斋(いいざきちょういさい)门下修行神道流。同行者为势多郡三夜沢村、赤城神社神官奈良原刑部。当时长威斋已是八十二岁高龄。同年,上泉信纲之师松本备前守政信出生。

    依照米沢藩的史料,上泉时秀在二十五岁完成兵法修行后任官从五位下伊势守,以后,上泉家的家柄变为从五位下,历代受领伊势守或者武藏守。时秀亦为初代上泉伊势守。

    文明十五(1483)年,时秀嫡男上泉主水佐出生,后主水佐经大胡城主大胡重行冠以足利又太郎忠纲公之一字而称义纲。这位上泉武藏守义纲正是信纲的父亲。而义纲出生的次年,有流浪的武艺者名三好日向来到上泉城,上泉时秀挑战日向却大败于三好日向剑下,遂入其门学其剑技(见《上泉文书》记载)。这三好日向,正是阴流一系的剑祖爱洲移香斋。在之后的岁月中,移香斋数次到访上泉城,传授时秀、义纲、信纲三代阴流之术。

    明应九(1500)年,上泉义纲持父亲时秀添书(介绍状)拜入了松本备前守门下,当时义纲十八岁。三年后,完成修业的上泉义纲任官从五位下武藏守。

    等时间前进至永正五(1508)年,上泉武藏守义纲次男⑦源五郎出生于上泉城,讳称秀纲。五十余年后,秀纲机缘巧合,受冠一“信”字,故世人又称之为——上泉信纲。

    注解:

    1、平治元(1159)年,在保元之乱中为后白河天皇立了大功的源氏家族首领源义朝,因为不满自己的封位比平氏家族首领平清盛低,乘平氏家族离开京城参拜神社之机,联合藤原信赖拘禁上皇和天皇,甚至杀死了天皇的亲信。在外的平清盛闻讯,立刻赶回京城,击败源义朝,诛杀藤原信赖,源义朝在逃至尾张时被手下杀死。源氏一族只余下义朝的儿子赖朝流放伊豆,以及少数几名幼子寄放佛寺。经此一事,平氏彻底专揽了朝政。史称平治之乱。

    2、《平治物语》卷第一记有:“……上野国には大胡、大室、大类太郎……(中略)……主だった武士二百人、相従う军势2千骑余骑と记されました。”

    3、《平家物语》卷四记有:“(足利又太郎忠纲)率先跃入水中。接着大胡、大室、深须、山上、那波太郎、佐贯广纲四郎大夫、小野寺禅师太郎、边屋小四郎都跟着下去了;从卒们有宇夫方次郎、切生六郎、田中宗太等,总共三百余骑。”

    4、《义经记》卷第三“赖朝谋反之事”中记:“上野国には大胡太郎、山上さゑよりの信高武蔵国には河越太郎重頼、小太郎重房同じき三郎重义、党には丹、横山、猪俣驰せ参る。”

    同时,元暦元(1184)年九月,平家追讨时,源范赖配下有名大胡三郎实秀者出现。见《平家物语》卷十:“……大胡三郎实秀、天野藤内远景、比企藤内朝宗、比企藤四郎能员、中条藤次家长、一品坊章玄、土佐坊昌俊。以这些人为首总共三万余骑……”

    5、《尊卑分脉》:洞院公定着。关于源、平、藤、橘等主要诸氏的系谱。是各系谱中可信度最高的,卷数不定。

    6、“---上野国の御家人大胡小四郎义隆在京の时吉水の禅室に参じ上人の感化に预り……”

    “大胡太郎实秀この消息を恭敬顶戴して一向に念仏す。宽元四年往生の时异香をかぎ、音楽を闻く者多かりき、实秀が妻室又ふかくこの消息のおしへを信受して称名の行、おこたりなくつゐに奇端をあらはし、往生の素懐をとげるとなん”

    7、上泉义纲嫡男永正三(1506)年出生,讳不详,称上泉主水佐,早世。

    二、京八流与关东七流的统合——开创新阴流

    在《上泉文书》的记载中,上泉氏始祖上泉义秀在京时代曾学得念流、中条流、京流诸流剑术。十五世纪的日本武术,论大别,以发祥地名可分为京八流与关东七流。义秀之后,少时已随父修行京八流系兵法的上泉时秀领父亲遗命,拜入天真正传神道流门下。至时秀二十一岁诸流修行完成,上泉一门已会得关东一脉精要。从此,上泉子弟需于任官前完成两系兵法传承的修行成为上泉家惯例。于是有了明应九(1500)年,上泉义纲入松本备前守门下之事。

    在上泉信纲诞生之前,对上泉家而言,实已包揽东西二分武术圈主流之法。这也为之后信纲将这二分武术统合为一提供了必要条件。

    永正五(1508)年正月,上泉源五郎秀纲出生。到秀纲六岁时,天赋异禀的秀纲已骨格雄伟宛如十余岁的少年。此时,祖父时秀尚在世,在父亲及祖父指导下,年少的秀纲正式迈入古武流的殿堂,与家中郎党一起开始兵法诸流的修行,磨练剑·枪之技,并兼习军法韬略。

    等到秀纲十二岁,即永正十六(1519)年时, 据传此刻的上泉秀纲,兵法已然凌驾于父及祖父之上,于是往上野国势多郡三夜沢(今·群马县前桥市三夜沢町)赤城神社参笼①修行。当时的神官奈良原刑部乃是与时秀同拜天真正传神道流门下的兵法达人,秀纲于参笼间尽得刑部之传。永正十七(1520)年,十三岁的上泉秀纲持祖父与父亲的添书往鹿岛拜松本备前守为师。

    松本备前守政信(又名政胜、传书记为纪政元),饭筱长威斋高足。政信除擅于剑术外,更将剑术与长刀、十文字枪、阵镰、丘杖、突棒甚至弓马术融合为了一门总合武道,称鹿岛神流(又称神阴流)。此点对之后上泉伊势守创出新阴一派起着深远影响。

    备前守武艺高强,一生活跃于战阵之中,参与合战二十三场,二十五度建立功勋,讨杀敌手有名者达七十六人。上泉秀纲入备前守门下,得备前守赏识,将一身武艺倾囊相授,苦修三年,终习得香取神道流奥源。剑术有成的秀纲于太永四(1524)年起程返乡。谁想这一别却成为师徒的永诀。同十月,高天原合战,五十七岁的松本备前守奋战中为长枪刺入横腹,战死。

    回到故乡的的上泉秀纲在四年后二十一岁时任官从五位下伊势守,上泉伊势守之称由此而来。同十月,秀纲与森式部少辅泰赖之女成婚。而大森泰赖其人,乃是明应四(1495)年被北条早云以谋略夺城的原小田原城主大森实赖的末裔。

    享禄三(1530)年,上泉秀纲二十三岁。这一年末,秀纲嫡男秀胤出生,据传与父信纲极为酷似。初名亦称源五郎。而秀纲祖父时秀也于年间逝世,享年七十七岁。在时秀离世之前,爱洲移香斋再次拜访上泉城。初见秀纲,移香斋便惊叹于秀纲的剑技,叹曰:“此子非凡才能出众,乃继承我阴流并超越我之极限者。”遂将阴流绝学授于秀纲②。

    此时的秀纲,武道有成,阴流上手更显轻而易举。只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上泉秀纲享禄四年时便学成阴流一派奥义。这年春天,爱洲移香斋将阴流的传书、秘卷、太刀一腰及占术书、爱州药方等一切尽数交于了秀纲,表示秀纲已得其真传。

    完成历史使命的爱洲移香斋飘然离去,之后隐居于日向国,直至八十七岁之年去世。传说中,在临行前,移香斋向秀纲举荐了信浓国(今·长野县)小笠原家家学小笠原流兵法。这则传说是否真实虽不得而知,但上泉秀纲在移香斋离开后一年亲往信浓拜访了小笠原入道氏隆,并拜入其门下修习小笠原流兵法确是史实。

    这里不可不说的问题是,信纲时代的“兵法修行者”与江户时代的“剑术修行者”,在今天被多数人视为同一意义的两者,其实是有极大区别的。

    “兵法”二字在战国后期至江户期被特指为了剑术之意。宫本武藏在《五轮书·序》中曾这样评价:“近年、世间自称为兵法者之人,多只略通剑术而已,对兵法的奥义一无所知……(中略)……昔日有“十能六艺”之谈、虽说关乎武艺、然非仅限于剑术。”

    “十能六艺”,实际在指多种多样的艺能。“六艺”,在我国古代曾是士以上阶级所学修的“礼·乐·射·御(马术)·书·数”这六种技艺。不过在武藏书中,这“六艺”应该是指兵法的六种武艺,即所谓的剑·枪·弓·马·柔·炮。其中柔为体术,即徒手格斗术;炮指的是铁炮。这六类应该才是战国后期至江户时代兵法所包含的总项目。

    所以武藏在书中毫不客气地对当时的现状进行的批判,首要一点就是作为武士学习兵法,实际所学乃是战斗之术。所以兵法原为与战斗相关的总合武术,而不能死板地限制在剑术这一小范围内。由此可知,武藏时代,“兵法”的意义已经变得极为狭窄。

    其实在日文中,这“兵法”的语意也是经历了多次的变迁。最初由我国传入时尚解为战争之术·谋略(见《日本书纪·天智天皇一〇年正月》)。到了中世,情况发生了转变,《吾妻镜·文治二年八月一五日条》中有记:“弓马之事…保延三年八月遁世之时、秀乡朝臣以来九代之嫡家相承之兵法烧失。”这里的“兵法”是作为“弓马之事”的换言而被采用。所以在议论中,中世武艺=战争技术,应是比较妥当的见解。

    然而从室町期开始,兵法所指开始朝剑术转变。即便是这样,室町时代的“兵法”依然包含有战术之意。室町前期的作品《义经记》的卷二中,鬼一法眼修学的场面就有“六韬兵法”的出现。此外,传说中原是“阴阳师法师”鬼一法眼,他所采用的“兵法”,从现代人的角度思考也决非是战争术乃至武艺技术这般简单,更有战场之上使用方术·魔法的意味。

    当然,上面谈到的“兵法乃方术·魔法”之句,从那特定时代出发考虑,其实对应的是军配术,也就是与战争相关的占筮术。在《了俊大草纸》中就有“今天下人所用之兵书、实有四十二ヶ条”之语及“兵法皆是无法按真言断然进行之事也”的说明。在当时“兵法”确实有将占筮术包含在其内已是毋庸置疑。

    所以,在室町期时,“兵法”根本就是综合武术、军法军配的集合体。只是战国时代,成为了兵法之意的又一转折点。兵法所蕴涵的内容在这一阶段被分化。譬如在《甲阳军鉴》中,兵法=剑术、军法=战略术、军配=占筮术,“兵法”原本所含之意开始被分类使用了,而后逐渐变为专指剑术一项的特有名词。

    而在信纲时代,“兵法修行者”依然是根据古法,兼修多门。例如松本备前守所传门下技艺,就包揽了剑术、长刀、十文字枪、阵镰、丘杖、突棒、弓马术;新当流鼻祖冢原卜传着有《弓之心得百首》,当知其乃弓道达人。相较下,上泉秀纲所学更为全面。除十八般武艺外,作为军师所需修习的军法军配亦成为了秀纲的修业目标。

    无怪历史研究家加来耕三曾如此评价:“战国时代的兵法修行者所学其实是作为‘一国一城’之主所必备的本领。”他们不一定必须拥有傲人的武艺,修行是为了学会如何胸怀十万甲兵,腹有千机良谋;如何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这才是真正的“兵法修行者”。

    而茂吕美耶在其作《剑圣·上泉伊势守信纲》中借爱洲移香斋之口写道:“你是将来得肩负大胡城命运的城主身份……(中略)……所谓城主,并非剑术超群出众便可以稳如泰山,城主最重要的责任,是如何击败敌方的攻击,死命守住自己的城与兵士。我传授给你的剑术,在战场上,其实一点都不管用。你应该去学兵法战术,最好到信浓国小笠原家学小笠原流兵法。毕竟,一旦城池陷落了,身为城主的你,便会一无所有了。”

    年轻的上泉秀纲所学多艺,与上泉家历代的规矩和他上泉城主继承人的身份,大约是脱离不了干系的。但正因为如此,“兵法修行者”的经历恰好为日后一代剑圣创立新阴流埋下了伏笔。

    天文九(1540)年,上泉秀纲随小笠原入道氏隆完成军法军配修行。此时,秀纲的剑名渐高,师从其门下的弟子也多了起来。疋田(文五郎)、神后(伊豆守)、原沢(左右卫门)、羽田(源太左右卫门)、広瀬(新藏)、丸目(此处所指非是丸目长惠)③等皆秀纲门下高足。

    不过真正令上泉伊势守秀纲之名崛起于整个关东的却是天文年间秀纲周游关东之事。秀纲带领着长子大炊介秀胤及高弟十余名在全关东游历,寻名家试合,竟是一场未败。

    少年时随祖·父修行的京八流秘术;青年时远赴鹿岛习得关东八流总系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以阴流为根基,再配合小笠原流兵法与游历阶段的磨练,上泉伊势守秀纲三十五岁前后终得突破,将京八流与关东七流两系与其他兵法诸流奥义合并为一…………

    “予幼少时好兵法兵术、志于清晓诸流奥源之极、日夜工夫锻练、蒙尊天感应得致、号新阴流”————(上泉伊势守授予柳生新左卫门(宗严)新阴流印可状 永禄八年卯月吉日)

    注解:

    1、参笼是日本式的闭关修行,在神社、寺院等神圣区域,与俗世隔绝,有时还进行绝食、不眠等苦修。

    2、柳生严长在《正传新阴流》一书中上泉伊势守信纲二十三岁时,师事爱洲移香斋久忠得授阴流之术。如是史实,当时的久忠已是七十九岁高龄。故此,史学界还存有实际是移香斋之子宗通传授了信纲阴流的说法。

    3、出自诸田政治所着《上毛剑术史(中) 剑圣上泉信纲详传》。其中的疋田文五郎后开创疋田阴流,神后伊豆守开创神后流,原沢左右卫门创立野田神阴流;后三位羽田源太左卫门昌业、広瀬新藏义业、丸目资料不明。

    三、枪与剑——新阴流之技

    “予溯诸流之奥源于阴流、抽取尤妙之处称新阴流、予不废诸流、不认诸流、实可谓得鱼而忘筌者、或只曰不分诸流、非胜于千万人之英杰不可传予之家法”————(新阴流《影目禄》上泉伊势守信纲 )

    上泉秀纲将诸流兵法奥义进行统合创下新阴流一派。今虽有其正统新阴流兵法传世,可惜此流非彼流,今日的新阴流兵法继承的只是上泉伊势守“剑”之一脉。上泉伊势守信纲确实被尊为“剑圣”,足见其剑名已将其它数技压得死死的。数百年后,其法多有失传,导致现时之人提到信纲,大半仅知其乃剑道达人。实是可叹。

    上文有述,上泉秀纲身为“兵法修行者”,除去精通十八般武艺外,在军法军配之术上亦有研究。在《言继卿记》元龟二年七月二十一日的记事中有山科言继向结城晴朝推荐上泉信纲的介绍信中就有“公方以下悉兵法军败(军配)被相传”之句,上泉信纲在军法军配上的造诣亦是颇为精湛。而后信纲将学至小笠原宫内大辅氏隆的小笠原兵法传于其子秀胤,又称上泉流军法。据传上泉秀胤后又将上泉流军法传授与了大户民部直光①。不过最终继承上泉流军学系统并将之传承后世的,乃是井伊直政家臣冈本半助宣就②。而上泉流军学书类今尚有传世(彦根藩井伊家藏)。

    剑道、军法、军配,三者可说是已知上泉信纲兵法的基石。然而在由渋川流柔术四代渋川伴五郎时英所着的《渋川流柔道大成录》中却曾提到上泉信纲乃是剑枪二道之达人。长野业政亦曾授予过上泉秀纲“上野国一本枪”的感状。所谓“一本枪”,包含了用枪在一回合内将敌人打败之意。而传说中,当时归属于长野家麾下的上泉秀纲确实是因枪挑敌方将领而获此殊荣。这或许能从一个片面说明上泉信纲确实精于枪道。

    此外,在直木三十五着《剑法夜话》中记载,柳生流的《御流兵法之由绪》中有“影之流之枪”一名出现。柳生氏世代乃剑法名家,在最古老的柳生流体系——《新阴流兵法目录事》中只有剑技而无枪技。而在新阴流的《师系集传》中记有“(爱洲移香斋)自定其名号为影流……是中兴刀枪之始祖也、上泉信纲继承其传”之句。所以《御流兵法之由绪》一书里的“影之流之枪”,被推测实是上泉“阴流”中所含的枪法。

    再一个可作证据的史料是大野一贯之作《悬间录》,其中写道:“余之修业阶梯据说曾有枪、薙刀之流传、号称乃是疋田流所传来。疋田流为疋田文五郎云云。” 疋田文五郎为上泉信纲高弟,并长年追随信纲左右。疋田阴流以枪术·薙刀术·剑术三技传世,然而与新阴流正统的新阴流兵法(柳生流)不同的是,疋田阴流以枪术为其流中心。或许因为是上泉最古参的门人,疋田文五郎更多学到的是上泉的实战武技。德川家康曾这样评价文五郎的技法——“彼之剑技虽优、所诠足轻程度之技也、非大将所习之剑技。”而疋田阴流枪术亦被评为更贴近新阴流元祖阴流,多是适合在战阵之上用于攻击的技巧。

    结合前述柳生流文献中提出的“影之流之枪”思考,应该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上泉信纲依据诸弟子的天分及喜好因材施教,将军法军配之术传于上泉秀胤、剑术传授与柳生宗严;那么,毫无疑问的,得到上泉信纲枪术真传的弟子正是疋田文五郎。从这点出发,上泉信纲达于枪术而取得“上野国一本枪”之誉,绝对不是世间的谣传了。

    四、关东局势的变迁——血战箕轮

    从上泉义秀时起,上泉氏一直作为关东管领山内上杉家被官。而上泉氏本家大胡氏在大胡重行之代为北条氏康所寝返,由大胡移往江户牛込①。然而上泉氏却没有舍弃故主,依然为上杉家尽心尽力。

    然而在天文十四(1545)年,山内上杉宪政联合扇谷上杉朝定、古河公方足利晴氏率八万大军包围了北条氏所属河越城。谁料翌年四月二十日深夜,北条氏康亲率八千士兵夜袭上杉本阵。而河越城内的三千北条军也在勇将北条纲成的率领下出城夹击。联军大败,上杉朝定当场战死,足利晴氏逃回下总古河,上杉宪政败退上野平井城。这便是后世盛传的战国三大奇袭战之一的“河越夜战”。

    经此一役,关东的政治地图被重新划分。北条家的强势一时无二。而逃回平井城的上杉宪政为回复昔日权威,竟采纳了佞臣“讨伐甲斐武田信玄以示上杉威势,氏康自会投降”的愚策,全然不顾箕轮城主长野业政“实是无名之战、御敌乃氏康、与武田为敌又有何益”的谏言,于天文十五(1546)年,兵进碓氷峠。大胡(上泉)氏也参与了此役。结局自然不用多说,上杉军大败。关东管领最后一点威严荡然无存。

    关东诸将眼见宪政已无回天之力开始纷纷倒向了北条氏。山内上杉已是日薄西山,但是上泉秀纲还是没有放弃对主家的忠诚。天文二十(1551)年二月,北条氏康进攻平井城之际,在神流川迎击的上杉军中依然存有大胡(上泉)氏的身影。只是在北条纲成、康成(氏繁)的活跃下,最终还让北条家取得了胜利。次年,眼见不敌的上杉宪政抛弃平井城及嫡子龙若丸逃亡越后。

    同二十四(1555=弘治元年)年,公方足利义氏兵法大进。根据义氏特别要求,上泉秀纲授予其仮名书之新阴流印可状。也在这年,上泉城失陷了。

    《上州古城塁记》中之“风土记”记载:“上泉武藏守信纲、上泉之城主、天文二十四年春、氏康之厩桥出马时诈降、后及谦信之越山遂为其之东上野飨导。” 天文二十四年,北条氏康遣配下猪股则直攻略赤城山南诸城,其中包括了上泉武藏守秀纲的上泉城。面对数倍于城兵的北条军势,为领民的安全着想,上泉秀纲不得已选择了开城投降。降伏后,秀纲一度隐栖于上泉之地。此时,上杉宪政已将管领之职及上杉名迹让度给了越后的长尾景虎(也就是后之上杉谦信)。于是上泉秀纲于长尾景虎暗通,待上杉军的上野出阵便率一族为支援,打退北条军并将上泉城夺还。此役后,上野国箕轮城主长野信浓守业政奉景虎之命对上州南部诸城进行制压并驱逐北条军,上泉秀纲作为景虎军先锋立下战功并成为了长野家被官。

    长野氏从古代至中世一直是上野国的豪族,自称在原业平②后裔,《长年寺长野氏系图》冒头便是“在原在五中将业平五十代后胤、石上朝臣长野伊予守业尚”之句。这长野伊予守业尚便是修筑了箕轮城的长野氏中兴之祖,也是长野信浓守业政的先祖。

    上杉宪政逃往越后,长野业政以管领再兴的名分以联姻的方式集结西上野武士,他将女儿分别嫁与小幡氏二家、武藏忍的成田氏、木部·浜川·大户·和田·仓贺野·依田·羽尾·鹰留长野氏·厩桥长野氏十二家,通过姻戚关系强化箕轮长野氏势力,一时间,业政配下有侍六百二十一骑、精兵一万,组成了西上野最庞大的军团。因长野氏以箕轮城为中心,这批聚集到长野业政麾下的武士被后人称为了“箕轮众”。其中,最有名的当属“长野十六枪”③。而上泉秀纲更因在长野业政攻取安中城的战役中,与敌方刚勇之将安中左近一骑讨并以枪术击杀对手的功绩得到了业政“上野国一本枪”之感状,名列“长野十六枪”笔头。

    长尾景虎介入关东战局令北条氏压力骤然剧增,氏康开始寻求盟友武田氏的支援。虽然武田晴信一度对箕轮采取怀柔政策,但遭到长野业政的断然拒绝,使晴信不得不赞叹业政乃耿直的“坂东武者最后人”。

    弘治三(1557)年四月,长野诸将齐集箕轮长纯寺,互许御主家至最后一刻之誓愿(《长纯寺文书》)。同月,怀柔不成的武田晴信终于开始了对西上州的攻略。长野氏与武田氏之间长达数年的攻防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8 20:40:54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