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加牙藏族织毯技艺是中国的传统手工技艺之一。藏毯是青海藏族的传统手工织造品。经过3000多年的传承,青海逐步形成了具有地方特色的藏毯织造行业。由于历史和地理环境的原因,安多藏区和康巴藏区在藏毯的编织技艺、图案设计上存在着差异。康巴藏区(玉树地区)较多地保留了传统藏毯的编织技艺,而安多藏区则在图案设计上将藏汉文化融为一体,构思巧妙,色调和谐,风格独特。

    编辑摘要

    目录

    基本资料/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编辑

    加牙藏族织毯技艺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文化遗产名称: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时间:2006年

    类别:传统手工技艺

    地区:青海

    编号:Ⅷ-22

    申报地区或单位:青海省湟中县

    概述/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编辑

    加牙藏毯属于安多藏毯,加牙是安多藏毯的主要发源地,其主要产地分布在距西宁市26公里的湟中县加牙村及上新庄,还有藏族居住区玉树、海南、海北、果洛藏族自治州及西宁周边的贵德、平安、乐都、湟源等县。

    加牙藏毯原材料来自天然放养的藏系绵羊毛、山羊绒、牦牛绒、驼绒等。加牙藏毯品种繁多,工艺讲究,采用的是植物染料低温染色、低温洗毯,毛质不易损伤,织出来的毯子色泽艳丽、弹性好、不脱色掉毛。

    历史溯源/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编辑

    加牙藏族织毯技艺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藏毯编织是藏民族创造的优秀手工技艺。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藏民族亘古以来就有着用牛羊毛皮制造生活用品的习惯,高原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形成了藏民族独特的生活方式,他们经常使用的遮风挡雨的牛毛帐房,防寒隔潮的毛毡长垫、耐磨的羊皮袄、华丽的锦缎礼服……样样都离不开牛羊。尤其是做工精良的藏毯更显现了藏民族高超的手工技艺。

    青海藏毯的历史可追溯到3000多年前。1959年,海西柴达木诺木洪文化的发现地、塔里他里哈遗址中出土的毛席残片,是迄今为止我国出土的最早的“毛席”实物(现陈列于青海省博物馆内),证明了青海藏族先民3000多年前就已经掌握了原始藏毯的编织技艺。据考证,该“毛席”残片的原材料就是青海的藏系羊毛,即世界公认的西宁“大白毛”。

    据史料记载,明末清初是加牙藏毯的成熟期,距今有300多年。清康熙年间,著名的藏传佛教圣地塔尔寺扩建,为供应寺院装饰及僧人们诵经的坐垫,藏毯便在塔尔寺附近的湟中加牙村应运而生。据《湟中县志o手工业》记载:“清嘉庆年间(1796~1820年),宁夏地毯工匠大、小马师来湟中加牙村,村民马得全、杨新春二人拜其为师。”村民杨新春、马得全等人跟随其进一步学习栽绒地毯的编织技艺,使藏毯的编织技艺更加规范化。其后马、杨两家的地毯技艺世代相传,全村人几乎个个都会捻线、编织藏毯,民间甚至有"姑娘嫁到加牙里,不捻线着干啥哩"的俗语。

    产品以卡垫、马褥毯、炕毯、地毯为主,花样新奇,做工精致。由此可见,加牙藏毯编织技艺的历史距今已有300多年,而早在3000多年前,青海藏毯就已经声名远播了。

    技艺特点/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编辑

    加牙藏族织毯技艺——作品加牙藏族织毯技艺——作品

    加牙藏毯品种繁多,有14个系列、70多个品种,采用连环编结法,毯面较厚,约在15毫米以上,同时保留着传统藏毯边缘不缠线的特点。加牙藏毯品种繁多,花色各异,有以藏式吉祥图案为主的传统藏毯、仿古藏毯、包芯卡垫藏毯、丝毛合织藏毯、丝绒藏毯等。图案具有风格粗犷、大气、配色艳丽、雍容华贵等风格特点。

    加牙藏毯之所以能够得到世人的青睐,其精良的制作工艺和百里挑一的材料功不可没。

    优质原材料

    青海省是中国四大重要牧区之一,草原草质好,无污染,这里生长起来的藏系绵羊毛色纯净,毛质极好,绒毛厚,纤维长,弹性强,光泽度好,耐酸耐碱性能强。世界地毯界公认的手工地毯最好的原料西宁"大白毛"就是青海藏系绵羊毛。这是其在材料上的优势。

    藏系绵羊毛是世界上公认的织毯优质原材料,青藏地区的牦牛在数量上占到世界牦牛的三分之二。加牙藏毯的原材料来自天然放养的藏系绵羊毛、山羊绒、牦牛绒和驼绒等,通过低温染纱、低温洗毯等工艺流程,成品具有色泽艳丽、弹性好和不脱色掉毛的优良品质。

    加牙编出的藏毯具有图案逼真、轮廓清晰、色彩鲜艳、反复踩压不变形等多项特点。更神奇的是,一块藏毯至少可以用上10年,而且使用年代越久,光泽越明亮。

    精良的制作工艺

    加牙藏毯编织技艺还蕴涵着丰富的传统民间文化底蕴。它全部用手工编织完成,织毯匠人将用橡壳、大黄叶根、槐米、板蓝根等天然植物染色的毛线环绕在绕线杆上,织完一行,就将毛线扣全部拉紧,再用刀具将杆上的绕纱割开。于是,在毯面上出现层层毛线的断面,这一制作工艺被称为手工连环结。

    整片藏毯织完之后,织毯匠人再用剪刀对其进行打磨。值得注意的是,在早期,织毯匠人根本没有图纸可依照,完全是按照脑海中构思的图案进行编织的,最后织出的图案竟与事先设计的完全一致。这种高超的"凭空织造"技艺不得不令人拍案称奇。

    藏毯从材料的选择、纺纱、染色、编织等都用手工制作,因此其色泽艳丽而不褪色,质地坚硬而富有弹性,藏族先民们还在传统编织方法的基础上,发明了独特的连环扣,这一技艺使藏毯产品更具独特的艺术价值。

    传承意义/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编辑

    加牙藏族织毯技艺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藏毯不仅是精美的工艺品,同时也是藏民族非常实用的一种生活用品和商品,它从天然原材料的选择到织造工艺的实施,到最终的成品,整个都是天然绿色产品,具有天然环保的品质,因此适应了人们健康生活的需要,备受人们的喜爱。藏毯编织业又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的人力参与其中,从事选料、洗毛、编织、染色等工艺流程。这种商业价值和实用价值,也是藏毯的一大特色。正是基于这个原因,藏毯编织技艺才得以流传几千年。

    青海曾是华夏文明、西亚文明、中亚文明的交汇点,各种文化精华通过绵延了1500多年的丝绸之路,在这里交融汇合,并形成了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受到这种影响和启发,青海现如今的藏毯编织依然沿袭手工编织的方式,并吸取了加牙藏毯编织所用的原料、技艺、染色等环节。可以说,藏毯沿用至今的手工技艺,是研究中国藏族历史、文化、习俗以及民族关系的一个重要渠道。

    藏毯技艺的传承区域处于藏传佛教的发祥地,这一民间手工艺与佛教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因此,加牙藏毯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历史文化价值、实用价值和商业价值

    但是,这种手工编织技艺费时费力,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学习。而全球气候变暖,使青海草原沙化现象严重,草质的退化必然带来藏系绵羊、牦牛、山羊生存环境的恶化,进而导致牛羊数量减少、毛绒产量下降、毛色出现杂质等,严重影响了藏毯原材料的供应。加牙村从事藏毯编织的女性居多,男性大多在农闲时间外出打工,由于男女手上力量的差异,使藏毯的质量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而且藏毯技艺属于家族式传承,技工之间没有系统的教材,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一些技艺的失传。所以,保护这门手工技艺,让民间传统而古朴的求生技术连同其独有的文化价值造福后人,已是当务之急。[1]

    加牙藏毯的传承人/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编辑

    杨永良简介

    1962年,杨永良出生于湟中县上新庄加牙村。
    1970年,杨永良就开始跟着父亲杨怀春学习洗毛、捻线、纺线。
    1978年,在父亲的教授下,杨永良开始系统地学习加牙藏毯织毯技艺。
    1988年,杨永良和杨永刚背着自己制作的藏毯走南闯北,开阔了眼界,积累了丰富的藏毯制作经验。
    2007年6月,杨永良被国家文化部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加牙藏族织毯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

    高超的“凭空织造”技艺

    陈生龙说,据《湟中县志·手工业》记载:“清嘉庆年间,宁夏地毯工匠大、小马师来湟中加牙村,村民马得全、杨新春二人拜在他的门下,学习地毯技艺。其后马、杨两家的藏毯技艺世代相传。民国二年(1913年),加牙村有织业学校1处,与村民共做马褥、地毯。产品花样新奇、精致,在县内及甘肃武威等地销售6000余条。”由此可见,加牙藏毯距今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而且其早在上个世纪初,就已经名声在外了。 加牙藏毯之所以能够得到世人的青睐,它精良的制作工艺和百里挑一的材料功不可没。加牙藏毯全部用手工编织完成,织毯匠人用橡壳、大黄叶根、槐米、板蓝根等天然植物染色的毛线环绕在绕线杆上,织完一行,就将毛线扣全部拉紧,再用刀具将杆上的绕纱割开。于是,在毯面出现的效果是层层毛线的断面,这一制作工艺被称为手工连环结,等整片藏毯织完后,匠人再用剪刀打磨。难以想象的是,原先匠人没有图纸,完全是按照脑海中构思的图案编织,这无疑是高超的“凭空织造”技艺。

    精神家园的守望者

    从杨永良记事起,他就看到父亲坐在织机前,现在是他坐在了织机前,无数个夜晚,手中的毛线、剪刀陪伴着他,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织了多少条毯子。虽然他的思绪飞到了很远的地方,手中的活儿却丝毫没有出错。因为,织机上的每一根线,都已经深深地留在了他的脑海中,现在他闭上眼睛也能编织毯子,而且花纹丝毫不错。

    深夜时分,杨永良从织机前站起来,伸了伸发酸的手臂,走出了屋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雪花无休止地从天空飘落下来,让这个小院穿上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他点燃一支香烟,望着天空,想到了爷爷,记起了父亲。如今,时光的雕刀在他的额头刻下了道道皱纹,每一道皱纹都是一个故事,为了担负起家庭的重担,春天他和妻子在田间播种希望,夏天他把家交给妻子到城里打工,秋天他又匆匆赶回家拿起镰刀收获麦子,冬天他又在屋中编织藏毯,为置办年货准备积蓄……

    雪越下越大,炉火也渐渐熄灭,屋子里的空气冷了下来。杨永良看了一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打开柜子,拿出一瓶青稞酒,倒上满满一杯,坐在炕沿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着自己的得意之作,想着再怎样改进一下,让它变得更好看。一大杯青稞酒下肚后,他的身子暖和了许多,他也感到非常惬意,生活的艰难消失得无影无踪。许多年来,睡觉前喝两杯已经成了杨永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他也发现自己有了小小的酒瘾,每次在繁重的劳作之余,喝上几口,倒在大土炕上,美美地睡上一觉,孩子的学费、藏毯的原材料、过年需要的开支等等事情都与他离得很远很远。

    杨永良织了一辈子的藏毯,现在他发现村里很少有人再织藏毯了,大家纷纷外出打工,不愿意再呆在家里编织藏毯,这样挣不了几个钱。他也曾经迷茫过,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学个泥瓦工,现在干建筑多挣钱啊。可是,他却学了藏毯编织技艺,很多次他想抛开祖辈留下的那架织机,让它沉睡在库房中,到县城寻找梦想。可是,做出无数次决定后,他又无数次否定了自己。那是祖辈留下来的东西,它上面有爷爷的汗水,有父亲抚摸过的痕迹,也有他的梦想,他不能让它变成一堆腐烂的木头,他一定要把它保存下来。

    于是,不管家里多么拮据,杨永良始终坚持他的信仰,他在外出打工贴补家用的同时,没有丢下祖辈传下来的技艺,每年冬天都在小屋昏黄的灯光下编织梦想。果然,有一天他的执著终于得到了回报。2007年6月,他被国家文化部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加牙藏族织毯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作为一个农村人,他从来没有得过什么奖状,没有想到一拿就拿了个国家级的大奖,他第一次见到了那么多的领导,以前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人,真实地给他颁奖了,他一生永远也无法忘记。但是,杨永良知道不管什么样的荣誉,不管什么样的困难,都会成为过去,都不能证明将来。今天,他依然为了自己的梦想,坐在织机前编织希望,他依然是加牙藏毯这片精神家园的忠实守望者……

    相关信息/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编辑

    加牙藏毯早期制作艺人

    杨正贤杨正泰四兄弟是加牙藏毯早期制作艺人,他们康熙年间从南京来到青海后分居于西宁湟中等地。杨正泰在今天的加牙村安家,杨永柱、杨永良是他的第七代。

    杨家从杨正泰之孙杨喜章开始以制作毛席、褐衫、马褥毯为生。由于加牙村处在半农半牧的地区,他们制作的卡垫受到了大多数人的欢迎。杨喜章有四个孙子,杨如桂、杨如泮、杨如桐、杨如桢。杨永柱、杨永良的祖父杨如泮是当地有名的匠人,他的五个儿子都学习织毯,其中尤以杨氏二兄弟的父亲杨怀春、伯父杨兴春技艺精湛。清代嘉庆年间,宁夏地毯艺人大、小马师来到加牙村,杨兴春和几个村民拜在他们门下,学习藏毯编织技艺,使得加牙藏毯具有了新的内容。

    传承创新加牙藏毯

    1978年至1987年,加牙村大多数以上的农户编织地毯,杨兴春、杨怀春等人指导村民制作藏毯,并负责最后的平整和剪修成品,带动了一大批制毯手艺人。这时杨永刚、杨永良、杨永柱已成为杨家主要的织毯能手,他们在得到祖辈真传的基础上,增加了道数,对机架也作了改进,使它更适宜制作大型藏毯。当时,加牙村编织的藏毯卡垫,除了在本地区销售以外,还销往西藏四川甘肃内蒙古等地。一年四季,慕名而来的客户源源不断。

    杨氏兄弟传承藏毯技艺

    杨永柱、杨永良、杨永刚等兄弟都是从八九岁开始学习洗毛、捻线、纺线。杨永良从12岁开始就在父亲的指导下编织简单的卡垫、坐垫、马褥毯等。15岁开始能独立完成从捻线、采集染色织物、染色线、放线(机架子上缠绕经线)、裁制各种图案的藏毯等多种工序。现在他们熟练掌握了加牙藏毯的各种工序和各种图案制作。杨氏祖上从来不让女性制作藏毯,同时也是考虑到女性出嫁后的手艺流失问题。而到了杨永柱、杨永良这一辈,因为藏毯加工队伍的人数减少,他们把织毯手艺传给了各自的妻子。现在她们也能独当一面,在农闲时期帮助丈夫制作藏毯。[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3-04
    [2]^引用日期:2010-03-09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6-02 04:08:51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