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北京政变

    冯玉祥在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中他被任命为“讨逆军”第三军总司令,出古北口迎战奉军,他却在1924年10月23日率部返回北京,包围了总统府,迫使直系控制的北京政府下令停战并解除吴佩孚的职务,监禁总统曹锟,宣布成立“国民军”。政变后,冯玉祥授意摄政内阁通过了《修正清室优待条件》,废除帝号,清室迁出紫禁城,驱逐溥仪出宫。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北京政变 时间: 1924年10月23日-1925年3月
    发生地点: 北京 主要人物: 冯玉祥
    结果: 通过了《修正清室优待条件》
    历史意义: 彻底铲除封建帝制复辟

    目录

    简介/北京政变 编辑

    冯玉祥在滦平召开军事会议时合影冯玉祥在滦平召开军事会议时合影

    1924年10月23日,冯玉祥乘吴佩孚在长城山海关一线与奉军激战之时,率部从古北口、密云前线秘密回师北京, 在北京警备副司令孙岳配合下,于23日晨占领北京城,囚禁了曹锟,发动北京政变,推翻曹锟政府。

    10月24日冯玉祥在北京召开政治军事会议,决定请皖系军阀段琪瑞担任「中华民国临时政策」执政,电请孙中山入京共商国事。孙中山接受邀请,于11月10日发表《北上宣言》,宣布对内要打倒军阀、对外要推倒军阀赖以生存的帝国主义,废除不平等条约。宣言表示接受中共在《第二次对时局主张》中提出的召集国民会议的主张。

    10月25日冯玉祥的部下北京警备司令鹿钟麟率部荷枪实弹进入紫禁城,奉冯玉祥之命,驱赶末代皇帝溥仪。整个过程费时仅两个多小时,下午4时10分,鹿钟麟将优待条件大肆修改后,胁迫溥仪及其后妃亲属离开故宫,民国后存在了13年的小朝廷,宣告结束。[1]

    原因/北京政变 编辑

    冯玉祥是直军重要将领,在第一次直军重要战斗中,曾立下汗马功劳。战后受吴佩孚排挤,冯玉祥对曹、吴不满,同时受孙中山代表徐谦影响,密约反戈倒直。[1]

    过程/北京政变 编辑

    10月23日,冯军鹿钟麟部开进北京城10月23日,冯军鹿钟麟部开进北京城

    1924年9月5日,孙中山移师北伐,为了配合卢永祥,准备攻取江西,孙中山密约冯玉祥、胡景翼、孙岳早日行动,奉军趁江浙战争相持之机,集结主力,分别向热河和山海关方面出动。

    9月18日,第二次直奉战争正式爆发,冯玉祥被任命为「讨逆军」第三军总司令,出古北口迎战奉系军阀的军队。

    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后,直系将领冯玉祥率部进驻古北口,担任左翼作战军第三军总司令。冯与直系援军第二路司令胡景翼、京畿警备副司令孙岳秘密策划倒戈反直。

    战争初起,直军失利,吴佩孚急调驻守在长辛店、丰台之间的劲旅第三师赴援,10月18日,下令对奉军发动总攻击。乘后方空虚之际,冯玉祥于19日不失时机地从古北口、密云前线挥师秘密回京。

    21日,冯玉祥命鹿钟麟率部以昼夜200里的速度驰赴北京。

    22日下午,抵北苑与留守司令蒋鸿遇会合。午夜,冯玉祥率部返回北京,从城北的安定门进城。部队不费一枪一弹,包围了总统府,迫使直系军阀控制的北京政府下令停战并解除吴佩孚的职务,监禁总统曹锟。鹿钟麟入城后,即将司令部设于太庙,指挥部队在北京全城迅速布防,封锁了各重要交通路口。然后鹿钟麟派人将曹锟之心腹李彦青、曹锟之胞弟曹锐逮捕。

    23日凌晨5时,鹿钟麟就把北京全城控制在手中。6时许,他请孙岳派人将总统府卫队缴械,并囚禁了曹锟。

    同日,冯玉祥、胡景翼、孙岳联名通电主和,同时要求曹锟下令停战,免去吴佩孚本兼各职。吴佩孚主力在前线瓦解,逃往长江一带。

    10月24日,冯玉祥召集胡景翼、孙岳、黄郛王承斌等举行会议,一致决定立即电请孙中山北上主持国家大计,并商定先请段祺瑞入京维持局面;在孙、段入京前由黄郛组织内阁,处理政府事宜。会议还决定将冯、胡、孙所部定名为中华民国国民军,暂编三个军,推冯玉祥为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胡景翼为副司令兼第二军军长,孙岳为副司令兼第三军军长。会后,冯等联名电请段祺瑞任国民军大元帅,并联合奉系军阀张作霖,推举段祺瑞为北京临时政府执政。

    10月25日,冯玉祥秘密回师北京,包围总统府,囚禁曹锟,驱逐溥仪出宫,举行反直武装政变,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倒台。

    政变后冯玉祥无法控制局面,遂邀请南方的孙中山北上商议。10月25日发出通电,请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随后又与奉系军阀达成协议,请段祺瑞入主北京,任中华民国执政。

    孙中山北上后,即病,1925年3月12日病逝于北京。

    1925年4月9日冯玉祥驱逐段祺瑞,随即被奉系击败,撤出北京,在南口大战坚持3月,后撤回至西北偏僻地区。[2]

    意义/北京政变 编辑

    北京政变北京政变发生地
    首先,北京政变完成了辛亥革命“赶走皇帝”的未了任务,铲除了封建帝制复辟的祸根。政变后,冯玉祥授意摄政内阁通过了《修正清室优待条件》,规定废除帝号,清室迁出紫禁城,驱逐溥仪出宫。随即对故宫历代文物进行清点、保管,不仅连根铲除了封建帝制,而且对于清除人们头脑中的封建意识和保护历史珍贵文物也有重要意义。

    其次,造成了有利于革命的客观形势。北京政变导致曹锟、吴佩孚政权的垮台,直系在北方的势力受到沉重打击,吴佩孚主力被歼,只率2000多人南逃,其“武力统一”的图谋化为泡影。尽管政变后政权落到段祺瑞手中,但冯玉祥建立的倾向革命的国民军在北京及其外围驻有重兵,使段祺瑞政府不仅难以巩固政权,而且不能有所作为。这种形势不仅有利于北方革命的发展,也有利于南方革命势力的巩固。

    第三,北京政变客观上促进了民族、民权运动的兴起,为争取国民会议的召开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中国共产党早在1923年就提出了召开国民会议的主张,但由于直系控制北京政权,势力较强,又高喊“武力统一”,使召开国民会议的主张不得实现。北京政变以后,直系政权垮台,冯玉祥电邀孙中山北上主持大计,共商国事。中共再次号召在全国范围内发起召集“国民会议”运动,支持孙中山北上。孙中山行前发表《北上宣言》,沿途广为宣传,使召开国民会议和废除不平等条约的群众性运动蓬勃展开。

    第四,北京政变不仅有利于北方革命形势的高涨,并对以后的工人运动和北伐战争起了积极作用。北京政变后,冯玉祥改组成立了中华民国国民军,从军阀中分化出来的国民军,纪律较严,政治上倾向革命。他们在北京有时以“维护秩序”为名,保护群众集会和示威游行。中国共产党还通过冯玉祥和国民党的关系,营救“二七”以来被捕入狱的工会领袖,恢复失业工人的工作,恢复铁路工会。所有这些为工人运动由“二七”惨案以来的低潮走向以“五卅运动”为标志的高潮创造了极有利的条件。在北伐战争中,冯玉祥在五原誓师,平定陕西,南下河南,在战略上策应了北伐军。

    评价/北京政变 编辑

    章太炎说:“六年溥仪复辟,则优待条件自消。”
    胡适于信中说:“我对于此次政变,还不曾说过话;今天感于一时的冲动,不敢不说几句不中听的话。”又说:“我是不赞成清室保存帝号的,但清室的优待乃是一种国际的信义、条约的关系。条约可以修正,可以废止,但堂堂的民国,欺人之弱,乘人之丧,以强暴行之,这真是民国史上一件最不名誉的事。”

    始末/北京政变 编辑



    1924年10月24日,北京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北京政变”。这次政变也称“首都革命”。1924年10月24日,孙岳与冯玉祥、胡景翼、邓宝珊共同发动兵谏,一举推翻了贿选总统曹锟反动政权,有力制止了军阀混战。随后,冯、胡、孙组建了国民军。当时政变领导人之一的孙岳正是我的祖父,作为他的后人,遂作此文作为对这次事件的纪念,通过对政变过程的详述,使这段史实为更多人所了解。
    北京政变背景


    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共和成立,清室退位。不幸革命成果被袁世凯窃夺。从此,军阀割据,连年混战,国无宁日。袁世凯死后,除了滇、桂、粤、晋等军阀割据一方,称王称霸外,北洋军阀逐渐分裂成三大派系,即段祺瑞的皖系,张作霖的奉系,吴佩孚的直系。各派之间为争夺权力,矛盾重重,斗争十分激烈。在这些实力派的操纵下,中华民国北京政府总统频频更换,从黎元洪到冯国璋,从徐世昌到曹锟。
    作为皖系首领的段祺瑞,把持北京政府多年,虽未当上总统,但野心不死,其骄横跋扈深为直奉两系不满。终于,直皖战争爆发。1920年7月,直系曹(锟)、吴(佩孚),联合奉系张作霖,一举打败了皖系段祺瑞,段祺瑞被迫通电辞职。此后,张与曹、吴得势,北京政权为直奉两系所控制。但利益所趋,双方矛盾日益加剧。1922年4月29日,第一次直奉战争终于爆发。结果,直系吴佩孚打败了奉系张作霖。奉军退回东北,宣布东北“自治”,闭关自守,休养生息。而曹吴则一手把持北京政权,以中央政府自居。
    1923年10月5日,曹锟经过贿选当上了总统。而此时张作霖自持军事力量日渐强大,遂于1924年9月4日致电北京,痛斥曹锟,并于9月15日向直军宣战。张作霖自任总司令,分兵三路,入关讨伐曹吴。总统曹锟急忙任命握有重兵的吴佩孚为讨伐军总司令,分兵三路迎击奉军。这样,第二次直奉大战爆发。这场大战双方全力拼杀,殊死搏斗,在拉锯式的阵地战中,攻者强攻、守者死守,攻守交错,残酷激烈。当吴佩孚正在前方指挥酣战时,作为讨奉第三路军司令的冯玉祥却于10月23悄悄率领军队班师回京。在孙岳、胡景翼的配合下,潜入京城,实行兵谏,一举扣押了总统曹锟。孙、冯、胡的倒戈,大大动摇了直军军心,吴佩孚终以失败告终,仓皇从海上南逃。
    孙、冯“草亭密议”
    孙岳、冯玉祥、胡景翼都是思想进步、倾向革命、拥护孙中山革命主张的直系将领,在军事生涯中都有相同的遭遇。政变前,孙岳任十五混成旅旅长、大名镇守使。早在1912就已是陆军十九师师长的孙岳,因被疑为是革命党人,常受到吴佩孚的猜忌和排斥,兵权被削,职务得不到提升,几度沉浮,颇不得志。胡景翼曾是护国军总司令,经孙岳、何遂活动率部投靠曹锟,任陆军暂编第十一师师长。孙岳和胡景翼都是老同盟会员,而孙岳与冯玉祥更是志同道合的老战友,并结为金兰,孙年长冯几岁,冯亲切地称孙岳为二哥,孙岳亦称冯为焕章老弟。政变前冯也一直遭吴的排挤和提防,1914年他俩就曾密谋,策划过滦州起义。孙、冯、胡三位直系将领共同的遭遇和共同理想,使他们站在一起,结成了反吴联盟。
    1924年9月10日大战前,冯玉祥在南苑举行“昭忠祠”落成大典。当时,孙中山南方革命政府发表北伐声明,而张作霖也正调兵遣将,准备讨伐直吴,直奉战争一触即发。冯玉祥利用这次机会邀请孙岳参加典礼,以便密谈倒戈事宜。典礼结束,冯、孙二人走上一座小山,来到了“昭忠祠”。“昭忠祠”是冯玉祥为纪念殉难官兵建立的祠堂,走出祠堂,孙、冯边走边聊,来到一个篱笆做墙,稻草盖顶的简陋草亭。孙岳看着冯军义地一片累累坟堆,不由肃然起敬,脱帽致哀,感慨地说:“民国成立不过十多年,这里已经躺下了多少战士。”冯玉祥说:“他们为国捐躯,落得一个‘忠’字,也算不朽了。”孙说:“都是忠义好汉啊!都是精魂忠骨啊!”这时冯激励孙说:“他们死了能落个忠骨之称,二哥百年之后,人们将如何称道你呢?”孙岳很直率地说:“像目前这样干下去,只能落个不折不扣的军阀走狗罢了。”冯说:“你统兵数千,坐镇一方,为什么甘心做人家的走狗呢?”孙哈哈大笑,指着冯说:“我算什么,你带兵三四万,不也是作军阀的走狗而无可奈何吗?”二人坐在草亭石凳上,冯玉祥正色说道:“目前国家闹成这个样子,我想,稍有热血良心的人没有不切齿痛恨的,我所统辖的队伍,虽为一师三旅,但实际上不到三万支枪。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贸然行事,但我们必须努力把这批祸国殃民的混账东西,一骨脑儿推翻。不然的话,如何对得起自己,又如何对得起为创造民国而献身的先烈!”孙岳听了冯玉祥豪迈的一席话,颇受激励,便对冯说:“焕章老弟,你若是决心这样干,我一定竭尽全力相助。此外,还有胡立僧(景翼)、岳西峰(维峻)一定愿意和我们合作。他们都是老革命党,早对曹吴的做法不满,此事由我负责同他们谈,眼下直奉就要开火,好机会有的是,咱们好好琢磨琢磨……”孙岳同冯玉祥当场在草亭商定了有关事宜,决心同舟共济,联合反吴,共创大业。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密谈,史称“草亭密议”。“草亭密议”揭开了北京政变的序幕。
    精心策划 临阵倒戈
    直奉大战爆发后,孙岳被任为北京警备副司令,负责保卫京师。胡景翼被任为讨奉援军第二路司令,在通州集结待命。冯玉祥被任命为第三路军总司令,出北口,绕击奉军后路。吴佩孚则亲率大军向奉军进攻。
    冯玉祥这一路讨奉军所经之地,人烟稀少,行军困难,地方贫瘠,给养难以筹措。冯玉祥明白,这是吴佩孚有意消耗自己的力量,用心险恶。冯玉祥行动迟缓,有意拖延时间,并时时注意北京动向,一路做好了返京的准备。同时,通知胡景翼将开往喜峰口方面的部队撤至通州,以防举事后吴佩孚回击。孙岳则秘密监视曹锟的卫队及吴佩孚的留守部队,及时与冯玉祥保持联系,做好迎接冯玉祥回京的准备。
    10月,直军与奉军交战中屡吃败仗,10月18日吴佩孚亲赴前线督战,驻扎长辛店。冯玉祥获此消息认为时机已到。于是19日召集部下张之江、鹿钟麟、李鸣钟、刘郁芬、刘骥、熊斌等紧急举行秘密会议,说明原委,宣布班师回京。这个决定得到了大家的一致拥护。邓宝珊也代表胡部参加了会议,并表明态度,坚决支持班师回京。一切准备就绪,鹿钟麟立刻180度大转弯,率部星夜兼程,直奔北京城。
    1924年10月22日午夜,孙岳坐镇旃檀寺北京卫戌司令部,命令亲信副官陆防处处长门炳岳派马队、步兵在北京主要大街来往巡查;命令十五混成旅各团团长待命,俟冯玉祥的部队一到,立刻占据要害部门,包围总统府。做好部署后,静待变化。23日凌晨1时鹿部抵达安定门,孙岳立刻命令打开城门迎接进城,由十五旅配合迅速占领了火车站、电报局、电话局等主要部门,并占据了交通要道。鹿钟麟一马当先,走20米即安排部队警戒,一直到天安门前,将总统府团团包围。这时整个北京城仍然一片沉寂,而总统府竟连个岗哨都没有。
    这天晚上(22日),孙岳事先安排他的夫人崔雪琴来到总统府,约曹锟的妻子孙菊仙打牌。一是作内线,监视总统府动静。二是转移曹锟视线,便于孙岳行动。崔雪琴是孙菊仙的义妹,平时常来常往,十分亲密。崔雪琴一到,曹锟的四姨太刘凤伟立刻张罗打牌,说总统连日忙于事务,休息不好,为曹锟散散心。曹大总统牌瘾大,一上桌就什么都忘了,愈玩兴趣愈大,直到崔雪琴起身告辞,曹才在刘夫人的服侍下入睡。雪琴离开曹府,直奔卫戍司令部向孙岳报告了总统府的情况,孙岳得以放心,立派一营兵力悄悄包围了总统府。这时总统府何以连个岗哨都没有呢?原来,曹锟的总统卫队旅旅长曹士杰正率大队驻守保定,在京负责保卫总统府的只留下了一个卫队团。这时按孙岳的安排,卫队团团长被请到旃檀寺去打麻将,卫队的其他军官同样也被孙岳的人请去玩牌了。这天晚上,可以说从大总统到卫队军官都在打牌。而更让卫队官兵放心的是,眼前担任北京卫戍司令的孙岳曾是他们的老上司。这时群龙无首以御林军自居的卫队士兵,谁还愿意到城门上去站岗放哨?所以总统府被包围时,卫队士兵个个都在睡大觉,竟毫无察觉。23日天刚亮,鹿钟麟来到司令部向孙岳报告,说各要地已被占领,只有总统府卫队尚未缴械。孙岳立即叫来卫队营营长、曹锟的干儿子顾海清,告诉他北京城已被国民军控制,如果卫队抵抗,不但自取灭亡,恐怕曹锟的性命也保不住,只有放下武器,才可保证曹锟的安全,顾仍可作卫队营营长。顾海清一听,吓得不知所措,连忙跑回总统府向曹锟报告。曹锟正在酣睡,忽听门外有人大喊:“不好了!大总统,快醒醒!出事了!出事了!”曹锟跳下床忙问:“出什么事了?大惊小怪的!”顾海清将情况向曹锟一说,曹锟气的大骂,连忙拿起电话找人,可电话线早被割断。这才感到事态严重,瘫坐在椅子上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孙岳走了进来对曹锟说:“大总统,您甭怕,现在国民军虽说包围了总统府,只要您下命令让卫队放下武器,国民军会保证您的安全的。”曹锟一听,这才明白孙岳也参加了政变。曹见大势已去,只好命令卫队缴枪。鹿钟麟立派一营官兵接替了总统府警卫,将曹锟软禁在中南海延庆楼。至此,北京城内整个被孙岳和冯玉祥的部队控制。就这样不放一枪,不费一弹,兵不血刃,一夜之间,北京政变成功。事后,孙岳入府谒曹,请曹交出总统印玺,曹不禁放声大哭,表示愿住东交民巷医院养病,不再过问政事,遂交出大小印玺15颗。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历史分类树

    我要提建议

    历史,或简称史,指对人类社会过去的事件和行动,以及对这些事件行为有系统的记录、诠释和研究。历史泛指所有事物的演变过程,一般专指人类社会与文明的演变情形,某种事物的发展过程或个人的经历。简而言之,即为对过去事实的记载。

    共有103个词条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10-22
    [2]^引用日期:2011-10-22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4-04-16 16:44:14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