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单花郁金香

    单花郁金香,多年生草本植物,高10--25cm。生于火山锥碎石隙中,为类短命旱中生植物。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学名: 单花郁金香 拉丁学名: Tulipa uniflora
    界: 植物界 族: 百合族
    门: 被子植物门(Angiospermae) 纲: 单子叶植物纲Monocotyledoneae
    亚纲: 百合亚纲Liliidae 目: 百合目 Liliales
    亚目: 百合亚目 科: 百合科 Liliaceae
    属: 郁金香属 种: 单花郁金香
    命名者及年代: (L.) Bess. ex Baker 分布区域: 内蒙古,新疆

    目录

    基本信息/单花郁金香 编辑

    种中文名:单花郁金香
    种拉丁名:Tulipa uniflora (Linn.) Besser ex Baker
    科中文名:百合科
    科拉丁名:Liliaceae
    中国植物志:14:097
    英文植物志:24:126



    形态特征/单花郁金香 编辑

    多年生草本植物,高10--25cm。鳞茎卵形,直接1--2厘米,鳞茎皮纸质,暗褐色,易破碎。茎光滑。叶2枚,彼此靠近,狭条状披针形,长8—11厘米,通常向外弯曲,两面无毛。单花,顶生:花被片6,离生,鲜黄色,长3—4厘米,线段锐尖或钝,外轮者背面绿紫色,内轮者向基部渐狭成饼状;雄蕊3长3短,长约为花被片之三分之二,花丝,无毛,中下部稍扩大,向两端逐渐变窄;花药长4—6毫米;雌蕊略短于雄蕊。花期5月,果期6月。
    单花郁金香单花郁金香
     
      

    生态地理分布/单花郁金香 编辑

    分布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的白银锡勒牧场。生于火山锥碎石隙中,为类短命旱中生植物。我国新疆据记载有分布;蒙古北部、苏联西伯利亚南部和中亚地区也有。单花郁金香曾是一种珍稀植物,生于草原,也是一种十分有前途的花卉植物,同时它的存在对认识内蒙古草原地区的植物发展史有重要的意义。1960年代植物学家曾在内蒙古草原采集了几十份单花郁金香标本,然而现在却再也找不到了。

    相关信息/单花郁金香 编辑

    消失的单花郁金香


    近代工业革命以后,人类开始不再畏惧自然,开始对养育自己的森林和草原"开战"。今天的人类再也不是生态系统食物链的一员,而是在利用着、控制着,甚至在破坏着食物链。发生在世界各地尤其是中国的草原生态系统的退化就是明显的例子。目前,由于超载过牧,号称欧亚大陆最大、最美丽、最壮观的草原发生了90%不同程度的退化。  
    这里有必要对这个"不同程度的退化"做一个诠释。尽管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的这个数据在各种场合被引用过,其实这是很不容易理解的一个指标。这里所指的不同程度是重度、中度和轻度三者的总称,而定义这些不同的"度"时又用了不同的量,即通常说的"三度一量"。"三度"指群落生态学上常用的高度、盖度和频度,"量"则指生物量。如人们定义繁殖枝高度下降的程度时,将<50%, 51-90%,>90%这三级分别定义为轻度、中度和重度退化;在牲口可食的草的生物量下降的程度中,<30%,31-65%,>65%这三级分别为轻、中、重度的退化(内蒙古科学技术协会等, 1996)。人们将若干这样表示草原健康的指标加权平均得到了上面所提到的"不同程度"的退化。  
    其实草原退化,并不只是上面提到草变矮了,变稀了,种类变少了,生物量变小了。草原退化不仅仅表在"草"一个方面,而是整个草原生态系统的全面退化,既包括草的退化,也包含动物的退化、土地的退化,特别是整个系统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的改变。现代生态学认为,草原是由植物、动物、微生物等生物群落及其与周围无机环境(光、热、水、气、土等)组成的统一整体。它的基本功能是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在草原生态系统中,各种生物之间的捕食关系绝不是一条简单的直线性食物链关系,而是多条食物链相互交织在一起的网状关系。因为同一种植物可以被不同种的动物所吃掉,例如家畜采食牧草,野鼠、蝗虫等也吃牧草;就是同一种动物也不是只吃一种食物等。这种错综复杂的网状关系,被称为"食物网"。  
    食物网把草原生态系统中的各种生物直接或间接的联系在一起。假若食物网中的某一条食物链发生了障碍,就可以通过其他食物链来进行调节和补偿,以此达到生态系统的稳定。例如,草原上的野鼠由于天敌鹰的存在而大量减少,原来以捕鼠为食的老鹰,也不会因食物供应不足而发生恐慌。因为老鼠减少以后,牧草就会很快繁茂起来,给野兔的生长又提供了良好的食物条件,老鹰就可以以捕食野兔为生了。  
    但草原生态系统自身的调节能力却不是万能、可以无限放大的,一旦外界的破坏超出了调节的范围,生态系统就会退化衰竭,甚至是完全崩溃。人类粗暴干涉还会加剧这种崩溃,如投药毒死老鼠,老鼠的天敌鹰也受害。没有了天敌,鼠害反而更难控制。  
     在草原上,物质在反复地循环,能量也随之在不停地流动,才使得各种生物种群得以世世代代地生存和繁衍,维持着生态系统的稳定和平衡。要想使生态系统保持最佳平衡,最基本的一条就是取之于系统者,必须归还诸系统。也就是说,人类和草原生态系统应该保持"等量交换"或"收支平衡"的关系,草原才能长用不衰,畜牧业才会持续发展。否则,能量和物质长期入不敷出,或者过多的聚集,都会使生态系统的功能受到损害,甚至导致整个系统的瓦解。草原生态家们曾对一个牧场进行过研究。在过去27年里,由于出售牲畜、畜产品以及燃烧牲畜粪便,氮元素的损失让人吃惊,流失的氮高达15729吨。也就是说要维持这一牧场生态系统的氮素平衡,每年就要向这个牧场输入560吨的纯氮。而实际上,这个牧场自放牧以来的几千年间,没有输入过一点点的氮肥。  
    生物物种多样性的丧失,不仅是草原退化的一个标志,也是草原退化的结果。内蒙古锡林郭勒典型草原近20年来在不断退化的背景下,生物物种多样性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其中,最令人痛心的是一种珍稀濒危植物--单花郁金香的丧失。单花郁金香是一种旱生植物,早春开花,花大而艳丽,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在锡林郭勒草原的出现,表明了内蒙古草原地区与中亚地区和地中海地区植物区系在起源上的联系。在锡林郭勒草原单花郁金香分布并不广,只是伊和乌拉山顶火山口碎石缝隙中才可以发现,1979年曾在此处采到过几份珍贵标本。多年来,草原学家一直呼吁保护这种植物,但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由于在此处的过度放牧,破坏了单花郁金香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如今已经找不到这种珍稀植物的踪影了。 

    别了,单花郁金香

    欧亚草原是地球上面积最大,最完整的温带草原。除青藏高原外,分为东西两个亚区。西属黑海——哈萨克斯坦亚区,东为亚洲中部亚区。我国和蒙古的草原,除阿尔泰部分地区外,均属后者。黑海——哈萨克斯坦亚区由于受到地中海气候的影响,春季温暖湿润。某些植物就此机会迅速生长发育,待干旱的夏季到来之前就已经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使命,他们就是短命和类短命植物。而亚洲中部亚区缺乏此类植物。据尤那托夫等人指出,只有单花郁金香 Tulipa Uinflora (L) Bess. EX Baker不仅出现在阿尔泰,并沿着杭盖山进入蒙古高原。单花郁金香是百合科典型的类短命植物。郁金香属大约有100种,集中分布于地中海,我国约10种,大都在新疆。单花郁金香花大,金黄色,是郁金香这个花卉家族的佼佼者。模式标本来自阿尔泰,林奈于1767年曾收入ORNITHOGALUM属。见于“苏联植物志”,“蒙古植物区系大纲”等著作。我国有没有分布,一直是未解之谜。我们带着这个问题跑遍了内蒙古草原及其他可能出现的地方,可是多年来毫无结果。它非同一般,是可能出现于我国草原区类短命植物的唯一代表,是沟通东西两个草原亚区区系联系可能的纽带。
    一次偶然的机会,内大马毓泉教授在农科草原所发现了两张特殊标准,徐志捷413号,65年5月8日采自锡盟种畜场和乌拉分场。马先生初步鉴定为单花郁金香,并将其中之一寄给了编写全国植物志的毛祖美。当时只有一朵花,老徐也忘记了确切的采集地点,因此不便解剖观察。为慎重起见,保守地定为我国已分布的异瓣郁金香,载入了“中国植物志”。并在讨论中指出,近似种单花郁金香在我国新疆和内蒙古可能有分布。因此,问题还有待解决。
    1979年正当中科院草原定为站成立之际,我来到了益和乌拉。从4月24日起,几乎跑遍了整个分场,只发现了类似植物顶冰花,因此怀疑其徐志捷采的标本可能是顶冰花的变异。不料,5月20日下午5点多钟,我无精打采地从大山的火山锥往下走,当穿过大果榆和山杏灌丛时,突然一条大狼从草丛中窜出来,转身向山坡跑去。我好久不能平静,想到回家的路上还要经过狼沟,必须天黑前赶到,这是,就在狼藏身的地方发生了奇迹,一片金黄色耀眼的花朵盛开着,我睁大眼睛足足看了10分钟,这不就是单花郁金香吗?我步测了它的分布范围,还不到5亩地。位于火山锥底部阳坡,背风向阳,又有雪水滋润,高大的果榆、山杏灌丛和丰富的杂类草。这里山高路远,经常有狼群出没。单花郁金香生长异常繁茂,最密处,四分之一平方米有51株。我在不同位置采集了72株标本,天黑了才恋恋不舍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后经反复研究确定,就是它,单花郁金香!多年的疑团终于解开了。它的发现不仅使我国的植物王国增加了一个新成员,内蒙古多了个新记录属,还具有重要的研究和开发价值。
    在以后的几年内,职务所姜恕和内大仲延凯等先生,曾几次拿着照相机去探望单花郁金香。内大研究生裴浩、王伟和大学生们,90年春几乎踏遍了整个火山锥,想目睹它的风采,它却避而不见。由于单花郁金香已列入重点保护植物,还有草原生物多样性及植物区系研究等课题的需要,以及花卉资源开发的迫切性,都十分急切地要得到单花郁金香。我在众望所归之下,1992年春又来到了益和乌拉。可是从4月下旬到5月底,天天都是带着希望出发,拖着沉重的脚步扫兴而归。在设置标记的原产地也已面目皆非。大果榆和山杏所剩无几,退化草场建群种星毛委陵菜占了优势。到处是一堆堆马粪和牛粪,千疮百孔的老鼠洞和杂乱无章的火山石,显然狼没有藏身之处了,屡屡爬行的屎壳郎却历历在目。单花郁金香生存的起码条件遭到了彻底的摧残。别想再找到它了,别了,单花郁金香。
    单花郁金香自从发现以来,已载入“内蒙古植物志”,“内蒙古环境保护纲要”等著作及大量文章中。我们还利用各种机会把它介绍给大家。想到有一天它还会大片引种在公园里,供游人观赏,那时我们可以告诉人们,这是我国的郁金香。可是万万也没想到,正当我们大力宣扬它的时候,它却悄悄地离去了。最遗憾的是我们相见还不到两个小时,连一张照片也没留下。后悔当初没能把它们围起来。当然围起来也可能消失得更快,我当时认为对有些人保密是最有效的保护措施,因为它太漂亮了。
    单花郁金香在我国消失了,留下了植物学工作者的无限遗憾。因为它仅生于我国第一个草原保护区,是草原区最值得保护的植物。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0 21: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