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南昌话

    南昌话,是一种赣语方言,属于赣语昌都片,也是赣语中具有代表性的一支。

    狭义的南昌话只局限在南昌市区及南昌县管辖的地区,而不包括南昌市管辖的其他县。 广义上的南昌话则被称为赣语昌都片(包括通行于南昌市区、南昌县、新建、安义;九江市永修、德安、星子、都昌、湖口、彭泽、修水、共青城;宜春市高安、奉新、靖安以及铜鼓的部分地区;景德镇市区;湖南平江县一带)。

    八十年代以后,赣语受到北方官话的冲击越来越大,以致现如今年轻一代有一部分人已经不能使用纯正的赣语,甚至不再会使用赣语。

    编辑摘要

    目录

    分布地域/南昌话 编辑

    南昌话 南昌话

    南昌话是赣语昌都片的一种方言。由于赣语内部的复杂性,真正意义上的 南昌话只局限在南昌市区及南昌县管辖的地区,而不包括南昌市管辖的其他县。而作为赣语的代表,赣语昌都片主要分布在江西赣江下游及鄱阳湖的北部和西北部地区,包括南昌六市区、南昌县、安义、永修、修水、武宁、德安、庐山、都昌、湖口、奉新、靖安以及湖南的平江,共19个县区。[1]

    赣语概况/南昌话 编辑

    赣语是江右民系使用的主要语言,在语言学上是指分布于江西赣北、赣中、赣东、赣西以及湖南东部(包括洞口县以及绥宁和隆回的北部)、湖北东南部、安徽西南部和福建西北部具有较大相似性的一种语言,包括近一百个县市,使用人口约5500万,是汉语八大语系之一。[1][2]

    语言特点/南昌话 编辑

    概述

    ①古全浊声母今读塞音、塞擦音时,不论平仄多为送气(次)清音(应作送气弱浊音,即带清化色彩的送气浊声母);梗摄字一般有文白异读;保留了入声韵尾;连读变调现象不很突出。

    ②有不少词语与周边方言相似,同属赣语的昌靖片,一般的南昌话仅指南昌市区及南昌县一带的方言,习惯上把主城区的叫城里话,南昌县及市郊称为乡下话。老南昌话为七个声调——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阴入、阳入,新派南昌话(阳入有消失的迹象)共七个调,其中有两个入声调(包括阳入),19个声母,65个韵母。

    ③语法上人称代词复数一般在单数后加词缀,不少方言也逐渐通用“们”作复数标志;语助词“倒 ”的作用与普通话的“ 着 ”相仿,如“ 坐着吃 ”南昌话说成“坐倒吃”,南昌话的“到”还相当于普通话连动式“拿一本书给我”中的“给”,如“拿一本书到我”;有些方言词重叠后作状语时 ,词尾用“子”,相当于普通话的“地”,如南昌话:“慢慢子走”(慢慢地走)。

    ④保留了大量古汉语读音,其中多为唐宋音;保留大量早期白话文词语。

    语序

    赣语的语序大多数以“SVO型”为主,在一些语境下也可以把宾语置于语句的不同部位。赣语中名词表示动物性别的方式和普通话是不一样的,表示动物性别的形容词被置于动物名之前,这与南方大部分少数民族的表达方式是相同的。例如:牛牯、狗公、鸡婆。

    • 主语+动词+宾语(SVO):偶吃吥嘞三钵饭。(我吃了三碗饭。)

    • 主语+宾语+动词(SOV):倷饭吃嘞啵?(你吃了饭吗?)

    • 宾语+主语+动词(OSV):饭倷吃撇嘞啵?(你吃完饭了吗?)

    句法

    • 数量补语和指人宾语的位置:动词后面带有数量补语和指人宾语时,普通话总是把指人宾语直接放在动词后面,再加上数量补语,例如:“我看了他一下”。而赣语中二者的位置却比较灵活。例如:

    • 指人宾语在前,数量宾语在后:偶修嘞佢一餐。(我打了他一场。)

    • 数量宾语在前,指人宾语在后:偶望嘞吖佢。(我看了他一下。)

    • 但如果数量补语指的是时间时,其位置只能位于指人宾语之后,例如:偶等吥倷三日。(我等了你三天。)

    • 赣语的副词在动词、形容词之间作为状语,位置比较灵活。例如:佢人辣伤嘞。(这个人太厉害了。)可是有些副词却只能被置于修饰词之后,甚至被置于句末,如:

    • “起/先”:①倷去起/先,偶仰上就来。(你先去,我马上就到。)②拿佢拿到偶起/先。(先把它给我。)以上两个例句,例句①的“起/先”紧跟在动词的后面,例句②的“起/先”就和动词隔开了,所以从整个句子的意义上,“起/先”是作为整个句子的状语。此外“先”在赣语中还有“暂时”的意思。例如:先咁扤起。(暂时先这样做吧。)

    • “凑”:用于表示扩充范围,其只能被置于宾语、补语的后面或句末。例如:吃碗凑,莫客气。(再吃一碗,不要客气。)

    • “著”作为动词的修饰成分,是动词谓语的状语,表示“暂时”的意思。例如:吃吥饭著。(先把饭吃完再说。)

    • “系”被置于句末起到强调的作用。例如:倷伓吃嘞系?(你怎么不继续吃呢?)

    • “到”作为动词的修饰成分,表示“能够”的意思,大致相当于普通话的“得到”,但其被置于句末。例如:买得许本书到。(买得到那本书。)

    • “过头”相当于普通话的“太”,但被置于被修饰语的后面。例如:吃得多过头嘞会撑到。(吃得太多会很肚胀。)

    • “多”和“少”两个形容词在作状语时,被置于动词的后面。例如:走多嘞路。(多走了些路。);穿少滴衣裳。(少穿点衣服。)

    • “去”和“来”两个动词在作谓语时,通常使用“主语+去/来+宾语”的结构。例如:佢冇来北京。(他没到北京来。)

    • 述宾结构

    • “得O”结构:普通话的述宾结构的构成方式一般是“V+O”,比如:“寻人”、“端茶”等。但在赣语里往往要在V和O之间插入“得”字。例如:偶仰上去喊得人来。(我马上就去找人。)除此之外,“V得O”还能表达“能VO”的意思。例如:咁哈话得事正啊?都这样了还能继续说话?当“V得O”的V为“有”的时候,“得”可以置于V前,“有”之前还可以出现其他动词。例如:偶得有闲才做得正。(得等我有空儿的时候才能做。)当“V得O”的V为“有”的时候,且O为短句时,“得”一般至于短句动词之前。例如:偶啷有钱得去消费哦!(我怎么可能有钱去消费?)

    • “V人”结构:赣语的一些“V人”结构,从结构上看是述宾结构,但语义上却像是形容词,它前面可以加上任何程度副词,这种用法中的“V”一般是心理活动用词。例如:气人,硌人,羞人等。

    • “著O”结构:赣语有大量“著O”式的述宾结构,其中的O可以看作是名词化了的形容词。例如:着气,着惊,著羞等。

    • 赣语中还有一种述宾结构,它形同古汉语中的使动结构。例如:许伓系好过嘞佢。(那不是让他得利了?)

    • 述补结构:赣语有两种很有特色的述补结构,一是“V+得+趋向补语”,一是“V+得”。也就是说,动词和趋向补语之间要插入一个“得”,“得”也可以单独充当补语。例如:偶到公园荡得回屋。我从公园慢慢走回家;咁做也做得。(这样做也行。)

    • 连谓结构:赣语的连谓结构在处理“来”、“去”、“到”构成的连谓结构时,“来”一般放在句末,构成“去+VP+来”或者“到+VP+来”的结构。例如:偶去借根烟来。(我去借支烟。)另外为表示“准备做某事”,可以有“来+去+VP”和“来+VP”结构;表示“做了某事”,可以有“去+VP”和“到+VP”结构。而在“VP+来”的结构中,“来”显然已经虚化了,更像一个语气词。

    • 补语:修饰动词的补语位于表达句之末,即“动词+得+宾语+补语”或“动词+宾语+不+补语”。例如:吃得饭进(吃得下饭);话倷伓赢(说不过你)。

    • 状语:形容词充当的状语被置于动词的宾语或补语后,例如:吃一餐饱嗰(好好地吃一顿);困一餐足个嗰(好好地睡一次觉)。

    • 双宾语:赣语中的双宾语的位置,是指物宾语在前,指人宾语在后。例如:佢拿嘞三本书〔到〕偶。(他给了我三本书。)

    • 比较句:赣语的比较句主要有两种形式,除了有如普通话的“甲+比+乙+形容词”以外,还有将形容词置于被比较物后面的用法。例如:倷啷也好过佢。(不管怎样你也比他好。)而当形容词后接补语时,补语被置于句末,不和形容词在一起。例如:偶大〔过〕倷两岁。(我比你大两岁。)

    • 疑问句:赣语在利用肯定和否定的方式表示疑问的时候,可以把宾语置于肯定词和否定词之间。例如:倷拿到偶伓拿?(你拿不拿给我?)

    俚语举例/南昌话 编辑

    形容词

    读音:sa la 对照汉字:煞辣 词意:[3](多用于女子)

    读音:kie mu 对照汉字:锯木 词意:指脑子不好使,不会做人或做事

    读音:yu tie 对照汉字:熨帖 词意:妥当、合适、完善的

    读音:ngai对照汉字:捱 词意: 指情商低

    读音:nga za对照汉字:腌臜 词意:肮脏

    读音:xi li(犀利) 对照汉字:待考究 词意:什么

    读音:wo cuo 对照汉字:龌龊 词意:形容人品质恶劣,思想不纯正。

    读音:pie tuo 对照汉字:撇脱 词意:方便

    读音:za fo 对照汉字:炙火 词意:烤火

    读音:qie gui 对照汉字:去归 词意:回去、回家

    文献参考:汉· 王充 《论衡·骨相》:“ 高祖为泗上亭长,当去归之田,与吕后及两子居田。”

    读音:ea li ba za 对照汉字:腌里巴臜 词意:形容特别脏。

    文献参考:《儿女英雄传》第三十二回:“里头是腌里巴臜的两间头发铺。”

    一了:一直、向来。《水浒传》第十六回:“我一了不说价,五贯足钱一桶,十贯一担。”

    动词

    ce(左):戏弄,欺骗。《西游记》第三十一回:“八戒道:‘你但干事,就我们。’行者道:‘如何为左你?’”

    qi(看):到门口期下佢来了归不。

    相(看):甲我恁只有相到呐。

    吃(qia):南昌人不分固体液体汽体一律用吃。

    哋(拉扯):哋不脱,汝想哋卵啊!

    跂(站):坐下子sa,跂久了累人家不?

    一径里(一直地):一径里走,不要转弯。

    张:听地进。恁话得佢(ji/jie/gie)张不咯?

    把:给,把滴子米拿鸡吃。

    驮:承受。恁想驮打/骂/卵系啵?

    作:乱搞,嗰些细伢子硬就晓得作!

    啜(cok)骂:谩骂。

    谈讬(to):聊天

    乱嚼(qiok):乱说

    嚼(qiok)蛆:唠唠叨叨、胡说八道。如《豆棚闲话》第八则:“我是听别人嘴里说来的,即有差错,你们只骂那人嚼蛆乱话罢了。”

    不懂眼:不识大体、不知趣、不明其中的奥妙。如:“《三侠五义》第六十五回:又遇船家纤夫不懂眼,使着劲儿撑住了船,动也不动。”

    落脚货:残剩的次劣物品。《醒世姻缘传》第二十五回:“这梭布行,又没有一些落脚货,半尺几寸都是卖得出钱来的。”

    数量词:

    几多:多少,一滴滴(dia)子:一点点 点把子:少量

    副词介词:

    一刻时(一下子),甲()甲要死了,钱落不了!紧(没完没了),一碗饭紧呷,要死的来了。好哩哩(好好的),好哩哩个哭什哩嘛?好生子(小心点),恁跟佢好生子话啦。特试(故意),佢特试咁话个恁冇听出来呀?攒劲(努力、发奋),差嗲子(差点儿),还冇来呀?急死人呐!跟(和)我跟恁一起去。

    名词

    叫夜盲为鸡毛瞎,小腿肚子为鱼鱼肚子,妖精为精怪,打离婚为打连手,串门子为走家,零食为零碎,取衣叉子为画叉子,被子为被和,床单为被和单,蝉- gia he、夹老子,倒闭为关门,合伙为搁伙,大清早为清时蛮早,傍晚为断夜边子,烂泥为资泥,鹅卵石为磨老鼓子(哩),太阳为日头等等。 还有其它的,如:

    凸里:里面。放到碗凸里。

    笃上:最底层。桶笃上还有滴子,要啵?

    栽禾:种田

    觘(cao)角:走后门。原意是指牛用角尖进行撞击,也就是说用优势去进行对抗,而这种优势慢慢地演变为所谓的“金钱”、“关系”,即走后门。

    唆奅:吹牛。

    万老八:山寨,假冒劣质的东西

    罗汉:恶霸、小混混。(有别于普通话)

    打平火:平均出钱聚餐。《二刻拍案惊奇》第三十九卷:“平日与众道士相好,常合伴打平火。”

    氹:dang,水坑。

    常用字词:

    1,呷(吃)前面已经讲过了。

    2,话(说,话)作动词用。例如 孟浩然《过故人庄》:“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3,什哩(一般指什么、也有指怎么)一般用在疑问句或反问句里。

    4,夹(、,这下,这么一来)夹啷办呐?(这下怎么办呢?)

    5,指近的就用"嗰",嗰里。指远的就用"许(hε)",许里。

    6,个(……的)如,我个、冰冷个

    7,咁 (这,这样,这么)。“就咁哦”,就这样吧。“咁多”,这么多

    语法:

    1,对于动+得+补+宾(吃得下饭)或动+不+补+宾(吃不下饭)等语法结构,南昌习惯是动+得+宾+补或动+宾+不+补,如,恰得饭进,恰饭不进。

    2,得与不得+形容词(趋向动词)的语法结构。得干啵?怕不得干呐!得上去波?不得下来也!都是能或不能的意思。

    3,语助词的用法。仁跟我一起去啵?疑问地无定见地。仁也跟我去啊?疑问地但有看法。仁也跟我一起去沙!祈使地肯定地。

    4,量词前加"子",表示主观上认定微小,不足道。如量大就不能用了。

    例如:啊?公园里就只个几个子人呐?/就嗰滴子事还要咁多人呐?又不系打老虎。

    形容物理特性:

    厚——teng厚 薄——奢薄 轻——飘轻 重——det重 软——东软

    硬——壳硬 冷——冰冷 热——飞滚 松——乓松 脆——博脆

    干——焦干 湿——辣湿 圆——纠圆 粘——哒粘 大——脱大

    小——嗲子大 胖——哒壮 高——莽

    -------------------------------------------------------------------------------

    形容词副词

    南昌话有大量的专用形容词副词,这些副词只修饰特定形容词,大都没有对应汉字。读这些副词时可以选择刻意拖音和重读,以此表达强烈感受。下列形容词前的第一个词都是副词,所用汉字只是模拟读音,未必是正字。

    形容颜色

    红色——宣红

    黄色——森黄

    紫色——秃紫

    白色——雪白

    绿色——桔绿

    黑色——蔑乌

    透明——町清

    形容味道

    甜——xuan甜

    酸——纠酸

    淡——寡淡

    鲜——pi?鲜

    腥——鳖腥

    臭——乊(HOk)臭

    苦——乊(hok)苦

    香——喷(pung)香

    臊——乊(HOk)臊

    咸——丁(diang han)咸

    注意:虽说这种副词是南昌话特色,但是并非非加上不可,形容词也可以不加副词单用。以下的形容,都是副词加形容词的组合。例如:红的南昌话也是红,只有表达很红的时候,才会在前面加“xuan”字,说xuan红。

    动物

    青蛙——蛤蟆 、kie蟆

    蝌蚪——蛤蟆林子

    壁虎——壁蛇子

    麻雀——奸雀子

    蝉——gia hε、嘉劳子

    蝙蝠——檐老鼠

    公鸡——样鸡

    蚯蚓——寒斤子

    荧火虫——夜火虫

    称呼

    男人——男客火哩 女人——女客火哩 小孩子——细伢子/细鬼/小鬼

    奶奶——婆婆 男孩子——崽俚子 女孩子——女崽子/秧子/钵子

    弟弟——佬弟 夫妻俩——俩八老子 媳妇——新妇 师傅——老坐

    活宝——元宝 乞丐——告化哩 傻子——侲头 外婆——阿婆

    外公——阿公 爸爸——爷 妈妈——娘 婆婆——婆子

    曾祖母——太子 爷爷——公公、爹爹(dia) 家母——我屋娘

    家父——我屋爷 哥哥——兄 大哥——老大兄 年轻人——后生(仔)

    人称代词

    我——吾(ngo)

    你——汝(n)/恁(nεn)

    “汝”表示第二人称,在古文中常见,如《山海经》:“ 汝心之固,固不可测。”“恁”多见于早期白话文,如马志远《汉宫秋》:“恁不去出力,息生教娘娘和番。”

    他——佢(ji/jie/gie),也作“渠”

    如宋代江西诗人朱熹的诗句:“问渠哪得清几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动词

    说——话 推——宣 试——较 蹲——跍 站——跂 踢——踺

    睡——困 跳——纵 吃/喝——吃 指——约 扛——筛(sat) 追——搔

    拦——短 抱——孪 顶——嘟 灌——竹 照——射 摔——搭

    溜——贤 拧——撅(皮肉) 拧——纠(螺丝钉)扔——攉(fak)

    常用语

    什么——犀利 漂亮——尅气(ji/qi) 故意——特事 没有——冇有 这样——嗰样 那样——hen样

    怎样——啷样 作对——斗把 赶快——咋戏 泄密——腥水 吹牛——唆奅

    晚上——夜晚 现丑——现世 一个——一只 家里——屋里

    聊天——谈驮 担心——着革 能干——杀辣 多少——几多 聪明——精灵

    厉害——结棍 赶时髦——作习子 零钱——刨皮子 挑拨离间——穴货

    除夕——三十夜(ya)晚 傍晚——亚晚边子/亚么边子 遗失了——丢拨了 坏——雀博

    好好的——好哩哩 完了——且了货 懂了——晓得了 差点儿——差嗲子

    耍小聪明——玩脑浆 光说不做——白雀(撬牙(nga)膏) 转个圈——打个都包 张开——撒开

    黑暗——灭古达黑 搞笑——罗 羡慕——睺 玩耍——蹑下子 好——平整(zang)、全箭、过劲、qiaga、绝杀

    走翘步街:专门做对立的的事 驮了搭子:中了别人公开或暗里实施的诡计

    客气——卡

    噶撒高:骂人语,近乎“三八”(通指多事惹人嫌的女性)。 搭到了头:做的事让人不可想象。

    彭家桥倒了墙:神经病来了,开玩笑常用。跑火(境况很好很顺)发轮子(暗示)、搭罗陀(套近乎)、打破机(捣乱)、扎点子(约会)、杀点子(斗殴)、放鸽子(失约)、杀猴子(宰客)、找络壳(找麻烦)、吊刀(心腹)、得转(识时务)、巴了锅(境况窘迫)窝倌哩(生意人)抖囊(露馅)

    词汇举例/南昌话 编辑

    南昌话里的多音字南昌话中“生”字怎么读?你会说应该读作sang,“生熟”、“生崽”、“生病”、“后生崽俚”、“认生”、“接生”、“生手”、“生铁”、“生锈”、“天生”等等,其中的“生”字都念作sang。没错,是这样读。

    但是,在“学生”、“生日”、“一生”、“生产”、“发生”、“先生”、“生意”、“生命”、“生动”等词汇中的“生”字,你用南昌话说的时候还会念作sang吗?显然不会。你肯定是按接近普通话的发音念作sen。

    “生”在普通话中是个单音字,只有一种读音sheng。到了南昌话中却有了两个读音,读作sang,是传统的南昌方言读法;读作sen,是受普通话影响的结果。普通话的推行,不仅使部分南昌人习惯了讲普通话,而且使仍然讲南昌话的人的读音也部分“普化”,尤其是日常生活以外的词汇,往往就自然地按普通话的读音来读了。在这种“一字两音”的语言现象中,按方言口语习惯读音叫做“白读”,按书面语言方式读音叫做“文读”。

    南昌话中,一字两音,文白异读的字不少,以下列举一些——

    【人】

    在“人家”、“年轻人”、“笑死人”、“哈死巴人”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nin”;(注:在“人参”一词中读作yin)

    在“工人”、“人民”、“人事局”、“人防”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len”。

    【日】

    在“日头”、“明日”、“日夜”、“日班”、“过日子”、“三日两头”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nitt”;

    在“节日”、“生日”、“日本”、“日记”、“日用品”、“人民日报”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lit”。

    【会】

    在“会做人”、“会吃会困”、“一学就会”、“会不会”、“会哇南昌哇”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wi”;

    在“会议”、“会面”、“会堂”、“相会”、“省会”、“机会”、“会员”、“体会”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fi”。

    【省】

    在“节省”、“省心”、“省事”、“省钱”、“省力”、“省吃俭用”、“省得”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sang”;

    在“省会”、“省份”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sen”。

    【声】

    在“声音”、“响声”、“不要做声”、“吭声”、“细声细气”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sang”;

    在“声乐”、“美声”、“声明”、“声望”、“声势”、“声母”、“声张”、“声称”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sen”。

    【只】

    作量词使用时,在“一只苹果”、“三只茶杯”、“两只手”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zak”;

    在“船只”、“只有”、“只要”、“只字不提”、“只不过”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zi”。

    【提】

    在“提篮子”、“提包”、“提两盒点心”、“提公仔头(木偶)”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tia”;

    在“提高”、“提醒”、“提拔”、“提倡”、“提款”、“小提琴”、“提心吊胆”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念作“ti”。

    南昌四字成语汉语中有大量成语,这里想谈的是《汉语成语词典》中不收集,只是在南昌人口头上运用的成语。

    成语是经过长期锤炼而形成的短语,它有固定的结构形式和固定的说法,表示确定的意义。在见之词典的成语之外,有没有只存在于方言中,例如存在于南昌口语中的成语呢?

    通过两个例子来讨论吧。

    “割头换颈”,南昌人都知道它是形容朋友间生死之交的词语,它算不算成语呢?当然不能仅根据它由四个字组成而简单地下结论。我们从成语的特点来看,第一,它有固定的形式,“割头换颈”在南昌话中格式和说法是固定的,不能说成“换颈割头”,也不能说成“割颈换头”;第二,表达的意思是确定的,与成语“刎颈之交”同义。因此把“割头换颈”称为南昌成语应当说得过去。

    再看一个更方言化一些的——“装憨搭森”。其中的“搭”字和“森”字只能记其音,不知恰当的用字应是什么,“森”是“傻”的意思。“装憨搭森”形容假装憨傻。那它算不算成语呢?虽然连其中有的字都无法写出,但这短语在南昌话中有固定的说法,而且南昌人一听都懂它的意思,应该可算作成语。既然“装聋作哑”、“装疯卖傻”都是公认的成语,为什么“装憨搭森”就不可以称作南昌成语呢?

    所以,南昌方言中确实存在一些成语,不过它们一般只运用于南昌话的口语中,几乎不见于书面文字。

    以下回忆整理出若干条南昌成语:(请朋友们帮助进行补充喔!)

    【一老朴实】(YitLaoPu Xit/θit)老老实实。

    【歪头邪脑】(WaiTεuXiaLao)形容长相不端正。

    【何苦道得】(HoKuTaoDet)何必。

    【牙黄口臭】(NgaWongKεuQiu)形容人说诽谤性的话。

    【策慌打白】(CεtFongDaPak)说谎话。

    【策爷策娘】(CεtYaCεtNgiong)欺骗父母。意指什么人都敢骗。

    【依思八贴】(YiSiBatTiεt)形容物品或事情整理得齐备妥当。

    【耶皮刮脸】(YePiGuatLian)厚着脸皮,不怕人讨厌。

    【麻里企刻】(MaLiQiKiε)形容物件表面非常粗糙。

    【龇牙咧齿】(SεtNgaLieQi)牙齿不齐,延伸指物品破烂。

    【吓死巴您】(HakSiBaNin)极肮脏。

    【撑东撑西】(CangDungCangXi)总是理解错别人的话意。

    【作兴作濹】(ZokXinZokMot)故弄玄虚、故作神秘。

    【白活新鲜】(PakWoXinXiεn)鲜活生猛。

    【福气妥妥】(FukQiToTo)形容人很有福气。

    【约手匡脚】(YokXiuKuangJiok)手舞足蹈,过度的肢体表现。

    【翻兜绝灭】(FanDεuQuetMie)咒骂语,意思是全部灭绝。

    【冰冷悄静】(BinLangQiεuQin)形容情景的冷清。

    【多事劳谈】(DoSiLaoTan)讲多余的或不该讲的话。

    【瘟猪寻水】(WenJuQinSui)指自找麻烦。

    【白眼一剁】(PakNganYiDok)失望、失算后的表情。

    【蹊跷古怪】(QiQiεuGuGuai)古怪,不合常理。

    【夯不啷当】(HangBetLangDang)(物或事)胡乱一大堆。

    【阴死痨病】(YinSiLaoPiang)指人阴险。

    【搭盆搭钵】(DatPenDatBot)摔打物品发泄气愤。

    【横眉竖眼】(WangMiSuNgan)横蛮的样子。

    【翻精撂怪】(FanJiangLiεuGuai)古怪,出格。

    【皮搭毛落】(PiDatMaoLok)比喻人受损失后的狼狈样子。

    【不得耳信】(Be?DetNgθXin)一点都不知道消息。

    【正搭八气】(JinDaBaQi)正规,正式。

    【赤膊罗汉】(CakBoLoHon)指流氓、地痞。

    【学嘴学舌】(HokZuiHokSe)背地传话,搬弄是非。

    【瘸手拐脚】(JieXiuGuaiJio)形容人手脚苯拙,不会做事。

    【起头发始】(QiTεuFatSi)起初。

    【安心安意】(NgonXinNgonYi)放心,无忧虑。

    【轰动叭节】(FonTongBaJie)非常轰动的样子。

    【二五八撑】(NgθNgBatCang)半懂不懂,半吊子,半桶水。

    【送肉上砧】(SongNgytSongZεn)比喻自投罗网。

    【四四登方】(SiSiDεnFong)方方正正。

    【强横霸道】(QiongWangBaTao)仗势欺压别人。

    【七晏八晏】(QiNganBaNgan) 时间很晚了。

    有一些南昌成语与普通话成语基本相近,不过用字具有南昌特点,例如:

    【佛头颠脑】(Fε?TεuDianLao)晕头颠脑。

    【侲头搭脑】(SεnTεuDatLao)笨头笨脑。

    【三日两头】(SanNitLiongTεu)隔三岔五。

    【拣精挑肥】(GanJiangTokFei)挑肥拣瘦。

    【讨好卖乖】(TaoHaoMaiGuai)讨好。

    【天聋地哑】(TiεnLungTiNga)胆大妄为,不知利害。

    【一心一头】(YiXinYiTou)一心一意。

    【前纵后仰】(qiεnZungHεuNgiong)前俯后仰,形容大笑或困倦得直不起腰的样子。

    【不警不觉】(BekJiangBekGok)不知不觉。

    【作箍认真】(ZokGuNinJin) 抓紧认真。

    历史渊源/南昌话 编辑

    江西方言 江西方言

    从南昌建城算起,南昌话应该有2000多年历史了;就算是从两宋时期赣语人文格局形成算起,南昌话也有近千年历史。[4]自上古至有周一代,江西一直都是三苗的活动地带。周朝的春秋战国时期,江西开始有古百越人聚居。这段 时期赣地先后隶属吴、越、楚的统治,其居民自当是使用古越语和古楚语。秦汉以后,中原对江西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移民,中原的汉语和本地的吴语、楚语互相接触、互相融合,赣语遂逐步形成。南昌建成于汉末,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派颖侯灌婴率兵进驻南昌,并修筑南昌城。史料表明当时豫章郡的人口规模位列全中国第四。古赣语在吸收中原汉语的过程中,本身的语言特点也就逐渐成型。

    传承保护/南昌话 编辑

    随着时代的变迁,街头巷尾说南昌话的人却越来越少。有些中小学校,孩子们的普通话说得十分标准,南昌话却几乎一句都不会说。

    南昌话 南昌话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语言文字研究所所长、江西省语言学会副会长黎传绪认为,南昌人不会说或说不地道南昌话的主要原因,是人们对方言的认识普遍不正确:“很多人认为南昌话土,说南昌话是没文化、没修养的表现。此外,普通话的推广也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方言的生存空间。”

    南昌市职工科技大学中文专业教授、南昌市社科联社会科学(语言组)专家组组长邵百鸣表示,影响方言意识强弱的原因很复杂,但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方言使用的社会环境,二是方言使用的个人习惯,而前者往往决定后者。社会环境包括了影响方言意识的所有社会因素,如方言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可以根据方言区使用人数的多少和政治、经济等因素的强弱,将方言分为强势方言和弱势方言。与部分其他方言相比,南昌话属于弱势方言,因此,在全国上下大力推广普通话的背景下,青少年不太使用南昌话是必然现象。[5]

    2014年5月,江西首推会说南昌话的明信片,这套明信片是由南昌市邮政函件局推出,是省内第一款以方言漫画为主题,并结合二维码技术增加音频的明信片。“这套明信片不仅设计精美,内容生动活泼,还会‘说话’哟。本套明信片还邀请了能说最地道南昌话的主持人倾情加盟,为本套明信片配音![6]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7-25
    [2]^引用日期:2019-07-25
    [3]^引用日期:2016-01-27
    [4]^引用日期:2014-06-18
    [5]^引用日期:2013-12-17
    [6]^引用日期:2014-05-19
    扩展阅读
    1南昌话全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5 19:2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