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南明抗清

    南明抗清是南明政权以及该时期的中国境内外各个势力的抗清斗争的一件影响重大的事件。

    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起义军攻破北京,崇祯帝朱由检在煤山自缢。清军入主中原,明朝宗室先后在南方建立政权抵抗清兵。包括弘光政权、鲁王监国、隆武政权及永历政权,前后共历18年。

    清摄政王多尔衮审时度势,先收西北,后定东南的战略方针,即集中兵力,先于巩固北京周边地区的同时,向西北进攻威胁最大的李自成大顺农民军;将其攻灭后,以广大北方为依托,向东南进攻南明,以达到各个击破的目的。

    永历十五年(1661年)吴三桂率清军入缅,索求永历帝,十二月缅王将永历帝引渡清朝,次年四月永历帝朱由榔与其子朱慈煊在昆明被吴三桂所杀,明统始亡。此后明郑政权继续奉永历为正朔。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南明抗清 时间: 1644—1662年
    发生地点: 南直隶、湖南、两广、福建、云南、台湾 结果: 清朝消灭南明各个政权
    参战方: 清朝、南明、明郑政权 主要指挥官: 郑成功、张煌言、瞿式耜、陈子龙
    清朝方面: 多铎、多尔衮、吴三桂、孔侑德

    目录

    背景/南明抗清 编辑

    清军入关

    清摄政王多尔衮 清摄政王多尔衮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吴三桂等撤入关内 的辽东官员却很快决定接受大顺政权的招降。四月十三日晨,李自成、刘宗敏亲自统率大军向山海关进发。随行的有明朝太子朱慈烺、永王、定王、晋王、秦王和吴襄等人,这说明李自成仍希望通过君、亲之义招降吴三桂。然而,由于吴三桂同清方勾结已成定局,招降的可能性不复存在了。同李自成的麻痹大意相反,清廷统治者并不满足于占领辽东,随着明王朝的急剧衰微,他们趁火打劫的野心迅速膨胀起来,初期是想同农民军瓜分明帝国。联络大顺军共同灭明的图谋既未达到,多尔衮等清廷统治者也决不肯放过扩张自身利益的良机。这年三月,清廷决定大举伐明。四月初,传来了大顺军攻克北京、明廷覆亡的消息。多尔衮决定趁大顺军立脚未稳,迅速出兵。[1]

    四月十五日,清军行至翁后,意外地遇上了吴三桂的使者副将杨珅、游击郭云龙,携带求援书信,内云:“三桂受国厚恩,悯斯民之罹难,拒守边门,欲兴师问罪,以慰人心。奈京东地小,兵力未集,特泣血求助。……王以盖世英雄,值此摧枯拉朽之会,诚难再得之时也。乞念亡国孤臣忠义之言,速选精兵,直入中协、西协;三桂自率所部,合兵以抵都门,灭流寇于宫廷,示大义于中国。则我朝之报北朝岂惟财帛,将裂地以酧,不敢食言。”多尔衮当即决定改变进军路线,直趋山海关。他在回信中说:“伯虽向守辽东,与我为敌,今亦勿因前故尚复怀疑。……今伯若率众来归,必封以故土,晋为藩王,一则国仇得报,一则身家可保,世世子孙长享富贵,如山河之永也。”很明显,吴三桂的信在措词上经过斟酌,以明朝孤臣的名义请求清方合兵共讨农民军,尽管当时明朝廷并不存在,“裂地以酧”也不是他所能决定的,无非是为自己投靠清朝蒙上一层遮羞布而已。多尔衮洞察其心,直截了当地以晋封藩王为诱饵,招降吴三桂。到吴三桂得知李自成亲统大顺军主力迫近山海关,再次派郭云龙催促清军火速来援时,就请求多尔衮“速整虎旅,直入山海”。四月二十日,多尔衮接信知道形势紧迫,为了防止大顺军占领山海关,下令兼程前进。次日,清军以一天二百里的速度急行军于当晚到达距关城十里的地方驻营。这时,大顺军与吴三桂、高第部关、辽兵正在激战之中。[1]

    四月十三日晨,大顺军由北京向山海关进发。行至三河县遇到了吴三桂派来的使者,谎称吴三桂仍愿意投诚,请求缓师。在这关键时刻,李自成又一次受骗了,他派明朝降官密云巡抚王则尧以兵政府尚书的官衔去山海关同吴三桂谈判,随即放慢了进军速度。从北京到山海关大约五天可达,大顺军却在八天之后即四月二十日才进抵关西。这时,才知道王则尧已被拘押,吴三桂和高第的军队在关内沿石河一线做好了作战准备,除了武力解决,没有招降余地了。四月二十一日上午辰时(约为八时),山海关战役开始。[1]

    清兵进关后,见大顺军从北山至海边排列成一字长蛇阵,多尔衮即令清军沿近海处鳞次布列,吴三桂军排列于清军的右边,采取重点突破战术。这时正值大风扬尘,能见度很低,清军得以从容布阵。少顷,风止,多尔衮一声令下,清军呼啸出击,万马奔腾,飞矢如蝗。大顺军虽拼死抵抗,但强弱易形,兵员同吴三桂军已鏖战一昼夜,面对以逸待劳的清军很快就被击败,阵容大乱,大将刘宗敏也负了伤。李自成立马小岗阜上见败局已定,下令急速撤退。行至永平府范家店时,李自成决定将吴襄处斩。二十六日,回到北京,又杀吴三桂家属三十四口,可见李自成对吴三桂的勾引清兵、叛变欺诈极为痛恨。而吴三桂却在山海关战役刚刚结束就率领关辽军民剃发降清,由多尔衮承制封为平西王。[1]

    定鼎北京

    山海关 山海关

    李自成退出北京的第二天,即五月初二日 ,尾随而至的多尔衮率领清军到达北京。多尔衮为尽快建立全国统一政权,需竭力扩大清统治的阶级基础。为此,他提出了“除暴救民”、“复君父仇”的口号,下令全国军民为崇祯帝服丧,官僚地主只要薙发归顺照旧录用,加封吴三桂为平西王,归降的地方官加升一级,废除三饷加派等等,以争取和笼络汉族官僚和地主阶级。

    不久,多尔衮发现,京城内外人民经乱离之后,对清统治者惊疑未定,讹言遍地,而其中最为骇异的,竟有“讹传七八月间东迁者”,这将对清朝统治极为不利。于是,他和诸王等商议,认为“燕京势踞形胜,乃自古兴王之地”,[2]定议建都燕京(今北京),派辅国公吞齐喀等人前往盛京(今沈阳)“迎驾”。

    九月十九日,顺治帝和满族统治集团抵达北京。十月初一日,世祖祭告天地社稷,“奉太祖、太宗神主入太庙”,即皇帝位,国号仍为“大清”,定都燕京,年号顺治。接着,举行了隆重的登基大典,接受王公百官的三跪九叩礼,礼成,颁诏天下。诏书一方面把清廷定都燕京说成是“荷天眷”、“顺民情”,另一方面又祈求天地“佑助”,使“我大清皇图永固”。这标志着清朝中央政权的确立,从此一个新的皇朝出现在中国的历史舞台。

    过程/南明抗清 编辑

    福王政权

    • 江北四镇

    江北四镇 江北四镇

    崇祯十七年(1644年)五月,清军进占北京。那时候,明朝在南 京的一些文臣武将,决计拥立朱家王室的藩王,重建明王朝。就在这年五月,他们拥立福王朱由崧做皇帝,在南京建立政权,拥兵数十万。朱由崧命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史可法督师扬州,总兵刘泽清、刘良佐、黄得功、高杰分守江北,企图保住半壁河山,与清朝分南北而治。

    四镇中高杰、黄得功兵力较强。高杰、刘泽清是望风而逃的败将,本应受到朝廷的惩罚;黄得功、刘良佐在甲申年间也无“功”可录,只是由于他们以兵力作后盾使朱由崧得以如愿以偿登上皇帝的宝座,都成了定策功臣。五月十七日,黄得功进封为靖南侯、高杰为兴平伯、刘泽清东平伯、刘良佐广昌伯;世守武昌的左良玉虽然没有参加定策,但他兵多将广,也进封为宁南侯。正因为四镇的形成本不是在为明室收复“失地”中作出过什么贡献,而是在策立上对朱由崧个人有功。就弘光、马士英而言,需要凭借他们的兵力慑服江南士绅;四镇也自恃有功,“天子乃我辈所立”,从此骄悍跋扈,一味麕集于南直隶江北地区争夺“善地”以自肥,进而挟制朝廷。[3]

    • 联虏平寇

    在弘光立国的一年时间里,特别是在其前期,朝廷上下几乎全都沉浸在借用满洲贵族兵力扫灭“流寇”的美梦中。可以说“联虏平寇”(或称“借虏平寇”)是弘光朝廷的基本国策。但是,还有必要指出它的基本思想有其历史渊源。崇祯年间,杨嗣昌任兵部尚书和大学士,深知朝廷兵力、财力不足以支持两线作战,曾经提出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建议,具体内容是同清方达成和议,每年输送白银、缎帛等物,清方以少量人参、貂皮之类回报,实行互市;然后集中兵力扫除“流寇”。这在当时是迫不得已的办法,但并没有借助清方兵力对付义军的意思。

    随着整个局势的恶化,一些幕僚人士开始从总结历史经验出发,考虑借用北方少数民族兵力共同镇压汉族内部的农民起义。

    • 清廷对南明弘光政权态度的变化

    清军入关形势 清军入关形势

    山海关战役后,清廷轻易地占领了北京及其附近地区,开初在 总体战略上并没有定见。清军入关初期,兵力有限,特别是满族人口稀少,补充兵员颇非易事。原来的明帝国虽分裂为山西以西的大顺政权和以南京为中心的南明政权,但地域辽阔,实力也相当可观。多尔衮摸不清底细,不敢贸然行事。在吴三桂的接引下,占领了北京和畿辅地区已属意外,他初期的意图很可能是勾结南明,共平“流寇”,实现南北分治。这一方针对于南明弘光政权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他们鉴于自身的腐败无能,苟且偷安,因而对清方代平“流寇”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以为此策既行,自己坐享江南财赋充盈之地,依然可以过着纸醉金迷的太平日子,“联虏平寇”就成了弘光朝廷一厢情愿的上策。

    几个因素凑在一起,使多尔衮等清廷决策人认定没有必要承认南明弘光朝廷,干脆以清代明,走统一全国之路。

    • 弘光朝廷情况

    在南京建立的弘光朝廷就人力、物力而言,对清方、大顺政权占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它控制着半壁江山,淮河以南是当时中国人口最密集、经济最发达的地方,而且受战乱破坏最小。然而,弘光统治集团的腐朽比起崇祯朝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内部又陷于严重的倾轧纷争之中。特别是作为政权主要支柱的军队已经蜕化成了将领维护和扩张私利的工具。他们敌视人民,又都是农民军或清军的手下败将,怯于公战,勇于私斗;遇敌望风而逃,视民如俎上之肉。[4]

    弘光朝廷拥有淮河以南辽阔的地盘,在北都覆亡以前,明朝廷每年要从江南各地搜括大量粮食、银钱、布帛等财物,弥补北京宫廷、诸多衙门以及九边庞大的耗费。按理说,北方各地既已相继沦没,分属大顺和清方,弘光朝廷在财政上应该是绰有余裕的,百姓的负担至少不应加重。实际情况却并不是这样。由于豢养大批只知祸国殃民的军队,统治集团的贪欲有增无已,弘光朝廷的财政竟然入不敷出。[4]

    • 攻灭弘光政权

    弘光元年(1645年)春,在陕西方面取得胜利的清军移师南下。这时,弘光政权内部正进行着激烈的党争。驻守武昌的左良玉部队于三月顺江东下,要"清君侧",马士英急调江北四镇迎击左军,致使江淮防线陷入空虚。史可法被排挤出南京到扬州督师后,根本不能指挥那些骄兵悍将,因此也无法做出抗清的有效布置。四月,清军抵达扬州城下。史可法进行了顽强抵抗。二十五日,城陷被俘,史不屈遇害。

    五月,清军攻入南京,弘光政权覆灭了。福王本人在城陷前出奔,不久在芜湖亦被出卖,次年被处死于北京。

    江南人民抗清

    • 清军渡江南下

    五月初十,弘光帝逃出南京。五月十四日,清兵兵临南京城,南明留守官员开城受降。同日,江阴遭遇南下流兵,欲劫城,知县林之骥出城解围,遂哭庙去任。五月十八日,总兵刘良佐投降,江南失去主要抵抗力量。五月十九日,无锡华姓五人公然抢劫,被常州推官何家驹在大市桥当众枭首。五月二十四夜,无锡知县林饬逃走,原因是衙役王阿喜扬言要劫库银,态度嚣张,被知县正法,众衙役闹事,林遂出逃。二十五日晨,无锡县衙役开始抢劫官府财物。五月二十六日,豫王下剃头令,即臭名昭著的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五月二十七日,武进人刘光斗奉清命入无锡讨册,暂由望亭巡检掌管县事。五月三十日,嘉定知县钱默去官,吴淞总镇吴志葵带着随从也出城了。六月初一日,苏州巡抚霍达开仓散粮给百姓。同日,常州城竖起顺民旗,更派出人员去丹徒迎接清兵。六月初二日,无锡选贡生王玉汝准备了肉一百担、面一百担、羊三头,出城迎接清兵。无锡城中百姓听说清兵厌恶门神,纷纷将门神洗去,并贴上“大清万岁”的纸联。六月初二日,宜兴进士卢象观聚集乡兵上千人,以陈坦公为主将,开始反攻县城。后因为战略错误,失败告终。六月初三日,下午,清兵三百多骑兵自北而南穿过无锡城,秋毫无犯,观者如市。

    六月初十日,常熟百姓殴死清朝主簿,推举严栻为首,起义兵抗清。六月十一日,前明进士吴易率水师攻入吴江城,杀清朝知县朱廷佐。六月十二日,明朝降臣黄家鼒奉命去安抚苏州,正好与退守的明军相遇,被监军苏松巡抚杨文骢杀在觅渡桥畔。同日,剃发令抵达嘉定县,百姓纷纷抗议,并开始组织义兵。六月十四日,嘉定境内义兵会兵在东关,是夜。焚毁清兵船只四十馀艘,斩首八十三人,义兵得胜后撤退。六月十五日,清朝都督李延龄、总兵土国宝进入苏州,杨文骢带来明军撤退。苏州城百姓在门上纷纷写上“顺民”二字,持羊酒迎候。六月二十七日,豫王怪罪江阴剃发不力,下令全城三日内必须剃发。

    闰六月初,陈瑶甫在太仓沙溪成立帅府,纠集“乌龙会”成员,欲攻下苏州。后被清军击败。闰六月初一日,江阴倡议守城。江阴百姓鸣锣呐喊,冲入县衙与清朝知县方亨理论。正好碰到前来贺喜的方亨老师苏提学,苏提学辱骂百姓道“这些奴才们,个个都要砍头。”被群殴致死。后来才知道苏提学原为无锡人。闰六月初三日,江阴公推典史陈明遇为主帅。闰六月初六日,清朝发兵攻打江阴。闰六月初八日,清将李成栋令偏将梁得胜镇守吴淞,兵力有二千余人。闰六月初九日,清朝知县方亨被处死。闰六月初十日,南明黄道周、张肯堂迎立唐王朱聿键,改元隆武。闰六月十二日,剃发令传到吴淞,激起民变,乡兵纷纷起事,并在王家宅重创李成栋的水师。

    闰六月十三日,昆山百姓杀清朝知县阎茂才,并推选前明知县杨永言为主事,开始守城。同日,太湖白头军攻入苏州城,城内百姓纷纷接应,烧毁府衙,后被清兵击败。总兵土国宝大怒,从盘门一直屠到饮马桥。闰六月十五日,靖江夏起隆统领沙兵八百人,在城南与清兵大战,由于寡不敌众,兵败。闰六月十七日,侯峒曾入嘉定城,与黄淳耀一起主持守城。

    • 嘉定、江阴抗清

    闰六月二十一日,清兵包围江阴城,屡战不克,乡间又处处受阻,决定增兵十万攻城。闰六月二十五日,吴志葵遣游击蔡乔率兵两百余人支援嘉定,次日五更,遭到李成栋伏兵袭击,蔡乔战死。闰六月二十八日,鲁王朱以海在大臣张国维、陈函辉的扶持下,于绍兴监国。七月初一日,嘉定的各路乡兵会集在砖桥与清兵决战,乡兵大败,被追杀不计其数。李成栋部大屠娄塘镇。七月初七日,嘉定城被攻陷,侯峒曾、黄淳耀自杀殉国。嘉定城遭到清兵血腥屠杀。七月初五日,阎应元入江阴城,主持守城大事。同日,昆山城被清军攻陷,遭到血腥屠戮。七月初七,乔昌赴任无锡,为清朝第一任知县。为防止江阴义兵反扑,乔下令秀才上城防夜,秀才们苦不堪言。

    七月十四日,清军攻陷常熟城。七月十九日,清兵攻江阴城屡屡失利,损失惨重,刘良佐城为劝降,被阎应元骂得无地自容。这就是后来的那句名言:有降将军,无降典史。七月二十四日,江东人朱瑛率兵五十余人杀回到嘉定城,得到城中百姓接应,清军被驱赶出城外。七月二十六日,清晨,明朝降将李成栋率清军再次攻陷嘉定,嘉定人们遭遇第二次屠杀。

    七月二十七日,清兵见攻江阴城无果,于是纵兵东掠大桥、周庄、华墅、陶城、三官、祝塘等镇,遭到乡兵抵抗。七月二十九日,阎应元利用火炮轰清兵指挥台,炸杀死十王、四将及随从二百四十人。

    八月初二日,杨舍守备沈廷谟举城降, 杨舍当时为江阴县另外一座城池。八月初三日,清军抵达松江城外,乡官沉犹龙招募乡兵守城,后来因势单力薄,惨遭屠城。八月十六日,把总吴之蕃起兵江东,在嘉定吴项桥登岸,被清军击败,吴之蕃也被杀害。八月二十日,清兵集中火炮攻击城墙东北角,江阴城危在旦夕。八月二十一日,江阴城被攻陷,阎应元战死。清朝于是下令屠城。八月二十二日,江阴城内巷战仍然在进行,到次日封刀,全城仅有五十三人幸免。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双方都死伤惨重,史称“江阴八十一日”。八月二十六日,清兵大队人马至葛隆镇,肆行屠杀,流血满地,并再屠外冈镇。八月二十七日,清军再屠嘉定,逢人便杀,不分老幼,所劫财物尽载太仓。自闰六月初,嘉定人民自发起义抗清,两个月内,大小战斗十余次,被屠三次,史称“嘉定三屠”。

    十一月十一日,江阴民间再次纠集人员攻城,后因仓促起事,没有成功。

    隆武、绍武政权

    南京失陷后,又有鲁王朱以海监国于绍兴,唐王朱聿键称帝于福州(改元隆武),都打起抗清的旗号。这时清朝再次宣布剃发令,江南一带掀起了反剃发的抗清斗争,清军后方发生动乱,一时无力继续南进。但鲁、唐二王政权不但没有利用这种有利形势,发展抗清斗争,反而在自己之间为争正统地位而形同水火,所以当隆武二年(1646年)清军再度南下时,先后被攻灭了。鲁王在张煌言等保护下逃亡海上,在沿海一带继续抗清;唐王则被清军俘杀。

    这年11月,在广州和肇庆又成立了两个南明政权:唐王弟朱聿钅粤称帝于广州,改元绍武;桂王朱由榔称帝于肇庆,改元永历。这两个政权也不能团结,甚至大动干戈,互相攻伐。

    绍武政权仅存在40天就被清军消灭,桂王也在清军进逼下逃入广西。

    正当南明政权一个接一个地覆亡,形势万分危急之际,大顺农民军余部出现在抗清斗争最前线,挽救了危局。自李自成死后,他的余部分为二支,分别由郝摇旗、刘体纯和李过、高一功率领,先后进入湖南,与明湖广总督何腾蛟、湖北巡抚堵胤锡联合抗清。永历元年(1647年),郝摇旗部护卫逃来广西的桂王居柳州,并出击桂林。年底,大败清军于全州,进入湖南。次年,大顺军余部又同何腾蛟、瞿式耜的部队一起,在湖南连连取得胜利,几乎收复了湖南全境。这时,广东、四川等地的抗清斗争再起,在江西的降清将领金声桓和在广州的降清将领李成栋先后反正,清军后方的抗清力量也发动了广泛的攻势。一时间,永历政权控制的区域扩大到了云南、贵州、广东、广西、湖南、江西、四川7省,出现了南明时期第一次抗清斗争的高潮。

    但永历政权内部矛盾重重,各派政治势力互相攻讦,农民军也倍受排挤打击,不能团结对敌,这就给了清军以喘息之机。永历三年到永历四年(1649-1650年),何腾蛟、瞿式耜先后在湘潭、桂林的战役中被俘牺牲,清军重新占领湖南、广西;其他刚刚收复的失地也相继丢掉了。不久,李过病亡,其子李来亨同其他农民军将领率部脱离南明政府,转移到巴东荆襄地区组成夔东十三家军,独立抗清。这支部队一直坚持到1664年。

    两广失陷

    广西方面,六年十二月济尔哈朗所部勒克德浑军,先败三路攻全州之南明军,再败道州之南明军,于永历四年(1650年)正月班师回京。孔有德军至七年四月间征战于湖南,先后于衡州、永州、武岗、龙虎关战胜南明军。十一月入严关,攻克桂林。永历五年(1651年)十二月取宾州(今宾阳)、南宁。

    广东方向,耿仲明、尚可喜部于永历三年九月至吉安,后由南雄入广东。在围困广州10个月后,于永历四年十一月攻陷广州。八年,下肇庆,复雷、廉、潮、惠等府。两广悉平。

    云贵陷落

    永历七年年(1653年)五月,清廷派洪承畴经略湖广、云、贵等省,制定了先安湖广,后平云贵,严防重镇,互为犄角的方略。清军趁南明严重内讧之机,于九年(1655年)重新控制湖广。十二年(1658年)四月清军攻占贵阳,遂定贵州。九月,信郡王多尼奉命至贵州主持军务,制定多路进攻云南的方略;吴三桂率北路,自遵义经七星关;卓布泰率南路,自平浪(今都匀)经安隆所;多尼亲率中路,自平越经关岭铁索桥,三路会攻昆明。十三年(1659年)正月,清三路大军攻占昆明,永历帝逃往缅甸。十四年(1660年)八月,清廷以内大臣爱星阿为定西将军,率部往云南会剿。

    永历十五年(1661年)九月,清军分两路追击南明永历帝,吴三桂率清军入缅,索求永历帝,十二月缅甸国王将永历交于清军,爱星阿、吴三桂率右路5万兵,出陇川、勐卯(今瑞丽);马宁、王辅臣率左路2万兵,出姚关,十二月,吴三桂部入缅甸境,后索获朱由榔,班师昆明。永历政权亡。次年四月永历帝与其子等被吴三桂处死于昆明。七月,李定国在真腊得知永历帝死讯,亦忧愤而死。

    结果/南明抗清 编辑

    郑成功失败

    1660年(清顺治十七年,永历十四年),清朝封洛托为安南将军,偕尚书车克、内大臣达素、都统索浑同往。洛托与靖南王耿继茂合师进攻金门、厦门,使郑成功难以立足。

    北伐南京失败后,郑成功所部元气大伤,并且面临军粮不足的问题;为了解决大军的后勤给养问题,郑成功决定听从何斌之建议收复由荷兰殖民主义者侵占的台湾岛。

    永历帝被杀

    永历十四年(1660)八月,在平西王吴三桂的请求下,清廷决定出兵缅甸,迫使交出明永历皇帝,并且摧毁在云南边境地区继续抗清的李定国军。顺治十八年十二月初一日,清军迫近缅甸阿瓦,缅甸国王大惊,决定送出朱由榔父子以避免本国卷入明清之战。初九日,吴三桂班师。回滇途中,吴三桂于下营时均将朱由榔一家置于附近地方帐篷内,由满洲官兵严密看守。

    永历十六年(1662)三月十二日,清廷以擒获永历帝诏告天下,诏书中说:“念永历既获,大勋克集。士卒免征戍之苦,兆姓省挽输之劳。疆围从此奠安,闾阖获宁干止。是用诏告天下,以慰群情。”五月,吴三桂因擒获朱由榔有功,进封为亲王。在清廷诏告全国的同一天,朱由榔和他的眷属被押回云南昆明。昆明城中许多百性眼见皇帝蒙难,不免黯然神丧。吴三桂把朱由榔父子和王维恭子抬到门首小庙内,用弓弦勒死。南明最后一帝至此烟消云散。

    台湾沦陷

    参见:明郑时期、澎湖海战

    艺术作品/南明抗清 编辑

    《长河东流》

    《逐鹿中原》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4-12-07
    [2]^引用日期:2019-07-25
    [3]^引用日期:2014-12-07
    [4]^引用日期:2014-12-07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事件历史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8-09 19: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