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南越国宫署遗址

    南越国宫署遗址位于广州老城区中心中山四路。公元前203年,秦将赵陀割据岭南,建立南越国,在都城番禺(今广州)兴建王宫御苑。南越国宫署遗址内不仅有南越宫苑,还有从秦、汉、晋、南朝、隋、唐、南汉、宋、元、明、清到民国共12朝的遗迹遗物。这些遗迹层层相叠,构成了一部记载广州两千多年发展的无字史书。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票价: 12 所在地: 广州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中山四路316号 类别: 旅游景点
    气候类型: 亚热带季风气候

    目录

    简介/南越国宫署遗址 编辑

    南越国宫署遗址面积共15万平方米,东起仓边路,西至广大路,南起中山路,北至越华路,被专家们称为东方的庞贝古城。而宫署的核心区域为4.8万平方米,东起忠佑大街,西至北京路,南起中山路,北至广州大厦门前,这范围已被市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区。[1]

    遗址中出土大批绳纹板瓦、筒瓦、“万岁”瓦当、印花铺地砖、八棱栏杆石柱等陶、石质建筑构件,以及铁斧、铁凿、错金铁剑、铜镞、鎏金半两铜钱等遗物。

    建筑风格/南越国宫署遗址 编辑

    南越国宫署遗址中的水井南越国宫署遗址中的水井

    中国古代都是木架构建筑,或砖木结构建筑,而这里恰似罗马古城的石构建筑,在中国秦汉时期的遗址中是独一无二的。当然地面还是会有木构建筑的,不过只是西汉灭南越时已放火烧掉罢了。而曲渠湾流,隔景借景,小巧玲拢,把大自然山水缩微于庭院之间,是典型的东方园林特色;完全不同于西方园林的几何方块对称排列、一览无遗的人造园林风格(如法国的凡尔赛宫)。这种恰似罗马的石构建筑技术,又结合东方的造园风格,就是南越国宫署御花苑这个全国首个宫苑实例最突出的特色。[1]

    考古发掘/南越国宫署遗址 编辑

    石方池出土的“万岁”瓦当石方池出土的“万岁”瓦当

    1975年和1988年分别在秦造船台填土层上和新大新公司地下室工程中,各清出一段残长20余米、宽2.55的南越国宫署大型砖石走道和以砖铺砌的斜壁地面。

    1995年到1997年,发现南越国御苑遗址的一座大型石构水池、一座宫署食水砖井和一段长150米的石构曲渠。

    在宫署遗址内一个斗形水池状石构建筑的一角,约300平方米。其西、南两边同为斜坡形,坡面斜长11米,全用厚5厘米~12厘米灰白色的砂岩石板,呈冰裂纹斗合铺砌。两坡交角45砌成一条直线,做工精细。斜坡上端的地面已被后代破坏,仅南坡处尚保存几块平铺的小石板。池的底部用河卵石等平铺。

    在遗址东南角发现向西南倾斜的用石板叠砌的大型建筑柱状遗迹。在石板下面的垫土层中,发现一条木质输水暗渠管,是用来给南面的曲流石渠人工水景注水的。曲流石渠由北而南急转向东连接一座弯月形的石室,在西出通向原儿童公园。石渠两边用石块砌壁,高0.7米,上口宽1.4米,渠底铺石板,其上密排一层灰黑色河卵石,其间用黄色大卵石疏落点布。渠东的弯月形石室,南北宽79米,两端向西开口连接渠体,当中有两堵高1.9米的大石板作隔墙,把石室分成三间,两次间之中间各立一根八棱石柱,柱头尚见凸榫,可见其上原有构筑物连接,已毁。池底出土几百龟鳖残骸,叠压成层,渠中段设有两个拱桥状“渠陂”和三个石板“斜口”。

    渠西端有座石板平桥,由两块巨石横卧于渠壁上构成,桥头北面尚存一段步石。渠尽头处设石质方形水闸,分内外两层,外层为石箅以滤杂物,内层置板闸控水,渠水排入木质暗槽。暗槽上面填土,有回廊建筑,仅存部分散水遗迹。

    出土文物/南越国宫署遗址 编辑

    秦隶刻字瓦当
    南越国宫署遗址出土的木简南越国宫署遗址出土的木简

    在池壁的南坡和西坡呈冰裂纹铺砌的石板上均发现刻有文字。其中南坡近西头的一块石板上有一秦隶“蕃”字,长25厘米、宽19厘米。蕃即番禺的简称,象岗南越王墓出土的铜器有9件鼎、刻有“蕃禺”或“蕃”字可证。蕃禺是秦置南海郡的属县,为南海郡治,又是南越国的都城。此“蕃”字刻石应为南越国的蕃禺工官(或为当时主持营造工程的将作大匠)所刻的标记。

    此外,遗址南坡的西头还发现“睆”(有多个)、“赀”、“阅”等字,西坡有“□□北诸郎”5字竖行,同属秦隶。这是岭南迄今发现年代最早的石刻文字。另外,在板瓦中发现有“公”、“官”字印戳,还有“万岁”瓦当,在一块印花砖中,有“左官帑縥”戳印陶文。

    遗址的年代是西汉初年即南越国时期。这处2000多年前的石构建筑,在已知中国古代建筑遗址中别具风格,地面用石板作大面积呈冰裂纹铺砌的做法,在中国也属首见。

    南越国木简

    2004年11月23日-2005年1月24日,在遗址的一口井内清理出100多枚南越国木简。木简均为木质,其中完整的木简全长25厘米、宽1.7-2.4厘米、厚0.1-0.2厘米。绝大多数单行书写,只有一枚书两行半字(可能因其用途有别于它简)。简上文字均为墨书,字数不等。

    经初步考证,这批木简是南越国王宫的纪实文书,反映了南越国宫廷生活中的各种制度,如宫室管理、职官制度、法律条文等。

    食水砖井

    在御花苑遗址还发现83口各个时期的水井,年代由南越国至民国时期,有土井、砖井、瓦井、木井、篾圈井和陶圈井,反映了不同时期的建筑文化特色。特别有趣的是那八卦砖井,八行竖砖间砌横砖,成八卦之状,可见古人已懂得这种刚性力学结构之原理,其筑井技术水平确实很高。[2]

    “女市”陶盆残片

    2010年11月左右,在配合南越王宫博物馆建设而进行的考古发掘中,在秦代地层出土一件戳印“女市”铭款的陶盆残片。这件陶片是秦统一岭南的重要历史物证,意义重大。 

    “女市”铭款戳印在口沿内侧,字体清晰,为篆书体。铭款印面长2厘米,宽1.2厘米,该器外腹部饰旋纹,泥质灰陶,其造型、陶质和纹饰与南方硬纹陶有明显区别,应为外来器。 根据秦汉器物上常见“某市”戳印之例,“某市”即为某地市府作坊的标记,前一字为地名。“女”是古代的通假字,通“汝”,为“汝阴”的省称。由此可知此器是由汝阴市府烧造的。此陶片将为研究秦统一岭南的历史提供新的物证。[3]

    宫殿遗址/南越国宫署遗址 编辑

    王宫的中心是考古工作者在2000年初发掘约500平方米的1号宫殿遗址,在这里可以清楚看到2000年前两条南越王宫殿的“散水”,1300年前的唐代铺砖廊道,1000年前的四列南汉宫殿的“磉墩”基槽,以及各种建筑结构的遗址。

    已出土的只是南越王宫殿的一角,还不到整个宫殿群的1%,还未露出宫殿的主体部分。因为现在“散水”出土才22米,还未见到一个台阶和门槛,估计一号殿北墙的长度在50米以上。有资料介绍,西安汉初建筑的长乐宫前殿东西长50丈,而未央宫则长达200米。

    根据已知的线索,埋藏在地下的南越王宫应该有很多座。而每座都是一组建筑群。南越王宫殿是模仿西汉长安城建造的,长安城里有未央宫长乐宫、明光宫、桂宫等多座宫殿,而每座宫殿的功能是不一样的,未央宫是皇帝朝会诸侯群臣的场所,而长乐宫则是皇帝办公和帝后居室。南越王墓曾出土过一枚印有“长安宫器”的印章。

    根据西汉长安城的规划布局,未央宫在城西南,长乐宫在城东南,而建章宫则在城外西边。未央宫和长乐宫都建在龙首塬的高地上,利用这个地势突出帝王的威仪,并且控制了全城的制高点,有利于城市和帝王自身的安全防卫。

    御花苑遗址/南越国宫署遗址 编辑

    南越国宫署御苑曲流石渠南越国宫署御苑曲流石渠

    1984年,在中山四路忠佑大街电信局电信枢纽大楼工地发现南越国御花苑的一个大型地下石构蓄水池,约4000平方米,当时又挖了400平方米,大部分仍被埋在民居楼房之下。水池距地面约8米,为冰裂纹密缝石板铺砌,池壁呈斜坡形,池底平整,用碎石和卵石平铺,向南埋有木质输水暗槽。石池中散落有八棱石柱、石栏杆、石门楣、大型铁石柱、铁门枢轴、“万岁”瓦当、绳纹板瓦、筒瓦和铺地印花大砖,还有一段木船桨。

    据分析,水池可荡舟,池边应有石构廊榭或凉亭建筑。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95X95厘米的铺地大方砖,堪称全国之最。这样大型、平整、古老的方砖,烧制时没有变形;确实令人叹为观止,说明当时的烧砖技术已经很高。

    1997年,在原市文化局大院,外商计划兴建5l层信德文化广场。在地下3~5米处发现宫署御花苑的全石构曲流石渠,长150米,已发掘4000平方米,是一处人工园林水景。

    石渠迂回曲折,由西向东,渠底密铺黑色卵石。东头有弯月形石池,池底发现几百个龟鳖残骸,说明这是养龟鳖的水池,可能是赵佗喜食龟鳖,所以长寿百岁。西头有石板平桥和步石,外连曲廊。弯曲石渠当中有两个用以限水和阻水的渠陂,以形成碧波和粼粼水景。在石渠中有果核和树叶,可见御苑有种植水果和花卉。石渠连接大型蓄水池引水,并有木质暗槽出口排水入珠江,保持水流长年不断。

    在御花苑遗址共有7个时代的重叠文化层,发现秦、南越国、东汉、晋、南朝、唐、宋时期的遗迹遗物。

    保护与开发/南越国宫署遗址 编辑

    南越国宫署遗址南越国宫署遗址

    广州市政府斥资1.9 亿元赎回原计划兴建信德文化广场的地盘,接着又提出在遗址的周围划出4.8万平方米为文物保护区。1998年7月28日,广州市政府发布《关于保护南南越国宫署遗址的通告》,初步划出4.8万平方米为文物保护区。

    发现南越国的宫苑遗址后,原广州市市长林树森同志又提出要在儿童公园内进行选点试掘,如发现有南越国的宫殿遗迹,就把儿童公园搬迁,由文物部门规划进行大规模的发掘。2000年在原儿童公园内试掘发现南越国的1号宫殿遗迹,广州市政府又出资3亿元将儿童公园迁出另址新建。[2]

    遗址博物馆

    广州市政府已计划建造南越国宫署遗址博物馆,估计要花10多个亿。目前仅用地费用已达5亿多元,还未包括拆迁民房的搬迁费用。原广州市市长林树森表示:“建设用地的损失是有数可计的,可文物损失的价值却无法用金钱算得出。祖先留下的财富,不能败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

    景观开放

    原定2011年7月开放的南越国宫苑“曲流石渠”遗址,还在封闭施工中。南越王宫博物馆馆长全洪解释,该保护展示计划面对的最大挑战是遗址区域地下水丰富的问题,如不采取得当措施,会导致文物本体浸泡在水中。为了让观众既能看到南越国宫苑的“曲流石渠”遗址原貌,又能感受2000多年前的园林风情,设计采用覆罩露明的方式原址展示。2011年4月,“曲流石渠”保护主楼主体结构的基建施工和部分内部装修已完成,但揭开临时保护回填土时发现,基坑渗漏水情况严重,文物本体浸泡在水中。

    随后,有关建筑结构、岩土、水文、地质、文物保护等多学科的专家和设计机构,多次对遗址现场进行勘查和分析论证。2012年以来,经过多次勘察设计并经国家文物局批复同意,遗址将进行综合治水工程,初步预计工程将于2013年年底前完成。随后将进行遗址开挖及室内装修工程施工,乐观估计,2014年年初“曲流石渠”遗址将全面开放。[4]

    观察名单/南越国宫署遗址 编辑

    世界历史遗址基金会于纽约时间2011年10月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2012世界遗址观察名单”。南越国宫署遗址入选。[5] 这份名单每两年公布一次,旨在提高人们对由于自然、社会、政治和经济原因而处在危险中的文化遗址的关注。

    据南越王宫博物馆介绍,南越国宫署遗址因其典型性和历史文化价值而受到WMF的重视。WMF认为它“是秦汉时期的重要遗址,是中国近代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南越国宫署遗址的入选,也反映出其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在国际上具有典型意义,主要可概况为以下几点:首先,遗址位于广州城市中心,在这个拥有1300万人口的大都市保留有如此珍贵的古遗址,凸显了城市化和遗址保护问题的尖锐矛盾。其次,遗址是广州两千年城市发展的中心,保留有13个历史时期的遗迹和遗物,是广州文化的精髓所在,具有无可比拟的重要价值,这在全国乃至世界都绝无仅有。再者,城市中心的大遗址保护存在不少技术上的困难,在国际上具有典型性。

    南越王宫博物馆介绍,WMF同时认为遗址应该加强推广,提高国际知名度;并做好遗址的诠释、展示工作,促进社区参与,使遗址成为当地居民乃至世界观众所能享受的文化遗产。[6]

    相关文献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10-23
    [2]^引用日期:2011-10-09
    [3]^引用日期:2011-10-09
    [4]^引用日期:2013-01-29
    [5]^引用日期:2011-10-09
    [6]^引用日期:2011-10-23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10-15 18:49:06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