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斯

卡拉斯(Maria Callas),著名美籍希腊女高音歌唱家。8岁便开始学习钢琴,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歌剧女王。1923年出生于纽约,1937年随母回国,就学于雅典音乐学院。1941年在雅典歌剧院正式登台,1947年在意大利维罗纳演出歌剧《拉焦孔达》一举成名。此后两年在威尼斯演唱绮瑟、杜朗多、布琳希尔德等戏剧性女高音的角色。1950年进入米兰拉斯卡拉剧院,演出了《阿依达》。1965年在英国演出最后一场《托斯卡》后,退出舞台。1973年东山再起,与著名男高音朱塞佩·德·迪斯泰法诺联合举行独唱音乐会。她一生扮演过43个角色,共上演500多场次,50年代是她演唱生涯的最鼎盛时期,在伦敦科文特加登歌剧院(1952)、芝加哥(1954)、纽约大都会(1956)等歌剧院演唱,获得无数世界声誉。1977年9月16日卒于巴黎。

编辑摘要
中文名: 卡拉斯 英文名: Maria Callas
别名: 玛丽亚·卡拉斯 出生地: 纽约
性别: 民族: 希腊
国籍: 美国 出生年月: 1923年12月2日
星座: 射手座 去世年月: 1977年9月16日
职业: 女高音歌唱家 毕业院校: 雅典音乐学院
代表作品: 《乡村骑士》

目录

卡拉斯 - 早年经历

玛丽亚·卡拉斯玛丽亚·卡拉斯
出生于美国纽约,双亲为希腊人,13岁时随父母返回希腊,进入雅典音乐院后师从西班牙女高音希达戈(Elvira de Hidalgo)。
15岁时,在雅典皇家歌剧院演出歌剧《乡村骑士》(Cavalleria rusticana)中的女主角桑杜莎(Santuzza),是首次领衔主演。
16岁在雅典皇家歌剧院展开职业演唱生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转往美国发展,当时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在听过她的声音后,决定给她合约,但她最后决定前往意大利发展她的歌唱事业。1947年在维洛纳剧院演出歌剧《乔康达》(La Gioconda),被名指挥家塞拉凡(Tullio Serafin)提拔在威尼斯菲尼 其剧院演出华格纳歌剧《崔斯坦与伊索德》(Tristan und Isolde)中的伊索德一角,演出后大为轰动。
1951年成为史卡拉歌剧院(La Scala) 的要角,之后便在意大利歌剧中担任第一女高音,她的歌唱生涯自此辉煌灿烂。

卡拉斯 - 演艺经历

歌剧表演

玛丽亚·卡拉斯玛丽亚·卡拉斯
玛丽亚·卡拉斯双亲都是美籍希腊人,8岁便开始学习钢琴,10岁就能演唱法国作曲家比才歌剧《卡门》当中的咏叹调,音乐天赋初见端倪。
13岁随同父母回到祖国希腊,卡拉斯被送进雅典音乐学院师从著名女高音艾尔维拉德西加罗,15岁那年便在希腊雅典皇家歌剧院登台演唱马斯卡尼的独幕歌剧《乡村骑士》中图桑查一角而初露锋芒,1942年卡拉斯突然被邀请顶替雅典国家歌剧院生病的台柱女高音,演出普契尼的著名歌剧《托斯卡》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年仅19岁。
后卡拉斯回到纽约继续执着的演唱家理想,1947年指挥家泽那泰罗在纽约听了卡拉斯的演唱,极为欣赏,推荐她到意大利维罗纳歌剧院演出蓬切利的歌剧《乔昆达》,该剧由图利奥瑟拉芬指挥,结果激起观众狂热的反响,图利奥对她以后艺术生涯的影响也极为深远,卡拉斯的国际演艺事业从此展开崭新的一页。
随后她相继受邀到威尼斯菲尼克斯剧院、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美国芝加哥歌剧院和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等地表演,成为国际歌剧界第一女高音和古典音乐界最有魅力的女明星。卡拉斯的影响力除了乐坛,她强烈的艺术家个性和脾气、悲剧性的爱情,都成了国际媒体的焦点。然而,她的歌声和歌剧表演艺术,通过影像和唱片永恒地保留下来。
卡拉斯于1977年在巴黎的寓所因心脏病发作去世,舆论界形容她因为心碎而逝,因为她热爱的男人,希腊船王奥纳西斯抛弃了她而迎娶美国肯尼迪总统的遗孀杰奎琳。卡拉斯就和她扮演的众多歌剧里的悲剧女主人公一样,为了爱情而陨落。
卡拉斯的清脆嗓音的确是希腊歌剧演唱史上的一个奇迹,她那唱做并重的高超表演艺术,成为当代歌剧艺坛上的典范。有人把她和恩里科·卡鲁索、夏里亚宾并列为20世纪对后世影响最大的3位歌唱家。她的嗓音音域宽广,既能唱最轻巧的花腔女高音,又能唱强烈的戏剧女高音,甚至女中音卡门等角色,因而赢得全才女高音的桂冠。

步入歌坛

卡拉斯的一生从小开始就充满了传奇性的色彩。1937年父母离异后卡拉斯由母亲扶养长大,自幼其母亲专断自私,对两个女儿有着极为殷切的期许,因此卡拉斯自小便在家庭压力下成长。其母甚至日后还出书诽谤她,因此母爱的缺乏是卡拉斯内心寂寞孤独的源头,因肥胖而来的自卑感,更使她努力减肥。
1952~1953年,从240磅减至135磅(约是106公斤至60公斤),改头换面之后,她一夕之间成为米兰最富穿着品味的女人,也是今天大家在照片上常见到的卡拉斯。卡拉斯拿手的曲目是贝里尼(Bellini)的歌剧《诺玛》(Norma)、凯鲁碧尼(Cherubini)的歌剧《麦迪亚》(Médée)、威尔第(Verdi)的歌剧《麦克白》(Macbeth)等。卡拉斯年轻时最早练习的一首歌据说是《托斯卡》(Tosca),被许多乐评家视为是卡拉斯终身代表的角色之一,其中最有名的当然是女主角的咏叹调“为了艺术,为了爱”(Vissi d\'arte,vissi d\'amore)。
她在舞台上非常耀眼,角色诠释分明,震撼力与戏剧性十足,虽然声音略有暇疵,但是声音热情而震慑人心,将万千奔腾的情感凝聚于浓烈的嗓音,直达天际,由内而外忠实表演自己的生命,这就是卡拉斯。卡拉斯对于她所演唱的角色诠释,是将自己完全的变成剧中的人物,这样的情感充满在歌曲中,尽管有些高音无法漂亮的转折到位,但在热泪盈眶的听者耳中已经不是挑剔的理由,反而是残缺中表现出来的完美。她对艺术及爱情投入毫无保留的爱,歌声就是她的传记,每一个音符对她而言,就是生命。
其实卡拉斯的在声音和演唱技巧上都不如苔芭尔迪、琼·萨瑟兰、雷娜塔·斯科托,但她的声音有一种磁性,一种强烈吸引人的个性,卡拉斯还善于舞台表演,这点是其他女高音歌唱家都无法与之相比的。

辉煌年代

全世界歌剧前后只有七年,这7年,从1951年算起,到1957年结束。在这七年间她站在世界的顶端,她是全世界歌剧界注目的焦点、她是唱片公司的摇钱树、是媒体狗仔队追逐的对象、是史卡拉歌剧院的首席女高音。1951年,她来到史卡拉歌剧院,以开幕季的剧目《西西里的晚祷》(Vêspres sicliennes, Les)向先前瞧不起她的意大利人宣告这位希腊女高音骄傲的时代来临,然后在1953年和EMI签下独家唱片合约,开始积极的录音,从《拉美默的露奇亚》(Lucia di Lammermoor)开始,一连录了多部不同的全本歌剧,前后只花了六年的时间,中间还包括了许多独唱专辑,她几乎是以每年三到四部歌剧的速度在录音,而且她所动用的都是史卡拉歌剧院的原班底,显示歌剧院和唱片公司对她的配合度之高。
在那个披头士和猫王都还未成为明星的时代,卡拉斯是唯一一位拥有巨星般地位的国际歌唱巨星。重返大都会1965年3月19日,卡拉斯自1958年3月5日最后一次在大都会演出之后7年,重返大都会演出《托斯卡》,当卡拉斯在幕旁刚唱出第一声“马里奥”时,观众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就在卡拉斯步上舞台时,全场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持续长达四分多钟,而卡拉斯始终保持着托斯卡的人物造型,没有一刻脱离戏剧角色本身,这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职业竞争

玛丽亚·卡拉斯
如同20世纪90年代是三大男高音风靡的时代,20世纪50年代则是一个女高音统领世界的辉煌时代,确切的说是玛丽亚·卡拉斯(Maria Callas)和雷纳塔·苔巴尔迪(Renata Tebaldi)的时代。因为出生年月只差1年多,而且都是从欧洲的意大利开始起步她们的歌剧演唱生涯,卡拉斯和苔巴尔迪很自然会被音乐界和公众广泛评论和比较,无形中成了音乐舞台的竞争对手,而她们俩截然不同的职业道路和人生轨迹,则谱写了两首异曲同工的艺术和生命的咏叹调。
苔巴尔迪
苔巴尔迪1922年2月1日诞生在意大利的佩萨罗。20世纪50年代初期,苔巴尔迪作为意大利歌剧界的新星,已经在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站稳了脚跟,这时,舞台上却又出现了另一个更年轻的后起之秀玛丽亚卡拉斯。[1]

卡拉斯 - 主要作品

玛丽亚·卡拉斯玛丽亚·卡拉斯
历年演出全剧目录
Bellini_ I Puritani
Bellini_Il Pirata
Bellini_ La Sonnambula
Bellini_ Norma
Cherubini_ Medea
Donizetti_ Anna Bolena
Donizetti_ Poliuto
Donizetti_ Lucia Di Lammermoor
Giordano_ Andrea Chenier
Gluck_ Iphigénie en Tauride
Gluck_ Alceste
Leoncavallo_ Pagliacci
Mascagni_ Cavalleria Rusticana
Ponchielli_ La Gioconda
Puccini_ La Bohème
Puccini_ Madama Butterfly
Puccini_ Manon Lescaut
Puccini_ Turandot
Puccini_ Tosca
Rossini_ Armida
Rossini _ Il Barbiere Di Siviglia
Rossini_ Il Turco In Italia
Spontini_ La vestale 1
Verdi_ Aida
Verdi _ I Vespri Siciliani
Verdi _Il Trovatore
Verdi_ La Forza Del Destino
Verdi_ Macbeth
Verdi_ Nabucco
Verdi_ Rigoletto
Verdi_ Un Ballo In Maschera
Wagner_ Parsifal
以上32部为MARIA CALLAS演出(或录音)过的歌剧全剧剧目。

卡拉斯 - 社会评价

心碎而死
1977年9月16日,玛丽亚·卡拉斯孤独地死在巴黎自己的寓所里,据医生检查,这位伟大的女歌唱家是死于因服用药物过度引发的心力衰竭——但更多的人相信,她是心碎而死的。领略女性
不由得重寻阿里扬娜·斯塔西诺普洛斯的《玛丽亚·卡拉斯》。事实上,在国外关于卡拉斯的传记作品多达十余部,但出自女性手笔的这一部被认为是“最令人动情”的。毕竟,女人写女人,更能深入领略女性内在本体,这与男人写女人以表达他们的理想终究是不一样的。
茶花女
在上个世纪欧美歌剧舞台上,卡拉斯是一个传奇。她的声音并不完美。用行家的话说,她的音质不够甜润,持续高音略显细弱,而中低音又有些浑浊。可是,当人们听到她歌唱时,这个不完美的声音却能迸发出一种巨大的魔力——那是一种疯狂的热力,一种彻底的投入,一种震撼人心的激情。正像人们描述的那样:“大多数歌唱家在《茶花女》的最后一幕能让你流泪,而卡拉斯能让人在第二幕就泣不成声。”她在舞台上的形象是那么令人感动,年轻、优雅、灵敏、美丽,耐人寻味。在人们的记忆中,没有别的歌唱家能像她这样把每个角色表现得如此生动而不同。她用自己的激情和狂热,相继征服了西方歌剧的三大金銮殿——米兰的斯卡拉歌剧院、伦敦的科文特花园剧院和纽约的大都会歌剧院,登上了世界“歌剧女皇”的宝座。
生命的力量
卡拉斯是如此耀眼夺目,光彩照人,但阿里扬娜却很少评述这位歌唱艺术家的辉煌与伟大。阿里扬娜知道,卡洛斯在歌声中投入的生命能量是无法用所谓关于歌剧的标准来衡量的。阿里扬娜看卡拉斯,是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看,看到的是,卡拉斯在道道光环笼罩下作为一个普通女人精神深处的悲凉。
艺术顶峰
卡拉斯是那样的大女人,又是这样的小女人。早在卡拉斯初获成功的时候,在那个本该是快乐的夜晚,她却突然哭泣着对母亲说:“我想要孩子……我想要一对双胞胎,我希望身边有许多孩子……”这实在是一个女人最最普通的想法。她为歌唱艺术奋斗了十几年,她“创造和追求完美的本能有时甚至比她的生存本能还要强烈”,但当她高踞艺术顶峰的时候,她发现,观众的掌声并不是她最想要的东两。她最想要的东西是——爱,是作为一个女人被爱,被崇拜。卡拉斯曾说过:“爱情比任何艺术成就都重要。”
卡拉斯的生命
然而,真正的爱情一直没有到来。只是在遇到了希腊船王阿里斯托·奥纳西斯,潜藏在卡拉斯心底的爱情之火才不可遏止地燃烧起来。奥纳西斯给予了她一个女人所需要的一切,“使她第一次得到了爱与被爱的体会”,他给“这个献身事业的修女带来了爱情、轻浮、情欲和温柔,使她重新尝到了生活的乐趣。他使玛丽亚不再一心迷恋于歌唱;这种迷恋固然难能可贵,但也使她失去了许多东西。他敞开了她的心灵之路。”卡拉斯仿佛换了一个人。她爱得够浓,够烈,够疯狂,并为此付出了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最惨重的代价——她抛弃了艺术。当奥纳西斯最终移情别恋,弃她而去,尔后离开人世,卡拉斯的生命烈焰也随之彻底熄灭了。
充满了人性艺术与爱情,是那样既分又合地纠结在卡拉斯的生活中,二者形式不同,根底却栓在一个基点上,为的是生命的完整和超越。卡拉斯是一个“充满了人性的女人”。著名作家阿里扬娜说:“我以深深崇敬和仰慕这位传奇人物的成就和抱负开始,而以喜欢上这个普通女人结束。”我以为,阿里扬娜与其说是喜欢上了卡拉斯,不如说是理解了卡拉斯,并进而理解了自己,理解了女人。卡拉斯是天下女人的梦,也是天下女人忘不掉的唯美的痛。

卡拉斯 - 个人生活

婚姻

卡拉斯一生最重要的演出搭档之一,男高音斯苔芳诺(Giuseppe di Stefano)曾说:“玛莉亚·卡拉斯是歌剧中的女王。”她的一生似乎就是为了歌剧艺术而活,但是最后却又为了爱情而牺牲了自己的事业、甚至于生命。
在23岁正要在意大利开始冲刺她的歌剧演唱事业时,卡拉斯结识了一位意大利企业家:乔瓦尼·巴蒂斯塔·米奈利吉(Giovanni Battista Meneghini)。这位比卡拉斯要大上将近30岁的中年企业家,本身就是一位歌剧的爱好者,他为卡拉斯的歌声着迷,而卡拉斯也喜欢他的成熟稳重,结果这一对几乎可以做父女的、到最后却成了夫妻;卡拉斯在米奈利吉的保护之下,逐渐闯出自己的演唱事业,而她对于米奈利吉的夫妻感情,似乎也是建立在她的歌唱事业上。卡拉斯在结婚十周年时曾公开表示,如果米奈利吉不在场,她就没有办法唱歌;如果说她是声音,则米奈利吉就是灵魂!虽然如此,卡拉斯与米奈利吉最后还是于1959年离婚。
卡拉斯与希腊船王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Aristotle Onassis)发生感情,她对奥纳西斯的这段感情付出了她的全部,但奥纳西斯于1968年因事业之故而娶了美国总统肯尼迪的遗孀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令卡拉斯悲痛欲绝,演唱事业可说完全结束,1974年在日本是她最后一次公开演出。1976年,奥纳西斯去世,给她更大的打击,此后便在巴黎深居简出。
卡拉斯在生前最后几次接受访问时一再强调:“身为一位歌者,最重要的就是要全心全意为艺术服务、要做艺术最忠心的仆人。”这也是卡拉斯一生在歌唱事业上所奉行的原则。卡拉斯退隐巴黎后,最大的嗜好就是听听自己过去的唱片录音,陶醉在熟悉的歌声中,回味当年在歌剧院舞台上以“女王”身份征服观众的美丽回忆。

生命终点站

1977年9月16日,卡拉斯去世,结束了她华丽的一生,享年54岁,骨灰就撒在她钟爱的爱琴海上,据说她是心碎而死。对爱乐者来说,虽然失去了卡拉斯的身影,她那充满了生命力与爱的歌声却长留在人间。

爱情旅程

1949年4月21日,卡拉斯与意大利人梅内吉尼结婚。这是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正式婚姻。梅内吉尼是她的演出经理。这是一个天生的经纪人,办事效率极高。这些都是卡拉斯当时所需要的。梅内吉尼让排队等在他身后的歌剧导演、音乐会组织者、音乐节经理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机场到另一个机场,从一个旅馆到另一个旅馆。他帮助卡拉斯向剧院提出高额报酬。他收集玛丽亚演出的所有评论,他不让卡拉斯要孩子,竭力维护女高音卡拉斯的神话。在这场婚姻中,卡拉斯没有获得一个女人需要的爱情,这场婚姻是歌唱家与经理人的组成,作为歌唱家的卡拉斯与作为女人的玛丽亚背道而驰。她永远只有工作、排练与演出。只有观众狂热的崇拜,以及这以后的恐惧,一种担心从顶峰摔下来的恐惧。
海上宫殿但是有一天,海上出现了一条船,这条船是真正的“海上宫殿”:有着青金石的栏杆,纯金的浴室饰物,名贵的油画珍品,西方现存最古老的嵌宝佛像,用克诺索斯彩石镶嵌画着放大复制品装饰的游泳池。这条船有60名水手,外加服务员、洗衣工、缝纫师、按摩师和两个厨师。这就是著名的“克丽斯蒂娜”号。它的主人是世界首富希腊船王阿里斯托特利斯·奥纳西斯。
不久,阿里·奥纳西斯就邀请卡拉斯夫妇乘“克丽斯蒂娜”号出海旅行。奥纳西斯使她第一次得到了爱与被爱的体会。
在玛丽亚·卡拉斯夫妇到家的第二天晚上,奥纳西斯奇迹般地出现在他们家窗下。他大声唱着一首名为《玛丽亚·玛丽亚》的那不勒斯民歌,然后通知梅内吉尼:他打算娶卡拉斯为妻,不希望任何人从中作梗。梅内吉尼的一切央求和警告都无济于事。翌日凌晨四时,卡拉斯同奥纳西斯离开西尔米奥内去米兰。跟谁奥纳西斯后,卡拉斯的歌唱生涯开始一直走下坡路,最后他们分手了。1977年9月16日,玛丽亚·卡拉斯在巴黎瓦代尔大街36号逝世。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5-07-23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你感兴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