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即墨之战

    即墨之战发生于前284年至前279年,战国时代燕国名将乐毅统率燕军攻打齐国即墨城的一场攻防战争。齐国坚守防御转入反攻,一举击败燕军,收复国土的一次著名作战。

    即墨之战成为中国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典型战例。齐国虽然凭借此仗复国,但是其实力已江河日下。而燕国亦因此仗由兴盛转为衰弱。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即墨之战 地点: 即墨(今山东平度东南)
    时间: 公元前283年-279年 结果: 齐国胜利
    交战各方: 齐国 燕国[小说国名] 主要指挥官: 乐毅、田单、骑劫
    相关人物: 乐毅,田单,骑劫,

    目录

    简介/即墨之战 编辑

    田单画像 田单画像

    在战国中期,齐、秦两强东西对峙,较弱的燕国与齐是近邻。燕王哙于公元前318年让位于燕相子 之,以致太子平与子之因争夺王位而发生内乱。于是,齐宣王于公元前314年乘机攻燕,在50天之内攻下燕都蓟(今北京),杀燕王哙和子之。但由于齐军在燕国大肆烧杀抢掠,燕国民众纷纷起来反抗,各诸侯国也准备出兵救燕,齐军被迫撤退,燕太子平即位为王,即燕昭王。燕昭王登上王位后,广招贤士,改革内政,发展生产,积极准备报齐破国之仇。公元前301年齐宣王死,湣王即位。齐湣王在位期间,南攻宋、楚,西击三晋,连年征战,国力日耗。燕昭王想乘机攻齐,但从燕国的土地、人口和经济条件看,燕远不如齐国,单凭燕国本身的力量,不可能战胜齐国。面对这种实际,燕将乐毅和燕相苏秦提出了争取与国,孤立齐国;并怂恿齐国灭宋,以加剧它与各国的矛盾,尔后联合各国,大举攻齐的战争方略。燕昭王采纳了乐毅和苏秦的这一策略,并积极创造条件付诸实施。

    为了实现攻齐报仇的目的,燕表面上臣服于齐,并派苏秦入齐,进行离间活动,取得了齐湣王的信任。齐国被燕表面的屈服所迷惑,放松了警惕,对燕不加戒备,甚至还把用于防御燕国的军队,从齐、燕边界全部撤到齐国的腹地。公元前288年10月,秦约齐王同时称帝,结成联盟。燕再次派苏秦至齐进行离间活动,劝说齐湣王撕毁齐秦盟约,废除帝号,而后伺机灭宋。湣王果然被打动,于12月废除帝号,转而与各国合纵攻秦,迫使秦国"废帝请服"。齐湣王取得攻秦胜利后,又经过三次战争,灭掉了宋国。邻近齐国的宋国,土地肥沃,生产发达,其大商业城市定陶的巨大税收,尤为齐、秦、赵三国所垂涎。宋为齐所灭,不仅加剧了齐同秦、赵各国的矛盾,也对韩、魏、楚形成严重威胁,因此导致了齐与各国的矛盾异常尖锐。燕利用这种形势,积极活动,终于和各国结成攻齐联盟。 [1]

    背景/即墨之战 编辑

    前284年,燕国名将乐毅统率燕、秦、赵、韩、魏、楚六国联军攻打齐国的一场战争,在济西之战中大败齐军,接连攻下临淄,然后分兵五路,以彻底消灭齐军,占领齐国全境。燕军仅在六个月的时间,就攻取了齐国七十余城,只剩下莒和即墨两城未被攻克。

    燕昭王 燕昭王

    公元前284年,燕昭王任命乐毅为上将军,统率燕、秦、楚、韩、赵、魏六国的军队攻齐。齐湣王骄 傲自恃、忘乎所以,开始并未料到燕国会联合诸国攻齐,及至发现燕军已攻入齐国时,才匆忙任命触子为将,率领全国军队主力渡过济水,西进拒敌。双方兵力各约20余万,在济水之西(今山东高唐、聊城一带)展开决战。齐军由于连年征战,士气低落。齐湣王为迫使将士死战,以挖祖坟、行杀戮相威胁,更使将士离心,斗志消沉。结果,当联军进攻时,齐军一触即溃,遭到惨败。触子逃亡不知下落,副将达子收拾残兵,退保都城临淄。此役即所谓“济西之战”。

    齐军主力被消灭后,秦韩两军撤走,乐毅派魏军南攻宋地,赵军北取河间(今河北献县东南)。齐军主力被消灭后,秦、韩两军撤走,乐毅自率燕军向临淄实施战略追击,继续追歼齐军,并攻占了齐国的国都临淄。齐湣王被迫出逃至莒(今山东莒县)。此时,楚顷襄王为分占齐地,便以救齐为名,派淖齿率兵入齐。齐湣王幻想借楚军力量抵抗燕军,便委任淖齿为相。淖齿在莒地杀掉了齐湣王,并夺回了以前被齐占去的楚国淮北之地。乐毅攻克临淄后,采取布施德政、收取民心的政策,申明军纪,严禁掳掠,废除残暴法令和苛捐杂税。然后兵分五路,以彻底消灭齐军,占领齐国全境。左军攻取胶东、东莱(今山东半岛),右军沿济水南进阿、鄄(今山东沂南至日照一带),后军沿北海(今山东临淄东北沿海一带)出击,攻占千乘(今山东青州东北),中军占领临淄以镇守齐都。燕军仅在6个月的时间,就攻取了齐国70余城,只剩下莒和即墨(今山东平度东南)两城末被攻克。 [2]

    经过/即墨之战 编辑

    当时楚国又出兵,名为援助,实为攻击,楚国大将淖齿弑杀齐湣王,前283年,齐国大臣王孙贾等杀死淖齿为齐湣王报仇,立齐湣王之子田法章为王,是为齐襄王,死守莒城以抗燕军,并号召民众起来抵抗。即墨大夫出战阵亡。田单率族人以铁皮护车轴逃至即墨,被推举为城守。即墨全城军民由田单率领抵抗,双方交战五年。乐毅强攻不克,只好包围城市。即墨军民在守将战死之后,共推齐宗室田单为将,坚守抵抗燕军。此攻防战被称为 即墨之战。燕军围攻莒和即墨一年未下,乐毅遂改用攻心战,命燕军撤至距两城九里的地方设营筑垒。并下令凡城中居民有出来的不加拘捕,有困难的予以赈济,以争取齐民。如此相持三年之久,两城依然未被攻下。

    前279年,燕昭王逝世,燕惠王继位,田单使用反间计,使得乐毅被废除职务,燕惠王改派骑劫代替乐毅为将领,乐毅被迫出奔赵国。骑劫到任后,即一反乐毅的做法,对即墨实施强攻。由于齐国军民的顽强抵抗,仍未能奏效。

    田单佯装神来助齐,以振奋城中军民人心,果然激发人心。其后,田单又用激将法,宣称齐人怕被劓刑,结果骑劫把齐人俘虏、降者处以劓刑,不知已经激怒了齐人之心。田单又宣称齐人怕先人的坟墓被掘出来,并火烧尸体,若然这样做,齐人必定投降,结果骑劫再度中计,在城外掘坟焚尸,结果再激发人心,齐兵的怒气更盛。

    其后,田单佯装城中军力虚弱,他先命精壮甲士全部隐伏起来,以老弱、妇女登城守望,使燕军误以为齐军少壮已伤亡殆尽,失去继续作战的能力,快要投降的样子,然后派人向燕军诈降,并送金、降表出城,要求破城不要掳掠,骑劫第三次中计,燕军信以为真,一心坐待受降,更加麻痹松懈了。

    此时田单趁机收集牛只,聚得千余只,画上五花彩纹、披上土黄色绸缎、牛角扎了刀和牛尾绑了用油浸过的苇草。田单凿开城墙十余口,于夜间布置好,准备了五千士兵,准备好了就放牛出城并且点火在它们的尾,牛只疼痛不已,猛力向前冲,突袭燕营,齐壮士五千随后冲杀。燕军将士见此,以为神兵天降,田单又聚集妇孺齐敲铜器战鼓,声音震天动地,吓得燕军将士溃不成军,骑劫亦死于乱军之中,田单率兵乘胜追击,收复了齐国七十余座城,打败了燕军,燕军一直溃逃到河上。

    田单收兵,迎接在莒被拥立的齐襄王入都临淄为齐王,因功被封任为相国,名为安平君,又加封夜邑(今山东掖县)万户,死后葬于安平城内。

    田单公元前283年,齐臣王孙贾等杀掉淖齿,立齐湣王之子法章为齐襄王,守莒抗燕,并号召民众起来抵抗。乐毅又重新调整部署,集中右军和前军攻莒,左军和后军攻即墨。即墨军民在守将战死之后,共推齐宗室田单为将,坚守抗燕。它和即墨,成为齐国当时坚持抗燕的两个坚强堡垒。燕军围攻曹和即墨一年未下,乐毅遂改用攻心战,命燕军撤至距两城9里的地方设营筑垒。并下令凡城中居民有出来的不加拘捕,有困难的予以赈济,以争取齐民。如此相持3年之久,两城依然未被攻下。此战即所谓即墨保卫战,或曰即墨之战。

    即墨为齐国较大的都邑,地处富庶的胶东,靠山近海,土地肥沃,财物丰富,有坚固的城池和一定的人力用于防守。田单被推举为将后,为挽救危局,除大力开展争取人心的工作外,还将所带的族兵及收容的残兵7000余人,及时加以整顿和扩充;又亲自带头构筑城防工事,加固城墙,浚深壕池;将族人、妻妾编入军营参加守城。由于田单与将士同甘共苦,致使即墨军民群情振奋,斗志昂扬,决心为保卫自己的生命财产,奋起抵抗燕军。公元前279年,燕昭王死,惠王继位,惠王早在做太子时就对乐毅不满,且对3年攻齐不下又有怀疑,田单乘机派人入燕,进行间谍活动,宣扬说:乐毅借攻齐为名,实际想控制军队,在齐国为王,所以故意缓攻即墨。如果燕国另派主将,即墨指日可下。燕惠王果然中计,派骑劫代替乐毅。乐毅被撤换,不仅使田单少了一个难以对付的敌人,且使燕军将士愤慨不平,军心已开始涣散起来。

    骑劫到任后,即一反乐毅的做法,对即墨实施强攻。由于齐国军民的顽强抵抗,仍未能奏效。田单为了进一步激励士气,诱使燕军行暴,便散布谣言说,齐军最怕割鼻子、挖祖坟。骑劫果然中计,在城外挖掘齐人的坟墓,将被俘齐军士兵割掉鼻子放回。即墨军民看到燕军的如此暴行,个个恨之入骨,愤怒异常,纷纷要求同燕军决一死战。与此同时,田单积极进行反攻的准备工作。他先命精壮甲士全部隐伏起来,以老弱、妇女登城守望,使燕军误以为齐军少壮已伤亡殆尽,失去继续作战的能力,然后派人向燕军诈降,燕军信以为真,一心坐待受降,更加麻痹松懈了。

    此时,田单觉得反攻时机已经成熟,便收集了千余头牛,在牛角扎上锋利的尖刀,身披五彩龙纹的外衣,牛尾绑上渗透油脂的芦苇,并在城脚挖好几十个洞,直通城外;又挑选了5000名精壮勇士,扮成神怪模样;令全城军民备好锣鼓以便出击时呐喊助威。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在一天夜间,点燃牛尾上的芦苇,驱赶1000多头火牛从城墙洞中向燕营猛冲狂奔,5000勇士随之杀出,全城军民擂鼓击器以壮声势。一时间火光通明,杀声震天。燕军将士从梦中惊醒,仓惶失措,四出逃命,死伤无数,骑劫在混乱中被杀身亡,围攻即墨的燕军主力彻底溃败。田单奇袭获胜后,立即大举反攻。齐国民众痛恨燕军的暴行,纷纷响应,帮助齐军打击燕军,很快将燕军逐出国境,收复沦陷的70余城。

    济西之战示意图 济西之战示意图

    济西之战,乐毅采用诱齐攻宋策略,形成了天下攻齐的有利形势。在作战中又抓住强弱已经发生变化 的有利时机,乘胜追击,直捣齐都,因而取得了重大胜利。而齐湣王自恃强大,穷兵默武,四面树敌,落入燕国圈套而不自知。当五国联军攻齐时,仓促应战,过早地集中主力与强大的联军交锋,因而惨败,几致亡国。而在即墨之战中,齐军却能先坚守后反攻,最终一举击败燕军。齐军的胜利。一是因为即墨有一定的防御条件;二是燕军攻占坚城的力量不足,准备也不充分;三是齐将田单采取有效措施,取得了即墨军民的支持。四是田单善施奇谋妙计。他先施反间计,借敌之手除去了最难对付的乐毅,又针对骑劫警惕性不高,燕军士气不振的弱点,以诈降手段造成敌人错觉,使之麻痹松懈。然后实施夜间奇袭,出其不意地击破围攻即墨的燕军主力,打胜了反攻初期的关键性一仗,取得了战场的主动权,在齐国民众的支持下,经过艰苦奋战,终于取得了打败燕军、恢复齐国的光荣胜利。

    评价/即墨之战 编辑

    此战,田单智谋超群,在国破城围、双方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坚守孤城,麻痹燕军,积极创造反攻条件。在时机成熟时,充分运用机动性、突然性、杀伤力和心理威慑诸因素,以“火牛阵”进行夜间突袭,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是战胜燕军的主要原因。此外,由于即墨有一定的防御条件;燕军分兵多路攻齐,发展过快,攻城克坚的准备和力量不充分;田单巧施反间计,借敌之手除去最难对付的乐毅,也是原因之一。成为中国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典型战例。

    历史记载/即墨之战 编辑

    初,燕人攻安平,田单使其宗人皆以铁笼傅车轊①。及城溃,人争门而出,皆以轊折车败,为燕所擒;独田单宗人以铁笼得免,遂奔即墨。是时齐地皆属燕,独莒、即墨未下,乐毅乃并右军、前军以围莒,左军、后军围即墨。即墨大夫出战而死。即墨人曰:“安平之战,田单宗人以铁笼得全,是多智习兵。”因共立以为将以拒燕。乐毅围二邑,期年不克,乃令解围,各去城九里而为垒,令曰:“城中民出者勿获,困者赈之,使即旧业,以镇新民。”三年而犹未下。或谗之于燕昭王曰:“乐毅智谋过人,伐齐,呼吸之间克七十余城,今不下者两城尔,非其力不能拔,所以三年不攻者,欲久仗兵威以服齐人,南面而王耳。今齐人已服,所以未发者,以其妻子在燕故也。且齐多美女,又将忘其妻子。愿王图之 !”昭王于是置酒大会,引言者而让之曰 :“先王举国以礼贤者,非贪土地以遗子孙也。遭所传德薄,不能堪命,国人不顺。齐为无道,乘孤国之乱以害先王。寡人统位,痛之入骨,故广延群臣,外招宾客,以求报仇;其有成功者,尚欲与之同共燕国。今乐君亲为寡人破齐,夷其宗庙,报塞先仇,齐国固乐君所有,非燕之所得也。乐君若能有齐,与燕并为列国,结欢同好,以抗诸侯之难,燕国之福,寡人之愿也。汝何敢言若此 !”乃斩之。赐乐毅妻以后服,赐其子以公子之服;辂车乘马,后属百两,遣国相奉而致之乐毅,立乐毅为齐王。乐毅惶恐不受,拜书,以死自誓。由是齐人服其义,诸侯畏其信,莫敢复有谋者。

    译文

    当初,燕国军队攻打齐国安平时,临淄市的一个小官田单正在城中,他预先让家族人都用铁皮包上车轴头。待到城破,人们争相涌出城门,都因为车轴互相碰断,车辆损坏难行,被燕军俘虏,只有田单一族因铁皮包裹车轴得以幸免,逃到了即墨。当时齐国大部分地区都被燕军占领,仅有莒城、即墨未沦陷。乐毅于是集中右军、前军包围莒城,集中左军、后军包围即墨。即墨大夫出战身亡。即墨人士说:“安平之战,田单一族人因铁皮包轴得以保全,可见田单足智多谋,熟悉兵事。”于是共同拥立他为守将抵御燕军。乐毅围攻两城,一年未能攻克,便下令解除围攻,退至城外九里处修筑营垒,下令说:“城中的百姓出来不要抓捕他们,有困饿的还要赈济,让他们各操旧业,以安抚新占地区的人民。”过了三年,城还未攻下。有人在燕昭王面前挑拨说:“乐毅智谋过人,进攻齐国,一口气攻 克七十余城。现在只剩两座城,不是他的兵力不能攻下,之所以三年不攻,就是他想倚仗兵威来收服齐国人心,自己好南面称王而已。如今齐国人心已服,他之所以还不行动,就是因为妻子、儿子在燕国。况且齐国多有美女,他早晚将忘记妻子。希望大王早些防备!”燕昭王听罢下令设置盛大酒宴,拉出说此话的人斥责道:“先王倡导全国礼待贤明人才,并不是为了多得土地留给子孙。他不幸遇到继承人缺少德行,不能完成大业,使国内人民怨愤不从,无道的齐国趁着我们国家动乱得以残害先王。我即位以后,对此痛心疾首,才广泛延请群臣,对外招揽宾客,以求报仇。谁能使我成功,我愿意和他分享燕国大权。现在乐毅先生为我大破齐国,平毁齐国宗庙,报却了旧仇,齐国本来就应归乐先生所有,不是燕国该得到的。乐先生如果能拥有齐国,与燕国成为平等国家,结为友好的邻邦,抵御各国的来犯,这正是燕国的福气、我的心愿啊!你怎么敢说这种话呢!”于是将挑 拨者处死。又赏赐乐毅妻子以王后服饰,赏赐他的儿子以王子服饰,配备君王车驾乘马,及上 百辆属车,派宰相侍奉送到乐毅那里,立乐毅为齐王。乐毅十分惶恐,不敢接受,一再拜谢,写下辞书,并宣誓以死效忠燕王。从此齐国人敬服燕国乐毅的德义,各国也畏惧他的信誉,没有再敢来算计的。

    ①轊(wèi):古代套在车轴头的铜制圆筒。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09-12-01
    [2]^引用日期:2009-12-01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7 22:5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