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反绞杀战

    反绞杀战1951年8月至1952年6月,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协同,为抵抗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对“三八线”以北交通运输线实施大规模持续战略性轰炸,保障交通运输而进行的斗争。“绞杀战”是美军仿照1944年3月盟国空军在意大利境内,以德军使用的铁路线为主要攻击目标而发动的一次空中战役而炮制的。

    编辑摘要

    目录

    反绞杀战不畏牺牲的中国志愿军
    反绞杀战 1951年8月至1952年6月,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协同,为抵抗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对“三八线”以北交通运输线实施大规模持续战略性轰炸,保障交通运输而进行的斗争。 “绞杀战”是美军仿照1944年3月盟国空军在意大利境内,以德军使用的铁路线为主要攻击目标而发动的一次空中战役而炮制的。那次战役,最初被称为空军协同攻势。后来被称为“绞杀战”。朝鲜半岛的地形、交通线的构成以及美军空中封锁的计划,都同在意大利进行过的“绞杀战”极为相似。所以,美军把他们的这次行动亦得意地称为“绞杀战”,想把朝鲜半岛变为昔日的亚平宁半岛。

    战争概述/反绞杀战 编辑

    反绞杀战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抗美援朝
    1951年7月,朝鲜停战谈判开始。敌在其地面部队发动夏季攻势的同时,依恃其空军优势,出动大批飞机,对朝鲜北部交通枢纽和重要路段实施狂轰滥炸,企图摧毁北部的交通运输补给系统,瘫痪中朝军队后方,破坏其防御的稳定,窒息志愿军前方作战力量,从而达到其在谈判中迫志愿军方就范的目的,美军把这种持续的战略性轰炸称为绞杀战。在防空火力薄弱、技术装备和物资器材极端缺乏的条件下,志愿军以顽强的战斗精神,进行反“绞杀战”斗争。

    战争背景/反绞杀战 编辑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即将其空军投人战斗,并不断增加兵力。至一九五O年十月志愿军人朝时,其空军兵力增加到十五个联队(大队),共有各种型号作战飞机(包括海军作战飞机)一千一百多架。连同英国、澳大利亚、南非联邦及南朝鲜空军,总共有各种型号作战飞机一千二百多架。其中半数以上用于轰炸破坏志愿军后方的集结地域、补给基地、运输车辆和交通枢纽、公路铁路桥梁等。至一九五一年七月,随着战线南移,并初步恢复了铁路交通时,敌人投人战场上的航空兵部队又有大量增加,而且飞机的作战性能有很大的提高。其航空兵已增至十九个联队(大队),各种型号作战飞机总数已经达到一千四百余架。其中有美国当时最先进的F-86型喷气战斗机七十五架,F-84型喷气战斗机三百架。朝鲜停战谈判开始后,为配合谈判,其航空兵更加剧了对志愿军后方的轰炸破坏。

    反绞杀战美军三大王牌兵败朝鲜战场
    志愿军人朝初期,既无空军参战,又缺乏对空防御武器与防空经验。敌机在潜伏特务配合下,肆无忌惮地狂轰滥炸、低空扫射,白天钻山沟,夜间找灯光,猖狂已极。一九五O年底以前,防空部队只有一个高射炮兵团,与敌航空兵斗争,主要采取伪装、隐蔽、疏散等防护手段,一切较大的作战活动和后勤活动,均利用夜间进行,加上后勤机构和工作不适应作战要求,处于边打边建状态,因而在战役组织实施与后方运输补给上造成了极大的困难。由于敌机的轰炸破坏和汽车驾驶员缺乏夜间闭灯行驶的经验,又时值严冬,雪深路滑,运输效率极低,车辆损失也大,志愿军人朝作战的头七个半月内,即损失汽车三千多台(平均每月四百多台),使大量作战物资积压在鸭绿江北。第一至第三次战役期间,前方粮食供应仅能达到需要的四分之一;第四次、第五次战役时,虽有好转,但也仅能满足需要量的一半,远远不能满足作战的需要。前线部队挨饿受冻,影响了战役的组织与实施。但是,由于全军逐渐开展了积极的对空射击,有效地打击了低空飞行的敌机。志愿军后勤工作和后勤部队在边打边建中,陆续得到改善与加强。一九五一年一月下旬,在沈阳召开的志愿军第一次后勤工作会议以后,提出了“建设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的战斗口号,开始建立固定的兵站线,并沿公路干线设置了夜间对空监视哨。在公路干线上每隔一至三公里设一组,以监视敌机活动,发现敌机即鸣枪报警,汽车司机闻警马上闭灯行驶。采取这一措施,提高了运输效率,减少了运输车辆和物资的损失。六月,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成立后,使志愿军后勤建设和工作逐步进入了与作战要求基本相适应的新阶段,为尔后的反“绞杀战”的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

    与此同时,铁道兵部队已增至四个师和一个直属桥梁团、一个援朝铁路工程总队。七月,根据中朝两国协议,在安州由中朝组建了朝鲜铁道军事管理总局(简称“军管总局”),统一负责朝鲜境内的铁道运输的管理、组织与实施。刘居英任局长兼政治委员,金黄一(朝方)、黄锋任副局长。同年八月,在沈阳又成立了中朝联合铁道运输司令部(简称“联运司”),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兼司令员,东北局秘书长张明远兼政治委员,朝鲜铁道副相南学龙和刘居英、李寿轩等为副司令员,崔日民等为副政治委员,下辖朝鲜铁道军事管理总局、运输局、朝鲜铁路复归指挥局。抢修指挥局等机构,统一管理朝鲜境内的铁路运输和铁路线的抢修维护等。此时,铁路运输线已由一九五O年底时的三百四十余公里,增加到一千两百多公里。

    反绞杀战南北大战引发的抗美援朝
    美军被迫转人战略防御和停战谈判开始后,仍梦想以其空中优势进行战略轰炸解决朝鲜问题。七月十三日,李奇微给远东空军司令下达了“在此谈判期间,应采取行动以充分发挥空中威力的全部能力,取得最大的效果,来惩罚朝鲜任何地方的敌人”的命令。当其在谈判中妄图攫取一万二千余平方公里土地的无理要求遭到严正驳斥后,即乘朝鲜北部洪水成灾,志愿军后方供应更加困难之机,在敌对志愿军发动“有限目的”的夏季攻势的同时,其空军对志愿军也开始实施“空中封锁战役”,即“绞杀战”(又称“窒息战”、“破坏战”),即依仗其空军优势,以封锁志愿军后方铁路运输为中心的空中作战行动。其目的是切断志愿军运输补给线,分割志愿军前后方,以“窒”志愿军,达到用军事压力,迫志愿军接受其停战谈判中的无理要求。

    战争过程/反绞杀战 编辑

    根据敌飞机活动规律和志愿军之对策,反“绞杀战”大体可以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一九五一年八月中旬至八月底)

    敌利用朝鲜北部特大洪水灾害,以铁路线为主要目标,对志愿军交汇运输线实施全面轰炸封锁,主要逐段轰炸铁路路基和反复轰炸铁路桥梁,并阻志愿军修复。在其全面实施“绞杀战”以前,敌空军从七月起就进行了试验和准备。八月十八日,敌对志愿军交通线的轰炸破坏全面展开,即“绞杀战”开始。其第5航空队的绝大部分兵力主要用于切断朝鲜西北部的铁路线,集中轰炸宜川肃川、熙川至顺川之间的铁路干线;轰炸机指挥部的B—29重型轰炸机负责轰炸宜川、新安州、顺川和平壤等地的重要桥梁;舰队航空兵则负责封锁朝鲜东部的铁路线。战斗轰炸机每天通常出动两次,一般使用三十二机到六十四机的大编队进行活动。每个战斗轰炸机联队每天攻击一段长二十四到四十八公里的铁路线。F-86喷气式战斗机则主要以若干小编队组成“阻击屏幕”进行掩护,并在大机群活动的同时,以四至六机小编队进行游猎活动,伺机偷袭志愿军起飞、返航降落或散队的飞机。为防止志愿军航空兵部队进驻朝鲜境内,对其空军活动和地面部队造成严重威胁,B-29重型轰炸机除轰炸重要桥梁外,还主要负责轰炸破坏朝鲜北部的机场。至八月底,整个铁路交通处于前后不通中间通的状况。

    反绞杀战特大洪水灾害已使志愿军后方交通运输线受到严重破坏,8月18日,美国空军乘朝鲜北部发生40余年来罕见的洪水灾害之机,开始出动大批飞机不分昼夜地反复轰炸、封锁朝鲜北部的铁路交通线。
    敌人在轰炸铁路线的同时,也加剧了对公路线及运输车辆的轰炸破坏。白天以战斗轰炸机扫射待进车辆和囤积物资,在重要桥梁、路线上投掷定时炸弹和一触即发的蝴蝶弹,阻止车辆通行。夜间在公路上空用C-47运输机投下照明弹,用B-26轻型轰炸机分区搜寻目标,进行跟踪追击轰炸,妄图摧毁“所有的公路交通”和“每条线路上的每辆卡车和每一座桥梁”。

    当时志愿军一线各军一度存粮不足一周,二线各军存粮也不足半月,情况十分严重。为了粉碎敌之“绞杀战”和战胜洪水灾害,除组织部队翻晒浸湿受潮的粮食、物资,动员二线部队、机关节粮支援一线外,采取了以下措施:

    加强对空斗争。志愿军高射炮兵部队共有四个师另三个团又五十个营,分别担任掩护前线与后方任务。其中归志后直接指挥、担任掩护后方交通运输的高射炮兵由三个团又十个营增加到四个团又二十五个营,主要掩护铁路桥梁和仓库区。为保障夜间行车安全,调整和加强了后方运输线上的防空哨。八月,调第50军第149师配属志后担任防空哨任务,连同原有的公安第18师及有关分部警卫团,担任防空哨任务的兵力共有七个团又两个营,约八千二百多人,在二千一百多公里的运输线上昼夜监视敌机活动。同时,对各种物资加强疏散、伪装,设立假目标,真真假假,迷惑敌人。

    在组织铁道兵集中力量抢修被破坏的桥梁和线路的同时,志后还统一组织汽车运输部队、工兵和后勤各种力量,采取了铁路、公路与水上漕渡相结合的接力运输方式,在洪水泛滥和江桥遭到破坏的地方,组织潜渡,采取分段倒运的办法,使各段线路有机地联系起来。这种铁路、公路和漕渡相结合的接力运输方式,是在洪水泛滥、敌机轰炸情况下创造的一种特殊的运输形式。它使志愿军达到了路断、桥断而运输不断的目的。采取这种形式并结合抢装、抢卸,仅八月份即将一千一百多车皮约合三万四千吨的物资抢运到前线,初步改善了当时缺粮、少弹的供应状况,比较圆满地完成了运输任务。

    第二阶段(一九五一年九月——十二月)

    反绞杀战“绞杀战”的第二阶段,即集中轰炸清川江以南的新安州、西浦、价州间铁路“三角地区”。
    敌人在“绞杀战”的第一阶段,普遍轰炸交通线和桥梁,收效不大,于九月份开始了“绞杀战”的第二阶段,即集中轰炸清川江以南的新安州、西浦、价州间铁路“三角地区”。此处是朝鲜北部铁路和公路运输的咽喉,这个地区被破坏,不仅南北、东西的铁路运输将同时中断,而且公路运输也将受到严重影响。且西浦至新安州段两侧多水田,顺川至价川段则路基较高,被破坏后修复困难。敌人利用这一地势特点,每天平均出动五批一百零三架次飞机集中轰炸这一地区,并逐步压缩轰炸地段。最初,集中轰炸京义铁路(汉城至新义州)渔波至新义州段和满浦铁路(满浦至西浦)顺川至价川段;随后,敌人又将重点封锁区集中在京义铁路的大桥至肃川的十七公里和满浦铁路泉洞至中坪的二十二公里地段上。十一月开始,又将封锁地段紧缩到万城至肃川十公里地段和泉洞至龙源里十公里地段上。最后更压缩到肃川至万城间铁路线上的里程桩“317”——“318”一公里地段及龙源里至泉洞间“29”公里处之一点上。同时,轰炸时间由定时改为不定时,轰炸次数由每天二至三次增至五至六次,轰炸机群也由每次出动二十至三十架增至五十至六十架。敌人企图是在一小段或一点上连续反复轰炸,使志愿军不能修复,从而达到彻底中断志愿军交通运输之目的。当时正值敌人发动“秋季攻势”,志愿军前方战斗异常紧张,大量作战物资(包括冬装)急待前运,铁路运输成了当时后勤工作的焦点。 为粉碎敌人对“三角地区”的集中封锁、破坏,志愿军在联司首长统一领导下,采取了集中使用兵力,密切防空、抢修、运输的协同,加强分段倒运等办法,并加强了“三角地区”的防空兵力。九月初,中央军委决定将东北军区防空司令部所属的四个高射炮兵团和六个高射炮兵营拨归志后直接领导和指挥。九月下旬,从掩护机场修建的高射炮兵第64师中抽调了十一个独立高射炮兵营和六个高射机枪连,加上原有高射炮兵部队,在铁路线上组成了四个防空区,即:平壤、安州、定州、价川、顺川区,殷山、新仓里区,阳德、龙池院里区,平壤、物开里区,进一步加强了铁路线上的防空力量。十月中旬以后,又陆续将掩护机场修建的大部分高射炮兵调往“三角地区”和其他重要铁路地段。还从国内抽调了一个雷达连、五个探照灯连,配合高射炮兵作战。到十二月初,“三角地区”及其附近目标的高射炮兵部队增为三个师又二十三个营和城防高射炮兵四个团及一个高射机枪团和一个探照灯团,仅在“三角地区”的新安州至鱼波段和价川至顺川段,即集中了高射炮兵七个团又八个营对敌机作战。同时,以高射炮兵第64师为基础,在安州成立铁道兵高射炮兵指挥所,实施统一指挥。防空火力增强后,狠狠打击了敌机疯狂气焰,仅十二月一个月,就击落敌机三十八架,击伤六十八架。

    反绞杀战志愿军空军歼击航空兵以师为单位,采取以少到多、以老带新、先打弱敌、再打强敌等稳妥办法,陆续投人作战

    早在八月下旬,志愿军志愿军空军即奉命同苏联空军一部担负保护平壤以北主要交通线和掩护机场修建的任务,根据中央军委确定的“逐步前进”、“轮番作战”的方针,从九月下旬,志愿军空军歼击航空兵以师为单位,采取以少到多、以老带新、先打弱敌、再打强敌等稳妥办法,陆续投人作战。九月二十五日,歼击第4师出动三十二机,配合苏联空军一百十二机与袭击志愿军顺川、安州,平壤等铁路目标的敌百余架混合大机群进行了空战。这是志愿军空军首次与敌大机群作战。在这次空战中,飞行员刘涌新单机与六架敌机激战,击落F-86飞机一架。他是志愿军空军第一个击落F-86飞机的飞行员。此后,二十六日、二十七日,志愿军空军配合苏联空军又连续同敌空军进行了大规模空战。从九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七日,五天空战中,敌被志愿军击落二十六架,击伤八架。从而被迫“决定其战斗轰炸机以后不在米格走廊(注:敌人大致把新义州、新安州、熙川、楚山地域上空空域称为‘米格走廊’)内进行封锁交通线的活动”。十月,志愿军歼击第4师又协同苏联空军与敌连续进行了六次大规模空战。其中,五日,该师第10团起飞二十机,在清川江大桥上空打敌战斗轰炸机,掩护地面部队过江,击落敌机三架,击伤二架,志愿军被击落一架。十日,该师第10、第12团先后起飞三十八架机,配合苏联空军八十机到清川江口以南打击来袭志愿军铁路交通线之敌。击落敌机四架,击伤一架,而志愿军无损失。十月下旬,歼击第3师接替歼击第4师继续配合苏联空军担任掩护泰川一带新建机场和平壤、安东一线交通运输的任务。

    随后,歼击第 2师第 6团和歼击第14师也先后于十一月四日和十六日转到一线参战。空联司于十月完成了安东指挥所的建设,十一月三日刘震司令员率指摔机构由沈阳赴安东,从此,志愿军志愿军空军就在安东指挥所的组织指挥下作战。十一月十八日,歼击第3师第9团 起飞十六机,协同苏联空军八十八机出击在永柔、安州、清川江附近轰炸扫射志愿军铁路目标的敌F-84飞机,第9团击落敌机六架,志愿军无损失。其中第1大队大队长王海率领六机,勇猛冲杀,击落敌机五架。该大队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与敌空战八十多次,共击落击伤敌机二十九架,荣立集体一等功。十一月二十三日,该师第7团又创造了一次空战击落击伤敌F-84八架,志愿军仅轻伤一架的范例。其中大队长刘玉堤即击落四架。十二月二日,志愿军志愿军空军第一次参加了双方多达三百架飞机的大空战,歼击第3师首次与美F-86飞机作战。

    反绞杀战中朝联合铁道运输司令部抢修指挥所在安州成立前方指挥部,负责统一指挥铁道兵各师(团)、工程总队及朝鲜人民军各铁道联队。
    当天下午,敌机八批一百二十余架,袭击志愿军泰川、博川、顺川地区交通运输目标。歼击第3师起飞四十二机,配合苏联空军四个团反击该敌。该师第7团二十二机在肃川、清川江口上空与二十余架敌F-86飞机作战,因缺乏经验,此战志愿军也被敌击落二架、击伤一架。此后第3师又参加了两次双方三百架飞机的大空战,并取得了与F-86飞机作战的初步经验。十二月八日,志愿军歼击第6师进入一线作战。十二月九日和十一日,歼击第2师第6团和歼击第14师分别开始在歼击第3师掩护下打敌小机群。从此,志愿军空军开始了自己带领新部队作战的阶段。歼击第3师于一九五二年一月中旬由歼击第4师接替返回二线休整。该师在朝鲜北部上空作战八十六天,取得击落击伤敌机六十四架的重大胜利。志愿军空军自九月下旬至十二月底先后投人四个师又一个团,战斗出动三千五百二十六架次,击落各型敌机七十架,击伤各型敌机二十五架。由于志愿军歼击航空兵的积极作战,很快迫使敌战斗轰炸机的活动空域撤到清川江以南,并迫使敌B-29战略轰炸机从十月份起转人夜间活动。

    在加强对空防御的同时,也进一步加强了铁路线的抢修力量。九月八日,中朝联合铁道运输司令部抢修指挥所在安州成立前方指挥部,负责统一指挥铁道兵各师(团)、工程总队及朝鲜人民军各铁道联队。随后,中央军委给铁道兵配属了五个新兵独立团、补充新兵九千人,加上铁道兵原有部队和朝鲜铁道工程旅等,志愿军在朝鲜北部铁路线上的抢修力量已达七万余人。在抢修斗争中,根据敌机轰炸情况和志愿军之需要,采取重点抢修的方针,将主要兵力集中在“三角地区”及东、西清川江和东大同江三座桥梁上,而暂时放弃平壤至物开里段的抢修工作。在抢修中,充分发挥了群众的智慧,创造性地采取了诸如架设活动桥梁,白天移开,晚上移回;以枕木排架代替后方填补大弹坑等方法,节约了抢修时间,又迷惑了敌机,减少了桥梁损失,提高了运输效率。兵力分成昼夜两班,轮流替换,二十四小时不停地抢修。做到随炸随修,当天被炸,当晚修复,当晚通车,至十二月,共修复路基土石方四十九万三千二百多立方米,“三角地区”全部恢复通车。

    为在有限的通车时间内,通过更多的列车,铁路运输上创造了密集的“列车片面续行法”,即在通车的夜晚将列车排列在一个成几个区段上,同一方向行驶,并缩小列车间隔时间和距离。运用此法大大提高了运输通行能力。在未修复的地段,则组织汽车、马车、人力车进行长区段的倒运。在紧急情况下,也采取过汽车远程直达运输的办法。为解决当时运输力不足问题,还动员了全军三分之一的兵力抢运冬装。

    为便于统一指挥朝鲜境内铁路运输线的防空、抢修、抢运工作,十二月间,在安州成立了前方铁道运输司令部(简称“前运司”),原中朝联合铁道运输部抢修指摔局前方指挥部改组为抢修指挥所,同铁道军事管理总局和铁道兵高射炮兵指挥所等均隶属前运司,由它统一指挥。从此,在朝鲜境内的铁道运输部队、抢修部队和高射炮兵部队,在前运司的统一领导下,使“运输——抢修——防空”三位一体,密切配合,协同作战,大大提高了铁道运输效率。

    反绞杀战抗美援朝战争中的美国将领
    与此同时,根据九月八日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决定,志司组织了七个工兵团和二线休整的各军及各兵团直属部队,在朝鲜人民的协助下,掀起了一个规模巨大的抢修公路热潮。至十二月,全军共出动一百五十七万多人次,共加固加宽原有公路三十条,总长二千一百五十八公里;新修公路七条,总长二百九十二公里。从而大大缓解了公路运输紧张状况,改善了运输条件。

    由于防空、抢修、抢运三位一体的联合作战,至十月,铁路运输情况一度好转,曾争取到半个多月的时间通车。十月下旬,敌机轰炸封锁更为加剧,志愿军“三角地区”铁路运输再度中断。经重新部署力量,到十二月,终于彻底打破了敌对志愿军“三角地区”的封封。敌人也无可奈何地承认:“凡是炸断了的铁路,很少是在二十四小时内未能修复的”,“对铁路实行‘绞杀作战’的效果是令人失望的”。据不完全统计,在此阶段,志愿军铁路运输抢运过封锁区的作战物资共达一万五千四百多车皮。同时,志愿军公路运输也得到了很大改善,汽车运输能力较四至八月提高百分之七十五以上。从而逐步改善了志愿军供应状况,保证了志愿军作战的基本需要,并使前线开始有了粮弹储备。

    第三阶段(一九五二年一月至六月)

    到一九五一年底,敌人实施“绞杀战”已超过了其原计划的时间一个月,并未达到预期目的,但敌人不甘心就此罢手。李奇微认为“如果终止空中封锁交通线的活动,或者缩小这种活动的规模”,就会使志愿军“在一段比较短的时间内就能积聚起足够的补给品,从而有能力发动一次持续的、大规模的攻势”。于是,决定继续实施“绞杀战,一直到“战术态势或停火协议使志愿军们必须做出改变时”为止。一九五二年一至三月,敌航空兵为了避开志愿军日益增强的对空炮火,被迫放弃对“三角地区”的昼夜轰炸破坏,改变为机动的重点突击与轰炸志愿军铁路两头,即封锁志愿军作战物资的来路和去路的战术。其目标区为:宣州至定州、定州至岭美、新安州至顺安、价川至熙川等段(以上各段均为志愿军物资来路)和顺川至阳德、三登至新成川、元山至高原等段(以上为志愿军物资去路)。三月以后,又对上述地段采取了“饱和轰炸”,即二十四小时昼夜不停地集中所有能够用来执行封锁任务的飞机对铁路线上的几个小段实施猛烈轰炸。其中,重点轰炸定州至新安州之间通过沼泽地带的铁路干线。与此同时,敌还对志愿军主要公路运输线实行逐段控制,层层封锁,投掷定时炸弹、蝴蝶弹、四爪钉和用重型炸弹将公路炸成许多大坑等,以阻挠志愿军车辆夜间行驶。

    在对空作战方面,志愿军歼击航空兵继续采取轮换作战的方针。一月中旬,歼击第4、第15师先后接替歼击第3师和第2师第6团。由于新部队增多,暂时不能打硬仗和大仗。为加速锻炼部队,采取了乘敌之隙,远程奔袭的方法打击敌人,从打弱小之敌中提高部队战斗力。如歼击第6师于一月三十一日起飞三十六机,奔袭活动于平壤以南黄州、沙里院地区的敌机,并击落F-84、F-86飞机各一架。二月十日,歼击第4师第12团第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在僚机单子玉的掩护下,将美空军第4联队第344中队少校中队长、号称“空中英雄”的乔治·阿·戴维斯及其僚机击落,在美国引起了较大震动。二月中旬,歼击第14师转口二线休整,歼击第6师继续单独作战。第4师则开始掩护歼击第15师作战。继续抓紧敌大机群活动的间隙。采取奇袭战法,深入平壤以南地区,打击分散活动之敌。三月份以后,敌将大机群改变为小编队分批连续出动,轮番交替活动,广泛采取游猎方法,加紧封锁志愿军机场,阻止志愿军机出动反击。此时,志愿军为加速部队实战锻炼,歼击第12、第17师和歼击第18师于三月下旬和五月下旬接替歼击第6、第15师转到一线,歼击第3师也于五月上、中旬接替歼击第4师。由于志愿军空军频繁换防,新部队比重更大,战斗力有所减弱。在这种不利形势下,又未能随敌人战术的改变而及时采取相应对策,特别是不能更有效地防止敌F-86飞机的连续偷袭,因而常常陷人被动,以致空中战线又退回到鸭绿江一线。这一阶段,志愿军歼击航空兵先后有七个师参战,共出动二千五百八十八架次,击落击伤敌机四十八架(一月份未统计)。

    反绞杀战战争胜利后,告别朝鲜人民
    根据敌机活动规律的变化,高射炮兵采取了“重点掩护、机动作战”的方针,一方面以掩护后方交通的三个高射炮兵师为主,配属若干高射炮兵团、营,组成三个高射炮兵群,重点部署在新安州、顺安、熙川、顺川、新成川、阳德铁路沿线,掩护车站、桥梁和兵站仓库;一方面又划分了各高射炮兵部队的机动作战地区,在不影响重点目标掩护的原则下,广泛实施机动作战,以游击、伏击等办法打击敌机。如高射炮兵第513团,在定州、宜川地区的四十多天游击作战中,共击落敌机三十七架,击伤一百五十二架。在反“绞杀战”的第三阶段中,志愿军掩护交通运输的高射炮兵部队共击落敌机一百九十八架,击伤七百七十九架。这个阶段,掩护铁路运输的高射炮兵,除轮换四个团外,还增加了一个团,并增调了探照灯兵二个连和雷达兵三个连人朝,协同志愿军歼击航空兵和高射炮兵作战。

    在铁路抢修方面,采取了“以集中对集中,以机动对机动”的方针。即在确保“三角地区”通车的原则下,对明显的敌之轰炸重点亦适当配备了较多的兵力,对其他地区则视敌机破坏程度临时机动兵力进行抢修。为了对付对志愿军铁路桥梁和重要地段的轰炸,还修筑了迂回线路和便线、便桥,以保证顺畅通车。

    在铁路运输方面,针对敌机夜间轰炸多在“月圆期”和每天二十二时至二十四时的活动规律,铁路运输采取“抢二十二点”,利用月亏期集中突运待避列车等办法。并在列车“片面续行”运输的基础上,增设信号队,实行全面性的合并续行运输,进一步提高了运输效率。使本阶段铁路各线通车夜达到了百分之六十八点九至百分之九十六。

    反绞杀战后方部队
    后勤装卸部队与铁路运输密切配合,实行“分散甩车,多点装卸”,加强兵站仓库的伪装、防火、抢救措施,发现敌机轰炸征候,采取及时转移、分散储存等方法。由于志愿军积极地进行反“绞杀战”斗争,在五月份即超额完成了志愿军半年的运输任务,并提前完成了朝鲜政府的物资输送。

    在这一阶段,公路运输同样进行了艰苦斗争。一九五一年下半年,在全军普遍整修公路的基础上,又新修公路七百多公里,架设和加固桥梁七十余座,修涵洞四百多个,使乎无铁路(平壤至元山)南北有了八条公路干线和若干支线,解决了东线供应问题。在各主要河流渡口架设便桥,公路沿线大量设置车辆待进所和夜间行车设施,使汽车运输能力比一九五一年下半年提高了百分之七十左右。同时,还调整和完善了防空哨。在三十二条共二千五百多公里的公路上,使用了一万二千六百多人的兵力,设置了一千三百多组对空监视哨,保证了汽车部队的安全运输,使汽车损坏率在第一季度降到百分之二点三,第二季度降至百分之一点七。

    战争结果/反绞杀战 编辑

    反绞杀战美军俘虏
    敌人“绞杀战”失败后,便集中力量破坏水电站、前沿至纵深八十公里地幅内厂矿、城镇和志愿军的仓库及指挥机关,企图破坏志愿军前线指挥、阵地工事及作战地区的物资供应以及加重对和平居民的威胁。六月二十三日至七月八日,敌连续出动一千四百多架次飞机狂炸水丰、赴战、长津、咸兴等发电站,七月十一日与八月二十九日出动一千三百至一千六百多架次飞机轰炸平壤及其附近地区,并叫嚣炸毁朝鲜北部七十八座城市。自八月起进一步加紧了对志愿军新溪、伊川、淮阳之线以南战役纵深以内的轰炸,仅八月十二日至十八日,敌在志愿军七个军阵地上空即出动飞机二千七百五十七架次,投弹二千三百四十三枚。针对敌人这一行动,志愿军除以航空兵对敌作战和加强要地防空外,并将掩护交通与后方兵站基地的高射炮兵向前移动,加强第一梯队受敌威胁最大的各军。各军除加强阵地管理,搞好隐蔽、伪装等措施外,也将其半数以上的高射炮兵靠近了防御前沿,以连为单位采取游动射击,并结合增设假目标与步兵火器的埋伏火力打击敌机。从此,志愿军反轰炸斗争的重点,进转到了正面战线。由于志愿军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与敌人进行斗争,敌人对志愿军战役浅近纵深的轰炸,并未造成严重威胁。

    双方兵力/反绞杀战 编辑

    反绞杀战刘震司令员
    为加强后方对空防御,保障供应运输,一九五一年一月,经中苏两国商定,苏联空军出动两个歼击机师(米格15型飞机)协助掩护清川江以北辑安至江界、安东至安州两条铁路运输线。此时,志愿军空军已组建了三批部队共八个师(歼击师六个、轰炸师、强击师各一个),正开始组建第四批部队,至一九五一年六月,又组建了歼击师七个和轰炸师、运输师各一个。四批空军部队共组建了十七个师,计:歼击师十三个,轰炸师二个,强击师和运输师各一个。其中能够先后参战的部队,已经有九个歼击师和两个轰炸师。志愿军空军为积极准备正式参战,于一九五0年底至一九五一年三月初,曾派出歼击第4师第10、第12团,先后以大队为单位,随同苏联空军进行小规模的轮番实战锻炼(该师第12团于七月初至八月初再次进行实战锻炼)。三月中旬,经中朝两国协议,成立了以刘震为司令员,王涟(朝方)、常乾坤为副司令员的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简称“空联司”),统一指挥中期空军联合作战。

    志愿军高射炮兵部队从一月起也陆续得到了加强,至七月下旬已有四个师又三个团和五十个营,共有三十七毫米口径高射炮七百三十三门,七十六点二毫米和八十五毫米口径的高射炮七十二门。其中三个师又一个团用于掩护机场修建,一个师又两个团六个营用于掩护交通运输线,大部分独立高射炮兵营则配属在各军,掩护前线作战活动。

    敌空军为了实施“绞杀战”,动用了百分之八十的兵力,其战斗轰炸机和战略轰炸机几乎全部投入使用,并计划以三个月时间全部摧毁朝鲜北部的铁路系统,使之“铁路运输陷于完全停顿的地步”。志愿军后方所有部队,在朝鲜人民的大力支援下,以无比顽强的战斗精神进行了反“绞杀战”斗争。

    战争评价/反绞杀战 编辑

    反绞杀战抗美援朝时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军民一起,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打破了美国空军的空中封锁,志愿军后方交通线形成前后贯通,纵横交错的“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基本解决了作战物资的补给运输问题,取得了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斗争中,志愿军伤亡2300余人,损失飞机80余架、高射炮30余门、机车502台、车辆4550节。在反“绞杀战”中,志愿军志愿军表现得特别英勇顽强,涌现出大批英雄模范人物。在解放战争中曾荣获“登高英雄”称号的铁道兵第1师第1团第1连副连长杨连第,于1952年5月15日在抢修东清川江大桥时英勇牺牲,后被朝鲜方面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詹姆斯·范佛里特将军在汉城记者招待会上供认说:“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供应,然而共产党仍然以难以令人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送到前线,创造出惊人的奇迹。”战后,美国空军官方出版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一书承认:“对铁路线进行的历时10个月的全面空中封锁,并没有将共军挫伤到足以迫使其接受联合国军方面的停战条件的地步”。

    战争作用/反绞杀战 编辑

    反绞杀战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于一九五二年五月三十一日在汉城记者招待会上,也不得不承认:“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烘应,然而共产党仍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前线,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在反“绞杀战”的斗争中,志愿军与朝鲜全体军民群策群力,各军兵种在统一领导下密切协同,积极斗争,将敌空军的活动空域压向清川江以南,并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胜利地粉碎了敌切断志愿军交通运输线的企图,打破了敌人“空中优势”的神话,使志愿军后方供应条件获得了进一步改善。由于这个阶段志愿军高射炮兵和歼击航空兵共击落击伤敌机一千多架,至四月,敌战斗轰炸机实力降到了最低点,已无力对志愿军铁路两头同时进行“饱和轰炸”,只能轰炸清川江以北一头了。敌子六月被迫放弃“绞杀战”。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于一九五二年五月三十一日在汉城记者招待会上,也不得不承认:“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烘应,然而共产党仍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前线,创造了惊人的奇迹。”这正是对共“绞杀战”惨败的招供。

    志愿军反“绞杀战”斗争的经验表明:虽敌空中力量与志愿军对空防御力量强弱悬殊,志愿军技术装备处于劣势,但只要善于组织力量,集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动作,发挥群众智慧,是完全可以取得对空斗争的胜利的。

    参考文献/反绞杀战 编辑

    (1)《中国大百科全书》

    (2)《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美国分类树

    我要提建议
    共有38个词条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1-28 00:06:38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