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反赌风暴

    亿万球迷千呼万唤的“司法主动介入”看来真的已经到来了。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部门证实广州市足协秘书长杨旭及广药俱乐部前副总经理吴晓东等广州足坛人士为何被辽宁警方但广州带到了沈阳“协助调查”,但种种迹象已经表明,由公安部督办、辽宁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具体侦办的这次行动绝不只是浅尝辄止的“治安行动”这么简单,而极有可能是中国足坛前所未有的“反赌风暴”。

    编辑摘要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公安部/反赌风暴 编辑

    亿万球迷千呼万唤的“司法主动介入”看来真的已经到来了。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部门证实广州市足协秘书长杨旭及广药俱乐部前副总经理吴晓东等广州足坛人士为何被辽宁警方但广州带到了沈阳“协助调查”,但种种迹象已经表明,由公安部督办、辽宁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具体侦办的这次行动绝不只是浅尝辄止的“治安行动”这么简单,而极有可能是中国足坛前所未有的“反赌风暴”。

    针对辽宁警方的此次行动,有人认为这是司法第一次介入中国足球。其实这种描述是并不准确的,因为当年“黑哨”龚建平被以受贿罪判刑,实际上已经是一次标准的“司法介入”,所不同的只是,当初是一次由下而上的“革命”,迫使有关部门不得不采取行动,而且最终只是抓了众多黑哨中的龚建平一人而已,而这一次,显然是一次自上而下的行动,尽管我们并不指望这一次的行动会对中国足坛所有的赌、假行为来一次彻底的清洗,但是,至少并不会只是简单地“打几只苍蝇”。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尽管公安部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表任何公开的声明或者言论,但短短的一天,伴随着媒体的强力报道,警方的此次行动其实已经让人看出了“风暴”的态势----目前在沈阳“协助调查”的,已经肯定并不仅仅只是杨旭、吴晓东以及广药俱乐部财务方面的负责人,2006年在厦门红狮队担任现国足主教练高洪波助手的尤可日前也被警方从成都带至沈阳,他现在的身份则是成都谢菲联足球俱乐部副总经理。当然,让更多人熟悉并感兴趣的,还是王珀这个名字。这位以“空军大校”身份出现在中国联赛中的“职业经理人”在从2003年到2007年的五年时间内,让所有与他有关的球队无一例外地走向了死亡,而在这个过程中,“赌球”与“假球”这样的关键词更是反复出现,弄得整个中国足坛一度“鸡飞狗跳”!至于王鑫这个因为在新加坡操纵打假球而被新加坡警方通缉的“在逃人员”,他的名字出现在这次“反赌风暴”中究竟意味着什么,更是已经无需赘言。

    焦点访谈/反赌风暴 编辑

    06年中甲联赛广州医药对阵浙江绿城的比赛,当时两队都有希望冲超,广州医药为了能赢下比赛,萌生买球的想法,于是俱乐部时任副总经理杨旭找到了范广鸣,“给了他一个电话,问他能不能帮这个忙。”

    范广鸣在回忆此事时记忆犹新,“就是帮他看有没有可能联系上相关的人。既然他求到我了,也就帮个忙,以前他也帮过我,所以我就联系联系。”身为足协工作人员的范广鸣不仅没有断然拒绝,反倒是决意帮他联系相关事宜。

    于是范广鸣找到了好友、前青岛中能U19队主教练冷波,“他问我跟绿城的人熟不熟悉,我当时也没有熟人。”冷波说道,然后冷波表示可以问问其他人,于是他给了好友、前山东鲁能队长邢锐电话,问问他有没有绿城熟人。

    而邢锐恰好有两名当年甲B的队友在绿城效力,邢锐头一个找的便是沈刘曦,“我问他能不能让广药3分,沈刘曦说现在俱乐部抓得挺严,到时看看再说。过了几天又给他电话,他还是没同意。”随后邢锐表示如果放水,可给80万现金,在这种攻势下,沈刘曦的心理天平开始倾斜。

    沈刘曦回忆当年的交易过程时说,“这笔钱对我的诱惑挺大,当然这事确实对不起很多人,但最后我们还是同意了。”冷波等人在向范广鸣通报此事时,又将价码加到了100万,而范广鸣则在向杨旭报价时将价码提到了150万。

    对于这样高的价格,杨旭表示,“当时也只能够是这个价,我决定再跟俱乐部研究,觉得可以做,于是就同意了。”

    比赛前夕,范广鸣要求必须先见到钱,于是在范广鸣等人下榻的宾馆里,广药人员已把150万现金放到了宾馆房间的保险柜里。范广鸣说,“如果没搞成,保险柜就不用开了,钱就给人退回去,电话里已这么定的。随后我给冷波电话说钱已到位。”

    毕竟参与打假球的只有两人,沈刘曦与队友两人怎么能让比赛朝预期地去打下去?对此,沈刘曦解密道:“我出任前腰,与后腰队友两人承担起组织进攻的责任,如果我们在进攻方面组织不力,那么全队攻到对方前场次数就不是很多,又是在客场,这样被动的话输球的可能性非常大。”

    范广鸣等人在宾馆观看了比赛直播,“两队都是真打,但浙江有两队员表现不正常。看他们的动作,处理球不合理,那个失误是直接看得出来的,技术失误与思想失误是不一样的。”范广鸣说。

    比赛一结束,五人便开始分赃。范广鸣透露,“他们拿走100万,剩下的钱我和冷波五五分。”在沈刘曦与队友、邢锐三人分剩下的100万中,邢锐自己留下了20万,沈刘曦又给了他3万元辛苦费。随后邢锐又以父母有病为名,又借了10万,实际上拿到33万。沈刘曦两人并未分到赛前承诺的80万,而是67万。赛前层层加码,赛后又层层剥皮。

    公安部办案专员在点评这起假球案时表示,“这起假球案与前面一起有所不同,这次是他们直接运作球员,以前是俱乐部之间打假球,这一次是广药俱乐部越过对方俱乐部,直接对球员进行行贿。”

    谈到打假球,广药俱乐部前副总经理杨旭坦言,“当时中国足球那种大环境,都是那样,谁不做谁吃亏,就是傻子,都有这种感觉。”

    而在足球工作了17年的范广鸣也表示了后悔莫及,“介入这个事情有这个错误是不可饶恕的,后悔也没有用,这个问题存在十几年了,为什么不早点下力,彻底进行整理,力度大了,措施得当,中国足球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中国足球反赌风暴,下一个进去的是谁?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体育体育运动足球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02-03 02:28:00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