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古郪国

    古郪国在巴国和蜀国之间,郪国在蜀国东南边,在巴国西边,秦灭蜀郡,在郪国土地上建立郪县。这里先探讨郪国的疆域。秦灭蜀国后,以蜀国土地建立蜀郡,以蜀国都城成都为郡治;以郪王国土地建立郪县,以郪王城为县治。西汉析郪县建立广汉县;蜀汉时析郪县建立五城县(隋改玄武即今中江);西魏析郪县地置射洪县(治今金华镇);隋改郪县为飞乌县,后移县治于今中江县南飞乌镇。东汉析广汉县地置德阳县(即今遂宁);晋又析德阳县置小溪、巴兴二县、两魏以小溪为方义;改巴兴为长江县(今蓬溪)。当析郪县置北五城县、盐亭县。改原广汉为通泉。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古郪国
    东汉岩墓数量: 27处 下辖地区: 江县、大英县、三台县
    诗稿朝代: 宋代、元代、明代等 古郪人物: 郑纯、王涣等
    古郪特色: 风景优美、历史悠久

    目录

    郪国古城/古郪国 编辑

    郪江古镇

    郪江古镇旅游区 郪江古镇旅游区

    三台县郪江古镇,是春秋时郪国建都所在地。据《太平寰宇记》载 :“汉旧郪县城在今县(指今三台县城)南九十里,临江,郪王城基址见(现)存,以郪江为县名”。①《后汉书》卷七十六《王涣传》,唐李贤注曰:“郪,县故城在今梓州郪县(指今三台县)西南也”。②《读史方舆记要》:“宋白;故郪城在县(指三台县)南九十里,临江,一名郪王城,盖以郪江名也。”③《三台县志》卷五:“郪江在今县南百里,汉之郪县,自以郪江水得名,其半有飞乌、射洪二县地,似《寰宇记》为得其实。

    以上史料充分说明,现在的郪江场镇就是郪王城旧址。

    天台鼓楼镇双龙,三狮抬头望金钟。九龙逆水拜金阙,五庙风铃唱夜空。郪江位于四川绵阳三台县,郪江原名千子公社、千子乡,三十年代更名为郪江乡,1992年建镇,同年被命名为省历史文化名镇。郪江古镇是春秋战国时为诸侯国郪国王城所在地。西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以此为治所设置郪县,三国蜀汉设置东广汉郡。郪王城山环水绕,虎踞龙蟠,向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和豪杰名流聚会之所。

    1992年郪江古镇获评四川省省级历史文化名镇。

    2017年郪江古镇获评2017中国最美村镇50强。

    2019年郪江古镇获评第七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

    郪江汉墓

    先秦时期郭国王城所在地,现在以镇为中心的河湾山峦间,遗留数以千计的崖墓,其中以金钟山、泉水坝、紫金湾墓群最为集中。

    墓崖在时代上早晚不一,但以东汉墓为主,规模上大小不一,结构一般可分为墓道、墓门、前室、中室、后室、侧室和耳室。

    很多墓有圆雕、浮雕、线刻等建筑装饰雕刻和画像雕刻,还有一些墓室内有红色涂料彩绘。汉代以红色表示高贵吉利,故很多墓内用朱红、土红涂抹和彩绘。

    云 台 观

    云台观,距郪江古镇二公里的巴蜀地区的第二大道教胜地。路边的一座古牌坊告诉人们云台观到了,两棵枝繁叶茂的古榕树向游人指明了上山的道路。这是一处在五十年代就被列为省级的文物保护单位。殿宇楼阁鳞次栉比,古树参天郁郁葱葱,诗文楹联笔走龙蛇,红沙条石砌就的登山小道蜿蜒曲折地出没在山林间,一切似乎还在述说着昨日的鼎盛香火。这里是古建筑摄影的绝佳场地,始建于南宋,至明、清两代仍在扩建。玄天宫、圈拱门、石华表、降魔殿、钟鼓楼、十殿、凉亭、三皇观、回龙阁等,绵延两三里,气势宏伟,无不透露出,古代先人们的高超技能。

    九龙桥

    古镇外的郪江(又名玉江)上,有一座清代古石桥,横跨郪江两岸,连接三台、中江两县。石桥长约50米,因九个桥墩上分别雕刻着一条石龙。关于这座桥有个美丽的传说,当时郪江由于水妖作怪,常年河水泛滥,人民来往两岸很不方便,天庭知道了这是便派下九条祥龙降服这妖怪,从此郪河平静,人民安居乐业,为了纪念这九条龙,便修建了这座桥并把他们的永远刻在了这座桥上,九龙桥便由此得名。桥还在,这个美丽的故事也将永远流传。

    郪国史论/古郪国 编辑

    在古代川中这块土地上,有没有郪王国?这个问题,在部份人心目中,至今还是一个疑问?我们就这个问题,作了多年的研究查考,答复是有的。郪王国的郪,首先见于《汉书·地理志》:广汉郡汉高帝置,有郪县。这里的郪是作为县名出现的,为什么叫郪县?是沿用郪国的郪而命名的。其次,郪王城,最先见于晋人常璩的《华阳国志·李雄传》“既克成都,众皆饥饿,(李)骧乃将民入郪王城食谷芋。”《晋书·李雄载记》也说:(罗)特开门内雄,遂克成都。于时雄军饥甚,乃率从就谷于郪,掘芋而食之。”这里的郪,郪王城,都是指的郪县。郪王城,还见于北宋人乐史编的《太平寰宇记》:“郪旧县,在今县(指三台)南九十里,临江,郪王城基址尚存。”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也说:“宁白曰:帮郪城,在县南九十里,临江,一名郪王城。”又说“飞乌废县,在县(指中江)东南,旧志云,古郪王城也。在梓州西南百三十里”。《汉语大字典》引《姓纂》卷二:“郪,《国名纪》云:古郪国在梓(州)之郪县。” 郪王城,即是郪国的都城。

    我们还可以从战国前,中国古代的形势中去探讨有没有郪王国存在的可能。《汉书·地理志》说:“昔在黄帝……方制万里,画野分州,得百里之国万区。是故《易》称‘协和万国’,此之谓也。”《晋书·地理志》说:“晋黄帝行天下,方制万里,得百里之国万区,则《周易》所谓‘首出庶物,万国咸宁’者也。”“昔在帝尧,叶和万邦”。“夏后氏会群臣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自孔甲之后,以至于桀,诸侯相兼,其能存者三千余国,方于涂山,十损其七矣。”“凡四海之内九州,州方千里,凡二百一十国”,“凡九州千七百七十三国”。“武王归丰,监于二代,设爵惟五,分土为三。封周姓五十余国……凡一千八百国,布列于五千里内。“春秋之初,尚有千二百国。”由此观之,在战国以前,中国国内的国家,其变化规律是由多而少,由万国而千国,由千国而七国。由小国而大国,由几十里之国而兼并成数千里之国。郪王国在上古时代,当是万国中的一个。在商周时,当是千国中的一个。

    为什么说郪王国是万国之一、千国之一呢?这就要从郪王国这块土地最早的人类活动说起。在郪王国这块土地上多处发现古生物化石。在郪王城东二公里的鼓楼山上,有古代杉木化石,化石直径约半米。在郪王城东二十公里的干坝王,1958年也曾发现恐龙骨化石,直径约二十公分。在郪王城西北七十公里的中江县城东,唐代人曾在玄武山,发现恐龙化石群。《元和郡县志》说:“玄武山在县东二里,山出龙骨”。《华阳国志》说:“五城县(今中江)玄武山一名三隅山,出龙骨。”与郪王城想到联大的郪江岸连,因修罐头厂打水井,在河岸四米深的原生土中,发现有动物骨化石。在郪王城北五十公里的印盒山挖绵纺厂基脚,在十多米深的羊肝石岩层中发现猛象齿化石。在郪王城东北五十公里的双乐乡因修人民渠渡槽,在挖基脚时,在三米深处发现犀牛齿、骨化石。这些都说明在郪王国这片土地上,在远古时代,林木茂密,恐龙爬行,巨兽成群。

    在郪王国这片土地上,除古代动物外,还有古人类活动的遗迹。在郪王国西南边境约五十公里的资阳县黄鳝溪,1951年曾发现“中国新人化石”。考古学家命名为“资阳人”。人要是活动的,王国本土上,距王城五十公里的射洪柳树镇,也曾发现过古人类头骨化石。在郪王城北五十公里的县城牛头山下,1971年修人民旅社曾发现新石器时代的经过人工打磨过的石斧。在郪王国城北五十公里的火烧沟,曾发现战国时的铜戈。从古人类化石和古人类遗迹遗物看,郪王国是古人类活动的地方。由此可见郪国人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郪国疆域/古郪国 编辑

    古郪国究竟有多大?这个问题,经我们多年的思考、探索、调查、研究,可以从几个方面来探讨:一方面古郪国在巴国和蜀国之间,郪国在蜀国东南边,在巴国西边,秦灭蜀郡,在郪国土地上建立郪县。这里先探讨郪国的疆域。秦灭蜀国后,以蜀国土地建立蜀郡,以蜀国都城成都为郡治;以郪王国土地建立郪县,以郪王城为县治。西汉析郪县建立广汉县;蜀汉时析郪县建立五城县(隋改玄武即今中江);西魏析郪县地置射洪县(治今金华镇);隋改郪县为飞乌县,后移县治于今中江县南飞乌镇。东汉析广汉县地置德阳县(即今遂宁);晋又析德阳县置小溪、巴兴二县、两魏以小溪为方义;改巴兴为长江县(今蓬溪)。当析郪县置北五城县、盐亭县。改原广汉为通泉。了解了这八个县的置立演变,我们便可以进一步探讨郪王国的疆域及四至边界。

    郪王国东至今蓬溪县东界。今蓬溪的文井、鸣凤、高升、集凤为郪国与巴国的分界线。因为《元和郡县志》说:“永泰县本汉巴郡充国县地也。武德四年分置,地于永泰,因以为名。”《元丰九域志》又说:“熙宁五年省梓州永泰县为镇,入盐亭县。”故知今盐亭县东北部不是汉广汉县地,非郪国疆土。东南以今遂宁的老池、大安、安岳的姚市为郪国与巴国的分界。《元和郡县志》说:“青石县,西北至州(遂宁)七十里,本晋之晋兴县也,本属巴郡,既置遂宁,乃割属焉。后魏改为始兴县,隋开皇十八年改为青石县。青石山,在县南,水路五十九里。旧巴蜀争界,累年未分,一朝密雾,石为之裂破,从上至下,直若引绳,因此定遂合(川)二州之界。”又说“涪水经县南,去县一里。”《古今图书集成·潼川州部》说:“青石县在蓬溪县治南一百七十里,以青石山为名,元并入蓬溪。”此南看来,青石县治应在今潼南玉溪。郪王国南至今安岳之通贤,以今安岳县的土桥、来凤、乐至县的蟠龙、石佛为界。《元和郡县志》:“普州安岳,秦汉为巴蜀二郡之地,今州即汉之资中、牛鞞、垫江,后汉之德阳四县之地,周武帝于此立普州。”故知今之安岳,只北一小块地方属郪王国。西南以今乐至盛池、金顺为郪巴分界线。西至今金堂县,以金堂之转龙、福兴、赵镇、中江县之兴隆为界。这是最低范围的廉洁,因为《元和郡县志》说:“金堂县,本汉牛鞞县地,属犍为郡,咸亨二年,蜀郡长史李崇义析雒、新都及简(牛鞞)州金水三县置,以县界连金堂山,故以为名。”既然金堂属汉牛鞞,当然不是郪国土地。但是,现在新都县北八里,有汉王稚子墓阙,前人都以为这地方是汉郪县地。王稚子是郪县人,其灵榇从治阳运回家乡,应葬在郪县乡土上,可是按《元和郡县志》的说法,金堂即是牛鞞县地,则新都北八里很难制定是汉郪县地。故我们以《元和郡县志》说法为是。西北至今德阳县界,以德阳的和兴、新中、中江的青市、黄鹿为界。《元和郡县志》说:“德阳县,本汉绵竹县地,后汉分绵竹县地立德阳县。”所以德阳不属汉郪县地域,当然也就不是郪国领土。北以今三台的新民、芦溪、高埝、忠孝、盐亭的章邦为界,这是因为今三台北部不是汉郪县土地。《元和郡县志》说:“涪城县,本汉涪县地,隋开皇十六年改置涪城,属绵州,大历十三年割属梓州。”《元史·地理》:“至元二十年,并涪城及录事司入郪县(三台),通泉入射洪。”

    再从古蜀国疆土看,《华阳国志》说:“七国称王,杜宇称帝,号曰望帝,更名蒲卑。自以功德高诸王,乃以褒斜为前门,熊耳、灵关为后户,玉垒、峨眉为城郭,江、潜、绵、洛为池泽,以汶山为畜牧,南中为园苑。”由此可见蜀国领土,东南以江、潜、绵、洛为界,刘琳注云:江,岷江,潜水,一说西汉水,一说潜溪河;绵水,流经的绵远河;洛水,即什邡石亭江。很显然,今之中江、郪江、以及涪江中游地区都不属蜀国土地,而是郪国领土。

    还可以从巴国的西界看:《华阳国志·巴志》在叙述巴郡的四至中说:“东接朐忍,西接符县,南极涪陵,北接安汉、德阳。”在巴西郡中又说“东接巴郡,南接广汉,西接梓潼,北接汉中西城。”这就清楚地说明:巴国与秦时巴郡的西界,自北至南,以蜀郡的梓潼、广汉、德阳县的东边为界。这样,郪、五城、广汉、德阳这片夹在巴国与蜀国中间的地方,就是郪国的土地了。

    郪国物产/古郪国 编辑

    在郪王国这片土地上,有没有丰富的物产足养活郪国人民?有没有丰富的矿藏足以使郪国自立?郪国境内有郪江贯通郪国西南部;五城水(亦名玄武江、中江)贯通西部,至北伍城(今三台)汇入涪江;梓潼水贯通郪国中部、东南部。这些河渡两岸都是大小不同的冲积平原。在渔猎时代,有充足的鱼类、鸟兽,足以养活郪国人民,在农牧时代,有充足的粮食和畜产品养活郪国人民,郪国境内还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使郪国在经济上能够独立。首先是盐。《华阳国志》说:“郪县有山原田,富国盐井。”富国,当是郪国的产盐丰富区,赵宋时,置监就是以《华阳国志》所说的富国命名。监在今三台县南九十里,即今安居镇。据《元和郡县志》记载,郪县有盐井二十六所;通泉有盐井一十三所,以赤车盐井为最著名。盐亭县以近盐井而得名。蓬溪县有盐井一十三所。其次是铜,战国以前以铜器为主,铁器自春秋时,才开始使用。据记载郪王国产铜的地方很多。《元和郡县志》说:“飞乌县,本汉郪县地,哥郎等八山,并出铜矿”。“铜山县,本汉郪县地,有铜山,汉文帝赐邓通蜀铜山铸钱,此盖其余峰也。历代采铸。调露元年,因废监置铜山县”。据《元丰九域志》记载:北宋时铜山县都还有“一铜治”。再次是铁,铁在郪王时可能才开始采用,其境内蕴藏有铁。据《元丰九域志》记载:通泉县,有“三铁治”。东关县(后并入盐亭),有“一铁治”。

    郪国战争/古郪国 编辑

    在商周时期,郪人的祖先濮人曾参加周武王伐纣的战争。《尚书·牧誓》说:“(周武)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微、卢、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予,予其誓。’”据《史记》、《周本纪》、《鲁世家》,以及《竹书纪年》推算,周武王伐商,当在公元前1066年,即周文王死后四年,武王姬发载着文王木主去伐纣,行军中前歌后舞,士气很旺盛,二月底攻入朝歌城灭商。

    濮人参加周武王伐纣战争的,在漫长的周代,势力和支系都有很大的发展。支系及于今湖北随县、郧县。至公元前704年,楚武王伐随,楚才据“濮地而有之” 。公元前616年,楚穆王伐糜,濮人在次率百濮聚于选,及楚灭糜,濮人在次西迁。周景王二十二年(前523年),“楚子为舟师以伐濮。”迫使濮人向西南大迁徙,致有后来的“布濮水濮”、“堂狼县濮”、“滇濮”、“夜郎夷濮”、“闽越濮”、“裸濮”等,散居于我国西南部。孔《疏》引杜氏《释例》云:“濮夷无君长总统,各以邑落自聚,故称‘百濮’也。”濮人部族非只一处,散处甚广,《礼记·王制》注疏:“僰亦即濮”。

    郪国中兴/古郪国 编辑

    《华阳国志》说:“及七国称王,巴亦称王”。七国中楚国最早称王,周桓王十六年(前704),楚武通,自称武王;其次是齐魏,齐威王在周安王二十四年(前378)称王,魏惠王在周烈王六年(前370年)称王;再次是秦、韩、燕、秦惠文君在周显王三十四年(前335)称王,七国中称王最迟是赵武灵王也在周显王四十四年(前325)称王。故知巴国称王应在公元前325年前后。《华阳国志》又说:“周失纲纪,蜀先称王,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次王曰柏灌,次王曰鱼凫,后有王曰杜宇,教民务农,一号杜主……七国称王,杜宇称帝,号曰望帝。”此云“七国称王,杜宇称帝”,则杜宇之时,当在公元前378至325年之间,也即是当周显王(前368~321)之世。

    当周景王至周慎王之际,也即是在楚平王六年(前523)伐濮之后的二百年间,濮人的一个部支系逐渐兴起。《华阳国志》说:“有山原田,富国盐井,濮出好枣。宜君山出麈尾,特好入贡。”这里的“富国”、“濮”、“宜君山”都是指的地名。富国在汉晋郪县城北15里,即今三台县安居镇,北宋时沿用富国这个旧地名,设富国监,管理盐税。宜君山在汉晋郪县城东二十五里,在今三台县建中乡,山又名宜军山。《三台县志》引《旧通志》:“在州南百二十里,诸葛武侯屯兵于此。有碑志,蝌蚪文,尚存,残缺不可卒读。”今建中乡距潼川州(三台)恰一百二十里,群众中还流传着诸葛亮扎营宜军山的故事。濮,也是汉晋郪县的地名,今汉晋郪县城北十五里,有枣儿垭,传云其地出好枣。既名濮地,当时濮人聚居之地,濮人这个嫡系支系,在楚王攻伐濮人后的二百年间,经过休养生息发展壮大起来了,后来称为郪人。(聚居渠县的宗人,又称板盾蛮。聚居宜宾的濮人,后来称僰人。)郪人兴起之后,有一个较大的地盘,又兼有鱼盐之利,涪江流域两岸的平原,又宜于种植农作物,他们在蜀王杜宇教民务农的影响下,农业生产有很大的发展。他们所处的浅丘陵山地,又宜于畜牧,畜产品也有大量增加,最好的畜产品——麈尾,还成为贡品。因此在蜀称王之后,郪人的首领也称王,这就是后人史书中的郪王。他们有无文字,尚待进一步考定。但巴人蜀人是有文字的。王嘉佑先生称巴蜀文字为“字符”,他搜集有二百余字。

    郪王究竟传了几代,由于史料缺乏,难以考定,从《华阳国志》对蜀国东边的疆域描绘看“东以江潜绵洛为池泽”则蜀国东边土地,止于绵水、洛水而已。而巴与蜀之间,中江、郪江、涪江中游的大片大地便是郪王国的领土,由此看来,蜀王国在开明帝时期并未兼并郪王国。《华阳国志·蜀志》说:“开明立,号曰丛帝,丛帝生卢帝。卢帝攻秦、至雍,生保于帝。帝攻青衣,雄张僚僰。”这里说到北面攻秦至雍,即今陕西凤翔一代地方。西面攻青衣,青衣即今芦山县,为古代青衣羌之地。“雄张僚僰”,就是说蜀王的势呼震动僚人僰人。郡时僚人多处山中,僰人则聚居今四川宜宾一带。从这里也可看出,蜀王势力未及郪国。

    郪国灭亡/古郪国 编辑

    华阳国志·蜀志》说:“蜀之为国,肇于人皇,与巴国同囿。”据司马迁《史记·秦本纪》载:秦“厉共公二年(前475),蜀人来赂”,所有赂,就是赠送财物。

    秦厉共公二十六年(前451)城南郑,南郑就是现在陕西汉中。周时为褒国地,及周襄,郑桓公殒于犬戎,其民南奔居此。固各南郑。秦躁公二年(前441),南郑汉归蜀,秦惠公十三年(前388),伐蜀取南郑。

    秦惠文书九年(前316)司马错伐蜀灭之。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华阳国志》说:“周显王之世,蜀王有褒、汉之地。因猎谷中,与秦惠王遇。惠王以金一笥遗蜀王,王报以珍玩之物,物化为土。惠王怒。群臣贺曰:‘天奉我矣,王将得蜀土地’。惠王喜,乃作石牛五头,朝泻金其后,曰‘牛便金’,有养卒百人。蜀人悦之,使请石牛。惠王许之。乃遣五丁迎石牛。即不便金,怒还之。乃嘲秦人曰‘东方牧犊儿’。秦人笔之曰:‘吾虽牧犊,当得蜀也。’”又说:“蜀王别封弟葭萌于汉中,号苴侯,命其邑曰葭萌焉,苴侯与巴王为好,巴与蜀仇,故蜀王怒,伐苴侯。苴侯奔巴,求救于秦。秦惠王方欲谋楚,群臣议曰:‘夫蜀,西僻之国,戎狄为邻,不如伐楚。’司马错、中尉黄曰:‘蜀有桀、纣之乱,其国富饶,得其布帛金银,足给军用。水通于楚,有巴之劲卒,浮大舶船以东向楚,楚地可得,得蜀则得楚,楚亡则天下并矣。’惠王曰:‘善’。周慎王五年(前316)秋,秦太夫张仪,司马错、都尉石牛道伐蜀。蜀王自于葭萌拒之,败绩。王遁走,至武阳,为秦军所害。其相、傅及太子退至逢乡,死于白鹿山,开明氏遂亡。凡在蜀十二世。冬十月,蜀平,司马错等固取苴与巴。” 郪国也在取巴途中被秦国军队灭掉了。

    郪国史料/古郪国 编辑

    郪国历史

    三台县郪江古镇,是春秋时郪国建都所在地。据《太平寰宇记》载:“汉旧郪县城在今县(指今三台县城)南九十里,临江,郪王城基址见(现)存,以郪江为县名”。①《后汉书》卷七十六《王涣传》,唐李贤注曰:“郪,县故城在今梓州郪县(指今三台县)西南也”。②《读史方舆记要》:“宋白;故郪城在县(指三台县)南九十里,临江,一名郪王城,盖以郪江名也。”③《三台县志》卷五:“郪江在今县南百里,汉之郪县,自以郪江水得名,其半有飞乌、射洪二县地,似《寰宇记》为得其实。④雹郛以上史料充分说明,现在的郪江场镇就是郪王城旧址。

    郪王国作为一个小国存于四川中部蜀国与巴国之间,其后被蜀国吞并。战国时,秦惠王接受司马错的建议,于更元九年(公元前316年)命司马错率兵伐蜀。秦灭蜀国后,在蜀国首都建立蜀郡,郪为蜀郡所辖之地。

    西汉高帝六年(公元前201年),置郪县⑤,以郪国首都为县城,以郪国的郪为县名。又书曰:郪为秦时蜀郡所辖之县。西汉时郪县属广汉郡。郪县的辖地,包括现在中江县、三台县的大部,射洪县西部地方,郪城在那时比郪王时更发展。东汉时,郪县仍属广汉郡,县城仍在郪江镇。

    三国时,蜀汉建兴二年(公元224年)分广汉郡,建立东广汉郡⑥。东广汉郡城(治所)初设在郪县城,郡领四县,即郪县(今郪江镇)、伍城县(今中江县)、广汉县(今射洪县境)、德阳县(今遂宁县境)⑦。

    晋泰始元年(公元265年)十二月灭魏,仍置郪县,县城仍在今郪江镇,郪县属广汉郡⑧。

    南北朝时,南朝刘宋时仍设郪县,沈约《宋书.地理志四》:“广汉太守领县六,郪县令,汉旧县”。又云:“自汉至宋,郡县无移改者,则注云‘汉旧’”⑨。“新城太守,领二县:北伍城令,何志新分伍城立⑩”这时有郪县(治所在郪江镇)、五城县(治所在今中江城)、北伍城县(治所在今三台县城)。南齐时,仍设新城郡。北伍城县,五城县、郪县,治所亦未迁徙。南朝梁武陵王萧纪天正二年(公元553年)西魏派尉迟迥伐蜀,蜀地遂为西魏所有,魏置昌城郡,新城县,今郪江当时属新城县地⑴。

    隋朝开皇十三年(公元593年),置飞乌县,治所在郪江镇。《中江县志》引宋代《寰宇记》:“故城(指飞乌县故城)在县(指飞乌县城)北三十五里,故郪王城也。 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以旧县山重峻险,移就今县(飞乌镇,今中江县仓山镇)⑵。”距今中江县城一百八十里,距今三台县城一百三十五里。由此可见,唐时飞乌县城城址,都在今三台县郪江镇。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飞乌县治所才由郪江镇迁移飞乌镇。自此以后,郪江镇遂为飞乌县的重要集镇。

    元朝至元十六年,(公元1279年)并飞乌县入铜山县(治所今中江广福镇)。至元二十年(公元1283年)并铜山县入中江县。明洪武九年(公元1376年),降潼川府为州,中江县属潼川州。十年(公元1377年),省中江县并入州,原飞乌县、铜山县、中江县、郪县之地,均由州直辖⑶。十三年(公元1380年),复置中江县。清雍正十二年十月(公元1734年)升潼川州为府,建立三台县,郪江镇遂由中江县划归三台

    县。后改名双龙镇,清时镇北二里葬了一个千总,人呼千总坟。民国时,建千子乡,新中国成立后仍设千子乡,1967改名郪江乡。

    郪山注:

    ①、见《资治通鉴》卷八十五,胡三省注引“《五代史志》:郪县旧曰伍城,隋大业改曰郪县,唐为梓州治所。宋白曰:汉旧郪县城在今县南九十里,临江,郪王城基址见在,以郪江为县名”。中华书局本6册2691页。

    ②、见《后汉书.王涣传》注。中华书局本九册2468页。

    ③、见《读史方舆记要》卷七十一《潼川州》。

    ④、见民国《三台县志》卷五《舆地志五.古迹》。

    ⑤、见《汉书》卷二十八《地理志》上,广汉郡。中华书局本六册1597页。

    ⑥、《晋书》卷十四《地理志上》:“刘禅建兴二年,改益州郡为建宁郡,分广汉立东广汉郡。魏景元中,蜀平,省东广汉郡。”

    ⑦、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三册。23━24页。

    ⑧、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三册。47━48页。

    ⑨、见中华书局本《晋书》七册。2138页。

    ⑩、见中华书局本《宋书》四册。1170页和1179页。

    ⑴、见《中国历史地图集》四册。27━28页。

    ⑵、见民国《中江县志》卷十五《古迹》:“飞乌废县”条。

    ⑶、见民国《中江县志》卷一《舆地沿革》。

    大事辑要

    郪县在历史上曾有过光辉的一页,留下了很多可歌可泣的史迹,现择要辑录如下:

    1、东汉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刘备率军取成都自领益州牧。遣丞相诸葛亮等分定州界,略地至郪,百姓以牛酒犒师。

    2、建安二十三年(公元218年),马秦、高胜等,在郪县起义,合部伍数万人,起义军到资中(今资阳),遭蜀汉将领李严镇压。

    3、蜀汉景耀六年(公元263年),邓艾、钟会伐蜀,破诸葛瞻于绵竹(今德阳黄许镇)。后主请降于艾,艾前据成都。姜维初闻瞻破,或闻后主欲固守成都,或闻欲东入吴,或闻欲南入建宁,于是行军广汉郪道①,以审虚实。寻被后主敕令,乃投戈放甲。诣会于涪(今绵阳),军前将士咸怒,拔刀砍石。

    4、晋惠帝永兴元年 (公元304年)十月,李雄自称大都督,大将军,益州牧,都于郫城,遂克成都。“于时雄军饥甚,乃率众就谷于郪②,掘野芋而食之。蜀人流散,东下江阳,南入七郡。”后雄即帝位,改年号曰:太武,国号成汉,为十六国之一。

    5、宋文帝元嘉九年(公元432年)七月,益州剌史刘道济遣罗习为五城令。氐奴及赵广率众数千人,击败道济参军程展会治中李抗之, 径向涪城。 巴西(绵阳)人唐频聚众应之。赵广立程道养为蜀王,建号泰始元年,备置百官。程道助为长沙王镇涪城,梁显为镇北将军,奉道养还成都,众十余万。刘道济遣中兵参军裴方明击败之。道养败还广汉。赵广还涪城。十年,张寻自涪城率众二万来助广战,亦被方明击败,广等走还涪及五城。五月方明进军涪城。张寻、唐频渡水拒战,被广明击败,擒道助斩之,广众奔散。九月道养率领二千余家,逃于郪山③。十三年萧汪之军次郪口,帛氐奴降,道养还入郪山。十四年,赵广、张寻、梁显各部曲投降。

    6、《华阳国志》载:“郪县有山原田,富国盐井”《读史方舆纪要》:“富国监在(梓)州南九十里,本郪县新井盐场,宋(代)置监领之。”郪江镇附近的盐,民国时还在大量开采。郪江乡鱼洞井有广井一眼,三十七家灶户,分班汲水,昼夜不停。乡所辖的下观音桥(今建中乡)有活井五眼。二十六家灶户,汲水煮盐。乡西山井亦有广井一眼,也是数十家灶户,分班轮流汲水。川北盐务局在千子坟(郪江乡),下观音桥设立两个公垣,令灶户在垣内集中销售成盐,以收取三厂盐税。

    7、郪江沿岸,设有很多筒车,用以汲水灌田,一架筒车可灌田二十至三十亩。沿江的鱼洞井、会仙桥、跳磴河、九龙桥、水观音、白鹤林、新桥、乾跳蹬、石板埝、高滩子、石人湾、朱沙沟等处都有。只要水位有一米高的落差,造以拦河石埝,在岸边开筑三十公分见方的石濠,砌起石码头或竖立木架,即可安置圆盘形筒车,利用水的冲力推动筒车沿边竹编的片轮,片轮间系的竹筒即可在濠里汲水,借转动的筒车把水送上三、四十米高的“天船”,用竹筒简竿将水送到沟渠里,流入田间。筒车转动时,轴木磨在码头架上,发出高低急徐的声音,仿佛在歌唱。农民描写筒车的谜语说:“远看罗盘著样,近看棍棍棒棒,既会浇水上天,又能弹琴歌唱。”

    郪山注:

    ①、胡三省《资治通鉴》注:郪县属广汉郡。刘响曰:梓州飞乌县,汉郪县地,隋取飞乌山以名县”。中华书局本六册2474页。

    ②、胡三省《资治通鉴》注引《五代史志》:“汉旧县城在今县南九十里,临江,郪王城墓址见在,以郪江为县名。”中华书局本六册2691页。

    ③、胡三省《资治通鉴》注:郪山,广汉郪县之山也。”中华书局本八册3849页。

    郪国人物

    东 汉

    郑纯,字伯长,郪县人。为益州西部都尉。其地产金,作此宫者,皆富及十世,纯独清廉,夷,汉民歌颂之。明帝刘庄提升他为永昌(今云南保山)太守,在官十年,卒,列其画象赞颂于东观宫。

    王涣,字稚子,郪县人。父,王顺,为安定(今甘肃省镇原南)太守。王涣为温县(今河南省温县)令。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升兖州(今山东省昌邑)刺史,永平十五年(公元72年)为洛阳(今河南洛阳)令,京师称叹,元兴元年(公元105)年卒,涣丧西归,民皆道祭,为立祠安阳亭西。涣子王石,为郎中。

    王堂,字敬伯,郪县人。举茂才,为谷城(今河南洛阳市西)令,永平中,拜巴郡(今四川重庆市)太守,堂平贼,民为立祠。迁右扶风(今西安市西),汝南(今河南省汝南东北)太守,搜才礼士,郡内称治。曾孙王商,字文表,为益州牧治中,蜀郡太守,在官十一年而卒。

    冯颢,字叔宰,郪县人。为成都(今四川成都)令,迁越西(今四川西昌)太守,所在著称。著有《易章句》、《刺奢说》。

    镡显,字诵,郪县人。安帝时,任豫州(治所谯县,即今安徽亳县)刺史,天下饥荒,州界收捕盗贼万余人,显悯其穷困,擅赦之,因自劾奏,有诏勿理。后位至侍中,卫尉。

    羊甚,郪县人。 任交州(治所在龙编,今越南河内东北)牧。

    三 国 蜀 汉

    李朝,字永南,郪县人,刘备领益州牧,朝为别驾,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秋, 群下上先主为汉中王,其《表》 为李朝所作。 任临邛(今四川邛崃)令,入为别驾从事,随先主刘备东征吴国,章武二年(公元222年),卒于永安(今四川奉节)。

    李邵,字伟南,朝弟,先主刘备定蜀后,为州书佐部从事,建兴元年(公元223年),丞相诸葛亮辟为西曹,亮南征留邵为治中从事。

    镡承,字公文,郪县人,历任州,郡太守猗费。姜维秉政时,为少府太守。

    李邈,字汉南,邵兄,刘璋时为牛丙(今四川简阳)长。刘备时为犍为(治所在武阳县,今四川彭山)太守,丞相参军、安汉将军。建兴六年(公元228年)诸葛亮西征,劝亮不杀马谡,失亮意,还蜀。十三年(公元235年),因言诸葛亮过失,后主刘禅怒,因而被杀。

    王士, 字义强,郪县人,刘备入蜀后,举孝廉,为符节(今四川合江)长,迁牙门将,出为宕渠(今四川渠县东北)太守,徒犍为太守,诸葛亮南征,转为益州(今四川成都)太守。

    王甫,字国山,郪县人,刘璋时为州书佐,刘备定蜀后,为绵竹(今四川德阳黄许镇)令。还为荆州(今湖南江陵)议曹从事,随刘备征吴,军败于秭归(今湖北秭归),遇害。

    晋 朝

    王化,字伯远,郪县人,王堂之后裔。父王彭,字仲,巴郡(今四川重庆)太守。王化学《毛诗》、《三礼》、《春秋》、《公羊传》。除阆中(今四川阆中)令,为政清静。后为乐涫(今甘肃酒泉东南)今,值胡虏反,率吏陈坚守七年,伺虏怠惰,出军讨之,以功封关内侯,迁朱提(云南昭通)太守,转梓潼(今四川梓潼)太守。

    王振,字仲远,化弟,为广都(今四川双流东北)令,巴东(今四川奉节)太守。

    王崇,字幼远,化弟,学业渊博,著《蜀书》 及诗赋数十篇, 其书与陈寿的《蜀书》颇不同。官至上庸(今湖北竹山)、蜀郡(今四川成都)太守。

    王岱,字季远,化堂弟,历任广阳(今四川茂文西北)作唐(今湖北华容)令。

    王颉,字伯远,郪县人,为犍为(今四川彭山东)太守。

    王长文,字德睿,郪县人,以才学知名,著书四卷。元康初,成都王司马颖引为江源(今四川成都西)令。梁王司马彤为丞相,引为从事中郎、 有功,封关内侯,除洛阳(今河南洛阳)令,拜蜀郡太守。

    李毅,字允刚。郪县人。李朝之孙。父李旦,字钦宗。为光禄郎中主事。王浚命为州主簿、别驾。举秀才,为参军。吴平,封关内侯,除陇西(今甘肃陇西)护军,徒繁县(今四川新都西北)令。迁云南(今云南祥云东南)太守,太康六年(公元286年)徒犍为,使持节南夷校尉,宁州(今云南滇池东南)刺史,加龙骧将军,封成都县侯。

    李钊,字世康,郪县人。毅子,为尚书外兵郎。光熙三年(公元308年),毅为叛夷所攻,困于宁州,钊闻父扼,表求赴难。至,文武推钊领州府事,怀帝乃除钊平寇将军,领安夷护军,西夷校尉,大得人心,为朱提(今云南昭通)太守,迁越西(今四川西昌)太守。

    南 朝 梁

    李秀,郪县人,宁州刺史,李毅之女。适汉嘉(今四川邛崃西南)太守新都王载。明达有才智,颇具父风。时五茶夷叛,围攻州城,救援不至,毅疾病卒于穷城州,文武推领州三年,秀奖励将士,婴城固守,粮尽乃拔草而食,伺夷稍怠,辄出兵掩击,破之。

    李庆绪,字孝绪,郪县人。梁天监中,为东莞(今山东莒县)太守,巴郡太守,时称良吏,累迁卫尉,封安陆县侯。

    宋 朝

    吴泳,字叔永,梓州飞乌县赵家坡(今三台菊河乡境内,郪江镇八里)人。嘉定二年(公元1209年)进士。历官军器少监,太府寺丞,校书郎、秘书丞、权司封郎官、枢密院编修、著作郎、直舍人院。轮对,迁秘书少监,权中书舍人、起居舍人、户部侍郎、直学士院。上言,权刑部尚书,兼修玉牒,知宁国府(今安徽宣城),知温州(今福建温州),赴官道中,闻温州饥,至处州(今浙江丽水),乞蠲租科,解救饥者四万八千人,病者与之药。改知泉州,著有《鹤林集》四十卷。

    吴昌裔,字季永,叔永之弟。嘉定七年(公元1214年)进士,调阆中尉、利路转运使。调眉州(今四川眉山)教授,改知华阳(今成都市南)县,通叛眉州,寻权汉州(今四川广汉)。端平元年(公元1234年)为军器监簿,改将作监簿,太常少卿、吴益王府教授。拜监察御史,出为大理少卿。迁浙东提刑,改知婺州(今浙江金华)以宝章阁侍制致仕。著有《储鉴》、《蜀鉴》、《文集》,行于世。

    赵法应,字肖庵,飞乌县(今三台菊河乡赵村垭)人,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到云台山潜心修炼,与其徒募资兴建云台观,嘉定七年(公元1214年)九月九日,辞世,时年二十岁。

    现  代

    王化鹏,郪江乡人,曾在天台小学、三台初中师范班、潼川高中读书。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10月任共青团三台中心县委组织委员。1933年3月北区区委书记张天汉牺牲后,王化鹏任区委书记。同年10月28日,王与区委委员李天锡、李学余、团区委李学初等五十余人到塔子山“提枪”,29日被捕,12月13日,王化鹏与李学余、李天锡、李学初牺牲于三台牛头山下,临刑沿街高呼 “中国共产党万岁!”解放后,政府追认为烈士。

    许峻榕,笔名,郪山,自称古郪山人,1965年生,四川省三台县郪江傎。中华诗词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中华诗词学会、四川省作家协会、绵阳市作家协会会员,绵阳西蜀文学艺术院院长,绵阳市诗词楹联学会副秘书长。在《中华诗词》、《诗词之友》、《文化报》、《剑南文学》等国家、省、市级刊物发表作品150余件。部份作品入选《世纪诗词大典》、《中国翰墨名家作品博览》、《中国当代诗词艺术家大辞典》、《中国当代诗词家大辞典》、《中国当代诗词楹联精选》等大型辞书。曾荣获全国电视诗歌创作大赛优秀作品奖。个人简历收入《简明当代诗词家辞典》一书,著有诗集《雨花集》。

    郪国现状

    郪江镇南临郪江,东滨锦水,座落在两江汇合之地,东有古楼山,西有天台山,北有金钟山,东南两座狮山隔江对峙,几座大山环峙四周,古镇就在当中的小平原上。一条“一”字形长街东西横卧,古朴静穆,一色小青瓦房。清代建有五庙:即黄州馆、广东馆、王爷庙、关帝庙、地主宫。每庙(馆)都建有戏楼(台),楼左右有厦楼,戏楼对面是主神庙或会馆主房。可容五个戏班在镇上同时演戏。戏台周围雕刻精美,镂空雕凿人物三层,姿态生动,形象优美,独具中国传统雕塑风格。现保存完好的戏台楼院有两座。街两端有千子堡,形如山小丘,是一座汉代砖砌土堆墓。当地人说是“天台”,“古楼”二龙抢宝。堡西北是清代著名的天台书院,建院时间很早,清末改为高小,民国时,升为私立玉江初中,以校业佃金收入作为办学经费。千子堡、王爷庙、关帝庙、锦水西岸,都有大榕树,树身直径约2米,柯枝四布,每株垂荫约五百平方米。它们耸立在小青瓦房之上,象一把把巨伞,张于层层屋脊,笼罩古镇。

    古镇四周东汉岩墓共计271处,构造最精致者为金钟山一、二、三、四、五号墓,松林咀一号墓,泉水坝一、二、三号墓,紫荆湾一号墓。墓壁有浮雕人物、鸟、兽、阙、弓、弩、戈、矛、兵器架、房层、灶。墓顶雕藻井,格式繁多。墓室间雕石柱、斗拱、门窗。有的石柱下础石雕辟邪。有的墓主室支柱为八面形,上端四方雕斗拱,势极壮观。有的雕人开门仰首探望,有的人长袍大袖,手执檀板。有的人跪着舂米。墓内有瓦棺、石棺。古镇

    附近汉砖极多,有铭文的如“居人吉利”、“子孙高子”、“富贵”,及五铢钱纹砖。郪江汉墓群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镇西北望君山有望君寺。《县志》载:望君山拾遗庙,唐杜拾遗子美,避乱来蜀,留潼颇久,曾于翼火乡高山望阙怀君,因名其山为望君,后人作庙祀之。有联云:“此是西来一行者;每依南斗望京华。”现石庙尚存。镇东有千佛岩。摩崖石壁上,主佛两侧排列雕刻小佛千尊,左侧有几龛佛象有“节持”捐刻,大约是唐末五代时凿造。镇北三公里有云台观,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南宋嘉定三年(公元1210年),由望君山赵村垭人赵肖庵师徒募资兴建,六年铸降魔圣象一尊,高一丈二尺,名祜圣观。经宋、元两朝,至明代经多次培修和扩建。现存云台观有明代修建的玉带桥(拱桥),石华表柱、三合门、圈拱门、青龙白虎殿、玄天宫;清代建筑的三皇观、木牌坊、水池凉亭、十殿、观音阁、城皇庙、 九间房、灵官殿、降魔殿、藏经楼、钟鼓楼、香亭等。山上殿宇楼阁绵延二里余。明代建成的玄天宫上琉璃瓦图案,辉煌耀眼。圈拱门联:“矗矗名山真海岛,巍巍胜境类蓬莱。”“乾元福地人间少;茅屋云台天下无。”

    镇西郪江河上桥墩子,是一种很古老罕见的旧式桥,只有直立在河滩的石桥墩子,上面没有桥板,人从墩上大步大步地踩过。上游三公里有会仙桥,桥有十一洞,明代修建,同治八年培修。镇南郪江河上有九龙桥,因桥墩上面雕凿向上游的九条龙,人称“九龙桥”,清代知府张松孙撰有修桥记。

    郪江,春秋战国时,郪王城遗址。位于三台县城的南端,是驰名省内外的郪王国。东与三台县西丰、建中接壤,南与中江万福镇、文星乡一江之隔。西与中江群星乡隔江相望。北与安居镇、 石亭乡相邻。郪江,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历代都称之为名城重镇。

    郪江镇历史悠久,古迹林立,现存的汉墓群、千佛岩、千子坟仙景、地主庙、王爷庙、九龙桥、会仙桥、观音岩和数百年的古榕树。

    郪江镇,壮观的古代建筑,古朴典雅,环境优美,山青水秀。有古诗云:“天台古楼镇双龙,二狮招头望金钟。九龙上水朝金阙,堡顶黄桷盖花棚。螺丝石前堪垂钓,小桥溪畔纳凉风。两岸芦花秋月白,晚风吹响九妙钟。”

    郪江━━ 一个古老、神秘而令人神往的地方,云台观属四川第二大道教胜地之一,迎来了省内外、海外观光旅游者,特别是在春暖花开、百花争艳的春天。金秋时节,果满枝头,那金灿灿的红桔,无不牵动着来郪江的过往客商,旅游考察观光和其他各界学者,文人志士。

    古镇郪江又是三台的革命之乡。民国初年,革命知识分子谭卫根、谭襄城、邓有联、王化鹏、谢藻祥都在天台高小读书。三十年代初,天台小学有中共支部,陶华林、王化鹏、邓有联、王克询等都是支部成员。四十年代,党员戴荣科来千子乡小学教书,介绍玉江初中学生孙登寿入党。通过孙联系了一批进步知识分子,党员孙传锴、马烈、任智贤、梁紫来、梁彪、陈仕铸都是在这里读书时,接受进步思想的。1949年,党员赵竞修在玉江初中教书,秘密传播进步思想。

    郪国诗稿/古郪国 编辑

    宋代

    诸 葛 盐 井

    宋.苏轼]

    五行水本咸,安择江与井。

    如何不相入,此意谁复省。

    人心固难足,物理偶相逞。

    犹嫌取未多,井上无闲绠。

    赋 水 车

    [宋. 苏轼]

    翻翻联联衔尾鸦,荦荦确确蜕骨蛇。

    分畴翠浪走云阵,刺水绿针抽稻芽。

    洞庭五月欲飞沙,兽鸣窟中如打衙。

    天公不见老翁泣,唤取阿香推雷车。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四川眉山县人,曾任杭州知州,黄州团练副使,翰林学士,惠州通叛。

    锦江玉带

    [宋. 赵肖庵]

    碧波滚滚过桥头,素练千寻不断流。

    天上银河时落地,白云霜冷尚悠悠。

    谢袁尊固送茶

    [宋. 吴泳]

    闲居早是宾俦寡,有弟山行访鸟窠。

    黄卷渐成迂叟僻,朱颜不似美人酡。

    诗因怕事吟偏少,酒为看花饮辄多。

    珍重山园芳茗饷,犹胜乡国赵家坡。

    元代

    七星拱极赞

    [元. 杨既清]

    金龟之山兮,上应狼贪。

    玄冈之峰兮,巨门是当。

    香城之巅兮,禄存所藏。

    金紫之岭兮,文曲昭彰。

    圣母之峰兮,廉真星光。

    云台之上兮,武曲主张。

    天池之顶兮,破军挠攘。

    太平凤来二山兮,辅荧煌煌。

    前护后从兮,环绕中央。

    丹灶烟清兮,洸氵晋 琳琅。

    拱宸有楼兮,下有锦江。

    可以濯缨兮,清胜沧浪。

    黄鹤去来兮,仙人何方。

    予乃长啸兮,

    乘鸾驾凤而游乎白云之乡。

    杨既清:元,巴县人。

    过 云 台

    [元. 李俊民]

    夜半风吹霁色开,晓来残月过云台。

    连山断处瞰平野,一线黄流掌上来。

    李俊民:字用章,泽州人,金,承安中举进士第一,应奉翰林文学。

    明代

    云 台 观

    [明. 张正道]

    独上天门第一台,森森柯柏倚云栽。

    乾元洞劈开天寿,北极楼高接上台。

    夜宿清虚来鹤舞,梦游仙阙笼今古。

    月穿碧幌树烟笼,雨过瑶阶梅花吐。

    早瓣清香谒帝前,丹局炯炯思适然。

    饮余笑指留题处,仿佛吾身在九天。

    驱车直向云台路,为爱名山才一度。

    远望层峦入眼奇,宛转碑亭因缓步。

    张正道:潼川人,隆庆年间进士,授丰台令,升福建佥事,后调台州,卒于官署。

    云 台 观

    [明. 张世则]

    大明春色满云台,古殿危楼天际开。

    无日岩花不烂熳, 有情溪水自潆回。

    真心一点长如在,遗迹千年永不灰。

    亟为苍生祈岁稔,遥从紫气谒蓬莱。

    张世则:诸城人,万历进士,曾任四川安县兵备副使。著有《貂 史鉴》。

    丁已年六月按治潼川谒云台(二首)

    [明. 宋贤]

    十里烟霞谒碧岩,石床风雨对瞿台。

    也知太上清虚府, 不放红尘俗客来。

    参玄独上妙高台,风雨迎车阵阵来。

    知是真人缘客到,预为花竹洗尘埃。

    宋贤:字及甫,号定宇,松江华亭人,嘉靖进士,新昌令。征拜御史,按甘肃、四川。

    云 台 观

    [明. 黄寅仲]

    人生寸地具天真,天匪斯人亦不音。

    金阙邃严虽绝俗,玉窗虚静即为邻。

    云开辰极光联瑞,星动文昌妙入神。

    此会几多蒙受记,乾元载载是阳春。

    黄寅仲:潼川州郪江镇人。

    云 台 观

    [明. 乔缙]

    一径苍苍入翠微,山含碧殿野云依。

    鹤归阆苑开天籁,花绕仙台留绣帏。

    金色晓开玄帝象,香烟时幻老君威。

    登楼四壁咸瞻眺,顿觉身心与世违。

    乔缙:字廷仪,洛阳人,成化进士,由兵部主事擢升四川参议。

    云 台 观

    [明. 胡缵宗]

    望望仙台势绝奇,青楼碧殿俯天池。

    龟蛇欲捧君王敕,风雨新开御史碑。

    夜月梧高双鹤舞,洞天云远七星移。

    孤峰突兀怀中起,万木苍苍白日迟。

    独上危楼望四围,巍巍高拱与天齐。

    手攀月窟南辰近,足蹑云梯北斗低。

    秀水佳山朝左右,金乌玉兔挂南西。

    放怀容我长呼吸,口吐青霄万丈霓。

    胡缵宗:字可泉,自号鸟鼠山人,秦安人,正德进士,曾任嘉定叛官,副都御史,山东、河南巡抚。

    云 台 观

    [明. 高第]

    山势萦轩竞出奇,笙箫时听拂咸池。

    却怜胜地留仙境,漫向寒岩读古碑。

    高下楼台珠树绕,朝昏门径野云移。

    然何自昔丹成去,黄鹤不来音信迟。

    高第:字公次,绵州人,正德进士,曾任长州知县,累升云副使。

    云 台 观

    [明. 彭瑾]

    见说云台胜,探幽入洞天。

    鹤归人已化,蝉脱骨犹仙。

    岚气千峰合,烟花万井连。

    捧香心一瓣,梦绕碧楼前。

    彭瑾:福建闵县人,曾任潼川州知州。

    云 台 观

    [明. 陈文烛]

    梓州风物昔称奇,一入仙台云气垂。

    茅屋洞深留鼎灶,御书苔满说嘉熙。

    青山绀殿春仍绿,白鹤苍松雨自吹。

    却忆秦川胡老甫,谪居应有杜陵诗。

    陈文烛:字玉叔,泗州人,嘉靖进士,任大理卿,著有《二酉园诗文集》。

    清代

    云 台 观

    [清. 吴树臣]

    结茅习静绛云居,道骨千年只自如。

    垒献峨峨高阁迥,斑麟翠凤俨回舆。

    吴树臣:吴江人,潼川州知州。

    云 台 观

    [清. 张智莹]

    古寺双峰里,高台一望中。

    参差分上下,蜿蜒到西东。

    遗蜕金容在,诛茅玉阶崇。

    真人修炼处,紫气接苍穹。

    云台对峙

    [清. 张松孙]

    此是神仙真窟宅,片椽茅屋留遗迹。

    山头云起护层峦,海市蜃楼幻峭壁。

    何分上下尽云崖,莫辨高深流玉液。

    一气轮回说化身,千年蜕古含精魄。

    时凭乩笔御风来,欲窥显应惟诚格。

    拱宸高阁上干霄,兀天尺五星欲摘。

    鲁班斤斧运神工,异物潜依遭霹雳。

    花开铁树殿腾辉,感昭蜀府金频锡。

    蓊翳蒙茸峙两峰,氤氲烟霞生四壁。

    何当摆脱问元铨,长向山中煮白石。

    张松孙:字鹤坪,长洲人,潼川府知府,创修府志。

    筒 车

    [清. 张问安]

    缚竹为巨轮,临河若有界。

    累石蓄水势,河势为之隘。

    周轮排短筒,俯吸仰而沛。

    夹岸饶农田,接竹引其内。

    曲曲赴沟渠,千亩俱所赖。

    人巧夺天工,天工欣有代。

    舟行每眺望,旋转剧无碍。

    张问安:字亥白,船山兄,遂宁县人,著有《小琅环诗集》。

    玉 江 二 首

    [清. 林有仁]

    雨霁金桥路,云卧水阁头。

    沙提留涨迹,山势折江流。

    雪点芦花瘦,风翻柿叶柔。

    行吟看妙景,宛在画中游。

    日出岩壑曙,天开云雾消。

    水光绿上树,山色青过桥。

    渔子泛孤艇,牧童吹短箫。

    行吟看清景,远赴故人招。

    林有仁:字心甫,号爱山,中江县人,著有《读易日钞》三十卷,《论语内省随笔》八卷,《中庸明性通解》二卷,《孟字心学录》三卷,《诗文集》五卷。曾任金堂大成书院教授,民国九年卒,时年八十五。

    民国

    游 云 台 观

    [民·路瓠庵]

    闻道云台胜迹多,漫游春暖自摩娑。

    山川挺秀钟灵气,桃李争芳乐太和。

    烹茗山人留客饮,倚松樵子听禽歌。

    唯惭不解右军笔,未得书经换白鹅。

    路瓠庵,东北大学教授。

    游 云 台 观

    [民·王朴庵]

    玉观金阙为谁开,几度王郎今又来。

    治史承邀旧雨会,参观联袂上云台。

    王朴庵:自贡市人,成都科大党委书记。

    当代

    当代青年诗人郪山咏郪国诗稿

    病 中

    月暗花阴转,心随影落寒。

    病卧高楼静,依乡泪凄然。

    月 夜

    天街人车喧,树梢挂玉盘。

    依楼寄乡思,郪河梦里边。

    秋 意

    深秋北风急,落叶满涪关。

    遥怜故乡水,依稀梦里边。

    归 思

    燕雀高飞急,郪河绿枝密。

    岁月催人老,何日是归期。

    夜宿古郪

    郪山月如钩,碧水夹岸流。

    辗转不能眠,入梦尽乡愁。

    忆 少 游

    (一)

    南雁钩云度,剧童仰呼频。

    流金衔翠微,执网落蜻蜓。

    饲蚁谣声脆,举楫荡水鳞。

    少游成旧梦,回首笑天真。

    (二)

    郪山入画屏,万峰涌波涛。

    金毡铺翠岭,雁阵断云霄。

    农夫动链盖,儿童乐逍遥。

    斜辉生夜暮,星月来相照。

    初冬归故乡访旧不遇

    雾暗日似月,近午犹朦胧。

    绿竹向檐垂,田家耜山垄。

    院静鸡自啼,戏啄喧长空。

    鹭翥玉溪上,鱼翔碧水中。

    稚麦破土秀,烟橘万点红。

    假炊盛石碗,自得两玩童。

    低问父何往,复答不知踪。

    归来霰纷散,翠微卧蛟龙。

    雉鸣向午后,塘梨隐渔翁。

    明日隔山岳,但得梦里逢。

    卯时辞故乡返绵与侄同行

    游子别故里,慈母具炊先。

    暗辉共侄行,山光落江转。

    鲸鳄卧波隐,龟兔眠露酣。

    双牛夹山凹,黛帽入眦帘。

    玄影深叵测,徒步未解寒。

    田家市橘火,古镇人车喧。

    辞晦未及语,侍翁莫偷闲。

    夜梦访郪山隐者

    朔风凋碧草,鸟雀栖南隅。

    郪山有隐者,孤高烟云依。

    心镜如日月,荡胸九万里。

    绕宅植兰梅,幽香洒天际。

    闻道远朋来,溪桥相迎取。

    相携至茅屋,新炊间河鱼。

    主称会面难,倾怀星月稀。

    明朝别歧路,梅花少几枝。

    古 郪

    郪城依山势,鳞次一字开。

    碧水相合流,翠色扑面来。

    汉陵远古道,白虹开我怀。

    举杆垂钓处,红蓼侵苍台。

    怀 乡

    少小辞家久难归,梦断郪河数行泪。

    怡玩村头犹在目,悄然病卧红尘里。

    三月归故乡朝行

    三月寻芳沿溪行,晓风细细落花轻。

    喇叭声下蛙声起,含烟郪山醉杀人。

    清明归家夜事

    北斗南倾三更天,满沟蛙啼夜露寒。

    河汉烂漫动少梦,小儿未解不肯看。

    祭 事

    偷闲清明祭世宗,长风吹断一碧空。

    郪山遍飞白蝴蝶,添土坟前更有翁。

    深秋观古郪山人采莲

    (一)

    万重碧峰一江开,采莲岸边香气回。

    船荡碧波娇影去,夕照秋风送花来。

    (二)

    束石抛绳碧江中,慢移水莲就岸蓬。

    秋波不寒山人衣,嘻笑声里荡秋风。

    (三)

    郪山卷涛拍碧空,层林递次满秋风。

    深冬不凋凤凰树,山人四时画屏中。

    郪山春景

    一夜好雨边岸深,郪山倒影动江春。

    门外桃花叶初吐,绕梁燕子入柳荫。

    乡 思

    绿树荫浓晚凉风,愁里题诗一轮空。

    涪关南去山外山,日夜郪山客思中。

    春 节

    候鸟结伴尽南飞,年初打工岁末回。

    家家村头相望眼,迎得儿女带笑归。

    题鲁班湖

    熊腰虎背钢铁汉,车水马龙战鲁班。

    引来岷江千里水,浇绿巴蜀万顷田。

    鲁班春色

    万顷玉镜抱汀洲,山色如黛月如勾。

    浩渺烟波通幽处,谁家又起凤凰楼。

    夜 读

    东风袅袅拂楼栏,夜读启灯三更寒。

    裁得佳句人入睡,一夜乡梦到郪山。

    郪山春日

    春日霰气润衣襟,隔岸江花转分明。

    正是三月春好处,玉江水碧郪山青。

    古郪即景

    青山碧水九龙前,村落渔舟美少年。

    古镇无声夕照里,金钟山下望炊烟。

    郪山雨晴

    雨住信步向山径,稻丛脆蛙唤蜻蜓。

    夕照千山暮色远,霓落一江横舟轻。

    庭竹钩弯残月钓,茅屋烟直宿鸟鸣。

    莫道瑶池神游地,郪山如洗更留君。

    云 台 观

    九龙捧圣伴云台,锦江玉带天际开。

    琼楼玉宇落翠微,奇峰胜景类蓬莱。

    诸葛照化欲皇城,唐柏巍然今犹在。

    风雨沧桑谁短长,天地无心自公裁。

    故乡感怀

    长风麦浪送我行,春到玉江郪山青。

    寒桐据岸照疏影,落红向荫看小杏。

    燕昵屋檐丽日多,鸟鸣竹枝云暮平。

    最是良辰须纵酒,莫待白发怨今生。

    咏 古 郪

    千古奇气聚英才,两江苍横山色赖。

    故事过眼悬口中,迹址断碑萦人怀。

    金鼓屏秀青瓦卧,仙龙桥盘玉水回。

    观庙有缘连汉墓,柯柏巨榕参天开。

    千佛岩前香烟笼,望君山上泪雨哀。

    渔舟晚唱伴筒车,千峰叠翠锁云霭。

    长河风韵骚颂尽,天翻地覆转将来。

    连天郪山银锄舞,壑平坦途通天外。

    我欲乘风归故里,重上鼓楼把云摘。

    抹去万里寒与暑,定将惊雷来唤差。

    青山随心化为食,碧水着意盘云溉。

    广厦万间晓绿绕,银车如梭穿山寨。

    民富牧童歌起处,再引华章心澎湃。

    少 年 行

    我家发源寄郪山,山河秀出天地间。

    苍山如海接天合,玉江作带萦山转。

    垄亩千顷饱我饥,峰峦为具度童年。

    百鸟鸣歌悦闲耳,蜻蜓花荷入眦帘。

    山道逶迤故林路,夜涉碧江过他县。

    星空浩渺夏夜宿,语惊四坐若悬河。

    天文地理天下事,神仙鬼怪任凭说。

    旧朋剧颜无常态,喜怒悲欢情谊多。

    举楫击水入山影,负书途中吟队歌。

    蜻蜓饲蚁谣声脆,仰呼雁阵乱鸡窝。

    辞别双亲门前路,旧游垄耕我学书。

    桂林学成至涪关,入得官府第一步。

    世事纷纭常碎心,异乡滞留一孤鹄。

    留取青天一片云,他日还乡作布谷。

    田家农事

    四月郪山大麦黄,东风送暖归故乡。

    无名野花满荒径,翩翩蛱蝶田中央。

    春江流水无日尽,农家耕耘四时忙。

    壮男背井打工去,健妇抛家走他乡。

    麦田熟透老翁收,油菜如金小儿藏。

    忙完小春忙大春,种罢山谷复山岗。

    收得五谷饱我饥,挣来银钱纳赋饷。

    荒 田 吟

    巴山蜀水多良田,一季归仓四季食。

    可怜谷贱不抵税,家家看粮皆垂泪。

    少壮尽出挣银钱,乡村四野多荒田。

    田荒误耕草成窝,终老他乡不足惜。

    中 秋 月

    (一)

    中秋月,盈盈挂天上。

    故乡望月载歌舞,天涯望月思故乡。

    人事沧桑催人老,月明中秋多悲伤。

    莫望中秋月,望之断人肠。

    (二)

    中秋月,中秋月,月明中秋伤心色。

    郪山迢迢月光满,天涯游子断肠客。

    中 秋

    (一)

    人生易老天难老,

    岁岁中秋,今又中秋,

    一杯浊酒两乡愁。

    一年一度秋风至,

    高堂鬓霜,游子心伤,

    把月当饼寄故乡。

    (二)

    秋风萧瑟雁南飞,

    郪山如烟,

    愁思如天,

    天涯孤旅在涪关。

    林楼无碍南望山,

    浩空玉盘,

    彻夜难眠,

    把酒依楼望月圆。

    忆 故 园(二首)

    (一)

    涪城盛,

    望雪依高楼,

    霜雪数点几岁见,

    烟尘如抹冬不寒。

    游子忆故园。

    (二)

    故乡谙,

    望雪登郪山,

    苍天弥漫千里雪,

    玉江碧透犹含烟。

    令君常留恋。

    梦 归

    涪水寒,北风疾,

    郪山只咫尺。

    梦中慈母独相依。

    何日是归期?

    乡 思

    涪关,涪关,

    三九晴明艳阳天。

    车梭柳堤岸,

    高楼望画船。

    一园碧树半雕颜,

    朔风暗将物华换。

    佳节催人归,

    心随车轮飞。

    归郪山所见

    青竹篱笆,

    庭树竞发花。

    衔泥燕子绕檐飞,

    夕阳依旧影斜。

    门前水缸一角,

    梨枝疏横窗纱。

    蓦地东风漫卷,

    吹得雪花飘洒。

    望 君 山

    郪山幽,

    山人栖息山里头,

    院旁伐竹杆,

    泛舟共水流。

    四时寒与暑,

    赤脚在渔舟。

    郪河上下数百里,

    网下晚照旦明收。

    捕鱼何所营?

    换粟养家口。

    别家有期归无期,

    妻子相望守山头。

    春去春归人不归,

    行人但闻涕泪愁。

    一坐望君山,

    千行血泪流。

    身化石山魂不散,

    今闻亦上断肠楼。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6 13:37:05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