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叶维廉的诗歌

    请用一段简单的话描述该词条,马上添加摘要
    叶维廉,1937-,出生于广东中山。



    〖赋格(Fugue)〗


      其一

    北风,我还能忍受这一年吗
    冷街上、墙上,烦忧摇窗而至
    带来边城的故事; 呵气无常的大地
    草木的耐性,山岩的沉默,投下了
    胡马的长嘶,烽火扰乱了
    凌驾知识的事物,雪的洁白
    教堂与皇宫的宏丽,神只的丑事
    穿梭于时代之间,歌曰:
        月将升
        日将没

    快,快,不要在阳光下散步,你忘记了
    龙 的神谕吗?只怕再从西轩的
    梧桐落下这些高耸的建筑之中,昨日
    我在河畔,在激激水声
    冥冥蒲苇之旁似乎还遇见

    群鸦喙衔一个漂浮的生命:
    往那儿去了?

    北风带着狗吠弯过陋巷
    诗人都已死去,狐仙再现
    独眼的人还在吗?
    北风狂号着,冷街上,尘埃中我依稀
    认出这是驰向故国的公车
    几筵和温酒以高傲的姿态
    邀我仰观群星:花的杂感
    与神话的企图——
    我们且看风景去

      其二

    我的手脚交叉撞击着,在马车的
    狂奔中,树枝支撑着一个冬天的肉体
    在狂奔中,大火烧炙着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荫道融和着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一排茅房和飞鸟的交情围拥
    我引向高天的孤独,我追逐边疆的
    夜祷和毡墙内的狂欢节日,一个海滩
    一只小猫,黄梅雨和羊齿丛的野烟
    那是在落霜的季节,自从我有力的双手
    抚摸过一张神圣的脸之后
    他站起来

    模仿古代的先知:
    以十二支推之
    应验矣
    应验矣

    我来等你,带你再见唐虞夏商周

    大地满载着浮沉的回忆
    我们是世界最大的典籍
    我们是亘广原野的子孙
    我们是高峻山岳的巨灵
    大地满载着浮沉的回忆
    荧惑星出现,盘桓于我们花园的天顶上
    有人披发行歌:
    予欲望鲁兮

    龟山蔽之
    手无斧柯
    奈龟山何
    薰和的南风
    解愠的南风
    阜民财的南风
    孟冬时分
    耳语的时分
    病的时分

    大火烧炙着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荫道融和着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我们对盆景而饮,折苇成笛
    吹一节逃亡之歌

      其三

    君不见有人为后代子孙
    追寻人类的原身吗?

    君不见有人从突降的瀑布
    追寻山石之赋吗?

    君不见有人在银枪摇响中
    追寻郊 之礼吗?

    对着江枫堤柳与诗魄的风和酒
    远远有峭壁的语言,海洋的幽阔
    和天空的高深。于是我们忆起:
    一个泉源变作池沼
        或渗入植物
        或渗入人类
        不在乎真实
        不在乎玄默
    我们只管走下石阶吧,季候风
    不在这秒钟;天灾早已过去
    我们来推断一个事故:仙桃与欲望
    谁弄坏了天庭的道德,无聊
    或谈谈白鼠传奇性的魔力……
    究竟在土断川分的
    绝崖上,在睥睨梁 的石城上
    我们就可了解世界吗?
    我们游过
    千花万树,远水近湾
    我们就可了解世界吗?
    我们一再经历

    四声对仗之巧、平仄音韵之妙
    我们就可了解世界吗?

    走上争先恐后的公车,停在街头
    左顾右盼,等一只蝴蝶
    等一个无上的先知,等一个英豪
    骑马走过——
     多少脸孔
     多少名字

    为群树与建筑所嘲弄
     良朋幽邈

     搔首延伫

    夜 洒下一阵爽神的雨




    〖水乡之歌〗
    ──赠江南友人


    这的确是不寻常的
    一朵半放的花
    一瓣长的水
    绕着一瓣宽的稻
    夹着另一瓣
    飘荡着香的稻穗
    一瓣鱼跃
    拥着一瓣雀腾
    在春天
    如果你跟着我
    一层一层的往花里探
    你最好屏神凝注
    屏神凝注
    水瓣里

    稻瓣里

    水瓣里

    蕊心的
    顶上
    正摇荡着一叶小舟
    小舟上站着一个
    红里透白
    白里透香
    香里透柔
    水一样的
    苏州姑娘
    你我最好屏神凝注
    在这个不寻常的春天里
    一同把
    无故突发的风雨抵住
    好让她香柔的力量
    软化历史的粗野和暴戾
    软化你我一时的
    鲁莽与狂蛮




    〖追寻〗


    也许等待太久了
    所有的浪游都是一个圆
    你说你知道
    都要回到一个纯真的起点
    在春天,林木初绿
    有猛兽出现
    在深夜,暗水淙淙
    有磷火浮游
    你东出西入而失路
    期望是
    一丝不易看见的线
    扭得好细好细
    忽隐忽现
    笛音拉得好长好长
    向离别经年的
    遥远的起点
    牵着你
    每次你说:等待太久了
    便把心的窗子打开
    空气突然充满了土地的温柔
    那幸福的一刻仿佛已经来到
    鸟儿象一束束的光
    喷泉似的从树中爆散开来
    你奔前去拥抱它
    而急急停住
    你已经准备好了吗?
    参与了这一刻的融汇
    然后呢,是分离与死
    你突然哲学地
    说:永久的幸福是
    永久的追迹,依着
    痛苦的翅翼……
    在涌动的春天
    在清澈的河水里
    两岸桃花的影子间
    有一些逡巡,有一些召唤
    袭人的春寒里是
    你熟识的清香
    那么一丝柔细的清香
    牵着你
    由是你又把心的窗子打开……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
    3. 最近更新时间:2006-11-23 07:38:19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