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波斯语:آیتالله سید علی خامنهای,英语:Grand Ayatollah Seyyed AliKhamenei,阿塞拜疆语:Seyyid Əli Xameneyi,1939年7月17日—),阿塞拜疆族,是伊朗穆斯林保守派势力及什叶派十二伊玛目派马尔贾(什叶派领袖)的领袖人物。

    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是伊朗革命的关键人物之一,曾于1981年当选该国总统,也是首位出任该职的神职人员。先后任革命委员会成员、国防部副部长、革命卫队司令、德黑兰教长、伊斯兰议会议员和霍梅尼在最高国防委员会代表等职。1985年至1989年任总统。曾任最高国防委员会主席和文化革命最高委员会主席。1989 年 6 月 4日被负责选择伊朗最高领导人的专家会议选举为新领袖,接替去世的宗教领袖霍梅尼。1994年12月被挑选接替已故大阿亚图拉穆罕默德·阿里·阿拉基而成为伊斯兰教什叶派8000万教徒的精神领袖。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经历/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编辑

    早年经历

    哈梅内伊 哈梅内伊
    2016年1月24日,习近平主席会见哈梅内伊 2016年1月24日,习近平主席会见哈梅内伊

    哈梅内伊在马什哈德出生,他在他的八名兄弟姐妹当中排行第二,他的其中两位兄弟都是教士。弟弟哈迪·哈梅内伊(Hadi Khamenei)是有名的报章编辑和教士。哈梅内伊具有一半伊朗阿塞拜疆血统,母亲是亚兹德人。

    哈梅内伊在马什哈德的哈瓦扎(Hawza,传统伊斯兰神学院)研读神学,他的导师包括哈吉·谢赫·哈希姆·可疾维尼和阿亚图拉米拉尼,他在1957年前往纳杰夫。在纳杰夫过了一段短时间后,他返回马什哈德,在1958年开始于库姆定居,参加了阿亚图拉侯赛因·布鲁杰迪(Hossein Borujerdi)和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所讲的课。他在1963年因牵涉进伊斯兰活动而在南呼罗珊省比尔詹德被捕。他在不久后获释,在马什哈德的宗教学校和清真寺教授辞章之道。

    参加选举

    哈梅内伊对宪法监督委员会的半数成员俱有影响力,宪法监督委员会负责批准或注销专家会议、总统及议会的参选资格。2004年2月,宪法监督委员会取消了逾千名候选人的资格,当中包括80名现任候选人(包括副议长)、许多议会的改革派议员以及2004年伊朗议会选举当中伊斯兰参与阵线党的所有参选人,结果保守派赢得议会70%的议席。此次议会选举是伊朗政治变革路途上的转折点,意味着1997年5月穆罕默德·哈塔米当选总统以来落实的政治和社会改革将会终止。

    在2005年的总统选举,哈梅内伊的发言强调反贪污腐败及笃信伊斯兰革命理念的重要性,而且对工程研究人员的智慧和活力流露出重视,这被外界解读为对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的微妙崇拜(艾哈迈迪内贾德拥有交通工程的博士学位)。在总统选举结束后,哈梅内伊毫不掩饰他对艾哈迈迪内贾德的支持,“公开为他辩解的程度超越”其对改革派总统哈塔米。哈梅内伊对2009年总统选举的结果作出了证实。

    哈梅内伊对于被形容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近30年来最大型的民主抗争”的伊朗绿色革命持坚定的反对立场。他表明不会重新审议点票结果,也不会对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的当选质疑产生的公众压力而屈服,他说“奉真主阿拉之名,总统选举得到确切地举行,目前的一切都应是合法的”。在同年6月19日的一次公共场合里,哈梅内伊表达了他对艾哈迈迪内贾德当选的支持,并指摘英国、以色列及美国等外国势力助长对选举结果的抗议。他指明英国是当中“最邪恶的”,又表明如果西方势力干预伊朗内政,伊朗人民会以“铁拳”回应。

    文学研究

    哈梅内伊精通波斯语及阿拉伯语,他将多部书籍由阿拉伯语译作波斯语,包括著名的埃及伊斯兰神学家赛义德·库特卜(Sayyid Qutb)的作品。他并不精通父亲的母语阿塞拜疆语,略懂英语。他在分析阿拉马穆罕默德·伊克巴尔的波斯语诗词时表明“伊克巴尔不熟谙波斯语法,他在家里惯说乌尔都语,跟朋友谈话时用乌尔都语或英语,因此他不通晓波斯诗文写作的法则”。虽然如此,他仍钦佩伊克巴尔。

    躲过暗杀

    2012年11月12日哈梅内伊的儿子马吉塔巴及多名伊朗革命卫队高级军官涉嫌制造导弹仓库爆炸来暗杀哈梅内伊。

    调查起诉

    在回应西方对伊朗侵犯人权的批评时,哈梅内伊指美国在行政上干犯了不少罪行,不适宜评论伊朗的情况。

    与强硬派教士穆罕默德-塔基·梅斯巴-亚兹迪(Mohammad-Taqi Mesbah-Yazdi)会面时,哈梅内伊赞扬他的著作和思想具原创性、实用及正当,他表示现今较过去任何时期更需要这些思想。梅斯巴-亚兹迪提倡重新重视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的价值,他是伊朗改革运动的重要反对者。

    1992年9月17日,三名伊朗库尔德族反对派领袖及他们的翻译在巴林的一所米克诺斯餐厅遇剌身亡,巴林最高刑事法庭向伊朗情报部长发出国际通缉令,指伊朗情报部长策划行剌事件,暗示哈梅内伊是行剌事件的幕后主脑之一。

    哈梅内伊是准军事组织巴斯基民兵的唯一和直接指挥官,他们在镇压2009年总统选举引发的抗议过程当中导致许多示威者丧生。海牙的国际法庭收到请愿,就哈梅内伊在伊朗的屡次侵犯人权当中的角色要求调查、起诉及逮捕他。

    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侮辱最高领袖是一种罪行。被认为侮辱最高领袖的人可被逮捕及以非正式的形式进行惩罚,如被民团团员殴打,即使是哈梅内伊的家庭成员也不能豁免在外,哈梅内伊的弟弟、改革派教士哈迪·哈梅内伊(Hadi Khamenei)在“布道时批评最高领袖的权力”,及后被忠于哈梅内伊的巴斯基民兵“痛打”。因“侮辱哈梅内伊”而被起诉的作家、记者及政治家包括:

    艾哈迈德·扎伊达巴迪(Ahmad Zeidabadi)阿卜杜拉·努里(Abdollah Nouri)马吉塔巴·萨曼内贾德(Mojtaba Saminejad)穆罕默德·努里扎德(Mohammad Nourizad)伊萨·萨哈西兹(Isa Saharkhiz)穆赫辛·萨泽伽拉(Mohsen Sazegara)阿克巴尔·甘吉(Akbar Ganji)

    个人生活/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编辑

    民众地位

    哈梅内伊育有六名子女,其中长子马吉塔巴·哈梅内伊(Mojtaba Khamenei)当前掌管巴斯基民兵,据称他是哈梅内伊心目中的最高领袖继承人。

    身体状况

    2007年1月,由于哈梅内伊数周以来都没有在公众场合露面,也没有出席古尔邦节的庆典(他通常会出席),有谣传称他正处于病危,甚至已经身故。哈梅内伊随即发表声明称“伊斯兰的敌人凭空编造了一些关于健康及死亡的谣言,试图打击伊朗民族”。不过,据作家侯曼·马吉德(Hooman Majd)所说,与该声明一同发放的照片中,哈梅内伊“显得虚弱”。

    2014年9月,哈梅内伊曾成功地在德黑兰接受了前列腺癌手术。

    2015年3月,哈梅内伊因病入院,身体状况堪忧。 [1]

    政治生涯/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编辑

    哈梅内伊是伊朗伊斯兰革命的重要人物,他是鲁霍拉·霍梅尼的密友。

    大阿亚图拉侯赛因-阿里·蒙塔泽里批评霍梅尼严刑对待囚犯,因此而被迫辞去德黑兰星期五礼拜领祷者一职,霍梅尼委任哈梅内伊代替他的职务。哈梅内伊曾短暂任职国防部代理部长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主管。作为议会国防委员会的代表,他也曾经上过战场。1981年6月,哈梅内伊在一次记者会里遭到暗杀,一个炸弹被暗藏在录音机里,他被爆炸波及,右手永久失去活动能力。

    1981年,总统穆罕默德·阿里·拉贾伊被暗杀,哈梅内伊在1981年10月伊朗总统选举里以一面倒的票数成功当选伊朗总统,他亦是第一位担任总统的教士。霍梅尼原本不想由教士出任总统,但后来改变了主意。

    哈梅内伊与侯赛因-阿里·蒙塔泽里

    在总统就职发表演讲时,哈梅内伊宣誓要消除“异端、自由主义和受美国影响的左派”。在1980年代哈梅内伊上任前后,政权遭到强烈的反对,当中包括暴力和非暴力的抗争、暗杀、游击活动及叛乱,国家以镇压和恐怖手段回应。逾千名谋叛集团的成员遇害,他们大多被革命法院判处死刑。1982年,政府宣布法院会被严加约束,但在1980年代初,多个政治团体继续受到政府打压。

    两伊战争期间的哈梅内伊

    在1980年代的两伊战争时期,哈梅内伊协助带领国家,并与势力壮大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发展紧密的关系。他对军事、预算及行政细节上有浓厚的兴趣而知名。1982年,伊拉克军队在伊朗本土被击退,他不赞成霍梅尼向伊拉克本土反击的决定,当时的伊朗首相米尔-侯赛因·穆萨维也站在哈梅内伊一方,但在后来的2009年伊朗选举抗议里却与他敌对。

    1985年,哈梅内伊成功连任,得票率达85%。

    最高领袖

    主条目:伊朗最高领袖

    在伊朗伊斯兰革命领袖霍梅尼去世后,哈梅内伊在1989年6月4日被伊朗专家议会选举为新的最高领袖。在最初,由阿里·梅什基尼(Ali Meshkini)、穆萨维·阿德比利(Mousavi Ardabili)及哈梅内伊以委员会的方式被提名为最高领袖,但专家会议拒绝接纳领导委员会这种形式,加上大阿亚图拉穆罕默德-礼萨·戈尔佩伽尼(Mohammad Reza Golpaygani)得不到足够的票数,哈梅内伊最终以三分之二的票数当选为最高领袖。

    统治者应该由伊斯兰法学家担当“监护者”的概念是由霍梅尼的一系列讲课集结成书而得。在这种神权监护领导下,必须由在宪法里称为最高领袖的监护法学家的批准才可合法地作出政治决定。即使是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也须得到最高领袖的首肯才可就任。

    领导模式

    作为最高领导,哈梅内伊的作风与前任最高领导霍梅尼有所不同,他沿袭了霍梅尼“相互制衡,避免一方独大”的政策,但他没有霍梅尼所有的号召力和教士地位,他于是发展他的人际网络,先由军队入手,接着便是主要的宗教组织(烈士基金)及库姆和马什哈德的神学院。据学者瓦利·纳斯尔(Vali Nasr)所说,哈梅内伊的权力庞大,他的办公室成为了“伊朗政治舞台上无所不能的监视者”。哈梅内伊手下的官员影响着各种有权势的组织,包括“议会、总统、法院、革命卫队、军方、情报机关、警察机关、上流教士、星期五领拜者及许多媒体”,还有各个“民间组织、团体、委员会、神学院及商业团体”。在他的领导下,政府就像“教士寡头政治多于独裁”。

    为了维持“最高领袖‘监护’而非管治的形象”,哈梅内伊与日常的政治事务保持距离,他从没有举行过记者会或接受采访。在侯曼·马吉德的著作里提到:

    他只在特殊场合发表言论,例如偶然的星期五礼拜或某项祭祀典礼。他会会见外国的达官贵人(几乎全是穆斯林),但限制媒体及公众概论,他的会面对象包括伊朗支持的国家或实体(如哈马斯和真主党)、与伊朗关系友好或同属伊斯兰国家、伊朗希望可以拓展贸易或签订协议的友好国家。他明确表示不会和西方势力的代表会晤。最高领导不会出国,所以如果有人希望一睹他的面貌就必须要到伊朗。

    尽管如此,他仍保留“干预和理顺”错误政策或决定的权利。哈梅内伊在演说里经常提及与1979年革命相关的话题,如正义、独立、自足、原教旨主义伊斯兰政府及坚决反对以色列及美国,而甚少提及诸如民主、加强政府透明度等其他的革命理想。在他任职最高领袖期间,他成功阻挠总统拉夫桑贾尼尝试与美国寻求妥协,又制止了总统哈塔米将伊斯兰共和国民主化的渴望。

    政治权利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研究员卡利姆·萨迪加布认为哈梅内伊在近几年权力壮大的原因如下:

    (1)其人际网络遍布在政府架构内的战略职位上,巩固其威信;

    (2)弱权,保守派主导的议会由哈梅内伊的亲信戈拉姆-阿里·哈达德-阿德尔(Gholam-Ali Haddad-Adel,他的女儿下嫁给哈梅内伊的儿子)领导;

    (3)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与日俱增,革命卫队的领导人由哈梅内伊直接任命,故革命卫队顺从哈梅内伊;

    (4)伊朗年轻人对政治的态度冷淡……;

    (5)最重要的是在2005年总统选举,采取强硬路线的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彻底打败了哈梅内伊的政敌……阿克巴尔·哈什米·拉夫桑贾尼……

    引发争议/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编辑

    许多穆斯林学家不承认哈梅内伊为大阿亚图拉。

    在霍梅尼去世的时候,哈梅内伊不是马尔贾和阿亚图拉。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宪法规定最高领袖必须是马尔贾。

    一夜转变

    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不过霍梅尼不满意他的候选继承人人选,到1989年4月,即是在他去世前三个月,他差遣人员修改宪法, 使具备“适当的政治和管治能力”的伊斯兰法学专家都可以成为伊朗最高领袖。在这项新的宪法修订还没有举行全民公投的情况下,专家会议先行授予哈梅内伊一个暂定官职。选择哈梅内伊的原因据说是为了拉拢“在哈梅内伊身后的政治精英”,哈梅内伊的地位“在一夜间”由伊斯兰权威跃升至阿亚图拉。

    身份争议

    哈梅内伊的马尔贾身份一直备受争议。在1994年大阿亚图拉穆罕默德·阿里·阿拉基(Mohammad Ali Araki)逝世后,库姆神学院教员协会宣布哈梅内伊为马尔贾,但伊朗的四名大阿亚图拉拒绝承认哈梅内伊的马尔贾身份。最终哈梅内伊以责任重大为由不接受成为伊朗什叶派穆斯林的马尔贾,但接纳成为伊朗境外什叶派穆斯林的马尔贾。

    因与霍梅尼对立而被软禁的大阿亚图拉穆罕默德·设拉子(Mohammad Shirazi)不承认哈梅内伊为马尔贾。佩斯大学教授礼萨·阿夫沙里在《伊朗人权》一书里提到,设拉子对哈梅内伊被认可为最高领袖和马尔贾感到“愤慨”,他似乎更倾向于由一群大阿亚图拉组成的委员会来领导国家。

    其他对哈梅内伊的马尔贾地位抱有疑问的教士还包括大阿亚图拉侯赛因-阿里·蒙塔泽里、大阿亚图拉哈桑·塔巴塔巴伊-库米(Hassan Tabataba'i-Qomi)及大阿亚图拉阿苏贝丁·拉斯特加·乔伊巴里(Yasubedin Rastegar Jooybari)。在1997年,侯赛因-阿里·蒙塔泽里“质疑最高领袖的权力”,结果导致他的宗教学院被迫关闭,他在库姆的办公室也遭到袭击,还被软禁了一段时间。

    控制媒体

    哈梅内伊有权直接任命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广播电视台及其他组织的领导人。国家控制着大多数的电台及电视新闻渠道,这些亲政府的声音经常宣扬官方的强硬措词,不少人对国营媒体的宣传和鼓吹表达不满。

    反核武器

    哈梅内伊发布过一条法特瓦,称伊斯兰教治下严禁生产、储存及使用核武器。此教令在2005年8月于维也纳举行的国际原子能机构会议里陈述在伊朗政府的官方声明里。

    伊朗核问题一直是数十年来反复提及的国际议题,伊朗政府坚称其核发展的目的是发电,但一些西方国家指控伊朗尝试发展核武。

    发布赦令

    哈梅内伊以大阿亚图拉(无论是否争议性)的身分发布了超过一千条法特瓦(穆斯林宗教领袖的敕令)回应什叶派的请诉者,内容包括“一切事物诸如伊斯兰法律到篮球赌博、学生贷款到孩童日托、妇女骑乘摩托车到入住佛教徒的旅馆”。他裁决佩带领带、收听外国音乐或新闻都违反教例,但穿鼻孔并不违例(包括佩带饰物)。

    国内政策/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编辑

    经济文化

    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哈梅内伊被一些人视为国家保守当权势力的领衔人物。他是所有武装部队 的总司令,有权任命司法机关、国营电台及电视台的首长。

    在2005年的总统大选前,哈梅内伊形容教士梅斯巴·亚兹迪(Mesbah Yazdi)是伊朗最可靠的思想家之一,但据称哈梅内伊“最近关注梅斯巴·亚兹迪的政治野心”。梅斯巴·亚兹迪是伊朗改革运动的批评者,被视为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的精神顾问。

    2007年,哈梅内伊要求政府官员加快伊朗转向经济私有化的步伐。对上一次有关私有化的行动在2004年实施,当时推翻了宪法第44条,宪法第44条指伊朗的主要基础建设应是国营。哈梅内伊还提议私人所有权应在司法部辖下的法院得到保障,以保障及鼓励私人投资。

    另外,哈梅内伊对民用用途的核技术表示了肯定,因为“石油和天然气储备总会耗尽的”。

    2008年4月30日,哈梅内伊支持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的经济政策,他指西方比伊朗面对着更严峻的经济问题,经济危机由美国扩散至欧洲,而通胀亦是一个广泛存在的问题。哈梅内伊称该经济危机严重损害了全球经济,这在过去60年来是前所未有的,“这次危机使联合国对环球食物短缺的状况发出了警示,但外国媒体却隐指现时的价格高涨及国内通胀是部分伊朗官员疏忽而造成,这当然是失实的”。他又强调,任何人没有权利因伊朗的经济问题而责备伊朗政府。他建议人民和政府要知足,以度过经济难关,他又补充“你们应谨记这个伟大的民族是永不怕经济制裁的”。

    宗教文化

    科学

    在2002年的一次演讲里,哈梅内伊突显他不满意高等教育及科学部部长穆斯塔法·莫因(Mostafa Moeen)的表现,因为莫因准许学生从事哈梅内伊认为是反伊斯兰教的行为,如演奏和研习音乐、美术;到异教徒的国家旅游;非宗教性质的野外考察。在该演讲里,哈梅内伊要求更严格地管制这些行为,敦促大学强制执行伊斯兰价值。

    哈梅内伊支持伊朗科学发展,他是第一位准许进行干细胞研究及体细胞核转移的伊斯兰教士之一。在2004年,哈梅内伊表示国家的进步倚靠枓学及科技领域上的投资,又认为社会对学者和科学家的重视有助于培育人才,确保国家的进步和发展。

    人权

    哈梅内伊说过人权是根本的原则,隐含伊斯兰教教义,领先西方所关注的人权达多个世纪。伊斯兰教的人权包括生存、自由、公平对待及接受福利的权利。他批评西方势力非议伊朗人权纪录的行为表里不一,西方势力却以经济手段榨压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又支持独裁者。

    不过,哈梅内伊并没有将之延伸到巴哈伊信仰的宗教自由上,他支持迫害巴哈伊信仰,又签署了缩减巴哈伊信仰在国内外影响力的多个方案。根据一封由伊朗武装部队指挥部主席写给情报及国家安全部、革命卫队及警方的信件,哈梅内伊下令指挥部识别巴哈伊信仰的信徒,监视他们的活动,并要搜集信徒的所有资料。

    少数教派

    据报道,哈梅内伊反对在伊朗首都兴建一座逊尼派的清真寺。《亚洲时报》引述一名德黑兰学生称,前任改革派总统穆罕默德·哈塔米表示哈梅内伊没有坚守他的竞选时的承诺,允许在德黑兰兴建逊尼派清真寺。导致168人丧生的里海航空7908号班机空难发生后,哈梅内伊保持缄默,也没有宣布全国哀悼,这引起了伊朗基督徒,伊朗裔美国人及其他伊朗社群的愤怒。与什叶派伊拉克教士穆罕默德·巴格尔·哈基姆的身亡比对,当时哈梅内伊发布了通知,宣布全国举行三天哀悼。

    法律解释

    作为“监护人”或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颁布教令指“监护人”在“任何关于穆斯林及伊斯兰教事务上”的决定是“整个民族的意志和决定”。

    1996年末,哈梅内伊又颁布教令指音乐教育败坏年轻人的思想,许多音乐学校被关闭,禁止公共机构对16岁以下的少年教授音乐(私营机构不受影响)。哈梅内伊又称“不论任何年龄和任何教育程度,学校推广音乐(包括传统及西方音乐)不符合伊斯兰教的信条和理念”。

    到1999年,哈梅内伊颁布教令允许采用捐精、捐卵和代孕的方式进行生育,这与埃及在1980年代颁布有关辅助生殖技术的教令有所不同,该教令允许使用辅助生殖技术,但不包含第三者捐献。

    2000年,哈梅内伊在写给议会的信函里表明禁止伊朗媒体法的修订,他指“现行的媒体法有效地防止灾难,现时草拟的法案是非法的”。改革派及反对派经常批评他的“绝对立法权”。部分议会成员表示愤慨,又扬言会辞职。

    2002年,他裁定人工干细胞研究在只制造人体部分器官的情况下在伊朗是合法和允许的。

    哈梅内伊在同年介入对大学教授哈希姆·阿哈加里(Hashem Aghajari)的死刑判决,阿哈加里指出穆斯林应重新解读伊斯兰,而不应盲目追从领袖,因而被判死刑。哈梅内伊要求法院重审,后来阿哈加里被改判有期徒刑。

    2007年7月,哈梅内伊批评伊朗的女权激进分子及《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他在女权激进分子德拉瑞姆·阿里(Delaram Ali)被判处34个月有期徒刑及鞭笞10下的两天后称“在我们的国家……一些激进的妇女和一些男子企图在伊斯兰规条里大造文章,以期贴合与妇女相关的国际公约”,“这是不正确的”。

    关于妇女的着装要求,哈梅内伊称妇女有义务穿着“希贾布”(穆斯林妇女穿戴的面纱和头巾)。

    哈梅内伊指出“同性恋是现今西方世界面对的主要问题,他们却往往忽视它,而事实上同性恋是西方知识份子的重大、痛苦和找不到解决方案的难题”。

    在哈梅内伊的示意下,伊朗警方在2007年发动“公共治安计划”,逮捕了数十名“恶棍”以提升公共治安。这些被捕的“恶棍”在邻居和镜头面前被殴打,又被迫在颈部悬挂卫生间使用的贮水皿。

    抗议难题

    哈梅内伊与武装部队的指挥官

    2009年8月中旬,一组不知名的前任改革派议员向负责选举、监察及罢免最高领袖的专家会议作出申诉,要求调查哈梅内伊的执政资格。一周后,一组伊朗教士发出一封匿名信件,信里“称伊朗的最高领袖是独裁者,要求罢免他”。这信件动摇了哈梅内伊“中立仲裁者和伊斯兰名义领袖的角色”,对“国家最具权力的人物制造了史无前例的难题”。《纽约时报》报道写上“终结哈梅内伊”的涂鸦开始出现在德黑兰街头上,这种标语在不久前还是难以想像会出现的。

    该信件被寄到专家会议的领导人、“强权的前任总统”阿克巴尔·哈什米·拉夫桑贾尼那里,拉夫桑贾尼本人亦质疑选举结果。据《美联社》预测,这封信件不会得到“由86名议员组成、当中三分二被认为是哈梅内伊亲信的议会认可,并且会反对”对哈梅内伊作出任何调查。

    《纽约时报》报道,“一名著名教士及前任议员在周日与信件的一些作者交谈,相信信件并非伪造”,信件的签署人达“数十人,多数是库姆、伊斯法罕、马什哈德的中产阶层”。

    传媒关系

    在2000年,哈梅内伊被保护记者委员会列为“传媒及言论自由的十大敌人之一”,而在2007年则名列时代百大人物。异见记者艾哈迈德·扎伊达巴迪(Ahmad Zeidabadi)、穆赫辛·萨泽伽拉(Mohsen Sazegara)、穆罕默德·努里扎德(Mohammad Nourizad)及阿克巴尔·甘吉(Akbar Ganji)曾经涉嫌散布反对哈梅内伊的政策和一些团体而被捕和接受调查。根据伊朗的媒体法,造谣、失实报道及歪曲他人言论实属违法,而诽谤国内官员、机构、组织或侮辱受法律保护和尊重的法人或真人是不被允许的,以图象或漫画的方式进行以上行为也包括在内。

    哈梅内伊最具争议性的决定是在2000年拒绝通过议会为求修订媒体法而呈交的议案,以及他所委任的宪法监督委员会在2004年伊朗议会选举里取消了逾千名议会候选人的参选资格。

    外交政策/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编辑

    哈梅内伊对外交政策有“直接管辖权”,“在没有他的直接参与和许可下,他人或其他部门不得擅自决断”。他配备有一队独立于总统的外交小组,成员包括“两位前任外交部部长”,他“可在任何时候参进小组的事务”以“更正”有漏洞的决定或政策。据说他的外交方针奉行既不与西方对抗,也不与西方和解。

    与美对立

    哈梅内伊被描述维持与美国和西方的一贯对立姿态,这种对立姿态在他的讲话里不论议题涉及外交、农业或教育都体现出来。他曾经表示自从美国“尝试建立全球霸权,并以支配其他国家及践踏他们的权利的方式来追求自身的利益”,伊朗和美国之间的“冲突和对抗”是“很自然及无可避免的”。虽然“断绝与美国的关系是基本的政策”,“因一旦建立了关系,这等同给美国的情报人员和间谍敞开大门,让美国渗透伊朗”,但是哈梅内伊对于未来与美国的政策仍持开放态度,他说“我们没有表明这种断绝的关系会永久维持下去,当与美国建立关系确实有利于伊朗民族的时候,我第一时间会认同”。不过,伊朗电视台引述他在2008年10月29日对伊朗学生的讲话称“伊朗人对美国的憎恶根探缔固,原因是美国政府在过去50年炮制了多次针对伊朗及伊朗人阴谋,他们不仅没有就他们的行为道歉,并且一如既往地持续那些可恶的行径”。

    2006年6月4日,哈梅内伊称如果伊朗遭到美国袭击,伊朗会袭扰波斯湾地区的能源输送(约20%的全国石油日常供应都会由波斯湾通过霍尔姆海峡,非常接近伊朗海岸),又重申伊朗不会放弃发展核能源的权利。

    2007年9月14日,哈梅内伊预料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及一些美国官员终有一天会因美国主导的伊拉克战争而在国际刑事法庭受审。他指责美国要为伊拉克发生的“无差别恐怖主义”负责,坚称美国就是伊拉克的不稳定因素。

    2009年3月21日,即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史无前例地向伊朗发生外交照会后的一天,哈梅内伊称美国的“改变”并不足够,他又说“我们会密切注视(美国新政府)……你作出了改变,那么我们的态度也会作出相应的改变”。

    谴责9·11恐怖袭击事件

    9·11事件发生后,哈梅内伊谴责袭击事件及袭击者,呼吁全世界一同谴责恐怖活动,但强烈反对动用武力入侵阿富汗。他被引述称“不论作恶者、被害者或发生的地点,对人类的大规模杀害都是大灾难,这种行径应受到谴责”。

    以巴冲突

    哈梅内伊坚决反对以色列及锡安主义,他在2001年作出了著名的评论:“这个癌肿瘤般的国家(以色列)应当要被切除”,“任何人都不能容忍由一帮来自伦敦、华盛顿和莫斯科的恶棍支配巴勒斯坦人”。在同一场合,他又表示“巴勒斯坦难民应该返回故乡,穆斯林、基督徒及犹太人都可为筹组政府作出决定,但不包括以色列犹太人”。

    据反政府更替积极分子阿巴斯·埃达拉所说,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在2005年提及锡安主义应“从世界版图上移除”,哈梅内伊继而补充“伊斯兰共和国没有威胁过任何国家,以后也不会这样做”。另外,哈梅内伊在外交政策方面的主要顾问阿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Ali Akbar Velayati)拒绝参与纳粹大屠杀会议。韦拉亚提称纳粹大屠杀是种族清洗而且是史实,明显跟艾哈迈迪内贾德的说法不同。

    哈梅内伊在2008年9月19日的星期五礼拜的布道当中表示“说我们是以色列人的朋友是错误、不合理、无根据和瞎扯的”,指“这没有任何议论的空间”。这番言论用以回应早前负责旅游事务的副总统埃斯凡迪亚尔·拉希姆·马沙称锡安主义国家是伊朗的敌人,但以色列人不是伊朗的敌人。

    2009年9月,哈梅内伊再被引述称“名为锡安主义的癌细胞正在侵蚀伊斯兰民族的众生”。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5-03-06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7 16:31:38

    人物关系

    编辑